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097字
  • 2022-04-12 19:21:52

轨生来到社团荒野源,刚好碰见紫岚,跟他聊上几句。原来紫岚得到总编的推荐,假期在帝国邮报实习,不打算回紫沼城。

荒野源还是一股浓浓的骚味,团长沙特曼比以前更加粗犷,头发又长又乱,肌肉分明,右臂毛绒绒的。轨生估计,他一定修习了野生共生技术。

碎骨子收到游乐子的信,要他尽早回去组织。轨生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波比城,他高兴地将游乐子的信撕碎。

跟碎骨子谈了十几分钟,轨生觉得他在这一年变了不少,不仅说话流畅,而且懂得与人相处。

怕游乐子担心,轨生还是拿出信纸写下几句,跟他说明借碎骨子一用。

最后轨生找到戽石,他已经基本痊愈。魏立决接到组织的最新任务,一早离开了王都。

王都在这一年来频频出事,轨生实在不放心大彬、小惠和轨思,所以想让戽石在他离开期间待在月半轩。

戽石根本没地方去,魏立决又刚走,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当然,轨生给出的条件十分优厚,不仅让他在月半轩免费吃喝,而且给他一叠大额钞票。

回到社团后,轨生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厅,感觉有点冷清,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坐下吃起来。

“你怎么还在这里?”沈鲔歆从楼上走下来问道。

轨生一愣,说道:“放心,我明天就不在这里了。”

“你要回去家乡吗?”沈鲔歆坐在轨生的旁边问道,神情有点扭捏。

轨生摇了摇头,不禁想起母亲沈蓝,说道:“家乡已经没有一个熟人,回去毫无意义。”

“你要去哪里?”沈鲔歆问道。

“波比城。”轨生老实道。

“哼,你们男人都一样,一有时间就去那里花天酒地。”沈鲔歆生气道。

“我可是办正事。”轨生说道。

“我不信,我也要去!”沈鲔歆靠得很近,嘴有点嘟起来。

轨生一顿,心里暗道,不管是不是办正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吧。

第二天早上,轨生先去了一趟月半轩,跟大彬交待一下,从他那里要了一辆马车。

马车是大彬专门为轨生量身订造的,主要用于出席各种重大场合,不管造型还是用料,都是顶级的。

负责拉马车的是黑棕白三匹优质血统的南方纯种马。它们身体匀称,没有一丝杂毛,在阳光下透着亮光。

车厢最多可容纳八个人,整体呈流线型,使用黑金色彩,低调而不失奢华。

轨生刚坐上马车,轨思就从别墅走出来,哭着要轨生带她一起去。

轨生想到波比城人员复杂,实在不想轨思跟来,只好狠心驾驶马车出城。

碎骨子站在城门外的榕树下。旁边的吴郝慑身穿一袭青衣,背负水墨画卷,意气风发。

轨生下车问道:“你怎么来了?不用回去组织跟林美兰学习吗?”

“跟林美兰学习自然是件美事,但去波比城风流更合我意。”吴郝慑理所当然地说道。

轨生脸色一沉,说道:“我们不是去波比城玩。”

“兄弟,我明白的。”吴郝慑搂着轨生肩膀说道:“大家都不想被学院的学生说三道四,低调行事才是王道。”

“你不是正在追求素真吗?”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们还不是情侣,我的私生活,她没权干涉吧。”吴郝慑厚着脸皮说道。

轨生又跟吴郝慑聊了几句,知道他跟碎骨子的关系铁得很,每逢周末他们都会到王都外的小城寻花问柳。昨天,碎骨子谈起去波比城,吴郝慑当夜写信给林美兰不回去。

没多久,钟澄也来了。他背着轻便的行李,脸色不太好,还想着去懔冬青的家乡。

轨生毫无安抚他的意思。为了竞选胜出,轨生不仅耗费心血,而且掷下大量金钱。要是钟澄不肯配合,轨生能让他上去,同样有办法拉他下台。

半个小时过去,沈鲔歆姗姗来迟,她理了一个短发,既干练又漂亮。身上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短裤。鞋子绣有沈家黑色寒梅家徽。

沈鲔歆拉着一箱行李,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上马车,说道:“还待着干什么,出发啊。”

轨生又气又无言,大家都上车后,翻身坐在驾驶座上,朝波比城出发。

波比城在帝国北方,与跃马城相距不远。路上,吴郝慑不断跟沈鲔歆搭讪,毕竟沈鲔歆是名副其实的大美女,追求她的人非常多。

沈鲔歆很明显不喜欢吴郝慑,完全不理他,最后实在受不了,爬到轨生旁边坐下。

轨生的计划很简单,一个星期内到达波比城,主要走官道。每三天住一次酒店,其余时间都在野外露宿。

轨生以为沈鲔歆会大耍小姐脾气,结果出乎意料,她很享受此次旅程。

半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轨生会让大家吃些干粮,如果附近有动物出现,便会为大家加菜。

沈鲔歆很喜欢轨生的烤肉,说王都的名厨都比不上他。轨生只是笑笑,没把她的话当真。

晚上露营,轨生本意让沈鲔歆睡车厢,但她偏偏坐在旁边,一起看营火。

吴郝慑和碎骨子十分不客气地睡在车厢里,没多久就传出阵阵呼声。

钟澄找到一张毛毯,在火堆附近躺下,拿出懔冬青送的钢笔,看得入神。

沈鲔歆对轨生的身世很感兴趣,不断问起他的童年。轨生觉得没什么,便跟她一一谈起。

轨生累了就挨着树干休息,沈鲔歆则靠在他的肩膀睡着。

到第五天早上,轨生经过村落的时候买了一份帝国邮报。王城开始插手学院事务,以防突发事故再次发生。报纸上用了很小边幅专门讲厌谷和陈秀丽,说他们没有表面上和谐,作者竟然是实习生紫岚。针对学生运动在王都造成的破坏,青年力量捐出巨款,让人很难相信它就是背后的搞屎棍。

轨生在第六天晚上进入波比城的范围,比预定早了一天。

波比城在夜色下灯红酒绿,比王都更加热闹。外地来的公子哥儿无数,他们在城内花天酒地,白天睡觉,夜玩游玩。

轨生刚进入波比城,就收到数十张传单。传单上的内容露骨,只要肯花钱,就有美女亲自到府上服务。

沈鲔歆的美貌吸引不少猥亵目光,她有点害怕地挽着轨生的手臂。

波比城的酒店不多,烟花之地却到处都是。还有,为数不多的酒店都有特殊服务,没有一间干净的。

轨生走了好几条街,向本地人打听。酒店都是黑店,他们建议外地人直接到烟花之地住宿。那里不仅环境好,而且服务周到。

在沈鲔歆强烈的反对下,众人一致决定入住城里最繁华的青楼。

轨生在一楼大厅要了一桌酒菜。大家一边看着歌舞,一边吃喝,生活就是如此简单。

酒肉过后,轨生叫来店小二,给了他一小袋金币,向他打听一下城内大事。

“客官,最近的大事只有城内举办的百鸡宴。”店小二收过钱后,大献殷勤道。

“什么是百鸡宴?”轨生问道。

“客官你可不要想歪哦。每年这个时候,城主都会让全国有名的厨师比赛,最先完成百道指定菜式就可以获得巨额奖金,每道菜式都必须有鸡肉。”店小二解释道。

“一百道菜,那得从早上做到晚上吧。”沈鲔歆说道。

“我记得最快的记录是三个小时,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在此时间内完成百鸡宴。”店小二想了想说道。

“除了百鸡宴,城里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轨生问道。

店小二想了很久,说道:“最近有家店特别火爆,很多外地人来波比城都会去一趟那里。”

“那店卖什么的?”吴郝慑好奇道。

“情趣内衣。不仅广受烟花女子喜爱,而且被城内外的妇人追捧。”店小二嘻嘻一笑。

吴郝慑对轨生建议道:“这玩意新鲜,咱们去开开眼界吧。”

轨生摆了摆手,说道:“要去你自己去。”

“客官,没什么事的话,我去干活了。”店小二对轨生说道。

“慢着。你可知道城里有一亵贼,到处沾污别人的青白。”轨生说道。

“那人狡猾得很,城主找了很多人都拿他没办法,悬赏金额已经达到七位数铂金币。”店小二一愣,说道。

“他最近一次出没是什么时候?”轨生问道。

“就在半个月前。真是可怜,那个女孩才十五岁不到啊。”店小二说道。

看着店小二离开,钟澄喝了一口酒问道:“轨生,你来此就是为了这恶贼?”

轨生点了点,说道:“亵贼很可能是信众,我想从他那里获得天赋共享。”

沈鲔歆和钟澄听后都大感意外,唯独吴郝慑和碎骨子面无表情。

他们可是地下道一员,组织明确规定不能在学院习得副技,所以轨生才有如此计划。

“恕我直言,下一年我们就可以在学院拜师,到时便能通过师父的关系获得强力的天赋共享,你为什么会打这里的亵贼主意?”钟澄忍不住问道。

轨生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大家吃饱过后,轨生向老鸨要了四间并排的上房。几日来的劳顿,大家都累了。

轨生刚进入房间没多久,店小二就进来问他要不要小姐。轨生拒绝后,还是给他一些金币。

轨生朝四周看了一眼房间,差不多四十平方米,还算宽敞。角落的木椅形状古怪,应该有特殊用途。油灯外有一层桃红色薄纱,附近的屏风全是美女画像。

轨生关紧窗户,放上组织所给的硬币,觉得没有问题后,躺在床上睡觉。

半夜,敲门声把轨生吵醒,开门一看,只见哭红双眼的沈鲔歆。“怎么了?”

沈鲔歆直接冲到轨生怀里,紧紧抱紧他,哭声更大了。

几分钟后,沈鲔歆松开轨生,说道:“我的房间来了一个男人。”

轨生一征,问道:“莫非是亵贼?”

沈鲔歆摇了摇头,回答道:“只是这里的客人……他在我的房间……小便……”

轨生暗道,在这里过夜也不关紧门窗,沈鲔歆的心可真大。“我去把他赶走。”

沈鲔歆拉住轨生,说道:“我不敢再到那间房睡觉。”

想到那滩尿,轨生也觉得不自在,于是说道:“要不,我跟你换个房间吧。”

沈鲔歆低下头,红着脸说道:“我不能跟你睡吗?”

“你不介意的话,当然没有问题。”轨生心里暗道,沈鲔歆真的吓怕了。

床很大,完全够两个人睡,毕竟是做生意的工具。沈鲔歆脱下鞋子,在床的里侧躺上,脸色有点紧张。

轨生重新锁好门,走近床边躺上,沈鲔歆身上的玫瑰香十分好闻。

轨生快要睡着的时候,沈鲔歆问道:“你还醒着吗?”

“嗯。”轨生侧过头看向沈鲔歆。她的眼睫毛很长,双瞳水汪汪的。

“你觉得我好看吗?”沈鲔歆突然问道。

轨生一顿,说道:“好看是好看,就是脾气差一点。”

“哼,要不是你老是惹我生气,我才不会轻易发怒。”沈鲔歆嘟着嘴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从年头到现在,一直找碴的不正是她么。

“能再说说你家乡的事吗?”沈鲔歆问道。

“没啥好说的,跟普通乡下差不多。”轨生打了一个哈欠。

“你上次跟我说生日吃卤蛋就很趣。”沈鲔歆说道:“我的姑姑也是这样。”

轨生一听,马上清醒过来,问道:“你的姑姑……叫什么名字?”

“沈蓝。她有一个儿子,生日时也要吃卤蛋。”沈鲔歆回答道。

“她在你家过得怎么样?”轨生又问道。

沈鲔歆没想到轨生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还是回答道:“她每天都有专人侍候,只是没有爸爸允许不能走出房间。”

轨生暗道,跟津八久说的一样。

“对了,姑姑她在外面好像有仇家,我上次在避暑山庄的时候,跟潜入的蒙面人交手几个回合。”沈鲔歆说道。

“你父亲为什么整天关着你姑姑?”轨生问道。

沈鲔歆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每次问他,他都会很生气。”

轨生暗叹一口气,看来没法从沈鲔歆口中得到更多情报。

“不要说我了,还是说说你吧。”沈鲔歆说道。

轨生想了想,说道:“我的村子很特殊,几乎没有一个男人。”

沈鲔歆一征,说道:“骗人,没有男人,怎么会生下你。”

“之所以没有男人,是因为男人都被征入部队,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我的村子被称为寡妇村。”轨生说道:“最近几年,王城发出征兵公文,刚长大没多久的孩子都统统入伍了。”

“你怎么没去?”沈鲔歆好奇道。

于是轨生便把自己故意摔断腿一事告诉她,让她笑得合不拢嘴。

跟沈鲔歆聊了快半个小时,轨生慢慢又感觉到睡意,听着她不断细语,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知道我为什么老是跟你作对吗?”沈鲔歆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说道:“其实我对喜欢的人才会这样。”

过了很久,轨生都没有反应,沈鲔歆才发现他睡得像头猪似的。

第二天,吴郝慑和碎骨子两人一早就出去玩。轨生、钟澄和沈鲔歆吃完早餐后,分头到城里收集情报。

波比城白天跟夜晚有很大的区别,没有灯红酒绿,正常很多。

轨生本来打算委托当地的私家侦探协助调查,但走了好几条街后发现,波比城根本没有这玩意。

街口处有人派米,轨生问了路人几句。原来波比城的收入严重不均,如果城主董健不供粮赠药,本地人会纷纷离开本城。

城内富豪一般都是三妻四妾,完全不理帝国的法律。有的人甚至强夺已婚妇女,风气败坏。

在波比城,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找到赚钱的工作,所以女人的地位要比男人稍高一点。

不少男人因为尊严,都到其他城市打工,过年过节才回来一趟。

波比城靠南有一间大型鸡场,占地十几亩,里面养着各种各样的鸡,以三黄鸡居多。

前面路口站满了人,轨生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老人挂在木架上。

老人很面熟,身上和脸部都有伤。旁边一个妇人说道:“这人贼大胆,竟然敢潜入鸿家偷东西。”

“就算那人偷东西,鸿家也不至于把他打成这样吧。”轨生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他想偷鸿发烧味配方,鸿家能不生气吗?家主鸿运发可不简单,不仅跟董健很熟,而且还是本地鸡场的大股东。”妇人又说道。

阳光越来越猛烈,挂在木架上的老人痛苦地叫出声。轨生一听,脑海马上浮现一个人,但不能完全确定。

鸿家下人拿起一桶清水泼向老人,冲刷掉脸上的血迹,老人的叫声更大了。轨生定睛一看,他果然是筠老!

筠老是洵老的兄弟,教会轨生战斗技巧,临走时还留下猝取给他防身。此大恩大德,轨生不敢遗忘。

轨生已经心生救人的想法,但绝对不能被人发现,毕竟日后还要在城内找亵贼。

轨生叫醒精灵白亵化成中年男人,觉得没什么问题后,手中出现一把黑色小刀。

用力一跳,轨生在众人的目光下将木架一劈为二,落地时顺手将筠老接住,消失在路口。

轨生利用寸步闪出好几条街,才气喘吁吁地将筠老放下,好好休息一会。

筠老盯着轨生,思前想后,对眼前的中年男人没有任务印象。

“筠老,好久不见啊!”轨生说道。

“你是?”筠老警惕道。

轨生这时才省起让精灵白亵变回围巾。

筠老仔细一看,大喜道:“你是轨生!成为信众了?”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当初没有你的指导和所赠武器,我已经死了好几回。”

“我知道你将来一定成就非凡,没想到你如此快成为信众。”筠老赞赏道。

轨生休息得差不多,便到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一些绷带伤药,食物和水。

再次回到筠老身边,轨生才察觉他老了许多,精神也没以前好。

轨生喂了点水给筠老喝,亲自为其包扎伤口。筠老的伤口很严重,不少地方有溃烂的迹象。

包扎好后,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外面到处有鸿家的人找筠老和轨生。

筠老已经饿了一天一夜,他稍微吃了点东西,脸色红润了许多,已经可以自己走动。

筠老邀请轨生到他的住处一叙。路上,轨生问道:“听说你潜入鸿家偷配方,可有此事?”

“呸!这鬼话你也信。”筠老怒道。

“你得罪他们,他们才会找借口弄你。”轨生猜测道。

“我的确潜入鸿家,并被他们当场抓获。但我进去是为了我的儿子周日正。”筠老说道。

“你有儿子?”轨生诧异道。

筠老长叹一声,回忆道:“记得我还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跟大伙喝大了,一觉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一个女人。她在部队很出名,常常跟男人较劲,长得十分阳刚,人人都叫她男人婆周麟。”

“你抛弃他们了?”轨生脸色微变,问道。

“我当时哪知道她怀孕了!部队的人发现我跟她睡了一晚,到处在背后说我坏话。我还是要脸的,所以……当着众人的面侮辱她。”筠老黯然道:“隔天,周麟向长官递上退役申请书,没多久,就离开部队。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

“你当初说要到处旅游,其实是为了找到周麟吧?”轨生眼睛一转,问道。

“我一生中做错的事很多,最后悔伤了周麟。退役后我到处问人要到周麟的地址,可惜她搬走已有十几年。当时我已经决定,回去家乡一趟就立即启程,不管花多久也得找到她。”筠老回答道。

“你怎么肯定周日正就是你儿子呢?”轨生问道。

“他遗传了我俊俏的外表,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周麟和周日正始终不肯认我。”筠老低下头说道。

没多久,两人来到周麟的白斩鸡店。店铺不大,只有两层,一层做生意,二层用来生活。大门锁着,墙上挂着休息停业的牌子。

筠老在外面喊了好几声,里面都没有人应。于是他熟练地从窗口钻进去,完全不像一个受伤之人。

打开店门,筠老让轨生进来。轨生瞧了一眼,店铺虽然老旧,但整齐干净。

两人坐在一楼对饮,筠老喝得差不多,开口说道:“轨生,你知道波比城的百鸡宴吗?”

轨生点了点头。

“犬子周日正也报名参加了,而且还是大热门。他经过十几年磨练,做菜的速度惊人,极有可能在本届比赛打破历史记录。”筠老自豪道。

“莫非鸿家因此对周日正下杀手?”轨生脸色一征,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有可能被他们抓起来,也有可能早就死了。无论如何,作为他的父亲,我都有必要冒险潜入鸿家一探究竟。”筠老说道:“之后发生了什么,相信不用我讲,你也很清楚。”

轨生对鸿家的处事手段很熟悉,他们背后很可能就是断头台。

“唉,那个鸿家不简单,而且他们事先警告过,要周日正不要参赛。但是他偏偏不听,这一点像足了周麟。”筠老无奈道。

这时,一个老妇人从楼上走下来,满头发白,脸色又青又白,额头布满紫线,身体瘦弱,但骨架子很大。

筠老马上站起来,说道:“你有病在身,就待在床上休息吧,周麟。”

“混蛋,快滚出我家,这里不欢迎你!”周麟指着筠老,用尽所有力气喝道。

“周麟,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我们的儿子。”筠老拍心口保证道。

周麟一顿,说道:“我说过多少遍,周日正不是你的儿子。”

“不管是不是我的儿子,我都会救他出来。”筠老侧过头说道。

这时,周麟才发现筠老身上满是伤口,犹豫一会,开口问道:“你去鸿家了?”

筠老点了点头。

周麟神色一缓,指着轨生问道:“他是谁?”

“他是我的朋友,轨生。”筠老介绍道。

“贼眉贼眼的,十有八九不是好人。”说罢,周麟转身上楼,足足花了两分钟。

筠老又坐了下来,说道:“你可别介意。她有病在身,说话很难好听。”

“你找大夫看过吗?”轨生问道。

“无论是波比城的大夫,还是大城市的名医,都束手无策。普通药品对她的病毫无作用。世上只有神圣系信众能救她,但我到哪找呢?就算找到,对方也未必肯出手。”筠老愁眉苦脸道。

“我在学院认识不少神圣系学生,救到周日正后,就带她去治疗。”轨生承诺道。

筠老感激地施了一礼,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既然你已经成为信众,那套猝取对你也没啥用了吧,不如还给我防身。没有它,我的招式发挥不到一成威力。”

轨生听罢,从怀里拿出一块折叠好的锦帕打开,把里面的戒指小刀完璧归赵。

“得到冠军是周麟的心愿,所以周日正才不管鸿家的威胁执意报名参加。”筠老收好猝取说道。

“你放心,只要周日正尚在人间,我便会把救出来。”轨生说道。

“要是我儿子有你一半醒目就好了,今天也不会困在鸿家任人宰割。”筠老无奈地摇了摇头。

之后,轨生和筠老聊起了家常,谈到卦符村的洵老,他已经结婚生子,小孩都快三岁多了。

这段期间,轨生吩咐筠老不要轻举妄动,如果实在太闲,就帮他调查亵贼。筠老问起原因,轨生便一五一十告诉他。

筠老还是老样子,谈起美女十分起劲。那个亵贼很挑食,不好的女人绝不下手。下一个受害者很可能是情趣店的其中一位老板。

跟筠老道别后,轨生问了好几个路人,很快来到那间有名的情趣用品店。

店面很大,外面立着一排假人,它们穿着各异的性感内衣,有豹纹的,有蕾丝的,有网格的……

门口和窗户用黑布挡着,从外面看不到里面。轨生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大股樱桃味,四周点着粉色蜡烛。左边有六排架子,放着玩具、药物和功能饮料。右边的衣柜整齐挂着内衣和制服。

“有什么能够帮到你?”一道女声传来。

轨生一愣,马上转头看去,老板竟然是很久不见的孙家三小姐孙淼淼。

轨生还记得当初为了逃避刑的追杀,让孙淼淼一个人逃到巨人之城秤负城,后来参加试炼,得知象柱骗走她的埒垨武器绿芒。现在看到她安然无事,轨生不禁高兴起来。

“一段时间不见,你该不会忘了我吧。”轨生笑道。

孙淼淼仔细一看,发现轨生比以前略帅一点,但那头乱发依然不变。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说罢,孙淼淼关上大门,带轨生走进内厅。

内厅跟普通的起居室没什么两样,轨生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孙淼淼为轨生倒了一杯水,说道:“分别后,我试过打探你的消息。”

“我别有机遇,在这里就不长说了。”说罢,轨生从怀里拿出埒垨武器绿芒,放在孙淼淼面前,说道:“我遇到象柱,把它要了回来。”

孙淼淼拿起绿芒,脑海浮现先父的样子,双眼红润起来,把绿芒还给轨生,说道:“既然你从他那里得到,绿芒就是你的。还有,没有你,我早就被人杀了。”

“你被人骗光钱,现在还能成功开店,真不简单。”轨生收回绿芒,说道。

“运气好而已。”孙淼淼说道:“我什么本事也没有,就喜欢设计衣服。”

轨生想起远在王都的孙峡,孙淼淼跟他的关系本就不好,而且孙峡所属组织有很大的问题,所以,轨生决定还是不告诉她。

“你到这里是公干吗?”孙淼淼问道。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是为了抓住亵贼。”轨生如实说道。

“原来是为了高额赏金啊。现在很多赏金猎人聚居波比城,都拿他没有办法,机会很渺茫啊。”孙淼淼说道。

“你平时出入有保镖保护吗?”轨生问道。

孙淼淼噗嗤一笑,说道:“你还以为我是当初的大小姐啊。”

轨生想了想,再看看孙淼淼漂亮的脸蛋,决定回去让沈鲔歆过来保护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