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29字
  • 2022-04-13 15:55:51

轨生足足跟孙淼淼聊了三十分钟,约定当天晚上到这里吃饭。

接下来,轨生继续在城内闲逛,鸿家还是到处搜人。他们引起不少骚乱,踩入其他势力地盘。

轨生调查后得知,蜇家与鸿家一直保持竞争,家主蜇静簧在城内拥有十几家卤味店,其酱油鸡远近驰名。

鸿家和蜇家都报名参加百鸡宴,对冠军的头衔志在必得。因此,他们在这段时间的冲突并不少。

轨生亲眼看见两家打起来,鸿家的人拿斧头,蜇家的人操西瓜刀。

一顿互砍,地上全是鲜血。最后,当地官兵到场,他们才扶着伤员离开。

轨生因为面生,所以被官兵抓到警局问话,并没有当面说破,心想警局应该有亵贼的档案。

来到警察局,轨生亮出预备军官学院的身份,马上得到放行。

在普通城镇里,学生的身份比机关办事员的级别还要高,毕竟他们将来一出来就是领导。

那些警察一改态度,倒茶递烟,一样也不少,轨生看着就觉得好笑。

轨生想进去档案室。起初他们有些不愿意,讨论十几分钟后,还是打开了门锁。

轨生很快找到亵贼的档案,足足放了两大个档案柜。

亵贼从七年前开始作案,专门在波比城附近下手,对此地情有独钟。

经他手的女人有年轻的,也有年纪大,都非常漂亮销魂。

作案手法千篇一律。亵贼总在晚上行动,吃完就走,绝不过夜。如果目标不听话,他会强行向其喂药。

亵贼可以突然出现在目标闺房里,而且门锁完全没坏。

轨生看到这里,十分肯定亵贼的天赋与位移有关,抓住他的难度非常之大,行动必须有钟澄在场。

再翻看近一年的档案,轨生发现亵贼的品味逐渐改变,目标偏向年纪稍大的熟妇,年龄都不少于二十六岁。

还有,七年内作案从未失手,亵贼变得十分嚣张,完事后,会拿走目标一件贴身衣物,在她床上留下数字记号。数字记号很易懂,就是受害者的总数。

轨生将近一年的案发日期进行比较,邻近间隔大概为半个月,算了算时间,觉得他快忍不住下手了。

两个小时过去,轨生推开情趣店的大门,身后跟着沈鲔歆、钟澄、吴郝慑和碎骨子。

孙淼淼看到吴郝慑,立即走到他跟前,抓住他的手,说道:“恩公。”

经过介绍,轨生才知道吴郝慑之前替孙淼淼还债。他生性多情,有这种行为不奇怪。

孙淼淼让众人在内厅等着,到厨房准备晚饭。吴郝慑对店里的商品十分感兴趣,又摸又看,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碎骨子看起来很累,在白天跟吴郝慑逛了不少地方。沈鲔歆显得有点不自在,钟澄倒是觉得没什么。

“你们今天查到什么了吗?”轨生向沈鲔歆和钟澄问道。

“我跟好几个受害者聊过,她们真是不知廉耻,竟然还想被蹂躏一次。”钟澄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那几个人八成被亵贼下药。

“恶贼都是从城里一家有名的胭脂店选取目标。”钟澄又说道。

轨生一喜,说道:“有什么根据吗?”

“那些受害者喜欢在脸上涂抹胭脂。于是我找到那间胭脂店,来消费的女人十有八九都长得很漂亮。”钟澄回答道。

“很好,这是一条有用的线索。”轨生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也有发现。”沈鲔歆说罢,从怀里拿出一份名单,“这是还没被下手的美女名单。”

轨生接过一看,问道:“这名单你是如何得来的?”

“从那些赏金猎人手上。”沈鲔歆自豪道。

轨生这时才发现自己漏了一个细节,亵贼不会对同一目标下手两次。

“那些赏金猎人还说,下一个目标极可能是名单上的三个人,第一当然是名气极高的孙淼淼,第二是城西陈家的闺女,第三则是刚从外地来的有名花魁。”沈鲔歆又说道。

轨生沉默良久,陈家闺女年纪太小,不太可能。花魁和孙淼淼都有可能,花魁轨生不知道,但孙淼淼脸上的确涂有钟澄所说的胭脂。

孙淼淼从厨房端出五菜一汤,十分丰盛。轨生实在难以想象,以前十指不沾水的三小姐现今有如此厨艺。

大家围在一起吃饭,孙淼淼亲自为吴郝慑舀汤,表达她感激之情。

轨生看了一眼桌子,发现孙淼淼旁边的空碗筷,问道:“还有人来吗?”

“是我的合伙人。”孙淼淼回答道:“她今天到外面进材料,很快就会回来。”

没多久,一个穿着中性的女子从外面走进来,她理着小平头,鼻子穿着银环。

“我为大家介绍,她正是我的合伙人胡伦兮。”孙淼淼站起来说道。

胡伦兮明显不喜欢热闹,但基本礼节还是有的。她坐下来,喝了一口汤,看了一眼众人,问道:“各位来此所为何事?”

孙淼淼抢先回答道:“他们是为了抓住城内的亵贼。”

胡伦兮大力拍打一下桌面,说道:“好!那种人渣就该拿去五马分尸。”

轨生万万没想到胡伦兮有如此反应,问道:“你们是如何认识的?”

胡伦兮一改态度,客气道:“我之前……得到一笔钱,想做点小生意。而淼淼在街上摆摊,卖的都是些奇装异服,城里人根本没法欣赏。”

“虽然古怪,但我的衣服都很性感,不是吗?”孙淼淼调皮道。

胡伦兮点了点头,说道:“当时,我就想,如果做成内衣,一定会大受欢迎,毕竟波比城的烟花之地如此之多。”

钟澄看了一眼店面,说道:“这里应该不便宜,生意很成功啊。”

“这里是胡伦兮下的本钱买的,虽然生意很火爆,但还没能回本。”孙淼淼说道。

“胡伦兮小姐,以前是干什么的?”钟澄好奇问道。

胡伦兮脸色马上垮下来,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吧。”

看着胡伦兮走上楼,孙淼淼小声说道:“她以前是青楼里的打杂,不喜欢别人问起她身世,连我也不例外。”

“打杂?”轨生讶异地张开口,问道:“她的钱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我每次问她,她都会生气。”孙淼淼摇了摇头。

吃饱过后,吴郝慑和碎骨子又到外面花天酒地。钟澄因为有点累,所以回去休息了。

轨生向孙淼淼开口问道:“这里有没有空房,沈鲔歆在青楼始终不方便。”

孙淼淼点了点头,说道:“楼上还有一间空房,我才打扫过,她现在就可以在那睡。”

沈鲔歆趁孙淼淼收拾碗碟时,问轨生:“我留在这里,那你呢?”

“孙淼淼很可能是下一个目标,你在她身边可以保护她。”轨生说道:“至于我,会在附近守着。”

当晚,轨生在对面大楼坐了足足三个小时,感觉亵贼不会来后,前去鸿家一探究竟。

鸿家的守卫很严密,这是轨生来到后的第一感觉。院子每个角落都有信众把守,而且监测范围很广。轨生有几次靠得太近,差点被他们发觉。

远远看去,轨生发现鸿家有一条往下的通道,入口有重兵把守,极为可疑。

轨生怀疑周日正关在下面,激活隐界,偷偷潜入鸿家的地下通道。

没走几步,轨生马上被无数个分岔口难倒,足足花了两个小时,都没找到周日正,最后只能无奈离开鸿家,不然,隐界的所储存的信源将消耗殆尽。

轨生并没有轻易放弃,让耳环化成飞蛾落在主人房的窗口上,准备全天监听鸿家家主一举一动。

天已经亮了,轨生去了一趟周麟的白斩鸡店,发现筠老昨晚一夜没归。

轨生暗道不妙,筠老极有可能又去鸿家找周日正,这也能解释街上为何没有鸿家的人巡逻。

筠老拿回自己的武器,虽然实力会大增,但他哪是一群信众的对手。

轨生现在只能收集情报,不能急于救他们两父子,回去的路上,买了一打咖啡,一定要在今天之内找到鸿家地下通道的路。

下午,轨生就在孙淼淼的店里静坐,吩咐沈鲔歆一旦睡着马上叫醒他。

终于,轨生透过飞蛾听到重要情报。筠老昨天果然去了鸿家,不到三秒就被两个信众制服。

他和周日正关在同一个牢子里,路线图和钥匙都放在家主鸿运发的书房里。

当天晚上,轨生已经有了全盘计划,沈鲔歆依旧留在店里保护孙淼淼。碎骨子和钟澄很配合地戴上面具,在外面接应。轨生则到里面救人。

时针刚好指到十二,鸿家的灯逐个熄灭。轨生在夜色下消失踪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鸿运发的书房里。

书房不小,轨生找了好几处地方都没找着,心想,这里一定藏有机关。

轨生到处乱摸,最后在书架的柜子里发现一个按钮。书架缓缓移动,发出明显的响声。轨生担心被外面的人发现,一直藏在门后。

三分钟过后都没有人来,轨生才敢松一口气,从暗格拿出路线图和钥匙。

轨生打开路线图一看,地下通道几乎覆盖半个波比城!

沿着昨天的路往下走,轨生凭着地图,在十五分钟后,来到尽头,拿出钥匙开门。

轨生继续往里走,没多久,终于找到筠老和周日正。他们俩被架在墙上,手脚都有铁链锁着。门外只有一个信众,轨生轻易将其击晕。

筠老听到响声,抬头一看,高兴道:“轨生,我们在这里,快进来!”

轨生无奈地叹了口气,用钥匙打开牢房,解开两人的锁,说道:“我告诉你不要到鸿家,你偏偏不听,还真把我的话当屁放。”

“我……怕你只是说场面话,不会真心想救我儿子。”筠老不好意思道。

“我的确不想惹麻烦,因为鸿家极有可能与断头台有关系。”轨生说道:“但是,我说过会救你儿子就绝对不会吃言。”

“你也怪不得我,明明可以现在救他,为什么还要我收集亵贼情报呢。”筠老埋怨道。

“这样我才能有时间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啊。”轨生说道。

“你们两个讲够了没有?”周日正走近问道。

此时,轨生怀里忽然闪着亮光,一愣,拿出用布包着的祭品。

祭品外表的铜片和铜绿慢慢剥落,发出耀眼金光,被一条铂金带围绕,跟轨生在城堡上看到的大钟有点相像。

轨生将祭品重新包住,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越早离开此地越安全。

筠老精得很,一眼就看出祭品不凡,故意向轨生介绍道:“这就是我的犬子周日正。”

“老头,谁是你的儿子啊!”周日正跟筠老吵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周日正真的长得跟筠老一模一样,但一身正气。轨生不禁问道:“你们到底还想不想出去?”

两人同时住口。轨生让精灵白亵易容,才把他们带到外面。

没有使用隐界,轨生刚踏出地下通道就被外面的人发现。一场大战再所难免,但轨生并不惧怕,他亮出锋刺的同时为其施展副技切割。

受雇于鸿运发的信众很明显没有经过正规学习,连心武也没有。

轨生瞬间将面前两人击倒,远处的钟澄和碎骨子马上加入战局。

钟澄的天赋实在利害,一群信众变回普通人,受了伤后根本不敢追上来。

半个小时后,轨生带着众人回到下榻的青楼,让钟澄和碎骨子去休息,对筠老说道:“你们先藏在这里,我想想办法解决此事。”

“慢着,我为什么要听你讲啊。”周日正冲口而出。

轨生脸色一沉,周日正完全不会变通,跟筠老差远了。

“闭嘴,人家刚救你出来,你道谢了没?”筠老骂道。

“我做事光明磊落,鸿家的人迟早会受到制裁,用不着别人来救。”周日正头一摆,说道。

“这笨儿子……真是把我活活气死!”筠老右手按着心脏,左手指着周日正说道。

轨生眼睛一转,说道:“你母亲病得不轻,世上只有神圣系信众能治疗,我刚好认识几个人。”

周日正听后,脸色一改,问道:“你真的有办法救我妈妈?”

轨生点了点头。

“好,一切都听你的。”说罢,周日正高兴地走进青楼。

筠老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我的儿子多好。”

轨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晚过去,轨生只睡了三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想对策。鸿家定会全城找筠老两父子,轨生没办法一直保护他们,也不想惹麻烦。

轨生本来想让他们俩启程去王都,可是整座波比城已经被鸿家封锁。

轨生还要找亵贼,让钟澄开一条路出去并不是他的首选,只好打蜇家的主意。

吃过早饭后,轨生带着筠老和周日正前往哲家,叮嘱周日正不要出声。

来到哲家后,轨生让精灵白亵换一个容貌,在下人的带领下,拜见蜇家家主蜇静簧。

“下人说你有我感兴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蜇静簧眯着眼问道。

轨生看了蜇静簧一眼,他身穿野兽皮衣,胡子长到胸前。

“波比城人人都说唯一能跟鸿家对抗的只有蜇家,我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轨生不可一世地说道。

“混账!”蜇静簧喝道:“我才不放鸿家眼内!”

轨生心里暗喜,说道:“百鸡宴在即,鸿家千方百计想得到冠军,你却翘起二郎腿不管,可否有此事?”

“哼,鸿家的人跟我们不相上下,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蜇静簧不屑道。

“府上可有人能在三个小时内完成百鸡宴呢?”轨生问道。

“三个小时是历史记录,至今没人能打破。”蜇静簧回答道。

轨生将周日正推前几步,指着他说:“这人不用三个小时就能完成百鸡宴。”

“很好,这人我要了。”蜇静簧马上说道。

“为了此人,鸿家出动一队信众捉他。恐怕,你要不起哦。”轨生说道。

“信众,我们也有。你真当我怕了鸿运发不成?他后面有组织撑腰,我也有城主帮我说话!”蜇静簧说道。

“如果蜇家主能出面保他,他以蜇家的名义参赛又何妨?”轨生说道。

周日正一听,脸色扭曲,但没有说话。

“好,这事就说定了,我一会派人到鸿家放话,要是他们敢动他一根寒毛,我保证跟他们没完。”蜇静簧承诺道。

轨生带着二人走出蜇府,周日正开口道:“我当初就是没有答应鸿运发,才会被他捉住。”

“你赢了,名气归他们,但纪录表上还是你的名字啊。”轨生笑道。

筠老叹了一声,说道:“这儿子真是憨直。轨生已经答应帮你救母亲,就算今年赢不了,你以后还有机会啊。现在我们已经得罪鸿运发,必须得找个靠山。”

周日正觉得有理,便没有再辩驳下去。

不出轨生所料,蜇静簧派人去鸿家后,波比城马上得到解封。

下午,轨生来到孙淼淼的店,跟沈鲔歆聊了几句,昨晚平安无事。

想到城内还有一个目标,轨生于是找到吴郝慑和碎骨子,花钱让他们找那个花魁,他们还没听完就点头答应。

趁还没天黑,轨生抓紧时间睡觉,直接躺在店里的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沈鲔歆和孙淼淼的关系变得非常好。白天,沈鲔歆在店里帮忙,让生意更加火爆。

胡伦兮要么在谈生意,要么到城外进材料,只会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回来。

店里没客人,沈鲔歆还会跟孙淼淼学一点裁缝技术,虽然做得不太好,但至少不会扎到自己。

“起初听你们说轨生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真的吓我一跳。”孙淼淼招呼最后一位客人出门后,对沈鲔歆说道。

“只要有祭品,是个人就能进,有什么好稀奇的。”沈鲔歆说道。

“以前,孙家家境殷实,我们三兄妹还是为了一件祭品争得头破血流,更何况是出身贫穷村落的轨生。”孙淼淼说道。

“可能运气好吧。”沈鲔歆想了想说道。

“运气?我看不是。轨生以前只是城外的临时工,在短短的时间内,进入孙府清洁马粪,再成为我的副手,一般人可做不到。”孙淼淼笑道。

“难不成你看上他?”沈鲔歆投向怀疑的目光。

孙淼淼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他不是我的类型。还有,当初我在孙家的地位很低,根本不可能跟大哥、二哥争孙家继承人。自从轨生在我身边出谋划策,我才获得父亲的重视。”

“但我觉得他平平无奇,还经常耍无赖。”说罢,沈鲔歆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轨生。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为什么看上他呢?”孙淼淼一眼看穿孙淼淼的心思,说道。

沈鲔歆红着脸,扭过头说道:“谁会喜欢他!”

孙淼淼淡然一笑,没有说下去。

忽然,外面走近一个人,他头戴礼帽,脸蒙蓝色丝巾,身上穿着整套西装,手上提着一个小箱子。

“欢迎光临。”孙淼淼展开笑脸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来买东西的。”说罢,那人将小箱子放在柜台上打开,里面全是名贵的胭脂水粉。

沈鲔歆只对外国的化妆品感兴趣,而且平常都是素颜,根本不会买胭脂水粉。

孙淼淼不同,她喜欢妖艳的妆容,忍不住问起价格。

“我们正在做推广,任何女性都可以免费获得一盒胭脂。”推销员说话的时候,瞄了沈鲔歆一眼。

“我要这个。”孙淼淼高兴地拿走一个蓝色盒子。

推销员看向沈鲔歆,问道:“姑娘,对我的货不喜欢吗?”

“是的。”沈鲔歆直接说道,她最痛恨推销员,觉得他们很烦人。

推销员的脸不经意地抽搐一下,看向孙淼淼问道:“小姐生得俊美,气质非凡,莫非是一名信众?”

孙淼淼心里一喜,摇头道:“我只是个普通人。”

“这样的话,小姐得小心了,波比城人员复杂,而且有一名亵贼在城里到处作恶。”推销员把箱子合上说道。

“放心,我这里就有两个信众,安全得很。”孙淼淼说道。

推销员再看了沈鲔歆一眼,才将目光投向沙发上的轨生,说道:“那我就不麻烦你们了,再见。”

看着推销员走出店里,沈鲔歆皱下眉头说道:“这人古怪得很,你还是不要用他的胭脂为好。”

孙淼淼笑了笑,说道:“我们这里经常有人上门推销。不用太过杞人忧天。”

傍晚,孙淼淼把店门关上后,到厨房做饭。沈鲔歆则一个人在内厅摆好碗筷。

没多久,胡伦兮从外面走进来,她还是中性装扮,脸上还贴着假胡子,极不自然。

胡伦兮看了沈鲔歆一眼,坐下来后喝一口水,说道:“只有你一个人吗?”

“吴郝慑和碎骨子在外面有事,不会回来。钟澄晚一点才来,不在这里吃饭。至于轨生,你也看到,他在沙发上睡觉,应该是起不来了。”沈鲔歆说道。

三人在内厅吃饭,胡伦兮对其他人很冷淡,对孙淼淼却很温柔,经常帮她夹菜。

饭后,沈鲔歆自觉收拾碗筷,孙淼淼和胡伦兮到楼上休息。

沈鲔歆平时很少干家务,费了不少时间,才把一切弄好,看一眼挂钟,已经晚上九点了。

钟澄从外面进来,一身酒气。他说外面有点冷,喝点酒暖胃。沈鲔歆看他腰间还系着一大壶烈酒,对保护工作完全不上心。

时间还早,沈鲔歆没有叫醒轨生,一个人走到楼上,听到玻璃碎地的声音,走近孙淼淼房间,小心往窗口探头看去。

胡伦兮把孙淼淼压在墙上。孙淼淼一边挣扎,一边说道。“不要……”

胡伦兮没有住手,反而更加兴奋。孙淼淼用力推开她,走开数步,说道:“我早跟你说过,不会喜欢你!”

胡伦兮直接把孙淼淼扑在床上,双手压住她的手臂。

沈鲔歆眼睛一转,在门外敲了两下,问道:“淼淼,你在里面吗,我有事要问你。”

胡伦兮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不甘心地放开孙淼淼。

孙淼淼擦掉眼角的泪珠,匆匆走出房间,和沈鲔歆走上天台,说道:“谢谢。”

沈鲔歆一征,原来孙淼淼早就发现她在外面,问道:“我们不在的时候,她都是这样吗?”

“嗯。”孙淼淼点头道:“起初,她只会毛手毛脚。谁知道……她……”

“你不想这样,离开她呗。”沈鲔歆建议道。

“但是……没有她,我根本没法活下去。”孙淼淼黯然道。

“你大可以投靠轨生,他现在可是王都的隐形富豪。”沈鲔歆笑道。

第二天早上,黯湮穿着一身漂亮笔直的西装,头发上了发腊梳到脑后,来到拉堤西北城。

财政司司长林若林的府邸外,挤满人群。老头对身旁的壮硕男人说道:“林司长招管家,不仅待遇好,而且地位高,我全家大小都来试一试。”

“我看,你们就别妄想了,林家要求很高,至少得有王都专业技术合格证。”男人笑道。

“难不成你有这玩意?”老头哼了一声,说道。

“我……是没有,但我有王城官员的保证书,所以还是有几分资格的。”男人挺起胸膛说道。

黯湮就在他们俩身后,对他们的对话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上任管家就是被他捉走,现在还关在城外一间小废屋里。

林家的管家筛选已经开始,十五分钟过去,接近九成的人灰溜溜地回去。

之前说有保证书的男人同样被赶了出来,让那老头笑了好一阵子。

“你可有技术证书?”家丁将黯湮拦下,问道。

黯湮将怀里的卡纸拿出来,让家丁仔细检查,最后轻松得到放行。

证书是黯湮强逼城里的伪造高手做的,一点也不担心有破绽。

半个小时后,家丁将大门关上,所有参选者都站在院子里等待下一阶段的筛选。

黯湮左右看了一眼,只有仅仅九人入选,年纪都不大。左边第二个最有自信,身上有微弱的信源波动。右边最后一个也不错,是所有人中最稳重的。

对众人进行筛选的是林家外姓亲戚,人人都叫他蒋管事,在林家的地位非常之高。

在蒋管事的要求下,众人一一走到旁边的空位坐下。黯湮看了一眼面前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份试卷。

蒋管事摇响手中的铃铛,大家纷纷开始作答,唯独黯湮坐着不动。

试卷上的内容,黯湮大致浏览了一遍,全是与技术相关的问题。

蒋管事再次响起手中的铃铛,众人都停笔坐正身子,黯湮的卷上只写着四五七一。

负责对试卷评分的还是蒋管事,前面几个人都合格通过。轮到黯湮的时候,蒋管事脸色阴沉,犹豫良久,给他很高的分数。

黯湮心里暗笑,他一早就料到有此结果。蒋管事常把林家贵重物品变卖,四五七一正是卖貔貅翡翠所得的铂金币。

接下来的测试项目是体能,黯湮老是被蒋管事盯着。

黯湮名列前茅,现场只剩下三人。一个妙龄女子从大厅走出来。粉红秀发绑成两条辫子,翠绿色的眼睛水汪汪,双颊涂着厚厚的粉底。她正是财政司司长林若林的独女林剑灵。

“老蒋,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林剑灵用一种不可质疑的语气说道。

“这……怎么可以,管家一职十分重要,要是老爷怪罪下来,小人恐怕担当不起。”蒋管事说道。

“混账,我说过的话不会说第二遍!快给我滚回去!”林剑灵怒道。

蒋管事不敢得罪林剑灵,只好退回大厅,想尽快找到林若林交待此事。

林剑灵来回走了一遍,指着左手边第一人说道:“你身体还挺壮的,长年健身吗?”

那人立即秀身上肌肉,说道:“是的,林大小姐。”

林剑灵伸手掐了一下他的手臂,摇了摇头,说道:“肌肉是不错,但长得实在不行。”

接着,林剑灵走到身上散发出微弱信源波动的男人跟前,伸出手指略过他的脸庞,说道:“长得很秀气。”

“谢大小姐夸奖。”

“不过,你还是比不上他。”说罢,林剑灵将视线落在黯湮身上。

黯湮面无表情,仿佛没听见林剑灵的话。

林剑灵站在黯湮面前,问道:“我不漂亮吗,你怎么不看我?”

黯湮体内的精灵告诉他,林剑灵心里要的不是肯定答案,回答道:“你长得很普通,外面随街都是。”

林剑灵噗嗤一笑,说道:“很好,你就是林府的新任管家。”

下午,波比城孙淼淼的店里,轨生打着哈欠醒过来,这一觉睡得太舒服,连饭也没顾得吃。

轨生看到茶桌上放着饭菜,旁边还有一张纸条,“起来记得吃,我和淼淼到外面购物。鲔歆。”

轨生简单梳洗一下,坐在沙发上吃起来。没多久,胡伦兮从楼上走下来,坐在轨生对面盯着,让他很不自然。

“有事吗?”轨生放下碗筷,问道。

“你们什么时候走。”胡伦兮面无表情地说道。

“捉到亵贼,我们自然就走。”轨生想了想,说道。

“要是永远捉不到亵贼,你们岂不是一直住在这里。”胡伦兮不悦道。

“你想怎么样?”轨生脸色一沉,问道。

“明天,你们必须离开这里。”胡伦兮冷冷道。

“如果我不肯呢?”轨生压抑住心里的怒气,说道。

“那就别怪我无情,我才不管你们是不是淼淼的朋友!”胡伦兮说道。

“这里是一间店铺吧,我可是顾客。”轨生眼睛一转,说道。

胡伦兮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们有买什么吗?”

“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买东西有没有折扣?”轨生问道。

“就算你七折,你要买啥?”胡伦兮停止笑声,问道。

“全部。”说罢,轨生拿出一叠钞票丢到茶桌上。

胡伦兮眉头一皱,说道:“你想把整间店买下来吗?”

“没错。你卖不卖?”轨生问道。

胡伦兮沉默良久,台上的钱比她投资的钱多出几十倍,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反正只要有钱,大可以到别的地方另起炉灶,于是爽快道:“成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