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462字
  • 2022-04-05 15:00:16

金家三姐妹连日赶路,终于回到金峦城。城内焕然一新,满街节日装饰,新建成的擂台让这里更加喜庆。

刚进城,金家三姐妹就听到不少的祝福话,显得习以为常。毕竟金家每年摆擂台,可每年都招不到女婿。

看着车外热情的百姓,金爱托着腮帮说道:“希望今年来几个能打的。”

“再能打也打不过二妹啊。”金恋偷偷笑道。

“你不也是一样。除了学院里的学生,普通信众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金爱苦恼道。

“我们的朋友大部分已经嫁为人妇,连孩子都有好几个。”金恋同意道。

金爱看向金暖,问道:“三妹,咋不说话呢?”

“反正没人上来挑战我。”金暖说话酸酸的。

“那是因为你每次都把对手打残,谁敢招惹你啊。”金恋哈哈大笑起来。

“我要的男人岂可一般,绝不能让侥幸者蒙混过关。”金暖说道。

“三妹说得对,我们的男人必须挑起金家的重担。”金爱点头道。

“可一个人也不来挑战,场面难免寒酸。”金恋提醒道。

“放心,今年不会了。”金暖不禁一笑,说道。

马车快驶入金家范围,速度放慢不少。

“不知道黯湮离开金家没有。”金恋忽然说道。

金爱脸色一变,问道:“你提他干嘛?”

“他是个人才,只可惜是刑的人。”金恋说道。

“金家最好不要跟刑的人走得太近,不然很可能会招致灭门之祸。”金暖正色道。

“我也是说说而已。”金恋短暂地露出失望之色。

金家三姐妹刚回来金家,马上有下人帮忙提行李。金暖和金爱各自回房间休息。金恋到大厅,向父亲请安。

大厅内,黯湮正和金八亮聊天,身上明显有伤。

金八亮看到金恋,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金恋施了一礼,说道:“刚到。”

黯湮站起来,说道:“既然目的已达到,我现在就离开金峦城。”

金八亮没有挽留,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说道:“金恋,你送他出去吧。”

两人走出金家。下人把坐骑领来,黯湮接过缰绳,说道:“有劳金家大小姐了。”

“擂台快要开始,你不多留一会看看吗,到时会很热闹。”金恋说道。

黯湮摇了摇头,“人越多,发现我的机会会越大。金家对我甚好,我可不能连累你们。”

“你身上的伤?”金恋目光落在黯湮肩上的绷带上。

“并无大碍。不愧是闻名天下的詹园,里面的野兽真是利害。”黯湮说道。

“你的实力很强,普通的野兽根本奈何不了你,莫非遇到水晶甲鱼、麻痹水母?”金恋问道。

黯湮点了点头,说道:“差点把小命搭上去。”

两人沿着路走,吸引不少行人注意,黯湮马上从怀里拿出一块黑布遮脸。

“你在詹园有什么收获?”金恋好奇地问道。

黯湮拿出一个小木偶,形状好像虫子,说道:“我抓到一只吸血蚕。”

“吸血蚕?这玩意没啥威力。”金恋不解道。

“它的功能很实用。”黯湮解释道。

“詹园有很多利害的动物,你伤好后,可以再进去里面,肯定会有更好的收获。”金恋忍不住说道。

“擂台在即,访客又快到,我留下来会对你们造成很大的麻烦。普通人还好说,眼尖的人很容易察觉我身上的邪恶气息。”黯湮说道。

金恋一愣,万万没想到一个邪恶系信众会如此贴心。

刚出城门,黯湮翻身上马,说道:“送到这里就行了,你回去吧。”

看着黯湮背后身影,金恋竟然露出不舍之色。

几天后,迎宾团也来到金峦城。导师黄颜赫的面子很大,金家家主金八亮亲自出城迎接。

沈鲔歆不是第一次作客金家,直接去找金家三姐妹。

轨思一到就吵着下马,轨生拿她没有办法,带着她逛一逛金峦城。

其他学生跟着导师黄颜赫前去金家,路上不断有欢迎的群众。

经过一家木偶店,轨思拉着轨生进去。里面玩具居多,也有少量武器。

轨思拿起一个螳螂形状的木偶,不小心打烂旁边的瓶子,水花溅湿金淮的裤脚。

金淮生气地揪起轨思,举起右手,正欲打她一巴掌。

轨生马上使用寸步,抓住金淮的手,说道:“小孩而已,有必要这般计较吗?”

金淮感觉到信源波动,知道轨生是一名信众,气焰马上消去三分。

轨思回到地上,吓得号啕大哭。

金淮小心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轨生说道。

金淮不敢追究下去,要是把关系弄僵,家主说不定会怪罪他。

看着金淮离开的背影,轨生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在金峦城闹事,这样的结果最好不过。

轨思拿着木偶在路上开心地把玩。轨生想不到木偶如此贵,店家居然开价八千铂金币。

店家说木偶的材料特殊,光材料费就要四千铂金币。轨生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说慌,但木偶看起来的确不错。

经过擂台的时候,轨生瞧了一眼,想到之后会被金暖暴打,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听说妇联要在金峦城设立分站,轨生有意走去那里,没准能碰到多年不见的冷嫣。

妇联在金峦城很受欢迎,短短时候筹集到大笔资金。轨生找到工作人员寻问,冷嫣已经离开金峦城,心里有点失望。

轨思一直跟着轨生走,双脚又累又酸,扯着轨生的衣脚,说道:“爸爸抱抱。”

轨生眉头一皱,说道:“自己走。”

“可是脚脚疼。”轨思委屈道。

轨生往下一看,轨思居然穿着几寸高的高跟鞋,不疼才怪。

“谁买你这双鞋的?”轨生问道。

“小惠。”轨思回答道。

“以后不要再穿高跟鞋了。”轨生一手抱起轨思说道。

轨思高兴地搂着轨生,说道:“女人可以不穿鞋子,但穿鞋子一定要穿高跟鞋。”

轨生不禁回想起小时候的汤婉娴,她也很爱穿颜色鲜艳的高跟鞋。

“你从哪里学来的?你现在年纪还小,不应该穿高跟鞋。”轨生掐了一下轨思的鼻子说道。

“这是女人的常识,你们男人不会懂。”轨思仰起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来到金家,轨生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房间。因为金暖特别交待过,所以房间离她很近。

轨思倒在床上马上睡着,轨生看着她的睡颜,疲劳一扫而空。

晚上,金八亮在大厅设宴。他和导师黄颜赫是旧识,总是聊以前的事,轨生一直安静吃东西。

几杯黄汤下肚,许多学生不胜酒意,导师黄颜赫领着大家回去休息。

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轨生有一个习惯,在陌生的环境设置简单的陷阱,不管这里多么安全。

弄好一切后,轨生背靠大门,看着床上熟睡中的轨思,缓缓闭上双眼。

半夜,轨生设置的简单陷阱触发,从睡梦醒来,腰背极为酸痛。

金淮鬼鬼祟祟地经过走廊,准没安好心。轨生走出房间,偷偷跟在后面。

几分钟后,金淮在一间房间外面偷看,神情猥亵。

轨生跃到房间上方,小心拿走瓦片一看,金恋正在沐浴,浴缸里全是玫瑰花瓣。

金恋发现门外有动静,马上问道:“是谁在外面?”

轨生和金淮同一时间离去。金淮没有回房间,朝没有灯笼的地方走去。

好奇之下,轨生还是跟在他的后面。原来这货又去偷窥,这次的对象是金爱。金爱很早就睡着,金淮没看多久就离开。

轨生以为金淮会去金暖那里,没想到他乖乖回去睡觉了,心里不禁暗笑。

两天后,学生在导师黄颜赫的指挥下布置场地,以便迎接落日王国的人。

轨生得到允许不用帮忙,临出门之前做好挨揍的准备。

金峦城非常热闹,擂台之外塞满了人。金家三姐妹就在台上的一边,等待来人挑战。周围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轨生好不容易钻进人群,来到金暖旁边坐下,引来不少目光。

“开始了吗?”轨生朝四周看了一眼,问道。

“现在时候还早,一会就有人上台。”金暖点头道。

“打赢你们就可以娶你们回去吗?”轨生又问道。

“是入赘到金家来。”金暖纠正道:“除了赢我们,挑战者还必须满足我们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轨生好奇道。

“大姐要他的丈夫找来世界罕有的禁果。二姐的丈夫必须会演奏苛耳赞。”金暖得意道。

“苛耳赞?那可是五级信源技术。”轨生讶异道。

“二姐喜欢听曲,她的丈夫就得精通曲艺。”金暖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你呢?又有什么样的要求?”轨生问道。

“我的丈夫必须能飞天遁地。”金暖说道。

“你不想嫁就明说。遁地还好说,拿个铲子就能搞定,可飞天很难,没有外物辅助,信众都无能为力。”轨生笑道。

一个小时过去,终于有挑战者上台。他留着一头长发,皮肤白皙,身材瘦弱。

“他姓李,是一名书生,仰慕大姐已久,每年都会来一趟。”金暖小声介绍道。

李姓书生走到擂台中央,恭敬地向金家三姐妹施礼。

金家的下人问道:“你想挑战谁?”

李姓书生不好意思地说道:“当然是金恋大小姐。”

周围的人马上起哄,金恋显得有点尴尬。

轨生仔细打量一遍李姓书生,眉头一皱,说道:“他应该不是信众……”

“没错。他只是个书呆子,家里有几块良田,吃穿无忧,但远远达不到我们的要求。”金暖点了点头。

金恋站起来,上前几步,说道:“李公子,你是打不过我的,何必浪费时间呢?”

李姓书生没有气馁,昂首挺胸道:“打不过就不来挑战,那我对你的爱也不过如是。”

轨生一愣,那个李姓书生有一身傲骨。

“可以开始了吗?”金恋无奈地问道。

“放马过来。”李姓书生伸出右手说道。

不出所料,李姓书生不到一秒便被金恋打趴在地,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这也太快了吧。”轨生目不忍睹道。

“每年都是这样。”金暖叹了一口气说道。

金恋没有继续下手,虽然不喜欢李姓书生,但心里非常佩服他。

李姓书生艰难地站起来,吐出鲜血染红擂台一角,说道:“多谢金大小姐手下留情,看来今年我们还是无缘。”

金恋本想说些什么,犹豫一会,还是掉头回去坐下。

李姓书生目露不舍之色,在金家下人的带领下,离开擂台。

“这人其实不错。”轨生说道。

“他不是信众,根本不可能赢得了大姐。”金暖说道。

“一两件祭品对金家不算什么吧。”轨生说道。

“父亲说过,普通人想成为信众很难,一旦成功了,他们绝对是个利害角色。金家正是需要这样的人才。”金暖解释道。

“有的富家子弟一出世就有祭品等着他,而且比一般人强,那又怎么说?”轨生问道。

“家族背景也是实力的一种,不是吗?”金暖说道。

接着又有几个人上来挑战金恋和金爱,都被打下擂台。金暖至今无人问津,显得尴尬。

趁中间空档的时候,轨生问道:“现在挑战你么?”

“不用着急,现在才刚开始。”金暖说道。

周围虽然热闹,但上来的人越来越少,他们要么害怕受伤,要么害怕丢脸。

金淮全副武装,缓缓走上擂台,后面的金家子弟为其呐喊助威。

“这崽子真不要脸,整天想把我们弄到手。”金暖小声道。

轨生记得他对金暖没啥兴趣,“我们”一词用得太过勉强。

金淮向金恋恭敬道:“希望大小姐能给我一次机会。”

“当然。”金恋走前几步,摆出战斗架势。

金恋的作战方式和金淮的很像,毕竟同出一家。双方一开始马上祭出木偶。

金恋的木偶是一只鲜艳的蝴蝶,每次扇动翅膀,金淮就得承受如刀割般的烈风。

金淮的木偶是一条泥鳅,见洞就钻,趁机窜进金恋的衣服里,分泌有毒液体。

金恋没有受伤,可衣服穿了几个大洞,露出雪白的肌肤。

金淮此时不攻反退,及时躲过蝴蝶扇出的罡风,但右腿还是受到轻伤。

金恋本想继续攻击,不过金淮已经举起双手投降,只好作罢。

双方实力差距明显,金淮此举实属明智。

金家下人拿来一件外套给金恋披上,金恋的脸色才有一点好转。

金淮没有走下擂台,看向金爱,厚着脸皮说道:“我想挑战二小姐,不知可否?”

看过之前的战斗,金爱根本不想跟他打,但又没有拒绝的理由。

两人对站,作好准备。金淮放出那条令人厌恶的泥鳅,金爱手捧翠绿竹子。

“那是什么?”轨生指着竹子,好奇地问道。

“很有趣是吧。”金暖说道:“那是詹园的特别物种,能瞬间分裂身体,威力强大。”

金淮还没有动手,金爱就使出最强招式。竹子迅速扩散,顿时在擂台上形成一个翠绿牢笼。

泥鳅无论钻到哪里,附近都有竹子将其挡下。

金爱嘴角扬起,右手一指,尖如利刃的竹子刺穿泥鳅头部,木零件散落一地。

金淮见此,心疼得要命,直接举手投降。金爱将竹子收起来,一甩头发,回到自己的座位。

观众以为金淮会向金暖挑战,他却捡起地上的泥鳅部件,垂头丧气地走下擂台。

金暖虽然什么也没说,但轨生看得出她十分生气。

几个小时过去,挑战者没有一个是金家姐妹的对手,观众的热情逐渐减弱。

中午,沈鲔歆把轨思带到这里。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人的关系明显变好。不过轨思对她的称呼依然没变,还是叫她丑女人。

轨思一见到轨生,就高兴地爬到他的身上,婉如一只小猫。

“落日王国的人在傍晚之前很可能会来,你也要准备一二。”沈鲔歆对轨生说道。

下午,轨生见时机差不多,走到金暖跟前挑战她,让周围的观众欢呼起来。

轨思坐在轨生的座位上不知道发生什么,也跟着一起起哄。

金暖坐了一天,终于站起来,摆出一副恐怖的样子。轨生马上激活左手戒指,穿上夜旅衣。

金暖的木偶是一只蜘蛛,身体的骷髅标记非常醒目,每根脚都有一个数字。蜘蛛爬得很慢,轨生能轻易预判其动向。

之前演示会看过的木偶竟然一只不用,轨生暗骂之余加倍提防。

轨思觉得非常有趣,为轨生大喊加油,惹得金恋、金爱大笑。

沈鲔歆知道轨生并没有想象中弱,但还是担心他被金暖所伤,毕竟金家三姐妹的战力在社团能排进前五。

在金暖的指挥下,蜘蛛突然改变轨迹,沿着轨生侧面游走,吐出金网。

轨生及时避开,刚才所站之地被金网切成方块,忍不住骂道:“你想要我的命啊!”

“闭嘴!快接招!”金暖继续向轨生攻来。

轨生意识到金暖在发泄整天的闷气,不受点伤,此事没完没了。

轨思见轨生有危险,立即跳下来,扯住沈鲔歆的衣摆,命令道:“丑女人,快救我的爸爸!”

沈鲔歆根本没听见,目光没有一刻离开擂台,右手紧张地握紧。

半分钟过去,轨生利用双腿的敏捷躲开大部分攻击,整个擂台毁去大半。

“你别走!”金暖喝道。

轨生故意卖出一个破绽,让攻击打在夜旅衣上。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会痛。

金暖想继续攻击。轨生哪容得她胡闹,马上举起双手投降,暗道,这笔生意真不划算。

金暖收回木偶,显得余兴未尽。此时擂台基本报废,观众纷纷散去。

轨生狼狈地站起来,脱下夜旅衣。轨思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问道:“爸爸,没事吧?”

轨生点了点头,让金家的下人带轨思回去,跟着沈鲔歆她们到城外,迎接落日王国的来客。

城外五里的迎客亭下,金八亮和导师黄颜赫坐在里面。学生分站路边两侧。

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远处一队人马缓缓驶来。不仅人多,车后的货更多。这让轨生想起跃马城运货的情形。

整支队伍纪律严明,带头的人手持落日王国的国旗显得炯炯有神。

队伍中央有一辆漂亮的马车,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留着七分头,脸颊上有不少雀斑,下巴很宽。

队伍后面很多装着动物的笼子,外面蒙着黑布,轨生看不清里面什么动物。

金八亮和导师黄颜赫同时站起来,走到学生前面等着。队伍停下来,中年男人从马车上走下来,面无表情。

“欢迎来到金峦城。”金八亮伸出右手道。

中年男人同样伸出右手,说道:“我是落日王国的使者,刘以越。”

“原来是刘大人。”金八亮热情道:“你们应该也累了,随我到府上稍作休息吧。”

刘以越点了点头,朝城内走去。轨生向沈鲔歆问道:“那个刘以越来自落日王国有名的刘家吗?”

“应该是。想不到你也知道刘家。”沈鲔歆有点诧异道。

轨生暗叫不好,耳朵上能变成飞蛾的耳环出自刘家,要是被刘以越认出来,恐怕会有大麻烦。

想了想,轨生让精灵白亵变成一副半边面具,遮挡脖子上的纹身。

路上,轨生看着金八亮、刘以越和导师黄颜赫聊得兴起。

金暖走到轨生旁边,说道:“他们此行必定另有目的。”

轨生不禁扫了一遍他们队伍,八成是信众。

“别胡说。要是有所误会,很可能酿成国家问题。”沈鲔歆靠过来提醒道。

回到金家,金八亮安排来客住在最好的客房,打算晚上设宴款待他们。

在导师黄颜赫的要求下,所有学生守在客房前,尽量满足落日王国来客。

晚上,刘以越带人来到大厅,酒菜已经就绪。金八亮坐在主席,导师黄颜赫坐在左边首座。

刘以越跟着下人来到右边首座坐下,其他人依次往后而坐。

沈鲔歆化了淡妆,穿着非常漂亮的晚礼服,跟平常很不一样。

刘以越的目光不禁落在沈鲔歆身上,问道:“这位姑娘是?”

沈鲔歆主动自我介绍道:“我是沈泊海之女,沈鲔歆。”

几乎所有学生当起侍应,少数守门口。轨生就站在沈鲔歆旁边,穿着金家提供的礼服。

“记得上次交流是三十年前,当时我还是个小孩。”金八亮喝了一口淡酒说道。

“金家的野兽闻名于帝国,而我们国家擅长驱兽,如果能够合作,对大家都有益处。”刘以越说道。

“金家的野兽一直不外传,恐怕刘兄此行的目的要落空了。”导师黄颜赫哈哈一笑道。

“现在说这话还早。”刘以越充满自信道。

沈鲔歆见气氛有点僵,开口说道:“现在落日王国跟帝国摩擦减少,近几年商务合作不断增多,这可是很好的趋势。”

“这全是你父亲的功劳。”刘以越点了点头,说道:“王国与帝国之间多项互利政策都是沈泊海促成的,别人都说这一代的家主比不上上一代,但我认为恰恰相反。”

沈鲔歆一听,心里不禁高兴起来,父亲沈泊海就是她的英雄。

喝饱吃足后,众人放松不少。下人把剩菜拿走,轨生直流口水,肚子饿得打鼓,期间被沈鲔歆瞪了好几次。

刘以越用手帕擦拭嘴角,说道:“素闻金家三姐妹全是巾帼英雄,在城中摆下擂台好几年,都没能觅得如意郎君。”

“让刘兄见笑了。”金八亮不好意思道。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尝试一下。”刘以越突然说道,让在场的人不禁一愣。

“刘兄你是认真的吗?”金八亮眉头一皱,问道。

“实不相瞒,我至今三十有七,还是独身一人。家母想让我早点成家,奈何姻缘未到。”刘以越如实说道。

“这……”金八亮显然不想答应,但又想不出合适的理由。

金暖忽然站出来,对金八亮说道:“父亲,让我会一会他吧。”

金八亮知道金暖的实力,但对方可是刘家之人,胜负还是两说。如果刘以越胜了,很可能借此打入金家内部。

“怎么样,难不成怕了。”刘以越挑衅道。

“谁怕谁了。”说罢,金暖拔出长剑。

“暖儿,别胡闹!”金八亮喝道。

沈鲔歆也劝说道:“此事没有你想象中简单。”

可金暖已经朝刘以越攻来。刘以越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起,桌子翻滚的同时砸向金暖。

金暖一剑将其劈开,碎片散向四周。旁人怕被殃及,纷纷退后三四步。

没多久,金暖的得意木偶蜘蛛终于出现,逼得刘以越十分狼狈。

刘以越终于忍不住,使出真正实力。一只白鸽从袖口飞出,在信源的作用下,身体变大数倍。

白鸽与蜘蛛对战,之间互有攻防。可蜘蛛明显后劲不行,金暖越战越吃力,胜利的天平逐渐向刘以越倾斜。

金八亮生怕金暖败下阵来,毅然出手干扰战局。

刘以越被蛇形木偶缠住身体,生气地看向金八亮,冷冷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女顽劣,还望刘兄不要见怪。”说罢,金八亮收回蛇形木偶。

金暖被金八亮狠狠瞪了一眼,知道父亲真的生气了,于是头也不回地往房间走去。

“金家的魂果然利害。”刘以越一改脸色说道。

金八亮让下人抬出一整箱铂金币,说道:“这是赔礼,希望刘兄能笑纳。”

轨生正以为宴会结束,刘以越让下人从外面搬来十多个笼子,笼子里都有一只野兽。

“今天,我带来了落日王国不少稀有物种,想跟金家交换一二。”刘以越说道。

金八亮感觉对方不安好心,说道:“时间不早,我们还是休息一晚再说吧。”

刘以越仿佛听不见金八亮,亲自走到一个笼子前面,迅速揭开上面的黑布。里面是一只头生三角,体形像牛的野兽。

金八亮认出其来历,吃了一惊。野兽叫角牛,肉食性,皮肤硬如钢铁,头部的撞击力足有千斤。

“怎么样,现在有兴趣了吧?”刘以越问道。

“角牛做成魂的话,木偶一定具有强大的威力。”金八亮不可否认道。

刘以越又揭开另外一个笼子上的黑布,露出一只长有翅膀的老虎。老虎的牙齿正在燃烧,双翅闪烁着电光。

金八亮看到后又是一惊,那是火牙电翼虎,在落日王国很有名。因为生育困难,数量非常稀少。

“金家主,喜欢吗?”刘以越问道。

“这……当然喜欢。”金八亮双目已经呆滞。

“喜欢的话,送你如何?”刘以越装作大方道。

“要什么条件?”金八亮可不是个笨蛋,他不相信世上有这般好事。

“我想进去詹园一趟。”刘以越终于说出此行目的。

“不行。詹园是金家重地,里面任何动物都不能提供别国,这是王城多年前所定下的规矩。”金八亮用一种不可质疑的语气说道。

刘以越并没有马上放弃,将所有笼子的黑布拿走。金八亮毕竟阅历非浅,几乎认出所有野兽,心里再一次震惊。

“如果你答应,这里的动物就是你的。”刘以越走前一步说道。

金八亮能感觉到刘以越的诚意,如果刘以越不是落日王国的人,让他进去詹园几天又何妨。

“不行。”金八亮最后还是说道:“不过,我可以拿几只稀有动物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

刘以越脸色难看,来此之前,他已经答应国王取得詹园几只指定动物,要是没法复命,丢脸事小,说不定还有惩罚。

见刘以越不说话,金八亮命人拿动物出来。此时,大厅充斥着浓浓的动物骚味。

刘以越还没有放弃,一直劝说金八亮,但始终毫无进展。

宴会终于结束,所有人都回房休息。导师黄颜赫命令学生彻夜守在客房前,一是为了落日王国来客的安全,二是不让他们出来搞事。

轨生看着刘以越的房间,不觉得他会安分守己,所以在附近设置了简单陷阱。

果然,刘以越在半夜偷偷溜出房间。轨生假装睡着,然后紧跟其背后。

快到天亮,刘以越已经十分了解金家的地形环境,并确定詹园的所在,正准备潜入的时候,轨生只好走出来说道:“不经过家主同意,到处在府内溜达,不太好吧。”

刘以越眉头一皱,右手偷偷打开袖口。

“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你冒然进去,事件很可能升级为国家问题。”轨生提醒道。

刘以越起了杀心,瞬间从袖里甩出数只白鸽攻击轨生。

轨生深知实力远不如对方,转身就跑,躲在不远处的墙壁后面施展隐界。

刘以越追上来的时候看不着轨生的身影,知道他没有走远,在附近设置阵法。

轨生认出那是一个困阵,破解它至少需要大半天时间。

好了后,刘以越暗笑一声,居然就在附近强行突破詹园的重重阵法。

幸好隐界所需的能量还有不少,轨生相信一定能等到金家的人。

詹园的阵法实在利害,刘以越花了一个小时的成果转眼被毁,缺口恢复如初。

此时,刘以越的脸色难看之极,心中盘算,只少得研究好几个月才能进入詹园。

忽然,墙上传来一道女声:“我可以让你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