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422字
  • 2022-04-16 17:51:35

一夜顺风,刚天亮,黯湮便来到多宝城。港口竟然有十几个信众在巡逻。

黯湮虽然不怕他们,但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强压体内暴躁的邪恶气息。

黯湮在附近的摊位买了一份地图,要岔翼蝠在上面标记刑的据点。

岔翼蝠先是犹豫一会,最后还是拿起笔划上一个交叉,提醒道:“骡嘶辐毕竟是组织成员,下手……要有分寸。”

黯湮没有回答,直接朝路口走去。沿路有大量工厂,烟囱排放着浓浓黑烟,空气很不好。

穿过人群,黯湮来到一间废弃工厂,把地图放进怀里。

工厂只有两三百平方米,门窗紧闭,入口处的保安正吃着油泼面。

黯湮走到保安跟前,一脚踢飞饭盘,冷冷道:“骡嘶辐在哪里?”

保安生气地站起来,从腰间拔出黑钢短棍,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黯湮脸色一沉,左脚一蹬,右腿狠狠扫在保安的侧脸。嘭的一声,整个人撞在墙上,落地后昏迷不醒。

黯湮弯身从保安腰间扯出一串钥匙,打开工厂大门。

里面的灰尘很大,左侧放着废弃的机器,右侧是一大堆厕纸。

黯湮走上楼梯,来到二楼的办公室。骡嘶辐不在,只有他的手下小黑。

小黑坐在藤椅上,捧着泳装杂志,津津有味地翻着。

“骡嘶辐在哪里?”黯湮问道。

小黑抬头看了一眼黯湮,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黯湮冲近伸手掐住其脖子,黑色能量疯狂涌出来,说道:“最后一次机会。”

小黑一脸骇然,面前的黯湮仿佛是地狱来的魔鬼,颤抖道:“他在城外北面的小木屋。”

“他要干什么!”黯湮喝道。

“城里的信众实在太多,其中还有极为棘手的神怪系信众。我们这段时间毫无进展,老大已经派人发话。于是骡嘶辐收买城内的人引出神圣系信众,希望能将他们一举灭掉。如果不出意外,估计已经得手了吧。”小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道。

黯湮把他甩到一边匆匆离开工厂,牵走路口的黑马,往小木屋疯狂驶去。

黯湮只用了二十分钟就来到小木屋附近,马身快有三十个小孔,鲜血直流。

屋外被一个乳白色的立方体笼罩着,遭到骡嘶辐他们密集攻击。

骡嘶辐的两个手下刚成为信众没多久,会的信源技术不多,甩出的光束威力也不强。

骡嘶辐靠近立方体,不断使用心武劈砍,立方体其中一面已经开始变形。

“住手!”黯湮大声喝道。

骡嘶辐转过身问道:“你来这干什么?”

黯湮走近骡嘶辐,顺手击晕他的两个手下。

“你这么做,就不怕被组织处罚吗?”骡嘶辐怒道,紧紧握住手中长剑。

“滚!”黯湮喝道。

“混账!别忘了,我可比你高一级,你对我没有指挥权,相反,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骡嘶辐用长剑指着黯湮。

黯湮亮出心武,一对黑色拳套发出慑人的强光,暴躁的信源让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

骡嘶辐心里明白,要是打起来,输的肯定是他,于是强装镇定道:“老大在信中说过,他不久就会来到多宝城,你最好不要乱来……你攻不下拉堤城,想强行跟我换吗?”

黯湮一愣,没想到这里的消息如此不通。从拉堤城沦陷到夺回,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再说一次,滚!”黯湮身上不断飘出黑色能量,在上方形成一个吓人的骷髅头。

肉到嘴边,骡嘶辐哪肯放弃,鼓气勇气,抢先下手,冲过去的同时划出数朵剑花。

“哼!”黯湮不闪不躲,右手迅速抓住剑尖,黑色能量刹那将骡嘶辐的心武化去一角。

骡嘶辐收住去势,退后三步,右手一摆断剑,口中连吐鲜血。

骡嘶辐用左袖擦掉口边血迹,把剑放在身前,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沿着剑柄划上去,一条暗紫色毒气自下而上地围绕断剑。

“四级信源技术毒剑?”黯湮皱起眉头。

两人互有攻守,虽然剑上的毒气能化去黯湮的黑色能量,但骡嘶辐还是吃点小亏。

骡嘶辐急退五步,把围绕毒气的断剑插在地上,双手快速打出数个手势,信源疯狂涌动。

断剑以极小的幅度晃动,迅速分裂成七柄剑影沿曲线往外散去。剑影逐渐模糊,化成令人悚然的剑坟。

忽然,黯湮上方出现一把围绕鬼影的巨剑,刚想退开,身体却不能动弹。

无奈之下,黯湮右手一指,头顶连续展开八面光盾。

巨剑势如破竹,瞬间破开三面光盾。当第七面光盾也碎裂后,黯湮将所有黑色能量聚集在光盾之下。

巨剑与黑色能量相触,威力耗尽,只能钻开半米洞口。

骡嘶辐信源不济,跪在地上。剑坟影像消失,断剑化成粒粒光点。

黯湮一步步走近骡嘶辐,站在其面前,低头看去。骡嘶辐一脸死灰,其中一条手臂有明显修补的痕迹。

骡嘶辐在王都被人弄断过手臂,因为不能让神怪系信众修复,只好花大价钱请诡诈系信众为其续上手臂。

骡嘶辐感受到黯湮身上的强烈杀意,眼睛一转,说道:“我跟你换,你留在多宝城,我去拉堤城,这总行了吧。”

黯湮右手按在骡嘶辐肩膀上,一喝之下,手臂又断了。

骡嘶辐看着地上的断臂被黑色能量吞噬干净,瞪大双眼,张开大嘴,却说不出话来。

“滚!”黯湮越过骡嘶辐,背对着他说道。

骡嘶辐敢怒而不敢言,用尽身体所剩的力气,拼命往东面跑去。

黯湮站在小木屋外良久,举起右手,用力打在乳白色的立方体上。

玻璃破裂的声音响起,立方体瞬间碎落,化成阵阵光尘。

黯湮推门而入,只见一个小女生躲在墙角瑟瑟发抖。她的头上插着玉簪,脸蛋又圆又红,身上穿着妇联制服。

“姑娘,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黯湮神情一缓,温柔道。

小女生哪里会信黯湮的鬼话,害怕地伸出右手连点两下,两道白色光束迅速落在黯湮身上。

黯湮胸口的衣服被击穿,皮肤上只留下淡淡的红印。

“不用骗我,你是邪恶系信众,跟外面的人一样!”小女生害怕道,身体使劲往后挪。

黯湮停下脚步,与小女生保持一定距离,问道:“你可认识冷嫣,我跟她是……老朋友。”

“呸,你骗谁,妇联成员怎么会认识刑的人!”小女生大声说道。

黯湮没有生气,十分肯定小女生认识冷嫣。

“冷嫣还在多宝城吗?”黯湮又问道。

小女生侧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

黯湮轻轻一笑,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说道:“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回去妇联吧,这里很危险。”

多宝城一家四星酒店里,冷嫣在二楼的咖啡厅接待城内的富豪,身边还有两个妇联工作人员。

冷嫣穿着一套白纱长裙,瀑布般的长发绕到耳后,脸上化了淡妆,双眼显得更加水灵,身上有一种神圣不可亵渎的气质。

坐在冷嫣对面的是城中专门经营餐馆的张老板,他年过四十,头发没剩多少,肚子特别大。

“张老板,现在帝国的附属国巴赫察遭到鬼降侵略,形势十分不乐观。要是巴赫察失守,帝国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到时,国内就会生灵涂炭。”冷嫣说道。

“我也有所听闻,对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恨极了。”张老板点了点头。

“妇联在一个星期前作出评估,帝国所派出的战力根本无法清剿鬼降,前线的士兵只是去送死。”冷嫣又说道。

“帝国岂不危矣?”张老板听后一惊,赶紧喝了一口黑咖啡。

“罗漫共和国经常派出游击队骚扰我国军队后方,边境的处境真是不妙。”冷嫣打开文件夹,拿出一份清单,说道:“所以,妇联打算向全国筹集资金。所得善款我们会全部用来购买祭品和埒垨武器送到前线,这样或许会扭转局势。”

张老板接过清单看了一眼,想了想,说道:“放心,我会尽量帮忙的。”

张老板拿出通旺银行的支票本,在上面写了八位数铂金币,慷慨之极。

冷嫣收下支票,让其中一个妇联工作人员送张老板回去。

旁边的小燕说道:“师姐已经出城好一段时间,该不会出事了吧。”

冷嫣摆了摆手,“她可是名副其实的信众,自保没什么问题。”

“多宝城附近有邪恶气息,我怕师姐会遇到刑的人。”小燕担心道。

“我们神圣系信众还真不怕刑的人,相反,他们见到我们还会掉头跑。”冷嫣捂住嘴笑道。

半个小时后,首饰行的郑老板摇摇晃晃地来了。他双颊微红,眼神乱晃,身上有一大股酒气。

郑老板坐在冷嫣的对面,露出猥琐的表情,说道:“妹子,我们又见面了。”

“郑老板,要喝点什么吗?”冷嫣展开笑脸问道。

“这有酒么?”郑老板拿起桌上的餐牌,眯着眼睛,还是看不清楚。

“郑老板真会开玩笑,咖啡厅怎么会有酒呢。”冷嫣说道。

“没酒怎么行。”郑老板掏出一袋金币扔到小燕面前,说道:“小姑娘,你现在去外面买一瓶麦酒回来。”

小燕没有接下金币,看了一眼冷嫣。冷嫣点了点头,她才匆匆走出酒店。

“捐款会用在这里,郑老板请过目。”说罢,冷嫣把清单移到郑老板面前。

郑老板不看清单一眼,说道:“现在说这个多扫兴。”

冷嫣眉头一皱,说道:“郑老板,莫非想反悔么?”

“我郑老板一言九鼎,说会捐款,就不会少你一个铜板。”郑老板先是生气,然后将椅子挪近冷嫣,色眯眯地看着她,说道:“不过,我捐那么多钱,怎么也得有些回报吧。”

冷嫣将身子移开一点,问道:“郑老板是什么意思?”

“你懂的。”郑老板嘻嘻一笑,将手放在冷嫣的大腿上。

冷嫣一惊,本能地站起来,把咖啡泼向郑老板,手中亮出雪白长剑。

郑老板用衣袖擦干脸上的咖啡,生气地指着冷嫣骂道:“装什么清高,别指望我捐款了!”

“滚!”冷嫣玉手一挥,白光闪过,郑老板的脸上出现一道红色细线,由上至下,鲜血缓缓渗出。

郑老板顿时酒醒,在众人的目光下狼狈跑出咖啡厅。

冷嫣收回长剑,看着服务员走过来,脸色一缓,说道:“对不起,我马上离开这里。”

“没事。这个郑老板是个麻烦精,一个月总会在这里闹个两三次。”服务员向冷嫣递上一封信,继续说道:“有个蒙面男人要我交给你。”

冷嫣接过后一脸疑惑,她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谁会写信给她呢?

信封上没有一个字,封口处的蜡印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冷嫣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信纸和一把钥匙。

信纸上画着卦符村的教堂徽章,冷嫣再熟悉不过,脑海里马上浮现一个小男生的背影。

难道真是他吗,冷嫣暗道的同时拿出钥匙紧紧握在手里。

两分钟后,冷嫣来到楼上的房间,犹豫一会,开锁进去。

眼前的男人整整高她一个头,身上穿着黑色披风,脸上戴着狐狸状的白色面具,头发挡住一边脸。

冷嫣十分肯定他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眼泪不争气地沿着脸蛋滑下。

“多宝城不安全,你最好尽快离开这里。”男人不忍看着冷嫣流泪,侧过头说道。

“你这些年都在哪里?黯湮。”冷嫣走近两步,问道。

男人退后一步,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要不承认。”冷嫣擦掉泪水,继续说道:“如果不想我认出来,你就不应该将教堂的徽章画在信纸上。”

黯湮缓缓摘下面具,尴尬道:“冷嫣……好久不见。”

冷嫣再也忍不住,冲过去抱住黯湮。黯湮受不了冷嫣身上的神圣气息,邪恶信源躁动起来,皮肤大范围烫伤。

冷嫣马上松开黯湮,讶异道:“你是邪恶系信众?”

黯湮避开冷嫣的视线,说道:“当初,我被刑的人捉走,要么加入他们,要么死。”

“没关系,你人没事就好。”冷嫣说道:“你现在离开刑,找个没人的地方生活,一切都可以重头来过。”

“我不想再过教堂那般的生活,留在刑里,至少能掌握自己的人生。”黯湮说道。

“刑在帝国是被通缉的组织,他们杀人无数,害人匪浅。”冷嫣说道。

“成为信众后,死在我手上的人数也数不清,身上已经背负了成千上万的冤灵。”黯湮不禁大声说道:“别人或许会心有不安,但我正好相反,鲜血在掌心流淌,我才感觉自己活着。”

“那么,你为什么来见我,还告诉我多宝城有危险?”冷嫣问道。

黯湮低下头,沉默不语。

过了足足三分钟,冷嫣亮出雪白长剑,命令道:“跟我走,我不能让你再沉沦下去!”

“虽然神圣系信众对我们有克制作用,但无法扭转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黯湮丝毫不动,双手绕在背后。

“既然这样,黯湮,你别怪我!”冷嫣娇喝一声,挥剑冲前,朝黯湮右肩刺去。

黑色能量挡住剑尖继续前进。冷嫣忽然胸口一热,吐出一口鲜血。鲜血溅到裙子,散开后形成一朵朵红花。

冷嫣提剑一看,剑尖缺了一角,残留着令人厌恶的黑色能量。

黯湮怕伤到冷嫣,收回黑色能量,避开又一轮攻击,左手紧紧抓住她的右臂。

“别打了,你打不过我。”黯湮神色凝重道,左手在神圣信源下脱去外皮,布满血丝。

“既然你已经杀人如麻,那么,干脆杀了我吧。”冷嫣失望地看向黯湮,悲痛道。

黯湮心里一热,忍不住把冷嫣拉入怀里,靠在她的耳边说道:“对不起。忘记我吧。”

松开冷嫣后,黯湮迅速破开窗户,翻身跳到外面。冷嫣回过神来,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一个小时后,冷嫣集中妇联成员,力排众议,收拾包袱迅速离开多宝城。

黯湮站在城墙上,看着冷嫣远去的背影,神情才慢慢放松下来。

“你这次可是玩大了。我的老友刚给我送来信息,骡嘶辐找到老大告状了。”岔翼蝠走过来说道。

“一条手臂而已,有什么大不了。”黯湮轻哼一声。

一只蝙蝠落在岔翼蝠肩上化成信纸,拿到面前翻开一看,说道:“老大要见我们。”

黯湮点了点头后,随着岔翼蝠从城墙跳下去。

二十分钟不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两人来到城南一家有名的荞麦面店。

偻阑就坐在店外,脸上的骷髅面具吓到不少路人,开口道:“你们知道我们刑为什么遭到帝国长期围剿还依然屹立不倒吗?”

“因为老大的英明领导?”岔翼蝠嬉皮笑脸道。

“是团结。作为独立的族群,我们被世人唾弃,要是内斗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偻阑缓缓道来。

“如果是为了骡嘶辐,你大可随便罚我,我没有半点怨言。”黯湮面无表情地说道。

“慢着……这事……跟我没半点关系。”岔翼蝠马上抢先道。

偻阑摆了摆手,说道:“骡嘶辐只会耍嘴皮子抢功,做不了实事。教训他一下,也不是坏事,我才没出手阻止你。”

黯湮和岔翼蝠同时一愣,原来偻阑一直在附近。

“拉堤城能成功攻占下来,黯湮功不可没,实力已经受到组织的认可。”偻阑继续说道。

岔翼蝠眼睛一转,问道:“老大,我始终不明白,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占领拉堤城和多宝城?拉堤城是烫手山芋,对我们没有任何实际价值。”

偻阑喝了一口清茶,笑了笑,“拉堤城是王都的经济中心。攻下它,可以看出帝国调兵能力,方便下一步大计。至于多宝城,你们应该都能猜到。这里人多,非常适合测试绝境。”

“这里至少得有十几万居民,人口密集得出奇。”岔翼蝠说道。

“骡嘶辐没完成任务就走了,你得接他们的手。”偻阑盯着黯湮说道。

黯湮没有马上答应,虽然他不在乎多宝城的生死,但数量多了,心里还是不忍。

“怎么了,现在才开始心软?”偻阑不悦道:“毒死拉堤城的百姓,你可不眨一眼啊。”

“要不,我来干吧。”岔翼蝠犹豫一会,说道。

“多宝城的信众很多,一起来,你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偻阑摇了摇头。

“看不起谁呢……”岔翼蝠撇撇嘴,小声道。

偻阑见黯湮还是没有开口,于是说道:“我猜冷嫣还没走远,现在追上去的话……”

“你敢!”黯湮左掌拍下来,桌子顿时碎成一地。身上的信源疯狂泄出,在周围形成一个顺时指漩涡。

偻阑不慌不忙,右手一挥,释放信源与黯湮对抗。面店风起云涌,岔翼蝠实在受不了,直接跳到十几米外的平房屋顶。

两者的信源不相上下,对碰时发出电光雷鸣。四周的桌椅卷到空中,店铺的招牌断开一半。

三分钟后,偻阑怒喝一声,如雷贯耳,信源如爆炸般将黯湮震开两米开外。

黯湮落地后精神恍惚,双眼流出血泪。空中的桌椅纷纷落下,发出轰隆巨响。

“你虽然潜力不错,但还嫩着呢。”偻阑走近,冷哼一声。

四面八方有大量信众赶来。黯湮马上意识到,偻阑表面上教训他,实则是故意引起冲突,从而暴露位置给城中信众。

邪恶系信众是众矢之的,城里的信众来了,黯湮就没有不战的理由。

“好大的胆,居然敢在多宝城出没,欺负多宝城没人吗?”身穿武服的中年男子站在面店的屋顶喝道。

“鼠辈也敢嚣张?”偻阑左手一甩,黑色光束毫无阻拦地穿过中年男子的胸口。

转眼间,偻阑和黯湮被信众重重包围。岔翼蝠见情势不对,早就溜之大吉。

偻阑和黯湮心领神会,他们背靠着对方,一边抵挡攻击,一边击毙较弱的敌人。

黯湮的天赋攻守兼备,无论单挑还是群攻,都占据极大的优势。

黑色能量在黯湮的指挥下到处乱窜,仿佛一条游龙横扫空中。

几个信众闪避不及,活生生被黑色能量吞噬掉一部分身体,惨叫声不绝于耳。

黯湮空闲之余,回头看去。偻阑还是站在刚才的地方,没有挪动半分,仅用一级信源技术就把面前十几个敌人干掉。

一道拳风过来,黯湮马上伸出右臂格挡,肌肉瞬间撕裂,臂骨出现多道裂痕。

面前的卷发男光着胳膊,穿着裤衩,双手戴着红色拳套。

黯湮轻轻一笑,用力击出左拳,发出同样的拳风。

卷发男被夹带黑色能量的拳风卷到空中。转眼间,只剩下裤衩掉到地上。

身上的信源所剩不多,黯湮干脆拼尽全力,仅仅用了三十秒便将前方敌人消灭殆尽。

身后的偻阑早已完事,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缓缓道:“你太过依赖天赋,信源分配很不合理。”

黯湮没有生气,回忆刚才的战斗画面,猜测道:“你的天赋应该能增加信源技术的伤害。”

“哈哈,战斗的时候还能顾到我这边,不错。”偻阑欣赏道:“我的天赋是增幅,可以让信源技术、副技加强,而且消耗很低。”

黯湮心头一动,想得到偻阑的天赋共享,可是没有说出口。

偻阑马上看出黯湮的想法,又说道:“我本来想提拔你为大队长,可你伤了骡嘶辐,很多人会有意见。我就把天赋共享给你吧。”

“多谢。”黯湮恭敬地施了一礼。

“现在多宝城的信众基本被你我所灭,可以布阵了。”说罢,偻阑从身后的背包拿出十四面阵旗,全部由埒垨矿做成,内含星光。

黯湮从偻阑手中拿走一半阵旗,两人分头行动。

半个小时后,黯湮站在多宝城的城墙上俯瞰,城内的人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还是一片祥和。

岔翼蝠突然从后面走过来,说道:“你跟偻阑的矛盾闹完了没?”

“你走得倒是挺快。”黯湮笑了笑。

“不然你还要我怎样,虽然我跟你比较熟,但你总不能要我对付老大吧。”岔翼蝠理直气壮道。

忽然,整个多宝城多处亮了起来,逐渐连结成一个奇特图案。黯湮对此并不陌生,他曾经在胡伦家的后人身上看过。

大地剧烈抖动,城里的人终于反应过来,纷纷朝城外跑去。

近七成建筑倒下,整个多宝城上空被黑雾笼罩,快速朝四方散开。

百姓碰到黑雾当场暴毙。血液疯狂从口中喷出,化成浓浓的红烟与黑雾交织在一起。

十五分后,异变终于结束。整个多宝城再无活人,被半球形的绝境覆盖。

黯湮在同姓村附近见识过阉割版的绝境,眼前的阵法明显有所不同。黯湮和岔翼蝠在阵中完全没事。

“很壮观是吧。”偻阑一跃而上,落在城墙上说道。

“为什么绝境对我们没有影响,刚才我差点跑走了。”岔翼蝠心有余悸道。

“绝境能够改动,对我们邪恶系信众无效。”偻阑笑道。

“死了十几万人,这玩意能持续多久?”黯湮问道。

“日夜不关闭阵法,至少可以撑个两年半吧。”偻阑想了想,回答道。

“多宝城没有任何价值,阵法在这毫无作用。”岔翼蝠可惜道。

“只要能证明绝境可用,那十几万人就死得有价值。”偻阑非常残酷地说道。

“绝境没问题,我们应该可以着手建国了吧。”黯湮双眼闪过精光。

岔翼蝠诧异地看向黯湮,偻阑则说道:“现在还不到时候,边境鬼降肆虐,帝国还有余力迅速夺回拉堤城,我们的行动还得等一等。”

“既然这样,我回去立邦城待命。”黯湮请示道。

“这样也好。我现在还有要事,之后再到立邦城传你天赋共享。”说罢,偻阑跳下城墙,消失在视野之中。

黯湮和岔翼蝠随后相继离开,骑马回望多宝城。附近一带的动物受到邪恶气息影响疯狂冲向绝境,转眼化为虚无。

黯湮长长地叹了口气,夹紧马肚,朝东方奔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