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902字
  • 2022-04-10 15:31:54

幸运儿竟是沈鲔歆,看着面前的艾特申罗,顿时不知所措。

艾特申罗以为沈鲔歆害羞,主动弯下身子,低头吻向她。

当两人之间不到十厘米的时候,沈鲔歆突然用力推开艾特申罗。场面极为尴尬,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沈鲔歆。

艾特申罗稍有不悦,但没有说什么,毕竟是一国太子,风度还是要有的。

沈鲔歆知道自己失礼,于是开口道:“我选择脱衣服。”

轨生感到诧异,不禁多看沈鲔歆几眼。她在众人的目光下,脱掉上衣。

因为天气比较热,沈鲔歆穿得不多,脱去上衣后,只剩米白色内衣。

沈鲔歆较为丰满的身材惹来不少的目光,只好靠向轨生,身子挪到其后。

轨生的运气低到极点,看了看手表,过了大半个小时,瓶口没指过他一次。当然,他对此没什么所谓。

与轨生相反的是雷丽丽,她亲了孟冽好几次。孟冽没说什么,但整个人显得十分颓废。

瓶子再次旋转,十几秒过后,瓶口终于指向沈鲔歆。

轨生正以为沈鲔歆要脱衣服的时候,被她突然大力扯过去。

轨生愣愣看着沈鲔歆紧闭的双眼,闻到淡淡的玫瑰花香。

那是沈鲔歆的唇膏,在开学的时候,轨生没少替她跑腿。

当天晚上,轨生和沈鲔歆跟雷丽丽道别后,离开雷府,朝学院走去。

两人都没有说话,晚上的街道异常安静。沈鲔歆感到很尴尬,细滑的脸蛋一直红着,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看轨生。

轨生倒是觉得没什么,回想起艾特申罗一脸铁青,就感到好笑。

沈鲔歆终于忍不住,埋怨道:“你怎么不说话呢?”

轨生轻咦一声,想了想,说道:“学生会选举快要开始,我得和钟澄到处走一趟。”

“我不是跟你说这个!”沈鲔歆有点生气,轻轻推了轨生一下。

轨生笑了笑,说道:“那你想说什么?”

沈鲔歆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道:“之前的吻,你觉得……怎么样?”

“还不错。”轨生装作正经道。

“无耻。”沈鲔歆用力打了轨生手臂一拳。

轨生一边搓着手臂,一边问道:“你连我也亲了,为什么就不肯让艾特申罗占点便宜呢,他现在可恨你了。”

沈鲔歆的脸颊红得像熟透的番茄,口是心非道:“人人都喜欢他,我反其道而行,这样才会在大家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已经深夜,气温急转下降,轨生感到一丝凉意。

沈鲔歆身体有点发抖,开口道:“喂,脱一件衣服给我穿,我好冷。”

“神经病,我脱了给你,我穿什么。”轨生想也不想就说道。

“真没风度。”沈鲔歆哼了一声。

“我不要风度,我要温度。”说罢,轨生快步朝学院走去。

沈鲔歆跺了一下脚,赶紧跟上来。

第二天早上,王都城外两里的草地上,两男两女正在激烈搏斗。

男的统一穿着黑色衣服,头戴白色面具。使用的都是经过长期打磨的心武。

女的还没使出杀招,男的就开始节节败退。

又是几十个回合过去,其中一人被活活刺死,另外一人口吐鲜血被擒。

“断月师妹,让我来拷问他吧。”奈红问道。

断月点了点头,看着奈红使用浑身解数折磨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最后,那人受不住折磨,猝死过去。奈红长叹可惜,对尸体搜身,没找到有用的线索。

“看来我们白来一趟了。”断月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们十有八九是刑的人。”奈红猜测道。

“最近刑收敛许多,他们突然在王都附近活动,到底是为了什么?”断月问道。

“有可能打探情报,也有可能掠夺商旅。”奈红回答道。

“既然这样,师父交给我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断月收起长剑说道。

两人同时翻身上马,朝王都方向前去。路上,不断有商旅经过,一车又一车的商品被瘦弱的马拖着。断月不禁问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商旅如此之多?”

“花市快要开始了啊。”奈红讶异道。

“花市?那是什么东西。”断月问道。

奈红才醒悟断月长年在外执行任务,留在王都的时间不多,于是跟她详细解释一番。

“那就像以前村里的赶集,只是没有豪华的花车巡游罢了。”断月说道。

“到时可热闹呢,不少情侣会在当晚逛花市,师妹一点兴趣也没有?”奈红问道。

断月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之前你要我打听的人已经查出来了。”奈红忽然说道。

断月压抑不住心里的喜悦,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奈红一愣,说道:“他的确在预备军官学院学习,混得还不错,就是开学的时候得罪很多人。”

“他身边是不是跟着一个女孩?”断月犹豫一会,问道。

“嗯,那是她的女儿,轨思。他们俩很少见面,不过轨生对她的女儿可好,不仅让她住在月半轩旁的豪华别墅,吃的和穿的都是最好的。”奈红说道。

“岂不是要花很多钱?”断月心疼起轨生来。

奈红哈哈一笑,说道:“月半轩就是轨生的资产,他有钱的很。”

“他哪来的钱?”断月显得十分惊讶,在她印象中,轨生只会在村子附近打散工,根本不可能在王都置产。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很多人都在中心市区毁掉后大发横财,他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吧。”奈红猜测道。

“轨生为什么对轨思那么好?”断月自言自语道。

“这不是很正常吗,她可是轨生的女儿啊。”奈红理所当然地说道。

为了安全起见,王城发布公文,王都外一里都要设置减速带。附近行人太多,货车不绝,两人索性下马行走。

“你知道大师兄蒋政纲近日回来了吗?”奈红问道。

“他不是在罗漫共和国潜伏么?”断月不解道。

“大师兄成功夺取罗漫共和国的重要研究资料,却被研究机构的人发现了,无奈之下,只好用尽办法逃离罗漫。”奈红说道。

“不可能。我看过权盾的资料,没有一个成员在行迹败露下成功回国。”断月露出怀疑的表情。

“凡事也有例外,你怎么对大师兄没有信心呢。除了师父,他可是权盾最利害的。他不仅天赋利害,而且掌握三种强力副技,信源技术信手拈来。”奈红羡慕道。

“这次他回来,权盾的继承人非他莫属了。”断月感叹道。

“怎么了,你现在对他有兴趣了?”奈红眼睛一转,说道。

断月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我听说大师兄对你念念不忘,师父问大师兄要什么赏赐,他居然要师父赐婚。”奈红说道:“要是师父真的答应,你们俩就得成为夫妇。”

断月脸色一沉,要她嫁给大师兄,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踏进王都,两人很快来到权盾新建的据点。奈红要回复任务,所以跟断月道别。断月直接朝曹元泰办公地方走去。

经过走廊,断月碰见大师兄蒋政纲。他显得更加成熟,梳着一个中分头,眉毛粗大,眼睛有神,下巴留着稀疏的胡子。

“断月师妹,好久不见呢,我正想去找你。”蒋政纲高兴道。

断月礼貌性地点了点头,直接越过他。

没走几步,蒋政纲马上叫停断月,说道:“师妹可有空,我想单独跟师妹聊一聊。”

断月脸色一沉,又不好拒绝,于是跟着蒋政纲离开走廊,来到池塘边的石椅坐下。

“大师兄有什么事请直说。”断月面无表情地说道。

蒋政纲从行李箱掏出一件古怪的玩意,好像小狗,全身铁皮,尾巴有个开关。“这是罗漫共和国的特产,送给你。”

断月接过打开尾巴的开关,小狗竟然动起来,十分有趣。

“怎么样,喜欢吧?”蒋政纲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断月将小狗放到一旁说道。

“这次在罗漫和共国潜伏,可以说危机重重。我当时被敌人发现,差点丧命他国,要不是想到你,绝对没办法坚持回来。”蒋政纲真诚道。

“大师兄言重,我只不过是个普通女子。”断月侧过头,故意不看蒋政纲。

蒋政纲并没有气馁,突然抓住断月的手问道:“难道现在,师妹还不明白我的心意?”

断月将手抽出,冷冷道:“请大师兄自重。”

“是我不好。”蒋政纲还算能保持君子形象,继续说道:“我已经向师父请示,如果他老人家答应,我马上命人下聘礼。”

“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走了。”断月站起来说道。

蒋政纲有点黯然,说道:“好吧,请师妹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话,我可是真心的。”

离开池塘,断月来到曹元泰的办公地方。门开着,里面传出挥剑的声音。

断月敲了一下门,曹元泰的声音有点沙哑,“进来。”

曹元泰正对假人练剑,可能上了年纪,动作有点僵硬。

“工作已经完成,请师父下达指示。”断月恭敬道。

曹元泰将剑放回剑鞘,缓缓说道:“我这副老骨头,真的是越来越不中用。”

“师父老当益壮,再过十几年,也没人敢挑战师父的权威。”断月说道。

“断月你啊,平时对人十分冷淡,对我竟然会拍马屁。”曹元泰笑了笑。

“弟子句句所属。”断月低下头说道。

“对了,你可知道蒋政纲回来了?”曹元泰问道。

“弟子刚刚与大师兄见过一面。”断月回答道。

“他啊,立了大功,我得好好奖励他,不过,他不要其它东西,只要你跟他成亲。”曹元泰说道。

断月眉头一皱,问道:“那师父的意思是?”

“如果换作是别人,我马上就答应,但你不同,我对你期待不仅如此,所以没有立即答应。不过,如果你对他也有意思,我就会成全你们。”曹元泰说道。

“弟子想好好为权盾效力,不想谈男女之事。”断月暗松一口气,说道。

“那我只好另外补偿政纲了。”曹元泰仿佛一早料到断月会如此回答,脸上没有露出一点意外。

“谢谢师父。”断月恭敬地施了一礼。

“你不用再保护影琉了。”曹元泰坐下来说道。

断月不解道:“弟子能问理由吗?”

“影琉,也就是帝国的公主艾特克蕾,她今后都得在王城里待着。至于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你,这可是整个帝国天大的秘密。”曹元泰深呼吸一下,说道。

“我之后要做些什么?”断月问道。

“我想安排你进预备军官学院学习,你可否愿意?”曹元泰说道。

“当然愿意,不过,我在学院里很难替组织出力。”断月说道。

“正好相反,现在王都鱼龙混杂,多方势力都想渗进学院,而学院又是帝国的根本。你和张燕正好在学院里监察,一有问题马上通知我。这可是很重要的工作,换作是别人,我根本信不过。”曹元泰详细介绍道。

“学院里还有朱彤彤在,她的级别比我还高,我应该听从她的安排吗?”断月问道。

“我已经吩咐过,朱彤彤会听命于你。你就在她的社团安顿,好好学习,没准能在里面学到东西。对了,你还是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曹元泰说罢,让断月出去。

断月简单收拾行李,朝预备军官学院走去,经过中心市区的时候,发现不少原本住在这里的难民。他们一部分举旗抗议,一部分在废区找寻财物,讽刺之极。

王都开了不少武馆,断月一路上接到十几张传单,看了几眼,学费还真不少。

断月调查过几间武馆,其背后的组织十分可疑,原本想深入调查下去,可曹元泰另有安排,断月只好作罢。

路上,断月吸引不少人的目光,才发现自己忘了用薄纱遮脸,干脆从商店里买了好几张精致面具,戴好后,继续上路。

来到学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大部分学生都在吃午饭。断月没有任何阻拦地向行政区的导师休息室走去。

临近学期末,导师都在指导学生的论文,除了当天有课,不然他们不会待在休息室里。

断月敲了一下门,直接走进休息室,里面只有两名导师。男导师长得十分阴森,留着一头乱发,右眼残疾,胳膊处用绷带层层绑住。女导师穿着火辣,完美的身材显露无遗,火红的长发在阳光下特别显眼。两位导师分别是胡纪和凉凉。

导师胡纪正在阅读帝国邮报,左眼不断扫动,右眼义肢却一动不动,十分诡异。

导师凉凉又在吃泡面,每到月尾都是这样,乱花钱的习惯总是改不掉。

断月知道曹元泰跟学院里的导师打过招呼,但不清楚是哪位,于是干脆站在原地,等导师过来认她。

导师凉凉放下手中的筷子,朝导师胡纪问道:“老头,你又在外面收钱了吗?”

“混账!上次只是还别人一个人情,你从年头说到年尾,究竟烦不烦。还有,那学生的钱不是被你全拿走了吗?”导师胡纪生气地瞪了她一眼。

“跟你说笑而已,你又何必认真呢。这个学生可是我安排进来的。”导师凉凉调皮地作了一鬼脸。

断月自觉地走到导师凉凉跟前。导师凉凉上下打量一遍断月,发现她两手空空,于是问道:“你就没带一点见面礼吗?”

断月一愣,没想到眼前之人如此贪财,但没有说出口。

见断月不说话,导师凉凉又说道:“说笑而已,不要认真。不过,如果身上有多少铂金币的话,欢迎你接济一下我。”

导师胡纪冷哼一声,说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导师凉凉轻叹一下,知道不能从断月捞到任何好处,于是说道:“我已经帮你办好所有手续,你今天就可以入住社团暗香影风。”

“是,导师。”断月施了一礼道。

听到暗香影风,导师胡纪马上放下手中帝国邮报,说道:“那个社团不简单,你该不会跟王城有关吧。”

断月不看导师胡纪一眼,直接走出休息室。

“喂,老头,有些事知道就行,没有必要说破。”导师凉凉又重新执起筷子。

“也对,没有钱的事,我就没见过你如此上心。”导师胡纪诡异地笑了笑。

快到傍晚,断月终于来到社团暗香影风。张燕一直在门口等着,看到断月,整个人变得异常开心。

“断月师姐,我知道你来,已经叫人安排饭菜,还是你先要休息一下?”张燕十分乖巧地问道。

“这里只有你吗?”断月左右看了一眼。

“还有朱彤彤在,那个余墙息整天不见踪影,我估计他今天又不会回来社团。”张燕回答道。

社团传来动听的琴声,断月径上四楼,还没敲门,里面的朱彤彤说道:“门没锁,进来吧。”

断月推开房门,里面烧着檀香。朱彤彤穿着性感的桃色睡衣,停下手,问道:“你就是断月了吧?”

“没错,朱彤彤师姐。”断月施了一礼。

“我们在这里很随便,你不用太过拘束。对了,我带你去看看房间吧。”说罢,朱彤彤领着断月到隔壁。

断月站在门口,眼前的房间很干净,里面有一股独特的茉莉香味。

“这里原本是影琉住的,她现在……总之,你以后就睡这里,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朱彤彤感觉失言,马上改口道。

“师姐知道影琉发生什么事了吗?”断月问道。

朱彤彤脸色一变,说道:“这事属于机密,我也不太清楚,你最好不要过问,不然会惹来杀身之祸。”

断月一听,反而越来越好奇。

当晚,断月、张燕和朱彤彤在一楼吃饭,饭菜特别丰盛。

“对了,那个叫余墙息的人也是我们组织的吗?”断月问道。

朱彤彤摇了摇头,说道:“他只是社团成员,根本不知道我们是权盾。”

“做事岂不是很不方便。”断月说道。

朱彤轻轻一笑,说道:“做事?你就当来这度假好了。”

“没错。我们平时除了上上课,根本没啥事可干。”张燕抢先道。

监察工作本来就是非常被动,如果平常不多加留意,成果绝对不会自己掉进口袋。朱彤彤是师姐,断月不好说她,于是对张燕教训道:“你进组织的时候不长,很多事不了解。我们大部分的工作都需要细心发现,你不了解的情报不等于没情报。”

“是,师姐。”张燕点头道。

朱彤彤知道断月在指桑骂槐,张燕是新成员不知道很正常,而她可是前辈,不知道就说不过去了。

可朱彤彤习惯跟影琉行动,平常懒散惯了,组织里的规矩难免会忘记。

“师姐,你不在的时候,我学会很多信源技术,吃完饭后,你要看吗?”张燕彻底卸下心防,变回一个小女孩。

“我听说学院的资源都掌握在学生会,你怎么可能学到真正的技术?”断月不解道。

没等张燕说话,朱彤彤抢先道:“学生会的确控制着选课。不过,只要用心上课,我们还是能学到一点东西的。”

“师姐,你知道学院里一个叫做轨生的学生吗?”断月看向朱彤彤问道。

朱彤彤一征,想了想,说道:“当然知道。他之前来过这里做任务。”

“他……过得怎么样?”断月说罢,马上感到后悔。

“断月师妹认识轨生?”朱彤彤双眼发出精光。

“嗯,没错。他是我的同乡。”断月老实道。

“原来这样。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来自偏远乡村。”朱彤彤随便说道。

张燕摆出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他啊,没什么本事,做事又不担当,而且狡猾得很。”

断月噗嗤一笑,说道:“这的确很像他。你们认识他久一点,他其实还蛮负责任的。”

“哼,我觉得他连我也打不过,还是算了吧。”张燕怀疑道。

张燕说的话不假,当初轨生在暗香影风做任务的时候还没有习得第一个副技,信源强度实在低得可怜。

朱彤彤也笑了起来,说道:“轨生他一开学就得罪不少人,要不是护城有功,到现在还得接那些没有多少学点的任务。”

“他现在在哪个社团?”断月问道。

“金斯猫,几乎全是女人的社团。”朱彤彤回答道。

“他是怎么进去的?”断月好奇道。

于是朱彤彤便把轨生穿女装一事告诉断月,断月马上捧腹大笑,这几年来,她第一次笑得如此开怀。

“最近,钟澄竞选学生会,外面的呼声不低。很多人不知道,背后都是轨生一手促成的。”朱彤彤说道。

“学院的事我也知道一点,社团浪漫迷狐一直霸住学生会,其它社团想竞争,完全是以卵击石。”断月脸色一沉,说道。

“今年参选学生会的社团只有两个,票数不怕分薄,轨生他们还是有希望的。”朱彤彤说道。

“往年,参加竞选的社团一直都有三个,就今年不同。”张燕把她在课上听到的说出来。

朱彤彤点了点头,说道:“可能今年有轨生参与吧,金斯猫的团长破天荒地放弃竞选。”

“反正我们在这里没事干,不如搅和进去?”断月提议道。

朱彤彤一征,问道:“师妹此话何解?”

“我想帮助轨生竞选。”断月回答道。

“可以是可以,但我们能力有限,你也知道,我们社团加上你,总共才有四个人啊。”朱彤彤面露难色。

“这事不难,明天开始,我们到各个社团踩场,不仅要将社团的名次提高,而且还要掠夺其他社团的利害学生。”断月自信道。

朱彤彤听后,感觉断月的做法跟陛下很像,搞不好会很有趣。

“怎么样,你们同意吗?”断月见朱彤彤不说话,于是问道。

“轨生如果竞选成功,我们可以利用他为权盾办事,这事还是可行的。”朱彤彤同意道。

几天后,社团金斯猫里,轨生在大彬的帮助下将整个学院的社团统计一遍,獠狐的势力占了大半。

支持钟澄的社团少之又少,钟澄越来越没有自信,这几天找了轨生好几次。

大彬和小惠的工作开展得不错。海报又漂亮又吸引人,虽然花了不少钱,但轨生还是觉得很值。大彬在训练钟澄的同时,把能说服的社团名单交到轨生手上。

自从轨生帮助钟澄竞选,逐渐沦为金斯猫的笑柄。金暖每次见到轨生,都会调侃他。轨生虽然知道她没有恶意,但心里始终会不舒服。

幸好沈鲔歆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轨生还没有任何行动,她就在整个社团放话,让所有团员都得支持钟澄竞选。

轨生为了充分利用社团资源,没有经过沈鲔歆的同意,擅自让大彬在一楼的舞厅举行派对。每晚如是,宣传效果非常好。

轨生以为沈鲔歆会说些什么,但她出乎意料地安静,甚至有空的时候会在派对上跳舞。

轨生感激之余,让小惠购买大量奢侈用品。一部分用在派对上,另一部分让金斯猫团员免费使用,不然每晚那么吵,她们肯定会有怨言。

竞选纲领的草稿早就出来。大彬这段日子,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足四个小时。

轨生拿到草稿后看了整整一晚,感觉还不错。漏洞肯定会有,但轨生并不担心,让大彬先好好休息。

今天,轨生决定根据名单走访社团,刚走出大门,就被沈鲔歆捉住。

她看起来扭扭捏捏,说道:“我已经帮你许多,你还记得当初的约定吗?”

“不用急,快了。”轨生轻轻一笑,转身离开。

路上,轨生到处能看到小惠所做海报,而獠狐的海报没有几张。

大彬雇佣的专业队伍会在二十四小时里不断清除任何关于獠狐的海报和传单,让獠狐的竞选团队又气又恨。

当然,獠狐也有派人撕钟澄的海报,但他们怎么撕也撕不完。小惠甚至将海报贴在獠狐的社团里,简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轨生来到社团正光火炬。他们的团长洛平盗走孙家的祭品,要不是轨生放走他,早就被孙家的人五马分尸。

轨生听到廖悟恒的工作室发出当当的声音,转身进去看看。

里面很热,墙角的火炉正盛,廖悟恒脱了上衣,正不断地敲打生铁。轨生来了,他也不知道。

轨生朝四周看了一眼,里面的奇怪机甲又多了不少。虽然它们个头不大,但威力强劲。

工作台上有一张图纸,轨生快速浏览一遍。那是一把巨型埒垨武器,看起来像枪,尾部有一个特殊开关。

廖悟恒终于发现轨生,放下手中的大锤,问道:“你怎么来了?”

“在忙竞选一事,顺便来看看你。”轨生回答道。

“钟澄做事不行,不过有你帮忙,竞选还有点悬。”廖悟恒点了点头。

“你可以帮忙吗?”轨生知道廖悟恒在学院极具影响力,试着问道。

廖悟恒摆了摆手,说道:“我只会做埒垨武器,学院的事一概不理。”

轨生觉得很可惜,没有强求。

“把你的夜旅衣拿下来,我要取出使用数据。”廖悟恒忽然说道。

轨生马上脱下戒指给他,说道:“这玩意已经很利害,还有改善的空间?”

“当然,你也不想想是谁造出来的。”廖悟恒笑了笑。

轨生从怀里拿出银行卡,静悄悄地放在工作台上。

廖悟恒看到后立即将银行卡塞回轨生手里,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轨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怎么也得给你点人工费啊。”

“你早已支付了。”廖悟恒说道:“你每天派人送食物,节假日还有名酒补品,这些东西全都价格不菲。”

轨生才醒悟过来,他收到夜旅衣后忘了通知大彬,因此,大彬到现在还坚持叫人送礼讨好廖悟恒。

“你是我看过最有耐心之人。”廖悟恒把夜旅衣还给轨生,说道。

轨生只是笑了笑,没有把事情说破,跟他又聊了几句,便走进社团正光火炬。

大部分学生都去了上课,洛平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着香烟。

轨生直接坐在他的对面,说道:“这么闲,不用上课吗?”

“今天没心情,过一会儿,我还得出去办事。”洛平吐了一口浓烟说道。

轨生知道洛平来自光正教,而且跟青年力量有所瓜葛,他做的一定不是好事。

“找我有事吗?”洛平把烟放到烟缸上,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

“学生会会长竞选在即,你有什么想法不?”轨生问道。

“獠狐早就派人跟我谈过,诚意还行,要是我选他,下一年,还能当个学委。”洛平说道。

“獠狐所掌控的学生会不会下放太多权力,钟澄就不同,他很重视每个人力量。”轨生眼睛一转,说道。

洛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钟澄这货我知道,实力不错,就是心理素质不行。他竞选学生会会长,你在后面没少给建议吧。”

“你能支持他竞选吗?”轨生直接问道。

“说实话,谁当学生会会长,我根本不在乎。当初,要不是钟澄夺走我们社团的名次,搞不好我也能够参选。”洛平说道。

“獠狐能给你的,我们同样也行,还有,你的建议,我们会优先考虑。”轨生承诺道。

洛平又抽了一口烟,说道:“这还不能说服我,我只想在学院安稳度日,实在不想得罪獠狐他们。”

轨生感觉利诱不太行,毕竟洛平身后的组织是光正教,而光正教什么时候缺过钱呢,只好说道:“别忘了,当初是谁放你离开孙家。”

洛平脸色一变,想了想,说道:“没想到你为了钟澄,竟然会使用这一招。”

“你想在学院安稳度日,我又何尝不是呢,只要獠狐一日在位,选课的资源就一直被他掌控,我可不想在学院虚度三年光阴。”轨生说道。

“这事我可以答应你,但不能保证竞选的结果。”洛平叹了一口气,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行。我还会联合其它社团一起对抗獠狐。”轨生高兴道。

“我帮了你这次,之前欠下的人情,算是还清了。”洛平又说道。

“可以。”说罢,轨生站起来伸出右手。

洛平犹豫一会,也站起来伸出右手。

走出正光火炬,轨生暗松一口气,好在洛平还念旧情,要是他反脸不认人,轨生真的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正光火炬是一个大社团,它的影响力巨大,不少人会因洛平的选择而盲目跟风。

轨生拿出大彬所给的名单,第二位是文人居多的妙笔社。

吴郝慑在社团里混得不错,有很高的声望。轨生觉得可以从他下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