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248字
  • 2022-04-16 15:24:43

在短短的十五分钟内,特种部队将蒙面人一一制服,并把他们绑好带走。

大彬经过艾特申罗的同意,没有在基站降落,直接让缆车沿路返回。

“那些蒙面人,殿下如何处理?”沈鲔歆好奇道。

“现在国家正值用人之际,当然是直接让他们去前线当兵。”艾特申罗冷冷道。

轨生不禁一寒,艾特申罗的话很明显,他们应该是当炮灰了。

当晚,艾特申罗邀请轨生吃饭,遭到婉拒。

艾特申罗喜怒无常,虽然不是信众,但狠劲十足。没有必要,轨生实在不想惹上他。

在艾特申罗的帮助下,大彬得到王都多间银行的免息贷款,开始规划将空中缆车覆盖整个帝国北部,并决定聘请多个信众维护。

两天过去,轨生关在社团的房间里,只有吃饭才到外面走一趟。

轨生除了做好当兵的准备,还对已习得的技术加以归纳,务求在实战中得心应手。

下午,藏鳞从外面回来,脸色阴沉不定,手上拿着一份刚出炉的帝国邮报。

“你知道吗?育林阁出大事了。”藏鳞坐在床上,说道。

“怎么了?”轨生问道。

“育林阁阁主收受贿赂,已经被左权寒天袖即时撤职。”藏鳞将报纸扔给轨生,说道:“他收钱帮学生开后门,实习名单全是王都的富二代。”

轨生接过报纸瞧了一眼,那人曾经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早年毕业后参加军队获得功勋,退役转职到教育局工作三年不到,就被育林阁破格录入。努力奋斗近二十年,他才当上阁主,属实不易。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轨生不解道。

“他的妻子染上怪病,找遍神圣系信众也束手无策,只能用昂贵的药材为妻子续命。”藏鳞叹了口气说道:“寒天袖知道原因后,才不把他送进牢房。可惜,他的妻子还是死了。”

“那之前的实习名额岂不是作废?”轨生问道。

“没错。新的阁主尹狲泽刚从军队退役回来,为显公正严明,打算明天到学院亲自挑选实习生。”藏鳞回答道。

“你要尝试吗?”轨生好奇道。

“当然。獠狐已经在做准备了。”藏鳞点了点头,从怀里拿出笔记本递给轨生。

轨生翻开一看,上面有三道题目。刑为什么要侵占拉堤城?帝国与鬼降开战后,落日王国会否搅局,原因是什么?帝国如何解决兵力不足,怎么作出合理调配?

“这是什么?”轨生问道。

“尹狲泽出的题目,参加明天面试的人都得准备好答案。”藏鳞一脸苦恼道。

轨生一头雾水,完全帮不上忙,只能躺下睡觉。

藏鳞向沈鲔歆借了上百本书看通宵,终于在天亮的时候搞定所有答案。

轨生起来后看了一眼藏鳞,他有很重的黑眼圈,手上的稿纸写得满满的,一共十多张。

吃早餐的时候,轨生发现很多团员熬夜,脸色都不太好。

沈鲔歆为了趁热闹,拖轨生去看尹狲泽面试学生。地点就在社团外面,出门转个弯就能看到。

尹狲泽坐在巨兵神武附近,排队的人沿着社团的路绕了好几圈。

尹狲泽看起来三十不到,瀑布般的长发披在肩上,双眼凌厉,下巴尖尖的,身上穿着奶白色长袍,显得精神抖擞。

獠狐、懔冬青、汤尚也在排队,后面的藏鳞显得很紧张。

轨生跟着沈鲔歆穿过人群,引起不少微言。尹狲泽旁边立着一块黑板,上面写着那三道题目。

无论学生有多强,只要回答不对问题,一律遭到尹狲泽淘汰。

尹狲泽只收了五个人,其中四人轨生完全不认识,剩下的正是藏鳞。而一直被看好的獠狐居然落选了。

轨生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到獠狐生气,结束后,他一摆衣袖,转身回去社团。

当天晚上,尹狲泽收到信函,来到王都靠东的酒楼。一楼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在喝酒。

那人有着一头蓝色长发,一双琥珀色眼睛,脸色很白,身上穿着宽松运动服。他正是城市规划局局长厌谷,獠狐的父亲。

“找我出来,所为何事?”尹狲泽坐在对面,问道。

“獠狐落选了,我希望你能改变主意。”厌谷放下酒杯说道。

“说实话,我知道你儿子很利害,不过,育林阁需要的是高智商人才,而你的儿子不是。”尹狲泽毫不忌讳地说道。

“经验可以弥补一切。如果你能招獠狐进去,好处少不了你。”厌谷说道。

“开什么玩笑!上任阁主才刚撤职。”尹狲泽怒道。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厌谷问道。

“你是城市规划局局长,让他进去你的部门不是更好吗?”尹狲泽不解道。

“做得再好,他也只能在我之下。”厌谷解释道。

尹狲泽沉吟一会,说道:“这样吧,现在帝国不正是需要人才援助巴赫察嘛,你让獠狐去一趟,回来就能拿到推荐信。到时,我再收他进来,别人就没有任何意见了。”

“混账!”厌谷用力拍打桌面,喝道:“你这不是推我儿子进火坑吗,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你我心知肚胆,帝国根本没有救巴赫察的意思,口头说的援助只是演戏而已,现在国内的兵力还是集中在王都附近。派去的人都是刚入伍的新兵,和还没毕业的学生。”

“喂,你说话客气一点。”尹狲泽不悦道:“如果你儿子连自保也做不到,别说育林阁,环卫局也不会要他。还有,派去前线的学生主要在后勤部队,没有多大的危险。”

之后,两人谈了半个小时,尹狲泽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厌谷的要求,而厌谷也不会让獠狐去前线。

明天一早,轨生和沈鲔歆准备就绪,朝王城走去。之前,他们收到通知,所有参加志愿军的学生必须准时到王城集体培训,无特殊理由不得缺席。

站在王城大门之下,轨生不禁长叹一声,上次进王城是因为缔缘会,影琉的身影又浮现在脑海。

轨生摇了摇头,跟着沈鲔歆后面,接受门卫的问话检查。

穿过走廊,轨生忍不住问道:“公主会不会在王城里?”

“鬼知道。”沈鲔歆有点生气,狠狠瞪了轨生一眼。

在士兵的带领下,两人来到王城偏南的一幢大楼外。轨生抬头看去,大楼呈梯形,黄墙青瓦。门口挂着一块横匾,写着议事大楼。

时间尚早,来到这里的学生不到十人。轨生看了一眼,一个也不认识。

轨生朝北望去,双脚不受控制地动起来。沈鲔歆问道:“你去哪里?”

“小便。”轨生脱口而出,心里却想着许久不见的影琉。

十几分钟后,轨生在王城转了几圈,根本不知道影琉住在哪里。

轨生虽然很小心避过士兵的视线,还是被巡逻的两个信众逮住。

“小子,不知道这里禁止外人出入吗?”其中一人说道,他身上穿着法院的官服,长得很像牛,胸牌写着龚犊印。

“我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来这里接受培训。”轨生举起双手,说道。

“哼,学生怎么走也不会走到这里吧。”另外一人说道,他也是法院官员,鼻子上架着方形黑镜,唇上有一小撮胡子,胸牌写着庚茧。

轨生知道瞒不过去,于是只好老实回答道:“我……跟公主是……朋友,想见她一面。”

两人听后纷纷大笑起来。龚犊印说道:“公主是何许人,怎么可能会认识你。”

“你还别说,公主以前是权盾成员,经常在外面替老曹办事。”庚茧说道。

轨生一愣,听出其言外之意,影琉已经没在权盾工作。“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走?挨三十杖打后,就可以走了。”龚犊印笑道。

两人闲得很,竟然亲自看守轨生等士兵过来。轨生只好认命,乖乖地蹲在他们旁边。

“最近天下很不太平啊,边境发生多次动乱,连拉堤城也会失守。”庚茧说道。

“最主要还是鬼降,那玩意很难对付。”龚犊印心有余悸道。

“殿下强制征兵,当惯大爷的地方信众肯定会有意见,暴动频发不是没有理由的。”庚茧说道。

“你说巴赫察今年能抗得住鬼降的侵略吗?”龚犊印问道。

“难了,除非帝国调重兵支援,不然巴赫察必定失守。”庚茧摇了摇头。

轨生听后心里一凉,说道:“我们前去岂不十死无生?”

“你们是信众,自保应该没问题,就可怜那帮新兵。”庚茧低下头,说道。

“喂,小子,你怎么想不开,居然敢报名去前线?”龚犊印好奇道。

轨生无奈地叹了口气,丝毫不想回答龚犊印。

龚犊印并没有生气,换作是谁,都会后悔。

“你知道吗,这次去前线的将领一共两个,一个是良斟少将,另一个你我都认识。”庚茧说道。

龚犊印眉毛一挑,猜道:“莫非是庄季琴中将?”

“非也。”庚茧装作神秘地说道:“还记得鬼釉吗?”

“鬼釉?那个弱小子?”龚犊印哈哈大笑起来,“我当然记得,当年,他在学院可出名了。”

“出名弱么?”庚茧也跟着笑起来。

“我就想不明白,那家伙是鬼盐的义子,鬼叔权的师弟,可一点本领也学不到。”龚犊印说道:“想当年,鬼釉想加入社团,还跪过我们呢。”

鬼盐这名字在轨生的脑海里浮现,他教过陈吟如何成为信众,是当代最强幻术师。

轨生深陷奇迹之地,接受神秘老者的鬼行九变,只要再次找到他,就能成为他的亲传弟子,获得其天赋共享。

轨生曾经猜他就是鬼盐,可大量资料指出,鬼盐已经死了很久。

“虽然鬼釉是鬼盐的义子,可得不到他的天赋共享,不然也不至于菜得如此离谱。”庚茧说道。

“毕业后,我听说鬼釉在育林阁混了几年,后来就不知道他调到哪里去了。”龚犊印回忆道。

“他之所以能进育林阁完全是因为鬼盐。鬼盐死去,鬼叔权又不知所踪,他还能继续待下去么?”庚茧说道:“鬼釉后来在税务局打杂三年,人缘不行,又得罪了局长,最后被贬到部队,勉强当个中校。”

“现在他还是中校么?”龚犊印笑着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他要带队到前线,至少也得是个上校吧。”庚茧猜测道。

轨生忽然感觉附近一股暴躁的信源,杀意渐起。

“是谁!”龚犊印迅速往侧面看去,喝道。

一道人影从柱子后面走出来,身上穿着整齐军装,胸口挂着十几枚勋章。皮肤如瓷般雪白,头上戴着黑色头巾,有点娃娃脸,左眼瞳色略淡。

庚茧上下打量一遍来者,惊讶道:“你是鬼釉?”

鬼釉缓步走到两人跟前,说道:“以前你可不会叫我的名字。”

“叫你废物又如何,这不是事实么?”龚犊印说道。

“现在,你们敢跟我这个废物较量一番么?”鬼釉缓缓说道。

龚犊印亮出长剑,生气道:“有何不敢!”

庚茧犹豫一会,鬼釉跟以前大不相同,身上散发着强烈信源,龚犊印没准会吃亏,于是也亮出长剑。

“二对一么?很好,那就一起来吧。”鬼釉挑衅道。

龚犊印和庚茧同时冲向鬼釉,没几步就停了下来,双眼失神。鬼釉的头巾左边透着亮光,面貌扭曲狰狞。

半分钟后,龚犊印和庚茧同时跪在地上,身体不停发抖,手上的长剑早就消失不见。

幻术?轨生心里惊道。

鬼釉用剑尖指向龚犊印,问道:“怎么样,还要比下去吗?”

龚犊印还在失神当中,额头和背脊都冒出冷汗,完全听不见鬼釉的话。

庚茧比龚犊印好一点,好不容易抬起头,问道:“你不是没有得到鬼盐的天赋共享吗,为什么懂得如此利害的幻术?”

“哼,那老鬼不教我,我就不会自学吗?”鬼釉不屑道。

庚茧和龚犊印跪了足足十分钟,才能勉强站起来。两人瞪了鬼釉一眼,后怕地跑走。

“小子,你犯了什么事?”鬼釉问道。

轨生发现鬼釉右眼盯着他,左眼却一直保持前看,十分诡异。“我是来培训的学生,在王城迷路了,听那两人说,得接受三十杖打。”

“没事不要乱跑,乖乖在议事大楼待着,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一样好相处。走吧。”说罢,鬼釉一摆衣袖,转身离去。

议事大楼外面,大部分学生已经来了。沈鲔歆十分受欢迎,旁边围了不少在朝官员。

良垦到处找人聊天,交际手段熟练,明显不是第一次进王城。

汤尚也很想学良垦一样,但没人理他,十分尴尬。

轨生见廖悟恒也在,感觉奇怪,走过去说道:“没想到你也参加了志愿军。”

廖悟恒礼貌地笑了笑,说道:“整天呆在工作室,总要到外面透透气。”

轨生仔细看了廖悟恒一眼,脸色憔悴,眼袋很大,长满老茧的右手居然磨破皮了。

“最近要打造一批埒垨武器,所以比较累。”廖悟恒解释道。

轨生一征,廖悟恒的架子大得很,究竟谁叫得动他打造埒垨武器呢。

“听说这批志愿军要选出一个队长,我觉得你很适合。”廖悟恒忽然说道。

“队长有啥好处?”轨生轻咦一声,问道。

“队长是中尉,专门负责统领我们,配有一件上级埒垨武器,还能享受诸多福利。”廖悟恒回答道。

轨生又跟廖悟恒聊了一会,得知培训只有三天,所有人都得留在王城不出去。

没多久,轨生又看到两个熟面孔。咏祈的表哥克雾参加尹狲泽的面试没成功,只好把希望放在此行上。孟冽眉头深锁,一点也不想加入志愿军。

“看来,我是无法在雷家待下去了。”孟冽走过来说道。

“你就不怕雷丽丽伤心?”轨生问道。

“哪顾得她,我先是被雷正浩贬职,接着调到郊区,现在连普通士兵都不如。他就是不想让我接近雷丽丽。”孟冽生气道:“我不加入志愿军,哪有出路?”

“如果平安回来,你应该也能拿到推荐信吧,到时,申请调单位应该很容易。”轨生想了想说道。

“我就是这样打算的,最近艾特申罗殿下不是组建特种部队吗,我回来后准备试一试。”孟冽说道。

议事大楼的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官员,一边念着名字一边让学生逐个进内。

一楼的大厅很大,地板是名贵的大理石,两侧各有一列绿色盆栽。

会议室外面立着一块牌子,学生几乎都在里面等着。轨生进去的时候,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轨生回头一看,原来是紫岚,停下脚步,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被选为战地记者,得写一篇你们训练的文章。”紫岚回答道。

两人前后进入会议室,紫岚从胸口拿出笔记本,到处访问学生。轨生在右边靠窗的位置坐下,静静等待培训开始。

沈鲔歆突然坐在轨生旁边,有点埋怨地说道:“你不见我在后面吗?”

“看到了又怎么样?”轨生说道。

沈鲔歆生气地锤了轨生手臂一下。

轨生前后看了一眼,会议室很大,足够容纳上千人。学生都很自觉地坐在前面,只有几个不合群的在后面聊天。

十五分钟过去,外面走进一个男人,坐在演讲台后面。他一身戎装,头发中分,脸圆圆的。

“他就是良斟少将,专门负责我们的培训。”沈鲔歆在旁边小声介绍道。

轨生觉得良斟有点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当良垦上台跟良斟聊天后,轨生才惊然发觉,良斟就是变胖了的良垦。

沈鲔歆又说道:“良垦的父亲就是良斟。良斟平民出身,在学院毕业后,到部队拼命奋斗,才有今天的成就。”

轨生想起廖悟恒之前所说的队长,看来那位置良垦坐定了。

没多久,门外又走进一个男人,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鬼釉。

轨生正等沈鲔歆讲解,可她迟迟没有出声,忍不住问道:“他又是什么来历?”

“我也不太清楚。”沈鲔歆摇头道:“只知道他叫鬼釉,跟良斟一样也是少将。”

外面响起铜锣声,所有学生都到齐了。良斟站起来说话:“大家好,我是良斟少将,这几天,由我和鬼釉负责你们的培训。开始之前,你们对这次行动了解多少?”

良垦举起手,直接说道:“主要负责后方的支援,必要时参与前线战斗。”

“很好。”良斟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消灭侵略巴赫察的所有鬼降。”良垦又说道。

“帝国边境并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一次,良斟没有立马认同良垦的话,介绍道:“巴赫察与帝国接壤,也有一部分跟罗漫共和国相连。我们对付鬼降的时候,罗漫共和国常常派兵阻挠,几次下来,摩擦升级,两国差点宣战。”

轨生对罗漫共和国的印象一共有两个,强大方便的机甲和便宜新潮的商品。

“你们在执行行动的时候,千万不要跟罗漫共和国的人起冲突。不然,我们就会腹背受敌。”良斟又说道。

接下来,良斟详细介绍国内形势,叮嘱大家要严格遵守军队的纪律,让大家有不明白的地方举手发问。

克雾最先举起右手,问道:“除了能获得推荐信外,我们还能得到啥奖励?”

底下的学生一阵发笑,良斟回答道:“没有。帝国为了扩充军备,大量征兵,国库已经空虚。”

轨生见没有人再提问,于是举起手,说道:“有人说此行凶险异常,信众还好,普通人得要必死的觉悟,请问少将有何想法?”

“的确没错。普通人的自保能力远远比不上信众,帝国派出的兵力还不足以歼灭鬼降。说实话,普通人有三成活着回来就很不错了。”良斟点头道:“不过,你们不要太过担心,你们是国家的栋梁,必要时,我们会将你们抽离战场。”

众学生一片哗然,良斟的话简单明了。学生没必要为普通士兵的命负责,危险时自保就行了。

良斟下台后,鬼釉上来继续讲话。成为志愿军的每个学生破格为少尉,各带四十个士兵的小队。

接着,鬼釉讲解了一遍带兵方法,轨生勉强能听明白。

最后,鬼釉拿出一个本子,着重说了十几条学生容易违反的军队纪律。

不仅轨生,很多学生都听懵了,规矩不是一般的多。

半个小时后,良斟带着众人来到不远处的广场,那里整齐地站着上百个士兵。

轨生看了一眼士兵穿着,他们都是在部队超过一年的上等兵。

良斟亲自为大家演示如何操练士兵,士兵精神抖擞地向左转,向右转,原地踏步……

轨生觉得动作有点死板,真正打起来,还是灵活一点比较好。

示范完好,良斟告诉大家,士兵必须无条件服从长官的指令。

“让他们去死,他们也得照做?”其中一个学生问道。

“没错。”说罢,良斟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对面前的士兵刺去。

鲜血直流,染红军装。士兵一声不吭,腰板依然挺直。

在场学生惊讶地睁大双眼,只有孟冽能保持冷静。

“这百来个士兵我操练了几个星期,没有我的允许,他们动也不敢动。”良斟自豪道。

汤尚忍不住笑了一声,马上引起良斟的注意。

“怎么了,你不信?”良斟盯着他问道。

汤尚一愣,支支吾吾道:“这么多人,总有一两个怕死的吧。”

“哼,你们大可以去尝试,能让他们动一下,我的头摘下来给你们坐!”良斟生气道。

轨生听后不禁暗道,话说太满,要是士兵不听话,到时就难下台了。

一旁的鬼釉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和转眼即逝的不屑眼神。

汤尚有点呆,真的上去尝试,先是在士兵面前晃动,然后学着良斟用长剑伤害士兵。

士兵强忍疼痛,双眼坚定,身体动也不动,场上响起学生的掌声。

良斟洋洋得意,让所有学生去试。士兵身上逐渐出现一道道伤口。轨生看在眼里,不禁替他们感到疼痛。

十五分钟过去,良斟盯着轨生问道:“其他人都去试了,你怎么还站在那里?”

“不用试了,我相信你的话。”轨生回答道。

“这怎么行,快去试一试!”良斟向轨生招了招手。

“尽管他们事后有神圣系信众治疗,但疼痛无法马上消除。”轨生为难道。

“混账!一点点痛也忍不住,怎么配当我的士兵!”良斟怒道。

轨生心里暗道,良垦的父亲不仅脾气大,而且自尊心强得惊人。

见良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轨生只好无奈地走到一个士兵跟前。士兵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双眼布满血丝。

轨生想了一会,蹲下身子,迅速用力扯下士兵裤子,他的裤衩全是可爱的草莓图案。

在场的男生都笑了起来。女生则用手遮住眼睛,十分害羞。

士兵本能地弯身低头,穿好裤子,心里羞愤异常,双眼仿佛能瞪死轨生。

此时,良斟整张脸都绿起来,他万万想不到轨生如此无耻下流。鬼釉则微微扬起嘴角。

良斟随便编了一个理由骂轨生,不让他继续培训。轨生只好到一旁,安静看着。

太阳越来越猛烈,学生、士兵和良斟都在暴晒中,唯独轨生和鬼釉在阴凉的地方坐着。大部分人都露出羡慕的表情。

“你这小子还蛮有意思的。”鬼釉坐过来,说道。

“不敢。”轨生恭敬地向鬼釉施了一礼。

鬼釉对轨生说起一些军中趣事,轨生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但还是勉强笑了笑。

轨生本以为鬼釉很冷漠,没想到他还挺健谈的,趁机问道:“听闻鬼盐是最强的幻术师,不知是真是假?”

鬼釉脸色稍变,说道:“他那真假变换的幻术击倒无数帝国高手,最强幻术师当之无愧。”

“除了鬼盐,帝国还有利害的幻术师吗?”轨生问道。

“就只有鬼盐的关门弟子鬼权叔了。他的幻术虽然不能以假乱真,但精神攻击比鬼盐还强。根据王城的最新消息,失踪很久的鬼叔权也离世了。”鬼釉回答道。

轨生一直留意鬼釉的表情,他明明是鬼盐的义子,鬼叔权的师弟,却对他们的死无动于衷,这也太过薄情了吧。

培训到下午才结束,许多学生都不习惯,略显疲态。轨生想再探王城,可是被鬼釉警告,只好打消心里的念头。

在曲折的乡路上,黯湮面无表情地驾驶着马车,他的旁边依然还是岔翼蝠。

焦急的心情让黯湮无意识地散发出强烈的邪恶信源。周围一带的野生动物深受其害,发了疯地到处攻击。

空中飞来几只红了眼的乌鸦,岔翼蝠随手一甩,光束将它们串在一起。

“离这不远有一个小港口,到时,我们便可以乘船到多宝城。”岔翼蝠从腰间拿出水壶喝了一口。

“很好,今晚我们就不要休息了。”黯湮毅然道。

“小港口可是离这快一天路程。”岔翼蝠看向黯湮,不满道。

“加快脚步,转眼就到。”说罢,黯湮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用力掷向面前的马屁股,马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飙起来。

快到凌晨的时候,黯湮和岔翼蝠来到了小港口。马已经累死,黯湮从尸体上拔出匕首,擦了擦放回怀里。

小港口很热闹,大部分居民还没休息。不少货车在路口出入,卸货队伍把大箱搬去港口。

黯湮走到附近的登记处询问,里面穿着性感的女人说,所有客船都离开了港口,最快明天早上五点才会回来。

黯湮脸色一沉,直接抢走登记表快速浏览一遍。现在港口只有两艘货船。

黯湮直接和岔翼蝠来到码头。大的货船足有四层楼高,一个篮球场大。船上堆满沉重的货物,吃水很深。

小货船跟普通的客船很像,是一条标准的快船。船长在船头一边吸着烟一边看着水手搬货。

黯湮用力一跨,落在小货船一侧,马上被几个水手围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这船是私人财物,请你马上离开!”其中一个水手对黯湮喝道。

黯湮没有出手,单靠强烈的邪恶信源将围在附近的水手全部弄晕倒地。

岔翼蝠也跳到船上,低头看去。其中一个倒地水手口吐白沫,奄奄一息。

船长立马将手上的烟丢进海里,识趣地走到黯湮面前,问道:“不知大人有何吩咐,小人马上去办。”

黯湮满意地点了点头,右手指着一个方向,命令道:“把船上的货物全扔了,马上启航前往多宝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