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113字
  • 2022-04-14 16:16:39

社团金斯猫的毕业率很高,接近百分之八十。轨生算了一下现在社团人数,刚好是原来的三分之二。

因为部分团员参加了学生运动,所以被学院开除学籍,不然,毕业率有望高于百分之九十。

快到十一点,轨生正准备回房休息,戽石从外面走进来。他看起来心事重重,在人群中,将轨生拉进房间谈话。

“怎么了?”轨生坐在自己的床上问道。

“学生会名单已经公布,你应该看过了吧。”戽石犹豫良久,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戽石果然对名单的结果不满意,这也没办法,戽石在学生中名气不怎么样。而且他之前当学委有不好传闻,不少学生投诉他滥用职权。

“看是看过了,名单还算合理。”轨生说道。

“你能不能跟钟澄说一声,让我继续当学委?”戽石问道。

“你自己去找他啊。”轨生明知故问道。

“我……找过他了,他根本不愿意谈,连正眼也不看我。”戽石生气道。

“我也没办法啊。他才是学生会会长。”轨生说道。

戽石一征,说道:“学院谁不知道你才是幕后功臣,你说一句,好过我说一千句。”

“我的确帮了不少忙,但实在不想插手钟澄的事务。”轨生说道。

“这有什么麻烦,你叫钟澄把獠狐换下来不就行吗,之前不是挺恨他的?”戽石脸色一沉,说道。

钟澄执掌学生会还没稳定,现在的名单已经是最佳选择,轨生还是拒绝道:“恕我无能为力。”

“要不这样,你让钟澄换下紫岚?他实力不强,很多人都会同意的。”戽石并没有完全放弃,继续说道:“你我都是地下道成员,而他不是。”

轨生听后差一点压不住怒气,快速看向没有锁住的房门,见没人,才说道:“混账!你知道在说什么,我们的组织可以随便说出来的吗?组织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常常提醒我们不要出风头,不然身份很容易暴露,你都忘了吗!?”

“你不帮我就算,我自己找办法,凭我的实力,还愁没人欣赏?”说罢,戽石生气地走出房间。

戽石年少气盛,而且凭着天赋强劲而目中无人。轨生无法确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真怕他乱来,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向组织报告。

“戽石找你干什么?”藏鳞回到房间后,问道。

轨生一改脸色,笑道:“没什么,只是为了学委一职。”

“哼,凭他还想当学委?”藏鳞说道:“一点也不会做人,要不是獠狐觉得他有用,早就换其他人上了。”

说起獠狐,藏鳞仿佛回到以前。轨生试图说道:“他希望钟澄撤下獠狐。”

“你怎么说?”藏鳞脸色轻微扭曲一下,问道。

“我能说什么,钟澄才是学生会会长。”轨生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藏鳞。“獠狐虽然秘密很多,但无可否认,他能出色完成学生会的工作。”

藏鳞脸色稍缓,说道:“你这个假期到哪玩了?”

之后,轨生跟藏鳞像以前一样聊起来,他们的关系多少有点修复。獠狐在他心中的位置,比想象还要高。

快要睡觉的时候,沈鲔歆没有敲门闯进来。轨生和藏鳞对此都习以为常。

“怎么了?”轨生问道。

“后天就是开学,我要你跟我一起面试新生。”沈鲔歆以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

“你这不是刁难人吗?周日正也是新生,我准备带他逛一圈学院呢……”轨生不满道。

“你叫碎骨子带周日正去不就行吗,他闲得很。”沈鲔歆不悦道:“过了这一年,我和金家姐妹都得毕业,社团需要一个继承人。你不多为社团工作,团员到时怎么服你。”

轨生对团长一点兴趣也没有,说道:“社团几乎都是女的,藏鳞做团长更加适合。”

“喂,我是男的!”藏鳞从床上坐起来,抢先道。

轨生心里暗道,以前不见你这么快否认。

“总之,后天一早,你一定要乖乖地待在社团里!”说罢,沈鲔歆转头走出房间。

一夜过去,社团热闹异常。一部分应届生准备找关系到单位实习,另一部分人拼命研究和练习信源技术,希望在导师挑徒弟时有好的表现。

金家三姐妹和沈鲔歆一见轨生出来,马上将他拉出社团。

“干什么?”轨生一脸茫然道。

金恋指了指外面的手推车,说道:“麻烦你推车。”

“你就不能自己推吗?而且,你们可是四个人啊!”轨生不悦道。

金暖走到轨生身边,挽着他的手臂,温柔道:“拜托你了。”

“不行。”说罢,轨生扭头回去社团。

“喂,你常年偷方便面,我们也没说什么吧。”金爱不满道。

轨生停下脚步,叹气道:“好吧,你们要去哪里?”

“导师江引掣有几个推荐名额,金家姐妹都想去财政司实习。”沈鲔歆抢先回答。

“这些都是贿赂他的东西吗?”轨生指着手推车上的一堆礼盒。

“你咋不会说话呢,这……是见面礼。”金暖纠正道。

轨生又叹了口气,推着车跟在她们的后面,心里暗暗骂了几句脏话。

导师江引掣虽然在学院有宿舍住,但一般都在城西的公寓过夜。

路上,轨生不禁问道:“你们不是导师江引掣的徒弟吗,不觉得多此一举?”

“人多礼不怪,这一点也不会?”金恋反问道。

“那你呢,不关你的事吧?”轨生看向沈鲔歆。

“我跟导师江引掣多少有点交情,帮她们说几句,还是可以的。”沈鲔歆自豪道。

“你选好实习单位了吗?”轨生眼睛一转,又问道。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是个人也知道我会到沈家实习。”沈鲔歆白了轨生一眼。

“你没选上专业课,论文也不……怎么出色,沈家直接让你实习,就不怕有人说闲话吗?”轨生试图问道。

“我可是沈家家主沈泊海的女儿,在家里实习还需要别的资格?”沈鲔歆生气道。

“那么,你可不可以让我明年也到沈家实习呢?”轨生露出生硬的笑容,问道。

“凭什么,你又不是我的……谁……而且……”沈鲔歆害羞地看向另一边。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捷径没法走了,还是乖乖地按程序来吧。

半个小时过去,一行人来到导师江引掣的公寓。轨生被门口的保安老是盯着,很不舒服。

导师江引掣仿佛知道她们要来,高兴地开门迎接。

他们在客厅聊天,轨生搬完礼盒,已经十五分钟过去,这时,才有机会欣赏导师江引掣的公寓。

客厅主要是黑白色调,十分简洁。角落处和墙上都有导师江引掣研究用的白板,上面写着不少研究资料。

导师江引掣的妻子和她的朋友到外面旅行,留下儿子让他照顾。

他的儿子有点顽皮,一直绕着轨生转。轨生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害怕地回去房间。

轨生刚想坐下,沈鲔歆马上命令道:“还不去厨房冲茶。”

轨生心里骂道,丫的,还真把我当工人了……

轨生在厨房翻了遍,只在柜子里找到咖啡,于是冲了五杯出来,果然,还是被沈鲔歆骂了。

“说实话,你们的论文中规中矩,过去一年,表现也不怎么行,我把名额全部给你们,难免会招人闲话。”导师江引掣说道。

“金家三姐妹十分出色,实力又强,您就不能想点办法?”沈鲔歆帮口道。

“要是你们能实现论文的内容,我直接把名额给你们又何妨。但你们的论文……都是应付学院的,远远不到我的预期。还有,所选的课程又不适合,你们不是为难我吗?”导师江引掣眉头一皱,说道。

轨生记得金家三姐妹的论文都是与魂有关,众所周知,魂已经研究到尽头,很难有所突破。还有,信源技术魂必须要强大的野兽,这也是金家之所以出名的原因。

“财政司司长林若林在学院期间也没有选对课程啊。”沈鲔歆说道。

“财政司也是热门单位,选它实习的人很多,要我写推荐书的就不少于一百人。”导师江引掣说道:“我的确跟林若林有些交情,他也不在乎你们选什么专业,但我始终得向大家有个交待。”

“导师你就明说吧,我们到底如何才能拿到你的推荐?”金恋开门见山地问道。

导师江引掣想了想,说道:“如果你们拿到导师虞天一的推荐,我的也给你们。”

“导师虞天一回来了?”沈鲔歆惊讶地问道。

“帝国局势不稳定,学院又频频出事,所以他从边境回来了。”导师江引掣回答道。

轨生此时再也忍不住,问道:“导师虞天一到底是谁?”

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轨生,沈鲔歆则说道:“当代剑神虞天一你也不知道?”

“很出奇吗?”轨生搔了搔脑袋,说道。

“他的名气只在校长陆座之下,最有机会成为下任校长。他为了研究罗漫共和国的机甲技术,这几年一直在边境考察。”沈鲔歆详细介绍道。

“你们连他的推荐都拿不到,还想拿虞天一的?”轨生指了指导师江引掣,不解道。

“此话不能这么讲。”导师江引掣一点也不生气,说道:“虞天一为人正直,他不管你有没有关系,只看个人实力。所以,你们还是有那么一丁点机会的。”

金家三姐妹又说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能打动导师江引掣,只能告辞回去。

轨生见导师江引掣还是收下礼物,心里不禁鄙视一下。

回程路上,轨生向沈鲔歆问道:“要拿到谁的推荐,才能在沈家实习?”

“你咋这么喜欢进沈家?”沈鲔歆红着脸说道。

“当然不是因为你。”轨生老实说道,引得金家三姐妹大笑起来。

沈鲔歆一剁脚,气得说不出话来。最终,还是金恋解答轨生的问题,“沈家家主沈泊海只看得起校长陆座和导师虞天一,你说你该找谁呢。”

轨生没见过虞天一,结果不好说,至于校长陆座,只有一分把握打动他。

学院门口围了一群人。沈鲔歆和金家三姐妹要去找导师虞天一,轨生便留下来看八卦。

穿过人群,轨生眉头一皱,一个是刚成为学生会会长的钟澄,另一个则是戽石。

他们在众人的观围下先是吵起来,接着就动手动脚,最后,各自亮出心武。

吴郝慑在一旁吃着瓜子,轨生走过去问道:“他们怎么了?”

“还能怎样,两人喜欢懔冬青,都不是第一天的事了。”吴郝慑笑道:“懔冬青办生日派对,只请了钟澄。这也难怪,钟澄可是现今的学生会会长,怎么也得巴结一下。”

“也不至于打起来啊。”轨生不解道。

“懔冬青坏得很,戽石问她为什么不能来生日派对,她就说有了心上人,要戽石去问钟澄。表面上没有公开两人的关系,但暗示已经很明显。”吴郝慑解释道。

“戽石也不该动手啊。”轨生说道。

“你别忘了,戽石跟懔冬青同一个社团,没受到邀请,连回去社团休息都成问题,换作是你,能不气吗?”吴郝慑笑道。

在人群的怂恿下,戽石还是动手了。心武闪过寒光,瞬间而至。

可是钟澄的逆天天赋克制任何信源技术,心武在其面前化为阵阵光粒。

戽石变回普通人,胜负很快揭晓。钟澄一脚踩在戽石的脸上,说道:“现在服了吗?”

戽石死死盯着钟澄,紧握右拳。吴郝慑看得正高兴,完全忘了戽石也是组织一员。

轨生摇了摇头,走到钟澄跟前,踢开他的脚,说道:“既然赢了,没必要这样吧。”

钟澄虽然有点不高兴,但看在轨生面上,还是转身离开了。轨生扶起戽石,问道:“没事吧?”

戽石站起来,一手甩开轨生,说道:“不用你管。”

看着戽石狼狈的背影,轨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吴郝慑才走过来说道:“他以前小人得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发生什么了?”轨生一愣,问道。

“我见他做过钟澄一样的事,要不然,也会出来说两句。”吴郝慑说道:“现场没人肯帮忙,就是最好证明。”

第二天早上,轨生天没亮就起来,他得跟沈鲔歆一起准备面试新生,首先和所有团员打扫社团卫生,然后搬台凳到外面,最后还要做一个体面的横幅。完成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八点钟了。

碎骨子跟轨生打个招呼便去找周日正,准备带他转一圈学院。轨生再三叮嘱,不要让周日正进入社团浪漫迷狐。

“你怎么还不换上衣服?”沈鲔歆走出来问道。

“我这穿着有啥问题?”轨生看了自己一眼,说道。

“我不是早跟你说了吗,面试官要穿上社团的衣服。”沈鲔歆生气道。

轨生想了想,去年金家三姐妹还真是穿一样的衣服,于是乖乖回屋换衫。

轨生再次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排着长队。大部分新生并不笨,事前做过调查,不像轨生以前那样。

现在社团金斯猫还是排名第三,不仅学点丰富,环境优美,福利众多,而且团员大部分都是女生。

轨生瞧了一眼左右,社团黑金钢的人也不少,毕竟现今学生会会长钟澄就在里面。社团浪漫迷狐还是大热,面试官依然是懔冬青。

“愣着干嘛,快过来坐啊!”沈鲔歆对轨生喝道。

轨生点了点头,坐在她的右边。左边的金恋正对新生提供中肯的意见。

轨生看了看台上的表格,金斯猫预期招收的团员最多三十人,前面已经有好几个名字。

沈鲔歆的筛选方法很简单,先让人施展天赋,然后再问信源技术的掌握情况,最后,调查其身份背景。

很多人卡在第一步,连轨生都觉得他们不行,整体水平明显比上一年差。

有些人质疑沈鲔歆,要求她给个合理的解释。沈鲔歆还没开口,他们就被金恋摔到几十米远。

这一年,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入学,他们脸皮厚得很,能力不行,就求着入社团。轨生亲眼看着黑金钢收了几个老家伙进去。

沈鲔歆觉得烦了,让轨生来面试新生,掉头回去社团休息。

轨生遵照沈鲔歆的选人准则剔除不少人,见一个男生靠近,直接说道:“不合格。”

金恋诧异地问道:“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不想杂物房又塞一个男人。”轨生毫不忌讳地回答道。

那个新生虽然不甘心,但拿轨生一点办法也没有,酸溜溜地走向其它社团。

没多久,碎骨子领着周日正过来,身后的筠老穿着鲜艳,头发油亮。

“师父,我加入了社团荒野源。”周日正恭敬地施了一礼。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不懂可以问紫岚,或者……碎骨子。”

碎骨子继续带周日正逛校园,筠老则坐在轨生的旁边。

“你又想打什么坏主意?”轨生看了筠老一眼,问道。

“这……我只是想见识一下,所谓的信众。”筠老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双眼就没离开过年轻又漂亮的女生。

快到正午,轨生面前再没一人,看着手上已经过半的名单,向旁边的金恋问道:“今年的人怎么样?”

“再不济,也比当初的你强。”金恋笑了笑。

轨生没有否认,去年还没有学成一个副技,信源强度比普通信众弱许多,自然比不上别的新生。

“要不是你耍流氓,沈鲔歆根本不让你进社团。”金恋又说道。

“对了,你昨天见完导师虞天一,结果如何?”轨生试图转移话题。

“他说我们太像,会的技术几乎一样,只能为其中一人写推荐。”金恋叹了口气说道。

“这也合理啊。”轨生说道:“最后他选谁了?”

“三妹金暖。她是我们之中最强的,懂的也比较多。”金恋多少有点失望。

吃饭休息的时候,筠老要轨生带他见识一番。轨生很爽快地点头答应,他也想调查一下其他社团的收人情况。

黑金钢的效率是最好的,跟去年一样。还没到正午,管继便把合适的人选收入社团,一点也不含糊。

因为吴郝慑在社团里人缘最好,所以他是妙笔社的面试官。他有个致命缺点,就是受不了美女的哀求。许多在金斯猫吃瘪的美女,都能顺利加入妙笔社。

想入正光火炬的人异常多,他们穿着奇装异服,一点也不像本地人。

正光火炬的面试官是廖悟恒,他的要求很独特,所有应试者都得有一技之长。

浪漫迷狐外面很多人顶着太阳排队,他们对学院不甚了解,奔着排名第一的社团总没错。懔冬青正吃着饭,看见轨生的时候白了他一眼。

没走几步,轨生被浪漫迷狐的团长獠狐拦下,问道:“有什么事吗?”

獠狐看向轨生旁边的筠老,说道:“我想跟你单独谈一谈。”

筠老十分识趣地走开,轨生好奇地看向獠狐,他们之间可没有任何交集。

轨生跟着他走,来到没人的地方。獠狐背对轨生良久,转过身说道:“一年过去,最让我走漏眼的就是你。”

“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轨生疑惑道。

“王都动乱,你懂得跟在我后面立功。森之谷一行,没有你,恐怕会死很多人。最后,你帮助钟澄竞选学生会会长,成功拉我下台。我真的小看你了。”獠狐缓缓道来。

“你想报复我不成?”轨生问道。

“不敢。”獠狐冷哼一声,说道:“反过来,我还怕你呢。”

“我有什么好怕的。”轨生哈哈大笑起来。

“学生会竞选前一阵子,我母亲招待张夫人来家打麻将,可她是假冒的。”獠狐盯着轨生说道。

“张夫人是不是真的,又与我何干?”轨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怀疑假扮张夫人的人就是你派来的。”獠狐指向轨生说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轨生镇定道,一点也没有露出破绽。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只想问一句,你到底知道多少?”獠狐问道。

“说实话,我跟你一点也不熟,也不想知道你的事,所以你的问题,我没办法回答。”轨生摊开双手,说道。

“为什么钟澄会揭我家底啊?”獠狐忍不住提高音量,问道。

“你整天戴着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大家有那方面的猜测,也很正常啊。”轨生装作无奈道。

“哼,话不投机不半句多。”獠狐正要离开的时候,又停下来警告道:“你最好不要在外面乱说话,不然,我和父亲都不会放过你。”

轨生当然不会再次得罪獠狐,损人不利己可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轨生也不怕獠狐,他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自保手段,就算打不过,逃命还是可以的。

轨生继续逛其它社团。社团鼻涕虫、黑河和烂袜子依旧惨淡。素真收了点好处,替团长面试,见到轨生,狠狠瞪了他一眼,明显还为要胁她一事生气。

经过社团暗香影风,轨生不禁停下脚步。面试官分别是朱彤彤、余墙息和一个蒙面女生。他们没有休息吃饭,大量接收新生。

看到朱彤彤,轨生就会想起影琉,所以他再没去过社团暗香影风。

正当轨生离开的时候,朱彤彤叫停了他,“经过也不坐一下啊。”

轨生一顿,只好找了张空凳子坐下,说道:“没想到你们社团那么受欢迎。”

朱彤彤停止面试,让新生离后,说道:“我们的社团现在排名第五。”

轨生略过朱彤彤,看向旁边的蒙面女生,问道:“这位是?”

“我们的新任团长断月。”朱彤彤介绍道。

轨生朝断月施了一礼,犹豫一会,向朱彤彤问道:“你……有她的消息吗?”

“没有。”朱彤彤十分干脆地摇了摇头。

接下来大家都不出声,场面有点尴尬。断月首先打破沉默,开口道:“素闻金斯猫的轨生是个利害人物,今天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轨生觉得断月的声音有点耳熟,拱手道:“不敢。”

“不知轨生兄成家了没有?”断月突然问道。

轨生感觉有点突兀,但还是回答道:“尚未。”

“不过,他有个六岁左右的女儿。”朱彤彤笑道。

“她不过是友人之女,与我无关。”轨生澄清道。

“能照顾友人之女,足见轨生兄为人。”断月称赞道。

轨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没什么。”

“你会恨你的友人吗?她把这么一个包袱交给你。”断月又问道。

这时,余墙息和朱彤彤同时看向断月,心里都觉得断月对轨生有点执着.

“离乡背井,最想念的就是家人和朋友。我见到她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恨她呢。”轨生说罢,深深叹了口气。

断月一顿,说道:“小女子实在佩服。”

轨生跟朱彤彤又聊了几句,起身离开,至此,断月都没有正眼看轨生。

正午已过,烈日当空。轨生到外面买了瓶冰冷饮料回来,继续面试其他新生。沈鲔歆见轨生没有买她那份,发了一阵牢骚。

筠老经过的时候,身边有两个年轻貌美的新生,他忽悠人的能力还是没有退步。

金恋热得受不了,一直留在社团不出来。金暖只好代替她,坐在沈鲔歆旁边。

校长陆座在导师凉凉的陪同下,到处视察新生的招收情况,他那鼻子还是红彤彤的。

路口一大群学生围着。轨生完全不想动,台上的饮料早被他喝完。

人群逐渐来到社团金斯猫附近,轨生终于看清来者样貌,头戴格仔黄帽,双眉粗大,双眼有神,下巴有点胡渣,一身褐色西装有型潇洒。

“虞天一?”沈鲔歆和金暖异口同声道。

轨生一愣,原来那人就是传闻中的导师虞天一。其风头完全盖过校长陆座。

导师虞天一走到轨生跟前。身旁的男生指责道:“就是他,我还没展示实力,他就把我赶走了,导师你评评理。”

轨生认出那个男生,心里暗叫倒霉。

导师虞天一冷哼一声,说道:“小伙子,架子还挺大的。”

“不敢。”轨生马上站起来,恭敬地施了一礼。

“既然这样,你何不给他一次机会。”导师虞天一说话虽然平和,但每个字都有着惊人的气势。

沈鲔歆和金暖受到波及,差点透不过气来。

轨生已经今非昔比,抗住虞天一的压力,说道:“导师开口,当然可以。”

导师虞天一轻咦一声,不禁重新打量一遍轨生。

那个男生在众人的目光下施展天赋,手里冒出火苗逐渐变大,扔向附近的垃圾桶。几秒后,火苗消失不见,垃圾桶完好无损。

导师虞天一皱起眉头,问道:“这……有什么用啊?”

“火苗可以起到威慑作用。”男生搔着脑袋说道。

周围的人纷纷大笑。轨生问道:“你可有擅长的信源技术?”

“我会基本的射和盾,还拥有心武。”男生回答道。

“对不起,你不符合我们的要求。”说罢,轨生不管导师虞天一,直接坐了起来。

“可是……你……性别歧视,不让男生参加面试。”男生急道。

“混账!还不滚!”导师虞天一喝道。

男生吓得连爬带滚地离开。霎时间,原本堵在一起的人群消失不见。

导师虞天坐在轨生对面,说道:“小伙子,定力不错。”

“多谢夸奖。”轨生说道。

“要不,我们玩个游戏,你赢了我收你为徒。”导师虞天一建议道。

“不了。”轨生直接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导师虞天一不悦道。

“当代剑神虞天一导师嘛。”轨生回答道。

“别人都求着要我收徒,你却不感兴趣,难道我不够资格做你的师父?”导师虞天一好奇道。

“不敢。我只知道我付不起输的代价。”轨生如实说道。

“游戏还没玩,你就想着输,也太没大志了吧。”导师虞天一试着挑衅道。

“我不玩游戏,你就不打算走了,是吧?”轨生叹了口气,心里暗道,这人也太小气了吧。

“游戏你定。”导师虞天一说道。

轨生伸出右手,将手肘放在台上,说道:“就比掰手腕吧。”

“好。”导师虞天一暗笑一声,他被称为当代剑神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右手少说也有好几百斤力。

两人右手互握,导师虞天一的手长满老茧,粗糙得很。

“输了,你得每天到我宿舍打扫卫生。”导师虞天一露出一副赢定的神情。

轨生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喊三、二、一。话音刚落,轨生拼尽所有力气,激活生命金属乙骨的全部能量。

轨生瞬间将导师虞天一的前臂扳倒,余力过大,整张台被拍碎。

导师虞天一讶异地张开口。“乙骨!?”

“谢谢赐教。”说罢,轨生松开他的手。

导师虞天一还能保持风度,站起来说道:“我说过的话算数,你就当我的弟子吧。”

轨生站起来,说道:“抱歉,我不打算拜师。”

导师虞天一并没有生气,问道:“可以告诉我的理由吗?”

“不缺副技,也不需要导师指导论文。”轨生低下头回答道。

虞天一越来越对轨生感兴趣,不过,没有勉强他,转身离开。

沈鲔歆走近用力敲轨生脑壳,说道:“你疯了,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要。”

轨生就算不是地下道成员估计也不会答应导师虞天一,感觉他喜怒无常,实在不想招惹他。

当晚,全校学生接到通知,统一到公共区的礼堂参加开学典礼。

所有学生会成员都必须提早进场维护秩序,钟澄换上崭新的校服,在新生面前,显得有模有样。

轨生面试了一整天累得半死,一点也不想去开学典礼,而且藏在床底的校服快有半年没洗,又皱又臭。

实在没办法,轨生干脆借藏鳞的校服穿上,跟着大家前往公共区。

路上,轨生好奇地问道:“去年的开学典礼只有新生,为什么今年不是?”

“校长陆座从明天起,要在王城述职三天,才会有如此决定。”金爱回答道。

看来王城还是担心学院再次出事,轨生心里暗道。

礼堂在假期翻新过,现在还有油漆的味道。新生坐在前面,老屁股在后面窃窃私语。来参加开学典礼的导师不多,轨生认识的,就只有凉凉和胡纪。

典礼开始,主持是管继,他拿着演讲稿念了十几分钟的开场白。

接着,校长陆座在掌声的欢迎下来到演讲台,讲述过去一年的情况,特别提出帝国局势不稳,要求所有学生努力学习为国家作出贡献。

王城根据育林阁的建议发出公文,减免这一年所有学生的学费,并设立奖学金制度。学生兴奋叫好,轨生已经无所谓了。

校长陆座说完后请出浪漫迷狐的团长獠狐讲话,他明显没有去年自信,说话的时候总是左顾右盼。

轨生笑着问沈鲔歆,“你今年还要挑战他吗?”

“我对没有牙的老虎没有兴趣。”沈鲔歆白了轨生一眼,说道。

獠狐在台上只讲了三分钟不到,很不喜欢观众一直盯着他的面具。

校长陆座再次上台,大声说道:“下面,有请轨生上台说话。”

轨生惊讶地指着自己。“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