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040字
  • 2022-04-17 15:19:05

高锐还说,红薯、玉米和黑豆同年出生。因为旱灾,其父母以粮食取名,希望来年风调雨顺。

轨生沿着高锐所指方向看去。红薯长得最壮实,个头也高,理着寸头。玉米头上绑着脏辫,脖子上有一个狼形纹身。黑豆的头发中间分界,样子有点狡猾,说话的时候会露出一颗金牙。

轨生一眼就看出黑豆是圈子里的老大。他们坐在角落,目光极不友善,一直窃窃私语。

新兵把今天的午饭做好了,让大家来吃。轨生走过去一看,铁锅里只有带糠的白米。“你们一直吃这玩意?”

“是啊,都好大半年了。以前还有几条肉丝,现在连青菜也没有了。”高锐拿起勺子舀了一大碗粥水。

轨生也要了一碗,没吃几口就吐了出来,白米不仅硬,而且还有一股酸臭味。

“浪费不好。”高锐看在眼里,说道:“你以前都不是这样。”

“以前生活困难,我也没吃过这玩意啊。”轨生把碗放在地上说道。

“多放点盐就好。”说罢,高锐从附近桌子拿来一大瓶盐,拼命往碗里摇。

大部分新兵都吃得很少,难怪会皮黄骨瘦。黑豆那群人跟高锐一样,在粥水上放了许多盐,硬着头皮吃下。

轨生已经了解清楚小队情况,他们吃、住、穿都很大问题,还有,上档次的武器一件也没有,战力基本等于零。

轨生暗道,如果带七十九小队做任务,生还率绝不高于一成,而且那一成还是得他亲手救下。

轨生跟高锐又聊了几句,便来到军官食堂。沈鲔歆和孟冽都在这,向轨生招了招手。

轨生拿了一盘快餐走过去坐下,问道:“你们的小队怎么样?”

“别提了,那些根本不叫士兵,刚成年没多久,拿锄头也没力。”孟冽哎了一声。

轨生舀了一口薯泥进口,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比士兵吃的馊粥好多了。

“我的小队排到九十八,里面年纪最小的也有四十岁。我跟他们说话,都得喊很大声。”沈鲔歆说道。

“我听说良垦这个混蛋今天就接任务了,而且任务危险程度很高。”孟冽一口饮掉面前的菜汤,生气道。

“京配臣的办公室挤满了人,全都是去投诉的学生。”沈鲔歆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这个京配臣上校肯定有问题,士兵的种种问题可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可他置若罔闻,到现在还没处理好。我现在被划分为十四军,没有取得他的同意,根本无法离开临时军营的范围,也就不能直接将真实情况反映到王城,看来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写信了。

轨生吃完后放好餐具,向饭堂管事要了笔、纸和信封。

回到房间,轨生趴在床上着手写信,因为文化有限,写得特别很慢。

房门没关,廖悟恒直接走了进来,看到信中一部分内容,说道:“你这么做,可能会引起麻烦……”

“我总不能让手下白白送死啊。”轨生放下笔说道。

“京配臣背后可能藏有更大的老虎。到时,你连怎么死也不会知道。”廖悟恒脸色一沉,说道。

轨生思量良久,一手撕掉信纸重新写过,内容更加隐晦,而且完全不提及京配臣,希望不会触碰到那帮人的逆麟。

为了万无一失,轨生让廖悟恒检查一遍,没问题后,朝京配臣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就在食堂旁边,门没有锁,但除了京配臣本人,其他人根本无法推门进去。

轨生只好老实敲了两下门,咔嚓一声,大门自动打开。京配臣就在里面,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喝着麦色的烈酒。

办公室里有许多收藏品,价值不菲。墙上挂着的字帖出自已故名师,全国也就只有七幅。侧面的酒架上摆满名贵红酒,旁边的鱼缸养着一条黑锦鲤。

坐位背后有一个很大的保险箱,由月钢所铸,应该不是京配臣的天赋变出来。

京配臣在烟灰缸上抖了一下雪茄,问道:“该不会又是来投诉的吧?”

“不是。”轨生摇了摇头,说道:“思乡情切,想给王都的家人寄封信。”

“才多少天,这就思乡了,以后怎么办?”京配臣哈哈大笑起来。

“良斟中将说过,军官每个星期可以寄一封家书。”轨生装作尴尬道。

“规矩的确是这样。不过,你要尽快摆正心态。”京配臣说道:“把信拿来吧。”

轨生将信递给京配臣后恭敬地施了一礼,转身离开办公室。

大门自动关闭后,京配臣直接打开信,脸色微变,将信撕得粉碎,笑道:“小子,在我面前装,还嫩着呢。”

当晚,轨生休息的时候,不舒服的感觉更加强烈了,非常肯定,京配臣正窥视着他。

直到凌晨一点,那感觉才骤然消失,轨生已经打定注意,从今天开始,不再这里过夜了。

第二天早上,一声响亮的号角传来,轨生难受地坐了起来,心里暗骂几句京配臣后赶紧来到演武场。

轨生远远看去,孟冽已经开始操练,不愧是雷家军出身,操练起来有模有样。

轨生再去看自己那帮手下,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

之前培训的内容已经忘得一干一净。在操练之前,轨生看了几遍其他人怎么做。

这时,京配臣上校走过来,问道:“你怎么还没开始?”

“操练的内容和时间没有硬性规定,不是吗?”轨生不卑不亢地说道。

“我有个任务交给你做,功勋绝对少不了你。”京配臣上校伸出右手搭在轨生肩膀上。

轨生心里暗道,昨晚这家伙偷偷监视我,今天一早又来刁难我,一定看过信中内容。

“只要上校吩咐,我马上去办。”轨生恭敬道。

“中午之前,你到这里北边九里的寒冰潭钓十条赤公回来。对了,假期才能使用坐骑,所以你得亲自跑一趟。”京配臣上校忍不住展开得意笑容。

“没问题。”轨生点头应允后,京配臣这混蛋便回去吃早饭了。

即使是信众,来回九公里也绝非易事,而且轨生还得在没有鱼杆的情况下钓十条闻所未闻的赤公。

京配臣上校心里早已打好算盘,处罚没有完成任务的轨生。

轨生答应的如此爽快并不是没有理由,他感应到北边地底有寒冰地脉,而寒冰在某种程度上是一面镜子,大可以使用副技镜闪瞬间来回。

轨生没有急着去寒冰潭,先找到高锐,问道:“你知道什么是赤公吗?”

“赤公?不就鱼的一种么。”高锐想了想说道:“以前我吃过一次,那玩意可贵了。”

“钓赤公会有什么危险吗?”轨生又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赤公生活在很冷的地方,身体会发出红光,还有,那玩意没有母的。”高锐回答道。

“你很久没开荤了吧,中午我抓一筐回来给你吃。”轨生笑道。

高锐跟着笑了笑,没把轨生的话当真。

轨生召集七十九小队,让他们排着四排,每排十个人。

报数有气无力,从一到十喊完,居然要整整二十秒。叫他们向左转,总有几个会转错方向。原地踏步细碎,蹲下起立还能跌倒。除了高锐,没有一个人把轨生当回事。

轨生也不指望能马上获得他们的信任,于是要他们绕着附近的旗杆齐步走。

十分钟后,黑豆带头停下来,红薯和玉米相继起哄,平常跟他们混在一起的人纷纷驻足不前。

轨生索性让大家休息一会,亲自走到黑豆跟前,问道:“你对我有意见吗?”

“不敢。”黑豆昂着头,抖着腿说道。

“为什么不跟着操练?”轨生又问道。

“呸,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你算老几?”黑豆说道:“你要不是凭着家里有钱有势,会获得祭品成为信众?”

“混账!轨生可是……”高锐被轨生瞪了一眼,刚到嘴边的话又吞回去。

黑豆说话如此嚣张,根本不怕处罚,背后一定有所倚仗。轨生来临时军营才没几天,得罪的人就只有一位,想到这里,向黑豆问道:“你想要我怎么样?”

“你吃好住好,除非跟我们一样,不然我是不会服你的。”黑豆说道。

“这有多难?我早就打算跟你们住在一起。”轨生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令黑豆大吃一惊。

既然七十九小队大部分人不想操练,轨生索性让他们到一旁休息,反正再怎么操练,战力也不会提升。相反,长时间操练只会令他们越来越累,要是天杀的京配臣突然有任务,到时他们连跑也跑不动。

轨生叫高锐到一旁,问道:“我来之前,京配臣上校找过你们?”

“你怎么知道的?”高锐讶异地看向轨生,说道:“早上天没亮,他便来到蒙古包找黑豆出去谈了十几分钟。”

轨生暗道,真是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轨生让高锐看住整个七十九小队,特别留意黑豆、玉米和红薯三人。

之后,轨生来到军营的厨房要了个箩筐,将其背上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一面破碎的镜子,拿着菜刀的厨子看得目瞪口呆。

转眼间,轨生出现在一里外的地下冰层,这里没有多少空气,寒冰也不多。数量只够一次来回。

轨生一口气连闪九次,终于来到京配臣所说的寒冰潭。寒冰潭其实是一个高山洞穴,潭面结冰,潭底的大鱼红彤彤。

赤公长得好像小狗,鱼肚有四条小手臂,两颗獠牙露出口外。

轨生随手甩出一道弧形光束打裂冰面,用力一跺脚,冰面一分为二。

轨生直接跳进冰冷的水里,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把整个寒冰潭的赤公全部抓上来。箩筐还是没有放满,只有三四十斤。

轨生背着箩筐回去,之前的厨子又吓一跳,厨房唯一的镜子碎落在桌子上。

原本镜闪的消耗已经很大,再加上几十斤赤公,轨生累得不成样子,身上的信源已经见底。

轨生勉强背着箩筐来到京配臣办公室外面,直接丢了十条在地上,敲了一下门便往七十九小队的军营走去。

轨生把箩筐里的赤公全部交给高锐处理。新兵见到有新鲜鱼,口水快流到一地,主动要求帮手。

黑豆在一旁看着,目光时不时落在轨生身上,气氛有点尴尬。

高锐很快做了一大锅鱼汤,和十几条烤鱼。轨生点头同意后,新兵争先恐后地抢着吃。

黑豆闻到香味,不禁吞了一下口水。轨生大方地向他招了招手,说道:“你们也吃吧。”

黑豆脸色一征,问道:“你不生我们的气?”

“你不吃的话,我就得跟你吃那些猪饲料,所以你还是吃吧。”轨生说道。

身旁的玉米和红薯已经冲过去。黑豆先是犹豫,最后还是接过高锐送来的烤鱼,没必要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轨生坐下吃了一口烤鱼,这玩意虽然长得很怪,但实在好吃,难怪京配臣会点名要它。

填饱肚子后,轨生开始考虑今后的军中生活。住的问题不大,只要头上有遮雨的地方,睡地下又何妨。

关键是军中的伙食。士兵长期得不到足够的营养,只会越来越瘦弱。

轨生叫高锐拿地图过来,打开仔细察看,这里离城镇非常远,身上就算有钱也买不到食材。

还有,临时军营的东南西面都没有地下冰脉,轨生想到外面带东西回来吃也不行。

临时军营附近都是大片的平原,完全没有任何生物,最近的深山、大湖都要五六里远。

轨生放下地图深思良久,最后决定,过两天带七十九小队到东北五里外的箭猪山。

士兵狩猎箭猪,不仅能解决食物问题,还可以得到锻炼,比整天待在临时军营操练靠谱多了。

轨生让七十九小队留在营地休息,令还在外面烈日暴晒的其他小队羡慕极了。

轨生有点累了,到营地偷来一张沙滩椅,用茶碎冲了一壶茶,舒服地躺在阴凉处。

轨生的举动引起几个学生的不满,他们背地里找到京配臣上校,说他不跟大伙一起操练。

可京配臣上校拿轨生没有任何办法,上级要求待命,所以这里的军官可以操练,可以到外面锻炼,当然也可以待在营地休息。

学生缺乏经验,把士兵当驴操练,让本就营养不良的身体雪上加霜。

晚上,士兵回到各自的营地,怨言不断,面对一大锅酸臭白粥,根本提不起任何食欲,精神快接近崩溃。

忽然,七十九小队的营地传来阵阵香味,高锐又在烤鱼。其他营地的士兵一脸羡慕,心里多少有点调营的想法。

轨生算了算剩下的鱼,估计够吃到明天。新兵对轨生大为改观,吃饱后主动跟他交谈。

睡觉的时候到了,轨生走进蒙古包,马上被几十只眼睛盯着。

四十个士兵住两个蒙古包本就很挤,现在还得加上轨生。

蒙古包里没有窗口,只有一个小小透气孔,空气很闷热。地面铺着的两张毯子已经长满霉斑,酸臭味好重。

高锐提醒过轨生,晚上尽量不要喝水,半夜才不用出去找厕所,不然,睡觉的地方很可能会被其他人占了。

七十九小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能吵醒其他睡着的人,所以被占地方的人只能到外面休息。

轨生十分醒目,老早占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右边正是高锐。

“你怎么睡在这里?”高锐把藤子做成的枕头放在地上,问道。

“你这也太见外了,我们虽然很久没见面,但以前经常在野外睡在一起啊。”轨生有点不满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的好朋友一直睡在这里。”高锐搔着脑袋,为难道。

果然,一个士兵走过来站在轨生的跟前。他皮肤光滑白嫩,眼睛水汪汪,柳眉清秀。

高锐的好朋友叫崇亚男,入伍的时候不短,跟高锐一样是个上等兵。

轨生对崇亚男有点印象,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娘娘腔的气息,仔细一看,崇亚男居然没有喉结!

军中的士兵多半是男人,当然,也有女的队伍。她们主要负责后勤工作,不会上战场。

轨生十分好奇崇亚男为什么要女扮男装,藏在七十九小队里。最后,在高锐的建议下,崇亚男睡在两人之间。

轨生没有马上睡,将油灯拿到身边,打开部队派发的笔记本,开始对明后天的安排做详细的计划。

半夜,轨生疲累地伸了个懒腰,正想休息的时候发现,高锐和崇亚男搂在一起,动作暧昧。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躺在地上背对着他们,慢慢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那天杀的号角声又把轨生吵醒。所有士兵已经在外面,等待高锐把早点弄好。

轨生到外面坐在偷来的沙滩椅上,喝了一口放了一夜的淡茶。这时,崇亚男走过来,问道:“长官,昨晚睡得还好吗?”

“勉强凑合,如果有软床的话,那就更好了。”轨生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你跟高锐早就认识的?”崇亚男在旁边坐下,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你为什么会想加入部队?”

“王城发布公文,村里所有符合年纪的青年都得应招入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崇亚男反问道。

轨生马上看出崇亚男在说谎,她不仅是个女生,而且身体娇弱,皮肤白嫩,完全不像乡下村民。

轨生没有当场揭穿她,崇亚男是男是女根本不重要,只要她在七十九小队里安分守己,就会把她当作普通的士兵。

吃过早餐,轨生让士兵留在营地休息,决定到食堂打听一下消息。

学生在食堂里兴奋地交流操练心得。轨生找到厨子,一问之下,京配臣昨晚叫厨房煮了两条赤公。

沈鲔歆见轨生来了便把他拉到演武场。京配臣上校正在指导学生如何操练士兵,看过来的时候,轨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京配臣上校继续来往于小队之间。轨生心里暗道,给他十条赤公还是蛮值的,希望他能消停一段日子吧。

“你的小队呢?”沈鲔歆好奇地问道。

“士兵的体力有限,得用在刀口上。”轨生回答道。

沈鲔歆一脸不解,不过没有追问下去。

沈鲔歆的操练方法跟大家大同小异,不过,她十分体恤部下,每隔十五分钟,会让他们休息一会。

轨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汤尚,他完全不把士兵当人,一早就让士兵围着演武场跑了三十圈,现在又不给他们休息的时间。

他的部队顶着烈日站立,看着汤尚跟其他女长官搭讪,心里十分不好受。

轨生摇了摇头,回去自己的营地。

整个七十九小队比起之前精神很多,看到轨生都会尊敬地叫一声长官。

轨生让七十九小队排列好,拿出笔记本,开始逐个问士兵问题。

问题一个有三个,非常简单。首先是士兵的特长,接着是士兵的履历,最后是意见。

大部分士兵都很配合,黑豆他们则有点扭捏,不过,他们最后还是把一切告诉轨生,毕竟吃人嘴软。

半个小时后,轨生把资料整理完毕。近七成人农民出身,没有任何有用的技能,连打猎也不会。

小队中就数黑豆、玉米和红薯能看。黑豆曾经是雇佣兵,有一定的功夫底子,操起刀剑非常熟练。玉米在加入部队前跟着老师父做过三年工程,可以独自建造几层楼高的别墅。红薯在村子打猎为生,能在百米内射中手掌大小的猎物。

轨生挑出强壮的人,让红薯锻炼他们箭术。体弱的士兵编为后勤队,日后跟着玉米收集材料建造营地。

剩下的人跟着黑豆训练,黑豆的雇佣兵经验非常宝贵,他们能很快学到战斗知识,成为七十九小队主要战力。

七十九小队多少有点疑惑,毕竟轨生没有按照平常的方法操练他们。

轨生一开始以为黑豆三兄弟会拒绝安排,没想到他们很配合地传授经验给其他人。

轨生重新分配所有武器,剑和白刃刀给黑豆的人,弓和箭给红薯的人。

轨生在临时军营的杂物房里顺来一大堆生锈工具。工具根本没人用,轨生拿了,别人也不会注意。

到了第二天,轨生让高锐把剩下的鱼全部煮了。大家吃饱后穿戴整齐,收拾包袱出发。

经过演武场的时候,七十九队吸引不少人的目光。他们拿着武器,背着行李,顶着铁锅,拖着锄头、镰刀……

离开临时军营,轨生拿出地图确认,带着七十九小队朝箭猪山走去。

周围几里都是荒凉平原,地上不长一根绿草。天上时不时会飞过一群大雁。

轨生一直走在队伍前面,一旦遇到危险,也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一行人走走停停,用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废弃凉亭。凉亭位于临时军营和箭猪山中间。轨生远远望去,箭猪山在地平线上凸起。

士兵在休息的时候,轨生把干粮全部分给士兵,又获得他们一点好感。

一支商队从北方走过来,风尘仆仆。他们的马车有点破烂,身上都带伤。

轨生寻问后得知,他们是来自跃马城的商队,接到任务前往边境运送物资。

他们在边境遭到罗漫共和国的游击队袭击,货物全部被抢走。幸好逃走的时候碰到官兵,不然他们都得客死异乡。

听到跃马城,轨生心里不禁产生一丝感慨,他曾经在那里打工,亲眼见证孙家衰落。

商队一个年轻人拿出捡到的武器,外形像是个圆球,外表有不少坑洞。

轨生在青年力量看过这武器,名字叫做圆拳。手指插进坑洞,圆拳会变成一只会发电的手套。

商队的老者介绍,罗漫共和国的游击队十分残忍,他们不管平民还是军人,都不会放过。他们的商队有三十多人出发,现在回来的人一半不到。

他还说,游击队虽然只有少数信众,但拿着的武器非常利害,而且还会使用兽形机甲。

自从鬼降正式侵略巴赫察后,游击队变本加厉,北方很多居民实在待不下去,纷纷朝南方迁移。

休息过后,轨生让七十九小队继续前进,终于在日落之前,来到箭猪山的山脚。

箭猪山好几百米高,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木,夕阳下,葱绿的树叶染上一层金色。

轨生带着众人直接上山,完全不顾路口旁写着危险的牌子。山上偶尔会传来箭猪的叫声,十分低沉。

山腰附近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完全够塞四十个人。

洞口附近有不少动物留下的干粪便,清理之后并不碍事。轨生决定就在此地驻扎生火。

随后,轨生带着高锐、黑豆、红薯和几个稍微能打的士兵深入阴森的树林里。

高锐左手挽弓,右手捏箭走在前面。以前,他的箭术在村子还过得去,通过军队的系统训练,已经达到百步穿杨的境界。

红薯也拿着弓跟在后面,神情一直紧张兮兮,手心全是汗。

黑豆神情自若,左手提剑,时不时朝四周看去。

轨生沿路发现动物经过的痕迹,以前学过的追踪技巧还没忘光,果断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没多久,面前出现一群箭猪。箭猪是群居生物,身上全是黑毛,比水牛还要略大一点,至少有几百来斤。鼻子上的短箭呈锯齿状。

红薯请求出战,轨生并没有答应。要是那群箭猪集体冲过来,凭现在的战力,轨生无法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轨生让所有人躲在树上,向其中一只箭猪射出弧形光束,只打掉箭猪身上一小撮黑毛,外表一点伤也没有。

箭猪开始疯狂起来,在树林到处乱窜,不少树干被撞出二十厘米深的小洞。

十五分钟过去,夜色已经降临,大部分箭猪回到之前所待的地方,剩下几头落单的在树林间乱逛。

轨生亮出锋刺,施展副技切割,看准机会一跃而下,刺穿箭猪的头颅,鲜血喷出。

轨生落地收回锋刺,马上让他们抬箭猪回营地。黑豆双眼尽是佩服之色。

山洞附近有条小溪,轨生回来后,留在营地的人已经打好水。

轨生命令玉米指挥士兵在附近几十米设下围栏和陷阱,并安排士兵分批巡逻。

高锐试着拿菜刀砍箭猪各部位,只有头部、脖子和尾巴砍得动。

箭猪的皮非常硬,无法食用。最后还是轨生动手,把整张猪皮割下来。

箭猪一半用来煲汤,一半用来烤肉。几百斤肉完全够七十九小队吃上三天。

大家吃饱后,心里都有一个感觉,能够成为轨生部下真是太幸福了。

夜深,大部分人已经睡着,轨生在营火前里拿出军壶,喝了一口所剩不多的白酒。

轨生不觉得七十九小队能应付得了一群箭猪,所以打算这个晚上不睡,发现异常后可以第一时间过去支援巡逻士兵。

轨生往洞口看去,崇亚男睡在最外面,旁边还是高锐。

第二天早上,轨生亲自叫醒众人,必须在天黑之前在箭猪山上找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驻扎,可不能每天通宵保护他们。

轨生在前方开路,黑豆、红薯和高锐在两侧,其他人背着剩肉和工具紧跟后面。

半个小时后,轨生找到一条蜿蜒向上的小溪。溪水清澈干净,直接饮用没有任何问题。

一行人沿着小溪向上走,在上游发现一个天然岩洞。

岩洞足有五百平方米,非常宽敞。洞口极为狭窄,勉强可以让两个瘦子同时进出。只要在洞口堵住大石,多少箭猪都闯不进来。

洞内住了不少生物,悬挂在洞顶的蝙蝠,一身骚味的狐狸,黑黄相间的毒蛇……不用轨生吩咐,黑豆和红薯主动带头拿起火把赶走动物。

士兵清洁的时候,轨生抬头看去,上方有一个大洞,阳光就是从那里照进来的。

轨生分出一部分人到外面砍树做木床,长时间在山里生活,总不能一直睡在地上。

轨生叫上高锐和几个还算强壮的士兵,来到附近的岩壁前亮出心武锋刺,对其施展副技切割,心中估算一番,从岩壁切下一块大石做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