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78字
  • 2022-04-06 18:08:17

艾特拉德讲了足足五分钟。轨生还在震惊之中,根本没有注意他说什么。

影琉不时朝轨生看去。没人发现她就是暗香影风的团长,毕竟大部分时间都是男装打扮。

两人下台后,主持沈泊海让大家交流,准备关卡。

轨生恢复冷静,正想接近沈家家主沈泊海,被沈鲔歆拉到一边。

除了雷丽丽、孟冽,还站着环卫局的吕大人。他长得十分稳重,梳着中分头,身穿淡蓝色礼服。

“吕大人,这是孟冽和轨生,他们十分仰慕环卫工作,想加入你们。”雷丽丽说道。

轨生眉头一皱,他啥时候有此想法了。孟冽虽然诧异,但还能保持笑容。

“环卫局的确有几个空位,我推荐他们去,九成会被选上。”吕大人看在雷丽丽的面子上,说道。

雷丽丽推了孟冽一下,说道:“还不赶快谢过吕大人。”

“不过,他要经得雷正浩同意。”吕大人指着孟冽说道。

“事后,我跟父亲说一声就行。他一定会同意的。”雷丽丽拍心口说道。

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谁说我一定会同意。”

轨生往后一看,雷正浩正朝这边走来。

“父亲……”雷丽丽暗叫不好。

雷正浩站在中间,说道:“孟冽是禁军不可或缺的力量,我怎么能放他走。”

“可你又不重用他。”雷丽丽埋怨道。

“我自有安排,你不要多事。”雷正浩强硬道。

吕大人不想惹怒雷正浩,说道:“我想起来了,环卫局那几个职位早就有替补。”

看着吕大人离开,雷丽丽问道:“爸爸,你怎么会来这里?”

“陛下,公主,还有许多大人物都在,我身为禁军统领能不露头吗?”雷正浩说道。

孟冽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除了轨生外,没有人注意到。他想带轨生离开,却被雷正浩拦住。

“你最好安分守己,一旦越线,我可是不会客气的。”雷正浩狠狠瞪了孟冽一眼,去跟其他高官打招呼。

沈鲔歆又拉着轨生走到一边,说道:“放心,我介绍另一个高官给你。”

“我来此不是为了官场捷径。”轨生说道。

“哼,不识好歹。”沈鲔歆生气道。

“不过,你可以为我介绍一个人。”轨生说道。

“谁?”沈鲔歆好奇道。

“你父亲沈泊海。”轨生说道。

沈鲔歆略为犹豫,说道:“他……不喜欢弱者,我说服不了他。”

这时,影琉走了过来,吸引不少人注意,说道:“你们在谈什么?”

轨生便把目的说出来。影琉不经沈鲔歆的同意,直接拉轨生走向沈泊海。

沈泊海旁边站着沈执事。怕他认出来,轨生要精灵白亵变成眼镜戴上。

“沈大人。”影琉走到他跟前,施礼道。

“原来是艾特克蕾公主,找我有事吗?”

“我想向你介绍一个人,他对外交事务很感兴趣。”影琉指着轨生说道。

沈泊海将目光落在轨生身上,问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吗?”

轨生点了点头。

“家里有什么人?”沈泊海又问道。

“有一个母亲。”轨生说道。

“她在王城哪个部门工作?”沈泊海轻咦一声,问道。

“她只是乡村妇人。”轨生回答道。

沈泊海碍于影琉的面子,说话多少有点客气,“现在位置没有空缺,而且你还是学生,将来的事将来再算吧。”

轨生略显失望,但并没有强求,机会迟早会有。

沈执事在沈泊海耳边说了两句,一同走入侧门。

“你对沈家知道多少?”轨生暗叹一声,向影琉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一直霸着外交事务,很少与王城交流。”影琉摇头道。

轨生现在知道影琉的身份,没准能请她救出母亲沈蓝,但想到影琉跟王老爷的关系不太好,刚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大门打开,外面走进一个中年男子,他留着一头又黑又卷的长发,脸像倒三角形,鼻子很塌。

“他是谁?”轨生好奇地问道。

“他是权盾的李大人,在王城地位很高,替父皇做了好几件大事。”影琉介绍道。

李大人跟艾特拉德说了几句后,走进侧门找沈泊海。

寒天袖非常受欢迎。不少高官向他介绍儿女,想在育林阁求得一职。

轨生认出寒天袖,他就是跟着黄老爷旁边的寒先生。

寒天袖一直没有成亲,今天来缔缘会碰碰运气。

现场的女生大部分不到十八岁,几乎能做寒天袖的女儿,但没有人敢说他半句。

轨生走向藏鳞不少心碰到余墙息,正想道歉的时候,发现他一直盯着侧门,双目透着寒意。

“缔缘会快要开始,獠狐应该不会来了……”藏鳞失望道。

“这不是很正常吗?他有伤在身,现在最需要的是休养。”轨生说道。

“早知不来好了。”藏鳞叹气道。

轨生一顿,好像想到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刚才,我感觉到一道杀气,身上的麻雀差点自动攻击。”藏鳞又说道。

“杀气从何而来?”轨生问道。

藏鳞指着余墙息说道:“就是他。”

“你对余墙息了解多少?”轨生问道。

“他跟你一样来自乡村,为了加入暗香影风,不惜得罪獠狐,被浪漫迷狐的人笑了很久。”藏鳞说道。

轨生起初以为余墙息奔着影琉而来,可他一直没有动作,在社团安分守己。

缔缘会马上开始。沈泊海集合大家,命工作人员打开正门,走进里面。

里面是一个很大的舞厅,装潢得金碧辉煌。右边的乐队正演奏着慵懒的爵士乐。左边放着一个箱子,连着许多红线。正前方还有一道大门,缘泉就在里面。

沈泊海对大家说道:“第一个关卡很简单,叫做拉红线。那边的箱子里有上千条红线,你们各选一端,如果另一端有人,就可以通关。要是另一端没人,你们便可离开。”

大家不禁窃窃私语。这关卡太看运气,完全没有技术成分,终于有人提出意见。

沈泊海早就料到如此,他的解释是,缘分就是运气,这关就是考验大家的运气。

虽然很多人不满,但没有人再出来反驳。

轨生见影琉不走,于是问道:“你也要参加吗?”

“不行么?”影琉笑道。

“如果我不是你命中之人,岂不是很尴尬?”轨生问道。

“还没开始,你就没信心了?”影琉说道。

大家围着箱子细看,轨生也不例外。箱子把红线的中间部分全部遮住,无迹可寻。

大家陆续选红线。沈泊海又说道:“成功通关的人可以在这里跳舞,认识对象。”

如果红线另一端是同性,还要继续下去吗,轨生心里暗道。

所有人都拿着红线的一端,沈泊海将箱子打开,大家沿着红线找人。

朱彤彤连着余墙息,看起来还算满意。戽石跟懔冬青站在一起,口水差点流出来。

藏鳞被轨生猜中,选了一个男人。对方极为无奈,又没有任何办法。

影琉没有选中轨生,有点失落,眼睁睁地看着轨生的对象一步步靠近。

“真倒霉,怎么会是你。”沈鲔歆口不对心地说道。

轨生放下手中的红线,说道:“放心,我也没想过要通关。”

“你……!”沈鲔歆气得说不出话来。

大部分人被第一关卡刷下来,现场只有三成人继续。

第二关卡还没开始,沈泊海让大家跳舞,扭头走出舞厅。

现场的音乐改变,大家纷纷出来起舞。有的人对结果不满意,就在旁边站着,显得尴尬。

藏鳞倒是跳得很开心,活像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对方极为绅士,努力配合他。

“喂,我们也去跳吧。”沈鲔歆低下头,红着脸说道。

“你不愿意的话,不用勉强。”轨生摇了摇头。

“谁说……到底你跳不跳!”沈鲔歆一跺脚说道。

轨生笑了笑,伸手将沈鲔歆拉进舞池,搂住她的腰,说道:“我很久没跳,你要小心一点。”

沈鲔歆侧过脸,害羞道:“你慢慢跟住我就行。”

轨生细心听着音乐的节拍,尽量不踩到沈鲔歆。忽然,余墙息离开朱彤彤朝门外走去。

轨生看着大门,不小心踩到沈鲔歆,在雪白的鞋子上留下黑印。

沈鲔歆再也忍不住,小声埋怨道:“你看,把我的鞋弄脏了。”

“要不,我再踩另外一只,这样就不明显了。”轨生笑道。

“你!?”沈鲔歆气得说不出话来。

在休息室内,沈泊海坐下说道:“陛下,我们快整整十年没见了吧。”

“你父亲沈岩身体还好吗?”艾特拉德点了点头。

“有心了。他每个星期都会出去外面打猎,精神得很。”沈泊海说道。

这时,寒天袖走了进来,坐在艾特拉德旁边。

“你咋不跟年轻的女生聊聊啊?”艾特拉德点着香烟,问道。

“如果不是你的主意,我也不会参加缔缘会。”寒天袖说道。

“你年纪不小了,是时候成家。”艾特拉德笑道。

寒天袖看向沈泊海,说道:“外交事务很忙吗,我们每次召见你,你都以各种理由推托。”

沈泊海脸色一沉,说道:“臣每个星期都要接见外国政要、商界大亨,根本无法分身。要不是鬼降最近肆虐,外商不敢投资,我也不会答应接这个任务。”

“要不我派几个人分担你的工作?”寒天袖扬起嘴角,问道。

沈泊海马上明白他的用意,只要答应下来,沈家便不能主导所有外交事务,这无疑是削权行为。“不用寒左权劳心,我还能应付得来。”

“如果我一定要你留在王都呢?”艾特拉德忽然问道。

“臣恐怕……无暇分身,家族实在……太多事要忙。”沈泊海吞吞吐吐道。

寒天袖用力拍打茶桌,喝道:“大胆,你竟敢逆陛下的意!”

沈泊海马上站起来,躬身道:“如果陛下坚持,臣立即向家父禀明,再也不回沈家。”

“放心,老寒只是说说而已。”艾特拉德神色一缓,说道:“外交事务一直以来都是沈家处理,要是换别人来,我也不会放心。”

“谢陛下。”沈泊海松了一口气,说道。

艾特拉德亲自为沈泊海倒了一杯茶,说道:“放轻松,喝一杯吧。”

沈泊海拿起一口喝尽,说道:“我还有要事处理,失陪。”

艾特拉德没有挽留,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看着沈泊海离开,寒天袖说道:“沈泊海如此卑躬屈膝,跟外界说的一样,没有继承致盲天赋。”

“要不是沈岩还健在,我早就把沈家召回王城。”艾特拉德说道。

“我见过沈泊海的儿女,女儿也没有继承致盲天赋,而儿子还没有成为信众。”寒天袖说道。

“不能一直放任他们不管,我们得派人监视他们。”艾特拉德吩咐道。

“是陛下。”寒天袖说道。

外面的工作人员匆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外面死人了!”

艾特拉德将手中的烟放在烟灰缸上弄熄,对寒天袖说道:“我们出去看看吧。”

外面围着几个人,尸体躺在沈泊海旁边。艾特拉德走近,问道:“谁死了?”

“权盾的李大人。”沈泊海回答道。

寒天袖蹲下身子检查尸体,伤口极为平整。杀手一击将其毙命,又快又狠。

“大门锁着,外面的人根本进不来。”沈泊海又说道。

“参加缔缘会的人太多,抓住杀手不容易啊。”艾特拉德脸色一沉,说道。

“要停止缔缘会吗?”沈泊海问道。

艾特拉德摆了摆手,说道:“不用。”

寒天袖打开尸体的衣服,上面刺了一个特殊星形图案,说道:“这很面熟啊。”

“王家的家徽。”艾特拉德眉头一皱,说道。

“王家还有余孽?”寒天袖站起来说道。

“我很肯定,王家所有血脉都死了。”艾特拉德说道。

“莫非王家的友人替他们报仇?我记得李大人有参加抄家。”寒天袖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下一个目标就是我。”艾特拉德冷静道。

“我们还是避一避吧。”寒天袖建议道。

“老寒,你啥时候变得那么怕死?这里的人你没看过?根本没有一个能威胁到我们。”艾特拉德自信道。

“毕竟……我们在明,对方在暗。”寒天袖还是不放心。

“我主意已决,一定要看你未来的媳妇。”艾特拉德说道。

“好吧。”说罢,寒天袖让人处理尸体,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

王都东面的偏远小城里,黯湮骑着马驶进靠南的小巷。

几天前,黯湮接到任务通知,刑的最高负责人偻阑指名见他,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赶到。

小城很少人居住,大部分是旅店,专门赚取沿路商人的钱。

大风吹过,地面会卷起阵阵黄沙,路边的大树干得裂开,家家户户门前都养着狼狗。黯湮经过的时候会引起一阵阵犬吠声。

黯湮来到一家废弃的面粉厂停下,外面站着两个刑的新人。

黯湮在组织稍有名气,没有任何阻拦地走了进去。

一个身材很壮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画着浓浓眼影,身上的马甲打开,露出全是毛的胸口。“你就是黯湮么?”

黯湮点了点头,说道:“你是?”

“韦妖。我常听岔翼蝠说起你,果然年少有为。”

这时,里面走出一个人,戴着骷髅面具,身材很高,正是刑的最高负责人偻阑。

韦妖站起来,恭敬地施了一个礼。

“不用多礼。”偻阑坐在他们对面。

“老大叫我们来有何吩咐?”韦妖直接问道。

“我有一件事要你们完成。”偻阑说道。

“什么事,老大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尽力完成。”韦妖说道。

“你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偻阑忽然问道。

韦妖想了想,说道:“娶个漂亮的媳妇?”

偻阑笑了笑。“当然不是。”

“刑如同过街老鼠,即便财富无尽,女人万千,也没有用。我们最缺乏的是安全感。”黯湮说道。

“没错。那你认为我想做什么?”偻阑满意道。

“王。”黯湮说道:“只有成为王,就不用担惊受怕,国内一切都得听你号令。”

“现在鬼降攻占帝国数个大城,国内动荡,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完成刑的百年伟业。”偻阑说道。

韦妖一听,吃惊道:“只有我们能行吗?”

“我已经有两个计划。”说罢,偻阑带着二人走进面粉厂内部。

没走两步,黯湮闻到浓浓的腥臭味,周边吊着大量黑色麻袋,里面露出发腐的尸体。

“这是?”黯湮问道。

“他们原本都是信众。”偻阑说道。

三人走进一个小房,台上绑着一个人。黯湮马上认出,他就是前阵子抓到的学生。

台两边站着两个人,他们拿着手术器具,在偻阑的指示下,活活将学生的胸膛剖开,场面极为血腥。

“这是要干什么?”韦妖问道。

“自制信众。信众是国家主要的军事力量,祭品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能掌握成为信众的僻径,那么,就能拥有一支强大的队伍。”偻阑说道。

“到现在为止,研究有何成果?”黯湮问道。

“毫无进展。不过,我们通过实验,掌握不少有用的技术。”偻阑说道。

黯湮看着学生的心和肠被掏出,不禁吐了出来。

“我们还是出去说话吧。”偻阑笑道。

回到之前的房间,黯湮还是有点反胃。韦妖好奇地问道:“另一个计划呢?”

“听说过绝境吗?”偻阑说道。

韦妖摇了摇头,黯湮说道:“那是远古的阵法,十分歹毒,需要每天百具活人做祭品,一国之力也无法撼动它。”

“绝境是胡伦家的不传之技,传闻当今陛下为了得到它,竟然将他们家五十多口人命斩杀。”偻阑说道。

“绝境岂不是落入王城手中。”韦妖说道。

“没有,胡伦家的后人早就逃了出去,绝境还在他们手里。”偻阑摇了摇头道。

“我们要是有了绝境,的确不用再担惊受怕了。”黯湮说道。

“帝国这么大,我们到哪里去找胡伦家的后人啊?”韦妖问道。

“之前我去了一趟文通镇,在一个很出名的算命师那里看到未来的梦境。”偻阑说道:“黯湮和你会在波比城找到那个胡伦家的后人。”

韦妖哈哈大笑起来:“梦中的东西也能信?”

“总之,你们去波比城一趟吧。我对绝境志在必得,你们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取得绝境。”偻阑吩咐道。

“是,老大。”黯湮和韦妖异口同声道。

王城的缔缘会上,周边的安保人员明显增加。轨生感到不对劲,一直在舞厅角落细心观察。

寒天袖进来后,沈泊海让大家从侧面的楼梯上去二楼,准备开始第二个关卡。

二楼挂着许多形状不同的灯笼,吊着字条。

沈泊海站在众人之间,说道:“第二关卡很简单,半个小时内,你们只要答对一题灯谜,就算过关。”

轨生暗叫不妙,他在这方面最不行,看来只能止步于此了。

“你们只能回答一次,每个灯谜答对后会自动作废,在场的灯谜只够五成参加者。”沈泊海看了看手表,说道:“现在开始。”

最好不要跟别人解同一题,于是,轨生朝着没人站的地方走去。

轨生看了看灯谜,与想像中有很大出入,都是些既偏僻又专业的问题。

例如,帝国内有多少种气候,通用的军事要塞如何设置进出口,沙漠莲花出产自帝国哪里。

不少人皱起了眉头,这也难怪,轨生估计只有出题人才会知道答案。

五分钟过去,寒天袖答对灯谜。他比大家大十几二十岁,知道的肯定比较多。大家对此并不意外。

寒天袖没有急着离开,一直在场上观察。目光略过轨生的时候,背脊一股凉意。

轨生快速浏览灯谜,心里已有打算,准备找一些回答数字的题目,这样比较容易蒙中。

时间一点点过去,答中的人不到一成。余墙息和影琉都在此列。

轨生最后锁定一道关于树龄的灯谜,黄果树多少年才会生出果实。

轨生从小在村里长大,对果树有点认识,估算出答案的范围区间。

附近站着不少人,他们犹豫不决,没人轻易作答,毕竟机会只有一次。

这时,一个脸长得很圆的陈姓学生建议道:“不如大家把心中的答案说出来,这样答中的机率会大一些。”

轨生觉得没用,参加的人可以说谎,所以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不过,很多人赞成陈姓学生,他们认为,即便有人说谎,还是有参考价值。

轨生想出一条计策,从怀里拿出一支笔放在手心,说道:“不瞒大家,我能使用测谎的天赋。只要这里有人说谎,我手中的笔就会转起来。”

大家听后议论纷纷,看向轨生的目光有所改变。

轨生假装示范给大家看,说道:“参加缔缘会的人只有一个超过三十岁。”

笔静止不动,代表轨生没有说谎。接着轨生继续说道:“参加缔缘会的人全部超过三十岁。”

话音刚落,轨生马上使用天赋暗示将笔动起来,周围的人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怎么样?可以开始了吧。”轨生说道。

大家陆续说出心中的答案,害怕轨生手中的笔,都没有说谎。

轨生统计了一下结果,其中两人的答案相同。有的答案相差甚大,肯定是错的。

有的人自以为聪明,认为相同的答案就是正解,直接冲到沈泊海那里回答,结果失望地离开大楼。

轨生心中锁定了几个答案,但没有急着作答,一直留意其他人。

有同样想法的人至少两个,他们和轨生都在二十九分钟的时候作答。

运气的天平还是向轨生倾斜,成为最后一个通过第二关卡之人。

轨生数了一下,在场的人不到三十人。沈泊海为了准备第三关卡,让所有人回到一楼等待。

轨生认识的人几乎都通关,只有戽石被刷下来。

朱彤彤是第二个答对之人,她很早就在外面等着,跟寒天袖聊了几句,知道权盾的李大人死了,心里骇然的同时,脑海里浮现一个熟人。

寒天袖邀请朱彤彤找陛下聊天,被她婉拒。朱彤彤找到处理尸体的工作人员询问,得知尸体上留下的记号,更加确定心中的答案。

余墙息是第三个答对的人,出来后看到朱彤彤,先是一愣,接着站在一旁默默不语。

朱彤彤一直留意着余墙息,直到第二关卡结束,他才有所动作。

余墙息偷偷潜入艾特拉德休息的地方。朱彤彤紧跟其后,尽量不被他发现。

寒天袖正与艾特拉德聊天。茶水快要喝光,寒天袖命人过来拿走茶壶。

余墙息在走廊击晕工作人员,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放进茶壶内盖好。

“你在干什么?”朱彤彤突然出现。

余墙息手一抖,差点摔坏茶壶,说道:“没什么。”

“你知道你在玩火吗?”朱彤彤正色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还是,你想揭发我。”余墙息手中暗拿匕首。

“权盾的李大人是你杀的?”朱彤彤猜测道。

“是又怎样?”余墙息脸色一沉。

“你杀不死陛下的。”朱彤彤说道。

“这世上没有人是杀不死的。”余墙息说道。

“至少你毒不死他。”朱彤彤用手指了指茶壶。

“为什么?”余墙息一愣,问道。

“寒天袖有解毒的手段,只要你杀不死他们两人,死的就是你。”朱彤彤解释道。

“为何告诉我?”余墙息不解道。

“只是不想你白白送掉性命而已。”朱彤彤说道。

余墙息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暗杀行动算是失败了,只好将整个茶壶击碎。

“陛下已经知道有人被杀,还不停止缔缘会,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内。”朱彤彤又说道。

听到脚步声,余墙息马上拉着朱彤彤离开。没多久,寒天袖发现倒在地上的工作人员,碎掉的茶壶散发着不易发觉的异味。

第三关卡快要开始,沈泊海将大家带到三楼,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擂台。

工作人员给每个女生分发一条写着她们名字的钥匙。轨生估算了一下男女比例,差不多四比三。

沈泊海站在众人中间,说道:“第三关卡叫做抢钥匙。每个女生可以将钥匙交到心仪的男生手上,当然女生也可以……如果没人抢夺,那么两人配对成功,可以进入缘泉。”

“这有点性别歧视吧,为什么只有男生要抢夺?”藏鳞问道。

“不满意安排的,现在就可以离开。”沈泊海看也不看藏鳞,说道。

“要是收到几条钥匙呢?”轨生问道。

“一个男生最多只能收两条钥匙。也就是说,一个男生可以跟两个女生进入缘泉。”沈泊海回答道。

“男生要如何抢夺钥匙?”沈鲔歆问道。

“被抢之人可以确定比试内容,挑战之人必须服从。比试内容可以使用信源,但不得使用天赋、副技和超过两级的信源技术。”沈泊海回答道。

没有人问问题后,第三关卡正式开始。寒天袖年纪最大,也是最受欢迎,不少女生想将钥匙交到他的手上。

朱彤彤犹豫一会,走到余墙息跟前给他钥匙。

“这又是为什么?”余墙息不解道。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你的身手。”朱彤彤捂住嘴笑道。

“你真是自信,没人来挑战的话,岂不是很尴尬。”余墙息收下钥匙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你也是一个不错的对象。”朱彤彤说话一点也不害羞。

不少男生看上朱彤彤,余墙息马上被数道目光盯住。

十几分钟后,余墙息连续击退数人,其他人只好另找目标。

轨生知道自己不讨喜,但压根不担心没人选,因为影琉也在第三关卡。

影琉将钥匙交到轨生手上的时候,引起不少人的嫉妒。毕竟她是帝国的公主,而且长得非常漂亮。

不到半分钟,十几人来挑战轨生。轨生可以决定比试内容,想到刚做完手术的右臂,通通跟他们掰手腕。

很少人会单独强化右臂,轨生连胜十几回合后,竟然有人提出不公平,马上被沈泊海驳回。

懔冬青看不上场上的男生,将钥匙放进怀里,不打算交给任何人。

沈鲔歆拿着钥匙想了很久,下定决心走到轨生跟前,让轨生和影琉都有点意外。

“给你。”沈鲔歆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

轨生指着自己问道:“给我的?”

“你聋了不成?”沈鲔歆咬了一下下唇说道。

“谢谢,我不要。”轨生立即说道。

沈鲔歆气上心头,连骂了好几分钟。

看着沈鲔歆离开,影琉问道:“你为什么不收下?一个男生可以拿两条钥匙。”

“我应付你的挑战者已经够累,而且我对她又没有意思。”轨生直接说道。

影琉心里一暖,踮起脚,在轨生侧脸吻了一下,让不少人咬牙切齿。

半个小时后,第三关终于结束,不到十个人留下来。

艾特拉德因为有事,在第三关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已经离去。

沈泊海让沈执事带没有通关的人离开大楼,命令剩下的人在一楼舞厅集中。

轨生看向寒天袖身边的女子,她最多只有十五岁,长得虽然没有影琉漂亮,但还是有倾国之色。

余墙息一直在后面,总是心不在焉。朱彤彤怕他又乱来,只好紧紧跟在旁边。

剩下来的一对也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轨生对他们没有一点印象。

准备得差不多,沈泊海走到大门跟前解锁,大家安静地在后面等着。

轨生感到浑身不舒服,额头冒冷汗,双手发抖。

“怎么了?”影琉抓住轨生的手问道。

轨生回过神来,看着熟悉的面孔,平复心情,说道:“没什么。”

沈泊海推开大门,耀眼的光芒射进舞厅。轨生心脏顿时怦怦直跳。

里面如同幻境,地面有一层薄薄的积水,呈透明桃红色,双脚踩进去丝毫没湿。

少量树枝漂浮在水面,不像常物,大小如手臂,通体晶莹剔透,略反蓝光。

两侧各有一面看不到尽头的镜子,轨生走在路上,感觉有数十个自己同行。

水越来越深,已经没过膝盖。轨生感觉不到任何阻力,如履平地。

“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寒天袖旁边的女生指着前方大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