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903字
  • 2022-04-15 15:28:17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床到外面吃早餐,几乎所有团员都去上课了,唯独沈鲔歆在大厅坐着。

“王城要学院派学生到前线,你知道吗?”沈鲔歆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沈鲔歆又问道。

“我要去一趟。”轨生把最后的面包塞进口里,说道。

沈鲔歆欲言又止,最后一声不吭地走出社团。

报名的时间只有这几天,轨生把牛奶一饮而尽,匆匆出门朝行政区的教职大楼走去。

珍妮丝正为学生登记,来往的人屈指可数。报名台旁有一巨大横幅,写着“积极响应祖国征兵,拼命为国家奉献力量”。

轨生拿起宣传单浏览一遍。任何学生入伍,都会获得少尉军衔,享受国家俸禄。俸禄不多,每月只有几千个金币。

“小伙子,好久不见你来接任务,我还以为你退学了。”珍妮丝笑道。

轨生放下宣传单,没想到珍妮丝还记得他,说道:“我要报名。”

珍妮丝从抽屉拿出登记表给轨生。轨生接过一看,填好个人信息,问道:“入伍后,我们是不是马上得打仗?”

“你们要接受训练学做军官,再带兵一段时间,才会真正上战场。”珍妮丝接过登记表后说道。

轨生朝报名名单瞧了一眼,上面只有二十人不到,其中有两个熟悉名字良垦和廖悟恒。

良垦是獠狐的手下,平常嚣张跋扈。廖悟恒低调得很,轨生想不到他为什么会报名。

学院外,光正教的分基地里,莱悦娜正对手下开会。除了洛平,廖悟恒竟然也在。

半个小时后,人群逐渐散去。莱悦娜拦下廖悟恒,冷冷道:“还记得组织让你在学院学习的目的吗?”

“为光正教提供学院的情报,并接受上级的行动安排。”廖悟恒恭敬道。

“为什么你要报名到帝国边境抗击鬼降?”莱悦娜怒道。

“我已经待机一年,只是找点事干罢了。况且,帝国的战局情况,你们也想第一时间知道吧。”廖悟恒低下头说道。

“哼,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如果敢出卖我们,别想再见到你师父!”莱悦娜威胁道。

“师父最近怎么了,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写信给我。”廖悟恒抬起头,急道。

“他好得很,现在是研究的紧要关头,我们将所有信息都封锁了。”莱悦娜脸色一缓,说道。

“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廖悟恒恭敬地施了一礼。

“出发之前,你要为组织赶制一批武器。”莱悦娜命令道。

“遵命。”说罢,廖悟恒离开光正教分基地。

“这廖悟恒神秘得很,在社团沉默寡言,整天只会对着火炉和图纸。”洛平走近说道:“他到底是哪里人?”

“想知道吗?”莱悦娜嘴角扬起,问道。

“当然。”洛平搂着她的腰说道。

“努力为组织工作,你迟早会知道。”莱悦娜用食指点了一下洛平的鼻子,说道。

“又是这句,我都听腻了。”洛平不满道。

“我担心廖悟恒会变节,你愿意跟他走一趟吗?”莱悦娜问道。

“你要我当兵?不行。”洛平马上拒绝道。

“好吧,这里没你的事了。”莱悦娜不悦道。

“你不是要见刑和断头台的人吗,我也想去。”洛平说道。

莱悦娜沉默良久,说道:“你跟在一边可以,但千万不要出声。”

一个小时后,莱悦娜带着洛平来到王都南边靠近雷家的酒楼。

酒楼属于光正教的物业,莱悦娜进来后,马上要小二打开三楼的贵宾房,坐在靠窗的位置。

没多久,一道黑影从窗口翻身而至,那人的额头微秃,身材高大。

“摩尔,有大门不进,怎么总爱翻窗口。”莱悦娜站起来说道。

“习惯了。”摩尔视线落在洛平身上,问道:“这是?”

“我的一个心腹,今天带他出来见识。”莱悦娜说道。

摩尔直接坐在莱悦娜对面,问道:“你要我出面约断头台,究竟所为何事?”

“我们想收回鬼叔权封印的埒垨矿地图。”莱悦娜坐下说道。

“看来,外面的传闻是真的,落日王国果然有幻术高手。”摩尔摸了一下下巴,说道。

“你们居然把整个拉堤城占了,确实吓我一惊。”莱悦娜转移话题道。

摩尔轻笑一声,说道:“组织的事,我也不太清楚。”

“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们的目的何在。”莱悦娜说道。

“别说你,我也不知道。”摩尔说道。

十五分钟后,一个男人从楼下走上来,长发黑白相间,鼻子高挺,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慑人的气势。他正是断头台表面的负责人齐百腾。

“怎么了,光正教又在打学院智库的主意吗?”齐百腾坐在两人的旁边,说道。

“上次吃了大亏,啥也没捞着。短时间不会再行动了。”莱悦娜如实道。

“既然不是为了智库,莫非是为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拉堤城?”齐百腾看向摩尔,问道。

摩尔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我这次来只是个中间人。”

“实不相瞒,我想收回之前卖出的矿图。”莱悦娜开口说道。

齐百腾脸色一沉,有点生气道:“你知道我们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在上面。”

“当然,所以我给出的价钱一定不会亏待你。”莱悦娜点头道。

“哼,我们组织会缺钱?”齐百腾用力拍了一下桌面。

“你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莱悦娜大方道。

齐百腾喝了一口茶,神色一缓,说道:“最近的传言是真的?”

莱悦娜侧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不然,你为什么急着买回地图?”齐百腾眯着眼说道。

莱悦娜叹了口气,说道:“我们的确找到能破解地图之人。”

齐百腾一喜,说道:“告诉我,你要什么条件我也答应。”

“钱、祭品和武器,我们同样不缺。”莱悦娜不屑道。

“你到底要什么?”齐百腾问道。

莱悦娜装作为难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来个情报交换吧,只要你说出断头台背后的人,我就告诉你地址。”

齐百腾一愣,说道:“这事我不能决定,得回去跟人商量一下。”

“可以。”说罢,莱悦娜带着洛平走出酒楼。

路上,洛平忍不住问道:“你之前叫我散布的谣言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莱悦娜笑道:“如果断头台误以为真,那么他们很可能会提前革命。鬼降侵占北方,刑则在西方捣乱,到时,帝国一定大乱。”

洛平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事搞不好会令帝国灭亡。”

“现在我们就得着手弄一个假的埒垨矿,让断头台上套!”莱悦娜双眼发出精光。

“你说的幻术高手不能破解地图,怎么让断头台信以为真?”洛平担心道。

“那人虽然不能破解地图,但可以制造成功的假象。到时,我们以假乱真,把伪造的地址告诉断头台,断头台一定受不住诱惑。”莱悦娜自信道。

洛平现在多少能猜出光正教是个怎么样的组织,希望帝国大乱的也只有落日王国和罗漫共和国,而莱悦娜懂得如何操控大型机甲,组织又拥有大量罗漫共和国的特殊武器,答案显然易见。

当天晚上,齐百腾约莱悦娜出来,地点还是早上那间酒楼。洛平没有跟来,因为莱悦娜知道,齐百腾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断头台背后的真正负责人。

莱悦娜和齐百腾喝过几杯后,门外走进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留着一头棕色短发,浓眉大眼,耳朵有点招风,看起来英俊潇洒。

“这位是?”莱悦娜的目光落在青年手上的戒指。

齐百腾站起来,介绍道:“他就是当今皇上的唯一儿子,艾特申罗殿下。”

莱悦娜吃惊地张开大口,久久不能言语。

“怎么了,你是不信,还是不满意啊?”齐百腾问道。

莱悦娜恢复冷静后,说道:“没想殿下居然是断头台的头目,真的讽刺啊。”

艾特申罗一点也不生气,说道:“运气好的话,父皇还能活个几十年。我可不想一辈子只当个皇子。”

“所以你打算起兵反你父皇。”莱悦娜说道。

“要父皇下台不容易,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干的,所以那张地图尤为重要。只要我们将那片矿全打造成埒垨武器,我们便有一战之力。”艾特申罗解释道。

“你要找的人在落日王国,叫凌戟野。”莱悦娜说道。

“很好。你只要对心起誓,绝不将殿下的身份透露出来,就可以离开这里。”齐百腾要求道。

莱悦娜一顿,从台上拿起水果刀,在左掌上划了一下,鲜血流出的同时握紧拳头,说道:“我莱悦娜对心起誓,绝不将殿下的身份公开。”

第二天早上,沈鲔歆把整个社团的人叫醒,为金暖送行。

金暖接到拉堤城的通知,要她在一个星期内报到,不然取消她的实习资格。

金暖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十分干练。她的行李不多,只有一个手提箱大小。

除非参加毕业典礼,不然,金暖是不会再回学院了。很多学妹哭着跟她送行。

“这才年头,金暖现在去实习也太快了吧。”轨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

“你懂什么,我爹也开始招人了。”沈鲔歆推了轨生一下,说道。

“其实轨生说的没错,往年都是下学期招人,财政司今年的确着急了。”金恋说道。

“拉堤城最近出了大事,正需要人才帮忙,所以林司长才会向王城申请,让应届生提早到单位干活。”金暖解释道。

大部分团员送到学院门口就回去了,只有沈鲔歆、轨生和金暖两个姐姐还跟着。

金暖一边走,一边对轨生说:“在军队里,一定要好好辅助我两个姐姐。”

“拜托,她们一进部队就是中校,哪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而且我们未必在同一支军队。”轨生拉着行李箱说道。

沈鲔歆脸色微变,问道:“你真的报名加入部队了?”

“是这样没错。”轨生回答道。

“你什么时候去报名的,怎么不告诉我?”沈鲔歆生气道。

“大姐,我没义务告诉你吧。”轨生无奈道。

“这……”沈鲔歆一跺脚,狠狠瞪了轨生一眼。

金家三姐妹纷纷笑起来,之后金暖说道:“鲔歆,你也是时候回去家里实习了吧。”

“没错。父亲一个星期前来信,会留一个职位给我。”沈鲔歆低下头,说道:“现在我又不想去了。”

众人走出城门,轨生把行李箱放进马车。金暖的马车是金家家主特意为她做的,十分气派。

金暖再次跟大家道别,在众人的目光下蹬上马车,慢慢消失在视野之中。

因为金恋和金爱要去前线报道,所以今天得到王城找人问清细节。

轨生正准备回去的时候被沈鲔歆拉住,问道:“怎么了?”

“你陪我见一个人。”沈鲔歆说道。

反正回去也没事干,于是轨生十分配合地留下来。

一个小时过去,轨生看到远处有辆马车接近,车上插着黑色寒梅旗子。

“沈家来人了?”轨生看向沈鲔歆问道。

沈鲔歆红着脸,说道:“你不是想进沈家实习吗……搞好关系,会容易一些……”

马车到城门停下,里面走出一个老人,白发苍苍,皱纹挤在眼尾,身上穿着黑白长袍,正是轨生恨之入骨的沈执事。

“鲔歆,好久不见,假期也不回去一趟,沈家刚搬了新地方,环境好得很。”沈执事笑着说道,皱纹显得更深了。

“假期有点事,我跟朋友出去玩了。”沈鲔歆说道。

沈执事轻咦一声,没想到一直努力表现自己的沈鲔歆也会浪费时间玩。

“除了你外,沈家今年有三个名额。”沈执事说道。

沈鲔歆将轨生推前一步,说道:“这是我的同学,轨生,人长得不怎么样,实力还可以。”

沈执事一听轨生二字,感觉很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轨生一愣,忘了将自己的脸遮上,被沈执事死死盯着。

幸好,沈执事没有认出轨生,沉默一会,说道:“鲔歆,你也知道规矩,没有推荐信,我不会面试他。”

“当然,我只想让大家认识一下……”沈鲔歆有点尴尬地说道。

沈执事又打量一遍轨生,实在看不出他哪里出色,碍于礼貌,还是伸出右手。

轨生强忍心中怒气,也伸出右手,与之相握。

沈鲔歆请沈执事到王都最有名的饭馆吃饭。轨生随便编了一个理由离开,还是被她抓住。

吃饭的时候,沈执事谈起婚嫁问题,让沈鲔歆脸红了好久。沈家家主沈泊海已经到处物色优秀人才,希望沈鲔歆过几年嫁出去。

快吃完的时候,导师黄颜赫走了过来,身上穿着崭新的格仔西装,热情道:“这不是沈执事嘛,来了也不告诉一声,让我好好招待你啊。”

“你就别废话了,你我认识快几十年,你脑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沈执事讥讽道。

“啊……我这有几个优秀学生,希望你能安排一下。”导师黄颜赫说道。

“凭啥呢?就算你还在沈家工作我也不会答应。”沈执事说道。

“推荐信你总得收吧。”导师黄颜赫说道。

“这个自然。凭你的本领,收的徒弟也不会强到哪里去,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沈执事把推荐信放到一边,不看一眼。

“家主过得好吗?”导师黄颜赫问道。

“比往年都好。沈家可是找回家主的堂妹沈蓝。”沈执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轨生一征,注意力马上集中起来。

“那个妹头找到了?”导师黄颜赫惊讶道。

“当初,我们花了几个月,还是没有找到她,被沈岩老爷骂了好久呢。”沈执事抬起头,回忆道。

导师黄颜赫哈哈一笑,说道:“姓沈的无情得很,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沈岩为何对沈蓝如此执着。”

“喂,你这混蛋,没看到我在吗?”沈鲔歆在一旁怒道。

“开玩笑而已,大小姐又何必较真呢?”导师黄颜赫说道。

“这事可是机密,除了我、家主和沈岩老爷,没人知道。”沈执事说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告诉我呗。”沈鲔歆好奇道。

“没有家主同意,我不敢告诉你,否则,人头不保。”沈执事说道。

沈鲔歆现在更加好奇了,回家后说什么也要找到爷爷和爸爸问清楚。

导师黄颜赫没吃又没喝,却争着结账,十分会做人。沈鲔歆带沈执事去下榻的地方,轨生则回去社团。

路上,轨生心里暗道,单靠推荐信不一定能在沈家实习,下个学期得好好准备论文,让简历好看些。

两天后,沈执事拿着推荐信回去。沈鲔歆没有选择到沈家实习,而是跟轨生一起到前线当自愿军。

沈鲔歆的选择让所有团员都惊讶不已,这不是做无用功么。但她的解释是,想多磨练一下自己。

下午,轨生接到大彬的来信,得亲自到月半轩一趟,参加空中缆车的剪彩仪式。

轨生万万没想到空中缆车开展得如此顺利,几乎全城都知道这个新型交通工具。

为了想尝鲜乘上空中缆车,城中富豪不惜掷下巨款,简直一票难求。

沈鲔歆知道轨生是月半轩的幕后老板,说什么也要跟着来。

还没到月半轩,轨生便发现街上万人空巷,还是低估了空中缆车在人民心中的热情。

天空上的巨大绳缆由名贵的月钢打造而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来到月半轩,轨生被人群挡在外面。没多久,小惠钻了过来,说道:“大家都在等你,快点跟我来吧。”

一边走,轨生一边问道:“这也太多人了吧,是大彬安排的托么?”

“只有前面几个拿牌子的是我们的人,其他人都是过来凑热闹的,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小惠笑了笑,说道。

轨生仔细一看,前面果然立着几个牌子,上面写着祝福语,有点肉麻。

小惠带着轨生和沈鲔歆绕过街口,来到月半轩后面。那里正是空中缆车的基站,月钢做成的巨塔拔地而起。

巨塔整体呈锥形,离地差不多好几百米。月半轩的二楼经过改造,出入口与巨塔连接。

空中缆车整体呈圆角正方体,外表刷了一层白漆。为了迎合剪彩,部分地方装饰了鲜花彩带。

“月半轩后面不是我们的吧?”轨生向小惠问道。

“为了建空中缆车基站,哥哥把附近几块地都买下来,花钱跟倒水一样。”小惠嘻嘻笑道,让轨生从后门进去。

月半轩整日都没有对外开放,所以现时一个客人也没有。大彬正在一楼大厅等着。

“把基站建在月半轩后面,你不怕影响这里做生意吗?”轨生随口问道。

“正好相反,基站还没建好,月半轩的生意便翻了几翻。”大彬带着众人走向楼梯,说道:“空中缆车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城里的富豪都想染指,这段时间,我参加了数十个饭局。”

“如果有人投资进来,空中缆车会很快遍布整个帝国。”轨生点了点头,说道。

“我全都拒绝了。”大彬坚定道:“月半轩几乎发展到尽头,空中缆车是我们很好的转型项目,要是有人插一只脚进来,将来我们就很可能失去空中缆车的话语权。”

“不怕惹来麻烦吗?”轨生问道。

“其他人还好说,最令人头痛的是汤家。”大彬脸上忍不住露出厌恶之色。

轨生并不是第一次跟汤家打交道,他们不仅信众多,资本雄厚,而且手段极其恶劣。“他们怎么了?”

“他们想用七千万铂金币买下月半轩和空中缆车的所有权。”大彬回答道:“我拒绝他们后,月半轩就常常受到骚扰。”

轨生生气地握紧右拳,说道:“你怎么不派人告诉我。”

“艾特申罗殿下放话后,月半轩便能正常营业了。”大彬说道。

“艾特申罗?”轨生有点诧异地看向大彬。

“空中缆车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动工,殿下帮了大忙。”大彬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得为他建一条专属线路。”

“成本岂不是会大大增加?”轨生问道。

“这点你放心,专属线路的费用全部由殿下负责。”大彬说道。

“他到底要专属线路干什么?”轨生不解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没打算告诉我。”大彬摇了摇头,说道:“因为殿下的传宣,空中缆车才会如此受欢迎。”

沿着楼梯往下走,众人来到地下三层。大彬把那里打造成能源工厂。硫磺味浓郁,空气闷热。

工厂分为两个部分。左边有上百个熔炉,工人不断朝熔炉送进煤炭,火光通红。附近的铁箱不断喷出白色浓烟。

右边是热气驱动装置。为了让轨生看明白,大彬合上开关,机器开始有规律地动起来。

“这里的动能可以驱动空中缆车来回帝国北方。现在我们只有一条线路,终点设在爵乐城。”大彬介绍道:“因为殿下的关系,沿路受到官兵保护,大大减少我们的支出。”

“这里恐怕不是长远之计吧,煤炭搬运就很不方便。”轨生说道。

“如果空中缆车反应不错,成本收回来后,我会在王都附近建一座独立的能源城,这将会是当今最伟大的工程。”大彬自豪道。

众人回到一楼,剪彩仪式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只差客人到齐。

轨生看了一眼客人名单,上面有两个熟悉的名字,艾特申罗和寒天袖。

艾特申罗会来,轨生并不意外,毕竟他帮了月半轩不少忙。寒天袖平时冷漠得很,竟然会出席剪彩仪式,实在让轨生想不明白。

名单上还有一个大人物,税务局局长乘天机。大彬介绍,乘天机认为空中缆车是民生工程,所以力排众议,免去月半轩三年税收。

除了乘天机外,还有好几名王城官员,他们级别不高,纯粹过来看热闹。

轨生跟着大彬到门口迎宾,外面的人群有增无减,热闹非常。

二十分钟过去,一辆马车停在门口,税务局的局长乘天机走下来。他理着小平头,戴着黑色方框眼镜,身上穿着整套黑色西装。

大彬走上去,说道:“欢迎乘局长大驾光临。”

乘天机叫下人送来礼盒,说道:“空中缆车剪彩,我岂能不来。”

“现在客人还没到齐,大人何不进去休息一下?”大彬问道。

乘天机略过大彬,目光落在轨生身上,问道:“这位是?”

“他就是我们月半轩的老板,轨生。”大彬介绍道。

乘天机轻咦一声,说道:“现在都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们不认老也不行了。”

轨生向乘天机施了一礼,看着他缓步走进月半轩。

没多久,寒天袖也来了。他十分低调,没有坐马车,穿着也朴素,普能人根本认不出来。

轨生恭敬地打了一声招呼。寒天袖有点诧异道:“实力不怎么样,赚钱功夫倒是一流。”

“不敢。”轨生低下头说道。

“你不用谦虚,月半轩的大名我早有听闻,现在你们又搞出空中缆车,整个王城还有谁不知道?”寒天袖一摆手道。

“大人能莅临小店,我们真是蓬荜生辉。”大彬说道。

“空中缆车需要月钢,虽然不是稀有金属,但也不多见。你们是从哪里找到如此大量月钢?”寒天袖眯起眼,向轨生问道。

轨生哪里知道,马上让大彬代为回答,“王城有人安排,具体是谁,我也不太了解。”

“哦。”寒天袖一顿,说道:“这么看来,你们跟王城的人混得很熟嘛,不仅税务局的乘天机为月半轩免税,连艾特申罗殿下也为你们说话。”

气氛一度尴尬,轨生和大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人群忽然欢呼起来,艾特申罗殿下也来了。

他的出场还是那么惹人注目,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驶进,四周跟着身穿银甲的士兵。

艾特申罗从马车下来,在场的妇女马上疯狂,不愧是王都最著名的单身汉。

艾特申罗今天梳了一个油头,身上还是王室独有的锦衣,手上拿着一把镶着翡翠的竹扇。

艾特申罗虽然不是信众,但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不敢靠近的气质。他让手下在外面等着,独自走过来。

“这不是寒大人吗?”艾特申罗说道。

寒天袖施了一礼,说道:“最近空中缆车炒得沸沸扬扬,我便抽空来见识一番。”

“我看不仅如此吧。你调查特种部队可积极,还亲自找我的人询问。”艾特申罗不悦道:“现在我来参加剪彩仪式,你又跟过来。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闲得很呢。”

“特种部队要王城批一大笔资金,我怎么也得查清楚,这可是陛下的要求。”寒天袖眼神一变,继续说道:“至于月半轩,殿下也太过照顾了吧,原本要三个月才能通过的文件,你让我的人三天内批下来。”

“空中缆车是惠民工程,我这样做,没什么不对。”艾特申罗一征,说道。

“自古以来,左权负责内政,右使拥有兵权,两者不可干涉。现在你分明插了一只脚到我的领域,我怎么也得说两句。”寒天袖强硬道。

“哼,别忘了我是当今陛下的唯一儿子,我想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艾特申罗微怒道。

“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你好自为之吧。”说罢,寒天袖挥袖离开,不准备参加剪彩仪式了。

半个小时后,仪式终于开始。所有客人、大彬和轨生一字排开,手执红带。剪刀一合,彩球纷纷落下。小惠马上派人点着爆竹,响声不绝于耳。

月半轩重新对外开放。大彬带着艾特申罗殿下、乘天机、轨生和沈鲔歆来到二楼,走进缆车。

轨生通过窗口可以看到底下还没散去的人群。门合上后,大彬拉上开关,缆车慢慢上升。里面有点晃,但没有危险感。

缆车到达顶点后沿着绳缆前进,速度慢慢提上来。轨生估计,缆车的速度比一般的快马还要快三倍。最重要的是,缆车平稳安静,非常舒服。

“我认得你,你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艾特申罗盯着轨生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他见过艾特申罗两面,第一次在学院礼堂,第二次则在雷正浩的生日会上。

艾特申罗觉得轨生是个人才,想招他进特种部队。可轨生心系母亲,无论如何都要混进沈家,于是婉拒艾特申罗的招揽。

沈鲔歆故意扯开话题,跟艾特申罗有说有笑,化解了之前的尴尬。

轨生透过窗口看向外面的景色,现在已经快到傍晚,夕阳西下,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橙色。

大彬向大家介绍,到达基站后,缆车便会沿路返回,时间不会超过十五分钟。

离基站不到百米的时候,外面传来嘭的一声,接着缆车摇晃起来。

外面有人恶意攻击缆车!轨生马上往窗外一看,一群蒙面人占据了基站,十几个信众朝缆车发射光束。

艾特申罗一点也不慌,悠哉游哉地摇着竹扇。乘天机生气得很,几次想跳下去教训那帮兔崽子。

月钢是十分坚硬的金属,缆车可以抵挡三级信源技术连续轰炸半个小时不留痕迹,大彬一个多月前就测试过了。

大彬怕艾特申罗有危险,马上用力按下开关,缆车瞬间停了下来。

轨生感觉蒙面人并不强,远远比不上学院的新生。

“轨生,我们下去制服他们吧。”沈鲔歆建议道。

轨生正要点头,艾特申罗开口说道:“你们不用着急,过一会,我的人便会把他们全部打趴在地。”

轨生一愣,附近可看不到艾特申罗的帮手,莫非他们一直跟在后面?

三分钟不到,一群身穿军服的信众赶来,为首两人轨生认得,他们正是牛大杂和胡力。在雷正浩的生日会上,他们还不是信众,现在身上散发着强烈的信源。

“他们就是特种部队?”沈鲔歆向艾特申罗问道。

“没错。我可是名副其实的普通人,出门怎么也得带一些人。”艾特申罗缓缓回答道。

蒙面人没有逃跑,跟普通的贼子大不相同。他们难不成是冲着艾特申罗而来?轨生心里暗道。

乘天机也有同感,目光不禁落在艾特申罗身上。艾特申罗微微一笑,说道:“最近鬼降肆虐,我向全国强制征兵,不满的人肯定不少。”

“据我所知,现在军队的军饷很少,普通信众可不想替国家廉价打工。”乘天机说道。

“没错。他们可恨着我呢。”艾特申罗笑了笑,完全不当一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