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152字
  • 2022-04-09 15:58:23

“据我所知,獠狐可没有得罪过你。”轨生疑惑道。

“陈吟说过,如果无法加入敌人,就只能打败他。”紫岚说道:“刚开学几个星期,我试图与他交好,可是他目中无人,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轨生深知獠狐任人唯亲,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还有,我选的课没有一个适合我,要不是有导师在背后帮忙,我得一直做无用功。”紫岚继续说道。

“可荒野源的老大沙特曼会听你的吗?”轨生迟疑一下,问道。

“沙特曼多次向学生会请求拨款研究被拒,他可恨死獠狐了。”紫岚冷笑一声,回答道:“当初沈鲔歆挑战獠狐,沙特曼在社团连续庆祝两天呢。”

“钟澄能不能当上学生会会长还是未知之数,我无法承诺你什么。”轨生小心说道。

紫岚停下脚步,说道:“我知道钟澄能够当上黑金钢团长,全是你的功劳。”

轨生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虽然獠狐站得很稳,但只要有心,你们还是有机会。”紫岚说道。

轨生回到社团,女生正忙东忙西。有的人布置舞厅,有的人缝制晚装,有的人在镜子前修眉拔毛。

沈鲔歆正试穿裙子,裙摆拖着地板,足足一米多长。

藏鳞也没有闲着,把头发染成彩虹,味道有点难闻。

轨生找到藏鳞,问道:“她们怎么了?”

“你不知道?”藏鳞讶异道。

“难不成又有喜事?”轨生猜测道。

“花市没多少天就开始了,大家都为此忙碌。”藏鳞解释道。

“什么是花市?”轨生又瞧了沈鲔歆她们一眼,问道。

“每年这个时候,王都的居民都会在学院内外摆摊,不仅有各式各样的鲜花卖,还有很多有趣的玩意。”藏鳞回答道。

“那不就是平常的集市吗,有什么好稀奇的。”轨生摇了摇头。

“到时,会有大型的花车巡游,可热闹呢!”藏鳞兴奋道:“当晚,男生还会主动约女生出去玩,非常浪漫。”

听到这里,轨生又想起了影琉,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社团很多女生已经收到请柬,连金暖也有人约。”藏鳞嘻嘻一笑。

“女生高兴可以理解,为什么你也兴奋起来呢?”轨生白了他一眼。

藏鳞嘟嘴,极其恶心地说道:“你真讨厌!”

这时,沈鲔歆穿着那夸张的裙子慢慢走过来,说道:“你们约到女生了吗?”

藏鳞无奈地摇了摇头,轨生则直接说道:“我对这种节日没啥兴趣。”

“你约不到人才这么说吧。”沈鲔歆偷笑道。

轨生一点也不生气,说道:“这也是实话。”

沈鲔歆一愣,红着脸,小声说道:“我……也没人约。”

“正好,藏鳞和沈鲔歆,你们一起组团去呗。”说罢,轨生朝房间走去。

沈鲔歆生气地盯着轨生后背,连跺两次脚。藏鳞有点尴尬地说道:“这建议……也不错……”

第二天早上,轨生看了看课程表,今天都是技术课,一点上课的欲望也没有,躺在床上,思考着竞选一事。

竞选之前,轨生必须组织一个强力的竞选团队,最先想到大彬和小惠。月半轩已经上了轨道,他们俩近期闲得很。

藏鳞对学院的事很了解,有他帮忙,竞选团队一定事半功倍。

接下来就是主角钟澄。他参选后就成为公众人物,任何事都得注意,不能让别人抓住把柄。

黑金钢的管继有竞选的经验,而且他对獠狐极其不满,一定不会拒绝加入竞选团队。

想到这里,轨生决定下午在社团组织一次会议。

到了下午,轨生没有经过沈鲔歆的同意擅自占用了舞厅,被她骂了足足十五分钟。

轨生看了看众人,钟澄、藏鳞、管继、大彬和小惠都到了。沈鲔歆站在轨生旁边,很好奇他们在搞什么。

“我叫大家来,实则是为了竞选一事。”轨生大声说道。

沈鲔歆一征,万万没想到轨生有如此想法。

“我决定为钟澄建立一个竞选团队。”轨生继续说道。

“我们就是团队成员?”大彬开口问道。

“没错。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竞选结束,你们都要竭尽全力帮助钟澄夺得学生会会长。”轨生回答道。

“具体要我们怎么做?”管继问道。

“首先,我们要有竞选纲领。大家有什么好提议?”轨生说道。

所有人都陷入沉思,沈鲔歆则开口道:“慢着,凭你们就想竞选学生会会长?”

小惠指着沈鲔歆,喝道:“无关紧要的人离开这里!”

轨生瞪了小惠一眼,现在不想与沈鲔歆闹僵,毕竟她在学院的人脉不错,利用她可以拉到不少票数。

“你也要参选吗?”轨生侧过头,问道。

沈鲔歆一顿,说道:“我……要是参选,一定比你们票数多。”

“的确有可能,但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轨生说道。

“我才不稀罕学生会会长呢。”沈鲔歆扭过头说道。

轨生暗松一口气,他可不想选票分薄,这样不好对付獠狐。

这时,管继开口说道:“要不我们以科技创新为口号?”

轨生觉得不妥,但又不好意思当面反对。

沈鲔歆最先说道:“上一年,你就是因此失败,还没得到教训吗?”

管继脸色一红,没有反驳沈鲔歆。

钟澄想了想,说道:“信众以力量优先,我觉得强力的信源技术会吸引不少学生。”

“学生会一直掌控着选课资源,这问题一直被人诟病。”藏鳞同意道。

“要是钟澄肯承诺公平选课,一定会得到多数人赞同。”大彬说道。

轨生见没有反对意见,于是说道:“好,我们的竞选纲领就是废除学生会对选课的暗箱操作。”

“这纲领很好,不过,我们明着跟他们对干,学生会一定不会拔款给我们竞选。”管继担心道。

“这层没关系,竞选所有资金一率由我承担。大彬,从今天开始,你派人大量印发钟澄的竞选海报,我要整个学院都贴满我们的口号!”轨生嘴角微微扬起,说道。

“没有问题,包在我的身上。”大彬站起来说道。

轨生看向小惠,说道:“你负责海报的设计,一定要吸引住路人的目光。”

“好的。”小惠兴奋道。

“接下来就是拉票。这段时间,我和钟澄会到各个社团走一趟。”轨生说道。

“黑金钢全体团员会全力支持钟澄。”管继拍心口保证道。

“月半轩可以对学生半价优惠,前提是他们将票投给钟澄。”大彬想了想说道。

“拉票是重要的一环,所以大家在这段时间尽量全力配合。”轨生说道:“最后,就是辩论环节。到时,对方一定会想尽办法绊倒钟澄,所以钟澄,你一定要注意言行举止。”

“我可不会说话,台上一定会吃大亏。”钟澄眉头一皱,说道。

“放心,在辩论之前,我会准备大量资料,帮你模拟答辩。”大彬承诺道。

会议在一个小时后结束,期间大家对竞选各自发表建议,反应还算良好。

其他人离开后,舞厅只剩下沈鲔歆和轨生。

“我呢,我要做什么?”沈鲔歆看着轨生快要离开,开口问道。

轨生停下来,说道:“你不是竞选团队一员,什么都不用做。不过,我希望你能让金斯猫的团员支持钟澄。”

“我凭什么要支持他。”沈鲔歆说道。

“那你又为什么要问我?”轨生不解道。

“我支持他可以。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沈鲔歆低下头,说道。

“什么条件?”轨生轻咦一声,问道。

“我要你当众约我去花市。”沈鲔歆鼓起勇气说道。

轨生一征,没想到沈鲔歆会提这样的要求,沉默一会,说道:“好。”

王都北区新建的商业大楼外不少行人穿梭。经过几个月的建设,这里一带已经翻天覆地,取代中心市区的位置。

虽然有很多人模仿月半轩的运营模式,但都失败收场。月半轩早已抢得先机,不仅收纳大量人才,而且名声在外。

汤家在新城区买下多处地产,真正成为王都的地产大王。不少眼红之人对汤家下手。可汤家高手如云,而且背后又有断头台撑腰,根本不怕。

新城区除了有大片的商业地段,还有不少公益机构。妇联在王城的帮助下,已经建立一个分点。

王都最近不太平,民众开始注意自身的安全,有的聘请保镖,有的去武馆锻炼身手。不少人看准机会,稀奇古怪的武馆随处可见。

光正教终于成功在王都建教,位于新城区的角落。他们非常检点,几乎没人知道。

商业大楼的楼梯里,莱悦娜正和洛平亲吻,衣衫不整。

发现楼上的男生,莱悦娜马上躲在洛平后面。

男生一征,害怕地拔腿就跑。没多久,大门打开,接着又合上。

“有人看我们,你知道吗?”莱悦娜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道。

“当然知道。”洛平点着香烟吸了一口,说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莱悦娜埋怨道。

“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洛平向莱悦娜吐出一口浓烟。

“我们快走吧。”莱悦娜白了他一眼,说道。

洛平笑了笑,拉着莱悦娜的走下一楼。

路上,莱悦娜无奈道:“王都酒店多的是,你为什么偏偏……”

“难道你不喜欢?”洛平搂住莱悦娜的腰,问道。

“你真是个变态!”莱悦娜推开洛平,说道。

“你别不承认,身体最老实了。”洛平笑道。

“你再笑我,以后别碰我。”莱悦娜装作生气道。

“好了,别生气了。”洛平说道:“你这次来找我有事吗?”

莱悦娜停下脚步,说道:“上面有重要任务要我们完成。”

“什么任务?”洛平问道。

“要是这次任务成功,预备军官学院会大变,到时你没准能从学院中抽身出来。”莱悦娜用食指点了洛平鼻子一下,说道。

“尽管说出来,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洛平自信道。

莱悦娜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洛平一脸震惊,久久不能言语。

“怎么样,现在怕了吗?”莱悦娜问道。

“当然怕,搞不好,性命很可能会丢掉。”洛平严肃道。

“你前一阵子不是提拔了一个人吗,此次行动正好用得着他。”莱悦娜说道:“要不是我看在你的份上,我才不会给他祭品,你千万不要令我失望。”

跟莱悦娜吃完东西后,洛平一个人朝新城区走去,而莱悦娜有事得到光正教的分点。

来到一家武馆外,洛平抬头看去,“孙家武馆”四个大字非常醒目。

洛平走进去,马上有人来招待。武馆内都是青年力量招来的打手,他们每天训练,身手非常不错。

办公室外面立着骏马铜像。孙峡正在里面吃面,见到洛平马上站起来,擦嘴问道:“不知道洛大人来有何贵干?”

“还习惯吗?”洛平坐下说道。

“托洛大人的福,小人终于吐气扬眉了。”孙峡小心说道。

“我还记得以前,每次跟在你身边都得胆颤心惊。现在角色居然互换,真的讽刺。”洛平缓缓说道。

孙峡一惊,额头不禁冒出冷汗,说道:“小人以前瞎了狗眼,如有得罪,还请洛大人多多包涵。”

“放心,我今天来不是为了问罪。”洛平抽出一根烟点着。

“洛大人肯赐小人一件祭品,小人发誓永远追随洛大人。”孙峡看了看洛平脸色,说道。

“以前,我从孙家偷走一件祭品,才有今天的地位,现在还你一件祭品,还算公道。”洛平吐出一口烟,说道。

“小人不敢。”孙峡低头说道。

“不错,还算识时务。你以后就跟着我做事,千万不要别有异心!”洛平警告道。

“小人哪敢,小人成为信众的整个过程,洛大人都有参与。要是违反约束行为,我只有死路一条。”孙峡擦了擦额头的汗。

“最近我有件大事要交给你办。”洛平说道。

“大人尽管吩咐,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孙峡恭敬道。

“我要你调动青年力量的人在王都发动大规模的学生运动。”洛平又吸了一口烟。

“这层容易,青年力量在王都开展活动十分顺利,学生非常信任我们。只要给我一个名号,就能把事办好。”孙峡说道。

“智库共享。”洛平说道。

“许多快毕业的学生对学院多有不满,要是智库共享,他们一定会积极响应。”孙峡眼睛一转,说道。

“学生运动只是前半部,后半部才是重点。我们真正想要的是学院的一级智库。”洛平说道:“到时,我们趁着学生运动大乱,派大量高手闯入学院智库。”

孙峡倒吸一口凉气,行动牵涉到学院的根本利益,王城绝对不会坐视不理,领导这次行动的人被查出,不是死刑就是终身监禁。

“怕了么,刚才的底气哪去呢?”洛平笑道。

“学生运动……恐怕不够……”孙峡沉默良久,说道。

“所以我计划让学生运动升级,选几个倒霉鬼弄死,这样我们就有借口大闹了。”洛平说道。

孙峡显得犹豫不决,毕竟刚成为信众,大好前途就在眼前,不想成为组织的炮灰。

“孙峡,你要记住,今天的一切是谁给的。我可以给你,同样也有能力收回来!”洛平用力拍打桌子。

“一切听从洛大人吩咐。”孙峡点头道。

洛平离开后,孙峡才敢松一口气,从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着,狠狠地抽了一口,思考如何完成洛平布置的任务。

要想任务成功,必须借助外力。在青年力量里,能供调遣的人最多只有半百,而信众不超过五个。

自从组织渗透学院以来,已经有不少学生支持青年力量,他们在行动中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最棘手的是雷家军,只要王城有指示,就会第一时间赶到。

想到这里,孙峡将烟屁股塞进烟灰缸里,正准备出去,外面走进一个武馆小弟。

“有什么事吗?”孙峡问道。

“外面有两个小孩想见你。”小弟明显是个憨子,说话有点呆。

孙峡皱头一眉,懒得骂他,拿起外套穿上,透过窗口看到那两个小孩。

左边的小男孩理着平头,身穿发黄的背心,个头不高,但很强壮。

右边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头发卷卷的,脸有点圆,眼睛水灵,穿着闪亮的高跟鞋,正是汤婉娴的女儿轨思。

“姜开乐,你说这里的老板会见我们吗?”轨思小声问道。

“如果他不见我们,我就等到这里关门。”姜开乐坚定道。

“在这里学习,我们就可以打倒坏人?”轨思又问道。

“这里的人能够一掌打断石板,要是我们学会功夫,至少自保没有问题。”姜开乐想了想,说道。

“可我爸爸说功夫都是浪费时间的骗人玩意,练得再好,也打不过信众。”轨思嘟着嘴说道。

姜开乐听后不悦,摆过头说道:“你不想学就离开。当初是你说要变强帮助爸爸,我才逃学带你到这里。”

“好了,别生气,我跟你一起,行了吧。”轨思右手抓住姜开乐的衣摆说道。

孙峡向两人走来,问道:“你们这些小鬼来这里干什么?”

轨思害怕地缩在后面。姜开乐大胆地上前一步,昂起头说道:“我们要学功夫。”

孙峡噗嗤一笑,说道:“你们还是快点离去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学不到功夫,我是不会走的。”姜开乐说道。

轨思犹豫一会,跟着说:“我也是!”

孙峡一征,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学武功?”

“当然是为了打倒利害的家伙。”姜开乐说道:“之前坏人在王都捣乱,害得我们没有房子住。我一定要打倒那些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

孙峡听后不禁感到有愧,毕竟他全程参与暴动,问道:“害你们的是其他人,你为什么要打倒学生?”

“如果那些自以为是的学生有些本事,我就不用跟上百人挤在王都的难民所里!”姜开乐握住拳头说道。

孙峡感觉姜开乐的逻辑有些问题,不过没打算纠正他,向轨思问道:“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学武功?”

“我……我要变得跟爸爸一样强,我爸爸可是名副其实的信众。”轨思自豪道。

“哼,你爸爸也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绝对不是好东西。”姜开乐不齿道。

轨思用力推开姜开乐,骂道:“不准你诋毁我爸爸,我爸爸是世界最好的男人!”

孙峡看着他们吵了好一会后,说道:“我的武馆不收小孩,但你们要是真的想学,可以在这里看。”

轨思和姜开乐不约而同地点头应是。

走出武馆,孙峡来到青年力量在王城的分基地,要了一大笔钱,没想到上级爽快得很,早准备好的理由都没用上。

半个小时后,孙峡在王都一家有名的菜馆吃饭,几杯酒下肚,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直接走过来到坐下。

“你还挺准时的。”孙峡替他倒酒。

“客人至上,一向是我们组织的宗旨。”面具男说道。

“这一阵子,王都有啥大事?”孙峡问道。

“你不是忘了我们组织的规矩吧。”面具男摆出要钱的手势。

孙峡冷哼一声,说道:“我什么时候欠过你一个金币的情报费?你们空穴就是这样对待老客户的?”

“别生气,习惯而已,要不我先给你一个免费情报?”面具男马上打圆场。

“这还差不多。”孙峡喝了一口酒,说道。

“花市就要开幕,不少人想趁此捞一笔。”面具男说道。

“这是哪门子情报,几乎全王都的人都知道!”孙峡生气道。

“免费的情报就是这样。”面具男耸肩道。

孙峡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拿出铂金币放在桌子上,说道:“这样,你应该满意了吧。”

面具男笑了笑,说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雷家军。”孙峡说道。

面具男轻咦一声,问道:“雷家军的情报很多,你究竟想知道些什么?”

孙峡左右看了眼,小声说道:“能够出卖雷家的人。”

“雷正浩选人谨慎,能靠近他的几乎都肯替他而死。至于下面的人,估计你用不着。”面具男想了想说道。

孙峡暗道不好,洛平所布置的任务极需要雷家一个二五仔执行。

见孙峡不说话,面具男又说道:“雷正浩有个宝贝女儿,你知道吗?”

“当然,她叫雷丽丽,是预备军官学院里的学生。”孙峡点了点头。

“雷丽丽喜欢雷家军的孟冽,雷正浩不想女儿跟孟冽交往,将他贬职。”面具男大有深意地说道:“孟冽说不定会对此不满。”

“之前大军临城,孟冽冲在前线,表现勇猛,最后身受重伤。雷正浩有心为难孟冽,不仅不去探病,也不派神圣系信众为他治疗,最后还是我们组织帮了他。”孙峡回忆道。

“雷丽丽到现在还是喜欢孟冽,你何不从此下手?”面具男建议道。

孙峡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孟冽贬谪城外,对我们的用处不大。”

“烂船也有三分钉,孟冽现在还有一支部队的指挥权。要是王都再次出事,他们极可能会被紧急召回。”面具男说道。

“这……”孙峡多少有点心动。

“这个情报就值桌子上的钱,你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面具男又说道。

某座偏远小城里,两个刚入伍的士兵在大街上走着,身上背着一大袋沙子。

左边的士兵是一个年轻人,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听说现在当兵有钱,就拉着右边的朋友一起参军。他们一个叫小林,另外一个叫小吴。

他们以前娇生惯养,根本吃不了多少苦,当兵以来,两人都瘦了整整十几斤。

因为不满现在领导的训练方法,他们两人同时顶撞领导,现在被罚去搬沙子。

“小林,你累了吗?”小吴将肩上的沙子换了一个位置,问道。

“那还有问,当然累啊。”小林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到上级去反映。”小吴说道。

“你千万别啊!”小林停下来说道。

“怎么了?”小吴不解道。

小林靠近小吴,小声说道:“我们的领导来头不少,得罪雷家的人才会贬到这里。要是我们再惹怒他,就真的无法混下去。”

“原来如此,这亏恐怕我们要吃定了。”小吴一脸惆怅地说道:“对了,他得罪雷家哪个人?”

“这我就不知道,部队里也没有人敢问。我看他虽然不怎么样,但还算个尽忠职守之人。”小林说道。

“我打听到他出身偏远农村,就是运气比我们好,得到一件祭品成为信众。”小吴说话有点酸。

快到傍晚,小吴和小林终于将沙子搬到城外。其他士兵造战壕一整天,身上的衣服全是汗迹。

部队里好几个人在一旁休息,他们一边喝着茶碎冲出来的大锅茶,一边拿着扇子聊天。

小吴和小林走过去,其中一个老头说道:“你们俩啊,是真不怕死。”

小吴一脸愕然,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领导来了几次,几次你们都不在,当着我们面骂了好几句脏话。”老头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

“我们在搬沙子啊!”小林急道。

“哪有从早上搬到傍晚的?难不成,你们从王都搬来这里?”老头说罢,旁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也见不得比我们好吧,当着监督的面偷懒。”小吴说道。

“沙子没了,我们也没辙啊。这还得多亏你们。”老头说道。

这时,一个身穿军装,腰系皮鞭的年轻男子缓步走来,正是小镇部队里的唯一领导,孟冽。

老头第一时间走开,其他人纷纷四散,只剩下小吴和小林傻傻地站着。

“你们两个今天哪去了?”孟冽冷冷道。

两人同时做了一个还算标准的军中敬礼。小林不敢发声,小吴吞吞吐吐道:“我们……不正……是搬沙子嘛。”

“混账!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部队!”孟冽指着他们,喝道。

小林马上惊慌地跪在地上,请求道:“大人,请你收回成命。”

小吴眉头皱起来,拉着小林说道:“别跪他,大不了,我们再找其它工作。”

“我不像你,我家在之前的暴乱中破产,现在家里唯一的收入就是我的军饷,我不能离开部队啊!”小林甩开小吴,说道。

小吴犹豫良久,最后也跟着小林跪下求情。

孟冽神情一缓,对他们两人说道:“好,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脾气再不改,别怪我不客气。还有,你们今晚搬不够三十袋沙子,别想去睡觉。”

小吴和小林答应后一起离开,这时,外面走近一个人,正是刚从王都赶来的孙峡。

“你找谁啊?”孟冽瞪着孙峡问道。

“我找大人有事商量。”孙峡恭敬道。

孟冽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让四周的士兵回去休息,跟着孙峡来到城里的面馆。

面馆的老板是北方人,跟孟冽一样出身农村,这里的菜式既便宜又好吃。

老板认得孟冽,马上招呼他们到店里最好的位置,开了一瓶上好的酒给他们。

孟冽拿起桌子上的热毛巾擦脸,等老板离开后,问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孙峡把一樽玉佛放在台上,推到孟冽面前,说道:“小小意思,希望您能收下。”

孟冽看了一眼,面前的玉佛不便宜,说道:“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官,帮不了你什么。”

“大人言重了,就凭大人跟雷家大小姐的关系,能做的事可多了。”孙峡贼眉鼠眼地说道。

孟冽知道对方有备而来,也不废话,说道:“我跟雷丽丽的确很熟,也因为这样,我得罪了雷家家主雷正浩。”

“将来,王都可能发生学生运动,到时,你可不可以让部队放软手脚做事?”孙峡直接说道。

孟冽听后大为不解,说道:“正规的学生运动符合国家法律,军队和警察都无权过问,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有,我只有这个小城的部队指挥权,帮不了你。”

“我们想透过学生运动,对学院大肆破坏,从而夺取智库里的信源技术。事成后,这是你的报酬。”说罢,孙峡从怀里掏出通旺银行卡给他看。

孟冽用力拍打桌面,生气地喝道:“混账,你当我是什么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