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292字
  • 2022-04-15 15:26:14

“你们有谁知道什么是间谍吗?”导师黄颜赫左右瞧了一遍,问道。

克雾举起手,经过导师同意,站起来回答道:“间谍就是收集敌方情报、国家机密和进行颠覆行动的人。”

“很好。那么,你知道怎么成为一名出色的间谍吗?”导师黄颜赫又问道。

克雾想了想,说道:“完成任务?”

“这不够具体。”导师黄颜赫摇了摇头,让克雾坐下。

接下来,有好几个学生站起来尝试,都得不到导师黄颜赫的满意。

导师黄颜赫认出轨生,于是让他站起来回答。

轨生想了很久,脑海还是一片空白,搔着脑袋说道:“我不会。”

导师黄颜赫叹了一口气,让轨生坐下,对大家说道:“间谍最主要就是不让敌人发现。”

轨生觉得很有道理,间谍身份暴露,不仅任务失败,生命还会有危险。

导师黄颜赫拿出一个黑箱,让学生从里面抽纸条。纸条有两种身份,间谍和非间谍。

拿到非间谍的学生要在下课之前找到间谍,可以用任何非武力方法。

轨生抽到的是非间谍,暗叫倒霉,心里完全没有动力去找间谍。

大家的行为都十分谨慎保守,足足过了二十分钟,没有一个间谍暴露身份。

导师黄颜赫并不意外,说道:“如果有人发现间谍,我就收他为徒。”

轨生听后,更加提不起兴趣,导师黄颜赫不是以实力著称,基本不会有人想拜他为师。

导师黄颜赫见反应不是很好,为了避免尴尬,又说道:“我……徒弟的天赋有很多都不错,他们的天赋共享名额还有空余。”

这时,学生的积极性才调动起来,开始到处打探,一点技术也没有。

轨生虽然对拜师不感兴趣,但总不能待在一角啥也不干,脑海不断思考方法。

离下课还有半个小时,轨生终于想到一个可行的计划,趁没人注意,从桌子拿出笔和纸,把纸弄成导师黄颜赫的纸条形状,并在上面写上间谍两字。

在大家相互猜疑之下,轨生试图寻找目标,最后锁定站在窗边的王姓学生。

轨生在他面前装作不小心丢下纸条。王姓学生马上弯身捡起打开查看,高兴地走到导师黄颜赫跟前,指着轨生说道:“导师,他就是间谍。”

“你可有证据?”导师黄颜赫轻咦一声,问道。

王姓学生将轨生故意丢的纸条拿出来,说道:“这是他丢的,一定是间谍。”

导师黄颜赫不屑王姓学生的行为,接过纸条一看,向轨生投向古怪的笑容,问道:“你可有啥话要说的?”

“运气有点糟糕。”轨生上前一步,指着王姓学生说道:“虽然我找不到间谍,但可以肯定他是非间谍。”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导师黄颜赫满意地点了点头。

“捡到纸条的学生如果是间谍,要么会把纸条还给我,要么随手扔掉纸条。如果是非间谍,就会第一时间揭露我伪造的间谍身份向导师邀功。很明显,他是后者。”轨生说道。

“可我要的是你们找出间谍。”导师黄颜赫眼睛一转,说道。

“所以我才说自己运气不好。”轨生无奈道。

五分钟过去,双方互换身份,游戏继续。轨生和王姓学生只能站在导师黄颜赫旁边,不能再玩下去。

铃声响起,还是没人找出间谍。课间,导师黄颜赫找到轨生谈话,有意收他为徒,遭到婉拒。

轨生趁机打听沈家的情报。导师黄颜赫说话很小心,甚至会故意转移话题。

轨生越听越懵,到后来,才发觉导师黄颜赫也不知道沈家的位置。

原来沈家每隔一段时间会换址,耗费王城一大笔资金。

导师黄颜赫猜到轨生想打沈家主意,于是好心劝说,让他打消心里的念头。

过去三十年,只有一个人成功潜进沈家,可没多久就被上一任家主沈岩抓住,当场死去。

轨生问起为什么沈家如此森严,得到的答复只有两个字,天赋。

沈岩是帝国有名的特殊系信众,天赋致盲非常利害,敌人只要靠近他就会瞎掉,从无敌手。因此,不少人想窥探沈家的秘密。

还有,沈家怎么说也是个国家机构,而且独占所有外交业务。要是沈家出现问题,帝国肯定会陷入混乱,所以,沈家每年都会准时收到王城的巨额拔款。钱一到位,高手自然会多。

轨生心想可以靠隐界潜进去,但不可能在沈家内找到母亲沈蓝并救她出来,还是从正常途经混进沈家较为妥当。

导师黄颜赫警告轨生,沈家不仅有大量信众把守,而且有强大的反间谍系统。也就是说,无论是潜行、隐匿和干扰,都很难渗进沈家。

轨生虽然不担心隐界会被识破,但行踪揭露后,沈家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

两天后,导师收徒的日子终于到来。不少学生早起准备,弄头发,换上正装。

能看到其他学生表演,轨生还是愿意去一趟。

几乎整个学院都停课,大部分导师在东区和西区的教学楼检测学生。

有名气和实力的导师则在公共区的练习场和演武场收徒。因为导师虞天一回来,所以今天整个模拟战场都是他的。

沈鲔歆作为团长,向团员分享往年经验,并亲自带队到场。藏鳞很不情愿地跟在后面,老是打哈欠。

第一个拜访的导师是胡纪。胡纪虽然看起来古怪,但实力毋庸置疑。他拥有强力的副技资源,掌握数十种五级信源技术,在王城和军队都有人脉,是学生的理想师父。

金恋和金爱要找导师胡纪写推荐信,所以也跟了过来。

路上,轨生走到前面,好奇地向金恋说道:“导师胡纪的性格有点古怪,恐怕你们会讨不到好处。”

“放心,我和金爱早就做过调查,导师胡纪对金家的詹园很感兴趣。”金恋拍心口说道。

“这事家主金八亮知道吗?”轨生一脸无语。

“我们是他的女儿,哪有不答应的道理。”金恋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到底想到哪里实习?”轨生随口问道。

“部队。现在好的职位都已经饱和,也就部队的工作好一点。导师胡纪在部队很有影响力,只要拿到他的推荐信,实习几乎妥了。”金爱回答道。

“据我所知,现在王城向各地征兵,只要是个人就能入伍,更何况你们是实力高强的信众。”轨生不解道。

“这你就不懂了。没有推荐信,我们进去最多只能当个少尉。”金恋说道:“要是有推荐书,我们起码也是个中校。”

导师胡纪的宿舍在校外,是一幢三层楼高的独幢别墅,位于王都西面。

四周围栏缺乏维护,变得生锈,爬满绿得发紫的植物。门前的骷髅信箱倾斜四十五度,街灯闪烁着诡异的绿火。

院子有许多瓶瓶罐罐,里面的不明液体五颜六色。有些还会冒着水泡,飘出浓烟。

别墅上插着一面帝国军旗,军旗下放着两列破旧的军绿色头盔。

社团妙笔社的成员抢在沈鲔歆之前进去,不到十秒,失望地走出来。

别墅大门没锁,走廊设有高深阵法,墙上写着“若想见我,先破开阵法”。

轨生踏进门槛,透过阵法看到导师胡纪正在客厅的沙发上阅读报纸。

轨生因为之前研究界术,多多少少懂点阵法知识,应该是一行人中的佼佼者。

轨生胸口处的鬼行九变一靠近阵法就疯狂运转,很快找到阵法的弱点。

众人拼命攻击阵法,阵法丝毫未损,他们则被反震力弹到门外,十分狼狈。

轨生反应还算快,第一时间躲到旁边,才不至于受到波及。

起来后,轨生亮出心武锋刺,走到阵法一侧,朝其中一点插去。阵法亮出一面绿色透明墙壁阻挡锋刺继续前进。

轨生并没有就此放弃,对锋刺施展副技切割,用尽手臂乙骨的能量,戳开一个圆形缺口。

接着,缺口如蛛网般裂开,一声清脆的碎声响起,阵法破开,面前扬起阵阵光尘。

沈鲔歆惊讶地合不拢嘴。导师胡纪注意到走廊的情况,满意地合上报纸。

沈鲔歆带着众人走近拜见。导师胡纪不屑看她一眼,只对轨生感兴趣,笑道:“小伙子,封定学会了没?”

轨生一愣,万万没想到导师胡纪还记得他,施了一礼,尴尬地说道:“还是不会。”

金恋上前一步,说道:“导师您好,我是金恋,这是妹妹金爱,想请您为我们写封推荐信。”

“推荐信?我很久没写了,也不打算再写。”导师胡纪看向金恋,淡然说道:“金家虽然在帝国很出名,但我……还不放在眼内。”

“如果我们可以让你进去詹园一趟呢?”金恋又说道。

导师胡纪一顿,没有立马拒绝,过了良久,说道:“我的确很想到那里看一看,不过,今年没空研究魂,所以,你们还是请回吧。”

金恋和金爱没有料到导师胡纪会拒绝她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我请您帮这个忙呢?”沈鲔歆开口问道。

“你又是谁啊?”导师胡纪十分不喜欢沈鲔歆的语气。

“沈家长女,沈鲔歆。”沈鲔歆自豪道。

“以前,我在边境抗战时,的确受了沈家一点恩惠,好吧,我就答应你们写信吧。”导师胡纪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年纪人就是不想努力,总爱找捷径。”

信写好后交到金恋手中,导师胡纪见他们还不走,于是说道:“你们怎么还赖在这里。”

“当然是想拜你为师。”其中一个团员走上来说道。

“你们之中没有一个人符合我收徒条件。”导师胡纪冷哼一声,说道。

“你连试也不试,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这个实力。”刚才那个团员又说道。

“罢了,就让你们死心。”导师胡纪随手甩出一颗暗黑光球,说道:“你们谁能破开光球,我就收他为徒。”

轨生看着光球,心神立马不稳,稀奇古怪的画面在脑海不断浮现。

连续十几个学生上去尝试,没有一人成功。其中,五个学生的心武被毁,三个学生变得疯癫。

沈鲔歆眉头一皱,马上叫停他们。可还是太迟了,剩下的学生完全被光球吸引,不顾危险一步步靠近。

眼看又有学生受伤,轨生立即对光球施展界术,大喝道:“大家快退开!”

界术有一定的隔离作用,学生稍微清醒后,后怕地逃离光球的作用范围。

“界术?很久没看到人修炼了。”导师胡纪有点讶异地说道。

虽然轨生的信源强度强了不少,而且平时经常练习界术,但球形界还是很快崩溃。

“你就算不想收他们为徒,也没必要伤人啊!”轨生怒道。

导师胡纪轻轻一笑,收回旁边的光球,说道:“你们嫩着呢,一个四级信源技术就把你们弄得如此狼狈。”

沈鲔歆心里多少有点怨恨,碍于导师胡纪的地位,只好让受伤的团员回去找人治疗,带着没事的人离开别墅。

轨生还没踏出客厅,听到导师胡纪说道,“你这小子有点意思,不过,还是不行。”

轨生站住,目光如炬,说道:“你在这里开门设阵,很明显等人来。这一届学生,恐怕只有一人符合你的要求。”

“嗯,如果你能猜到是谁,我便给你一个建议。”导师胡纪忽然来了兴趣。

“钟澄。”轨生说道。

“你实力不行,眼光倒是不错。钟澄的天赋很强,在某种程度上是无敌的存在,我对他志在必得。”导师胡纪点头道。

“钟澄是学院最强的学生,已经得到公认。不过,最好的导师却有很大的争议。”轨生眼睛一转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导师胡纪用力拍打茶桌喝道。

“导师凉凉在学院人缘最好,科研成绩也不错,是大部分学生的最佳选择。导师江引掣对化的技术了如指掌,实力可以进学院前五,他指导的论文多被学院的智库收纳。”轨生缓缓道来:“导师虞天一的剑技出神入化,有当代剑神之称。说实话,我觉得你比不上他。”

“混账!他不过是花拳绣腿,真的打起来,输赢还不一定!”导师胡纪握紧拳头说道。

轨生说中他的痛处,微微一笑,“我就不打扰导师休息了,告辞。”

导师胡纪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冷静过来,说道:“臭小子,鬼主意还真不少。你的心武虽然威力不弱,但里面信源混乱,你一定没有按正常途经打磨心武,对吧?”

轨生听后马上停下脚步,转身说道:“没错。而且已经出现瓶颈,不像其他学生那样无限加强。”

“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从头打造心武,二是另找僻径。据我所知,研究信源技术形的人不少,你可以尝试调查一下。”导师胡纪建议道。

以轨生的信源特质,第一种方法根本不可取,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轨生走后,导师胡纪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右臂散发出浓郁邪恶气息,附近的沙发染上丁点黑气便毁去一角,口中小声念道:“虞……天……一!”

回去学院的路上,一行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轨生一直思考导师胡纪的话。

他的战斗体系中,锋刺占很重要的作用,日后无论如何也要解决胡纪所说的问题。

沈鲔歆建议大家到学院西面的社会管理区看看,那里的导师以科研为主,对实力不太讲究。

金恋和金爱的目的已经达到,还是跟着大队,向师妹们传授经验。

来到西边教学大楼前的广场,名气不大的导师圈了几十块地。排队的人虽多,但很少得到导师的满意。

其中一个摊位十分受欢迎,附近围了很多人,其中不少是新生。

轨生好奇地钻了进去,里面的导师很生面孔,身上披着银色软甲,腰间系有金光宝剑。学生都叫他林导,年纪看起来不大,刚从学院毕业没几年。

摊位旁放着一块黑板,上面写着导师的研究方向,跟其他导师很不一样。

“怎么了,你有兴趣吗?”沈鲔歆也走进来,问道。

“我现在还搞不明白他要求什么。”轨生无奈道。

“什么都不需要。只须留下你的名字。”沈鲔歆哈哈一笑。

轨生眉头一皱,说道:“你就别卖关子了。”

“其实林导在招览探险队,任何加入队伍的学生都可以成为他的弟子,不过,出来后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得归林导所有。”沈鲔歆介绍道。

“到哪里探险?”轨生忽然来了兴趣。

“叠嶂空间听过吧。”沈鲔歆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那是校长陆座的祖先陆守风所创建的特殊空间。戴上特制手套就能将一定范围内的任何事物送进空间里。”

“叠嶂空间里除了有大量危险事物,还有陆守风在世界各地收集的奇山异水,珍稀野兽、宝石矿物……总之,空间里面有很高的研究价值。”沈鲔歆详细解释道:“现在很多研究都到尽头,不仅导师苦恼,学生更没有题材写论文,进入叠嶂空间是很好的选择。”

“可我在社团很少听到有人进去那鬼地方。”轨生不解道。

“因为里面实在危险,十个人进去,最多四个人安全回来,所以校长陆座不建议没准备的学生独自入内。当初我也想过见识一下叠嶂空间,可惜家族不让我去,不然我的论文肯定会收进智库。”沈鲔歆惋惜道。

短短五分钟内,十几个不怕死的学生参加了林导的探险队。轨生看了一眼他们的样子,都是些长年做着低学点任务的学生。

感觉逛得差不多,沈鲔歆带着众人走进教学楼。各个楼层都有导师,他们出的问题极为刁钻,没有多少人会回答。

经过四楼第二个教室,轨生被导师凉凉叫住。她比以前穿得更加火辣,说这样更容易吸引学生。

轨生也看了导师凉凉出的题目,一共三道,都与信源技术联结有关。

如果联结的兽化应用成功,野兽共生就不需要移植动物的结构组织。

导师凉凉想收轨生为徒,要他随便选个问题说出自己的想法,但轨生委婉地拒绝了。

一行十几人,只有一人成为导师凉凉的弟子,她提出联结的信源分享具有实际应用意义。

跟导师凉凉告别后,众人继续往上走,经过导师江引掣所在的教室,金恋让大家停下来。

导师江引掣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满意的弟子。轨生往旁边的黑板看去,上面都是与信源技术化有关的问题。

轨生身怀磊霆的研究资料,也会几道题目,而且有信心回答正确。

金恋向导师江引掣推荐了好几个团员,都遭到拒绝。他选徒很明确,宁缺勿滥。

导师江引掣的研究方向有四个,一是化电,二是化火,三是化土,四是化风,唯独没有化水。于是,轨生好奇地问道:“化水没人研究,不正是很好的研究方向吗?”

“化水的威力不行,而且局限很大。几十年来,没有人愿意花时间研究。”导师江引掣摆了摆手,说道。

这时,紫岚走了过来,身穿整套西装,头发油亮。跟轨生打了一声招呼,紫岚快速浏览一遍导师江引掣布下的题目,心中已有答案。

“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试?”紫岚问道。

“当然。”导师江引掣觉得紫岚很面熟,沉思一会,突然惊讶道:“你……就是那个过目不忘的学生!进去一级智库后把里面的资料全部记在脑海,让校长陆座不得不下达禁令。”

“正是在下。”紫岚尴尬道。

轨生心里暗道,紫岚虽然与地下道有点关系,但他不是地下道的正式成员,可以拜任何导师为师。

“你选好题目了吗?”导师江引掣看向紫岚问道。

十五分钟后,紫岚将化的理解全部告诉导师江引掣,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成功拜在其门下。

在紫岚离开前,轨生跟他聊了几句,他不仅获得了帝国邮报的实习机会,而且拥有一个独立栏目,专门报导学院的情况。

紫岚还告诉轨生,鬼降在帝国越来越猖獗,大战即将一触即发,帝国邮报有好几个战地记者职位悬空,他已经列入优先考虑名单。

紫岚在假期回了紫沼城一趟,陈吟对他的就业方向没有任何异议。

轨生问起陈吟有没有话对他说,紫岚直接引用陈吟的原话,“不用管他,担心是多余的。”

轨生听后无奈得很,看来不用抽空回去一趟了。

跟紫岚道别后,轨生继续跟着沈鲔歆来到学院东面的学术区。

参加测试的学生都会使出浑身解数,各种信源技术让人眼花缭乱。

练习区和演武区也被割分为数十块,里面的导师十分严格,学生必须说明天赋才可进行测试。

大部分学生都擅长剑技,而且级别不低,最差也是三级信源技术。

轨生发现碎骨子在附近闲逛,旁边跟着孙淼淼。

“你怎么在这里?该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吧。”轨生特意走过去,对碎骨子小声说道。

“没有。游乐子千叮万嘱要我不能拜师,睡觉也记得。”碎骨子说道:“我见孙淼淼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想带她逛一逛。”

轨生的目光越过碎骨子,落在孙淼淼身上。她看起来有点害羞,完全不像平时的样子。“碎骨子,孙淼淼在王都的日子可比你还长。”

“这……”碎骨子一时无语。

“其实我早就想见识信众的能耐。”孙淼淼上前化解尴尬。

轨生见孙淼淼开口维护碎骨子,不再拿他们开玩笑,向孙淼淼问道:“在月半轩还习惯吗?”

“大彬和小惠对我都很好,还专门为我开设一个摊位卖女性内衣。”孙淼淼回答道。

“对啊,那生意可火啊,连我也忍不住买了一套。”碎骨子抢先道。

轨生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买回来能穿吗?”

随后,轨生跟着沈鲔歆来到模拟战场。那里人山人海,都想拜虞天一为师。

轨生记得上次来模拟战场是大半年前,沈鲔歆带着他和几个新生跟浪漫迷狐开干,结果惨败收场,沈鲔歆还因此躺了好一段时间医院。

好几个团员去排队。轨生沿着楼梯走上观众席,已经没有多少位置。

沈鲔歆在学院还是有点影响力,跟前面几个学生说了两句,轨生和她直接坐在第一排。

轨生左右瞧了一眼,不少导师也来了。模拟战场与往年完全不同,现在的环境像是帝国偏远的沙漠,右下角有一小块绿洲。

“模拟战场每年都会重新设置,让学生体验不同的战场。”沈鲔歆见轨生一脸疑惑于是开口说道。

导师虞天一坐在场上的大石上,一直盯着两个学生对战。

他们实力不俗,轨生与其中一人做过任务。一时间无法分出胜负,使出的信源技术已经有二十多种了。

“打赢才能拜虞天一为师吗?”轨生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如果两人都是菜鸟,赢的一方还是不会得到虞天一的青睐。要是实力强劲,哪怕输了也会有机会拜入虞天一门下。”沈鲔歆回答道。

十分钟过去,还是没能分出胜负。导师虞天一让他们停下回去等消息。

克雾昂着头,缓步走进场内,身后的三叉戟还是那么醒目。他的对手是林姓女生,扎着双马尾,身上穿着紧身运动服。

金恋认识她,十分擅长防御技术,也是一个有名的官二代。

对战转瞬开始,克雾立即使出最强招式,向林姓女生进行猛攻。

轨生惊讶地合不拢嘴,林姓女生只用普通的盾就将克雾的招式一一化解。

克雾懂得招术不少,但威力都不足以撼动林姓女生的防御,短短三十秒就已经费去大半信源。

克雾再也忍不住,对手中的三叉戟施展天赋附魔,朝林姓女生一顿乱劈,完全没有章法。

光盾终于受不了裂开,克雾正以为得手的时候,林姓女生伸出右手食指迅速一勾,白色立方将克雾困住。

轨生马上认出二级信源技术牢,除了他,几乎每个学生都会。

克雾慌起来,手中的三叉戟不断刺向面前的白壁,只能留下淡淡痕迹。

半分钟过去,林姓女生见克雾停下手来,以为他要认输,便将牢取消,没想到白壁一消失,克雾瞬间接近操起三叉戟刺中其右肩。

轨生看得很清楚,克雾在停手的时候暗暗对自己施展了疾,才会有如此暴发速度。

“卑鄙!”林姓女生喝道的同时,左手连点数下,四个白色的牢笼同时架住克雾的头、右臂、左右腿。

林姓女生手中亮出一把雪白长剑,慢慢走到克雾跟前,用力砍下。右臂与身体断开,还卡在牢笼里。

克雾忍住疼痛,趁机掷出暗藏手心的匕首。林姓女生腹部受伤,痛得在地上翻滚,白色牢笼自动解除。

在克雾继续行动之前,导师虞天一喝止住他。在场的观众都对克雾感到不耻。

最后,林姓女生拜师成功。克雾只能失望离场。

几场对战过去,模拟战场上染红一片,正在排队的学生不少打退堂鼓。

接下来的两个人,轨生都认识。他们正是余墙息和汤尚。汤尚是出名的二世祖,平时哪有时间研究信源技术,常常在假期到城外寻花问柳。

轨生和余墙息的关系还不错,两人之间有几次生意来往。轨生知道余墙息的天赋十分适合侦察,但不了解他的实力如何。

对战刚开始,汤尚使出他熟练的信源技术血手,动作迅速流畅,几次差点碰着余墙息。

余墙息一直观察汤尚,没有急着动手。两人始终保持十米距离。

汤尚实在受不了,从怀里掏出四支几十厘米长针,抛注空中。长针达到最高点时没有掉下来,不断旋转。

随着时间推移,长针的转速越来越快。余墙息神色凝重,一点也没小觑。

余墙息终于有所动作,边退边伸出右手,指间形成四枚飞镖状界术。

轨生一看,马上认出王家成名技术星形界,其熟练程度比当今陛下只强不弱!

余墙息右手一挥,四枚星形界沿弧形以各个角度朝汤尚飞去。

汤尚非常自大,对没看过的界术不以为然,直接用血手拦住其中两枚星形界。

星形界如入豆腐刺穿血手,并在汤尚手臂留下两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汤尚并不笨,马上反应过来,向后翻了两个空翻,成功躲过剩下的星形界。

余墙息轻轻一笑,右手指间又出现四枚星形界。

汤尚此时已经吓出一身冷汗,朝空中一指,长针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余墙息。

余墙息随即一改手势,掐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星形界,将其推到面前,喝道:“星之守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