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90字
  • 2022-04-09 15:08:35

王城靠北有一间素雅的书房,外面重兵把守,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闯入。

书房内,一股檀香飘散在空气中。地面铺着茶色木地板,两侧是整齐的书架。

当今陛下艾特拉德正在批阅奏章,旁边站着左权大臣寒天袖。一幅巨大磅礴的祖国山河图挂在身后。

艾特拉德放下手中奏章,愁眉苦脸道:“东北又有三座城市受到鬼降的袭击,伤亡人数巨大,幸存者联名血书救助,可现在王城人员短缺,你叫我如何是好?”

“陛下可以开仓救灾,将年轻的幸存者招进王城当兵,赐以祭品,一来可以安抚他们,二来利用他们对鬼降的仇恨消灭鬼降。”寒天袖建议道。

“可是王城的祭品多半用于赏赐有功大臣……”艾特拉德略为犹豫。

“陛下大可以在市面上大量收购劣质祭品,再加上大臣看不上的,足矣。”寒天袖眼睛一转,说道。

“很好。不过,还有一件事困扰着我。今年打击刑的行动有减无增,不少大臣上奏,刑在国有埒垨矿产地掠夺。”艾特拉德说道:“这事我问过老曹,他说权盾没收到任何消息。”

“打击刑一直由右使艾特申罗包办,可能他最近忙于征兵,其它琐事或许无暇兼顾。”寒天袖犹豫一会,说道。

“刑藐视王权,荼毒百姓,处理他们是重中之重。申罗年纪都这么大,这点轻重都不会分吗?”艾特拉德生气道。

“右使艾特申罗与我同级,又是陛下唯一的儿子,他的事我也不好过问。”寒天袖低下头说道。

“罢了,我过段时间跟他说说。”艾特拉德摇了摇头。

“听说今天王都又出事了,天台百战中,多个学生被掳。”寒天袖报告道。

“陆座没安排人员巡逻吗?”艾特拉德脸色一变,问道。

“对方有组织,有预谋,而且实力强大,陆座亲自赶到,他们才肯撤离。”寒天袖不偏不倚地解释道。

“恐怕又有家长上门找麻烦。”艾特拉德叹了叹气,“查出作案的是谁吗?”

“据探子回报,此事多半与断头台和刑有关。”寒天袖说道。

艾特拉德用力拍打桌子喝道:“岂有此理,他们真不把我放眼里!”

“……该如何处置?”寒天袖问道。

“预备军官学院的事我们不好插手,这样吧,你传我手谕,点名批评陆座,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艾特拉德神色一缓,说道。

“是,陛下。”寒天袖点头道。

外面吵闹,影琉不顾侍卫的阻止,径直走进书房。

寒天袖喝道:“大胆,你不知道陛下在批阅奏章吗!”

影琉走近,严肃道:“我有事跟父皇说。”

艾特拉德摆了摆手,“天袖,你先出去吧。”

看着寒天袖离开,影琉问道:“你有事瞒着我吗?”

艾特拉德脸色稍变,眼睛一眯,说道:“你问这干什么?”

“到底有,还是没有?”影琉语气极其强硬。

“当然没有,况且,我也没有必要瞒着你。”艾特拉德装作镇定道。

于是,影琉把浮莲的话复述一遍,期间一直留意陛下的神色。

艾特拉德整张脸垮下来,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影琉一脸失望,双眼泛泪,转身想离开王城。

“慢着,你不能走。”艾特拉德将外面的侍卫叫进来抓住影琉。

“这是什么意思?”影琉生气地看向艾特拉德。

“你知道秘密,我就不能让你离开王城半步,这是你自找的。”艾特拉德绝情道。

“为什么是我!”影琉大喊道。

“为了祖传下来的基业,为了王权的延续,我不得不这么做,你……怪不得我。”说罢,艾特拉德吩咐侍卫将影琉押下,转身回卧室。

影琉被封信源,没有任何方法逃出王城,路上遇到权盾的最高负责人曹元泰。

曹元泰使开侍卫,亲自关押影琉,叹气道:“你知道王城最大的秘密了吧。”

影琉惊讶地抬起头,问道:“曹先生早就知道?”

“当然,只有知道秘密才能更好守护它,不是吗?”曹元泰回答道。

“你要关我到哪里?”影琉问道。

“放心,那里环境很好,不少公主都在那里度过剩余的岁月。”曹元泰说道:“其实你知道秘密大可以不说出来,至少能获得自由。”

“我不去问的话,怎么知道秘密的真实性。”影琉轻抿下唇,说道。

“这话不假。到底还有谁知道这个秘密呢?”曹元泰不解道。

“不用看我,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影琉坦白道。

关押重犯的地方,影琉来过几次,其中有一名犯人还是她亲手捕获回来。

叫声不断,让影琉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

十五分钟后,两人来到尽头,面前是一道两米高的大门,大门上了十几道锁,外面还有一个小型阵法。进去里面,曹元泰总共花了二十分钟。

里面一览无遗,除了进来的大门,影琉找不到任何出路。

曹元泰简单介绍一下,问影琉有什么需要,会尽力满足她。

影琉想了想,说道:“我想见一面朱彤彤。”

曹元泰沉默一会,说道:“好,不过,你们只能见一次。”

看着大门重新锁上,影琉绕着房间走了一圈。里面的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墙上留下很多字,基本都是脏话。

影琉走到书桌前坐下,拿出一张白字,想起轨生的脸,心痛地写下一行又一行字。

第二天早上,曹元泰把朱彤彤带来,让她们在里面一聚,时间只有三分钟。

“小姐,你为什么会关在这里?”朱彤彤问道。

“这事你不要问了,你跟轨生说,我们俩不会有结果,叫他不要等我。”说罢,影琉将信塞到朱彤彤手中。

“好,我一定会办妥。”朱彤彤将信放进怀里,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叫他忘了我吧。我……”还没说完,影琉流下两行泪水。

当天下午,预备军官学院收到来自陛下的手谕,校长陆座受到点名批评,声望一下跌到谷底。

王城从国内到处搜买祭品,祭品的价格一下飙升数倍,许多人因此一夜暴富。

天台百战最终没有结果而告终,开赌档的通杀,不少人欠下一屁股债。

天台百战中,钟澄的表现出众,名气已有盖过獠狐的势头。

李少目去京城的途中被权盾的张燕抓住,生怕组织的机密泄露,在回去的路上自行了断,还算一条硬汉。

地下道的老大文修给轨生回信,说已经惩戒穆槐,叫他不用担心被袭。

轨生亲自找到号老头,得知文修拿李少目要挟穆槐,穆槐只好再次拿钱出来消灾。

晚上,朱彤彤找到轨生,转告影琉的话,把信塞到他的手上,匆匆离去。

轨生听后十分震惊,至今还不敢相信,缓缓打开信封,里面果然是影琉的字。

影琉要轨生不要再找她,彻底忘了她。轨生将信重新叠好放进怀里,此时,他的双目红润,喉咙哽咽,心里非常难受。

影琉的事,轨生没有告诉其他人,其他人也不会关心。

轨生回到社团后躺在床上,脑海都是跟影琉相处的片断。

轨生想过到王城一趟,找影琉问清楚,可王城守卫森严,他又不知道影琉的具体位置,最后只好作罢。

外面有团员举行生日会,轨生感觉很吵,于是一个人走到天台,坐在有点生锈的户外椅上仰望星空。

轨生也知道自己跟影琉地位悬殊,分别是迟早之事,但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

轨生并没有完全放弃,只要影琉一日没结婚,还是有机会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出母亲,想到这里,轨生心里又一阵疼痛。

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轨生回头看去。沈鲔歆穿着晚礼服,显得笨重,手上捧着一小块蛋糕。

“你来这干什么?”轨生问道。

沈鲔歆走近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吃蛋糕。”

轨生可不信她的鬼话。

沈鲔歆拉高一点裙子,坐在轨生的旁边,雪白的双腿伸直搭在栏杆的横杠上。

沈鲔歆用叉子舀了一口蛋糕放进嘴里,说道:“真好吃。”

轨生无奈地笑了笑,烦恼一扫而空。

沈鲔歆又用叉子舀一口,问道:“要不要吃?”

轨生摇了摇头。

沈鲔歆直接将带有红色唇印的叉子塞到轨生嘴里。

轨生知道蛋糕是香草做的,但他还尝到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

沈鲔歆放下蛋糕,小声问道:“听说朱彤彤找过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轨生沉默良久,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虽然我离开学生会,但学校的人脉还在。影琉已经退学,手续是朱彤彤办理的。”沈鲔歆说道。

轨生抬头看天,双眼已经湿润,星星变得模糊重叠。

沈鲔歆伸出右手放在轨生的左手上。轨生侧脸看向沈鲔歆,泪光下,她的脸居然与母亲沈蓝有几分相似。

“看到你难过,我也很难过。”沈鲔歆红着脸小声说道。

“谢谢你,不过……”轨生还没说完,沈鲔歆将他搂进怀里。

轨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熟悉的感觉传到心中,整个人放松下来,泪水流得更加利害。

沈鲔歆吭着一段熟悉的童谣,沈蓝以前经常会唱,把轨生的啜泣声盖住。

就像儿时一样,轨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他还靠在沈鲔歆的身上。

轨生不好意思地松开沈鲔歆,将她整个抱起,离开天台下楼。

现在没有人在社团,四处都是等待收拾的垃圾。

轨生把沈鲔歆放在床上,不禁多看两眼,她的衣服还有昨天留下的口水印。

到浴室简单梳洗一下,轨生便到社会管理区上课,今天有专业课谈判技巧,不想错过。

来到教学楼,轨生偷偷走进教室。讲课的是导师黄颜赫,还是穿着那套褐色西装,皮鞋黑得发亮。

上课的学生不多,一部分学生忙于论文,另一部分学生已找到实习单位,根本不屑上课。

克雾坐在前面认真听讲,不时做着笔记。

导师黄颜赫的教课方式还是那么沉闷,今天讲如何与异性攀谈,并拿到对方的联系方式。虽然内容精彩刺激,但学生还是没有兴趣。

导师黄颜赫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让学生在课堂上尝试,获取最多异性联系方式的学生可以进入一次智库。

听到智库,学生马上精神起来,卷起衣袖,摩拳擦掌。

轨生算了一下班上的男女比例。男生明显吃亏,就算拿到班上全部女生的联系方式,也不够班上人数的四分之一。

开始后,男女双方并没有马上行动。男生可不笨,只要他们不交出联系方式,女生就永远别想得到优势。

轨生对智库一点兴趣也没有,看了看手表,这样下去,下课了也没有结果。

面前的女生有着一头又黑又长的秀发,可惜鼻子有点塌,不然绝对是一个美女。

“能不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轨生走过去厚着脸皮问道,其他学生马上看过来。

“不能,走开!”女生看也不看轨生说道。

“要不,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轨生说道。

“真的?”这时,女生才正眼看轨生。

轨生诚恳地点了点,说道:“收好,别忘了联系我。”

女生一征,拿着联系方式,久久没有言语。

轨生故伎重施,按顺序问一遍女生,给出的联系方式很多,收回来的一个也没有。

有很多女生主动要联系方式,轨生毫不拒绝,直到分派完成,才发现自己还真不讨人喜欢。

剩下的时间不多,男女双方开始主动交流,轨生则和导师黄颜赫站在一旁看着。

“你是我看过最没骨气的男人。”导师黄颜赫见无聊,对轨生说道。

“我也没有办法,天生长得不讨喜,而且不喜欢强人所难。”轨生耸了耸肩。

“你就不懂换个法子?这可是出题的目的。”导师黄颜赫叹了一口气。

轨生看了看现场,尽管聊得兴起,可他们都握紧联系方式,根本没有送出去的意思。

“或许,我才是最大的赢家。”轨生忽然说道。

导师黄颜赫哈哈大笑,说道:“你可真逗!”

“至少她们都收下我的联系方式,将来要是有事,说不定会联系我。可能过程会很长,结果还是会有的。”轨生说道。

“放屁,她们下课就会忘掉,根本不会记得你的存在。”导师黄颜赫又笑起来。

下课铃声响起,结果还真被轨生猜中,许多男生怕女生占便宜,都不交出联系方式。

女生也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男生的想法。她们得不到的,男生也别想得到。

就这样,所有女生都只有轨生一个联系方式,男生则一个也没有。

事后,女生私底下谈论,觉得男生都不是东西,对轨生反而好感大增。

轨生刚出走教室没多远,导师黄颜赫追上他,说道:“进去智库的名额给你吧。”

轨生想了想,对智库没有任何想法,基础信源技术还没有练熟,浪费时间学习新的技术不智。“不用了。你留给有需要的人吧。”

导师黄颜赫一愣,他在学院从业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学生对智库没兴趣。

离开社会管理区,轨生不由自主地走向社团暗香影风,十几分钟后,站在别墅外面仰望。

余墙息正在庭院打扫,走近问道:“你找谁啊?”

轨生一听马上愣住,这声音很熟悉,脑海里不断回忆,答案终于浮现出来。

“我就不可以找你吗?”轨生说道。

余墙息脸色一沉。“我跟你不熟,没什么好聊的吧。”

“我可有你感兴趣的东西。”轨生露出诡诈的笑容。

余墙息小心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王都有一个极为神秘的情报组织,叫做空穴。它的情报准确无比。”轨生说道。

“我也知道,去过那里买情报。”余墙息脸上不经意扭曲一下,很快恢复过来。

“我觉得你就是空穴的负责人。”轨生指向余墙息,说道:“起初我就发现声音很熟悉,现在跟你碰面,才如此肯定。”

余墙息不惊反喜,说道:“这么说来,那天跟踪我的就是你?”

轨生一征,万万没想到派出的飞蛾会被发现,再一次感叹余墙息天赋的强大。

见轨生不否认,余墙息又说道:“你找上我,需要打听情报么?”

轨生摇了摇头,说道:“将来我们会有很多合作空间,钱绝对不是问题。”

余墙息当初成立组织就是为了钱,可买情报的人不多,肯花大钱的更少。

余墙息沉默良久,伸出右手,说道:“合作愉快。”

轨生想了想,跟他握手。

之后,轨生想上楼看一眼,余墙息说道:“影琉已经好几天不在社团,以后不会来了。”

轨生回过头,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她回去王城了。这也正常,当今世上哪个公主会到处乱逛?”余墙息说道。

轨生苦笑一下,走进社团直上三楼,看着那个空荡荡的练舞室,影琉的舞姿又出现在脑海里。

轨生觉得,除了影琉,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跳出如此曼妙的舞蹈。

轨生来到影琉的房间,里面的一切没有人动过,还残存着她独有的气味。

这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是轨生在旅程中买给影琉的,现在想起,心里又是一阵感触。

坐在床上,轨生看着墙上影琉的自画像,仿佛她就坐在前方。

半个小时过去,天已经快黑了。轨生站起来正要离开,发现桌子上的抽屉半掩,于是将其拔出。

里面有一个做了一半的香囊,绣着一个轨字,另外一个生字只好了一半。

轨生觉得影琉的香囊能辟虫很实用,所以她说有空会做一个。

轨生想了想,将还没完工的香囊系在腰带,朝楼下走去。

傍晚,东北某座小渔村里,有一间格格不入的民房。民房不大,加上院子,也不过百来平方米。周围都是没人住的废弃房。

一个长得十分冷酷的青年正坐在院子的藤椅上,旁边放着一壶又黑又浓的普洱茶。

青年正是刚替组织取回绝境的黯湮。没有工作的时候,他都会回到这里休息,多少能体会以前村子里的感觉。

每当想起以前跟冷嫣一起的日子,黯湮都不禁从怀里抽出一根烟点着。

外面走进一个不到十三岁的小伙,他拿着饭店的几道精美小菜,放在不远外的石桌上。

黯湮跟渔村里的饭店打过招呼,要是他回来,就派伙计送饭来,当然,钱早已付过。

菜式以鱼居多,毕竟这里近海。黯湮瞧了一眼,现在还没有去吃的想法。

伙计拿走黯湮的赏钱后,急着脚高兴离开。

天色有点不对劲,从早到晚,万里无云。可现在天上居然浮着一朵闪着雷光的乌云。

黯湮马上站起来戒备,感觉到乌云有明显的信源波动,大声喊道:“出来吧。”

一道人影落在院子的围墙上,年纪不大,身上穿着官服,手执一米长剑。“我是王城派来的警员,代号506。你涉嫌参与多宗王都破坏活动,现在我要捉拿你归案。”

黯湮拔出长剑,邪恶气息迅速从身体涌出。“想捉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刚落,两人纷纷动起手来,院子里剑光四射,雷鸣轰动。506对付黯湮越来越吃力,抬头看天,指挥雷云打向黯湮。

黯湮避过的同时,院子里的杂物被电出火花,燃烧起来。

黯湮怕院子毁了,索性用身体硬吃闪电。闪电虽然威力很高,但黯湮身上的防御更优。黑色能量如海啸般将天上的乌云吞噬干净。

506心神一晃,连吐数口鲜血,深知黯湮的利害,不想恋战,于是且战且退。

黯湮用力劈向506,剑断的同时,将其一条手臂砍下,鲜血四溅。

心武被破,506又吐鲜血,快速捡起断臂,头也不回地逃出渔村。

黯湮没有追出去,转头找水灭掉院子里的大火。

没多久,院子里飘着一股浓浓的焦味。黯湮放下水桶,喘了一口大气。

王城的人发现这里,黯湮已有离开的打算。忽然,院子外有人经过,黯湮再次警惕起来。

“小小警员就让你如此狼狈,真丢组织脸。”韦妖走进来,看了一眼说道。

“你一早就知道有人会来?”黯湮脸色一紧,问道。

“没错。他应该从预备军官学院毕业没多久,做事粗心得很。”韦妖不急不慢地说道。

“为什么不当场解决他?”黯湮问道。

“他的目标又不是我,我可没精神花在他身上。还有,你也没亲手杀死他啊。”韦妖回答道。

黯湮沉默不语。

“果然岔翼蝠说得没错,你太过心慈手软了,这迟早会害了你。”韦妖眼睛一转说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黯湮目露凶光。

“放轻松,我只是说说而已。”韦妖说道。

“找我有事吗?”黯湮问道。

“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老大想见你。”韦妖说道。

“见我干什么?”黯湮眉头一皱,问道。

“大概跟绝境有关吧。老大可不是什么人都见,你得好好把握机会。”韦妖提醒道。

第二天早上,轨生刚睡醒,就接到地下道传来的信息。文修要他作详细汇报,给的信用值少得可怜。

轨生在社团想了一个早上,把有用的资料汇总起来,发现这一年来,学院发生不少事。

校外,王都发生多次暴动,暴动等级之高几乎是历史之最。王城多次紧急发布公文,都无法挽回王都的损失。公众对预备军官学院和王城的支持率跌至最低点。

校内,学生会权力多番变更,多个新生成为学生干部。学生和群众十分不满意现今的学院制度,校长陆座的威望一跌再跌。最近,学生会会长獠狐想独立学生会,不让校长过多干涉学生活动,结果并不理想。

把一切记录下来后,轨生把好几张字条变成老鼠从窗口爬出去,期间外面连续发出几道惊吓声。

简单吃了一点东西,轨生走出社团,朝公共区走去。

现在离学生会选举已经没多少天,轨生要趁这段时间了解选举的一切。

来到公共区的杂记报社,轨生见紫岚就在里面,直接走了进去。

“你今天怎么来了?”说话的正是总编,他叼着烟斗,显得十分憔悴,昨天又是一夜没睡。

“我是来找他的。”轨生指了指紫岚说道。

“正好,你陪紫岚见一下邮报的人吧。”总编想了想,说道。

“帝国邮报么?”轨生有点惊讶地看向总编。

“没错。帝国邮报想加强校园的联系,派出记者与我们交流。”总编说道。

“紫岚和我去恐怕不合适吧。”轨生脸色一沉,说道。

“这活,我们只亏不赚。帝国邮报可以从我们这里得到情报刊登,我们却不能在校园报报道他们提供的消息。要不是王城向学院施压,我根本不会理他们。”总编口中吐出浓浓的烟圈。

看着总编离开的背影,轨生才反应过来,他今天可是休息啊!

暗叫倒霉的同时,轨生只好和紫岚走一趟。

紫岚现在已经是杂记报社重要一员。跟轨生不同,他能获得不少学点,甚至节日还有红包收。

紫岚在杂记报社主要编写栏目,因为天赋速记,很快受到同事的认同,经常出席报社的重要活动,在官场有一定的知名度。

轨生还记得第一次在紫沼城遇见他的时候。当时紫岚跟一个刚出村的小子没多少区别,现在的他每天都穿西装打领带。

路上,轨生开口道:“回去后,能否帮我查一下竞选学生会的资料?”

“谁要参选?”紫岚提起兴趣,问道。

“钟澄。”轨生如实回答道。

“我在报社见过他几面,不觉得他能竞选成功。”紫岚摇了摇头。

“他现在是黑金钢的团长,符合竞选资格。”轨生说道。

“他能当上团长,证明其有相当的实力。但竞选学生会,单凭实力不够。”紫岚想了想,说道。

“你觉得学院有哪些人适合?”轨生眼睛一转,问道。

“如今,獠狐还是大热门,连任声望很高。沈鲔歆的人气连续受挫,恐怕一成的票也拿不到。管继常躲在社团做研究,深受导师喜爱,可很多学生都不认识他。钟澄的心理素质不行,要不是在团战中初露头角,现在还被人看不起。”紫岚说道。

虽然紫岚说的是事实,但轨生还是想捧钟澄为学生会会长,这样,才能在学院有一席之地。

两人来到王都一家有名餐馆,约好的记者已经在里面等着,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有着一头及肩卷发,脸上画了一个淡妆,身上的西服十分干练。

坐在她的对面,紫岚开口道:“来了很久?”

“刚在这里采访一位名人。对了,我叫青笔,是帝国邮报的见习记者。”青笔从怀里掏出两张名片,分别递给紫岚和轨生。

紫岚接过后看也不看,轨生则快速扫了一眼。青笔刚毕业于预备军官学院,在杂记报社有三年工作经验。

“我们在发布校园报之前,会向你们提供学院的情报。”紫岚说道。

“最近王都的民众对王城多有不满,我们希望你们禁止发布王城的负面消息。”青笔直接说道。

“可以。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紫岚点了点头。

“但说无妨。”青笔一征,说道。

“你们得拔出一笔款项资助报社。”说罢,紫岚直接在青笔所给的名片上写下一个数字递还回去。

青笔看过后,说道:“这数额过大,我不能作主。”

“那你回去找一个能作主的过来谈吧。”说罢,紫岚带着轨生头也不回地走出餐厅。

刚出去没多久,轨生好奇地问道:“你这样做恐怕不妥当吧?”

紫岚摆了摆手道:“你没有跟那些人交涉的经验,不懂很正常。如果什么都答应他们,他们只会贪得无厌。还有,此次谈合作,我们没有一点好处,怎么也得捞上一笔。”

“可杂记报社也不缺钱啊。”轨生说道。

“帝国邮报同样不缺钱,而且没有人嫌钱多。”紫岚笑道。

两人没走多远,青笔就快步赶上,并答应紫岚的要求。看着他们在一旁签署文件,轨生觉得惊讶的同时,心里不禁对紫岚产生一丝佩服。

回去学院的途中,紫岚十分满意地将文件放在公事袋里,边走边说道:“已经有导师找过我谈话,他们都想收我为徒。”

轨生一愣,问道:“你答应了吗?”

“还没有,这事还得征求陈吟同意。”紫岚回答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你不是组织成员,在学院拜师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在导师的推荐下,跟青笔一样加入帝国邮报。这样,我的天赋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紫岚说道。

回到杂记报社,轨生得到紫岚的帮助,找到不少有用的资料,节约大量时间。

经过半天的时间,轨生终于对学生会选举有初步的了解。首先,在竞选之前,参选人必须是排名前三的社团团长。其次,参选人要制定竞选纲领。接着,参选人向所有在校学生拉票。最后,参选人在学校礼堂辩论。票数最多,且过半票,参选人就成为新一任学生会会长。

轨生翻查许多成功的例子。钟澄跟他们一点也不沾边,想获得成功,的确不容易。

獠狐一定会竞选。在轨生的怂恿下,钟澄多半也会一试。至于沈鲔歆,轨生实在不太确定。

她今年有许多负面消息,人气大不如前,如果参加,连钟澄都干不过。

轨生放好资料,心里已有决定。钟澄这次选举的最大障碍就是獠狐,无论用什么方法,轨生都要将他拉下神台。

走出杂记报社的时候已经天黑,轨生在门口碰见紫岚。

“怎么样,现在还想捧钟澄为学生会会长吗?”紫岚笑道。

“当然。”轨生一边走一边说道。

紫岚跟在旁边,说道:“如果这样,或许我可以帮你。”

轨生知道紫岚现在在学院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帮忙,问道:“为什么?”

紫岚笑了笑,说道:“当然是看獠狐不顺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