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285字
  • 2022-04-09 15:11:02

经过雷家广场,轨生看到一个巨大的寿包。寿包像个桃子,顶部一片嫣红,快有半间房间大小。

搬寿包的人穿着统一的勾月花纹服装,竟然是月半轩的工人。

工人根本不认识轨生。这也难怪,轨生一个月也去不了几次月半轩。店内的员工都认为大彬就是老板。

沈鲔歆对寿包很好奇,抓住一个工人问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是寿包,专门用来祝寿的。”雷丽丽抢先道。

“我参加过的生日宴会都是用蛋糕庆祝,你们还真奇怪。”沈鲔歆搔了搔脸颊,说道。

孟冽看着寿包感触很深,对轨生说道:“以前村子经常会派寿包。”

“只有大户人家才做得起这种大型寿包。”轨生点头道。

沈鲔歆眉头一挑,转过身向轨生问道:“你吃过这玩意?好吃吗?”

轨生点了点头。

“月半轩的寿包是父亲亲自订造的,我听说里面装着很多好吃的食材。”雷丽丽介绍道。

广场除了有寿包外,还有一条两层楼高的草鲸。草鲸算是王都附近的特产,普通个头就能卖到天价。

轨生在王都吃过草鲸,现在回想起来,不禁流起口水。

草鲸不能煮熟,只能做成刺身,最多能放一天。极品草鲸只供应王城,也只有雷正浩能从供应商那讨来一条。

解剖草鲸是项极其困难的工作,普通厨子根本应付不过来,强行开刀会严重影响鱼肉的口感。

雷正浩请来的师父还是月半轩的人,轨生看过他几面。他平时很少出来铺面,遇到大客户才应酬一下,拿着巨额工资,但大彬说,这一切都是值的。

天色渐暗,太阳的余晖把云朵照得通红。这时,雷正浩从外面办事回来,见到雷丽丽和沈鲔歆迎宾,露出满意的表情。

视线落到孟冽身上,雷正浩马上垮下脸,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不用到小镇驻守吗?”

孟冽恭敬地施了一礼,没有回答雷正浩。

雷正浩冷哼一声,说道:“这里不需要你,赶快回去吧。”

雷丽丽马上过来跟雷正浩撒娇,孟冽才能留下来喝杯喜酒。

雷正浩看了轨生几眼,怎么也想不起轨生是何人物,摇了摇头,朝自己房间走去。

“雷正浩真不喜欢你啊。”轨生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孟冽无奈道。

“还会坚持下去吗?”轨生想起刚来王都时,孟冽跟他说过的话。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万万没想到雷正浩如此绝情,靠雷丽丽上位比登天还难。”孟冽不禁抬头长叹一声。

门外走进一个人,灰色长发随风飘扬,水蓝色的西装格外醒目,腰间宝剑隐含悚然的寒光。

轨生定眼一看,原来是寒天袖。他不仅身手利害,而且在王城身居要职,连艾特申罗殿下也要忌他三分。

寒天袖十分低调,也不爱聊天,只有在陛下面前才会多说几句。

寒天袖没有带随从,手上拎着一瓶好酒,应该是送给雷正浩的礼物。

沈鲔歆过去打招呼,寒天袖正眼不看她一下。

雷丽丽叫人带寒天袖进去休息。寒天袖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轨生看着沈鲔歆便秘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你是?”寒天袖经过轨生的时候,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一眼。

轨生一愣,马上施礼道:“一介草民而已。”

寒天袖忽然记起来,说道:“你是那个小子。”

轨生只是点了点头,对寒天袖记不起他的名字并没有上心。

“你改变了造型,我差点认不出来。”寒天袖摸着下巴说道。

“寒大人认识轨生?”沈鲔歆忍不住问道。

“轨生?对,就叫轨生。他曾经坑了陛下一大笔钱,陛下到现在还惦记着呢。”寒天袖哈哈大笑起来。

“你真大胆,连陛下的钱也敢骗?”沈鲔歆讶异地看向轨生。

“小子,跟我来,我们到里面先喝几杯。”说罢,寒天袖强行把轨生拉进会客厅。

会客厅这时没什么人,只有几个下人整理装饰四周。两边各排着一列座位,上面放着客人的名牌。

寒天袖拉着轨生坐在他的位置,叫下人拿食物和酒来,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

下人认出寒天袖的身份,自然不敢忤逆他,端来数款下酒菜,打开一瓶王都特产的米酒。

因为时间还没到,好吃的还没准备好,但不妨碍寒天袖的兴致。

寒天袖抄起一把花生米放进嘴里,问道:“差不多该考虑就职方向了吧?”

轨生点了点头。

“你先别说,让我猜一猜。嗯……育林阁么?”寒天袖说道。

“我想成为一位外交事务官。”轨生摇了摇头,直接说道。

“这可不好进,外交事务一向由沈家话事,连陛下也不好插手。”寒天袖轻咦一声。

轨生也知道此事不易,但接近沈家,势在必得。

“说实话,育林阁同样不好进。如果我替你说声好话,没准容易不少。”寒天袖有点得意道。

“谢谢大人提携,但小心志向已定,不会被其他因素动摇。”轨生坚定道。

“刚开始我不明白影琉为什么会喜欢你,现在,我有点懂了。”寒天袖欣赏道。

轨生脸色骤变,心里难受,不禁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寒天袖放下酒杯,说道:“这可不能告诉你。”

轨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没想到寒天袖异常谨慎,暗道,莫非影琉出事了?

当天晚上,来雷家祝寿的宾客几乎到齐。轨生在寒天袖旁边不断替他倒酒,脸色已经通红。

轨生看了几眼四周的宾客,大部分是王城的大官。雷丽丽和孟冽坐在对面说悄悄话。

校长陆座穿着预备军官学院的标准礼服,脸上红彤彤的鼻子十分抢眼,随手将礼物交给下人,来到轨生旁边坐下。身上的古龙水特别刺鼻。

校长陆座轻咦一声,感觉轨生很眼熟,就是叫不出他的名字。

叶承祖热情招呼客人的同时不忘介绍自己。客人虽然不认识他,但看在雷正浩的面上,都会礼貌性地说几句客套话。

一对夫妇走进来。男的长得非常好看,最多四十岁。一头蓝色长发披在肩后,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嘴唇单薄,皮肤白里透红。

女的长得十分一般,甚至有点丑陋。一头短发染成五颜六色,右边的眉毛画歪了。鼻子很大,两个鼻孔露出来,下巴长着不容易察觉的胡子。全身金光闪闪,生怕没人注意。

“咦,这不是陈家两夫妇吗?”寒天袖酒醒后,坐直身子看了几眼。

夫妇后面跟着一个青年,穿着时尚,头戴面具,正是学生会会长獠狐。

“厌谷跟以前一样,还是像个小白脸。”寒天袖脸上露出不屑之色。

轨生看过獠狐真容,厌谷跟他有七分相似,都长得非常漂亮,心里纳闷,为什么这货整天戴着面具?

虽然轨生不怎么会以貌取人,但还是对厌谷旁边的女人感到反胃。

如果将头发染回原来的颜色,穿着朴素一点,她应该能顺眼不少。

寒天袖笑了笑,说道:“那是厌谷的夫人,以前在学院出了名丑。名字也怪,叫陈秀丽,讽刺得很。”

獠狐跟着父母坐在校长陆座旁边,视线落在轨生身上,愣了一会。

陈秀丽说话很大声,轨生隔一个座位也能清楚听见。

陈秀丽跟校长陆座是老朋友,以前经常一起打麻将。厌谷和陈秀丽的亲事还是他一手促成。

厌谷很少说话,总是盯着酒杯发呆,与陈秀丽有点貌合神离。

陈秀丽兴趣广泛,说出来的东西,轨生大半不认识。虽然校长陆座不感兴趣,但还是能保持礼貌,认真听完。

半刻钟过去,厌谷终于忍不住,叫下人拿来一大瓶酒,自个儿豪饮。

宴会还没开始,厌谷已经半醉,被陈秀丽臭骂一顿,“喝那么多酒,晚上怎么干正事!?”

说话声太大,客人们都听见了,有的甚至忍不住笑起来。

陈秀丽脸皮很厚,根本不在意,甚至飙起了脏话。

最后,要不是獠狐出言劝阻,陈秀丽那张嘴恐怕永远停不下来。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雷正浩终于来到宴会现场,所有人都站起来祝贺。

轨生看了看身边的寒天袖。他又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觉。

雷正浩一身红彤彤,十分喜庆。他跟校长陆座寒暄几句后,开始聊起王都最近的局势。轨生对政治不太懂,只听明白几句话。

这时,外面又有人来,一个是汤家的家主汤镇,另一个是他的独子汤尚。很不幸,轨生都认识他们。

汤镇来此并不容易,他算是王都的暴发户,参加寿宴花了一大笔钱,只为提高自己在王都的地位。

他们坐在最后面,离门槛只有一步左右,但汤镇一点也不在意,对任何人都能保持笑容。

在场不乏美女,她们都是名门之后,汤尚一边看一边流口水,风流本色尽显无遗。

轨生曾经叫大彬派人调查汤家。汤家发展迅速,资产总值已经跃居王都前三。

汤镇为了彰显财力,没有把礼物打包,价值数百万铂金币的古董墨宝特别抢眼。

一阵尖叫声传来,艾特申罗在众人瞩目下到场。棕色短发干练帅气,眉毛浓密,耳朵有点招风,身上穿着便服,但不失贵气。

轨生见过艾特申罗一面,当时护城有功,有幸在他手中获得勋章。

艾特申罗身后跟着四个高手,他们全部戴着白色面具,身穿王城独有的护卫服,散发的气势让人透不过气。

感觉不对劲,寒天袖又醒了过来。体内的信源运转,衣服无风自动,杯子里的酒激荡起来。

艾特申罗跟身后的高手说了两句,让他们在门外守着,现场的气氛才缓过来。

经过轨生的时候,艾特申罗突然停下脚步,说道:“你也在这里。”

轨生一愣,马上站起来,施礼道:“殿下。”

“在学校搞好关系了没?”艾特申罗笑了笑。

轨生万万没想到他连这种小事也记得,心里佩服的同时,回答道:“让殿下见笑了。”

“王城不缺达官贵人,名门之后,像你这样草根出身的人不多,好好干,没准我们在王城有共事的一天。”说罢,艾特申罗轻轻拍了轨生肩膀一下。

看着艾特申罗坐到客座首位,轨生才敢松一口气。寒天袖说道:“你可别把他的话当真,一年内被他忽悠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

宴会在八点正准时开始,雷正浩坐在正前方,命下人将酒食搬进来。

雷正浩向大家敬酒,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酒精下肚后,大家的脸都不同程度地红起来。

一群美女穿着性感服饰,卖力地表演歌舞。客人一边欣赏一边进食。

轨生看着面前的食物,草鲸刺食只有两大块,寒天袖直接用手拿起一块放进嘴里。

轨生不管他同不同意,吃掉另外一块,入口即化,鲜味久久萦绕口腔。

雷正浩优雅地用刀叉将大闸蟹去骨,骨头上不残留一点肉丝。艾特申罗只用筷子,就能把猪肘里的骨头挑出来。

坐在末座的汤镇没吃多少东西,带着汤尚到处敬酒,给面子的会跟他喝一口,不给面子的压根不理他。

舞者退场后,大家不约而同地鼓掌。家丁将一辆车推进来,车上装着巨大的寿包,散发浓郁的香味。

雷正浩来到寿包跟前,从家丁手中接过大刀,切开一道口子。里面有碗口大的鲍鱼,棋子般的鲜贝,红白相间的虾仁……

家丁分派寿包。轨生也有一份,尝了几口,果然与众不同。

雷正浩回到座位,向艾特申罗问道:“怎么样,这玩意还不错吧?”

“味道很好。”艾特申罗点头道。

“这种寿包全帝国只有一个人会做,他原本在中心市区开餐馆。因为今年的事故,他流离失所,欠下巨债,现在替新开的月半轩打工。”雷正浩缓缓道来。

“月半轩我也有听说过,只是没时间进去看一眼。”艾特申罗说道。

“唉,差不多一年过去,中心市区到现在还是一片废区。”雷正浩不禁感叹道。

“莫非雷家主有什么建议?”艾特申罗眉毛一挑,问道。

“不敢。但中心市区长期废置总是不好,难道王城真的没有任何想法?”雷正浩说道。

“城市建设不归我管,你得问城市规划局的局长。”说罢,艾特申罗扭头看向厌谷。

厌谷放下筷子,说道:“现在中心市区没人敢投资,而王城资金大部分都调到战事上,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如果下一年再没有资金支持,中心市区就会改建成大型生态公园,我想,这是最便宜的做法。”

“今年的确不太平,不仅边境摩擦频繁,而且鬼降到处肆虐,用于征兵和强军的军费一涨再涨,还是不够。”艾特申罗说道。

“殿下最近不是组建了一支特种部队吗?有了它,帝国还会惆不太平么。”雷正浩抓住机会问道。

“特种部队才刚开始运营,王都的安全还得靠雷家军和学院学生。”艾特申罗说道。

校长陆座喝了一口酒,说道:“现在的学生娇生惯养,根本不成气候。就今年,死在意外的学生已经不下百人。”

“学院不是还有你嘛。”雷正浩笑道。

校长陆座摆了摆手,说道:“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如果特种部队成型,多少能分担我们的责任。”

艾特申罗一喜,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怕特种部队空有其名。”话语一出,雷正浩马上感到现场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怪怪的。

“雷家主,此话什么意思?”艾特申罗强忍心中不悦,问道。

“王都一向由雷家军保护,多年来没有重大事故。现在殿下突然弄出一支特种部队来,不会觉得职能重叠吗?”雷正浩借着几分醉意说道。

“原来雷家主担心特种部队战力,我在这里可以告诉大家,为了建立这支队伍,里面所有人员都经过精心挑选。即便他们不是信众,也有跟信众一战之力。”艾特申罗强硬道。

“众所周知,普能人根本无法奈何得了信众,殿下此话,恐怕太过自信了吧。”厌谷插口道。

艾特申罗早有所料,在雷正浩的同意下,召来数个不到十六岁的青年。他们都是特种部队的成员,身上穿着统一服饰。

轨生仔细一看,他们身上都有埒垨武器,胜负还真不好说。

“雷家主,大可以找几个人试试他们的实力。”艾特申罗自信道。

雷正浩一征,想了想,将目光落在孟冽身上,说道:“你上去跟他们打一场吧。”

孟冽喜忧参半,这固然是很好的表现机会,但眼前的青年看起来并不好对付,如果栽跟头,不仅丢雷正浩的脸,而且会成为大家的笑话。

“怎么了,怕了吗?”雷正浩见孟冽没有马上答应,提高音量问道。

孟冽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来,躬身施了一礼。

出乎大家意料的事发生了,只有一个特种部队留在原地,其他人都走到艾特申罗背后。

来宾不断窃窃私语,轨生上下打量迎战之人。他理着寸头,圆目大口,手臂套着好几个金环。胸口有个名牌,名字叫牛大杂。

“请。”牛大杂向孟冽敬了一礼。

孟冽感觉被人小看了,马上亮出心武,长剑在信源的作用下发出炽热的红光。

牛大杂没动腰间的埒垨武器,摆出作战姿势,很明显练过世俗功夫。

孟冽一摆长剑,整个人如脱弦之箭冲向牛大杂,以十分刁钻的角度刺出数朵剑花。

牛大杂迅速低下身子,出腿有如闪电,竟然把孟冽扫倒在地上。

看到这里,雷正浩心里又气又怒。雷丽丽生怕孟冽有事,差一点冲出去阻止,幸好牛大杂没有趁人之危。

等孟冽狼狈站起来后,牛大杂又摆出战斗姿势。孟冽不敢托大,给自己施展狂暴,信源在体内疯狂运转,衣服无风自动,气势逼人。

牛大杂还是没有使用武器,看着孟冽冲来,避其锋芒,在会客厅内绕起来。

此时孟冽心里已经飙出数十句脏话,那个牛大杂并不笨,天赋狂暴时间一过,吃亏的肯定是他。

孟冽平时习惯使用信源,身体已经很久没有锻炼,为了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同时施展信源技术疾和瞬,几个闪身之后,火红的长剑终于摸到牛大杂。

牛大杂利用借位,避开身体的重要部位,硬吃一剑,趁机俯身用力掌击孟冽右侧胸膛,再次把他击倒在地。

来宾无不拍掌叫好,雷正浩的脸已经绿得发青。艾特申罗得意地笑了笑,一口喝下面前的烈酒。

孟冽撞到脸,鼻孔不断流出鲜血,画面十分滑稽。

牛大杂撕开衣摆包扎剑伤,看着孟冽站起来,再次摆出作战姿势。

孟冽不断喘着气,面目狰狞,听不见周围任何声音,抓紧长剑冲向牛大杂。

两人对了数十招,牛大杂显得游刃有余,长剑根本摸不着他。

孟冽逐渐力竭,狂暴失效,虚弱感随之充斥全身。

牛大杂大喝一声,双拳成虎击中孟冽胸口。整个人飞到大厅一侧,撞在墙上发出轰隆一声。

孟冽落地后抽搐一会,口吐白沫,昏迷过去。雷丽丽马上冲过去,叫人抬孟冽找大夫。

“雷家主,怎么样,我的人还不错吧。”艾特申罗说道。

“特种部队果然不同凡想,不过,其他人也像他那样强吗?”雷正浩强行展开笑脸,说道。

“雷家主大可随便挑一个人再试。”艾特申罗说道。

雷正浩不信邪,对众家将问道:“有谁敢出来一战?”

叶承祖忍不住诱惑,走出来说道:“末将愿意一战。”

“好,无论输赢,都记一功。”雷正浩满意道。

叶承祖朝特种部队看去,伸出右手指向最矮的胡力。胡力的头发很长,遮住了半边脸。

胡力从艾特申罗背后走出来,向叶承祖施了一礼。众人以为叶承祖会还礼时,叶承祖居然趁其不备,刺出长剑。

胡力反应很快,拔出腰间埒垨武器迎击,几个回合下来,连退数步。

虽然对战没有偷袭一说,但不少人对叶承祖的行为感到不屑。轨生倒是觉得没什么,干架只有输赢,其它的只不过是过程。

叶承祖能爬到现在的位置,绝不可能单靠运气。他的剑技越来越凌厉,胡力开始招架不住。

这时,艾特申罗在场外喊道:“使出全力。”

胡力一听,马上用力挥动埒垨武器,击退叶承祖好几步,将绑在腰间的负重带扔到地上。

叶承祖脸色微变,使出最强招式人剑合一。手与剑连在一起,一把巨形光剑瞬间而至,朝胡力劈下。

胡力的速度快得惊人,居然能躲开叶承祖的攻击。轨生自问也做得到,但必须得使用寸步。

叶承祖为了赢,下手根本没有分寸,整个会客厅差点被他劈开一半。幸好校长陆座及时出手将余波拦下,不然,大家都得吃灰。

轨生算了算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两人都无法瞬间击倒对方,陷入僵局。

叶承祖的信源消耗大半,显得力不从心。胡力也好不到哪里去,已经气喘吁吁。

“完了,雷家那小子要输。”寒天袖说道。

胡力见识过叶承祖的所有招术,对付他越来越轻松,恢复体力的同时,小心躲开所有技能。

叶承祖心里暗骂几句,他自问学富五车,掌握的信源技术至少也得有二十几个,可就是奈何不了胡力。

又是十五分钟过去,叶承祖的信源终于见底,心武自动消失在手中。

胡力很有绅士风度,见对方武器没有,停下手脚,等待结果的宣判。

雷正浩脸色微变,让叶承祖回去休息,对艾特申罗说道:“果然了得,要是他们成为信众,日后肯定能成为帝国的重要力量。”

“王城用人都是信众,他们多半出身名门,历练远远不够。我从普通人筛选,再让他们竞争祭品成为信众,效果会好得多。”艾特申罗说道。

“不愧是殿下,不仅治理军队利害,而且用人如神。”雷正浩佩服道。

艾特申罗摆了摆手,说道:“雷家主可否听过地下道呢?”

轨生一征,双眼死死盯着艾特申罗。

“当然,地下道是帝国有名的组织,他们极其隐秘,就像老鼠一样。”雷正浩说道。

“他们的选人方式就是这样,得到的人才有智有谋。祭品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个数字,人才反而难得。”艾特申罗又说道。

雷正浩觉得艾特申罗说得有点道理,但绝对不会将此方法用在禁军的选拔上。要是有人叛变,损失的不仅是一丁点。

艾特申罗左右看了一眼,问道:“还有没有人挑战?”

不仅雷家家将低下头,来宾也不敢看向雷正浩。

沈鲔歆跃跃欲试。她的想法很简单,现在胡力已经消耗很多体力,跟他打必定会赢。

“不是雷家的人也可以上来挑战,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给挑战者一笔奖励。”雷正浩开口说道。

獠狐靠向身边的父亲,小声问道:“我想试一试,可以吗?”

“你赢了,会落艾特申罗殿下的面子,输了让其他人看扁。”厌谷摇头道。

“胜利一定属于我。”獠狐有点不满道。

厌谷只是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这时,沈鲔歆走了上来,向众人施了一礼,说道:“外交事务官沈泊海之女,沈鲔歆,请赐教!”

艾特申罗向身后的牛大杂说道:“你出去跟她玩玩吧。”

“是,大人。”牛大杂正要出列。

“慢着,我要挑战胡力。”沈鲔歆伸出右掌说道。

周围瞬间一片私语。

胡力深吸一口气,再次操起埒垨武器,豪迈道:“有何不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