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532字
  • 2022-04-06 17:07:08

浮莲脸色一变,说道:“大家目的一致,我才答应帮你做事。你可不是我的上司。”

“你想退出吗?”齐百腾提高声调问道。

“帝国一日不推翻,我们的利害关系永远不变。不过,你说话客气些,不要让我改变主意。”浮莲说道。

“请问你这些日子干了些什么,一个信众都抓不到。”齐百腾责备道,语气尽量缓和。

浮莲指着旁边一箱祭品说道:“与其冒险抓现成信众,还不如用祭品培养组织人才。”

齐百腾走过去打开箱子一看,顿时明白浮莲的意思,高兴道:“很好,不愧是十二死士之首。”

回去王都的路上,轨生听到许多传闻。鬼降在同一时间内攻陷十多个大城,死伤者无数。王城终于有大动作,组织一支军官和学生的队伍清剿鬼降。

双方大战一场。鬼降撤退,没有多大损伤,军官和学生却死了不少。

为了悼念死者,全国各地的人民不约而同地举行悼念活动。

轨思不明白发生什么事,见热闹便跟着起哄,引起哀悼者的不满。轨生见此马上将她带走。

回到王都,轨生把轨思留在月半轩,跟小惠交待两句,便朝学院走去。

路上有很多示威者,他们不满王城太晚出兵,要求陛下给个说法。

轨生刚进校门,发现学生垂头丧气,受伤严重,情况比传闻还要差。

社团前面新建的公布栏上写满名字,他们都是此次清剿鬼降的学生。

目光落在右下角,轨生一愣,原来戽石也有参加清剿行动。

担心他的安全,轨生没有回金斯猫,转头向浪漫迷狐走去。

戽石正躺在大厅的沙发上,满身是伤。右臂和左腿伤得最重,完全丧失活动的能力,其它地方有不同程度的骨折。

“你没事吧?”轨生坐下来问道。

“你说呢?”戽石苦笑道。

“你没必要加入清剿队伍,而且组织也不建议你那么做。”轨生严肃道。

“有什么办法?银行老是追我还款。这次任务奖励丰厚,受伤了还能得到一笔慰问金。”戽石无奈道。

“债还清了?”轨生问道。

“还了冰山一角。”说话的时候,戽石一脸黯然。

“你这样下去不行,用钱得要节制。”轨生终于忍不住说道。

“你现在说这话已经太迟了。”戽石说道。

“公布栏上也有獠狐和懔冬青的名字,他们没事吧?”轨生问道。

“他们还没回来,我跟他们不同小队。执行任务的学生受伤在所难避,毕竟鬼降都是不要命的怪物。”戽石心有余悸道。

轨生跟戽石又聊了几句,走出浪漫迷狐,这时一只老鼠跳到身上。

轨生摊开右掌,老鼠落在掌心化成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漂亮工整的字,“到城外小亭找我。”

轨生虽然疲累,还是骑马出城一趟。

小亭下,李严谨还是那副样子,比乞丐还不如,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脸上全是污迹。行人都不敢走进小亭内休息。

“坐吧。”李严谨看到轨生后,说道。

“找我有什么事?”轨生坐在对面,问道。

“戽石实在太不像话,花钱跟倒水一样。”李严谨生气道。

“现在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承受能力。”轨生点头道。

“我也帮不了他……”李严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戽石说过,你有钱得很。”轨生顿了一下,说道。

“钱都花在祭品上。”李严谨说道:“戽石的祭品质量高,不是没有理由。”

“你找我所为何事?”轨生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替他还债吧。”李严谨直接说道。

“说实话,普通人根本吃不消戽石的债务。”轨生说道。

“你前段时间捞了不少,王都新城区的月半轩就是你的。”李严谨摆出一副看穿轨生的样子。

轨生犹豫一会,说道:“我可以帮他偿还三成,之前你帮我的人情就算还清了。”

“不行。”李严谨马上说道。

轨生一愣,现在他搞不清谁求谁了,但没有立即出口拒绝。

李严谨见轨生不说话,于是说道:“我不会让你吃亏,事后会给你这个。”

李严谨从肮脏的衣服里拿出一块光滑的卵石,大小跟鸡蛋差不多,质地好像皮肤。

“这是……什么来的?”轨生看了好一会,好奇地问道。

“生命金属乙骨。它能储存人体多余的体力能量,我的身体装了三块。”李严谨介绍道:“别少看它。现在你有钱也买不到,我本来准备留给戽石的。”

“这……是要换掉骨头才能装上吧。”轨生猜道。

“没错,大腿装上这个,你就能长时间使用寸步。如果手臂的话……”还没说完,李严谨走到附近的大石跟前,右手瞬间击出,大石立马一分为二。

即便长时强化双臂的信众也很难做到,轨生多少有点心动。

李严谨收回右手,说道:“乙骨里的能量可以瞬间爆发,坚守系信众也受不了一掌。”

武器的锋利加上乙骨的爆发,伤害一定很可观。轨生于是答应李严谨,找到大彬替戽石还债。

因为现金不足,轨生同意大彬拿月半轩抵押,资产瞬间缩水。

银行向戽石寄来一封信,发现债务已经偿还,高兴之余,好奇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好事。

李严谨不想戽石知道,所以要求轨生闭口不说。只要李严谨遵守承诺,轨生才不管他们。

手臂换装乙骨并不容易,要求受术者身体强壮。所以接下来两个星期,轨生跟着李严谨锻炼,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三餐全是高蛋白的食物。

轨生与李严谨相处得知,组织里还有两人装上乙骨,一个是老大文修,另外一个则是穆槐。

穆槐曾经向李严谨购买乙骨,想要李严谨为诛算装上。李严谨本来可以答应他,可知道戽石跟诛算不和,只好转而向轨生求助。

李严谨说手术会将原本其中一块骨头截断。轨生听后多少感到一丝害怕,想到乙骨的效果,就把一切抛之脑后。

终于两个星期过去,轨生和李严谨在城外偏僻的地方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

李严谨洗了一个小时的澡,穿上干净的衣服,完全换了一个人,散发出异于常人的气质。

轨生躺在一块平滑的大石上,旁边是清澈的小溪。李严谨把一切准备好,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轨生点了点头,吃下麻药,变得昏昏沉沉,但意识还在。

李严谨用绷带将轨生的右臂用力捆住,拿起小刀放在火上消毒,对准轨生的关节位用力砍下。右臂断开一半,鲜血沿着石头流入小溪。

轨生多少能感到疼痛,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流血太多,眼睛有点花,周围一切变得重影。

李严谨手脚十分利落,量好骨头的大小截下一小段,将乙骨换上。乙骨与骨头有天然的吸引力,接触后马上连为一体。

半个小时过去,轨生终于清醒过来,右臂时不时传来刺痛,感觉到无限的力量。

“放心,手术很成功,毕竟你不是第一只白老鼠。”李严谨笑道。

“我的那段骨头呢?”轨生坐起来问道。

“在这里。”说罢,李严谨将血淋淋的骨头交到轨生手上。

轨生用绳子将骨头串起来,小心翼翼地挂在胸口。

“其他人都会害怕,要么将骨头留在我这,要么顺手丢掉。”李严谨好奇道。

“身体是父母给的,这骨头哪能丢掉。”说罢,轨生不禁又想起困在沈家的母亲。

李严谨听后一愣,对轨生的好感又增加三分。

“是时候跟你道别了。”李严谨收起手术器具说道。

“不去看看戽石吗?”轨生问道。

“看了又能怎样……”李严谨无奈道。

“你之后会去哪里?”轨生又问道。

“现在鬼降到处肆虐,我会尽量帮助有需要的人。这样的话,罪孽应该能减轻一点吧。”李严谨抬头看向远方,缓缓说道。

傍晚,社团回来很多人,又高又尖的议论声把轨生吵醒。

原来王都最近会搞一个很大的活动,女生好像打了兴奋剂,激动得不行。

轨生扭头去厨房找剩菜吃。沈鲔歆气喘吁吁地回来,一进门就问道:“轨生回来了没有?”

轨生知道一定没好事,想拿着菜回房间吃,马上被沈鲔歆逮住。“你这两个星期去哪了?”

“我去哪与你何干?”轨生打着哈欠说道。

沈鲔歆红着脸说道:“王城举办活动,你知道吗?”

“好像是这样。”轨生想了想,说道。

“十年一次的缘泉刚好出现在王城,王城破例让所有信众参加缔缘会。”沈鲔歆说道。

“啥是缔缘会?”轨生忽然来了兴趣。

“缔缘会是贵族子弟间的联谊会,平民无法参加。”沈鲔歆介绍道。

轨生不禁想起以前不愉快的回忆,对那个所谓的缔缘会没有一丝兴趣。

“缘泉又是啥?为什么缘泉出现,参加缔缘会的条件会放宽?”轨生不解道。

“说到缘泉,就得了解愿卯。”沈鲔歆说道。

轨生知道愿卯是什么,但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出现。

“缘泉就是愿卯诞生的地方。世间传闻,两个相爱的人来到缘泉,上空会出现魂桥。”沈鲔歆介绍道。

听完后,轨生还是无法心动,正想回去房间,藏鳞从外面回来把报名表塞到轨生手里。

“这是干嘛?”轨生问道。

“沈鲔歆叫我帮你拿的。”藏鳞直接说道,让沈鲔歆的脸变得通红。

“我不要。”轨生把报名表还给藏鳞。

“为什么?”藏鳞讶异道:“这次的缔缘会空前盛大,许多大人物都踊跃参加,陛下和公主还会出席致词。”

轨生还是摇头。藏鳞只好将表格给沈鲔歆。

“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沈鲔歆几下将表格撕碎。

“再怎么说,你父亲主持缔缘会,撕毁表格多少有点不敬吧……”藏鳞尴尬道。

轨生马上用力抓住藏鳞的手臂,问道:“沈家的家主会来?”

“没错。”藏鳞吃惊地看着轨生,点头道。

轨生已经改变主意,他要亲自见一下沈家的家主,问道:“在哪里报名?”

“行政区的办公楼里。”藏鳞说完,轨生马上冲了出去。

结果还是晚了,轨生错过了报名时间,现在王城已经开始统计报名人数。

轨生试着用钱疏通,被导师狠狠臭骂一顿,只好灰溜溜地走回社团。

轨生找到沈鲔歆和藏鳞商量。沈鲔歆也没有办法,他的父亲是主持,不好徇私。藏鳞建议轨生去找獠狐谈谈,大部分报名表还在学院内,由獠狐负责组织运送。

轨生不觉得獠狐会卖他人情,一时无语。藏鳞又说獠狐最近参加任务受伤,身上的毒很难驱除,如果轨生找到高级神圣系信众,也许獠狐会答应帮忙。

最近鬼降肆虐,神圣系信众严重短缺,竟然连獠狐都得不到妥善的治疗。

轨生虽然没有高级神圣系信众朋友,但他刚获得一只能解毒的魂,这或许是个机会。

当天晚上,獠狐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饭桌前坐下,吃了两口懔冬青为他买来的白粥,连咳两下,勺子上全是紫色的血花。

门铃响起,獠狐直接把勺子扔进垃圾桶,过去开门,上下打量陌生男子,问道:“什么事?”

那人从怀里拿出一封信交给獠狐,转头就走。

獠狐打开查看,脸色瞬间沉下来,将信撕毁烧去,策马朝校外驶去。

半个小时不到,獠狐在一家酒家停下,让小二把马栓好,找到角落里的齐百腾。

“有什么事?”獠狐坐下,不耐烦地问道。

“听说你最近加入清剿鬼降的队伍,身子要顾好啊。”齐百腾摆出一副慈祥的样子。

“你不找我,我就健康得很。”獠狐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喝下。

“我认识的人放毒利害,但会解毒的人一个也没有。”齐百腾笑了笑。

“我也不指望你能帮我。”獠狐眼睛一转,问道:“莫非又要我推学生去送死?”

“如果你肯,我当然不会拒绝。”齐百腾笑道。

“上次要不是我醒目,学生会会长早就做不成了。”獠狐瞪了他一眼。

“我这次来主要想提个建议。你虽然是学生会会长,但始终受制于校长。”齐百腾说道:“我希望你能提高学生会的权限,不让校长碰学生事务。”

“谈何容易。校长不管学生会,那要校长干嘛。”獠狐一听,马上觉得没戏。

“校长就应该跟导师一样,专心研究信源技术。”齐百腾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事我得考虑一下。”獠狐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还有,学生会的权限提高,对你百利而无一害。”说罢,齐百腾拿出一张银行卡,上面有六个零。

“给我的?”獠狐不敢置信道。

“这只是一半,事成后,你还可以拿到另外一半。”齐百腾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好!”獠狐也不含糊,直接收下银行卡,说道:“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自从上次任务,良垦一蹶不振,见到獠狐回来,打起精神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有心了。”獠狐说道。

良垦拿出一包药给獠狐,说道:“我走遍整个王都,大夫说这药很灵,你试一试吧。”

獠狐没有接下,说道:“我这毒可不是普通病,只能靠神圣系信众驱除。”

良垦尴尬地把药放到一边,说道:“之前跟我混的学生有几个是神圣系,我去找他们谈谈。”

“你不用操心了。要是普通神圣系信众能解决我的问题,我的伤早就治好了。”獠狐眼睛一眯说道:“你想说什么就明说,不要吞吞吐吐了。”

“咏祈请辞,学委一职现在还是悬空,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良垦恳求道。

“你上次的错误决定,到现在还有人记得。我如果再用你,难免会遭人话柄。”獠狐直言道。

“我可是你的人,只要再成为学委,一定能帮到你。”良垦急道。

獠狐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良垦一愣,说道:“你不信我?”

“除非你对心起誓,不然,我不会再给你机会。”獠狐表情严肃,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良垦略为犹豫,对心起誓不是闹着玩的,要是稍有差错,后果不堪设想。

可良垦实在受不了权力的诱惑,毅然从怀里拿出匕首在左掌划上一刀,鲜血流出的同时握紧拳头,说道:“我良垦对心起誓,将来定必全力辅助獠狐,如有违背,死于非命。”

獠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最好记得今天的话,我有能力捧你上天,也有办法踩你到地底。”

“我又是学委了?”良垦激动地问道。

“明天到行政区办理手续。”獠狐点头道。

夜深,獠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睡意,被身上的毒困扰,烦躁到极致。

轨生突然出现在面前,坐下说道:“你好。”

獠狐瞧了一眼还是紧闭的大门,问道:“找我有事吗?”

“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小忙。”说罢,轨生将填好的报名表递给獠狐。

獠狐没有接下,说道:“帮你不难,但我为什么要帮你?”

“助人为快乐之本?”轨生试着说道。

獠狐哈哈大笑起来,问道:“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轨生早知会这样,于是说道:“我能帮你解毒。”

獠狐一脸鄙视道:“你是诡诈系信众,这毒你解不了。”

“我的朋友就不能是高级神圣系信众?”轨生说道。

獠狐又笑起来,胸口一痛,不禁吐出两口紫色鲜血。

轨生将护膝取下,让冤蛭出来。

獠狐看后一惊,竟然认出魂的来历。“詹园的冤蛭么?”

“怎么样,现在肯帮我了吗?”轨生说道。

獠狐思前想后,最后收下轨生的报名表,不想被毒折磨下去。

轨生把护膝放在獠狐附近,冤蛭附在其身上吸血,短短几分钟,它的身体胀大十几倍,外表的颜色变得更暗。

獠狐失血过多,头昏脑胀,面青唇紫。冤蛭净化毒血后,轨生让它把血吐回去,獠狐的脸色才变好一点。

轨生不断重复刚才的步骤,半个小时后,獠狐身上的毒全部清除。

獠狐虽然还有一点虚弱,但已经不碍事,终于能睡个好觉。

第二天,獠狐很早起来,打算联合全部学委跟校长谈判,搞定齐百腾交待的事。

懔冬青和良垦一定会听他的话。钟澄和戽石都是看风使舵之人。洛平和管继不好说,獠狐心里也没有底,所以决定找他们一趟。

正光火炬离浪漫迷狐很近,獠狐很快找到在里面休息的洛平。

正光火炬的人都很怪,尤其是廖悟恒。獠狐跟他没说上几句话,虽然也想要他做埒垨武器。

洛平冲了一杯红茶给獠狐,问道:“找我有事吗?”

獠狐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想让学生会独立起来,不受校长的限制。”

“权力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你已经是学生会会长,还不满足吗?”洛平说道。

“你没坐到我这个位置,不会明白,学生会所有的重大决策都需要校长批准。”獠狐脸色一变,说道。

“我帮你有什么好处。”洛平平淡问道。

“别忘了是谁让你做学委!”獠狐有点生气道。

“你大可以将我罢黜。当不当学委,我还真不在乎。”洛平翘起腿说道。

“你想要什么?”獠狐眉头一皱,问道。

“独立学生会,我会尽量帮你。事成后,你要第一时间动议学院公开信源技术。”洛平说道。

“这事我可以做,但……结果不好说。”獠狐说道。

“你只要有这心就可以了,到时,大部分人会附议,逼校长同意。”洛平自信道。

“你能做得到?”獠狐怀疑道:“我自问也只能撑控学院三成学生。”

“单凭我一个人当然做不到。”洛平说道。

“你身后到底有谁?”獠狐双眼发出精光,问道。

“这可不能告诉你。”洛平说道:“如果没有其它事,你可以走了。”

离开正光火炬,獠狐朝社团黑金刚走去。管继虽然现在不是团长,但说话还是很有份量。

管继正在书房研究,墙上的黑板写满密密麻麻的字,垃圾桶全是废纸团。

獠狐把目的告诉管继,管继竟然说道:“事成后,我要你提议公开学院的信源技术。”

獠狐已经答应洛平,根本没有必要拒绝,问道:“你为什么要学院公开信源技术?”

“正光火炬有人找我谈过。”管继说道:“信源技术公开,对我们做研究大有好处。”

“廖悟恒吗?”獠狐诧异道。

管继点了点头,说道:“廖悟恒出声,学院一定会有不少人站出来帮忙。”

獠狐现在越来越摸不透正光火炬,但有一点非常确定,那就是千万不要惹他们。

缔缘会的日子终于到了,金斯猫的女生兴奋得很,希望在那里寻觅如意郎君。

沈鲔歆为了打扮漂亮,这段时间不仅专门订制衣服,而且购买大量化妆用品。

藏鳞穿着一整套白色礼服,衣摆处居然有蕾丝,好像结婚时的婚纱。

雷丽丽身上的西装将其缺陷全部遮盖住,整个人显得十分有精神。

轨生虽然换上新的衣服,但头发还是那么乱,有点格格不入。

四个人约好一起去王城,坐上沈鲔歆的马车。

马车是沈家之物,除了华贵外,外表有一朵黑色梅花。

路上,轨生打开车窗往外看,不少人向王城走去,王都看起来十分热闹。

“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沈鲔歆突然向轨生问道。

轨生仔细打量她一遍,说道:“跟平常没有多大区别。”

“哼!瞎子。”沈鲔歆扭过头说道。

雷丽丽捂着嘴笑了笑,说道:“她想得到你的称赞。”

沈鲔歆的脸马上红起来,说道:“你胡说什么?!”

轨生又往窗外看去,显得心事重重。

藏鳞食指搔着脸,尴尬地说道:“沈鲔歆,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沈鲔歆本想对轨生说的话硬硬吞了回去。

马车快到王城,路上变得异常拥挤,十几分钟过去,走了不到五十米。

“为什么会这样?”藏鳞往外看了一眼。

“王城是帝国重地,安检肯定要严格。”沈鲔歆解释道。

到了城门,轨生准备下车,被沈鲔歆拦住,问道:“怎么了?”

“我们待在车里就行。”沈鲔歆得意道。

轨生想了想,便回到座位上。

城门足有几十米高,两边的石柱五个人也环抱不住。马车一律不得进去,被两侧的官兵统统拦下。

轮到轨生他们的时候,官兵放下栏杆堵住路口,大声喝道:“没看到外面的公示吗?还不赶快下车!”

沈鲔歆探出头说道:“我是沈鲔歆,沈家的长女。”

“我管你是谁,想进王城就得下车,别浪费我们的时间!”官兵又喝道。

沈鲔歆本想跟官兵理论,可后面的人纷纷微言,只好尴尬地下来授受安检。

安检的房间有两,男一个,女一个。轨生进去之前,看到官兵将藏鳞送去女的房间,不禁笑了笑。

里面的官兵要求脱光检查。轨生十分配合地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扔给他们。没多久,女生那边的房间传来数道尖叫声。

几分钟后,官兵将衣服还给轨生穿上,说道:“你的耳环和戒指好像不是普通货色。”

“耳环只是普通的耳环,戒指则是一件防具。”轨生演示一遍,终于得到放行,沈鲔歆他们已经在外面等着。

轨生跟在后面,沈鲔歆一边走一边介绍王城的规矩,所有人都心不在焉。

王城实在宏伟漂亮,周边的建筑别树一帜。缘泉在王城的外围,陛下为了缔缘会居然专门建了一幢大楼。轨生想继续深入王城,却被警戒线拦住。

缔缘会还没开始,大楼紧闭着。轨生左右瞧了一眼,看到不少熟人。

懔冬青正跟良垦聊天。戽石就在他们附近,有点猥琐。

轨生走近问道:“你还没放弃吗?”

“懔冬青么?”戽石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

“我一定要把到她。”戽石自信道。

“最近银行没找你麻烦吧?”轨生问道。

“真是奇怪。我问过银行,居然有人帮我还债。”戽石说道。

“你要好好吸取教训,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轨生提醒道。

“我觉得李伯替我还的。”戽石压低声音说道。

“你想知道的话,最好自己去问清楚。”轨生侧过头没看戽石。

“他为什么会知道我欠了一屁股的债呢?”戽石不解道。

轨生怕露出马脚,笑了笑,离开这里,朝靠在墙上的孟冽走去。

孟冽已经完全痊愈,整个人很精神,说道:“没想到你会对这个感兴趣。”

“雷丽丽拉你来的吧?”轨生猜道。

孟冽点了点头,说道:“她想把我介绍给王城的高官。”

“只要雷正浩看你不顺眼,你在雷家就很难混下去。”轨生说道。

“这我也知道,但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孟冽双眼闪过一丝精光。

雷丽丽向这边走来,轨生不想妨碍他们聊天,于是走到一边站着。

不远处的朱彤彤和余墙息交谈甚欢。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轨生心里暗道。

朱彤彤发现轨生看她,走过来问道:“你咋在这?”

“不好意思,我可是满足参加缔缘会的条件。”轨生回答道。

“我指的不是这个。影琉想和你一起参加,可怎么也找不着你。”朱彤彤说道。

“她在哪?”轨生问道。

“你进去后自然会看到她。”朱彤彤大有深意地说道。

半个小时后,大楼的门终于打开,所有人陆续进去。

里面又大又漂亮,地面用名贵的大理石铺设而成,天花都是水晶灯饰,两侧各有一个会变换花样的喷水池。

正面和两侧各有一道门。前面有几排座位。轨生和沈鲔歆坐在一起,藏鳞和雷丽丽就在后面。

在这里除了参加缔缘会的信众外,还有他们的高官父母,基本都是局领导。

“你的父亲来了没?”轨生小声地向沈鲔歆问道。

“你咋那么在意我父亲。”沈鲔歆不解道。

“问问而已。”轨生说道:“到底来了没?”

“应该来了,不过,他现在不在这里。”沈鲔歆说道。

半个小时过去,再没有人进来,工作人员将大门锁上站在两旁。

侧门走出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他理着小平头,两鬓的头发很长,刚好到肩上。眉毛扬起,双眼有神。胡子修整得干净帅气,身上穿着刺有寒梅的晚礼服。

“他就是我的父亲沈泊海。”沈鲔歆靠近轨生小声道。

轨生仔细一看,他长得的确跟母亲有点像。

沈泊海站在台上,说道:“大家好,我是这次缔缘会的主持沈泊海。缘泉就在我身后的大门内,因为有人数限制,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我设置了三道关卡,只有全部通过的人才能目睹缘泉。”

轨生往四周再看一眼,这里很明显不是设置关卡的地方。

“现在我们有请艾特卡迪帝国国王艾特拉德和公主艾特克蕾出来致词,请大家欢迎。”说罢,沈泊海走到一边。

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台,金色卷发中分,戴着一副墨镜。脸形有点方,下巴的胡子精心打理过。轨生一脸愕然,他正是之前在暗香影风待过的黄老爷。

黄老爷旁边的影琉有着完美的五官,白里透红的皮肤,干净利索的头发。淡绿色的丝质礼服,显得她高贵典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