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750字
  • 2022-04-07 16:13:59

讲座终于结束,沈鲔歆拉着轨生到后台找磊霆,想跟他多聊一些信源技术的开发。

跟沈鲔歆有同样目的的学生不少,他们把整个后台塞满,连防火通道都水泄不通。

磊霆十分有耐性,对学生的问题,尽量一一解答,一点架子也没有。

沈鲔歆好不容易挤进去,跟其他人一起与磊霆聊天,早就忘了还在附近的轨生。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周围的人越来越少。时间已经不早,他们都回去休息了。

场地要按点关门,磊霆只好约剩下的学生到他家继续交流,沈鲔歆也在此列。

磊霆的目光落在轨生身上,走过来问道:“今天的讲座还满意吗?”

轨生有点讶异,回答道:“十分精彩。”

“现在会使用界术的人不多,你也一起来我家吧。”磊霆提议道。

“对啊,一起来啊。”沈鲔歆说道。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轨生只好点了点头。

路上,街道已经没有多少行人。轨生看了看后面,有好几十人跟着。

磊霆的家在王都靠东的住宅区,基本都是富人居住。四层楼高的别墅外,有一个精致漂亮的小花园。

磊霆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学生依次进入。轨生站在后面,感觉不对劲,脸色一变,发现别墅里至少有五只鬼降存在。

磊霆见轨生迟迟未进,开口问道:“怎么了?”

轨生刚想问鬼降一事,马上把话吞回去,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客厅很大,一堆人在这里,地方还有空余。鬼降的位置在下面,可轨生没找到下去的路,往上的楼梯倒是有几条。

室内的装饰还不错。摆满书的架子,随处可见的古董,让磊霆显得格外有品味。

学生围着一圈,大部分坐在地毯上,只有十个人有椅子坐。

磊霆继续开讲,大家津津有味地听着。轨生也想认真起来,但下面的鬼降一直引起他的注意。

“大家有开发信源技术的经验吗?”磊霆开口问题。

在场只有轨生是新生,其他人跟沈鲔歆一样,都在忙论文。哪怕信源技术处于开发阶段,他们还是举起了右手。

实际上,轨生也有开发信源技术的经验,甚至比在场的学生还强。直视之镜已能用于实战,效果非常之好。

磊霆看了一眼,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有点子,不要害怕,尽量尝试,哪怕失败,还是能得到经验。”

有学生问道:“要是找不到合适的课题呢?”

“脑中实在一片空白,你们大可以参考前人的经验,从还没解决的问题上着手。”磊霆回答道。

“连导师都束手无策,我们就更不用说了。”沈鲔歆说道。

“有什么好的方法解决问题?”轨生问道。

“可以尝试多角度思考问题,有时逆向思维会起到不错的效果。”磊霆想了想,说道。

轨生一愣,困扰在脑海中的疑问忽然有了突破口,空压界的方向不对,继续强行改良只能起到反效果,如果逆其道而行,没准能成功。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学生问题不绝,磊霆都能尽量回答,而且见解很深,众人不得不佩服。

时间不早,大家都有困意,没有之前积极。见此,磊霆建议另找时间再谈。

轨生看了看日期,下次的研讨会定在天台百战那天,觉得有点巧合。

大部分学生跟磊霆道别后,高兴地离开别墅。还有一小半人留在这里参观别墅,磊霆一点也不介意。

轨生对下面的鬼降很在意,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不断寻找往下的路。

十几分钟过后,轨生在走廊不显眼的地方找到一个古董花瓶,后面暗藏机关。

轨生小心地左右察看,见磊霆正和沈鲔歆交谈甚欢,偷偷扭动机关,暗门突然打开。

轨生犹豫一会,以极快的速度溜了进去,后面的门马上合上。

里面有点暗,轨生靠着墙慢慢向前走,没多久,面前出现一条往下的螺旋楼梯。

轨生扶着栏杆探头看去,下面深不见底。

楼梯有些历史,外表生锈严重。附近有人走动的痕迹,磊霆一定知情。

沿着楼梯往下走,轨生隔着老远就听到声音,腥臭味越来越重。

五分钟过去,轨生轻轻推开尽头的铁门,味道更加重了,不禁用右手捂住鼻子。

里面是一个收藏室,两旁架子摆着许多玻璃瓶。瓶内装着的东西十分恶心,轨生差点吐出来。

全是活人身上割下来的器官,眼睛、手臂、手指、耳朵……浸泡在药水内,根本不会腐烂。

瓶子下面标注了日期,最早不过半年。这一定出自磊霆之手,只是轨生不知道他有何用途。

角落有一个黑箱,轨生走过去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厚厚一叠文件。

文件都是磊霆的开发记录,架子上的器官则是实验过后的纪念品。

声音又从深处传来,轨生放下文件,从黑箱里拿起钥匙,打开右边的铁门走进去。

沿着漆黑的走廊,轨生很快来到尽头的实验室。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解剖工具,中央的台子躺着一副残缺人体。

轨生透过窗口看到绑在架子上的鬼降。其中三只奄奄一息,最右边的鬼降早已死去,正前方的鬼降正不断争扎辱骂。

轨生已经猜到磊霆的目的。鬼降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极不易死去,而且身体结构几乎跟普通人一样,是完美的实验对象。

轨生叫醒精灵白亵变成磊霆的样子,只是身高有点不一样。

轨生打开另一扇门,马上引起鬼降的注意。鬼降破口大骂,用词十分难听,腔调有点怪。

轨生走近仔细观察,其腹腔内脏缺失,伤口正以可见的速度恢复。

“你这混蛋不得好死,每天用尽方法折磨我们,比死还难受,你简直不是人!”鬼降见轨生不说话,继续狠狠骂道。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或许会放你走。”轨生试探道。

“放屁,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你让我死得干脆,就谢天谢地了。”鬼降说道。

轨生一愣,能让鬼降说出这番话,磊霆实验手法的残忍程度可想而知。

“你们从哪来的?”轨生问道。

“你是失忆了不成?我们刚在帝国北方大战了几百回合没多久,这就忘了?”鬼降不可思议地看着轨生。

突然,轨生发现有人来,赶紧问道:“回答我的问题,我给你个痛快。磊霆在研究什么?”

鬼降一脸疑惑,想了想,老实回答了轨生的问题。

轨生马上将锋刺插进鬼降心口,一脸满足地死去。

轨生找到鬼降所说的研究资料藏入怀内,立即激活隐界消失在视野之中。

磊霆走进来,发现这里很安静,觉得有点古怪,走近鬼降一看。昨天还生龙活虎的鬼降已经死去,胸口还有一个明显的伤口。

“是谁!”磊霆马上回头环视四周,可附近哪有一个人影,迅速跑去打开藏在角落的保险箱,里面的资料不翼而飞。

磊霆翻遍整幢别墅,都没找到轨生,拿一只快死的鬼降出气,一声又一声惨叫不断回荡于地下通道内。

轨生早就偷偷离开,回到大厅爬出窗户,取消隐界朝学院方向走去。

没走多久,轨生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回头看去,沈鲔歆正站在路边等他。

“你咋突然不见呢?”沈鲔歆走过来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两人在街上走着,一直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尴尬。

“今天的讲座你听懂多少?”沈鲔歆开口问道。

“收获还是有的,只不过……”轨生想到磊霆背后所做一切,不禁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沈鲔歆好奇道。

“没什么。”轨生微微一笑。

“不说就罢,谁稀罕!”沈鲔歆生气道。

轨生想了想,问道:“磊霆所说的研讨会你打算去吗?”

“当然,到时我会跟他讨论最新的研究成果。”沈鲔歆回答道。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这人有点问题。”轨生一顿,说道。

“磊霆是帝国著名学者,我有啥不能去的?”沈鲔歆投来疑惑的目光。

轨生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说道:“天台百战一定很精彩,错过了岂不是很可惜。”

沈鲔歆忽然想到什么,红着脸说道:“听说你也要参加天台百战。”

“是这样没错。”轨生一愣,没想沈鲔歆会知道。

“没人去看你,很丢脸吧?”沈鲔歆笑道。

轨生根本不在乎这些,甚至对天台百战没有任何兴趣。

“要不我来当你的观众?”沈鲔歆小声说道。

“你还是专心研究吧,丢脸的事有啥好看的。”轨生不以为意道。

沈鲔歆脸上不经意露出失望的表情。

路上没有几个行人。轨生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两点,路边的灯笼忽明忽暗。

沈鲔歆饿了,要轨生请她吃饭。轨生想了想,说道:“这个时间有名的餐馆都关门了。”

“你以为我是懔冬青啊,路边摊我也吃得很滋味。”沈鲔歆神气道。

轨生的肚子也在打鼓,走了几个路口,找到一辆专卖章鱼丸子的小车。

小车侧面开了一扇门,老板正在用针形工具勾出铁板上的丸子。路边有几张椅子,都坐满了人。

轨生掏钱给老板,将两双筷子放进外卖里,随沈鲔歆离开。

外卖很香,轨生闻到后更饿了,加快脚步回去预备军官学院。

沈鲔歆叫停轨生:“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吧。”

轨生略为犹豫,看了看四周,附近根本没有地方可坐。

“离这不远就是和平广场。”沈鲔歆又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跟着沈鲔歆走去。

路灯很暗,和平广场显得有点阴森。这里的确有很多椅子,但坐满各式各样的情侣。

沈鲔歆心跳得很利害,脸红起来。

“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吃吧。”轨生建议道。

“我……不想走了,就在这吧。”沈鲔歆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看轨生。

轨生只好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附近的情侣看过来,对他们笑了笑。

沈鲔歆坐下后十分安静,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她。轨生打开外卖拿出章鱼丸子,把筷子递给沈鲔歆。

轨生想赶快吃完离开,拿起筷子连续塞了几颗丸子在嘴里,腮帮变得鼓鼓的。

“吃慢一点,又没有人跟你抢。”沈鲔歆埋怨道。

丸子还是热热的,轨生感觉十分好吃,香味在口腔内一直萦绕。

沈鲔歆也吃了一口,说道:“很久没这样吃了。”

轨生擦了擦嘴,看着前方的情侣正在接吻,十分尴尬。

沈鲔歆也看在眼里,忽然问道:“缔缘会结束后,你有跟艾特克蕾公主联系吗?”

轨生一愣,没想到沈鲔歆会问这样的问题,回答道:“当然。”

“你们一定见到魂桥。”沈鲔歆低下头说道。

“是这样没错。”轨生说道。

“你觉得她好,还是我好?”沈鲔歆抬起头认真问道。

轨生一笑,说道:“那还用说吗,当然她好。”

沈鲔歆一听,马上生气地伸出右手,用力扭轨生的耳朵。

轨生早已习惯,强忍着疼痛,等她气消。

“我有什么比不上她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公主而已。”沈鲔歆放下手,一口把丸子吃掉。

轨生不想跟她纠缠下去,于是说道:“我们还是赶快吃吧。”

此后,两人沉默很久。对面的情侣拉着手走后,沈鲔歆又说道:“死心吧,你跟公主不会有结果。”

轨生听后微怒,但想了想,沈鲔歆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跟影琉在一起,轨生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只知道感觉很快乐。

“公主乃是万金之躯,将来的婚嫁一定是由陛下做主。”沈鲔歆又说道。

轨生不觉得影琉会在乎身份。但黄老爷不同,一定不会同意他纠缠影琉下去。

轨生暗叹一口气,索性什么也不想,说道:“难不成我要跟你好上?”

“很委屈你吗?”沈鲔歆不满道。

“是有那么一点。”轨生笑了笑,完全没有当真。

沈鲔歆用力推了轨生一下,不小心弄掉筷子,生气道:“我可是外交事务官的女儿沈鲔歆,虽然比不上公主,但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我之间的身份还是很悬殊的。”

轨生哈哈一笑,没有跟沈鲔歆争下去,毕竟的确是事实。

见轨生不说话,沈鲔歆命令道:“把你的筷子给我!”

“为什么?”轨生一征,侧过头看向沈鲔歆。

沈鲔歆直接从轨生手上抢过筷子,说道:“我的脏了。”

我的天,这算什么理由,轨生心里不禁暗道。

沈鲔歆夹了一颗丸子吃下,完全不当一回事。

轨生顿时尴尬起来。沈鲔歆平时非常注重个人卫生,在社团里根本不和其他人共用碗筷,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轨生听金恋说过,有个新生错拿沈鲔歆的专用筷子吃饭,事后连续做了好几个月没有学点的任务。

回想几个月前,轨生觉得沈鲔歆变了很多,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轨生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两点半了,干脆用手拿丸子吃。

沈鲔歆用力拍打轨生的手。“你这很不卫生啊。”

“筷子被你拿走了,要我拿脚吃不成?”轨生说道。

沈鲔歆犹豫一会,夹起一颗丸子伸到轨生嘴边,侧过头说道:“吃吧。”

轨生一顿,现在拒绝的话会更加尴尬,索性不再多想,直接将丸子吞下。

一整盒外卖很快见底。沈鲔歆满足地伸了伸懒腰。轨生正想起身离开,被她拉了下来。

“怎么了?”轨生问道。

“陪我坐一下。”沈鲔歆还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轨生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以后,你可以像今天一样陪我研究信源技术吗?”沈鲔歆开口问道。

轨生想了想,说道:“有空的话,当然可以。”

沈鲔歆露出少女般的笑容,说道:“可是一切都得听我的。”

“你又想拿我当白老鼠?”轨生不安地看向沈鲔歆。

“我这是在帮你,谁叫你这么弱。整个社团里,你打得过谁?”沈鲔歆说道。

轨生现在已经学会第一个副技,实力大大加强,跟其他人比起来,胜负还真不好说。

“要不我来挑战你,当一下金斯猫的团长?”轨生开玩笑道。

“你敢?”沈鲔歆说道。

“我怕你输了又到天台哭。”轨生说道。

沈鲔歆不禁脸上一红,伸出右手扭轨生耳朵,说道:“要不我们现在比一场?”

两人举动很大,引来不少情侣围观。轨生感觉不好意思,马上举起双手投降,说道:“当然不敢,还请团长放过我。”

轨生回到社团后已经凌晨,其他团员早就上床就寝。

沈鲔歆生怕别人看到,要轨生过五分钟后才能进社团。

轨生心里虽然不舒服,但还是乖乖地同意了。

轨生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了一眼熟睡的藏鳞,小心翼翼地拿出怀里的资料。

点着床头灯,轨生躺在床上仔细翻阅资料,对磊霆这个人既害怕又佩服。

资料涉及大部分化电内容,其中实验得到的数据极不人道。磊霆曾经为了试验信源技术离子极爆,居然牺牲上千条人命。

最近磊霆研究化电对人体的作用,也杀了不少实验体,最后嫌麻烦,才转移目标对鬼降下手。

轨生找到磊霆所说的逆向思维。文中所说,信源技术都存在两面性,作用效果一样。只要亲身尝试,必然能获得效果。

轨生快速浏览一遍所述例子,感觉差不多后,在脑中构想空压界的术式,并试着加以改良。

天色渐亮,轨生把手中的资料藏好,将来或许还有用到它的机会。

帝国靠北的官道上,商旅行人络绎不绝,有两个人显得格格不入。

其中一人身体很壮,长长的头发下两只眼睛画着浓浓眼影,身上穿着女性化的衣服。另外一人神情冷酷,头发遮住半边脸,穿着黑色披风。他们正是刑的韦妖和黯湮。

韦妖十分爱吃,从出发到现在,在不同地方买了许多零食。

因为地位比韦妖低几层,黯湮从早到晚都得驾驶马车。

“这玩意很好吃,你要不要来一点?”韦妖将一包梅子递到黯湮面前。

黯湮拿着缰绳没有看他,轻轻摇了摇头。

“你这人真的很没意思,还是骡嘶辐有趣。”韦妖收回梅子,有点生气。

黯湮面无表情,根本不想跟韦妖说话。

韦妖叹了一口气,说道:“难怪岔翼蝠事事为你操心,你真不会做人。”

“只要能完成任务,其他事我一律不管。”黯湮看着前方,冷冷道。

“你应该像骡嘶辐那样,多跟我们这些德高望重的老成员交流,才能更好地在组织表现。”韦妖说道。

黯湮不屑地笑了笑。

“你这般年纪应该疯狂地谈恋爱,现在有对象了没?”韦妖突然问道。

黯湮脸色不经意一变,不禁想起身在妇联的冷嫣。

韦妖看出黯湮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样才对嘛。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不关你事。”黯湮侧过脸,瞪了韦妖一眼。

“看来你还没将她弄到手,要不我帮你抓她回来?”韦妖露出诡异的奸笑。

黯湮忽然拉停马车。“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好了,不说这个总行了吧。”韦妖见黯湮一脸严肃,便不再开玩笑。

马车堵住后面的商旅,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于是黯湮开走马车。

半个小时过去,韦妖见无聊,又忍不住开口道:“听说你出身北方,但我看你不像北方人。”

“卦符村,听过吗?”黯湮说道。

韦妖眼睛一转,说道:“你说的是寡妇村吧。当年老大有任务,说那边会有祭品出土,要我亲自走一趟。我当时有事要忙,但又不好拒绝。刚好岔翼蝠经过,听到寡妇村有美女,马上答应替我完成任务。”

“现在村子已经物是人非,大量外地人落户,本地人外迁,已经没有多少寡妇了。”黯湮说道。

“寡妇村离波比城不远,你以前经常到那里快活吧?”韦妖见黯湮不开心,于是问道。

“我不好这一口。”黯湮又恢复以往的冷静。

韦妖无奈地摇了摇头,感觉黯湮就是块顽石,索性拿出地图察看,对比周围的环境,讶异道:“这不是去波比城的路啊。”

“我没说过要去波比城。”黯湮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波比城才是我们的目的地。”韦妖不解道。

“波比城不小,我们很难从人海中找到胡伦家的后代,既没有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有何特征。”黯湮解释道。

“你有什么想法?”韦妖觉得有点道理,问道。

“胡伦家的旧址就在北方的废城里,没准我们可以从中找到线索。”黯湮回答道。

三天后,两人终于来到废城。途中好几个不知好歹的赏金猎人被韦妖好好地教训一顿。

废城以前跟金峦城一样,由强大的家族发展而成。自从胡伦家被灭,城内百姓纷纷移居。

城市没有人日常维护,现在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大路坑坑洼洼,两人只好下车走进去。

黯湮没走多久,发现附近有人生活,闻到烧烤的味道。

没有地图,黯湮无法确定胡伦家的具体位置,带着韦妖走了一遍废城。

路上有不少骸骨,还有残破的官兵衣服。胡伦家为活命反抗过,最终还是失败收场。

刚走进死胡同,黯湮猛然回头。一群帮派地痞堵住路口,身穿统一的衣服。

韦妖完全不当他们一回事,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地痞老大走出来,戴着花头巾,穿着牛仔背心,手上拿着水管,说道:“把值钱的东西留下,可以放你们安全离开。”

“我身上的钱不多,就看你有没有胆量过来拿。”韦妖张开双臂,说道。

老大大怒,指挥数个地痞冲过去。他们还没接近韦妖,全部被黯湮一剑刺死。

老大见此马上扔掉手上的水管,掉头就跑,完全不管手下的安危。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说罢,韦妖迅速冲进人群,手起刀落,转眼间,地上又出现数十具尸体。

老大双腿一软,跪下向韦妖求饶:“求求你不要杀我。”

黯湮走过来,问道:“你们在这里生活很久了?”

“是的。我们都是通缉犯,为了避开追兵,才会躲在废城生活,差不多快十年了。”老大如实说道。

“你知道胡伦家在哪吗?”黯湮感觉有戏,问道。

“就在废城的东北角。整幢楼坍塌,你们不搬开大石很难找到它。”老大回答道。

黯湮转身朝东北方向走去。韦妖笑了笑,伸出右手用力掐断老大的脖子。

胡伦家旧址完全被大石覆盖,黯湮不禁沉下脸来。

“看来,我们这几天有得忙了。”韦妖说道。

黯湮和韦妖合力翻找胡伦家的旧址,完全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韦妖的干劲没有坚持多久就消耗殆尽,拿着零食到一边凉快。

黯湮发现胡伦家的族谱,已经毁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记载着最后几代后人。

黯湮根据时间和之前掌握的情报,估计族谱上还活下来的人没有几个。

黯湮试图在附近寻找密道,觉得胡伦家一定有后手保住最后的香火。

又是一天过去,黯湮在厨房挪开破了一半的水缸,揭掉发霉的草席,用长剑翘起地板,发现一道暗门。

黑色能量瞬间腐蚀掉生锈的铜锁,黯湮打开暗门,小心沿着楼梯摸黑下去。

尽头是一个不到五十平方米的房间,墙上装着不少荧石。正中央挂着胡伦家祖先画像,因为年代久远,褪色不少。

左边墙上有胡伦家的完整族谱,跟黯湮同样年纪的就有好几个。

右面墙上侧是一幅地图,除了胡伦家的地理结构图,还有一个祠堂位置。

黯湮估算一下,祠堂离这有好几十里远,多半没被帝国官兵发现。

两天后,黯湮带着韦妖来到祠堂附近,一脸吃惊。这里被官兵层层封锁,普通人根本无法接近。

黯湮下车找到当地居民询问得知,原来这一带有个危险区域,普通人靠近必死无疑。

王城曾经找人解决问题,可花费巨大人力和物力,结果还是一样。最后无奈之下,当地官员只好将这一带封锁。

黯湮隔着老远就感到强烈的不安,恐怕当地传闻不假,危险区域绝对跟胡伦家的祠堂有关。

想到这里,黯湮跟韦妖绕过官兵,偷偷潜进禁区。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着他们,走起路来十分吃力。

胡伦家的祠堂被一个巨大阵法覆盖。面前的黑色混沌正是胡伦家的绝境。

除了黑色混沌,黯湮没法看清里面的一切,只能感觉到绝望的死亡气息。

“绝境需要活人生祭,这么多年过去,为什么还能正常运行?”韦妖不解道。

“想要知道答案,只能进去硬闯了。”黯湮目露坚定之色。

“你疯了吧,那可是绝境,就算我们是信众,在里面也难逃一死。”韦妖不可置信地看向黯湮。

黯湮笑了笑,说道:“老大说过,预言里我们会在波比城找到胡伦家的后人,怎么也不会死在这里。”

“我的天,这世上神棍这么多,你还相信他们的鬼话啊。”韦妖右手扶着额头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