第14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958字
  • 2022-04-17 15:28:24

轨生让高锐他们将门抬回去堵住洞口,大小刚刚好,一点缝隙也没有漏出来。

轨生一个人可以把门移开,其他人则需要合力才行,问题不大。

虽然昨天的肉还没有吃完,但轨生还是带着黑豆和高锐到树林深处寻找箭猪,想让他们试着捕抓一头。

轨生利用飞蛾很快找到一小群箭猪。一部分在休息,一部分在溪里戏水,一部分在草丛中不断乱拱。

轨生朝远处射出一道弧形光束,把几十头箭猪引到一块。树林中落单的箭猪只剩两头。

轨生决定自己对付一头,另外一头让高锐和黑豆合力猎杀。

他们手上的武器不太行,于是轨生为其施展副技切割,觉得没问题后,跃到箭猪身上。

箭猪疯狂乱窜,差点把轨生甩到地上。轨生左手一挥,面前突然出现一面灰色的橡皮盾。箭猪撞上去后,整个身体反弹回去。

轨生趁其硬直,对准脑门迅速插下锋刺,鲜血溅红身上的衣服。

随着箭猪倒下,轨生落地往回看。高锐和黑豆被箭猪追着跑,大喊救命,狼狈之极。

轨生食指与中指并拢,向前点去,喝道:“界!”

四个球形界同时架住箭猪四肢,再也无法动弹,抬头呼喊凄厉。可惜远在溪边的箭猪根本无法听得到。

高锐和黑豆停下来喘着大气,有点后怕地盯着箭猪,拿武器的手还在不由自主地抖着。

过了足足三分钟,他们才逐渐冷静下来。黑豆提起白刃刀绕到箭猪后面,手起刀落,把箭猪的尾巴砍下。

高锐挽弓,左眼闭起来,瞄准目标,右手松开,箭支正中箭猪额头。箭猪挣扎一会,便奄奄一息。

过了好久,高锐和黑豆都没法相信自己的攻击如此利害。轨生一摆衣袖,困住箭猪的球形界消失不见。

轨生对结果还算满意,他没有就此停下来,再次到外面引来两头箭猪。

这次轨生没有插手,让高锐和黑豆独自处理箭猪。他们有了刚才的经验,信心大作。

黑豆直接操起白刃刀与箭猪硬刚正面,嘭的一声,箭猪颅骨破开,鲜血脑浆一起蹦出。

高锐无法瞄准快速移动的箭猪,索性翻身跳到其背上,弯腰将箭支插进箭猪眼里,洞穿大脑。

此时,轨生非常肯定,头部是箭猪的弱点,即使不使用心武,有副技切割加持的普通武器依然可以对箭猪造成致命伤害。

轨生拿出锋刺,从尸体取下毛皮,打算用其制造床垫。

高锐和黑豆没法把尸体全部搬回去,于是切下好吃的部位,背在身上。

当天晚上,驻扎点已经初据规模,单人床做好十几张。几天后,所有人都不用睡在地上。

岩洞有石门挡住非常安全,不过,轨生还是让玉米到外面布置简单陷阱,确保万无一失。

轨生累得不行,终于可以睡个好觉,把处理好的毛皮铺在床上,躺下去没多久就打起呼来。

接下来的几天,轨生一边指挥营地建设,一边让黑豆和高锐带队狩猎箭猪。

狩猎队伍的武器都有轨生的副技加持,轨生还派出精灵白亵跟在后面,基本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出门前,精灵白亵对轨生念了很久。

整个七十九小队告别营养不良,身体慢慢强壮起来。他们配合得越来越有默契,轨生只要打个眼色,他们就能把事干好。所有新兵都十分佩服轨生这个长官。

一个星期过去,轨生让七十九小队继续留在箭猪山,回去临时军营一趟。

午饭时间,演武场上还有不少顶着烈日操练的士兵。轨生摇了摇头,直接前去饭堂。

饭堂里的学生无精打采,饭菜只有土豆和稀粥。轨生在角落找到沈鲔歆和孟冽,他们脸色也不好。

沈鲔歆有点清减,孟冽双眼无神。他们一声不吭,盯着难以下咽的午饭。

“再怎么难吃,也要吃两口啊,不然身体会抗不住的。”轨生坐在孟冽旁边说道。

“你这个星期去哪了?”孟冽问道。

“在外面露营。”轨生如实道。

孟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士兵本来已经瘦得皮包骨,现在连稀饭也吃不上,昨天三十几个人送进医疗室躺着。”

这时,廖悟恒拿着午餐坐在轨生前面,说道:“我刚看了最新一期帝国邮报,鬼降再次在巴赫察要塞外集结,我们很快就要上战场。”

轨生眉头一皱,问道:“王都有送来新的物资吗?”

廖悟恒指了指面前的午饭,问道:“你觉得呢?”

“吃的话可以将就,可士兵没有像样的武器,在战场的作用几乎为零。”轨生生气地握紧拳头,在桌子上捶了一下。

“你还想写信投诉吗?”廖悟恒好奇道。

“正有此意。”轨生向饭堂的厨子要来一张信纸,坐下奋笔疾书,转眼写满整面。

“你这样做会有用吗?”廖悟恒说道:“没有信封,京配臣上校直接就能看到。”

“我就是让他看的,希望他心里还有良知,不然,部下很可能会全死在战场上。”轨生说道。

京配臣正在办公室里,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抽着雪茄,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轨生进去后,直接把信放在桌子,要京配臣派人送信去王都。

京配臣本想狠狠骂他两句,可轨生早就溜出办公室。

轨生没走几步,地面突然震动起来,越发利害。轨生无法站稳,只能蹲在地上,双手扶地。

转眼间,京配臣用天赋做出来的平房埸了大半,地面裂开十几道缝隙。

地震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军营恢复正常后,京配臣马上出来整顿十四军。

经过统计,一共有二十四人死亡,三百八十五人受伤,其中近七成重伤,危在旦夕。

军营里医疗设备和军医有限,虽然很残酷,但救人必须得取舍。许多重伤士兵直接丢回所属营地,凄厉的喊声不绝于耳。

轨生亲眼看着全身是血的士兵跪着向京配臣寻求治疗,可京配臣冷血至极,一脚把他踢倒。

此时,轨生才意识到神圣系信众的重要性,哪怕军营只有一个神圣系信众,也能救活大部分人。

可志愿军中没有一个神圣系信众,而且临时军营的军医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

哪怕医生的医术了得,手术做得很完美,可是双手力量有限,资源又短缺,最后,死去的人还是直线上升。

临时军营中央的一片平房很快恢复原样,毕竟那是京配臣用天赋做出来的。

可外面营地的蒙古包就不好修复了。要是王都再不送来物资,今后,大部分士兵都得挤在一起睡觉。

下午,外面的平地上堆满士兵的尸体,足足两米高,五十多平方米。

在京配臣的命令下,大火冲天而起。尸体烧了很久,味道充斥整个军营,怎么也散不去。

几个受了轻伤的士兵得不到治疗,居然擅自离开军营,没跑几里,就被京配臣拦截。

京配臣的天赋能够监视,轨生早就猜出来,但没想到作用范围如此之广。

京配臣直接军法处置逃兵,命人把尸体挂在营地,以作警示。

晚上,军营里所有人都无法休息,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大群赤皮蜥蜴。

蜥蜴有一个人高,双足站地,双臂有如利刀。它们四处袭击营地,打死士兵后直接吸光尸体的血,极为残忍。

轨生在面前连续施展五道横向橡皮盾,跳到半空俯视,蜥蜴大概有三百多只,士兵完全不是它们的对手。

不仅武器不行,而且长期营养不良和身体疲乏,士兵在蜥蜴眼里只是一群会移动的食物。

学生冲向蜥蜴,操起心武乱砍,成果不大,部下还是一个个倒下。

京配臣终于出手,身后一大片平房消失不见,一道环形高墙拔地而起将大部分蜥蜴隔断在外。

高墙坚固异常,疯狂的蜥蜴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局势慢慢稳定下来。

学生开始带领部下反击,其中克雾和孟冽的小队最为出色。克雾一个人冲在前面开路,长枪所过之处,都能把蜥蜴拦腰斩下。

在孟冽的天赋狂暴下,士兵勇猛异常,无视伤痛,拿着破铁武器狂砸蜥蜴。

为了让军营尽快恢复平静,轨生下来加入战场,操起心武锋刺转眼间收拾掉数十只蜥蜴。

到了凌晨,蜥蜴终于消灭殆尽,大家累得直接坐在地上。

经此一役,死去的士兵又多了上百人,伤者更是无数。有的小队不足五人,整个军营看起来空荡荡的。

士兵忍着倦意收拾残局,廖悟恒正在调查蜥蜴尸体。轨生走过去问了两句。

蜥蜴的品种非常罕见。它们长期生活在地底,地震后,才被释放出来。

一晚过去,轨生整夜没睡,眼看一个士兵从北方赶来,胯下骏马口吐白沫而死。

士兵拿着军令交到京配臣手上。京配臣打开一看,脸色阴沉不定,一摆手,让士兵回去复命。

半个小时后,轨生和良垦被叫到办公室。京配臣坐在办公桌后面说道:“因为昨天的大地震,十几里外的友和村向前线的良斟中将请求救援,我决定派你们两个过去。”

听到父亲的名字,良垦整个人兴奋起来,倦意一扫而空。轨生则面无表情地看着京配臣。

京配臣介绍,这次任务有高额功勋奖励,良垦爽快地接下任务高兴离开。

轨生听到功勋,多少有点心动,毕竟他的部队现在最缺的就是武器。

“你就算完成任务,还是没有任何功勋。”京配臣看着轨生说道。

轨生一愣,连续两次写信投诉,明显得罪了京配臣,有此安排并不意外。

“本人能力有限,恳请上校另找他人。”轨生试图拒绝道。

“混账!你敢违抗军令!”京配臣指着轨生骂道。

轨生低下头,暗叫倒霉,久久不说话。

京配臣冷哼一声,又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队昨天不在军营,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用军法处置你。”

“上校,军法我还是略知一二的,你昨天可没有发信号弹召集士兵,我最多只是援助不力,挨十几下军杖。”轨生冷静道。

“你到底去,还是不去!”京配臣用力拍响桌子。

轨生眼睛一转,说道:“我现在立即召集部下前往友和村。”

营地裂开多道巨缝,休息的地方完全不够。孟冽正在收拾行李,打算带部队到外面驻扎。

与孟冽有一样想法的学生很多,他们让士兵卸下没坏的蒙古包,带着锅和米糠离开临时军营。

包括孟冽在内,离开这里的学生都不打算走太远,计划在两三里内扎营,晚上还要回到临时军营吃饭睡觉。

离开办公室后,轨生打开地图查看,营地到友和村之间都是荒凉的平原,而且路上根本没有像样的驿站和旅店。

轨生用最快的速度回到箭猪山,安排部下将所有猪肉熏成肉干,叫高锐带人砍树做手推车。

第二天一早,轨生带着众人出发,拿着地图走在前面。周遭都有地震过的痕迹,幸好昨天七十九小队没人受伤。

“听说友和村的温泉很出名,希望他们没事。”高锐走上来,说道。

轨生跟津八久曾落难友和村。那里靠温泉发展,繁华程度比一些小城市还好。

“除了我们七十九小队,还有什么人去支援?”高锐问道。

“良垦那个小队。”轨生回答道。

“只要不是孟冽,谁也无所谓。”高锐说道。

“孟冽怎么了?他的实力很强,而且有好几年的领兵经验,整个十四军就他最靠谱。”轨生不解道。

“孟冽这混蛋你忘了吗?以前我们在书斋读书,那货就没少刁难我们。”高锐连忙呸了一声。

轨生轻轻一笑,说道:“人是会变的。”

“可我的恨会一直藏在心中,不会忘记。”高锐撇了撇嘴。

一个上午,七十九小队走了两里多路,他们看起来气不喘,腿不软,身体好得很,这都得归功于这一个星期多的好伙食。

附近有一条还没完全干涸的小河,轨生让部下停下来休息,顺便将没多少水的军壶入满。

轨生看了看地图的记录,原本这里的小河足有四米宽,现在两步就可以跨过去。不远处有一条地震造成的巨大裂缝,水都流进去了。

地上的蚂蚁很多,好像在搬家。轨生一坐下来,蚂蚁就爬到他的身体。

十五分钟过去,七十九小队继续上路。轨生回头看了一眼,高锐居然跟崇亚男在打情骂俏,令其他人极度不适。

轨生感觉前方的石林不太对劲,举起右手让部下停止前进。

没多久,石林里冒出一群小肥羊,七十厘米高,外表覆盖闪闪发光的铁甲。

“这是什么玩意啊!”玉米避开一道闪电,看着焦黑的裤脚大喊道。

小肥羊的锥角缠绕着黄色电流,避开阳光,无差别地攻击七十九小队。

轨生没有急着动手,使用副技切割加强部下的武器,有心看看七十九小队的实力。

黑豆带头冲过去,白刃刀劈下,羊头瞬间掉在地上。

轨生走近一看,身体里没有肉和骨,只有发着黄光的电流。

高锐和红薯带领弓兵射箭,准头还不错,几十根箭下来,至少有十几只小肥羊倒下。

小肥羊根本不怕死,抄起远路绕到后方的工兵。轨生双手连点数下,八道光束沿弧形击穿小肥羊的脑门。

二十分钟过去,地上的尸体逐渐消失,爆发一阵阵黄色强光。

轨生小心走进石林,里面有一道巨大裂缝。裂缝深不见底,时不时闪出微弱黄光。

有士兵建议下去看看,被轨生狠狠敲了一下脑壳。先不说现在有任务在身,就算下去了,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甚至会惹上大祸。

轨生继续让七十九小队上路,计划在天黑之前到达两里外的小驿站。

路上遇到大量奇怪生物,轨生为了解决它们花了不少时间。

整个小队没人认识生物的来历,尸体很快化为虚无,连一粒尘也不剩。

七十九小队来到驿站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驿站受到地震的影响,外面的马棚塌了,土马尸体引来大量苍蝇。

驿站用木板搭建而成,看起来并不坚实,只有一楼有灯光。

轨生带着众人进去,里面乱成一团,所有桌椅翻了过来,碎碗烂瓶遍地。

小厮在忙着收拾残局,老板在柜台后面唉声叹气。轨生走近,问道:“还有空房吗?”

老板抬起头,见轨生穿着军装,大骂道:“你们还敢回来!简直欺人太甚!”

轨生一脸疑惑,问道:“到底这里发生什么事?”

老板轻咦一声,说道:“你跟之前的军官不是一伙的?”

轨生想起早就出发的良垦,于是厚着脸皮说道:“我不认识你说的人。”

老板脸色缓和了不少,说道:“今天早上来了一群军兵,一共三十多人,他们强行征用这里,离开的时候还把所有粮食带走,不给一个铜板。昨天发生大地震,这几个月都不会有人来送货。我打算过几天出发到箕豆城,不然,我跟小厮都得饿死在这里。”

轨生马上叫人把四分之一肉干分给老板。老板马上高兴起来,让小厮带士兵到楼上休息。

“你们这里有遭到奇怪生物袭击吗?”轨生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老板讶异道:“就在早上,三十多只鹿冲撞驿站,那群混账军兵把它们统统收拾掉,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尸体都化成光消失么?”轨生又问道。

“没错。我快六十岁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点了点头。

轨生思量过后,决定今晚通宵在外面守着,给老板一笔小钱,要了一瓶还算不错的高度白酒。

“军爷,这太多了。”老板抽了一点钱,塞回给轨生。

轨生摆了摆手,说道:“这里损失不少。算是我一点心意。”

老板也不客气,将钱收进怀里,暗道,这两批军官怎么如此不同呢。

风有一点凉,轨生拿着酒和肉干到外面坐下,打开酒盖,轻轻抿了一口,火辣沿着喉咙而下,身子暖和不少。

半夜,大部分人已经睡着。轨生闭目养神,附近都布下重重陷阱。

忽然,三米外的铃铛响起,轨生迅速睁开双眼,定睛看去,黑暗中隐约有数十对红眼。

轨生站起来,紧握心武锋刺,在驿站大门前施展一道厚厚的橡皮盾。

一群野狼逐渐靠近,全身雪白,额头有一根暗红色利角。

“真空界!”轨生左手轻轻一勾,将面前数只野狼困住。

可惜真空界对它们毫无作用,轨生这时才想起来,那些古怪的生怪根本没有骨肉血管。

轨生操起心武锋刺,在野狼间游走,所过之处,总有头颅掉下。

一个人对付野狼还是有点勉强,轨生激活左手戒指,穿上夜旅衣。野狼咬中轨生大腿,獠牙也无法深入半分。

足足花了二十五分钟,轨生才将所有野狼尽数杀死,看着地上的尸体化成红光消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军爷,放我出来啊。”老板在驿站里喊道。

轨生随手一挥,橡皮盾化成灰色光尘,坐下来,狠狠喝了一口白酒。

“幸好有军爷在,不然,我们的小命就不保了。”老板走过来恭敬地施了一礼。

“没什么,我也要保护部下。”轨生摆了摆手。

“军爷,你说那些畜生还会来吗?”老板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这段日子绝对不会太平。”

“既然这样,我明天一早就出发箕豆城。”说罢,老板不再回到床上睡觉,叫醒小厮一起收拾行李。

轨生又喝了一口白酒,重新设好陷阱,继续闭目养神。

一夜过去,轨生和部下吃了点肉干后,跟老板告辞继续上路。

路上,轨生翻开地图查看,下一个目的地是北方四里的小村庄。

小村庄只有几户人,根本没有名字。那里的人热情好客,经常接待路过的官兵,在部队还算有名。

路越来越不好走,轨生踩在软烂的泥土上,双脚变得异常沉重。幸好军靴质量不错,外面很湿,里面依然干爽。

可七十九小队都没领到像样的装备。他们有的穿布鞋,有的穿自织的草鞋,看起来都很寒酸。

布鞋在泥地形同虚设,不仅湿透了,而且泥巴窜进去不少。

轨生心里不禁暗道,军靴才多少钱,上面的人也狠心把钱黑掉。

七十九小队怨言不断,轨生找到高锐,问道:“湿脚而已,他们有必要这样吗?”

“你在部队的日子还短,很多事不清楚。军靴对我们士兵很重要。有时,我们要行军几天几夜,长期泡在水里,双脚很容易废掉。”高锐介绍道。

轨生把高锐的话牢牢记在心里,有机会的话,说什么也要为部下弄来军靴。

这天下来,轨生没遇见奇怪的生物,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晚上九点终于来到小村庄。

小村庄有点奇怪,屋子都没有亮光。轨生带着部下小心接近,门前有大量野狗不断来回。双眼火红,在夜色下特别诡异。

野狗的视力不好,有的到处寻找活人,有的拼命撞击不怎么坚固的木门。

轨生让黑豆、红薯和高锐跟在旁边,为他们的兵器施展副技切割,紧握心武锋刺带头冲进狗堆。

一声声惨叫响起,藏在屋子里的村民透过窗口往外看。轨生把最后一只野狗杀掉,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

村民纷纷走了出来,村长指着轨生喝道:“你们快滚!”

轨生脸色一沉,不禁问道:“怎么了?”

“原来那些野狗只会在村外转,根本不会袭击村民。可是你们官兵不听我的劝告,执意攻击它们。虽然它们死光了,可是过一阵子,又会冒出来,而且这次它们见人就袭击。”村长生气地大骂道。

轨生心里暗骂几句,又是良垦留下的烂摊子。

村长拿扫把赶轨生他们走,村民拼命扔鸡蛋烂菜。轨生只好让七十九小队漏夜赶路。

在夜色下摸黑,轨生回想起村长的话,那些野狗居然会复活,希望村子不会有事吧。

一夜过去,轨生看着朝阳徐徐升起,疲惫地叹了一口气。高锐在一旁拿着地图,说道:“如果今天不休息,天黑之前,我们应该能赶到友和村。”

可是士兵实在受不了,他们的双脚已经溃烂,流出淡淡的黄色液体。

小队中没有神圣系信众,也没有军医,轨生无法减轻他们的痛苦。

走出荒凉之地,高锐看到附近有野生草药,于是建议停下来采摘。

士兵将草药捣碎敷在伤口,虽然不能消除疼痛,但可以阻止双脚发炎。这是高锐几年当兵的经验。

各人纷纷脱鞋敷药。高锐皮厚得很,几年来,双脚早就生满老茧,一点事也没有。

高锐见崇亚男坐在石头上拿着药不动,走过去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脱鞋敷药?”

“我……没事,不用敷药。”崇亚男侧过头说道。

“怎么可能没事。”说罢,高锐直接蹲下来,把崇亚男的布鞋脱了。

崇亚男的双脚又小又白,而且指甲上涂满暗红色指甲油。脚底有点发炎脱皮,但并不严重。高锐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崇亚男有特殊癖好,所以没说什么。

崇亚男娇声一下,高锐左手扶着脚后跟,右手为她敷药,双颊马上变得红彤彤的。

轨生看在眼里没有点破,只是轻轻笑了笑。

天黑后,七十九小队没法赶到友和村。轨生实在受不了,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好好的休息,生好火后,叫高锐通宵巡逻。

在这里,轨生能相信的只有高锐,高锐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七十九小队运气还不错,整个晚上下来,没有一只奇怪的生物靠近。

轨生醒来后,已经过了十点。高锐十分憔悴,没有一声怨言。

轨生吃过肉干后,打开地图查看,这里离友和村不到五里,附近都是茫茫的草地。

一声令下,七十九小队继续上路。轨生沿路看到良垦留下来的营火,估计他们刚走不远。

四个小时过去,轨生远远看向友和村。那里残垣败瓦,一片废墟。

不少生还的村民在村外一里坐着,他们灰头土脸,死死盯着营火。

轨生走过去,问道:“这里的情况如何?”

“几天前的地震把整个友和村毁了,很多人还困在里面。”其中一个老头回答道。

“这里有古怪的生物出现吗?”轨生又问道。

“这两天来了一大批水牛,身上挂着五彩,尾巴像是铁做的鞭子。还好它们怕光,而且走得不快,我们才不至于被它们撞死。”另一个壮汉说道。

轨生赶紧率部下进村拯救村民。大量高楼倒塌,露出水泥钢筋,堵住道路。

轨生大脑快速运转,最后决定将七十九小队分成三个小队,黑豆带一队,红薯带一队。轨生领着剩下的人向东走去,叫高锐紧跟着他。

“这里有人吗?”轨生站在断墙上大喊道。

右边传来小声回应,轨生赶紧冲过去,使用心武锋刺砍出一条小道,里面慢慢走出一对母女。

她们俩的脸色都不好。母亲为了保护女儿,头部、肩膀和背部都受到重伤。女儿并没有任何大碍,只是有点脱水。

轨生让人照顾她们,又到另一个地方大喊,就这样,整天都在救援伤者。

飞蛾在轨生指示下窜进石堆里,化成一大团灰色烟雾,搜索无法出声的生还者。

天色暗下来,轨生又救出一批伤者,可他们出血过多,已经奄奄一息,能活下来的机率不高。

部下又累又饿,再也搬不动石头和砖瓦。轨生便让他们休息吃点肉干,转头继续救援伤者,让不少村民和士兵感动不已。

轨生非常肯定,要是不继续探寻下去,被困的村民绝对撑不到明天早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