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58字
  • 2022-04-13 15:17:45

胡伦兮收下钱后,开始收拾行李。没多久,沈鲔歆和孙淼淼拿着几个大袋进来。

沈鲔歆向轨生大献殷勤,要他带孙淼淼回王都,轨生没想多久就答应下来。

十几分钟后,胡伦兮拿着一大箱行李下楼,看到孙淼淼,说道:“我们走吧。”

孙淼淼站在原地不动,双眼看向轨生。

“她不会跟你走的。”轨生挡在前面说道。

“凭什么?”胡伦兮生气道:“我可没有把她卖给你!”

“当然。但你也没有卖她的权利。”轨生冷冷道。

胡伦兮看向孙淼淼,说道:“你到底走,还是不走?”

“我……不会跟你走的。”孙淼淼侧过头,小声说道。

“混账,当初要不是我,你连吃饱都成问题!”胡伦兮走到孙淼淼跟前,用力抓住其肩膀。

沈鲔歆在地上抽了一响鞭,喝道:“放开她!”

轨生客气道:“我劝你还是走吧。”

“你们信众都是混蛋!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也要你们尝尝我的痛苦!”说罢,胡伦兮拉着行李走出店外。

快到傍晚,吴郝慑狼狈走进店内,坐在轨生对面说道:“那亵贼太可恶了!”

轨生一喜,问道:“他出现了?”

“是的。当时,我正和碎骨子喝酒。亵贼突然出现,封印我的信源。速度之快,简直吓人。”吴郝慑用力捶了一下茶桌说道。

“你不行,还有碎骨子啊。”轨生不解道。

“碎骨子还没摸着亵贼,他就将我转移到一个富商的保险箱内,接着又消失不见。”吴郝慑说道。

轨生暗道,亵贼拥有类似穆槐的空间转移天赋,连其他人也可以带走。

“富商保险箱的隔音简直一流,我喊了一个晚上都没有人听见,要不是账房的人来提钱,我还得待很久时间。”吴郝慑说道。

碎骨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轨生估计他和吴郝慑一样,去找花魁根本没用,只能耐心等待。

直到晚上八点,碎骨子才回到店里,他被带到波比城几里外的森林,亵贼用匕首在其脸上刺下数字三百八十四。沈鲔歆解开碎骨子身上的信源,脸上的疤痕瞬间消失。

亵贼将数字刺在碎骨子脸上,完全是一种挑衅行为,也就是说,轨生的目的已经被他识破。

轨生不觉得亵贼就此收手,反而会变本加厉。亵贼的性子很狂,而且手段又狠又准。要是他愿意,吴郝慑和碎骨子早已回不来了。现在他们平安无事,那么更能说明,亵贼会在近期再次作案,接受轨生的挑战。

根据吴郝慑和碎骨子的描述,亵贼蒙着面,没有露出真容。身材瘦弱,衣服上有一股浓郁的古龙水味。

沈鲔歆说,店里来过一个推销员,他的身上也有一股很难闻的古龙水味。

轨生马上走出店外,在门口附近发现数字三百八十五和问号。

轨生以前在村里听大人说过,贼子很喜欢在行事前到作案地踩点,决定好便会做下记号。

轨生回到店里坐下,大脑快速运转。亵贼的天赋是难点,只有钟澄能克制他。以防钟澄遭遇不测,还得准备应急方案。

现在能使用的人一共有四个,沈鲔歆、碎骨子、钟澄和吴郝慑。吴郝慑因为痛恨亵贼,轨生还没开口,他便主动留下来帮忙。

轨生有两个定位手段,一是能化成飞蛾的耳环,二是他的精灵白亵。

思前想后,轨生决定给沈鲔歆戴上耳环,她毕竟是女生,出事了,也能第一时间找到她。

碎骨子、吴郝慑和钟澄都是男生,轨生不用担心他们。而且钟澄有克制他的天赋,轨生便让精灵白亵化成围巾给孙淼淼戴上。

轨生交待大家,晚上一律留在店里。现在胡伦兮搬走,店里多出一个空房。孙淼淼和沈鲔歆同睡一张床没什么问题,钟澄不习惯跟人睡,所以吴郝慑和碎骨子挤在一个房间。轨生索性就在一楼的沙发打盹,出什么事,也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一晚过去,轨生很早起来,简单梳洗后,拿起放在窗户上的硬币。

亵贼没有来,轨生并不意外,毕竟他前天才作过案,总得要休息的时间。

轨生已经决定好,今天要到筠老那里,将祭品送给周日正成为信众,算是还清筠老的人情。

要是周日正能在亵贼行动前成为信众,轨生便会多一分力量。

周日正的白斩鸡店已经正常开业,生意还不错,外面排着长队。

筠老穿着裤衩背心在外面抽旱烟。轨生坐到旁边,问道:“鸿家没找你们麻烦吧?”

“打狗也要看主人,现在我们是蜇家的人,他们怎么可能动我们。”筠老摆了摆手道。

“周日正性格率直,没有实力,在外面很容易吃亏。”轨生看着店面说道。

“我说过很多遍,他根本不听,简直是左耳入右耳出,我有什么办法。”筠老说道:“我想在外面找件埒垨武器让他防身,可是身无分文,真的是有心无力。”

“埒垨武器我没有多的,但祭品有个闲着,要不要?”轨生问道。

“祭品比埒垨武器更珍贵,你从哪里得来的?”筠老满脸疑惑。

“你别管,到底要,还是不要?”轨生白了他一眼,说道。

“当然……要。”筠老一点也不客气地说道。

中午休市,周日正一个早上斩了上百只鸡,胳膊有点酸,坐在店面的椅子上,看着轨生和筠老过来。

“你还是离远一点吧,母亲看到你又会不高兴。”周日正对筠老说道。

“臭小子,过来,跪下!”筠老向他喝道。

周日正生气地站起来,骂道:“你这老头凭什么要我跪你,你养过我吗?”

筠老脸色一红,说道:“我不是要你跪我,而是跪他。”

轨生被筠老指着,很不好意思,说道:“不用跪。”

周日正看了轨生一眼,说道:“他救了我们,而且还承诺找人治我母亲,的确对我有大恩。但堂堂男儿岂能轻易向人跪下!”

“这小子,真快把我气死,一点也不会变通。”筠老右手捂着前额说道。

轨生将怀里的祭品拿出来打开,顿时整间店变得金灿灿的。周日正虽然孤陋寡闻,但还是清楚眼前之物正是珍贵异常的祭品。

“这是件特殊系祭品。你刚好跟它有反应,我就索性送给你。”轨生说道。

周日正刚听完送字,脑中的回路便断了,一直呆呆地看着闪闪发光的祭品。

筠老又叹了一声,说道:“这小子,连一声谢谢都不会说,真的是气死人。”

过了半分钟,周日正才反应过来,迅速走到轨生跟前跪下,说道:“你以后就是我的师父,任凭差遣!”

轨生眉头一皱,他可不想收徒,而且也没这本事,说道:“大家年纪相差不多,平辈相交即可。”

“你对我有大恩大德,足够我称你一声师父。”周日正还是跪着说道。

轨生扶起他,并将祭品交到他手上,不再争辩,说道:“今天起,我会教你如何使用祭品,虽然比不上其他老练信众,但特殊系祭品无迹可寻,差别不会太大。”

整个下午,周日正都没有开店,轨生跟他交谈后得知,开白斩鸡店并不是他的梦想,他从小就希望到王都闯一闯。如果不用完成母亲周麟的心愿,他早已离开波比城了。

周麟靠白斩鸡店养大周日正,一年前,周日正都不知道他的父亲没有死。

筠老听后十分心酸,默默地看着周日正。

轨生打算分四天讲解成为信众的四个步骤。周日正虽然不怎么会变通,但其实不笨。轨生只用了一个下午,周日正便懂得如何画阵。

周日正手艺很好,画图根本难不到他。而且他心里已有打算,阵上的图就决定用鸡的外形。

傍晚,轨生回到孙淼淼的店,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楼一个人也没有,感觉不对,马上冲到楼上,闯入孙淼淼的房间。

轨生顿时傻眼了,沈鲔歆正穿着护士制服,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遗。

沈鲔歆马上转过身,娇斥道:“无赖,门也不敲就进来。”

轨生搔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店里没人,我担心大家的安全才……对不起。”

沈鲔歆犹豫一会,红着脸小声问道:“我好看吗?”

“很漂亮……”轨生红着脸,侧过头说道。

“谢谢。”沈鲔歆害羞地低下头。

轨生觉得留在这里不妥,便快步走下一楼,坐在沙发上,心里还是怦怦直跳。

没多久,沈鲔歆换回正常的衣服走下来,坐在轨生对面,不敢看他。

轨生为了打破尴尬,于是问道:“孙淼淼他们呢?”

“胡伦兮走好,店里很多订单和生意要取消,所以大伙陪她到城里走一趟。”沈鲔歆回答道。

轨生感应精灵白亵所在,孙淼淼正往店里走来,估计不用十五分钟就到。

“你觉得我化了妆好看,还是没化好看?”沈鲔歆突然问道。

“没化自然一点。”轨生搔着脑袋说道。

“那我以后都不化妆。”沈鲔歆高兴道。

没多久,孙淼淼他们先后走进店内。她看起来很生气,坐在沈鲔歆旁边。

“怎么了?”轨生问道。

“胡伦兮太可恶了,卷走了所有货款,我这几个月算是白干了。”孙淼淼回答道。

“不仅如此,为了赔偿违约金,还得要不少金币。”吴郝慑靠在柱子上说道。

“这里绝非长久之地,亏一点没啥所谓。”轨生对此完全不上心,说道。

之后一连三天,轨生白天找到周日正,教他成为信众的有关知识,晚上提防亵贼,休息很不好。

第四天,周日正使用祭品。轨生不仅买齐准备材料,还租下城内一个很大的场馆,确保期间没有人来骚扰。

周日正在场馆期间,轨生和筠老一直守在外面,虽然里面有很大的动静,但外面完全感觉不出来。

终于,周日正成为信众,踏出场馆,衣服无风自动,双眼隐含紫光,气质完全不一样。

“师父,我成功了。”周日正第一时间向轨生施礼道。

“能告诉我你的天赋吗?”轨生问道。

“当然。我的天赋是涅槃,拥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可以令接触到的任何事物毁灭,第二阶段能使快毁灭的事物复原。”周日正介绍道。

轨生心里暗道,不愧是稀有的特殊系祭品,天赋罕见又强悍,攻防一体。

可惜周日正的天赋对抓住亵贼没多大作用,所以轨生让他回去好好练习天赋。

轨生正要回去,被筠老叫住,“小子,你还为亵贼烦恼吗?”

“你有好的见议么?”轨生停下脚步,问道。

“这几日,我在城里调查了一遍,亵贼每次下手前都需要十五钟。”筠老得意道。

轨生心里暗道,十五分钟还是太短。

“知道他为啥要等十五分钟才下手吗?”筠老嘻嘻一笑,说道:“长期风化雪月,身体肯定跟不上。每次行动前,他都必须吃药。”

谢了筠老一番后,轨生转身离去。

两天后的晚上,轨生跟大家吃过饭,谈起特殊系的天赋,心里多少想要周日正的天赋共享。

在场只有沈鲔歆有所了解,他的爷爷沈岩就是特殊系信众,而特殊系信众的天赋共享非常弱,不建议轨生浪费一个副技限额。

孙淼淼走到厨房,为大家切水果。吴郝慑和碎骨子无聊,所以拿出扑克玩。因为轨生叮嘱过,所以钟澄不敢大意,时刻留意孙淼淼的安全。

轨生将组织的硬币放在窗台上,被沈鲔歆看到,“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把硬币放在窗台。”

“你想知道吗?”轨生卖着关子问道。

沈鲔歆点了点头。

轨生招手让她靠近,逐渐大声喊道:“……就是……不告诉你!”

沈鲔歆退后一步,揉了揉耳朵,连续骂了轨生好几句脏话。

大家吃过水果后,一直等到凌晨,开始感到困意。

沈鲔歆拿两袋垃圾出去扔,过了好久都没有回来。轨生看了看时间,这里离垃圾屋并不远。

忽然,耳环传来沈鲔歆的尖叫声,接着是熟悉的连番脏话。

轨生暗叫不妙,他一直以为亵贼看上孙淼淼,其实亵贼的目标是沈鲔歆!

“别碰我,混账!”沈鲔歆骂道。

轨生马上感应耳环的位置,幸好亵贼并没有带沈鲔歆离开很远。

轨生让碎骨子和吴郝慑留在这里保护孙淼淼,叫上钟澄迅速朝外面奔去。

筠老说过,亵贼需要十五分钟准备时间。轨生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七分钟,心里不禁慌起来。

沈鲔歆是为了帮他才来的,轨生实在不想她出事,直接将钟澄背起来,向前奔跑的同时不断使用寸步。

“我的朋友很快就会到,你不要碰我!”沈鲔歆被封印信源,害怕得有点语无伦次。

“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把你带到这里,还有,就算他们来了,我也能溜之大吉。”亵贼一边用绳子绑住沈鲔歆的手脚,一边说道。

沈鲔歆不能动弹,看着亵贼解开皮带,颤抖道:“你想干什么?”

听到这里,远在一里外的轨生拼了命地使用寸步,速度之快让钟澄骇然。

当轨生离亵贼不到一百米的时候,体力已经耗得干净,双腿过度使用而不自然地抖动。

轨生于是将钟澄放下。耳环又传来声音,“不要!”

轨生不管双腿负荷过重,再次使用寸步,一瞬间又拉近五十米。

“呜……呜……”只有沈鲔歆的哭泣声。

轨生让耳环化成飞蛾飞到亵贼身上,浓浓的黑气包围着他。

凭着黑气,轨生已经锁定亵贼的身体位置,快速亮出心武锋刺,施展副技切割,对准亵贼的右臂,耗尽生命金属乙骨的能量,隔着五十米用力将锋刺掷出。

锋刺速度极快,气势汹汹,连续破开几间房屋的墙壁,经过院子时,刮起一道余波将所有花草割断。

转眼间,锋刺已经来到沈鲔歆所在的仓库,如入豆腐,穿过铁皮,直接插入亵贼的右臂上。

威力太大,亵贼整个人飞到墙上。刀尖穿过手臂,刺进胸腔。

巨大的疼痛感让亵贼忘记逃跑,这时,轨生和钟澄相继来到仓库。

在轨生的示意下,钟澄单独对亵贼使用天赋源崩,让他瞬间变回普通人。

轨生第一时间来到沈鲔歆跟前,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解开绳子。

沈鲔歆可怜兮兮地看着轨生,接着,紧紧抱住他哭了好久。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轨生松开沈鲔歆说道。

“你知道就好,要是你来晚一点,我就……”沈鲔歆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

“他没干什么吧?”轨生问道。

“他封印信源的时候……碰到我的胸口……”沈鲔歆低下头,委屈道。

“还好,这没什么。”轨生松了口气道。

“好你个大头鬼。”沈鲔歆狠狠地敲了轨生脑袋一下。

“小姐,你应该打他,不应该打我吧。”轨生指了指亵贼。

几分钟过后,轨生休息得差不多,缓缓走到亵贼跟前,抽出锋刺的同时,将他的面具脱下。

亵贼长得非常漂亮,柳眉下的眼睛又大又水灵,鼻子高高的,嘴唇上还涂有唇膏,要不是脖子上有喉结,轨生还以为他是女的。

“你们想对我干什么?”亵贼第一次被人捉住,现在有点害怕。

轨生趁他说话的时候,将早就准备好的毒药塞进他口内咽下。

“你给我吃什么!?”亵贼喝道。

“当然是毒药,难不成是糖果?”轨生笑道。

“你们太卑鄙了。”亵贼骂道。

这话你没资格骂我们吧,轨生心里暗道。

沈鲔歆走过来就是啪啪两个耳光,顺带骂几句脏话。

轨生还不放心,双手按在他的腿上,施展副技切割,将他部分神经断开,偷偷把黑色菱形耳环塞进其口袋。

“我看你长得人模人样,为什么要玷污别人的清白呢?”钟澄问道。

“我就喜欢那样,够刺激,怎么了。”亵贼仿佛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得意道。

轨生问道:“你的天赋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亵贼还没说完,轨生拿起他的右臂,操起锋刺用力劈下。

亵贼眼睁睁地看着手臂断开,心里万分恐惧。这一招是轨生从文修那里学来的,再多的口舌都不如断一肢有效。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轨生拿着他的手臂玩耍道。

亵贼犹豫一会,说道:“我的天赋是脱壳,只要消耗身上一条体毛,就可以到几里内任何一处地方。”

轨生一征,这天赋如此逆天,难怪没有人能捉住他,问道:“你应该是诡诈系信众吧?”

亵贼点了点头。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天赋共享还有多少个名额?”轨生问道。

“原来是打我天赋共享主意。”亵贼笑道。

轨生脸色一沉,拿起亵贼的左臂,正欲一劈。

“慢着。我还有一个名额。”亵贼赶紧说道。

轨生收回锋刺,说道:“我要你将天赋共享给我。”

“你这人还真蛮横。”亵贼说道。

信源恢复正常后,亵贼老实地同轨生进行联结。两人都不是第一次进行天赋共享,所以过程很快结束。

轨生终于获得第二个副技,身上的心愿图突然出现,六十四颗光珠组成的猫格外显眼。现在,已经有五成多的光珠亮起来,轨生感觉身上的信源强了不少。

钟澄、沈鲔歆、包括亵贼都看着轨生的心愿图目瞪口呆。沈鲔歆自问自己的潜力巨大,心愿图也有四十多颗光珠,但比起轨生,还差那么一大截。

轨生脑海灵光一现,得到的副技叫镜闪,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身体变成镜子,第二个阶段从附近一里内的任何镜子窜出来。窜出的同时,化身的镜子和窜出的镜子会相继碎裂。

第一阶段可以躲避敌人的强力招式,第二阶段能够长距离位移,轨生感觉还不错。

唯一的缺点是镜子需求,短距离,轨生可以利用界术替代,但长距离,还是得要镜子。

“我已经将天赋共享给你,你们可以放我走了吧。”亵贼说道。

“谁说放你走了?”轨生冷冷道。

“喂,做人可不能这样。”亵贼急道。

轨生想了良久,将亵贼的右臂抛向空中,右手一挥,弧形光束将其击碎。

轨生十分满意现在的信源强度,相信比大部分信众还要强上三分。

亵贼绝望地看着一地碎骨碎肉,无法发出一句话来。

“这次,我就放过你,如果你再次作恶,下场如同此臂。”轨生喝道。

亵贼只能点头应允,心里极其不愿得罪轨生。

轨生转身带沈鲔歆和钟澄离开,还没走几步,亵贼喊道:“你也得给我解药啊,还有,我的腿怎么办?”

“你的腿一段时间就会好,至于解药,你根据症状便能找到。”说罢,轨生踏出仓库,亵贼衣服里的耳环化为飞蛾回到轨生耳朵上。

回去的路上,钟澄问道:“你就这样放他走?”

“不然还能怎样。”轨生说道。

“这种人,就该杀了。”沈鲔歆还为之前的事生气。

轨生笑了笑,没有说话,为了试验新获得的副技镜闪,找准孙淼淼房间里的化妆台,一瞬间,消失在沈鲔歆和钟澄的视野之中。

轨生窜出来后吓着躺在床上的孙淼淼,身后镜子碎成一地,不好意思地说道:“明天给你买一个新的。”

几天后,轨生终于练熟副技镜闪,配合界术,可以在短距离内不断位移,如果再用上寸步,能避开敌人大部分单体攻击。

钟澄在昨天就回家了,他想开学前见上父母一面。轨生没有挽留,反正此行目的已经到达。

吴郝慑继续在波比城晚晚笙歌,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碎骨子没有跟吴郝慑胡混,整天在孙淼淼身边转,殷勤得很。孙淼淼看出他的想法,但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轨生在此期间,抽出一小段时间教会周日正最基础的信源技术,射和盾。

周日正成功做出心武,一对拳爪只有十厘米长,十分适合短距离作战。

为了修补和周麟的关系,筠老每天都在旁侍候。起初周麟整天骂他,久了之后,就由着他在店里。

举办百鸡宴的日子终于到了,全城变得十分热闹,场地设在城中的露天广场。

广场上除了评判台外,还有十个新建的炉灶,正好配对十个参赛选手。

周日正穿着蜇家提供的衣服站在灶台后面,看起来威风凛凛。自从他成为信众后,整个人的气质改变不少。身上的信源波动有点不稳定,毕竟他还是一名新手。

周麟为了目睹整个比赛过程,要筠老做了张轮椅来到广场,面色因为喜庆而变得红润多了。

外面的座位并不多,几乎被城里的大家族占了。轨生、沈鲔歆和碎骨子坐在蜇家所属范围的位置。还没开始,那群打手拼命喊起来,吵得要命。

鸿家家主鸿运发时常会看过来,让轨生很不自在。

轨生暗道,鸿家虽然没有刁难周日正,但还是派人调查过他们。

鸿运发派出的参赛者是王都有名的厨子,拿过不少奖牌。

城主董健看了看手表,从裁判席上走出来,站在广场中央,大声说道:“请各选手准备,百鸡宴正式开始!”

话单刚落,所有参赛选手纷纷动起手来。现场中,周日正的动作尤其显眼。他从灶台旁的笼子里一次拿出十只鸡,割脖放血,烫皮去毛,速度飞快。

轨生看向其他人,大部分人都在准备配菜,有些人甚至先把盘子摆好,讲究得很。

轨生又看了一眼鸿运发,他显得胸有成竹,身后有不少信众。

“你觉得周日正会赢吗?”沈鲔歆担心道。

“他是赢定的,但能不能走出现场,还是两说。”轨生叹了口气说道。

沈鲔歆听后,也发现了问题所在,维持秩序的都是普通人,而蜇家带来的人只有两三个信众。

“如果鸿家输了,他们一定会找借口发难,大战在所难免。”轨生又说道。

场上,周日正的刀工无不让观众赞叹,短短几分钟,去除内脏,斩块,切件,一气呵成。

灶台一共有三个炉口,周日正同时使用,左边蒸鸡,中间炒鸡,右边炸鸡。

周日正还是嫌慢,在灶台旁做了一个木架,打算用它做烤鸡。

一个小时过去,周日正已经做好五十多道菜,远远领先其他人。

轨生见此,马上跟蜇家家主蜇静簧谈话,要他赶紧派信众过来。蜇静簧虽然不怎么愿意,但还是照做了。

轨生担心周麟和筠老,建议他们离开这里。周麟始终不肯,说什么都要看着儿子拿到奖牌。

轨生拿他们没有办法,叫沈鲔歆和碎骨子保护他们。

场上又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周日正的刀工实在一绝,在瓜果上雕刻的动物栩栩如生。

最后,周日正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完成百鸡宴,完美打破历史记录。其他人只做了一半不够,差距十分明显。

裁判检查无误后,城主董健把奖牌交给周日正。周日正刚接过手,鸿家的人便开始捣乱。他们的理由很牵强,说周日正是信众,对其他人不公平。

不出所料,鸿家和蜇家的人打起来,场面变得十分混乱。

轨生一点也不想掺和进去,向周日正招了招手,带着众人离开现场。

周麟坐轮椅,速度根本不快,鸿运发和十几个信众没花多少时间就追上来了。

周日正挡在前面,想跟他们干一架。筠老无奈地按着头,对这个傻儿子感到无语。

“之前就是你们闯入鸿家的吧?”鸿运发走到前面,问道。

“鸿家主,你恐怕误会了,我们从没踏足鸿家。”轨生施了一礼道。

鸿运发没有证据,同时不想跟轨生纠缠,于是说道:“你们留下周家的人,可以走了。”

“既然这样,我们只好……从命,不过,我有一件物品,想让鸿家主过目。”轨生说罢,从怀里拿出一面镜子抛到鸿运发手上。

鸿运发还没看清手中之物,轨生使用刚学会的副技镜闪,眨眼出现在他面前。

“所有人不许动,不然,我就杀了他!”轨生将锋刺架在鸿运发的脖子上,威胁道。

其中几个信众想偷袭,鸿运发马上喝道:“没听到他说的话吗!”他们马上停下脚步。

刚才,轨生的锋刺已经划开一道血痕,要是再深入一分,鸿运发已经一命呜呼。

轨生让自己人先走,过了半个小时后,对鸿运发说道:“我们无意得罪你们,今天过后,再也不会出现波比城,所以,你们最好不要追来,不然,别怪我无情。”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得罪我们的从来没有好下场。”鸿运发仿佛忘了脖子上的小刀,说道。

“我当然知道,断头台是吧。”轨生冷哼一声道。

鸿运发听后背后一凉,终于知道轨生不好惹,说道:“你……放心,只要放了我,我就不会追你们,我要对付的只是蜇家。”

轨生没有信他的鬼话,又等了半个小时,才利用副技镜闪离开波比城。

波比城外,一辆马车快速飞驰。驾驶马车的正是吴郝慑,他机智得很,发现青楼附近有人埋伏,果断从后门离开,第一时间回去孙淼淼的店里。

车厢内一共有六个人,沈鲔歆、孙淼淼、碎骨子和周日正一家。车厢还有不少昂贵货物,所以显得有点挤。

轨生突然出现在车厢里,同时,筠老手中的镜子裂开一半。

“你没事吧?”沈鲔歆急切问道。

轨生摆了摆手,说道:“现在就看鸿运发有没有脑子,要是他敢追来,我保证他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轨生朝远远的北方看去,脸上不禁露出沉重之色。

“怎么了?”沈鲔歆又问道。

“没什么,思乡而已。”轨生说道。

“要不,我们一起去你的家乡玩耍?”沈鲔歆兴奋道。

“那里已经物是人非。”筠老一眼看出轨生所思。

筠老的确说得没错,家乡不仅没有一个朋友,而且母亲沈蓝也不在,轨生根本没有回去的理由。

“我们还是早点回去王都吧。”轨生叹了一口气,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