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554字
  • 2022-04-06 16:26:17

“你是谁?”刘以越抬头看去。

女子一身黑衣,脸蒙薄纱,正是断头台十二死士的浮莲。“我是谁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能帮到你。”

“你如果不是金家的人,就快点离开。”刘以越谨慎道。

“你困住的学生不简单,虽然身上的信源不强,但我肯定他很快能逃出你那不入流的困阵。”浮莲伸手指道,仿佛能看穿轨生所在。

轨生心里一懔,试着走到阵法一角,浮莲的目光没有跟着移动,才肯定隐界并没有被她看破。

“即便这样,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忙。”刘以越说道:“我在刘家钻研阵法几十年,迟早能突破詹园。”

“的确是这样,但前提是时间充足。詹园被多重阵法保护,内含变化莫测的幻术,破解阵法时很容易身陷阵中。”浮莲说道。

刘以越心里一紧,他确实发现阵中有阵,而且间杂的幻术极为高深。

“你想要什么?”刘以越小心问道。

“我什么都不要,纯属看金家不过眼。”浮莲说道。

刘以越猜浮莲跟金家有仇,于是说道:“好。”

看着两人离开,轨生取消隐界现身,根据金家巡逻的路线和时间,至少得等一个小时才能看到金家的人。

轨生不想处于被动状态,于是开始着手破解刘以越布下的困阵。

轨生首先以常见的破解手法入手,结果都是失败告终。

接着,轨生强行用蛮力破开,差点受伤,阵法依然完好无缺。

轨生想起之前任务中神秘老人在他胸口留下的鬼行九变,于是试着激活它。

轨生胸口忽明忽暗,没一会就知道阵法的弱点,对神秘老人又多一分敬意。

轨生朝阵法一角猛攻,阵法分崩离析,重获自由。

轨生马上找到金暖,一起来到金八亮的房间。

金八亮听完轨生的话大笑起来,认为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破解詹园的阵法,如果刘以越真有办法,让他进去又何妨。

作为外人的轨生不便多说什么,只好跟着金暖走出房间。

金暖今天刚好有空,索性兑现之前对轨生的承诺。路上,轨生好奇的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

“去找猿离。他对詹园十分熟悉。”金暖说道。

“你不跟我一起进去吗?我可使不出魂。”轨生问道。

“放心,我会去的。我对詹园不熟,之前几次都是跟着猿离一起。”金暖说道。

“大门可不是这个方向。”轨生看了看周围说道。

“落日王国的人带了那么多珍稀野兽,猿离肯定会偷偷溜进金府。”金暖说道。

两人来到院子。刘以越对带来的野兽并不上心,根本没人看管笼子。

“奇怪,人呢。”金暖讶异道。

笼子没有黑布遮住,轨生近距离观察野兽,觉得新奇之余,忽然感觉到微弱的信源波动。

轨生立即朝四周看去,根本没有其他人。

“我们等一会吧,猿离一定会来。”金暖说道。

忽然,轨生暗叫不对,昨晚好像没有猴子啊!

轨生右手一甩,锋刺落在手中,一步步走近关着猴子的铁笼,杀气外露。

猴子竟然冒起冷汗来,举起双手说道:“别啊,自己人!”

看着猴子逐渐恢复人形,金暖吃惊道:“猿离?”

“叫猿离前辈。小丫头没大没小的。”猿离从笼子里走出来说道。

“金家已经赶你出去,你在这里没有一点辈分。”金暖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小伙子不错,能看出我来。”猿离向轨生赞赏道。

“我要詹园的地图情报。”金暖摊开手说道。

“不给!”猿离昂起头说道。

“岂有此理,我今天不教训你,你也不知道我的利害。”金暖卷起衣袖说道。

轨生拉住金暖,他不希望强人所难。

猿离看在眼里,说道:“小伙子不错,我可以给你地图。”

轨生想了想,说道:“我不要地图。”

“那你要什么?”猿离轻咦一声,问道。

“我要你跟我一起进去。”轨生指着猿离回答道。

“有趣,你比我之前见过的小子有意思得多,好!我就跟你走一趟,不过,我可不保证你的安全。”猿离满意道。

之后,轨生跟金暖离开。猿离又变回猴子,试着跟那些动物交流。

金暖介绍木偶最好自己亲手制作,可轨生没那个时间,更没有那份心思。

走出金府,两人来到金家子弟开设的木偶店。店面很大,摆着许多形状各异的木偶。

“木偶与魂的体积最好相差不要太大。”金暖提醒道。

金家子弟认出金暖,连续向轨生推介几款热销木偶,开价比成本还要低三成。

轨生沿着木架走,发现一个足有成年人高的木偶,体形魁梧,双臂藏有锋利镰刀。

木偶忽然动起来,吓了轨生一跳。金家子弟抱歉道:“不好意思,那是我的木偶。”

“木偶中看不中用,里面的魂很差劲。”金暖说道。

“这是你亲手做的?”轨生觉得木偶做工细腻,非常喜欢。

金家子弟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能让我看看你其它作品吗?”轨生请求道。

金家子弟一听,高兴地带着轨生走上二楼。

二楼的木偶比一楼精致得多,轨生这个门外汉也能看出一二。

金暖坐在中央的沙发,喝了一口下人奉上的绿茶。

没多久,金家子弟拿来三个木偶,说道:“这些都是我做的木偶。”

左边是螳螂形状的木偶,足有半个人高,体形略为纤瘦。

中间是一个橄榄球,球的中间有六个孔。金家子弟插入手指,橄榄球变成一面巨大盾牌。

轨生见过类似武器,询问得知,那是按照罗漫出版的教程制作的。

最后的木偶只有拳头大小,外形好像护膝。金家子弟介绍,木偶做成防具,或者饰物,带在身边会方便得多。

轨生的作战方式以偷袭为主,大型木偶反而不便,问了价钱后,直接买下护膝。

金暖认为木偶太小,对魂的局限性很大。但轨生不以为意。

当天晚上,金暖征得父亲金八亮的同意带着轨生和猿离进入詹园。

詹园大部分是森林,轨生进来后倍加警惕。

猿离建议到詹园的东部,那里比较安全,利害的动物也有不少。轨生和金暖都点头同意。

路上,轨生看到不少在空中游离的魂,不禁问道:“那是什么?”

“就是魂。很多人抽出魂后得不到认同,会放任它们不管。”金暖解释道。

天上的星空和周围的魂发出诡异的微光,轨生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轨生每遇到一只叫不出名字的动物,都会问一下金暖,让她十分烦躁。

遇到危险,轨生都没有出手。金暖的实力明显在猿离之上。猿离的战斗方式跟碎骨子很像,仅靠强壮的身体制胜。

离东部不到几百米,猿离突然叫停大家:“附近有古怪,先等着。”

轨生狩猎的经验不少,马上感应到猿离所说的存在,迅速躲到一棵树的后面。

没多久,一只两个人高的蜥蜴沿着树枝跳跃,斑驳的皮肤上有一层薄薄的粘液,开叉的舌头不断吞吐,将途经的生物一一击杀。

金暖忍不住出声道:“滑溜蜥蜴!”

“闭嘴!”猿离眉头一皱。

滑溜蜥蜴已经发现二人的存在,朝他们攻来。

金暖暗叫不好。金八亮再三叮嘱,千万不要跟滑溜蜥蜴干上,只会白费力气。

果然,金暖和猿离的攻击都不奏效,信源消耗很快。

轨生看准机会,手持锋刺的同时,对它施展副技切割,灰色小刀透着令人窒息的寒芒。

锋刺刺中滑溜蜥蜴后偏离方向,轨生整个人沾上它的粘液在地上翻滚几圈。

金暖让木偶蜘蛛攻击,还是无法奈何滑溜蜥蜴。猿离身上全是滑溜溜的液体,连站稳都有问题。

金暖没跑几步就被滑溜蜥蜴追上,背脊的衣服被利爪划破,露出里面的健身内衣。

轨生大脑飞速运转,战胜的机率不到一成,尽管它的攻击威力不强,但大家迟早会被它消耗至死。

轨生有隐界,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于是大喊道:“大家分开逃跑,我吸引它的注意!”

猿离听后马上应允,临走前说道:“放心,你死后我会每年到你坟上上香!”

金暖犹豫一会,对轨生说道:“你不要勉强!”

“我不会死的。”轨生说罢向滑溜蜥蜴射出数道弧形光束,吸引它的注意。

金暖轻咬下唇,离开此地。

周围没有人,轨生马上利用寸步躲开滑溜蜥蜴的攻击,同时激活左手戒指的夜旅衣。

滑溜蜥蜴的速度太快,轨生挨了它几招,好在夜旅衣挡住,不然右臂已经废了。

轨生瞬间跳到树上激活隐界,身体和气息完全隐秘,滑溜蜥蜴顿时失去目标。

半个小时候过去,轨生确定滑溜蜥蜴不在,才敢露出身形。这时,隐界的信源储量已经不多,只能再维持十几分钟。

轨生估计金暖和猿离已经离开詹园,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探索,二是掉头回去。

隐界随时不能使用,轨生实在不敢冒然探索,可又不甘心就此回去。

轨生最后决定在原地休息一晚,为源纸充能,这样就安全得多了。

第二天早上,轨生在树上醒来,附近的陷阱没有触发,估计周围一带的生物都被滑溜蜥蜴杀光。

轨生向东走去,地上的尸体支离破碎,乌鸦叼着腐肉飞走,周围都是烦人的苍蝇。

沿路发现不少利害野兽,但轨生不会抽魂,只能继续前进,寻找无主之魂。

天空忽然下起毛毛细雨,衣服湿后,轨生感到一丝凉意。

远方传来很大的动静,轨生连续施展数个橡皮盾,跳到高空眺望,发现一只体形庞大的水晶甲鱼。

回到地面,轨生迅速朝东跑去,在细雨的掩护下,离开树林。

天空传来一道声音,轨生抬头看去,一只雄鹰俯冲而下。其身上有四只翅膀,头生尖角,双爪利如刀刃。

轨生暗骂一声,射出两道光束,稍微影响它前进方向,再用寸步避开。

雄鹰落在轨生刚才的位置,地面顿时产生一个大坑,碎石泥土四溅。

轨生边跑边回头看,雄鹰已经再次追来。

轨生跑不过它,只好收住脚步转身,预判雄鹰的位置,施展球形界将其翅膀定住。

雄鹰的力度太大,球形界很快崩溃。轨生利用半秒种的空隙,手执锋刺跃起直插雄鹰身体,鲜血四溅。

半个小时过去,轨生来到一个大湖旁边。雨水打在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不远处有一只魂,样子很像竹子。轨生马上认出它来,金爱在擂台使用过。

轨生想将它封入木偶内,一步步靠近。竹子有所警觉,不断远离轨生。

轨生利用寸步来到其跟前,却被它形成的牢笼困住。锋刺破开竹子又会瞬间再生,没完没了。

忽然,牢笼翻滚,将轨生带进湖里。水中,一切都变得格外安静。

下沉时,轨生拼命砍竹子。竹子的生命力实在太过顽强,依然完好如初。

不少肉食性鱼类向这边游来,想吃掉轨生。可牢笼不让它们接近,轨生一时三刻还死不了,十分讽刺。

一团透明生物突然出现,身上散发出强烈电光,将附近的鱼全部电死。

轨生脑海里马上浮现一个名字——麻痹水母,心里暗叫倒霉,两天不到,詹园三大利害角色都碰上了。

竹子也怕麻痹水母,放开轨生拼命回到岸上。

轨生在水中行动不便,对上麻痹水母九死一生,果断朝着一个方向使劲游去。

轨生就像美味的糖果,麻痹水母一直追着他不放。沿路被它电死的生物数之不尽。

轨生估算一下,游上岸根本不可能,现在只能找个地方躲着。

轨生用尽所有力气,游进前方一个小洞,大小刚好,里面的鱼被他挤在墙上。

麻痹水母体形太大,无法穿过外围的珊瑚,瞪着轨生而摸不着他,疯狂找附近的生物发泄,电光把整个湖照亮。

进入水里已经有好几分钟,轨生快要憋不住气,正想使用隐界离开,麻痹水母灰溜溜地游走了。

回到岸上,轨生大口地喘着气,那条天杀的竹子还在湖边。

此时,轨生已经放弃继续探索的想法,詹园实在太过危险。

轨生脱下衣服扭干,发现衣领处藏着一只水蛭。体形短而扁,外表的斑纹很漂亮,如同一条黄色闪电。

水蛭之前附在身上吸了不少血,轨生扔它出去,还是会爬回来。

轨生眉头一皱,向其射出一道光束。水蛭如光点般散开,竟然是无主之魂!

光点逐渐集中恢复成水蛭,迅速窜进轨生的护膝里,再也不出来。

轨生不禁苦笑一下,唯一的木偶被水蛭占据,留在詹园已经毫无意义。

护膝变得更有光泽,外表增加了数条闪电纹路,水蛭显然已认轨生为主。

雨终于停下来,空气变得十分清新,躲起来的小动物纷纷露出头来。

轨生回到之前的树林,看了看手表,不出意外,傍晚前就能离开詹园。

沿路的尸体越来越多,轨生蹲下察看,它们都是死于剑下。

金暖和猿离都不擅长用剑,而尸体又是新造成的,轨生不禁想起刘以越和神秘的黑衣女子。

轨生回去的时候更加小心,不时往周边察看。精灵白亵突然醒过来,变成猫的样子蹲在轨生肩上,说道:“附近有人,而且实力都在你之上。”

轨生不小心踩中陷阱,整个人被绳子吊到空中。

“哈哈,果然有人进来。”树后走出三个人,其中梳着七分头的男生说道。

轨生定睛一看,他们都是刘以越的跟班。詹园是金家的秘密地方,他们绝对不会让活着的人出去泄露秘密。

想到这里,轨生已经决定跟他们拼命,用锋刺迅速割断绳子,翻身落在地上。

“小鬼,对我的爪子附加副技切割!”精灵白亵命令道,几步跳到其中一人脸上,右爪闪过灰色寒光的同时,划伤其脖子。

轨生趁机使用寸步冲过去,锋刺分毫不差插入他的心脏。

另外两人大惊,纷纷招出凶猛的野兽。左边是硬如铁的犀牛,足有好几个人高。右边是一只燕子,尾端有着锋利剪刀。

精灵白亵想重施故伎,可被犀牛撞飞,落在附近的树干上。

轨生随手甩出三道弧形光束扰乱他们,看准机会对燕子施展球形界。燕子顿时失去重心,吊在空中。

轨生用力将锋刺投掷空中,击杀燕子。燕子的主人惊讶地张开大口。

“他没武器,快攻击他!”梳着七分头的男生喊道。

轨生嘴角上扬,从身上拿出埒垨武器绿芒,分毫不差地射中燕子主人的左眼。

犀牛突然撞来,轨生向侧面一滚,捡起锋刺,随即使用寸步跳到不远处的树上。

精灵白亵爬起来绕后,吸引七分头男生的注意。轨生趁此激活隐界,身体消失的同时,所有气息收敛下来。

犀牛又把精灵白亵撞飞,轨生不禁产生一丝心痛。七分头男生抬头看去,只有空空如也的树枝。

轨生出现,右手一挥,划破七分头男生颈部的动脉。

没有主子,犀牛变得茫然起来,往树林某一方向冲去。

轨生双腿一软,无力地坐在地上。精灵白亵跳到肩上变成围巾沉睡,连话都不说。

体力恢复得差不多,轨生马上启程回去,可没走几分钟,后面就有人追来。

轨生用最快的速度逃去,可后面的人不断拉近距离,被追上是迟早之事。

轨生只好躲在树上激活隐界,身体瞬间消失在视野之中。

没多久,一群人来到轨生附近,带头的正是刘以越。

“刘大人,气息到这里就没了,我的猎狗也找不着他。”平头男说道。

“他不可能走远,杀了我们的人,一定得付出代价。”刘以越狠狠道。

“金家很可能发现我们潜入,我们还是尽快抓些野兽回去吧。”平头男建议道。

刘以越使用落日王国独有的探索术,花了半个小时,还是找不到轨生,才萌生退意。

忽然,一个黑衣女子落在树上,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刘以越抬头看去,脸色一松,说道:“多亏你,我们才能破开詹园的阵法进入这里。”

“不用多谢我。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说话的正是断头台十二死士浮莲。

“为何要帮我?”刘以越问道。

“我要你们死。”浮莲冷笑道。

大家一听,纷纷警觉起来,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

刘以越一愣,说道:“就算你本领再高,对上我们还是得吃亏。”

“谁说我只有一个人。”说罢,浮莲从怀里拿出一只笛子吹奏起来。曲子非常紧凑,让听者产生焦虑。

忽然冲来一大群动物,为首的正是詹园有名的水晶甲鱼。

躲在附近的轨生一脸骇然,怕被波及到,纵身一跃,连续跳到几十米远的大树上。

眨眼间,好几个人被活活踩死。刘以越为了对抗水晶甲鱼,根本无暇顾得了手下。

浮莲放下笛子,持剑加入战局,轻松收割人头。

刘以越被水晶甲鱼拍飞,连续撞倒几棵大树才停下,站起来的时候,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水晶甲鱼慢慢恢复理智,带着一群野兽离开。整支队伍不到一分钟被浮莲全部歼灭。

“为什么要杀我们?”刘以越用剑苦苦支撑着身体问道。

“你还没不配知道。”浮莲右手一挥,剑上的血全部甩走。

“我是落日王国刘家的人,杀了我,你会很麻烦。”刘以越说话很没底气。

“放心,你暂时还有用,我不会杀你。”说罢,浮莲走到刘以越跟前,把一颗黑药丸塞进他嘴里。

“这是什么?”刘以越害怕道。

“毒药,难不成是补品么?”浮莲笑道。

刘以越低头看去,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一条条黑纹,心口隐隐作痛。

“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办事,事后我会给你解药。”浮莲又说道。

无奈之下,刘以越只好点头答应。

看着刘以越离开,浮莲没有把剑收回,视线略过轨生所站的地方。“看够了吧?”

轨生一听,心脏怦怦直跳,但还能保持冷静。

浮莲忽然右手一指,一道伶俐的光束飞向轨生附近的大树,一只狸猫掉在地上奄奄一息。

此时,轨生背后全是汗,要是被她发现,必死无疑。

浮莲再次疑惑地看向树上,摇了摇头,收剑离开。

轨生暗松一口气,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确定浮莲不会回来,才将隐界取消,朝詹园出口迅速跑去。

轨生回到金家的时候已经傍晚,马上找到金暖,告诉她詹园里发生的一切。

金暖虽然觉得轨生没有说谎,但始终不相信有人能破开詹园的阵法。猿离当场笑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金府。

两人来到客房,学生在外面打瞌睡。金暖进去一看,果然一个人也没有,才决定禀告金八亮。

金八亮震惊之余赶紧带着二人绕了一圈,发现一个明显的缺口。

“詹园的阵法竟然被破,那人的阵法造诣高得可怕。”金暖惊叹道。

金八亮叫来几个下人,吩咐道:“金家全府戒备,发现可疑人员马上拿下!”

下人走后,轨生上前一步说道:“刘以越只是想要詹园的稀有野兽。而那个神秘女子很明显在利用他,极可能对金家不利。”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轨生人微言轻,金八亮对他的话根本没听进去,衣袖一摆,掉头离去。

金暖感觉不好意思,对轨生说道:“父亲就是这样,你千万不要介意。”

轨生才不会介意,金家要是出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能帮你抓到魂,到外面请你吃大餐作为补偿吧。”金暖又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跟着她走出金府。

二十分钟后,金暖和轨生坐在酒家二楼的包厢内,叫了好几道名菜。

轨生将腿上的护膝拿下,放在金暖面前,问道:“这是什么类型的魂?”

金暖一征,仔细看去,说道:“这是冤蛭,完全没有攻击能力,喜欢吸血和解毒。”

“它能解毒?”轨生兴奋道。

“没错。任何毒都可以解,只是时间的问题。冤蛭也算是詹园有名的物种,因为没有攻击能力,才不受金家重视。”金暖说道:“活冤蛭不多,基本都是无主之魂。”

轨生收回护膝重新戴上,说道:“落日王国的人几乎死绝,我们学生留在这里的作用不大。回去后,我会向导师黄颜赫请假,尽快离开金峦城。”

“还在担心那个神秘女人么?”金暖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她很利害,我不想轨思有危险。”

两天后,刘以越终于露面,身上还有明显伤口。他找到金八亮控诉,落日王国的人全部惨死在金家,要金八亮给个说法。

金八亮根本不想吃这个亏。谈话逐渐变成骂战,两人完全丧失风度。

现在帝国局势不好,鬼降肆虐,群众对王城失去信心,陛下肯定不想跟其它国家闹矛盾,所以导师黄颜赫希望金八亮大事化小。

思前想后,金八亮无奈妥协。刘以越狮子开大口,要五十件诡诈系祭品才肯息事宁人。

金家虽然富有,但短时间内不可能找到如此多祭品。金八亮忍不住又骂起来,谈判再度破裂。

最后,沈鲔歆加入谈判,将沈家摆上台。刘以越只能服软,将祭品数量减至二十五个。

一个星期后,刘以越拿着祭品来到金峦城外一处偏僻之地,说道:“解药拿来。”

浮莲把一个小瓷瓶扔到他手里,说道:“合作愉快。”

“哼!我们和金家都吃大亏,他们要筹钱买祭品,我们则死了一队信众。”刘以越打开瓶盖吃下解药,手臂的异状消失不见。

“你可以走了。”浮莲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那么多祭品?”刘以越离开之前问道。

“你如果知道,我就不能让你安全回去了。”浮莲双眼闪过寒芒。

刘以越知道她不是开玩笑,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三天后,浮莲来到王都,在新城区停下,门外的下人将祭品搬进去。

庭院里坐着一个男人,长发黑中带白,眼角上扬,鼻子高挺,正是断头台的齐百腾。

浮莲坐在对面,问道:“不用替冥日办事吗?”

“现在我们要集中力量破解地图,其它一切都得延后。”齐百腾面无表情地说道。

“组织花了大半年时间破解地图,一点进度也没有,你们是时候放弃吧。”浮莲说道。

“这事不用你担心,只要为我们抓诡诈系信众就好。”齐百腾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