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780字
  • 2022-04-08 18:09:25

“不相信的话,我们去找胡伦家后人的意义何在。”黯湮说道:“还有,眼前的绝境威力虽大,但跟史书记载有很大的出入,应该是改过的阉割版。凭我们的实力,进去自保完全没有问题。”

韦妖还是没有信心,一时三刻没法认同黯湮的话。

黯湮于是说道:“要不你在这里等我,一个星期之后不见我出来,就回去复命吧。”

韦妖作为前辈,怎么可能让黯湮单独进去,正想劝止的时候,黯湮已经一个人走进绝境里。犹豫好一会,韦妖还是硬着头皮跟进去。

绝境里,黯湮感觉很不好受,悲观的情绪一直袭来,脑海里不断浮现不幸的画面。

韦妖本想和黯湮商量对策,但话到嘴边,任何想法都被乱七八糟的情绪占据。

黯湮意志坚定,朝着前方不停前进。没多久,四周忽然暗了下来,一个个人头飘浮在空中,样子狰狞,披头散发。

黯湮和韦妖同时使用二级信源技术牢抵挡,两个黑色立方体阻挡人头继续接近。

人头不断张口啃噬立方体,速度飞快,转眼间,就破掉他们的防御。

黯湮脸色一沉,右手一挥,黑色能量离体而出,将附近的人头消灭干净。

人头不死不灭,刚化成尸水没多久,又恢复原状,狠狠冲向黯湮。

黯湮只好将黑色能量包围自己,朝着绝境的阵中心快速前去。韦妖也有保命手段,只是没有黯湮的好,走起来非常吃力。

十五分钟过去,那些人头不再追来,四周变得更暗,黯湮还是能看清前方。

韦妖此时消耗信源巨大,脸色发白,只好紧紧跟在黯湮背后,一点也不像是前辈。

黯湮越走越感觉不对劲,两旁浮起四道亮光,惊讶之余,亮光逐渐化成四个古代武士。

黯湮回头看了韦妖一眼,知道无法指望他,只好拔出腰间长剑。黑色能量沿剑柄萦绕于剑身,发出嗡嗡的声音。

黯湮朝一边的两个古代武士冲去用力一挥。长剑被古代武士的枪架住,无法前进半分。

抽回长剑,黯湮迅速捅进最近的古代武士,黑色能量沿着伤口散开,将古代武士化成虚无。

韦妖信心大作,手持武器加入战局。两人相互配合下,很快将其他古代武士斩杀。

两人的信源快要见底,正想继续前进的时候,两旁又升起八道亮光化成古代武士。

此次古代武士有所不同,它们的样子跟黯湮无异,手上也拿着围绕黑色能量的长剑。

黯湮震惊万分,还是低估了死境的强度,再逗留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果断地对韦妖命令道:“跟着我!”

两人不顾一切向前冲,但周围的景色没变,感觉依然留在原地。

后面的追兵速度很快,逐渐拉接两者之间的距离。

没多久,面前出现一个黑色大型盒子。黯湮感觉那就是绝境的阵眼,用尽全力冲过去,完全不顾后果。

黑色盒子没有实体,黯湮整个人穿过去。韦妖有点害怕,不过还是紧跟其后。

盒子里面,黯湮见外面的古代武士没有追来,松了一口气。

黯湮刚想搞清楚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四周一股黑气冲进两人体内。

黑气沿着四肢传到心脏、脑海。黯湮立刻感觉不对劲,心灵正被黑气侵蚀,所有情绪不翼而飞,没有害怕,只想安静地等待死亡。

记忆开始涣散,黯湮脑海珍藏的画面一一褪去,尽管拼命记住,却无能为力。

当冷嫣的画面裂开的时候,黯湮发出撕裂的吼叫,身上的黑色能量暴走,阻挡黑气继续深入。

恢复一丝冷静,黯湮发现韦妖早已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指挥黑色能量破开盒子另一面,抬着韦妖冲了出去,四周还是乌黑一片,幸好黑气没有追来。

七孔不断流出黑气,黯湮的情绪慢慢恢复正常。记忆虽然凌乱,但总算保存下来。

半个小时过去,黯湮不停地奔跑,使用黑色能量抵抗外物,终于在筋疲力尽之前,冲出危机四伏的绝境。

黯湮无力地跪在地上,抬头看去,阳光照在身上,久违的暖意让人异常舒服。

面前的小村子全是土房,纯朴的村民围了过来。黯湮眼睛一花,晕倒在地。

一天过后,黯湮缓缓醒来,用力撑起上身坐起来,往四周看去。

土房不大,呈圆柱形。墙用黄泥和大石和成,天花只有干草盖着。

一个村妇提着食物走进来,大约三四十岁,长得非常漂亮,留着瀑布般蓝色长发,琥珀色的眼睛水汪汪。

“你醒啦。”村妇来到黯湮旁边,伸出右手摸了一下他额头,说道:“很好,烧也退了。”

黯湮不好意思地问道:“这里是?”

“同姓村。已经很多年没有外人走进这里了。”村妇说道:“对了,我叫百合,你叫什么名字?”

“黯湮。”黯湮回答道:“跟我一起进来的人呢?”

“他在另外一个房间休息,到现在还没醒过来。村医说他没有任何大碍。”百合的声音很温柔。

黯湮试着站起来,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倒在床上。

百合把食物拿到黯湮跟前说道:“吃点东西吧。”

黯湮没有客气,接过面包吃了一口,又硬又没有味道。

“村里只有粗茶淡饭,希望不要介意。”百合说道。

黯湮道谢一番,把整个面包塞进嘴里,装作津津有味地嚼着。

“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黯湮喝了一口水后问道。

“对啊,哥哥和儿子都离开村子到外面生活,很久没有回来看我了。”百合黯然道。

“外面有强力阵法在,他们是怎么出去的?”黯湮不解道。

“他们跟你一样是信众,虽然阵法危险,但还是有办法出去。我不是信众,只能乖乖住在村子等他们回来。”百合回答道。

到了下午,黯湮已经恢复了力气,在百合的带领下参观了整条村子。

村子占地不大,比当初的卦符村还要小,土地贫瘠,食物短缺。

如果天公不造美,他们冬天就得要挨饿,挺不过冬天的人不在少数。

村民的日常品都是自给自足,他们现在有的纺织衣服,有的研磨麦粉,有的制作石器。

村子外围有绝境,村民不敢靠近,做了一道长长的围栏。

村民虽然不多,但小孩满街跑。黯湮发现小孩大多身体缺陷,甚至智商有问题。

村子没有村长,大家有事就会一起商量,非常民主。一个村民找上百合,黯湮只好一个人到处逛。

村子边远的地方有一座神庙。庙前的青铜古鼎足有一个人高。神庙用水泥做成,与周边土房格格不入。

黯湮还没走进去,就感到一股力量从里面涌出来,已经猜出神庙的来历。

信源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黯湮不想硬闯,只好作罢。

当天晚上,百合带着黯湮走进另一家土房。除了韦妖外,还有一对姐弟。他们长很像,留着火红的长发。

姐姐叫韦如,弟弟叫韦良。他们为欢迎黯湮和韦妖,特意做了丰盛的晚餐。

晚餐不怎么样,只有普通面饼,炸疙瘩,蔬菜饺子。韦妖没有任何食欲,硬着头皮吃了两口。

韦良从柜子拿出一瓶酒,装着蜈蚣和蟋蟀,颜色偏红,木盖有点发霉。

饮饱喝足后,黯湮和韦妖都有点醉。韦如好奇地问道:“外面有什么好玩的?”

黯湮想了想,随意说了几样民间玩意,让韦如啧啧称奇。

“你们就没想过出去外面吗?”韦妖不解道。

“当然想,但不敢,不仅村子有阵法在,而且我们这一族会被外面的人排斥。”韦良低下头说道。

“为什么?”黯湮问道。

“这……”韦良欲言又止。

莫非跟这里的小孩有关?黯湮心里暗道。

大家继续喝酒。很快,黯湮和韦妖都醉倒在地上。

半夜,黯湮醒过来,头还有点痛,见韦妖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绕过他,拿起桌子上水壶倒了一杯水喝下,喉咙才舒服一点。

刚想出去外面,黯湮听到里面有声音,走近房间,轻轻揭开布帘,看到韦如和韦良在床上,顿时目瞪口呆。

韦如发现正在偷窥的黯湮,向他抛了一个媚眼。

黯湮马上将布帘拉下,匆匆走出土房,暗道,村子有问题的小孩都是这样来的吗?

第二天早上,黯湮找到百合,结果跟猜想一样。原来这条村子有一条不成文规矩,血缘不允许混杂,村民基本都能遵守。

黯湮不想在这条村子逗留下去,问起村子里的神庙。神庙果然就是胡伦家的祠堂,村民守护它已经有好几个世纪。

胡伦家知道村子的习俗后,怕他们被外人排斥,于是亲自为他们设下绝境。

绝境不仅可以保护祠堂安全,还能让村民免受到异样眼光。

黯湮找到还在沉睡的韦妖,见韦如和韦良也在,顿时尴尬起来。

韦良好像还不知情。韦如老向黯湮抛媚眼,令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黯湮提出离开村子。韦妖没想多久就马上答应,实在受不了这里的伙食。

忽然,外面走进一个小孩,长得十分古怪,眼睛在鼻子两旁,右臂天生残缺。

韦良为大家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韦强。”

黯湮和韦妖都十分惊讶,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他们在房间里小声商量。韦强突然大哭起来,大声喊着不要。

黯湮马上冲进来,问道:“怎么了?”

韦良脸色一变,说道:“没什么,饭快做好了,你们在外面等着吧。”

黯湮没有留下来吃饭,在村子溜达很长时间,发现村子跟昨天有点不一样,土屋外挂起奇怪的雕饰。

不少村民守着神庙不让任何人接近。黯湮过去问一下,马上被赶走。

黯湮回到百合家,见她伤心啜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百合无奈地摇了摇头。

“莫非跟神庙有关?”黯湮又问道。

“你怎么知道?”百合不可思议地看向黯湮。

村子只有那么大,很难不发现吧,黯湮心里暗道。

百合见秘密藏不住,索性把一切告诉黯湮。黯湮听后大怒,一手将旁边的桌子拍碎。

当天晚上,全村的大人都齐聚在神庙外面。他们准备了为数不多的牲畜祭拜。烧起来的冥币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韦强被众人包围,身上穿着素白衣服,头上绑着红色绳子,一边哭,一边看着韦如和韦良。

村民将韦强抬进青铜古鼎里盖住。身穿黄褂的老人手持珠链念经,数个村妇向天空撒冥币。

看到村民点着青铜古鼎下的木材,黯湮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

突然,百合从后面拉住黯湮,说道:“习俗一日不改,历史还会依旧重复。除非你永远留在这里,否则阻止不了。”

“那可是一条人命!”黯湮正色道。

“反正他天生残缺,不是吗?”百合无奈道。

“造成这样的情况,还不是……”黯湮无力地看着大火,青铜古鼎里再也没有哭声。

绝境之所以还在持续运行,因为习俗从没停止过。

半夜,黯湮和韦妖趁着没人来到神庙,执剑劈开面前屏障,从两米多高的裂缝走进去。

祠堂摆满神主牌。两人四处寻找半个小时,黯湮在香炉暗格里找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绝境传女不传男,处子之身被破,才能重现绝境。

黯湮按照字条背面的图示,从一樽雕像下面抽出指向盘。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两人十分顺利逃出绝境,当然,受伤在所难免。

路上,韦妖拿过指向盘,看了看方向,说道:“我们应该走那边。”

“不用看了。我们现在启程,不用一个星期就能到达波比城。”黯湮说道。

天还没亮,预备军官学院的练习场内只有藏鳞和轨生两个人。

藏鳞每天早上不来这出汗,心里就会不舒服。轨生来这里则是为了完善界术。

藏鳞知道轨生一心沉迷界术,身上一定藏有不少秘密,但他没有开口问轨生,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秘密。

轨生自从得到磊霆的资料,就从未停止研究,经过多番改良测试,最终得到界术的雏形。

为了实验界术,轨生昨天向社团荒野源要来不少低廉老鼠,拿着大笼子还没踏进金斯猫半步,马上被她们赶了出来。

轨生只好直接将大笼子放在练习场上,反正不会有人偷走它。

轨生拿出一只老鼠放走,看准时机,右手迅速上勾,球形界将老鼠困住。

老鼠痛苦地在界内走动,身体膨胀起来。轨生正以为成功,球形界开始崩溃。

老鼠虽然重获自由,但走路很别扭,轨生很轻易就能将它捉住。

轨生拔开老鼠毛发,血管暴露,有的地方还渗出血来。

界术是成功的,因为熟练度不够,威力还无法显现。

轨生通过逆向思维,抽空界内空气,制作真空地带。任何生物在真空地带里都会受到压强的影响,破坏力从里到外。轨生将界术取名为真空界。

接下来,轨生不断拿老鼠实验,施术速度越来越快,每次都能准确困住老鼠。

当老鼠整只在界内炸开,轨生才停止练习。这时,笼子里还剩不多的老鼠不断瑟瑟发抖。

真空界能无视盔甲直接作用于人体,但它无法对死物产生任何效果。

天亮,人越来越多。轨生和藏鳞满身大汗,朝公共区的蜂蜜奶酪走去。

在蜂蜜奶酪里,轨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坐下,点完餐后,听到旁边有人讨论天台百战。

每年这个时候,外面的人都会拿天台百战开赌,不少学生参与其中。

蓝队是大热门,毕竟里面有浪漫迷狐的核心成员。红队居然一赔三百,赔率还会再升。

“我看过对阵表,你在红队。”藏鳞一边吃,一边说道。

“是的。”轨生对胜负根本不上心,哪队都一样。

“我可是在蓝队,打起来不会手下留情。”藏鳞又说道。

轨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段时间,我可能会经常参加獠狐的会议,商讨天台百战的细节。”藏鳞一脸幸福道。

“蓝队胜券在握,还有什么好讨论?”轨生不解道。

“这你就不懂了,天台百战不单是团队战,也是个人的表演。利用好它,我们更容易获得导师的青睐。”藏鳞解释道。

“为什么没人来找我开会呢?”轨生喝了一口饮料,说道。

吃完早餐,藏鳞直接去上课。轨生知道今天又是天杀的技术课,果断回去社团休息。

左脚刚踏进社团大门,轨生就被匆匆赶来的大彬叫住,“不好了,小惠被人捉走了!”

轨生一愣,回过头,从大彬手上接过字条。上面写着,“要想小惠没事,准备一百万铂金币赎款。”

数额虽然巨大,但现在的轨生还能负担得起。

轨生不会让歹徒得逞,心里多少猜到何人所为。

轨生最近得罪的人不多,脑海马上浮现穆槐和诛算的样子。

前阵子,穆槐的手下李少目开店抢生意,绑架小惠一定又是他的杰作。

小惠不是地下道成员,李少目对她下手不会受到组织惩罚。

大彬见轨生久久不语,以为他舍不得这钱,马上跪下来哀求道:“求求轨生兄救救小妹。”

轨生马上将其扶起来,问道:“店里还有多少流动现金?”

大彬一喜,说道:“一百万铂金币够了。”

“很好。你回去准备五十万通旺银行钞票。”轨生命令道。

“可是……歹徒要求的是……”大彬面露难色。

“我不会交赎金的。我要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轨生说罢,狠狠地看着远方。

半个小时后,轨生拿走大彬送来的皮箱,叮嘱他这段时间不要走动,匆匆离开预备军官学院。

轨生虽然猜到作案者是谁,但不知道他在哪里,要搜索整个王都谈何容易,所以最先想到王都的神秘情报机构。

沿着熟悉的路走去,轨生来到上次的店铺,掌柜还是原来那个人。

轨生叫醒白亵,将自己变成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觉得没什么问题后,走进店铺。

掌柜看到轨生进来,马上问道:“客官需要点什么?”

轨生不跟他废话,直接把皮箱放在台面打开,说道:“我是来买情报的。”

掌柜看到里面的钞票一惊,装作镇静道:“小人不知客官说的是什么。”

“我上次来过,你就别装了。”轨生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掌柜仔细看了看轨生,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如果你不肯带路,我可是要硬闯了。”轨生威胁道。

掌柜犹豫一会,还是把轨生领到上次的集会地点。

轨生一边走,一边想,他们竟然不改地址,运营资金多半不足。

轨生走进铁门,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足足等了十五分钟,里面走出一个面具男。

“要买情报的就是你?”面具男问道。

“我要找一个人,钱不是问题。”轨生点头道。

“找谁?”面具男问道。

“月半轩的小惠。”轨生说道。

面具男从怀里掏出厚厚的本子翻了翻,说道:“她的情报没有过多记载,我们得单独立案,价钱恐怕不便宜。”

“你尽管给个数字。”轨生爽快道。

面具男想了想,算了个价码给轨生看。轨生一征,弯身从皮箱里拿出十几叠钞票。

情报最多半天会送到手上,面具男要轨生在城里一家有名酒楼等待。

轨生临走前被面具男叫住,接过名片。原来组织叫做空穴,下面还有备用的联系方式。他已经成为空穴的大客户了。

三个小时过去,轨生在指名的酒楼安静等着。一个小孩从身边经过,迅速在桌子上放下字条。

字条上只有一个具体地址。轨生放下数十个金币,匆匆离开酒楼。

二十分钟后,轨生站在楼顶俯瞰,对面街是一幢十分老式的四合院。

四合院朱墙青瓦,与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占地一亩多,但楼层数不高。院子中间有一座哨塔,十分可疑。

到处都是守卫,完全没有死角。轨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地下道成员,迟迟没有下手,思虑良久,决定晚上潜入四合院救出小惠。

当晚,街上的路人越来越少。轨生看了一眼手表,利用橡皮盾从大楼跳到哨塔上方。

哨塔上只有两个人,他们此时又累又饿,不禁埋怨起来。

“你说雇我们的到底是谁,竟然叫我们二十四小时守在这里。”守卫甲说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老大说那人非常大方。”守卫乙说道。

轨生忽然从空中跳下来,锋利的小刀割破守卫乙的喉咙。

“你是谁?”守卫甲还没来得及动手,脖子上就架着轨生的锋刺。

“想要活命,乖乖回答我的问题。”轨生冷冷道。

守卫甲点了点头,手中的武器抓得更紧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轨生问道。

“我们是……雇佣兵,来王都替这里的主人办事。”守卫甲含糊道。

轨生将锋刺移近一分,鲜血从守卫甲的脖子流下来,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们是专劫商旅的强盗,收了这里主人一大笔钱,做绑架大买卖。”守卫甲害怕道。

轨生顿了一下,问道:“你们都不是地下道的人?”

“地下道?那是什么东……”守卫甲还没说完,轨生便划破他的喉咙。

站在哨塔上,轨生没有急着下去,耳环化成飞蛾在四合院内到处乱窜。

半个小时过去,轨生暗叹一声。四合院下面有一个很大的基地,这很符合地下道的风格。

李少目就在地下四层,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和强盗团的老大聊天。小惠关在附近的铁笼子里。

轨生从哨塔滑落到地面,伸出左手从背后捂住守卫嘴巴,右手将锋刺捅进去。

左右看了一眼,轨生把尸体拖到木箱后面换掉衣服,让白亵变成他的模样。

轨生轻松干掉所有四合院的强盗。他们到死的一刻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自己人杀害。

轨生打开暗门走下楼梯,刚到路口,被一个强盗叫住,“喂,不在上面巡逻,来这里干什么?”

感觉其身上有信源波动,轨生果断使用寸步,锋刺毫无阻拦地刺穿强盗心脏。

轨生将尸体拖到角落,拿起附近一块布盖住,离开前让白亵变成他的模样。

利用同样的方法,轨生在地下二到三楼畅通无阻。

地下四层的李少目感觉不对劲,放下酒杯,说道:“这时候,你的手下应该来汇报。”

“外面有几十个人,苍蝇也很难飞进来,你放心好了。”强盗老大拍心口说道。

“对方可是信众。”李少目提醒道。

“我们也有不少信众,还怕他不成?”强盗老大哈哈大笑起来。

李少目眉头不停在跳,始终放心不下。

“你说那个轨生有没有钱赎人,一百万铂金币可不是小数目。”强盗老大喝了一口酒说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奉命行事。”李少目说道。

忽然,关着小惠的铁笼子发出异响,一颗石头掉落在地。

李少目和强盗老大同时看去,轨生从隐界下显露出来,锋刺割下强盗老大的头颅,血注冲天而起。

李少目回过头,一脸骇然。轨生迅速将其揪起推到墙上,拿起锋刺对准其眼睛。

“不要杀我!”李少目额头冒出冷汗,他万万想不到轨生如此邪门,竟然能毫无征兆地潜入至此。

轨生默不作声,锋刺越来越近。

李少目马上说道:“我也是地下道的人,你不能杀我。”

“这理由不够。我就算杀了你,也没人知道。”轨生冷冷道。

“我是穆槐的人……我死了……他不会放过你……”李少目害怕道。

“为什么绑架小惠?”轨生问道,身上发出浓烈杀气。

“你之前……跟穆槐作对,他便想教训一下你。”李少目老实说道。

“除了你之外,穆槐还派了什么人对付我?”轨生又问道。

“这……”李少目欲言又止,害怕轨生的同时,也担心穆槐责罚。

轨生眉头一皱,把李少目的右臂整条砍下,说道:“再不说,我就把你削成人棍。”

李少目按住伤口,痛苦道:“天台百战近期举行,穆槐已经派人来到王都,想趁乱将月半轩移为平地。”

轨生听后倒吸一口冷气,月半轩现在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绝不能让穆槐得逞。

“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轨生大声喝道。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李少目害怕道。

轨生想了想,确实不能杀掉李少目,又不甘心就这么放他离开,于是心里想了一个方法。

轨生将李少目扔到地上,喝道:“滚!”

李少目爬起来,捡回断臂,犹豫一会,看向不远外的墙壁,又瞧了轨生几眼,转身向楼上狼狈跑去。

轨生忽然利用寸步将其扑倒,把他翻过来割下右耳,马上使用天赋暗示,让心里已经崩溃的李少目到京城就医不得跟穆槐联系。

李少目双目闪过灰光,裤裆已经全湿,地下四层充斥着难闻的尿骚味。

放走李少目,轨生打开铁笼子,救出小惠。

小惠十分害怕,紧紧抱住轨生,双眼泛着泪光。

轨生没有急着走,之前留意到李少目的眼神,缓缓来到墙壁跟前找寻一番,打开隐秘机关,里面有几十箱铂金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