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054字
  • 2022-04-10 15:42:18

艾特申罗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下属如此自信,便把嘴边的话吞回去。

对战开始。沈鲔歆拼命甩动长鞭,不仅变化莫测,而且伤害不俗。可惜一下不中,胡力附近的地面尽是刮痕。

沈鲔歆的天赋是雷击,招式和心武都带有强烈的电流。

轨生做过她的白老鼠,如今想起来,身体还会发麻。

胡力不敢托大,使出埒垨武器的特殊功能,长剑变成灵活的鞭子。

对战中,鞭子很快交织在一起。沈鲔歆马上发动天赋雷击,耀眼的黄色电光沿着鞭子流到胡力身上。

胡力剧烈地颤抖着,始终不吭一声,真的是条汉子。

艾特申罗面无表情,完全不担心胡力会落败。轨生瞧了他一眼,暗道,胡力还有后招?

胡力激活埒垨武器上的开关,鞭子变回长剑,电流无法再传过来。此时,胡力的头发全竖起来,十分好笑。

沈鲔歆连续使出数道强力的信源技术,都被胡力一一躲过。

胡力熟悉沈鲔歆的招式后,战局又变成了拉锯战。

轨生看了一眼时间,再一次感叹胡力那无穷无尽的体力。普通人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达到如此地步。

“看来你也发现了。”寒天袖瞧了轨生一眼说道:“他们不是改造过身体,就是身体藏有秘密。”

几十个回合过去,沈鲔歆还是拿他没办法,实在不想丢脸,连退两步后说道:“我认输。”

胡力笑了笑,停下脚步。

这时,大家纷纷拍起掌来。雷正浩正想赶快结束生日宴会,不料,艾特申罗极为挑衅地说道:“现场还有没有人上来挑战?胡力可是快没力气了啊。”

几分钟过去,会客厅鸦雀无声。艾特申罗看向年轻一辈,觉得现场能打的只有厌谷之子獠狐,说道:“獠狐护城有功,身手了得,何不上来跟我手下过两招,让大家见识一下。”

獠狐是何等骄傲之人,握紧拳头,正想站起来,被旁边的厌谷拦下。

“年轻要稳重,这点气也受不了,将来如何做大事?”厌谷小声说道。

“是,父亲。”獠狐无奈地瞪了胡力一眼,说道。

獠狐的母亲陈秀丽终于说话,“两父子一个样,被人踩到心口,连话也不吱一声,真是窝囊。”

艾特申罗失望道:“整个雷家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寒天袖看不过眼,对轨生说道:“小子,你去打一架呗。”

“为什么?”轨生眉头一皱,问道。

“你不是想当外交事务官吗,这可是很好的表现机会,如果得到艾特申罗的赏识,进去沈家就简单多了。”寒天袖心里满是鬼主意,想坑轨生入局。

轨生哪会轻易上钩,说道:“要不寒大人上去试一试。小子实力真的不行。”

寒天袖啧的一声,说道:“我出手,他们连一招也受不了。”

“那当然。”轨生笑了笑,没再说话。

艾特申罗的目光最后落在轨生身上,嘴角扬起,说道:“沈鲔歆上来挑战过,獠狐不敢应战,你不来试一试吗?对了,我忘了你的名字,只知道你开学时得罪很多人。”

客人传来一阵笑声。轨生心里暗暗叫苦,想着怎么婉拒,被寒天袖一脚踢了出去。

轨生一个踉跄站在会客厅中央。大家马上鼓起掌来,分明想看轨生笑话。

獠狐认出轨生,双眼尽显鄙夷之色。

厌谷侧头问道:“你认识他?”

獠狐点了点头,说道:“学院的新生,实力不行,鬼主意可多了。”

远在门边的汤镇一顿,脑海不断回忆,向汤尚问道:“这人怪眼熟,我在哪里看过他呢?”

汤尚也有同感,但他哪里会记得轨生,轨生又不是漂亮女生。

胡力向轨生拱手道:“我们开始吧,请。”

轨生心里暗骂几声,硬着头皮说道:“你不用休息一会吗,已经连续战了两场。”

此话一出,马上得到大家的好感,但轨生还是不被他们看好。

寒天袖知道轨生的点子多,就算输了,也不会输得太难看。没准他们两人的对战是今晚最精彩的。

校长陆座这才认出轨生,不仅护城有功,而且在天台百战时使用自创界术,实力和创新兼顾。

“只要你选我,我就没有退下来的理由。”胡力虽然不高,但说起话来就像一个巨人。

轨生暗叫不妙,对付一个快没力气的人,输了不好找理由,赢了更是不光彩。

“可以开始了吗?”胡力问道。

轨生思前想后,开口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占你便宜,对战时绝对不用一丝信源之力。”

众人一片哗然。雷正浩本对轨生没好感,此话一出,多少有所改观。

“好!”说罢,胡力冲向轨生,迅速刺出三剑,落点均在要害。

轨生没想到胡力如此果断,还没来得及向人要把武器,只能仓促避开。

胡力的招数全部落空,轻咦一声,感觉轨生跟之前的人不一样,但说不清哪里。

轨生的双腿经过地下道的李严谨改造,平时又用信源强化过,速度甚至比迅捷系信众还快。

胡力的攻势不断,就是摸不着轨生,心里终于沉不下去,三番四次使用压箱狠招。

轨生暗暗叫苦,身上能用的恐怕只有防具夜旅衣了。

没摸清胡力的底细前,轨生绝不会轻易使用夜旅衣。夜旅衣说不定能成为战局成败的关键。

半个小时过去,胡力已经筋疲力尽,终于知道轨生跟之前的人有什么不同。

轨生早就摸清胡力的套路,耐心等待一招击倒的机会。可胡力不是笨蛋,开始防守起来。

就像胡力追不到轨生,轨生同样摸不着胡力。在场都是有识之士,轨生不可能使用寸步,不然肯定会暴露身份。

轨生不想得罪艾特申罗,同样不想认输,于是建议道:“要不平手?”

“不行,我们特种部队没有投降,只有前进和胜利!”胡力气势汹汹道。

“我可没叫你投降……”轨生无奈地且战且退。

“对我来说,都一样。”胡力将剑变成鞭,以各种刁钻的角度甩去。

轨生双目闪过寒光,看准机会正面迎向鞭子,令在场的人惊呼一声。

啪,鞭子打在轨生身上的夜旅衣上,不痛不痒。

轨生左手抓住鞭子用力一扯,右拳击飞向前踉跄的胡力。

胡力体力消耗过度,倒地后无法站起来,双腿有轻微的痉挛。

轨生向胡力施了一礼,说道:“多谢赐教。”

来宾大叫精彩,雷正浩朝轨生投向满意的目光。艾特申罗虽然有点不高兴,但心里还是很蛮佩服轨生。

这时,坐在后面的汤尚想讨好艾特申罗殿下,站起来大喊道:“不公平,刚才他使用埒垨防具了!”

轨生听后大为无语,胡力可不少用埒垨武器,怎么你当时就没有意见呢。

沈鲔歆指着汤尚骂道:“混账!轨生连武器也没有就跟胡力打了几十分钟,身上有防具怎么了,胡力手上的也是埒垨武器!”

这时,艾特申罗开口道:“别吵了,胡力的确输了,不过,输得不冤,毕竟他之前已经战了两场。”

轨生暗骂一句,艾特申罗也是老油条,把他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胡力在其他人的掺扶下,回到艾特申罗身后。牛大杂走出来,向艾特申罗说道:“请殿下允许我出战。”

艾特申罗也想看看轨生有多少斤两,于是说道:“可以。”

就没人要听听我的意见吗,轨生无奈暗道。

牛大杂站在轨生跟前,问道:“你要休息一阵吗?”

轨生摆了摆手,心想,牛大壮比胡力强数倍,拉锯战不靠谱,得一招把他击倒。还有,夜旅衣已经不是秘密,牛大杂肯定会在对战中留心眼。

战局转眼开始,轨生跟牛大杂对了几招,被他那恐怖的巨力打痛,连退数步,往下看去,双臂红肿几块。

牛大杂根本不屑使用埒垨武器,出招凌厉,拳拳生风。轨生实在受不了,只好激活夜旅衣。

牛大壮的拳路复杂,虚实交替,让人应接不暇。轨生被击中,整个人撞飞到附近的柱子上。虽然夜旅衣挡了大部分的伤害,但轨生还是会感觉痛。

雷正浩看出夜旅衣不凡,说道:“那防具在王都鲜有人能做出来,肯定是学生的杰作。”

轨生站起来揉了揉胸口,终于发现牛大杂的出招漏洞。他每次击出的前三拳快得惊人,但之后都是虚招。要不是轨生有夜旅衣,恐怕在场的年轻一辈没人能试得出来。

轨生跟牛大杂对掌时发现,他身上也穿着价格不菲的防具,因此没有急着下杀招。

牛大杂的下盘很稳,上身有防具,轨生的目标只有脆弱的头部。而头部又很难命中,轨生只有一招的机会,错过了,将会迎来牛大壮如暴风雨般的拳击。

又是三拳过来,轨生躲过的同时试图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可是之后的虚招完全挡住轨生的视线,实在无从下手。

对战中,轨生暗暗叫苦,实在不适合面对面的对战,要是换作平时,他早已将牛大杂偷袭死十几遍了。

轨生不断陷入牛大杂的节奏当中,情不自禁地跟他对掌。

轨生只好连退数步,思考对策,最先想到亦师亦友的津八久,接着,洵老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里,“硬打不过,千万不要死拼,得迂回。”

轨生往四周看了几眼,心中已有方法,朝附近的柱子躲去。牛大杂啧了一声,直接跟了过去。

轨生听到脚步声,估计好距离,看到牛大杂的同时,瞬间跳起,狠狠踢出一脚。

牛大杂反应很快,用双臂挡在前面,硬吃轨生一招,身体不由自主连退数步,轨生第一次在力量上压过对方。

轨生见一招不行,马上又躲在三米远的柱子后面。

牛大杂这次没有冒然冲过去,蹑手蹑脚地绕半圈柱子。可轨生早就跑走了。

牛大杂逐渐失去耐性,终于掏出腰间的埒垨武器狼牙棒,触发机关,尖刺四散开来。

牛大杂高高举起狼牙棒,狠狠用力击打柱子。嘣的一声,柱子断开一半,碎石四飞。

轨生突然站起来,将手套扔到牛大壮的脸上,跃起的同时用尽乙骨的能量,右掌击中他的额头。

牛大杂整个人飞向空中丧失知觉,最后撞在十米远的柱子上慢慢滑落。双眼翻白,双耳流血,口吐白沫。

轨生落地收回右手,静静看着一动不动的牛大杂。

寒天袖和校长陆座都看出门道,异口同声道:“生命金属——乙骨!”

艾特申罗一点也不关心下属的死活,对轨生拍手道:“非常精彩。”

轨生没有急着开心,视线始终没有离开牛大杂的身体,确定他无法站起来后才敢大松一口气。

轨生已经累得不行,如果牛大杂还能再战,只能举起双手认输。

连平时冷淡至极的雷正浩也拍手叫好,命人赏赐轨生一件宝物。轨生接过后双手还在抖,丝毫没有打开它的想法。

牛大杂只须短短几分钟便清醒过来,搔了搔脑袋,又站在艾特申罗身后。

艾特申罗已经赚足面子,不再派特种部队出战。雷正浩为了缓和气氛,再次叫歌舞团进来,愉悦的音乐再次在会客厅响起。

轨生回到寒天袖的旁边,将雷正浩所赠的宝物随手放在桌子上。

寒天袖上下打量轨生,问道:“你身上可是移植了乙骨?”

“没错。”轨生说道。

“小子,还挺老实的。”寒天袖满意地点了点头。

轨生心想,谁能用普通拳头一击将人打飞,想瞒也瞒不住吧。

“乙骨可不便宜,而且现在有价不市,你在哪里弄来的?”寒天袖问道。

“机缘而已。”轨生说道。

“能做移植手术的人少之又少,你的手臂光滑无暇,可见施术者的利害,能告诉我他是谁吗?”寒天袖又问道。

“对不起,无可奉告。”轨生直接拒绝道。

“哈哈,跟陛下说的一样,你这小子真是有趣。”寒天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艾特申罗总是看过来,让人不自在。我刚才得罪了他不成?轨生心里暗道。

孟冽跟着雷丽丽回到会客厅,精神好得很,一定是被利害的神圣系信众治疗过。

歌舞团退出,一个美女抱着古琴进来演奏,旋律令人平静舒服。

艾特申罗借着几分醉意对雷正浩说道:“老实说,今天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

雷正浩眼睛一转,说道:“愿闻其详。”

“最近,我去了一趟文通镇,不仅领略到那里的文人风光,而且还结识了一个人。”艾特申罗说道。

“文通镇我也去过,能入殿下法眼的恐怕就只有国画大师——王日焱了。”雷正浩猜测道。

“没错。其实王大师除了画画了得,他还是一名预言家。”艾特申罗说道。

轨生知道他们所说的人是谁,以前在跃马城打工的时候,就跟王大师的弟子鲁树聊过天。

“预言虚无缥缈,实则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而已。”雷正浩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艾特申罗一点也不生气,问道:“王大师平常不见客,他的画千金难得。我有幸与他相见,并获得窥视预言的机会,雷家主一点兴趣也没有?”

雷正浩轻咦一声,说道:“莫非与我有关?”

“王都今后会越来越不太平,引发混乱的事件一共有两个,一是学生运动,二是特殊系祭品出土。”艾特申罗说道。

校长陆座最先反应过来,半信半疑地说道:“学生运动?我可听不到任何风声。”

“据探子回报,不少预备军官学院的中辍生秘密集会。而且今年没能毕业的学生特别多。”艾特申罗说道。

“往年都有学生运动,只要他们按足规定,我也没有办法。”校长陆座说道。

“他们背后有财团资助,规模会比以往大几十倍。”艾特申罗说道。

校长陆座脸色一沉,殿下没理由向他说谎,究竟谁是背后的搞屎棍?

雷正浩对学生运动一点兴趣也没有,认为现在的学生太过骄弱,翻不起大浪。

“特殊系祭品异常珍贵,可遇不可求。祭品出土一定会引起异常。幸运儿到底是谁呢?”雷正浩开口道。

“几乎整个王都的人都拿它没有办法,一直潜伏的秘密组织也出来争相抢夺。”艾特申罗说道。

“现在殿下组织了特种部队,王都可以说更加安全,不是吗?”雷正浩笑道。

“特种部队还没成熟,需要雷家主多多配合。”艾特申罗如实道。

两个小时过去,宴会终于结束,来宾纷纷离场,会客厅变得一片狼藉。

陈秀丽觉得宴会没意思,还不如在家打麻将,早就坐上回去的马车。

汤镇整个晚上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酒喝了很多,但成效不大。

雷正浩已经半醉,跟艾特申罗聊了几句后,在郑仆的搀扶下,回房间休息。

“现在时间尚早,年轻的朋友不如留下来联谊一下?”艾特申罗还没尽兴,于是开口说道。

艾特申罗是何等人物,不仅年少有为,而且是当今殿下,自然吸引到大量女粉丝。她们不是高官女儿,就是名门之后。

轨生对联谊没有任何兴趣,却被沈鲔歆拉住参加。她明显只是贪玩,认识男生倒是其次。

艾特申罗见轨生不愿留下,居然主动开口挽留,“你刚才表现很好,为什么不跟我们多玩一下?”

轨生想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点头应是。

艾特申罗向管事要了一个大房间,方便大家交流玩游戏。

轨生跟着沈鲔歆走过去,牛大壮和胡力已经在里面。汤尚到处撩妹,非常招人讨厌。獠狐很难得地坐在一旁,除了艾特申罗,根本不放其他人在眼里。

孟冽在角落拿着一整瓶六十度烈酒往嘴里灌。轨生过去,问道:“怎么了?”

“今天真是丢脸,我居然打不过一个普通人,当初要那祭品又有何用!”孟冽抓紧拳头说道。

“你别气馁,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十有八九改造过身体。”轨生看着远处的牛大壮和胡力小声说道。

“改造身体?这是怎么回事?”孟冽脸上尽是疑惑之色。

“部分信众可以使用天赋改变身体结构,让身体变得更加强壮。”轨生解释道。

“原来如此。你是如何看出来?”孟冽问道。

“实不相瞒,我的双腿同样改造过。”轨生说道。

孟冽没征得轨生同意,往他大腿到处乱摸。

轨生实在受不了,轻轻推开他,问道:“你怎么还留下来参加联谊会呢?”

“我也不想,雷丽丽说,跟艾特申罗搞好关系,没准能在王城谋得一官半职。”说罢,孟冽便跟着雷丽丽见艾特申罗。

大家聊得兴起,轨生在一角显得特别安静。沈鲔歆拿了两杯饮料过来,把其中一杯绿的递给轨生,说道:“你怎么不跟其他人交流啊。”

“我不习惯这种场面,而且无法从他们身上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轨生喝了一口,一股恶心的味道充斥喉咙,“这是什么鬼东西?”

“芦荟加奇异果再加绿豆,对了,还有青柠。”沈鲔歆说道。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将饮料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没想到你挺能打的。”沈鲔歆忽然说道。

“你这是赞我吗?”轨生若无其事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用那套阴险的针型埒垨武器?”沈鲔歆问道。

“拜托,我们今天喝喜酒,谁没事带那玩意在身。”轨生无奈道。

“反正你今天抢足风头,说什么都有道理。”沈鲔歆说话酸味十足。

这时,几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生把沈鲔歆带走,她们不敢跟艾特申罗说话,希望沈鲔歆为她们介绍。

轨生口里还是有股怪怪的味道,于是走到放酒的地方,拿起一杯淡酒喝下。

汤尚在旁边闷闷不乐,盯着轨生问道:“我们之前见过吗?”

轨生对眼前这个二世祖一点好感也没有,完全不想回答他。

汤尚眯着眼睛,想了想,忽然说道:“我记得了,你跟我之前一起做过任务。”

轨生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这里的女生真是清高,我觉得还是乡下来的女生带劲。”汤尚自顾自地说起来。

“你为什么来王都呢?”轨生问道。

“还不是因为……”汤尚说到一半,马上把刚到嘴边的话吞回去。

牛大杂和胡力走了过来,向轨生打了一声招呼,完全无视汤尚的存在。

轨生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实在猜不出他们有何来意。

汤尚对男人没有兴趣,灌下一杯麦芽酒,继续找女生聊天。

“我们两兄弟从来没有佩服过人,你是第一个。”牛大杂说道。

“谢谢。”轨生有点难为情地说道。

“如果我们成为信众,胜负就可不好说了。”牛大杂自信道。

轨生心里暗道,我跟你打,也没使用信源啊。

“信众还是强,要不是我们两兄弟出战,其他人会瞬间败下阵来。”胡力点了点头,说道。

轨生看了一眼艾特申罗,见他没有注意到这边,于是趁机问道:“你们身体是不是改造过?”

“你怎么知道?”牛大杂讶异地张开大口。

胡力眉头一皱,想阻止牛大杂说下去,但已经太迟了。

“有一天,我们村子来了一个老头,长得十分邋遢,他问我们要不要改变一下生活环境,我们便忍不住嘲笑他。”牛大杂说道。

身体改造和外形邋遢,轨生第一时间想到地下道的李严谨。

李严谨曾经犯下大错,取走一整条村子女性的清白,而戽石的母亲正是其中的受害者。

轨生提起戽石以前的村子,马上得到证实。

“我们刚开始以为他开玩笑,看到他拿出一大袋铂金币后,就笑不出来了。”牛大杂又说道:“他还帮我们改造身体。胡力的腿和手都得到强化,而我就更彻底了,全身重建。现在我有两个心脏,耐力和爆发力都比普通人强几十倍。”

轨生心里暗道,可能李严谨怕组织机密泄露,没有传授寸步给他们。

“有了钱之后,我和母亲,胡力和他妈,都纷纷离开村子到大城市生活。结果好景不常,我们做生意赔光所有钱,幸好身体还算强壮,得到艾特申罗殿下赏识,成功加入特种部队。”牛大杂感激道。

轨生看过李严谨的资料,他的儿子只有戽石,所以牛大壮和胡力跟他没有血缘关系。

房间另一角落,沈鲔歆正跟长得还不错的名门千金交淡。

沈鲔歆只认识其中两人,一个是教育局理事的女儿,姓金,留着一头很不自然的金色曲发,化着淡妆,穿着贴身连衣裙。

另一个是环卫局高管的女儿,姓曲,喜欢黑暗风格的事物,双眼画着浓浓眼线,皮肤白得有点吓人,身穿黑色背心、蓝色齐臀牛仔裤。

“你们说艾特申罗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说话的女生沈鲔歆不认识,她本来穿着得体,见到艾特申罗后,马上脱下外套,解开两颗衣钮。

“搞不好他喜欢男的。”脸上有雀斑的女生说道。沈鲔歆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很面熟,但叫不出名字。

“怎么可能。”金姓名媛诧异道。

“如果不是,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绯闻?”脸上有雀斑的女生质疑道。

“那是因为他洁身自好,身为王位的唯一继承人,怎么能到处乱搞呢。”沈鲔歆理所当然地说道。

“要是能跟他说上几句话就好了。”金姓名媛一边看着远处的艾特申罗,一边感叹道。

“那不简单,直接走过去不就行了。”沈鲔歆笑了笑。

“我可是一个矜持的女生。”金姓名媛整理一个头发说道。

大家听后,都跟着笑起来。

“你们得把目光放低一点,艾特申罗殿下是你们能够沾染的?”曲姓名媛说道。

金姓名媛眼睛一挑,问道:“你在这里看中谁了?”

此话一出,大家都看向曲姓名媛。

曲姓名媛顿了一下,有点害羞地说道:“我觉得刚才对战的轨生不错。”

“那小子长得差强人意,好像村子出来的暴发户。”金姓名媛不屑道。

“你这话就不对了,他坐在寒天袖大人旁边,地位怎么也不差吧。”脸上有雀斑的女生说道。

曲姓名媛看向沈鲔歆,说道:“我知道他跟你一起来的,能介绍我认识吗?”

沈鲔歆一征,万万没想到轨生竟然能受到曲姓名媛青睐,想了想说道:“轨生的确是乡村小子,而且十分滥交,身上有多种暗病。”

曲姓名媛听后,对轨生的好感马上跌至负数,让沈鲔歆还是不要介绍好了。

传播八卦是女人独有的天赋,才没多久,整个房间的人都对轨生指指点点。

艾特申罗叫大家围在一起玩游戏,很快得到众人的同意。

轨生还没靠近,其他人就离他远远的,只有沈鲔歆和孟冽站在旁边。

轨生粗略看了一眼。女生占多数,每个人都打扮得很漂亮。

游戏很简单。大家围成一圈,瓶子转动后停下,瓶口指向的人必须跟在场其中一人亲嘴。

被指的人和选中之人也可以拒绝,但得脱去身上一件衣服。

轨生觉得这游戏对女生很不友好,声誉很容易因此受损。可她们都愿意留下来玩游戏,目光始终离不开艾特申罗。

游戏刚开始,瓶口都指向男生,其中一人还是牛大杂。他们都会挑漂亮女生,场面难免火爆。

孟冽玩得很开心,见到有人舌吻,都会拍掌大笑。身边的雷丽丽显得很紧张,要孟冽陪她回房间休息。孟冽心里暗道,除非对方是瞎的,不然谁会选你呢。

当瓶口指到雷丽丽的时候,大松一口气,想也不想朝孟冽亲上去。孟冽显得无奈,又不能当众拒绝她。

游戏继续进行,被指中的女生越来越多。艾特申罗艳福不浅,嘴唇变得红彤彤。

家丁在艾特申罗的吩咐下,送来大量烈酒,大家都喝懵了。轨生也不例外,身体有点热。

终于,瓶口朝向艾特申罗,大家都停止说笑。

艾特申罗站了起来,朝其中一个女生缓缓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