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7890字
  • 2022-04-04 15:11:11

黯湮跟着金八亮来到金府后院,路口立着禁止进入的牌子。两个重装守卫站在一旁,向金八亮施礼。

显眼处有座很大的假山,附近的水井已经干枯。金八亮找到石柱上隐藏的环形机关扭动,假山缓缓挪开,出现一米多宽的石洞。

“跟我来吧。”说罢,金八亮点着放在洞口边的火把,带头进去。

两人沿着黝黑的小路走,空气有点闷热。地面滑滑的,长了不少青苔。

“詹园很久没人进去,今年你是第一个来这。”金八亮边走边说道。

“我看金家子弟都很不错,为什么你不让他们进去?他们拥有强大的动物魂,可以大大增加金家的实力。”黯湮随口问道。

“人死了,还谈什么实力。詹园危险重重,没有十足把握,我不会让门人进去冒险。”金八亮解释道:“还有,金家有可能潜伏着心怀不轨之徒,选人就得更加小心。”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终于走出洞口,来到一个峡谷底。黯湮抬头看去,光线不足,看不见外面的天空。

谷底长着很特别的植物,覆盖住大部分岩壁,会感应生人的气息爬动。黯湮连退两步躲开植物,眼神警惕。

金八亮笑了笑,说道:“不用怕,它不会伤人。”

“詹园究竟在哪里?”黯湮朝四周看了一眼,问道。

金八亮从怀里拿出一块血红色石头,周围的植物害怕地缩起来,地面抖动,岩壁逐渐消失,面前出现一道暗红色的光门。

“这……”黯湮惊讶地张开口。

“詹园由多个阵法组成,其中最利害是鬼盐所下的幻阵,没有我手中的石头,一般人不可能破开幻阵。”金八亮自豪道。

“鬼盐……是那个帝国已故最强幻术师么?”黯湮说道。

“没错,就是他。”金八亮说道:“除了幻阵,詹园还有数个威力十足的攻击阵法。高手冒然进去,也会死得很惨。”

“任何阵法都有破解之处,进去只是时间问题。”黯湮想了想说道。

“的确没有错。不过,帝国还有这样的人才么?”金八亮笑道。

天空飞来一只乌鸦,冲进阵里,被蓝火活活烧死。

“为了维持阵法,金家每个月都要数百个信众为其打入信源。”金八亮又说道。

“可金家根本没有那么多信众。”黯湮说道。

“所以只能到外面请人来,金家每个月都得花上数十万铂金币。”金八亮介绍道。

“这里地处偏僻,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阵法。你大可以省一笔费用,只开一两个小型阵法。”黯湮建议道。

金八亮摇了摇头,说道:“金家不是为了防止小偷才设置如此多阵法。詹园其实是猛兽的牢笼,没有强大的阵法困住它们,逃出来会四处伤人性命。”

金八亮将光门打开,让黯湮进去,提醒他只能待在里面一个星期。

黯湮回头看着身后的光门逐渐消去,金八亮已经把阵法再次合上。

詹园就像一个热带森林,四处都是高耸的树木。黯湮时不时会听到鸟虫野兽的声音。

黯湮之前已经做好功课,在地图上标记要找的动物,只要跟着方向走,不到一个星期就能有所收获。

一群头生三角的河马经过,纷纷侧头看向黯湮,露出滑稽的表情。

河马在詹园属于普通品种,但到外面,能卖到高价。其肉质鲜美,很多高级酒楼都有它们的菜式。

黯湮沿着小径走,路上有不少骸骨。他们穿着统一的服饰,应该都是金家子弟。

发现有人闯入,一群秃鹫不断盘旋在空中,试图找到突袭黯湮的机会。

黯湮身上的邪恶气息泄露。秃鹫瞬间失控,俯身攻击附近动物。

黯湮迅速逃出秃鹫地盘,十五分钟后,一座大山挡住去路。

大山插满黑色水晶,缓缓动起来。一个巨大头颅钻出,仰天长啸。

面前巨物正是詹园著名的水晶甲鱼。根据资料记载,它的身驱还可以更大。黯湮毫不犹豫地绕路跑去。

水晶甲鱼十分敏感,瞬间锁定黯湮,朝他爬来。黯湮暗骂一声,加快脚步。

水晶甲鱼见追不上黯湮,马上将身体缩小,速度提升百倍。

黯湮回头看去,心里大惊。水晶甲鱼已经来到身后,跳起来的同时身体变大,想将黯湮活活压死。

黯湮知道躲不开它,只好让黑色能量环绕四周。轰隆一声,水晶甲鱼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印。

水晶甲鱼挪开身体,下面的黑色光球纹丝不动,肚子有一个圆形坑洞。

黯湮让黑色能量回到身上,朝另一方向跑去。水晶甲鱼生气地继续尾随黯湮。

就这样,一人一兽在詹园不断追逐。直到天黑,水晶甲鱼才不甘心地回去自己的地盘。这时,黯湮已经筋疲力尽,身上的信源所剩无几。

怕引来其他动物,黯湮没有生火,小心地躲在树上吃干粮。天黑不适合行动,黯湮决定休息一晚再上路。

到了早上,黯湮天没光就起来,发现附近地上残留着女人的脚印。

黯湮沿着脚印走,十几分钟后,连续听到巨响,随即跳到树上眺望。水晶甲鱼正疯狂攻击,四周的大树都被它碾成平地。

耀眼的光束打在水晶甲鱼身上不痛不痒,一道黑影在其附近不断闪烁。

黯湮小心靠近战场,感觉到强烈的信源波动。

那人身材凹凸有致,尽管脸上蒙着黑布,但一定是个女的。

其攻击手段自成一格,与魂一点也不沾边,肯定不是金家子弟。

黯湮在金家生活了一段日子,从没听说过有人拜访,她很显然是不速之客。

詹园都是强力的阵法,她是怎么进来的?黯湮心里十分疑惑。

与水晶甲鱼周旋,她显得游刃有余。使用的信源技术由低级到高级,层出不穷。

水晶甲鱼以高防御著称,不怕任何高强度攻击,身上只掉下几条水晶,没有大碍。

信众身上的信源有限,那女的迟早会吃不消。半个小时过去,她萌生退意,边战边拉开距离,与黯湮越来越近。

黯湮暗道不好,要是跟她交手,连一成胜算也没有,拔腿就跑。

直到后面没有传来任何声响,黯湮才停在大树上喘气休息。

忽然,两道光束从后面袭来,黯湮侧身翻滚躲开一道,拔剑挡下另一道,马上大声说道:“无意打扰阁下,还请手下留情!”

“不能让金家知道我在詹园出现,所以,死吧!”黑衣女突然出现,从上到下劈向黯湮。

黯湮挡下攻击,急道:“我跟金家没有半点关系。”

“这世上,我只相信死人不会泄露秘密。”黑衣女哈哈一笑,信源暴涨,劈断黯湮长剑,左手施展指刃刺中他的右肩。

黯湮及时释放出黑色能量接住指刃,才不至于伤口入骨。不过鲜血还是渗湿衣服。

感觉到黯湮身上的邪恶气息,黑衣女一征,收剑问道:“你是刑的人?偻阑派你来的?”

黯湮右肩完全麻痹,手臂使不上劲,断剑掉落到地上,说道:“我是刑的一员没错,来这里完全是个人意愿。”

“既然这样,我就放你一马吧,不过,你要管好你的嘴。”黑衣女命令道。

黯湮点了点头,问道:“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说罢,黑衣女瞬间消失在眼前。

十几秒后,黯湮神色一缓,正想离开此地,发现地上有一把小匕首,捡起来一看,上面刻着浮莲二字。

记忆马上在脑海中涌出来,黯湮在组织里听说过,断头台有十二死士,为首之人就叫做浮莲。

刑最近跟断头台交好,之前多少会有摩擦。当时岔翼蝠再三叮嘱过,不要跟断头台的十二死士起冲突,见到他们最好拔腿就跑。

黯湮非常肯定黑衣女就是浮莲,怕她改变主意,随手将匕首丢到地上,朝另一个方向迅速离去,路上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

在预备军官学院里,经过昨晚疯狂的派对,社团金斯猫现在乱糟糟的,浓浓的酒味从酒瓶中传出。

轨生刚睡醒,床边留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几行字。沈鲔歆要他搞卫生,必须在天黑之前将社团恢复原状。

轨生将字条揉成一团,顺手扔进墙边的垃圾桶里,丝毫没有搞卫生的打算。

藏鳞床上也有字条,为了躲避沈鲔歆,今天多半不会回来。

走出房间,轨生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哪是女生住的地方,垃圾一地都是,墙角还有恶心的呕吐物。

轨生当作没有看见,直接走进厨房看看有啥吃的。饭桌上还有点吃剩的油条白粥,轨生坐下后拿起选课表。

选课表是雷丽丽的,专业课一栏还是空的,技术课早已填满。三门技术课,其中有两门是剑技,剩下一门是增强攻击手段的信源技术。轨生记得雷丽丽是坚守系信众,根本不适合这些信源技术。

“原来在这里。”雷丽丽从外面走进来说道。

轨生有点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我看了你的选课表。”

“没什么。”雷丽丽大方道。

轨生把选课表交还给雷丽丽,问道:“你这是为了孟冽选课啊?”

雷丽丽接过后,低头害羞道:“孟冽在雷家很少有机会学到信源技术。”

“他身体完全恢复了吗?”轨生又问道。

“几个星期前已经回到岗位。”雷丽丽回答道:“可是……父亲不再重用他。”

轨生回想起雷正浩对孟冽的态度,孟冽恐怕很难在雷家混下去。

雷丽丽环视一眼屋内,说道:“昨天发生什么,这也太乱了吧?”

“选课在即,沈鲔歆为了跟学委搞好关系,硬着头皮办了一场大型派对。”轨生说道。

“原来如此……”雷丽丽说道。

“不过,昨晚一个学委也没到,选课一事还是有点悬。”轨生说道。

雷丽丽跟轨生又聊了两句,拿着选课表走出社团,也不想收拾沈鲔歆留下的烂摊子。

轨生看了一眼课程表,今天的课是标准帝国语和现代数理,跟信源技术没有一点搭边,压根不想去。

刚准备出门,轨生被沈鲔歆拦住。她看到屋里还是乱得一塌糊涂,板着脸说道:“你咋还没收拾好。”

“自己拉稀,没理由让人擦屁股吧。”轨生说道。

“你……这人真脏!”沈鲔歆脸一红,说道。

“你搞清楚,把社团弄成这样的可不是我。”轨生理直气壮道。

“我也是为了选课……”沈鲔歆越说越小声。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祝你好运。”

看着轨生的背影,沈鲔歆有点生气地说道:“你不想了解一下信源技术吗?这对选课很有帮助。”

轨生停下脚步,回头问道:“你指的是今天在练习场举行的演示会吗?”

沈鲔歆点了点头,说道:“没有关系根本进不去,如果你帮我收拾社团,我就带你去见识。”

轨生犹豫一会,还是答应沈鲔歆的要求,尽管他对信源技术需求不大,但知道多一些不会有坏处。

路上,沈鲔歆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一年,新的学委一共有四个,他们都是新生,可说话一点都不干脆。”

“你求人家办事,身段要放低一点。”轨生瞧她一眼,笑道。

“选个课而已,又不是天大的事。”沈鲔歆摆出一副臭脸,说道。

“獠狐好歹也是学生会会长,你跟他关系不好全校皆知,学委很难帮你吧。”轨生解释道。

“那个戽石好像是你朋友,你能拜托他一下吗?”沈鲔歆眼睛一转,问道。

“当然可以,但我为什么要帮你。”轨生说道。

“哼,不肯就算,谁稀罕!”沈鲔歆一跺脚,向前快走几步。

两人来到学院公共区的练习场,四周围着红布,根本看到里面,耀眼的光芒频频闪出。

入口处有学生把守。进去的时候,沈鲔歆拿出请柬给他们检查。轨生发现外面站着不少新生。

跟着沈鲔歆入内,轨生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金家三姐妹在一角展现金家出名的信源技术魂,稀奇古怪的木偶很受欢迎。

左侧一大片区域都是剑技的演示台,那里聚集的人最多。一个师兄连贯使出指刃、裂火刺、地裂斩,效果十分震感。

轨生对剑技不感兴趣,还是被剑技的花招所吸引。沈鲔歆使用的是鞭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轨生快速浏览一遍附近的剑技演示流程,师兄接下来要演示三级信源技术酒剑。

在一片欢呼声中,师兄选了一把外形酷炫的长剑,从怀里拿出钢制酒壶,打开盖子含住一口,对准剑身用力喷出,酒雾在信源作用下使长剑焕发出奇异光泽。

师兄用力刺向面前的假人,长剑没到,假人已毁去一半,虚无的剑尖乍现,空间仿如裂开。

轨生隔着老远也能闻到浓浓的酒味,不禁又想起社团的狼藉。

“这招的确利害,度数越高的酒效果越好,敌人意志不坚的话,没受伤之前就会醉倒。”沈鲔歆介绍道。

度数太高,口腔一定受不了,真是伤敌一百,自损八十,轨生心里暗道。

沈鲔歆把轨生拉到摆满乐器的角落,那里基本都是女生。乐器隐含信源,全部由心武所化,虽然伤害不高,但有奇效。

她们演示的信源技术曲,地下道的游乐子非常擅长。轨生跟他学过一曲,在试炼中发挥着巨大作用。

演示的女生长得都很可以,不少男同学流着口水观看,十分丢人。

这时,沈鲔歆忽然说道:“我也会一两首曲目。”

“你想证明什么?”轨生一愣,问道。

“跟你说话真没意思。”沈鲔歆扭过头说道。

演示需要一个学生帮手,轨生成为她们的白老鼠,让沈鲔歆捂着嘴笑了很久。

开始之前,轨生担心道:“这……有什么危害吗?”

“放心,不会断手断脚的。”女学生将轨生绑住说道。

“为什么要绑着我呢?”轨生往身子一看,心寒地问道。

“曲子容易让人混乱,我们可不想观众受伤。”女学生吐着舌头说道,但轨生觉得一点都不可爱。

乐队各就各位,左边弹古弹,中间敲架子鼓,右边勾琵琶,后面吹笛子。

轨生听到曲子后有点恍惚,感觉似曾相识,脑海中浮现出朱彤彤的样子。

曲子已经演奏一半,轨生还是依旧,没有一点变化。后来,女学生更加卖力表演,直到古琴断弦后才不甘停止。

轨生得到松绑。不少学生都不看好曲,连老色胚都纷纷四散。

沈鲔歆带轨生去看别的地方,边走边问道:“你是如何抵抗曲子的影响?”

“经常被骂,人就会麻木。”轨生嘲讽道。

场地中央忽然聚满了人,沈鲔歆原本想骂轨生两句,可他早就溜进人群之中。

原来导师江引掣在演示化火技术。只是普通的火球就比一般人大数倍,可见其信源强度之高。

学生搬来一堆木柴,导师江引掣帅气地右手一挥,火柱冲天而起,半径足有一米半,热气腾腾。

接下来演示四级信源技术焱爆,导师江引掣利用一大罐煤油做引子,瞬间将信源之力引爆,震而欲聋的声音响彻整个场地,红得发白的火光让人不能直视。

最后,导师江引掣演示五级信源技术核引,为了不让观众受伤,命人在四处施展盾。用来演示的生物是串在一起的青蛙。

导师江引掣身上的信源波动剧烈,衣服无风自起,一喝之下,冲到青蛙跟前按下右手,再急退数步。

青蛙起初没什么反应,身体忽然凹凸不平,接着像传染一样爆开来,顿时血肉横飞。

这画面让轨生想起村子烧鞭炮的情形。虽然核引看起来没有焱爆华丽,但轨生觉得核引的伤害比焱爆大十几倍。

导师江引掣表演完毕,人群散了不少。沈鲔歆终于挤了进来,说道:“不愧是导师,施展核引得心应手。”

“导师怎么会参加这种场合?”轨生不解道。

“演示会就是他举办的,展示技术的同时,希望寻找有潜力的学生。在场许多师兄师姐都是他的徒弟。”沈鲔歆解释道。

这里,轨生对自创信源技术很感兴趣,演示的学生几乎来自社团黑金刚,有几张还是熟面孔。他们很快就要毕业,那些自创的信源技术就是他们的课题。

轨生跟着沈鲔歆到金家三姐妹那里打声招呼。围着她们的人不少,毕竟技术魂很实用,高级的魂相当于一个强力的帮手。

金家三姐妹都是导师江引掣的徒弟,在他的指导下,她们已经各自开发出新的信源技术,尽管还有所欠缺。

轨生觉得魂很有趣,竟然能让死物活过来。金暖捧起一只木偶猫,轨生伸手摸了一下,手感还是木头,但身体会动。

“魂可是很利害的招数,你会选这门课吗?”金暖问道。

轨生的确有点心动,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掌握,所以没有马上回复。

金暖将木偶揉成一团,说道:“它还能这样。”

轨生看得一脸茫然,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无用的猫他已经有一只了,想到这里,下意识看向脖子上的围巾。

导师江引掣从一旁走过来,拿起金暖其中一个木偶,说道:“魂的确很利害,但前提是有强大的野兽。”

“魂易学易精,而且在许多领域广泛应用。”金暖争辩道。

“过去几十年,魂的技术一直停滞不前,使用的人也越来越少,现在恐怕只有金家还在这方面钻研。”导师江引掣直言道。

“只要我的研究成功,到时魂的技术会发生巨大的变化。”金暖说道。

“这也是我收你们为徒的原因。”导师江引掣点头道。

轨生见搭不上话,便悄悄离开,钻进另一个人群。那里立着多道题目的牌子,出自导师江引掣之手。

轨生仔细阅读一遍,全都是还没解决的课题。其中剑技的范围扩大最吸引人,不少学生跃跃欲试。

成功者不仅可以获得高额学点,而且还能成为导师江引掣的徒弟,进而习得利害的副技。

因为导师江引掣专攻的方向是化,所以化的题目占了四成。

化之中,火的研究内容最受欢迎,毕竟伤害摆在那里。

轨生的确能使用化火,但无法用于实战,将来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上面。

沈鲔歆跟了过来,看向牌子上的化电题目,想了好几分钟,到导师江引掣那里求证,结果失望而回。

轨生在牌子上找不到化水的题目,心里暗暗觉得奇怪。

半个小时过去,终于有人破解出一道难题。他是社团黑金钢的新生,跟着师兄研究已有一段时间。

题目是化土的土质硬化。导师江引掣听后觉得可行,直接将那位新生纳为弟子。

见导师江引掣闲着,轨生上前问道:“为什么没有化水的题目。”

导师江引掣认出轨生,介绍道:“一是使用的人少,二是伤害不高,三是修习困难,往往高等级的化水才具有实战能力。四是使用苛刻,附近水源充足,技术才会发挥最高威力。”

“岂不是没什么人研究化水?”轨生又问道。

“没错。”导师江引掣点头道。

演示会还没结束,轨生就走了出来,他已经大概了解信源技术的系统,再待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沈鲔歆对牌子上的课题还不死心,留在那里思考解决办法,连轨生走了也不知道。

轨生在路上拿出选课表,没想多久,填满上面的技术课。一是化水,这是他确定能修习的技术。二是形的高阶应用,学会它,就能加强心武锋刺的威力。三是扩展技的开发和实战详解,弥补信源稳定性的不足。

转眼间,轨生来到社团浪漫迷狐,还没进去,就看到獠狐走出来。他的身后一如既往跟了很多人,那副面具依旧让人讨厌。

藏鳞也在此列。他什么时候跟獠狐混熟的,轨生心里暗道。

浪漫迷狐的装修极为奢华,比金斯猫好上好几倍。闪亮的水晶灯,名贵的地毯,漂亮的家私,非常彰显格调。

这时,许多人都在上课。社团里只有戽石,正苦恼着选课,眉头深锁。

轨生靠近一看,他的技术课已经选好,全部都是剑技。专业课选了两项,与育林阁有关。

“你来了?”戽石抬起头,说道。

轨生坐下说道:“快要递交选课表,想请你帮个忙。”

“我只能尽力,你可别全指望我。”戽石说道。

“你要进育林阁的话,干脆将那三门课程都选上呗。”轨生不解道。

“我的学点不够,你以为我不想?”戽石面露难色。

“现在你已经成为浪漫迷狐的一员,之后学点根本不成问题。”轨生说道。

“最烦的不是选课,是这。”戽石拿出一份帝国邮报递给轨生。

轨生接过看了一眼,上面有大量篇幅报导鬼降袭城事件,他们的目标显然是帝国的重要资源,现在国内人心惶惶。报纸角落列有悬赏,富翁豪掷千金聘请信众作护卫。

“你有啥担心的,王都安全得很。”轨生放下报纸说道。

“鬼降到处拢民,帝国的经济受到很大的影响。银行不看好市场前景,加快收回贷款,这几天我收到几十封银行的信。”戽石无奈道。

“你到底欠了多少钱?”轨生脸色一沉,问道。

戽石不好意思地说了一个数字。轨生虽然富了起来,但还是倒吸一口凉气。

外面有脚步声。戽石看一下手表,急着拿起外套说道:“一定是银行的人来了,我先避一避风头,你跟他们说没见到我。”

轨生还没答应,戽石便狼狈地从后门出去。懔冬青走进社团,见到轨生,诧异道:“你来这干嘛?”

“当然是找你。”轨生靠在背垫上,翘起右腿说道。

“我跟你可不熟。”懔冬青说话十分冷淡,坐在轨生对面,拿起茶几上的烈酒倒了小半杯。

轨生不打算跟她绕圈子,直言道:“我要你帮我选课。”

“凭什么?”懔冬青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酒。

“之前你亲口答应的。”轨生脸色一紧,说道。

“我可不记得有这事。”懔冬青翻脸道。

“你忘记不要紧,我记性贼好,到时在外面乱说话,你可别怪我。”轨生威胁道。

“你……我没什么不能让人知道。”懔冬青强装冷静道。

“最近鬼降行动频繁,银行的人应该经常找你吧。”轨生马上利用刚才得到的信息,摆出一副吃定懔冬青的样子。

懔冬青双眼直瞪着轨生,仿佛要一口把他吃掉。

轨生见奏效,又说道:“懔仁临走前,托我向你问好。”

懔冬青脸色非常难看,伸出右手说道:“选课表呢?”

轨生把选课表递给她,说道:“放心,我这人很守信用。你帮过我,我会一直记得。”

“你真是无耻。”懔冬青快速浏览一遍选课表,说道:“技术课不能保证,专业课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下。”

“有你这句话就行。”轨生高兴道。

懔冬青把选课表还给轨生,说道:“不送。”

轨生识趣地走出社团,发现钟澄正躲在窗口附近偷看,神情猥琐。

轨生正好拜托他选课,这样一来,专业课就十拿九稳了。

路上,钟澄拿着轨生的选课表,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

“谢谢。”轨生说道。

“对了,你在浪漫迷狐干嘛?”钟澄问道。

轨生想了想,说道:“找戽石帮忙。”

“那个……懔冬青会选哪门课,你知道吗?”钟澄扭扭捏捏地问道。

轨生一听,意识到钟澄已经陷入爱海,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