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24字
  • 2022-04-13 15:18:28

拉堤城林家内,黯湮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天,到现在都没有人指派任务给他。

黯湮所住的房间是独立单人房,稍微比家丁高级一点,至少不用跟人争厕所用。

忽然,有人直接闯进来,黯湮一看,原来是蒋管事,问道:“有事吗?”

“跟我来。”蒋管事以不可拒绝地语气说道。

黯湮犹豫一会,跟着他走出房间。

走廊上,蒋管事边走边问道:“住得还习惯吗?”

“一切都很好。”黯湮客气道。

“我的事,你跟人提过吗?”蒋管事咳了一声,看向黯湮问道。

“不敢。小人之所以能进林家,全赖蒋管事帮忙。”黯湮回答道。

“很好。只要你会做人,我保证你能在林家发财。”蒋管事高兴道。

蒋管事带着黯湮熟悉府内的所有地方,并重点提醒他哪里可以去,哪里一步都不能踏进。

林家有七大家规,蒋管事一一详细告诉黯湮,违反任意一条,都会被逐出林家。

蒋管事还说,这里的薪金不多,但胜在油水足。每年有不少达官贵人送礼,作为下人的他们也能收到好处。

两人来到家主林若林的书房,蒋管事敲了两下门让黯湮进去。

书房很朴素,四周都是书架,堆满财经书籍。正前方有幅字画,上面写着“爱国爱民”。

林若林正在批阅文件,黯湮不敢打扰他,站在旁边默不出声。

没多久,林若林放下笔,抬头看向黯湮,说道:“你就是新来的管家?”

“是的,家主。”黯湮点头道。

“你是不是信众?”林若林问道。

“不是。”黯湮低下头说道。

“咦。”林若林说道:“不是信众,却能打败其他对手,你应该大有本事。”

“不敢。”黯湮说道。

“我是财政司司长,所做的一切都受到人民的监督。家里的下人也是如此,你们千万不能丢林家的脸。”林若林交待道。

“谨遵家主吩咐。”黯湮说道。

“之所以叫你来,其实是为了安排你做一件事。”林若林满意道:“我的女儿林剑灵实在顽劣,常常到外面招惹麻烦,最近天光才回来,你帮我看着她吧。”

“是,家主。”黯湮说道。

林若林让家丁叫林剑灵过来,没多久,林剑灵穿着睡衣踏进书房。

“混账!你出房不会换件衣服吗?!”林若林生气道。

“我在家里爱穿啥就穿啥,有啥问题。”林剑灵打了个哈欠说道。

“下人看到,丢脸的不仅是你。”林若林眉头一皱,说道。

“那便算下人的福利吧。”林剑灵发现旁边的黯湮,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林若林差点气得说不出话,指着黯湮说道:“这位是新来的管家,以后就负责看着你。”

林剑灵一喜,走到黯湮面前,挑逗道:“我洗澡的时候也要看吗?”

“混账!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说出来的话吗?”林若林站起来怒道。

“我开玩笑而已,父亲有必要较真吗?”林剑灵嘟着嘴,装作可怜道。

林若林长叹一声,对林剑灵说道:“没你事了,出去吧。”

林剑灵离开前,又向黯湮抛了个媚眼,宛如青楼女子。

林若林从怀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交到黯湮手上,说道:“这是灵儿的零用钱,她要买什么,你就帮她付吧。千万不要把银行卡给她。”

“是,家主。”黯湮说道。

林若林想了想,从角落的保险箱里拿出一把半米长的短刀,说道:“这是埒垨武器劈海,你不是信众,拿着它应该多少能保护灵儿。”

当天晚上,林剑灵找到黯湮,想出去逛一逛。她换了一身便装,依旧性感。

两人在街上,林剑灵靠得很近。黯湮每次躲开她,她都会变得更主动。

“你不知道女生要矜持吗?”黯湮皱眉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女生都有需求。”林剑灵说道。

“你这么晚出来,到底要去哪里?”黯湮试着转移话题。

“当然是东北城。”林剑灵想也不想地说道。

“东北城几乎全是金融机构,有什么好玩的?”黯湮不解道。

林剑灵一愣,说道:“你该不会第一次来拉堤城吧。东北城到晚上就是全国出名的不夜城,各种酒吧夜场都是在这个时候开业。”

“一个女生去那些地方不大好吧。”黯湮说道。

“不是还有你吗?”林剑灵用食指勾了一下黯湮的下巴。

来到东北城,黯湮才意识到自己是井底之蛙。这里的热闹程度比王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街上全是穿着时尚的年青男女。

东北城还有不少大型购物商场,林剑灵拉着黯湮走进一家叫靡丽的大楼。一到三楼都是金融机构,四楼以上则是商场。

林剑灵在这里很出名,不少人主动向她打招呼,不过她很少回应。

最后,林剑灵在一家时装店驻足。黯湮瞧了一眼,店里卖的都是女装。

林剑灵每看到喜欢的便让黯湮拿上,没过几分钟,手上就有十几件衣服。

林剑灵到试衣间试衣。黯湮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进进出出,感觉很烦躁。

半个小时后,林剑灵把旧衣服丢进垃圾桶,直接穿着紧身上衣,超短皮裙离开店铺。

黯湮付完钱后赶紧跟出去。路上,林剑灵好奇地问道:“你不喜欢女的?”

“当然不是。”黯湮头也不转地说道。

“我不好看吗?”林剑灵又问道。

“我觉得不好看。”黯湮直言道,这是体内精灵的建议。

林剑灵平时对付男人只须一招,可跟黯湮一起总是碰壁,心里不禁激起挑战之心。

走出靡丽大楼,两人来到城里有名的夜店。门口排着长队,男生进去要交钱,漂亮女生可以免费入内,丑的女生会被拒之门外。

林剑灵直接走进去,没有任何阻碍。黯湮因为是她的护卫,所以免去了入场费。

店内很暗,五颜六色的灯四处转,令人眼花缭乱。年轻男女在音乐下跳舞,贴得很近。

黯湮跟着林剑灵来到吧台,酒保是一个很帅的金发蓝眼青年,看到林剑灵,马上熟练地调出一杯粉红色鸡尾酒。

林剑灵一饮而尽,直接跳入舞池蹦起来,尽管动作十分滑稽。

黯湮看了看手表,感觉还要陪这个大小姐疯一段时间,向酒保要了一杯啤酒。

“你是他新的保镖吗?”酒保把酒放在黯湮面前,问道。

黯湮喝了一口,回答道:“你可以这么说。”

“她在这里玩得可疯了,有次跟三个男人进厕所。”酒保说道。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黯湮脸色一沉,问道。

“你少跟我装了,她和每任保镖都有一腿。”酒保笑道。

黯湮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过身,一直盯着场上的林剑灵。

半个小时过去,林剑灵还没有跳累,渴了就向酒保要酒,脸上已经泛起红晕。

这里越夜越多人,大部分都是富商子女,身边总有一两个保镖,其中不乏信众。

有个二世祖不断接近林剑灵,长得不好看,而且脸上有一道胎记。林剑灵马上将他推开。

二世祖一气之下,用力甩了林剑灵一个耳光。林剑灵失衡跌倒在地,右脚扭伤了。

黯湮迅速冲到舞池,啥也不说,一脚踢飞二世祖。

二世祖连续撞破好几张桌子才停下来,面朝天花,双眼呆滞,只有呼气没有吸气。

林剑灵看傻眼了,她以前的保镖最多只会出面交涉,绝对不会贸然出手。

黯湮没有放下警惕之心,朝旁边的大汉看去,二世祖的保镖明显是个信众。

黯湮现在被封信源,跟其他信众打起来,怎么也会吃亏,毅然拔出背后的埒垨武器劈海,用力劈下,一道水波斩击命中保镖倒地。

在众人围观下,黯湮收回劈海,果断抱起林剑灵跑出店外,不断往后看。

“那人死了吗?”林剑还在惊吓之中,问道。

“他是信众,没那么容易死。”黯湮回答道。

“你出手前,就不能问问我吗?”林剑灵有点抱怨道。

黯湮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林剑灵想了想,快速在黯湮侧脸亲了一下,说道:“总之,谢谢你啊。”

一天过去,在回程的官道上,轨生驾驶马车慢速行驶。

周日正对轨生的身世很感兴趣,通过筠老和吴郝慑的介绍,得知轨生从一个普通乡下村民成为王都富商信众,对他打从心里佩服。

周麟能得以治疗,多多少少与筠老有关,终于不再对他恶言相向,聊天的时候也能说上两句。

沿路,经过有趣的地方,沈鲔歆都要轨生停下来。轨生很果断地拒绝了,毕竟周麟的病越早治越好,而且他心里有个构想,想尽快回到王都找大彬商量。

轨生刚得到副技镜闪,希望能最大发挥它的作用,可长距离位移的镜子需求始终是技能的短板。

在城里,每家每户都有镜子,轨生并不担心,但是在野外,深山或者是沙漠,别说镜子,连个人影都没有,这时,副技镜闪的作用便会大打折扣。

因此,大范围的基建想法便在轨生脑海里油然而生。轨生对之前花市那辆天空花车记忆犹新。

要是天空花车成为全国性的交通工具,每隔一个地方设立一个基站,基站配置足量镜子,轨生便能通过副技镜闪进行长距离位移。

马车刚转出官道,一群蒙脸强盗拦住去路,手上拿着半米柴刀,背挂兽形长弓。

轨生勒住缰绳,问道:“各位有何赐教?”

“不想受伤的话,把所有财物留下来。”头目站前一步,用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喝道。

轨生不想惹麻烦,从怀里掏出一小袋金币扔到地上,说道:“收下就离开吧。”

头目瞧了一眼地上,说道:“你当我们是乞丐吗,这点钱就想打发我们走?”

车厢里碎骨子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对轨生说道:“我把他们都打残吧。”

此话一出,那帮强盗纷纷笑了起来。头目举起右手一挥,喝道:“把他们全杀了,一个不留!”

一半人向轨生冲来,另一半人拔出身后长弓,箭支如雨而下。

轨生眉头一皱,身上强烈的信源让衣服无风自动,右手一指,口中念道:“橡皮盾。”

十几个橡皮盾横向排开,将所有箭支挡下后反弹,转眼间,那群冲过来的强盗全部中箭,运气好的人只伤了四肢,倒霉的当场身亡。

轨生感到十分意外,万万没想到一级信源技术能有如此威力。这都得归功于新获得的副技,让他的信源强度连跳数个台阶。

头目有点见识,看出轨生信众身份,果断命令强盗四处逃跑。

轨生随手甩出一道弧形光束,精准打在头目左肩上。头目在地上疼痛打滚,完全没有之前的威风。

轨生将马车驶近,问道:“怎么样,现在还想打劫我们吗?”

头目忍住疼痛,艰难地站起来,说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人饶过我的小命。”

“这里附近是不是有座小城?”轨生问道。

“没错。不过,那里已经是座空城。”头目回答道。

“咦,为什么呢?”轨生疑惑道。

“两个月前,鬼降屠城,离开后带走所有子嗣和资源,放火烧城。现在城里一片废区,完全无法住人。”头目详细道。

轨生感应一下,附近没有任何鬼降,问道:“你知道的还挺清楚?”

“我就是城里的居民,当时一发现不对,马上带人逃出来,不然,早死了。为了生存,我和朋友只好落草为寇,抢掠经过这里的商旅。”头目不好意思地说道。

听到这里,轨生打消进城休息的想法,放走头目,继续带着大家往王都方向驶去。

路上,沈鲔歆钻出车厢,坐在轨生旁边,说道:“现在帝国的兵力完全不足,境内多个地方遭到鬼降屠城,王城却无动于衷。”

轨生对鬼降熟得不能再熟,要完全灭掉它们,单凭一国之力很难做到。而且鬼降自京城解封后发展迅速,现在想遏制住它们,完全是空想。王城如今最好的办法只有联合所有国家一同对付它们。

“看来帝国的附属国巴赫察凶多吉少啊。”轨生感叹道。

“要是巴赫察沦陷,帝国将会面临百年来最混乱的局面,到时我们都很难抽身而出。”沈鲔歆担心道。

“帝国的兵力不足,陛下肯定会打学院主意,到时,校长估计会强制学生到前线协助。”轨生点头道。

接下来几天,轨生索性日夜赶路,刚到王都城外,发现城门聚集大量难民。他们全是鬼降的受害者,千里迢迢来此,就是想王城给个说法。

为了阻止难民进城,王城发布公文,加派城门守卫的同时,严格管理流动人口。也就是说,那些难民休想进入王都一步。

轨生让沈鲔歆到学院请咏祈过来,希望她能治好周麟的病。吴郝慑和碎骨子累到不行,一下车就回去休息。

轨生来到月半轩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二十分钟。孙淼淼下车后不禁一阵感叹,“这……是你的?”

轨生带着众人进去旁边的别墅,这时,轨思在学校读书,别墅空无一人。

轨生到厨房冲了一壶好茶出来,休息一会,向周日正问道:“学院开学招生,你打算进去里面学习吗?”

“不。我想帮师父忙。”周日正目露坚定之色。

筠老狠狠敲了一下周日正的脑袋,说道:“进去学院也可以帮轨生啊!”

“这……”周日正摸着脑袋,看着轨生,一时说不出话来。

“筠老说得没错,我也教不了你太多东西,在学院你才能变得更强。”轨生如实说道。

“一切仅遵师父吩咐。”周日正施了一礼。

没多久,沈鲔歆带着咏祈过来,一段时间不见,咏祈看起来更加神圣不可亵渎。

轨生站起来道谢,让她看周麟的病。在柔和的白光下,咏祈施展了只有神圣系才能学会的信源技术,轨生记不住它的名字,只知道级别不低。

周麟的脸色逐渐红润,整个人变得年轻起来。周日正紧张地抓紧拳头,又不敢靠得太近。

只花了五分钟,咏祈便把周麟的病治好,她要了一张白纸写下药方,让轨生到药房抓药。

周日正嘭的一声跪下,向咏祈叩了几个响头,令她有点不知所措。

轨生笑了笑,送咏祈出门。在外面,他们聊了几句后,咏祈坐上马车回去了。

轨生在门口刚好看到大彬回来,一同进去别墅,跟他聊一聊未来计划。

现在周麟已经可以下地走路,竟然想到外面逛一逛,马上被周日正和筠老阻止。

轨生叫大彬安排房间,让周麟早点休息,并把刚得到的药方交给他处理。

看着筠老他们进去房间,轨生坐在沙发上,向大彬问道:“最近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大事没有,不过,前段日子有些难民地痞来捣乱。其中竟然有信众,我身怀埒垨武器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幸好戽石赶走他们。”大彬回答道。

轨生感觉花在戽石身上的钱还是很值的。

“王城颁布文件,让难民全部离城后,这里才恢复平静。戽石前天就回去学院了。”大彬又说道。

轨生将心中的构想告诉大彬,希望能早日建成全国性的交通工具。

“买下技术后,我就招募大量专家研究。”大彬说道。

轨生一喜,问道:“岂不是能立即施工?”

“技术叫做空中缆车,依靠的是水动力,所以速度异常缓慢,不能投入实际运用。”大彬摇头道:“不过,我查到另一技术,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好,一切都交给你办。”轨生满意道。

“虽然月半轩的资产翻了一翻,而且地价因中央生态公园的计划公布后飙升,但我们还是不够钱在全国范围建设空中缆车。”大彬如实道来。

轨生想了想,说道:“先从王都周边开始,将重要城市连成一线,再按顺序搞定北、东、南、西。”

“可以。之后我们的流动资金会大幅减少,这一点,你得要清楚。”大彬提醒道。

“没问题,反正月半轩已经步入正轨。”轨生说道:“空中缆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且我对它有另外的需求。”

“好,我明天去把另一项技术买下来,再到王城申请,估计很容易批下来。”大彬同意道。

轨生站起来,说道:“没别的事,我回学院一趟。”

见孙淼淼在,于是大彬默默跟轨生走出门口,说道:“前段日子,汤家有个叫黄鸾风的女人找你,看起来和你关系匪浅。”

轨生停下脚步一愣,问道:“她找我有啥事?”

“汤家看中月半轩某项业务,想从中分一杯羹。虽然这不会损害月半轩的根本利益,但我觉得有必要等你回来定夺。”大彬小心回答道。

“我可不想去汤家……”轨生犹豫一会,说道。

“黄鸾风留下联系方式,每天都会在那里等你。”说罢,大彬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轨生。

轨生接过打开一看,大部分都是问候语,最后一句才是地点所在。

大彬一直留意轨生神色,说道:“汤家在王都的名声已臭,最好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

“我自有分寸。”轨生收好信,刚想离开的时候,又说道:“对了,孙淼淼做生意……很有一套,你跟她好好聊一聊吧,没准月半轩会更上一个台阶。”

傍晚,轨生来到城西一家酒楼,外面挂着红灯笼,街上行人稀少。

轨生抬头一看,黄鸾风正坐在二楼靠阳台的位置独饮,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风韵犹存。

轨生直接走进酒楼,在小二带领下,来到黄鸾风跟前,说道:“好久不见。”

黄鸾风展开笑脸,说道:“坐吧。”

小二十分识趣地为轨生倒酒,并吩咐厨房上菜。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黄鸾风抿了一下嘴唇说道。

轨生看着黄鸾风漂亮的脸蛋,仿佛回到以前,说道:“怎么会,我一收到你的信,马上赶来了。”

黄鸾风一喜,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说道:“月半轩风靡全城,我万万没想到背后的老板居然是你。”

“大彬说,你是为了公事而来。”轨生也喝了一口酒。

“汤家对月半轩眼红很久,汤镇便派了我的丈夫汤诨去调查。”黄鸾风说道:“他利用城外的难民闹事,没想到他们被月半轩的信众瞬间打趴。”

“原来前一阵子来捣乱的是你们。”轨生轻咦一声。

“武力行不通,汤镇便想来软的。汤诨带着我去月半轩,跟那里的负责人交涉。”黄鸾风缓缓道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月半轩背后的老板?”轨生好奇道。

“那里有个小女孩叫起你的名字,我才向负责人确认。”黄鸾风回答道。

“你希望我跟汤家合作吗?”轨生又问道。

黄鸾风摇了摇头,说道:“之所以把信送出,只是想找你出来一叙。说实话,我根本不想你和汤家来往,他们……背后有见不得光的组织撑腰。”

“汤诨对你好吗?”轨生一顿,开口问道。

“汤诨虽然在外面名声不好,但对我非常好。”黄鸾风如实说道。

“只要你出声,我一定会帮忙。以前没有这个能力,但现在我敢挑战整个汤家。”轨生自信道。

黄鸾风轻笑一声,说道:“没想到当初的小男孩已经变成能担当的男人了。”

之后,轨生跟黄鸾风畅谈过往,酒喝了好几杯,菜也吃光了,两人脸上都泛起红晕。

忽然,轨生警惕起来,外面有人信源外放,十分暴躁。

轨生往外看去,认出来者正是黄鸾风的老公汤诨,他带了不少人来,其中有好几个信众。

转眼间,汤诨冲到二楼,大声喝道:“你就是那个奸夫吗!”

轨生脸色一沉,还没回话,汤诨便向他攻来。黄鸾风眼睁睁看着长剑刺穿轨生脑门,大声惊叫。

轨生一动不动,也不流一点血,化成镜子碎裂,从不远处窜出,妇人怀里的镜子裂开一半。

汤诨惊讶之余马上转过身来,再次攻向轨生。他的跟班也没有闲着,纷纷四散开外,重重包围轨生。

轨生右手一挥,整个二楼突然出现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球形界。

轨生利用球形界,连续施展副技镜闪,身影忽远忽近,汤诨的人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汤诨只是一个普通信众,既没有在学院待过,而且也没有学过多少信源技术,只能呆呆地看着轨生表演。

轨生见时机差不多,将汤诨扑倒在地,手中的锋刺对准其右眼。

“我是汤家的汤诨,你敢对我下手,汤家一定不会放过你!”汤诨喝道。

“放心,我不会拿你怎么样,毕竟,你是汤婉娴的长辈。”说罢,轨生收回锋刺,站起来。

汤诨一征,看向轨生,总觉得他有点眼熟,仔细回想,终于省起汤婉娴身边不起眼的小伙子。

“你怎么跟我的老婆一起喝酒?”汤诨也站起来,收起长剑问道。

“我是月半轩的老板,汤家想找我合作,她出来见我,有什么问题。”轨生不急不慢地回答道。

汤诨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搞错了。”

“没事。反正,我也不打算跟你合作。”轨生摆了摆手道。

“你!?”汤诨既生气,又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轨生的实力摆在那里。

此时,黄鸾风知道轨生之前所言非虚,心里多少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

汤诨觉得有点丢脸,只好领着人迅速离开酒楼。二楼又恢复了平静,不过,站在一旁的老板还是心惊胆战地看着轨生。

轨生坐下,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我也是时候走了。”

“我老公多有得罪,请你别见怪。”黄鸾风施了一礼道。

“这才好,证明他对你在乎,我也放心了。”轨生说罢,独自走出酒楼。

第二天早上,轨生醒来后感觉头痛,看向对面的空床,藏鳞还没有回来社团。

因为沈鲔歆在,轨生不担心早饭的问题,算了一下,整个社团只有五个人,另外三人不熟,连名字都可能叫错。

轨生坐下看了一眼菜式,全是他喜欢吃的,说道:“无事献殷勤,你又在打学委的主意吧。”

“嘻嘻,没错,行不行啊?”沈鲔歆眼睛一转,问道。

“我又不是学生会会长,你问我干什么。”轨生拿起早餐吃起来。

“整个学院谁不知道,钟澄之所以能当上学生会会长,你出的力最大。”沈鲔歆撇了撇嘴道。

轨生看了看日期,钟澄是时候向校长提交学生会名单了,心里不禁考虑合适人选。

洛平得要一个名额,他帮了大忙,在学院的名声不错。管继出的力也不少,而且钟澄答应过他,继续让他成为学委。

为了稳定,轨生也得把獠狐算上,他在学院还是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钟澄很喜欢懔冬青,为了讨好她,一定会选上她。轨生对此没什么意见,毕竟她经验丰富,能在学生会发挥很好的作用。

紫岚深得导师喜爱,而且不喜欢插手学生会的事务。轨生觉得他可以作为学生跟导师的纽带,学生会有他总没错。

剩下的名额,轨生实在想不到谁最适合,咏祈、戽石和沈鲔歆都不错,但多多少少有缺点。

轨生还没答应沈鲔歆。钟澄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昨天,校长找我谈话了。”

“是学生会的事吧?”沈鲔歆眼睛一亮,抢先问道。

钟澄点了点头,将一份名单交到轨生手上,说道:“我想了一个晚上,你看行不行。”

轨生接过名单,心里暗喜,钟澄还在他的控制之中。名单写着轨生、沈鲔歆、懔冬青、管继、洛平和獠狐。

“我不是当学委的料,你把我换上紫岚吧。”轨生把名单还给钟澄说道。

钟澄直接点头应是,没有问理由。至于沈鲔歆,她知道自己又成为学委,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

看着钟澄离开,沈鲔歆忍不住问道:“你咋不爱当学委呢?”

“我的学点够了,选课有你们帮忙,学委对我来说只是个名头。”轨生如实回答道。

“选课?钟澄的竞选纲领不是废除之前的制度吗,你还想学生会占着选课资源?”沈鲔疑惑道。

轨生只是笑了笑。

当天下午,周麟实在不想打扰轨生,于是提出回去波比城。轨生担心鸿家的人找他们麻烦,让周日正劝她留在王都。

起初周麟并不答应,但在王都生活至少可以随时见儿子,所以同意留下来。

周麟不习惯整天不劳动,想在月半轩帮忙,轨生就让大彬安排一份优差给她。至于筠老,他跟周麟的想法正好相反,向轨生要了一个管事的职位,整天在月半轩翘着二郎腿不干事。轨生只是笑笑,完全没有说他的意思。

大彬已经从王城买到蒸气动力技术,轨生虽然不懂,但叫他马上筹备动工。

轨生还让大彬生产一款能风靡全国的化妆镜,这样,就不愁附近没有镜子了。

几天后,学生陆续回校。因为整个帝国变得不太平,跟在学生后面的保镖多了起来。

学生会已经组建完成,名单发布在各公布栏里。獠狐经过的时候看到,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十分低调地回去社团,锁在房里不见人。

轨生闲得很,便去了解学院计划,这一年,不仅要选课学习,还要准备论文。不少人会在上学期拜师,这样就不用学院分配论文指导老师。

轨生所属的组织地下道有明确规定,所有成员都不得在学院拜师,只能服从学院分配。

轨生通过沈鲔歆了解到,没有师徒关系,导师很少会用心指导论文,而且也不能获得副技资源。

在社团金斯猫里,轨生吃遍团员带回来的美食,还是觉得金家三姐妹的木屑蛋糕最好吃。

藏鳞总是避开轨生,很明显还介意獠狐竞选一事。

雷丽丽带着孟冽回到社团,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轨生跟孟冽聊了几句,他还是没能重获雷正浩的重用,心里已有别的打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