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079字
  • 2022-04-04 16:21:26

金峦城金家内,黯湮正躺在床上熟睡,被外面的吵闹声弄醒,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梳洗的东西已经在房间准备好。黯湮还以为金恋走后,下人会忘记他的存在。

黯湮倒了一杯水喝掉,简单梳洗一下穿好衣服,走出房外。

两个下人在庭院争执,互相推卸责任,谁也不肯承认损坏地上的铜锣。

黯湮走近,说道:“这样争吵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果。”

“公子莫非有解决办法?”下人甲问道。

黯湮看了他们一眼,笑道:“家主金八亮不喜欢人说谎,现在站出来认错,事情还有挽救的地步。如果执迷不悟,只会惹家主更加生气。”

两个下人面面相觑。黯湮脸色突变,身上散发出强烈威压,让他们透不过气来。

“求公子饶命。”两个下人异口同声道。

黯湮收回信源,冷冷道:“现在改变主意了吗?”

两人都低头沉默。黯湮冲到下人乙后面用力抓住其右臂,立马喊痛,主动承认右臂有旧患,不能抬很重的东西。

“看吧,就是你弄坏的。”下人甲幸灾乐祸道。

黯湮松开手,瞬间来到下人甲跟前,轻轻踢了一下他的右腿膝盖。

下人甲痛得眼眶飙泪。原来他也不是个好东西,腰腿长年风湿骨痛。最近几天都在下雨,老毛病经常发作。

“铜锣一事先不说,你们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在金家继续工作。”黯湮说道:“要是没人肯承担责任,家主很可能会一同把你们赶出金家。”

两人同时跪下求情。黯湮想了一下,金家三姐妹走后,正好缺人跑腿,于是放他们一马。

黯湮右手指向铜锣,黑色能量将其化为铜水重塑。没过多久,铜锣恢复如初,让两个下人看得目瞪口呆。

“铜锣是干什么用的?”黯湮收回黑色能量,问道。

“擂台快要搭好,我们便接到命令,将仓库里的铜锣拿出来。”下人甲站起来回答道。

“擂台?”黯湮讶异道。

“公子有所不知,每年这个时候,家主都会在城内设置大型擂台,挑战成功的人会成为金家的女婿。”下人甲又说道。

“可是,金家三姐妹刚回预备军官学院。”黯湮不解道。

“时间还尚早,准备功夫还没做完。等一切就绪,她们就会回来金家一趟。”下人甲解释道。

黯湮离开庭院走进长廊。附近的池塘被大雨冲刷过,水面上的荷花折断了不少。

金八亮正在后花园处理盆栽,穿着十分随意,一点也没有家主的样子。

盆栽的名字叫干刺,来自热带沙漠地区,生命力顽强。茎很粗大,叶子却像针子。

“连干刺也养不活,你没发工资给下人吧。”黯湮走近几步说道。

金八亮小心放下盆栽,回头看去,说道:“这是我的私人花园,一草一木都经我手。”

“家主这么闲,可以么?”黯湮问道。

“我的兴趣爱好不多,就只有这一种。”金八亮回答道。

“要不弄些假花回来摆吧,铁定死不了。”黯湮说道。

金八亮拿起旁边的剪刀,小心剪掉坏死的部分,说道:“最近要烦的事情特别多,难免有所疏忽。”

“擂台么?”黯湮问道。

“擂台只是其中之一。”金八亮说道。

“每年都举办一次招亲,你们的标准是否定得太高。”黯湮说道。

金八亮短叹一声,说道:“我没有儿子,将来只能将家业传给三位女儿。优秀的女婿可以帮轻她们。还有,我那三个女儿眼界很高,普通男生根本看不上。我就算肯降低要求,但总得顾及女儿的感受。”

“她们的伴侣怎么也得是信众,这要求已经难倒大部分人。”黯湮说道:“如今她们在预备军官学习,接触的人都是非富则贵,更不可能看上一般人了。”

“我也知道,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得每年弄一个擂台出来。”金八亮无奈道。

“你大可以从普通人中选婿,再送出祭品让他成为信众。”黯湮建议道。

“几年前,我有过一样的想法。他们成为信众后便扬长而去,根本不信守承诺。”金八亮生气道。

“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黯湮说道。

“我可没有多余的祭品测试他们的人品,更不是善长仁翁。”金八亮冷哼一声。

“你对植物倒是执着。”黯湮看说道。

“盆栽跟人一样,外表怎么样根本不重要,即便坏到不能看,只要根是好的,总会恢复到之前的模样。”金八亮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想说什么?”黯湮听出言外之音,问道。

“金恋说过,你为了不伤动物性命,执意要破我的记录。如果肯退出刑,你已经达到我的招婿标准。”金八亮直言道。

“心就像纸一样,一旦染上颜色,就不能洗去。我双手已经沾上鲜血,不可能再回头。你的想法只会让家族带来灭门之祸。”黯湮说道。

“我只是说说而已。不过,你能说出这番话,也是不容易。”金八亮用铲子挑开盆栽表面的土壤,坏根上已经有新的苗芽,继续说道:“你跟这盆栽一样,只要初心不变,还是能够重来。”

黯湮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下人匆忙走来,将一封信交到金八亮手里,靠近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金八亮让他离开,撕开手中的信,快速浏览一遍,神色沉重。

“如果有麻烦,我可以帮忙一二。”黯湮说道。

“你知道落日王国吗?”金八亮收起信,问道。

“当然,它跟帝国、罗漫并称三大国,喜欢与动物为伍。”黯湮回答道。

“落日王国会派人来,王城要我们金家招待他们一个多星期。”金八亮严肃道。

“那你答应吗?”黯湮好奇道。

“我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更没法拒绝。他们明面上文化交流,实际是为了詹园。”金八亮说道:“詹园有不少绝种动物,他们觊觎很久。”

“擂台招亲就在近期,岂不会撞时间?”黯湮说道。

“的确如此。我也没有办法。”金八亮说道:“有兴趣跟我出去吃饭吗?”

黯湮在府内没事做,而且金恋不在,想学信源技术就得跟着金八亮,只好点头答应。

二人来到城内有名的酒家,在二楼要了一张靠路边的桌子。老板认出金八亮,招呼特别殷勤,大方拿出珍藏佳酿让他品尝。

许多雇佣兵主动上来打招呼,拍马屁的话一句不少。金八亮瞪了他们一眼,不想被打扰。

几杯过后,黯湮开口道:“你跟城主没什么两样。”

“当然。没有金家,金峦城不到一个月就会废掉。”金八亮得意道。

“你要我出来,不仅仅为了吃饭喝酒吧?”黯湮问道。

“我明天会再指导你一二,之后,就只能靠你自己。”金八亮喝了一口酒,脸色马上红润三分。

“那……”黯湮欲言又止。

“放心。我会让你进去詹园。”金八亮笑道。

“莫非来这里与詹园有关?”黯湮问道。

金八亮指着店外的小铺子,满意道:“那里有詹园的情报,对你有重大益处,就是有点麻烦。”

“什么麻烦?”黯湮好奇道。

“到时你就知道。”金八亮卖着关子说道。

吃饭时,黯湮一直留意金八亮所说的店铺。那里没人进出,看起来像当铺。

“那间铺子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黯湮忍不住问道。

“买卖情报。店主原本是金家族人,因为违反家训,被逐出家门。他对詹园很熟悉,就是脾气不太好。”金八亮介绍道。

黯湮闻到同类人的气息,马上警觉三分。站在店铺门口的女人身穿黑色紧身衣,身材凹凸有致,脸上蒙着黑纱,左耳戴着针形吊坠,犹豫一会,走了进去。

“她不是普通人。”黯湮说道。

“店里的人也是一样。”金八亮放心说道。

“你不怕外人知道金家的秘密?”黯湮问道。

“金家能立足此地这么久,靠的不仅仅是运气。”金八亮又喝了一口酒。

黯湮看着店铺,那女人半天没有出来,里面也没有动静。

回去的路上,金八亮说道:“詹园的珍禽异兽虽多,但想得到它们不容易。”

“不好对付么?”黯湮问道。

“你就算能驯服它们,它们也未必肯跟你。金家族人抽出不少动物的魂,最后还是没法得到它们。”金八亮点头道:“你在里面可能会碰到大量游离的魂,比动物状态还要利害三分,这一点你要千万记住。”

“要是我需要的动物只剩魂了,怎么办?”黯湮问道。

“只能尝试与魂沟通,但机会不大。”金八亮说道。

“只有木偶能做载体吗?”黯湮问道。

“当然不是。”金八亮说道:“木偶适用性强,易制便宜,是魂的首要选项。”

“那人体呢?”黯湮好奇道。

“会与自身的魂排斥,后果非常严重,千万不要尝试。”金八亮严肃道。

两人经过街道,路上的行人十分热情。有的小摊贩还会送上饮料水果。

黯湮长年替刑做任务,对危险警觉很高,早发现有人尾随他们。

“是你的仇家吗?”金八亮用余光瞧了一眼,问道。

“除了刑外,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我们的敌人。”黯湮面无表情道。

“罢了。在金峦城内,他也不敢放肆。”金八亮自信道。

两人来到施工现场,擂台已经初见模型。工人正卖力工作,金八亮来了也完全不知。

观众席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周边插满金家的旗子,随风飘扬。擂台距地面一米多高,前后各有一条用来上下的梯子。角落处放着铜锣。

工头是个健硕的汉子,耳朵夹着香烟,见到金八亮,马上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施礼道:“家主,工程已经完成七成,近日便能竣工。”

“很好。”金八亮满意道:“时间还很充裕,千万不要马虎了事。要是擂台承受不了我家闺女的折腾,到时就会闹笑话了。”

“是的。我会敦促他们好好做事。”工头承诺道。

“到时你会上场吗?”黯湮好奇道。

金八亮让工头回去做事,摇头道:“我要是下场,那三姐妹一辈子也嫁不成。”

“她们实力高强,恐怕还是没人能敌。”黯湮说道。

“这话的确不假。”金八亮哈哈大笑起来。

忽然,两人脸色一变,看向同一个地方,尾随者终于有所行动。

他穿着野兽皮衣,戴着斗笠,脸上有许多疤痕,背后挂着一把两米大刀,双脚穿着草鞋。

“阁下是?”金八亮问道。

“老恫。”尾随者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有何贵干?”金八亮又问道。

“詹园。”老恫用食指推高一点斗笠,说道。

“现在离招亲还有一段时日。”金八亮说道。

“我对金家的娘们没有兴趣,我的目的只有詹园的猛兽。”老恫不屑道。

“混账!詹园是金家重地,岂能让外人随意进入。”金八亮一摆衣袖,大声喝道。

“久闻金家家主大名,不知今天能否见识一二。”说罢,老恫脱下身上的皮衣,露出长满灰毛的肩膀。右手只有四指,指甲如锋利的钢刺。

黯湮一征,信源技术野兽共生很不好练,必须与野兽替换器官。稍有不慎,修习者会失去理智,沦为野兽。

老恫散发的气息令人极为厌恶。黯湮忍不住向他迈去。

金八亮用手拦住黯湮,说道:“这是金家之事,外人最好不要插手。”

老恫笑了笑,手臂慢慢胀大,脸上青筋暴露,口里露出獠牙,喝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我进入詹园!”

金八亮摆出战斗之姿,神情自若道:“尽管放马过来。”

对战一触即发,工人们纷纷远离擂台,生怕波及自己。

黯湮右脚一跺,瞬间站在附近的观众席上。

“兽化!”老恫全身信源暴出,兽影显露,如同一只野狼向金八亮扑来。

金八亮随手甩出三道光束,都被老恫直接用身体挡下,皮毛好像一套针形防甲。

老恫隔空一抓,金八亮迅速避开,刚才所站之地刮出三道半米深的爪痕。

金八亮没有急着动手,东躲西避,十分有耐性。

老恫越来越暴躁,双眼通红,不顾后果地向金八亮攻击。

金八亮右手一指,一个巨大立方体将老恫困在里面。

老恫拔出背后大刀用力劈下,立方体如纸般破开一道裂口。

信源从右手流向刀柄,刀柄迅速长满灰毛,刀刃化成一个巨大狼头。

老恫跑向金八亮甩出大刀,狼头张开大嘴,露出锋利獠牙。

金八亮双手同时聚集信源,向天空扔出两个光球。光球分散,化成无数光束射向老恫。

狼头挡在前面,将光束尽数吃掉。老恫扬起嘴角,改变大刀轨迹,成功砍中金八亮的腰身。

强光闪现,迷彩色的龟壳由小变大抗住大刀。金八亮手上拿着乌龟形状的木偶。

老恫退后三步,盯着龟壳,说道:“这就是魂吗?”

金八亮笑了笑,收回手中的乌龟,拿出一条蛇形木偶抛出。

蛇形木偶快速爬向老恫,身上发出强光的同时,紫色蛇影显露出来。

老恫用力劈下大刀,将木偶一分为二。在蛇影的作用下,木偶恢复如初,速度又快上三分。

蛇形木偶转眼间缠住老恫,张口咬住他的脖子。

老恫不屑道:“就只有这点实力吗?”

金八亮向蛇形木偶打入一道信源。蛇影暴胀,獠牙由紫变红,流出腐蚀液体。

防御瞬间破掉,獠牙穿过坚硬的皮肤留下两个深深的血洞。老恫痛苦地大叫起来,在地上不断翻滚。

三分钟后,金八亮见老恫不再动弹,便让木偶回到身上。

“他死了吗?”黯湮跳下观众席,问道。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得给他一点教训,不然金家的脸往哪摆。”说罢,金八亮塞了一颗红色药丸到老恫嘴里,让工人绑起他挂在擂台上曝晒。

当天晚上,黯湮来到金八亮之前所说的店铺,闻到一股浓浓的尿骚味,两旁的灯笼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里面时而传出野兽的嘶鸣声。

黯湮推门而入,铜铃响起。店内放着很多笼子,里面关着动物,禽类居多。

内厅传来一道声音,“来这里有何贵干?”

黯湮拨开珠帘走进内厅,铁造的围栏里全是类人动物,猩猩、人猿、猴子……

围栏外面坐着一个人,穿着白袍,戴着眼镜,鼻子居然是红色的,两颊的法令纹很深。

“是金家的前辈吗?”黯湮恭敬问道。

“我是金家罪人,不敢以金为姓,你可以叫我猿离。”猿离说道。

“金家家主金八亮要我进去詹园之前来此一趟。”黯湮如实说道。

“整个金家内,的确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詹园。”猿离自豪道:“这也是他们让我留在金峦城的主要原因。”

“前辈能否指点一二?”黯湮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猿离说话的时候一直不看黯湮,身上有股难以遮盖的味道。

“前辈要怎么才肯帮我?”黯湮又问道。

“跟我玩一个游戏,赢的话,我就告诉你詹园的情报。”猿离还是没看向黯湮。

“好。”黯湮答应道。

猿离站起来,说道:“这里的类人动物都不是平凡品种,实力只少有信众的四成。我要你将所有类人动物制伏,怎么样,很简单吧?”

黯湮沉思良久,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如果没办法,那就请回吧。”猿离又说道。

这时,黯湮发现围栏内有只猴子很古怪,没有出声,嘴却在动。

黯湮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想,主动问道:“有限制时间吗?”

“时间倒是没有,你啥时候好了,告诉我一声便是。”猿离回答道。

黯湮一直盯着刚才的猴子,它又在说话!

黯湮让精灵蝎子出来,指着猿离问道:“你真的是金家的前辈?”

“如假包换。”猿离说道。

精灵传回信息,猿离在说谎。

“可以开始了吗?”猿离不耐烦地说道。

黯湮微微扬起嘴角,拔出长剑,如一阵强风,将动物一一击倒在地。转眼间,围栏里只剩那只古怪猴子。

黯湮收回长剑,跳出围栏。猿离伸出右手食指,说道:“那里还有一只呢。”

“的确还有一只没处理。”说罢,黯湮迅速掐住猿离的脖子,一股令人厌恶的黑色能量疯狂涌出,不到三秒,猿离只剩白袍和眼镜。

这时,围栏里的猴子拍起掌来,说道:“不错,居然发现了。”

猴子慢慢变成一个中年男人,但还是长得很像猴子。

“野兽共生吗?”黯湮上下打量一遍真正的猿离,猜测道。

“是的。当年我不顾金家的反对,与野兽共生,获得它们的能力。现在,我身上有七成器官已经不属于人类。”猿离点头道。

黯湮跟着猿离来到他的书房。书房整理得很干净,而且没有外面的味道。

猿离从书柜拿出一张地图摊开,说道:“詹园的动物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如果进去里面瞎溜达,不仅浪费时间,还有可能丢掉性命。”

黯湮发现地图上有三个特殊标记,指着问道:“那些是?”

“詹园的镇园之宝。第一个是能变化大小的水晶甲鱼,它平常只有两个人大小,背上插满黑色水晶。一有危险,它会胀大数千倍,瞬间将敌人压扁。第二个是滑溜蜥蜴,能随环境变化颜色。皮肤会分泌润滑液,任何打击和斩击都对它无效。第三个最可怕,也是最利害,叫做麻痹水母。它栖息在水里,能够在陆地上移动。其触须可以发出高压电流,被它电死的金家族人数不胜数。”猿离介绍道:“水晶甲鱼和麻痹水母都是落日王国的远古种,非常珍贵。”

黯湮对远古种没有任何兴趣,之前任务被一个会隐身的学生溜走,现在极需要反隐手段,于是向猿离说出具体要求。

猿离拿出笔在地图上画下圆形标记,说道:“吸血蚕,没有任何攻击手段,喜欢附在动物身上吸血,能察觉附近十几米的所有生灵。”

黯湮想知道更多信息。猿离嫌麻烦,干脆将多年收集的材料全部给他看。

黯湮一共花了整整几个小时才将它们看完,心中已有打算。

猿离看着黯湮离开,提醒道:“年轻人,切记莫起贪念,不然很容易被詹园的动物干翻。”

第二天早上,在下人的带领下,黯湮来到金府的演武场,到处都是金家子弟。

演武场两侧各有一个架子,摆放着数十样武器。地面铺设红色毛毯,踩在上面不会有声响。

金家子弟通常会在这个时候锻炼技术,今天也不例外。黯湮因为身份特殊,才会在府内没人的地方偷练。

下人介绍,金八亮会在今天教众人信源技术,黯湮可以来此旁听。

金家子弟大部分没有直系血缘,虽然在金家地位不错,但始终得不到金八亮重用。

金八亮没有儿子,他在外面收了好几个义子,通通改为金姓。

义子金淮的天赋最好。要不是金八亮三个女儿都看不上他,他早就是金家女婿。

金淮的视线总是在黯湮身上来回,非常讨厌他常常缠着金恋。

怕黯湮是金八亮特意在外面找回来的传人,金淮暗中派人调查黯湮底细。金钱花了不少,结果却不尽人意。

金家子弟使用的技术以魂为主,旁边都有一个木偶。木偶千奇百怪,大小不一。

金淮的木偶很特别,外形像一只带翅的蛤蟆,里面的魂是他从詹园里抓来的。

金淮借意跟人练习,让木偶袭击黯湮。黯湮冷笑一声,躲在附近金家子弟身后。

金淮及时将木偶收住,还是被那个金家子弟骂了几句。

半个小时后,金八亮姗姗来迟。金家子弟纷纷向他打招呼。

金八亮让众人排成四列,问道:之前教你们的慑魂和索魂掌握了没有?”

大部分金家子弟都低着头,不敢与金八亮对视,只有少数几人应声。

金八亮口中的两个技术,黯湮早就学会,成功率达到百分之九十。

金八亮看向金淮,问道:“什么是慑魂?”

“用自身的魂或者让捕捉的魂散发出威压,达到震慑敌人的效果。属于魂的二级信源技术。”金淮挺胸,得意道。

“很好。”金八亮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示范一下。”

金淮让带翅蛤蟆走到前面打入几道信源,威压令意志薄弱的金家子弟透不过气来。

黯湮在体内运转信源,不受一点影响。慑魂只能在菜鸟面前显摆,实战作用不大,黯湮习得后就没有多练。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金八亮说罢,金淮便让蛤蟆住手,那几个蹲在地上的金家子弟才缓过来。

“义父,要我示范索魂吗?”金淮问道。

“索魂要求的技术比慑魂高得多,属于三级信源技术。要是不熟练,你可能会伤到陪练的对手。”金八亮提醒道。

“索魂我已经练了三年有余,学会至今从未失手过。”金淮自信道。

金八亮知道金淮的实力,这也是收他为义子的原因,想了一会,说道:“你找个人向大家示范吧。”

金淮点头一笑,不怀好意地看向黯湮,伸手指道:“就那人吧。”

杀意从心中涌出,黯湮尽力掩饰脸上的表情。

金八亮一愣,问道:“黯湮,你愿意吗?”

黯湮上前几步,说道:“没问题。”

索魂就是将信源塑成索钉打在对方身上的重要穴位,不仅行动受到影响,信源也不会畅通。

当五根索钉插在身上,再强的人也无法动弹半分。解决的办法只有两种,一是让人拔出索钉,二是等时间流逝,索钉自然消失。

黯湮同样觉得索魂是鸡肋的存在,实战中,索钉很难击中对手,非常容易被人挡住。

金家子弟分站两侧,黯湮和金淮在他们中间对视。金八亮知道黯湮实力高强,有心让金淮试探。

金淮凝聚出两发圆锥状的索钉,分别朝黯湮脑部和心口掷去。

索钉的速度不快。黯湮心里冷笑,不躲不闪,让索钉打在身上,众人不禁一片哗然。

索钉突然断裂。金淮心神失守,连吐两道鲜血。

“岂有此理!”金淮回过神,提剑冲向黯湮。

“住手!”金八亮喝道。

金淮不甘地停下脚步,用袖擦干嘴角的鲜血。

黯湮恭敬地施了一礼,说道:“多谢赐教。”

“魂的高级技术通常用来对付比自己弱小的敌人,你们使用的时候千万要注意,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已。”金八亮大声说道。

金家子弟开始分散练习。金八亮带黯湮来到演武场一角,亲自教授技术。魂的体系中,能教的也就只剩夺魂一种。

魂之所以强大,完全在于动物的质量。再强的信源技术,没有好的魂,也是白搭。虽然黯湮对夺魂不太感兴趣,但还是虚心受教。

“夺魂跟慑魂和索魂相比,要求更加苛刻,没有十分的把握,千万不要对敌人施展。”金八亮提醒道。

黯湮点了点头。

“其实夺魂是索魂基础上的技术。五根索钉成功打在敌人身上,就可以将敌人的魂夺走。过程跟抽魂有点类似,但夺魂不是可逆技术,被夺走的魂无法回到体内。”金八亮详细介绍道。

几个下人将数个笼子带过来,里面都是些山里的猛兽。金八亮亲自示范了一次夺魂,总共用了十几分钟。黯湮心里已有决定,说什么也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金八亮要黯湮做一次。在此之前,黯湮问道:“能让我进詹园吗?”

“你学会夺魂再说吧。”金八亮摆了摆手。

黯湮盯着面前的笼子良久,心中演练几遍,眼神骤变,右手凝练出五根索钉掷出,速度比金八亮还要快上三分。

在金八亮惊讶的目光下,索钉分毫不差地落在猛兽身体的各大穴位。猛兽四脚一软,马上趴在地上。

黯湮伸手进笼子,把猛兽的魂生生剥落下来。

金八亮忍不住拍手,金家子弟纷纷往这边看来,其中包含金淮不友善的目光。

黯湮手中一掐,魂飞四散,说道:“应该还可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