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45字
  • 2022-04-15 15:26:41

星形界由小变大,逐渐将余墙息整个包住,发出耀眼的强光。当当几声响起,汤尚的四根飞针都被挡在界外。

在场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界术如此利害。轨生心里更是骇然,只想到两种可能,陛下亲自传授余墙息界术,或者余墙息与已经灭门的王家有关。轨生更偏向前者,感叹余墙息的学习能力之强。

汤尚一口气将身上所有长针扔到面前施展天赋畜力攻击,手握一把雪白长剑。

余墙息已经猜出汤尚的天赋能力,心里暗道,绝不能让他拖延时间,必须速战速决。

余墙息双手不断变换手势,以心脏为中心,涌出五条金线分别到达头、双手和双脚,形成一个人形五角星。

导师虞天一见此再也坐不住,惊讶地张开大口。

“流星坠落!”余墙息一声令下,五角星忽然消失,接着空中漆黑一片,无数光点涌出落下。

金线不仅将汤尚的飞针尽数打落,并把他的身体击穿,十分残忍。

汤尚连投降的能力也没有,眼神充满绝望,身体各处如万只蚂蚁噬咬伤口。

“住手!”说罢,导师虞天一出手挡下攻击,汤尚才不至于当场被余墙息杀死。

余墙息一征,马上收回手势,静静站在旁边。

汤尚被医护人员抬出去治疗。导师虞天一将余墙息收归门下,问起星形界来源。余墙息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对战继续进行,由于刚才余墙息的技术太过精彩,场上的两人显得十分笨拙。

轨生看向下一组,不好的预感还是发生了,沿着楼梯走下来,迅速跑到戽石身边,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拜师。”戽石毫不忌讳地说道。

轨生马上将戽石拉到没人的角落,说道:“地下道明确规定,我们绝不能拜师,你难道忘了吗?”

“只不过拜师而已,我又没有背叛地下道。”戽石说道。

“要是组织追究下来,你可能会被他们废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轨生抓住戽石的肩膀说道。

戽石甩开轨生,说道:“我不在学院拜师,从哪里学副技啊,你别说魏立决啊,我求他很久了,他也不答应。”

“实在不行,你可以拿信用值换啊。”轨生说道。

“笑话,前面明明有捷径可走,我为什么要千辛万苦赚取信用值。”戽石说道。

轨生实在不想戽石走上不归路,情急之下使用了天赋暗示,说道:“地下道的情报系统是帝国之最,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法眼。”

戽石一顿,双眼快速闪过灰光,接着很快恢复清明。

戽石伸出右手揪住轨生衣领,喝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轨生第一次施展天赋失败,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过了十几秒后,才说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总之,你不要管我,不然,我们朋友都做不了。”戽石松开轨生,怒道。

“你到底为什么要急着学副技?”轨生问道。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要打倒那混蛋钟澄。”戽石回答道。

轨生没想到戽石如此恨钟澄,再一次感叹女人的可怕,要不是懔冬青从中挑拨离间,事情不会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看着戽石走进模拟战场,轨生庆幸自己早前给李严谨写信,估计他很快会来到王都。

不出所料,戽石成功拜虞天一为师,其天赋之强,让观看对战的学生心生佩服。

没多久,钟澄也出现在模拟战场,他一使出源崩,所有信众都变成普通人。不用打,对方就主动认输。导师虞天一十分满意,立即宣布钟澄为他的弟子。

“慢着!”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场外传来,接着,导师胡纪缓步踏进模拟战场。

导师虞天一眉头一皱,说道:“老头,你来干什么?”

“这小子,我……要定了。”导师胡纪指着钟澄,说道。

“开玩笑,你以为还是二十年前啊,说什么别人都得听你。”导师虞天一眉头一皱,说道。

“你想跟我这副老骨头干一场么?!”导师胡纪怒道。

“老头,你还真蛮横,他可是自愿拜我为师,我没有逼他。”导师虞天一说道。

“总之,他不能跟你!”导师胡纪一摆手,说道。

“既然这样,我也不必跟你客气,来吧!”说罢,导师虞天一手中亮出水蓝色长剑。

两人的对战毁天灭地,短短时间就把模拟战场变成一块废墟。观战的学生早就离开现场,生怕殃及池鱼。

导师虞天一的剑技出神入化,胡纪的化土技术高深莫测,两人互有攻守,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大半个小时过去,导师虞天一的招式过于单一,被导师胡纪看破,胜利的天平逐渐倾向导师胡纪。

尽管如此,导师虞天一还是将战局拖到傍晚。届时,两人的信源都消耗得差不多,攻击以心武为主。

最后,校长陆座下场喊停战局,他们才不甘心地停下。导师虞天一身上有几处明显的伤口,散发着邪恶气息,如何不及时处理,手腿都要废掉。相反,导师胡纪只是虚弱了一点,身上没有受伤,高下立见。

校长陆座让钟澄择师,钟澄还是选择导师虞天一。导师胡纪大骂几句,摆手回去。闹剧才告一段落。

晚上,余墙息回到社团暗香影风。现在的社团比以前热闹得多,今年至少有四十个新生加入,房间差点不够用。

余墙息绕到院子为盆栽浇水,整个人终于能放松下来。

“不进来吃饭吗?”朱彤彤走出来,问道。

“你又不是第一天识我,我啥时候跟大伙吃过饭。”余墙息说道。

“我知道你今天去了模拟战场,还成功拜入导师虞天一门下。”朱彤彤眼睛一转,说道。

“你说得没错,我的实力还不行,除王家的星形界有点拿手,其它根本不够看。”余墙息说道:“拜师能最快获得强力副技。”

“可你不应该施展星形界!”朱彤彤正色道。

“不用担心有人认出我的身份,毕竟星形界已经不再是王家的独有秘密。”余墙息说道:“就算有人怀疑我的身世,他们也没有证据证明。”

“你就那么想报仇吗?”朱彤彤眉头一皱,问道。

“我受王家大恩,岂有不报之理。即便明天身首异处,我也要冒险一试,这样才能对得起王家死去的英灵。”余墙息看向朱彤彤,认真道。

第二天早上,导师收徒已经结束,所有手续都以文件形式记录在案。这样,戽石正式违反了地下道的规定。

轨生还是有点担心,于是便到号老头那里一趟。号老头面色沉重,明显已经知道事情始末。

“组织会放过戽石吗?”轨生坐在号老头对面问道。

“地下道管理已经极其宽松,如果组织成员连这点规矩也遵守不了,老大怎么会放心他们在外面?”号老头说道。

“会有什么处罚?”轨生问道。

“违反组织规定的人会被老大派出的人废掉,然后送进收发中心,终身不能出来。”号老头缓缓道来。

“戽石只是初犯,文修会不会看在李严谨的面子上放他一马?”轨生又问道。

“难了。老大已经发话,戽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会严重影响组织的稳定,我始终想不明白。”号老头回答道。

轨生心里暗道,戽石跟李严谨有大仇。为免组织受到牵连,文修早想借机铲除他。

“消息传得很快,昨天还没天黑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号老头瞧了左右一眼,小心说道。

轨生一惊,问道:“莫非你怀疑有人长期监视我们?”

号老头点了点头,说道:“诛算跟你们关系不好,派人监视你们并不奇怪。”

“组织什么时候会有行动?”轨生双眼闪过寒光,问道。

“这层我也不知道。不过,派出的人肯定不少。到时,你们也会被强行调用,做好心理准备吧。”号老头回答道。

下午,拉堤城的东北城里,黯湮和韦妖走在街上。两旁的人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

每五米就有一家银行,黯湮随手将免息贷款传单扔到垃圾桶,说道:“梁腊的办公室到底在哪?”

“就在不远处。”韦妖指着前方那幢与附近建筑格格不入的小店说道:“梁腊平时会在自己的店里工作,如果林若林有指示,才会到金融中心上班。”

“他经营的是什么店?”黯湮轻咦一声,问道。

“贵重属炒卖。”韦娇回答道:“他眼光很好,很多人通过他的投资获益,只有少数倒霉鬼血本无归。”

梁腊的店好像老旧的书店,又黄又旧。进出的人非富则贵,披金戴银。

黯湮和韦妖走进店内。服务员说,梁腊正在与客人商谈,要他们在茶水间等候。

黯湮瞧了一眼店面,破旧的沙发,缺角的柜台,枯萎的盆栽,怎么也想不到这里能赚大钱。

拿起传单目录,黯湮发现梁腊居然还能倒卖埒垨矿,而且数字大的惊人。

“是吧,梁腊怎么可能会做违法之事呢。”韦妖说道。

“他交友甚广,其下势力与林若林不相上下,而且每年都会给相熟之人好处。如果他品行端正,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黯湮说道。

“你从哪里查到的?”韦妖好奇道。

“我的精灵蝎子能够测慌,在你跟踪梁腊的时候,我找到他的手下问话,每个人都为他说慌。”黯湮笑道。

“如此明目张胆,就不怕被人发现你是邪恶系信众?”韦妖小声问道。

“我掩盖邪恶气息还是有一手的。”黯湮说道。

十五分钟后,客人走出梁腊的办公室,看起来十分满意。

服务员让黯湮和韦妖进去,刚踏进办公室,黯湮便闻到一股极其迷人的香薰味。

办公室很简单,只有一张办公台,几张椅子。墙上挂着一幅林若林亲自下笔的字画。

梁腊穿着朴素的西装,衣袖居然还有不明显的补丁。整个人干净白皙,脸上的胡子很整齐。

黯湮和韦妖坐下后,梁腊开口问道:“你们俩想投资什么?”

“你有啥好的建议?”黯湮问道。

梁腊想了想说道:“现在铬和铅的利润很高,很适合你们中小户炒卖。”

黯湮拿起台上放着的目录,快速浏览一遍,说道:“什么是月钢?”

“月钢是非常坚硬的金属,而且很容易塑形,一万铂金币也就能买到一点点。”梁腊介绍道:“王都的商家月半轩最近获得王城的审批,在帝国北方建造大型空中缆车。那种缆车正是月钢做的,所以价格会有很大浮动。”

“月钢做成的缆车岂不是连信众都破坏不了?”韦妖好奇道。

“听说王都的人做过测试,几个信众日夜攻击缆车,也要整整三天时间。”梁腊点了点头,说道:“空中缆车不仅是惠民的交通工具,而且是帝国的地标。说实话,到时,我也想上去坐一趟。”

黯湮放下目录,说道:“你这里……还能倒卖埒垨矿吗?”

“的确是。”梁腊一听,整个人严肃起来,问道:“你想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黯湮随便说道。

“客人真会开玩笑,王城有明确规定,普能人最多只能买十斤埒垨矿。”梁腊笑道。

精灵蝎子反馈,梁腊在说谎!于是黯湮直接问道:“你收到的脏款放在哪里?”

梁腊一征,侧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客人要不是来投资,请离开这里。”

黯湮一喜,又问道:“藏在家里么?”

“不是!”梁腊生气地站起来,叫服务员进来赶走黯湮和韦妖。

离开没多久,韦妖开口问道:“接下来要我做什么?”

“明天一早,跟我一起去抄梁腊的家。”黯湮回答道。

“梁腊家?我去过,啥也没有。”韦妖不解道。

黯湮轻轻一笑,没作解释。

两人没走几个路口,街上十分混乱,当地人疯狂到店铺抢购食水。

黯湮问了一下,一瓶纯净水居然卖到五百个金币,吓人得很。

“都是你做的好事。自从你让手下攻击送水商队,城里已经断水好几天了。现在除了城外水厂产水外,就只有店铺的库存水。”韦妖说道。

黯湮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青柠呢,有按照我的吩咐办事吗?”

“他可惨了,为了捉住林若林派出去的信众,已经受伤好几回,一坐下来就喊怨。”韦妖哈哈大笑起来。

“可惜林若林还是无动于衷。”黯湮说道:“我现在又不能接近他。”

“林若林不笨,最近发生这么多事,肯定知道背后有人搞事,他怎么为轻易离开拉堤城呢。”韦妖说道:“不过,如果城里发生灾难,他就得亲自出面了。”

黯湮马上明白韦妖的意思,他实在不想伤人,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草率下决定。

快出城的时候,黯湮看到不少妇联的人筹钱。其中有几个是信众,身上散发着圣洁气息,让经过的路人不禁掏下腰包捐款。

黯湮不敢离得太近,担心他们察觉到隐藏着的邪恶气息,拦下一个路人,问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全国不是闹鬼降嘛,他们正筹钱购买物资给军队。”路人回答道。

路人走后,韦妖才开口道:“我最讨厌神圣系信众,他们对付其他人不行,打我们可利害。”

黯湮点了点头,说道:“要是拉堤城出事,他们极可能会出手。”

“到时就麻烦了,说实话,我还没赢过一次神圣系信众。”韦妖坦白道。

“他们在明,我们在暗。只要略施小计,我们还是能搞定他们。”黯湮说道。

当天晚上,在黯湮的吩咐下,所有人都在营地集合。青柠跟韦妖所说的一样,全身是伤。他一边喊痛,一边包扎伤口。

黯湮拿出从城里买的食物分给大家,坐下向岔翼蝠问道:“你从张不全那里得到有用的情报吗?”

岔翼蝠拿起酒壶喝了一口,说道:“这人只是好色,没有其它问题。而且对待是非绝不含糊,所以他肯定不会出卖林若林。”

“你这不是啥也没干吗?”韦妖白了他一眼说道。

“喂,说话好听一点,你不也是这样。”岔翼蝠说道。

“城中巨型埒垨武器黩武的开关,你打听出来了吗?”黯湮问道。

“就只有林若林,张不全和他们几个手下知道具体位置。”岔翼蝠说道。

“这不简单,我们抓住张不全,到时他啥也告诉我们。”韦妖哈哈一笑。

“不可能。张不全跟我是同一类人,骨子硬得很,要他开口,只能来软的。”岔翼蝠摇了摇头。

随着营火逐渐减弱,除了黯湮,其他人都已经进入梦乡。黯湮看着摇曳不定的火苗,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半个小时过去,青柠偷偷走出来,小心看向闭目养神的黯湮,转身往南跑去。

青柠刚走没多久,黯湮突然睁开双眼,心里暗道,怎么组织的人总是喜欢趁人睡觉的时候做坏事呢。

离营地一里外,黯湮蹲在一棵树上,朝青柠看去。他显得有点紧张,时不时往后看。

一个黑衣人朝这边走来,脸上戴着黑得发紫的面具,背后挂着两米长巨斧。

“没人跟踪你吧。”青柠开口道。

“放心,我本领不大,但潜行的功夫一流。”黑衣人轻哼一声,说道。

一个黑色牢笼突然将两人困住,黯湮从树上跳下来,说道:“你的潜行技巧还需要磨练一番。”

青柠转身一看,脸色马上铁青,说道:“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背着我跟组织的人会面,怎么也说不通啊。”黯湮说道。

黑衣人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刑的成员?”

“在我施展牢的一刻,你身上再也藏不住邪恶气息。”说罢,黯湮取消困住他们的牢。

青柠沉默良久,知道无法隐瞒下去,索性说道:“我实在不想跟你办事,想向组织申请更换岗位。”

“哦?”黯湮向前走近两步,伸出右手在青柠身上摸出一封信,打开一看。

青柠的确不满意现在的工作,但他没有直接向组织汇报,而是找骡嘶辐诉苦。

青柠见黯湮面无表情,心里慌起来,说道:“你整天派我去执行危险任务,我怎么受得了。”

黯湮随手使用黑色能量化掉信,说道:“你现在乖乖回去营地,我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青柠有点意外,想了想,又看了一眼黑衣人,转身匆匆离开。

黑衣人见此,也想回去。黯湮挡在他面前,冷冷道:“谁说你可以走了。”

黑衣人感到黯湮身上的杀气,情不自禁地拔出背后巨斧,问道:“你想干什么!”

“情报是双向的,你应该拿着骡嘶辐的信吧。”黯湮冷笑道。

“要是我不给呢?”黑衣人问道。

“这只能说明你比青柠笨。”说罢,黯湮右手一指,黑色能量绕巨斧一圈,瞬间化成虚无。

黑衣人额头冒出冷汗,心痛刚买的埒垨武器之余,从怀里掏出骡嘶辐的信。

黯湮接过一看,脸色大变,身上的邪恶气息高涨,附近的草地刹那枯萎。

黑衣人承受不住黯湮身上的气势,双腿一软,整个人跪在地上。

信上只有几百来字。多宝城不仅人多,信众也不少。骡嘶辐久攻不下,每次都受伤撤回。

其中最棘手的是城内的神圣系信众冷嫣,她正筹钱资助军队对付鬼降,这一段时间都会留在多宝城。

骡嘶辐已经想好计划,先把冷嫣杀掉,再实施攻城计划,希望青柠尽快申请回来帮他。

骡嘶辐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冷嫣现在的处境十分分危险。

想到这里,黯湮收回身上的气息,不管跪着的黑衣人,朝多宝城的方向奔去。

还没踏出拉堤城的范围,黯湮感觉到前面不对劲,速度不禁慢了下来。

“这么晚,要去哪了?”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正是刑的最高负责人偻阑。

黯湮停下脚步,毫不隐瞒地说道:“多宝城。”

“你忘了我给你的任务吗?”偻阑一点也没生气,平静地问道。

“无论如何,我也要去一趟多宝城。”黯湮坚定道。

“为了冷嫣么?”偻阑哈哈一笑,说道:“邪恶系信众爱上神圣系信众,真的荒谬。”

黯湮微微一愣,没想到偻阑也知道冷嫣,直接略过他,说道:“我没空跟你废话。”

偻阑亮出黝黑长剑,架在黯湮颈前,说道:“想离开这里,必须得完成任务!”

“如果我拒绝呢。”说罢,黯湮身上飘出大量黑色能量。

“你还嫩着呢。”偻阑劈开黑色能量,余波刮起五十米草地。

黯湮大惊,连退三步,亮出一对拳套,散开的黑色能量重新聚集回来。

“你年纪还小,副技没学,怎么可能打得过我。”偻阑用长剑指着黯湮说道。

“疾!”黯湮握拳朝偻阑奔去。

偻阑无奈地摇了摇头,在空中挑出数朵剑花,把黯湮的黑色能量尽数灭去。

黯湮的心神不稳,还没碰到偻阑,自个儿倒下。

“虽然你的天赋很利害,但手段过于单一,我随便一招就能化去你的攻势。”偻阑收起长剑说道。

“我一定要去多宝城一趟,事后,要剐要杀随便。”黯湮心口一热,吐出浓浓鲜血。

“你是组织重要人才,我怎么舍得把你杀掉。相反,我怕你出事,这段时间一直留意你的一举一动。如果情况不对,我会马上出手相助。”偻阑说话很真诚。

黯湮没想到偻阑会亲自监视他,难怪身上的吸血蚕没有任何反应。

“你可以去多宝城,不过,得先攻破拉堤城。”偻阑叹了一口气说道。

黯湮知道两人的实力差距巨大,只好答应道:“好!”

回到营地,黯湮整夜没睡,心里已经想出一套完整的计划拿下拉堤城。

早上,黯湮把大家聚集过来分派任务。岔翼蝠负责将张不全引出来。王一等五兄弟到城内破坏仅剩的水厂。青柠则将下了毒的生活用水全部送到城内。

青柠的体毒很利害,连普通的信众都看不出来,所以黯湮才将如此重任交托给他。

黯湮怕青柠有意办不好此事,于是将黑色能量化成项圈套住其脖子,再让精灵蝎子站在他的肩膀上。如果青柠一有二心,蝎子便会触发项圈,瞬间杀死青柠。

看着众人纷纷离开,黯湮带着韦妖朝拉堤城的东北方向走去。

二十分钟后,黯湮站在梁腊的府邸前,一阵感叹。梁腊住的地方虽大,但看起来破破旧旧。

黯湮看了看手表,知道梁腊已经前去上班,于是连门也不敲,直接翻身过墙。

院子里晒着鱼干,黯湮闻到一股咸香。梁腊的妻子也是一名信众,很快发现黯湮,拔剑问道:“哪来的贼子,居然在白天闯入梁府!”

黯湮完全不跟她废话,直接控制并封住其信源,问道:“梁腊的脏款藏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梁腊的妻子侧过头说道。

“嘴硬是吧。”韦妖右手大力抽下,梁腊妻子的脸立马红了一块。

黯湮看了看四周,屋子不仅残旧,家私也不多件,完全是家徒四壁。

黯湮沉默良久,屋子里不可能藏有东西,于是用力一踏,黑色能量往地面钻出一个大洞。下面果然设有密室。

梁腊的妻子慌起来,赶紧说道:“我可以给你大把的钱。”

“谁稀罕呢。”说罢,韦妖又赏了她一个耳光,梁腊妻子受不了,当场晕了过去。

黯湮直接跳下洞口。密室感觉有人,四周的灯自动亮起来,非常高级。

黯湮左右看了一眼,两面的架子上摆满各式各样的埒垨武器,看起来都价值不菲。

“梁腊真是隐藏得深啊。”韦妖跟着跳进来后说道。

黯湮沿着旁边的路走去,眼前一亮,面前除了满满的铂金币,啥也没有。黯湮粗略估计,这里的铂金币至少有八位数。

黯湮沿路绕过去,铂金币后面有道黑门。韦妖亮出兵刃砍向门锁,嘭的一声,被弹开一米外。

锁上没留一丝痕迹,肯定是用埒垨矿所造。黯湮右手一指,黑色能量将门锁化成一滩液体,飘出刺鼻气体。

韦妖一脚踢开黑门,里面是二十平方米不到的暗室,正中央放着一个保险箱。

黯湮如法炮制,保险箱里面藏着债券、不记名银行卡和大量不动产证明,总价值至少十几位数的铂金币。

韦妖见此,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黯湮找到梁腊的犯罪证据,让韦妖将保险箱里的东西带上,走出暗室。

“这里的铂金币和埒垨武器怎么办,我的双手根本拿不动啊。”韦妖说道。

黯湮轻轻一笑,身上的黑色能量疯狂喷出,转眼之间,铂金币和埒垨武器化为虚无。

回到大厅,黯湮见梁腊的妻子还在地上躺着,于是叫韦妖用绳子将其绑住,到外面花点小钱,派人请梁腊回来。

半个小时过去,梁腊回到家里,看着被绑住的妻子,对黯湮喝道:“你们究竟是谁!”

“刑,你应该听过吧。”黯湮毫不隐瞒地说道。

梁腊见地面开了一个洞,心里马上凉了一半,说道:“下面的东西……你们都看见了?”

“没错。除了铂金币和埒垨武器,我们全都拿走了。”黯湮缓缓道来。

梁腊此时再也忍不住,完全不顾妻子的安全,直接冲进地下的密室。黯湮没有阻止他,只是淡然一笑。

接着,梁腊生气地回到大厅,骂道:“你知道埒垨武器和铂金币值多少钱吗!”

“当然。比起债券和银行卡,那些只不过是九牛一毛。”黯湮说道。

梁腊心一横,朝黯湮攻去,十秒不到,就被打趴在地,身上断了好几处肋骨。

“你到底想要什么?”梁腊聪明得很,见黯湮没有杀他,于是问道。

“我要你帮我们占领拉堤城。”黯湮回答道。

“混账!那可是死罪。”梁腊一征,说道。

“你贪了这么钱,同样是死罪。”黯湮说道:“我知道你在城中有不少势力,他们跟你一样贪了不少钱。如果你肯帮我,我就把保险箱的东西还给你。”

梁腊沉默一会,看了一眼妻子,对黯湮说道:“好。”

两个小时后,黯湮在一家酒店的二楼看着外面一片混乱,拉堤城的秩序已经无法维持了。

大量病人到附近的诊所就医。大夫只是普通人,对症状毫无头绪,差点也惹上青柠施下的体毒。

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人群在财务司外集结,希望林若林到王都请求支援。拉堤城的神怪系信众根本忙不过来。

林若林不想离开拉堤城,于是派出不少心腹,他们都被黯湮的手下灭掉。

为了镇压发狂的民众,拉堤城外的四座分城派来数队官兵,双方一见面就干起架来。

黯湮粗略估计,此次事件过去,拉堤城至少会死去九成人,虽然心里有些不忍,但想到冷嫣的生命安全,还是没阻止行动进行。

门外响起敲门声,黯湮将窗帘拉上,说道:“进来。”

林剑灵推门进来,身上穿着宽松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连体泳衣,短裙紧贴。

黯湮走近吧台,拿起麦色烈酒倒了一杯,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你约我到酒店,有什么企图?”林剑灵坐在床上,问道。

“你那么漂亮,是男人都会动心。”黯湮偷偷把药丸放进酒里,摇晃两下。

“如果你想回去林府工作,我帮不到你。”林剑灵一点也不相信黯湮的话。

“我就不能被你吸引吗?”黯湮把酒递给林剑灵。

林剑灵脸上一红,接过酒喝了一口,身体慢慢热起来,呼吸变得紧促。

“要不我们玩个游戏?”黯湮问道。

“什么游戏?”林剑灵兴奋道。

黯湮从怀里拿出一条黑布,绑住林剑灵双眼,悄悄离开,让韦妖带张不全进来。

张不全跟林剑灵一样,不仅蒙着眼睛,而且吃了两人份量的药。

一个小时过去,药力才逐渐散去。两人同时揭开脸上的黑布,异口同声道:“怎么是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