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024字
  • 2022-04-03 15:53:43

懔冬青走后,懔仁显得有点落泊。戽石围着埒垨原矿,心里全是坏主意。

“你别想了,私自挖埒垨矿是大罪,要是敢动它们,就别想回到预备军官学院。”轨生对戽石说道。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埒垨矿残留。”影琉走过来说道:“他们是如何发现这里的?”

“鬼降在京城的遗迹待了这么多年,肯定有他们的独特技术。”轨生说道。

困在这里的人全走后,轨生将入口封住,一行人来到城内的露天茶座坐下。

“这次多亏你们,我们才能重见天日。”懔仁开口说道。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轨生问道。

“当然是离开这里,我是通缉犯,留在玛瑙城只会给女儿带来麻烦。”懔仁黯然道。

“你究竟犯了什么事?”轨生又问道。

“我原本的东家拥有一个采石场,我在那里替他看场子。账房失窃,罪名都扣在我身上。”懔仁无奈道。

“那你究竟有没有偷?”戽石问道。

“当然没有。”懔仁正色道:“我再穷也不会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采石场可不是个赚钱的地方,你的东家是?”轨生问道。

“张铁铜,在城里还算有名。”懔仁回答道。

轨生一征,问道:“你被通缉之前,张铁铜有什么古怪吗?”

“还记得那天是休息日,我忘了锁上采石场的侧门,只好回去一趟。还没进去,我就看到采石场有强光不断射出。”懔仁说道。

“不会有鬼吧……”戽石说道。

“我不敢直接进去,绕了个圈,在一处隐秘的地方偷看。”懔仁继续说道:“原来张铁铜是一名信众,他不停地对石料打入信源。”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戽石问道。

“不知道。他察觉到我,立即起了杀心。我第一时间逃离出矿场,要不是当时官道上有大量路人,一定会死在他手里。”懔仁说道:“张铁铜没有放过我,诬蔑我偷账房钱。”

“你可以向警局解释啊。”戽石天真道。

“没用。里面全是他的人,我帮他看场子这么久,还不清楚吗?”懔仁摇头道。

轨生十分确定张铁铜就是当年伪造货币的信众。采石场很难盈利,张铁铜之所以经营它,完全是为了用石料制作假币。

付了茶钱,轨生叫懔仁不用再躲藏。可他不相信轨生的话,远远看了一眼玛瑙城,沿官道离去。

轨生让影琉先回去旅馆,一个人朝张铁铜的住址前去。

张铁铜正在庭院不断敲开原石,地上全是分散的石料。

石人比赛输了,他一气之下买了大量原石,可没开出几个有用的石人。

没用的石人,张铁铜根本不会爱惜,直接了结其生命,再去开另一块原石。

转眼之间,张铁铜已经开掉所有原石,感觉累的同时,十分生气。卖原石的家伙很明显是个骗子,不然,开出率不会这么低。

张铁铜叫下人过来,命令道:“现在马上去买原石回来!”

“可是……”下人面露难色,说道:“账房已经没有多少钱,现在连一块原石也买不起。”

“怎么可能,前天我才放了好几十万铂金币。”张铁铜说道。

“府内日常开支很大,而且昨天有债主上门讨债……”下人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张铁铜才省起上个月买了好几件古玩,说道:“你直接去买原石,向老板赊账就行。”

下人应声离开庭院,张铁铜看着满地没用的石料,生气地走到一旁的石凳坐下。

一道声音从墙上传来,“我看全城首富也没你挥霍。”张铁铜迅速抬头看去,说话的正是轨生。

“是你?偷窥别人是你的爱好吗。”张铁铜认出轨生,于是说道。

“石人比赛快要结束,你再开石人又有何用?”轨生好奇地问道。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张铁铜眼睛一转,说道:“还是你们改变主意,想将石人卖给我?”

“如果你答应我的要求,石人送你又何妨,反正她已经玩腻了。”轨生从墙上跳下来说道。

“什么要求?”张铁铜喜道。

“我要你的天赋共享。”轨生直接说道。

张铁铜整张脸垮下来,侧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想共享给我,还是名额已满?”轨生问道。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张铁铜怒道。

“出去后会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轨生威胁道。

“那你永远留在这里好了!”张铁铜把心一横,将全身信源散出,地上的石料全部变成小刀浮在空中。

轨生眉头一皱,对方实力明显在他之上,正面对决连一成胜算也没有。

轨生瞬间使用寸步躲开攻击,再次出现时,之前所站的地方插满小刀。

“我打不过你,你也留不住我。”轨生说道。

“这可不好说。”张铁铜冷笑一声,向四周打出数道信源。

墙体崩溃,露出里面的金属。在信源的作用下,金属将整个庭院遮住,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轨生一点也不慌,问道:“我们有必要拼个你死我活吗?”

“你知道我是信众,肯定能猜出我当年大量伪造货币。我如果让你离开这里,王城绝对会派大量高手来捉我。”张铁铜说罢,手执长剑朝轨生冲来。

“我不会到处乱说,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轨生不断闪避,说道。

“我怎么可能相信你的鬼话,这世上只有死人不会泄露秘密!”张铁铜连续施展多招剑技,可威力不怎么样,而且招式单一易破,应该是自创的信源技术。

轨生在预备军官学院的时间不短,见识过不少信源技术,能够轻松应对张铁铜的攻击。

“看来我不使出撒手锏,根本奈何不了你。”张铁铜说罢连续射出十几道信源。附近的石料变成小刀快速飞向轨生。

轨生避开后,双脚被地上的金属定住,无法移动半分。

张铁铜扬起嘴角,提剑朝轨生刺去。

轨生额头冒出冷汗,立即激活戒指,穿上夜旅衣。

长剑无法刺进夜旅衣半分,张铁铜惊讶道:“埒垨防具?”

轨生趁着零点几秒的空档,从怀里拿出埒垨武器绿芒掷向张铁铜。

张铁铜右脸中针,瞬间无法动弹。轨生恢复自由,问道:“现在改变主意了吗?”

张铁铜双眼开始模糊,只好无奈答应轨生要求。

隔天,张铁铜担心城内耳目众多,便约轨生到采石场,将天赋共享给他。

采石场之前也被鬼降袭击过,到处都能看到破损的痕迹,张铁铜因此付了一大笔钱给死伤者家属。

轨生早早来到采石场。工人还没有上班,张铁铜就站在门口。

“你为什么要打我主意,预备军官学院不是有更好的副技选择吗?”张铁铜不解道。

“我觉得你的也不错。”轨生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你从哪里看出来?”张铁铜好奇道。

“改变物体属性的天赋非常稀有。”轨生说道:“还有,当年你能在短时间制造大量货币,可见威力绝对不小。”

“我把天赋共享给你,你真的不揭发我?”张铁铜谨慎地问道。

“事后你大可离开玛瑙城,时间会证明一切,我现在说什么也是空话。”轨生回答道。

“我已经共享过两次天赋,一个给我儿子,另一个给学生,现在只剩一个名额。”张铁铜说道。

“学生?”轨生讶异地看向张铁铜。

“是的。他有难言之隐,不能在学院习得副技。”张铁铜说道:“他非常强,不到一秒就把我打趴了。”

“他叫什么名字?”轨生好奇地问道。

“廖悟恒。用的招数十分诡异。”张铁铜回答道。

两人来到采石场的空地。张铁铜停下来,说道:“副技未必跟我的天赋一模一样,这一点你可清楚?”

“当然。但副技再不同,还是会有点类似。”轨生点头道。

“廖悟恒的副技能将任何液体变成硫酸。而我的天赋可以把石头变成任何形状的金属,还有一定的操控能力。”张铁铜介绍道。

“你儿子的副技呢?”轨生问道。

“他能把任何东西变成自身的血液,非常适合修习信源技术血。”张铁铜回答道。

确定附近没有人后,张铁铜再三确认道:“天赋共享后你可不要后悔。”

轨生点了点头。

“你以前学过副技吗?”张铁铜问道。

“没有。”轨生回答道。

“那么你要仔细跟着我的步骤走。首先,我们要联结。”张铁铜说罢向轨生身上打入一道信源。轨生马上感觉到张铁铜的存在。

“试着感应我身上的信源。”张铁铜又说道。

轨生静下心,慢慢发现张铁铜体内有两个光球,一个红,一个蓝。

“光球是?”轨生问道。

“很好。这就是我的天赋。红色是天赋共享,蓝色是传承副技。我会将红色的光球传到你身上,千万不要拒绝它。”张铁铜说道。

轨生应允后,红色光球沿着联结传过来,身体有股难受的异物感。

光球到达心脏,心愿图瞬间显示出来。图案上的光珠亮了十几颗,信源在身体不断回荡,轨生感觉实力增加不少。

异变没有停止。红色光球融入体内,缓缓成为轨生一部分。一道信息传入大脑,思绪变得混乱。

轨生现在神情呆滞,额头冒汗。如果张铁铜此刻心怀鬼胎,轨生没有任何抵抗手段,只能强行中断天赋共享。

半个小时后,轨生终于得到第一个副技——切割,它能将一定范围内的任何事物变成利器。

“应该好了吧。”张铁铜说道:“是怎么样的副技?”

轨生简单介绍一遍。

“嗯,攻击性技能,只是不知道强度如何。”张铁铜沉默一会,说道。

轨生举起右臂呈手刀状,施展副技切割,用力劈向附近一颗大石,只在表面留下一道几厘米的裂痕。

“这……不咋样啊。”张铁铜皱着眉头说道。

轨生收回右手,感觉十分满意,没有说什么。

“不管如何,我已经达成你的要求,希望你能信守承诺。你可以留在这里练习副技,我还要回去开石人,石人比赛没剩多少天了。”说罢,张铁铜扭头离开采石场。

轨生习得副技后,感觉自身的信源强了不少,估计只略逊于一般人。

副技切割的伤害虽然不高,但可以对其它攻击手段叠加。

轨生拿出锋刺施展切割。锋刺内的信源不断流动,呈切割状。

锋刺轻轻一点刚才那块大石,大石瞬间裂开一半,伤害之高让人骇然。

轨生估计,套上切割的锋刺比一般的三级信源技术还要强。

多次尝试使用切割后,轨生发现距离越近,效果越好。切割能同时对多个对象施加,大大增加轨生的使用手段。

切割虽然实用,但消耗也是巨大的。轨生身上的信源最多能维持切割三个多小时。而且作用对象越多,时间呈倍数减少。

“你这小子终于学会副技了。”一道声音从心里传来,轨生马上低头看向脖子上的围巾。

围巾慢慢化成一只黑猫,脸上有一个明显的白色十字纹路。

说话的正是轨生的精灵白亵,它从诞生以来几乎一直沉睡,只醒过一次。

“现在,你应该多少能发挥一点作用吧?”轨生期待地问道。

“是可以没错,不过,作用不大。”白亵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你能做些什么?”轨生问道。

“我可以变成任意体积不超过半个人的事物。例如……”白亵跳到地上,灰气在身上缭绕,慢慢变成一个小女孩,样子跟轨思一模一样。

轨生走近白亵,伸手捏了他几下脸庞。白亵马上生气道:“小子,别老是摸大爷我的脸。”。

轨生心里又一次震惊,白亵居然能百分之百模仿轨思说话的语调和音色,问道:“衣服没穿,是怎么回事?”

“人和物,现在只能变其中一样。”白亵又化为黑猫,跳到轨生肩膀,说道:“我每天化形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随着你变强,时间会逐渐增加。”

“围巾如何解释?你二十四小时都是那个模样。”轨生不解道。

“围巾和猫都是我的真身,两者可以自由变换。”说罢,白亵变回围巾绕在轨生脖子上。

“你有什么攻击手段?”轨生问道。

“基本上没有。不过,我配合你的副技切割,伤害还是有那么一点的。”白亵说道。

轨生这时才省起副技切割能这么用。

走出采石场的时候,轨生刚好碰见张铁铜回来。他把钱全花光了,想到采石场伪造货币。

轨生跟他说了几句,让他不要再为难懔仁。张铁铜知道懔仁不知情后,十分爽快地答应下来。

这段时间,轨生过得十分休闲,每天跟着影琉和轨思到处乱逛。

鬼降没有再袭击玛瑙城,城内逐渐恢复正常。镇长对学生营救出这里的居民表示感谢,叫人到店铺做了一面锦旗给他们。

公布栏上的通缉名单已经变更,懔仁恢复自由身,可还是不跟懔冬青见面。

很快就到开学时间,轨生派出的侦探回来汇报消息。汤丽已经离开玛瑙城,至于去向,没有人能够查出来。

不能不管轨思,轨生只好带着她在身边,花钱让人继续找汤丽。

一个星期过去,任务终于结束。轨生想找懔冬青一起回去,可她和戽石早就离开玛瑙城。

路上,轨思十分爱玩,一直缠着影琉,把她当成自己的妈妈。

回到王都的时候,又过去一个星期。轨生不能在学院照料轨思,只好把她放在大彬小惠那里。

轨思一点也不怕生,很快跟他们打成一片,只是不舍得与轨生分开。

王都已经基本恢复原状,不过中心市区还是一片废墟,官兵驻守附近不让任何人接近。

圣堂附近有不少示威者,他们对旧城区的开发十分不满,认为王城应该出资重建中心市区。

中心市区重建岂是易事,现在王城资金紧缺,又没有外来资本注入。重建计划虽然一直是王城的议题,可总是被搁后。

示威者大部分是原中心市区的居民,他们从天堂一下掉到地狱,没有王城的帮助,根本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生活水平。他们不断煽动其他居民,想影响王城的决策,但鲜有人理会。

轨生回到学院后,马上到行政区汇报任务。公布栏附近站着不少穷学生,他们处在人际关系的低层,连放假都得做任务赚金币学点。

他们多半在学院待了快三年,这个学期就要离开学院,根本不可能毕业。

他们跟轨生一样,在开学的时候得罪了人,得不到足够的学点选课。

他们现在拼命接任务,只是为了在最后一个学期选到心仪课程,离开之前学到几种实用的信源技术。

经过公布栏的时候,轨生停下来浏览一遍新的任务,奖励都不怎么样。

回到社团,轨生马上被沈鲔歆逮住,实在拿她没办法,便把轨思玩腻的玩具塞到她手中,让她高兴好一阵子。

团员基本已经回来,只有少数几个还在路上。社团非常热闹,毕竟整个社团差不多都是女生。

她们交换手信,跟过节日一样。轨生跟她们关系不怎么样,很难聊上两句。

金家三姐妹刚进社团,马上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她们叫人把一整车礼物搬进来,逐个送给团员。

金暖捧着一个盒子过来,坐在轨生旁边说道:“给你。”

轨生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份精美的糕点,上面铺满薄薄的木屑,暗道,这玩意能吃?

“放心,吃不死你。”金暖看出轨生心中所虑,于是说道。

轨生拿起吃了一口,味道还不错,说道:“我可没什么送给你们。”

“我也没有任何期望。”金暖笑道。

这时,藏鳞拿着一个大陶瓶过来,说道:“金暖,你送的蛋糕真好吃。”

“那是金峦城的特产,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再带来。”金暖说道。

藏鳞将大陶瓶放在桌子上打开,大厅马上充斥一股浓烈的酸臭味。

金暖掐着鼻子,问道:“这是什么啊?”

“我自酿的酒,你们来尝尝吧。”藏鳞热情道。

金暖摆了摆手,站起来离开。轨生觉得味道很怪,不过还在接受范围内。

轨生瞧了一眼陶瓶里面。酒呈暗红色,泡着许多珍禽异兽,虎鞭、牛眼、羊肚、猫尾……

藏鳞舀了一杯给轨生喝,有点像村子猎人做的药酒,整个身子变得暖和。

整个社团,除了轨生,根本没人敢喝藏鳞的酒。沈鲔歆实在忍受不了酸臭味,叫藏鳞收好它永远不要再拿出来。

当天晚上,沈鲔歆从外面带来一大叠纸,让团员聚集在大厅,说道:“过几天,我们就要选课,这是学院下发的表格。”

轨生接过表格,仔细察看,上方写着选课表三个字。下面有两个大方框,左边是专业课,右边是技术课,每类课程最多只能选三个。

选课表后面有详细介绍和课程所需要的学点。理论上,课程越热门,需要的学点越多。

专业课以职业划分,学生挑选同一职业的相关课程,进入职场会相对容易些。

“要是大家选中同一门课程,怎么办?”轨生好奇地问道。

“名额由学生会决定,多出的人会自动分派给其它课程。”沈鲔歆介绍道:“如果学生不够学点,则自动放弃选课,只能参加任务赚取学点。”

轨生看向外交事务一栏,上面刚好有三门课程,国际礼仪、谈判技巧和外交商务事宜。

轨生直接将这三门课程填在表上,让周围的人一阵诧异。

“你想当外交事务官?”藏鳞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你是不可能选上的,这三门都是热门课程。”沈鲔歆笑道。

“那你要选什么?”轨生好奇道。

“跟你一样,如果是专业课的话。”沈鲔歆理所当然地说道。

“别忘了,你现在不是学委,说话没啥份量。”轨生提醒道。

“要你管?”沈鲔歆生气道:“一日得不到沈家的认同,你就别想当外交事务官。”

“这么说,选课还要考虑将来的用人单位……”轨生低头分析道:“如果学生怂了,不敢选外交相关课程,那么,我选到的机率岂不是更大。”

“你为什么执意要选外交课程?”沈鲔歆红着脸问道。

“放心,绝对不是因为你。”轨生直言道。

周围的人听后,忍不住捂嘴笑。

沈鲔歆一跺脚,狠狠瞪了轨生一眼,匆匆走到大厅别处。

轨生笑了笑,再看向手中的表格,上面有一类课程需要好几倍学点。

“育林阁是什么东西?”轨生问道。

“这你也不知道?很多学生来学院,就是为了毕业后进入育林阁。”藏鳞讶异地看向轨生。

“育林阁有什么好,为什么大家都想进去?”轨生又问道。

“那里是王城培养重臣的地方,当今的左权大人寒天袖就待过几年育林阁。”藏鳞说道。

育林阁下面的课程分别是行政管理,经济发展计划和人事任用事项。轨生光看名字就感觉头疼。

技术课的内容不多,大部分是剑技。轨生浏览一遍,完全没有欲望,说道:“剑技相关的课程也太多了吧。”

“因为信众几乎以剑为心武,剑技自然会比其他信源技术多。”藏鳞解释道。

轨生并不是每一种信源技术都能掌握,要是选中一门学不会的课程,就会白白浪费时间,但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表格上,轨生绝对不会选剑技和信源技术血,前者用不着,后者学不会。

轨生只好先让技术课空着,把表格叠好放在怀里,正想回房间休息,发现桌子上还放着一张空白表格。

表格数量固定,每个人只能填写一张。如果要再拿一张,学生必须以个人名义向学院申请。

轨生数了一下团员,果然少了一个人,实在想不起谁还没回来。

半个小时过去,门外走进一个受了重伤的女生,她头破血流,右臂脱臼,走路一拐一拐的。

轨生跟她不熟,只知道她叫小萍。小萍不喜欢待在社团,经常到外面接任务。

沈鲔歆将小萍扶到大厅,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萍看着熟悉的环境,终于忍不住伤痛,号啕大哭起来,过了十几分钟才缓缓说道:“家乡毁了,家里人通通死掉……”

金恋走近两步,说道:“你家是当地有名的家族,信众可不少。而且你们专门替帝国制造埒垨武器,当地平常就有重兵驻守,到底谁有能力摧毁你的家乡?”

小萍擦了擦眼泪,说道:“鬼降。他们不仅数量众多,还有不少是信众。”

“那些怪物为什么袭击你们?”沈鲔歆不解道。

“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埒垨武器。”轨生推测道。

小萍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抓住父亲,逼他说出埒垨武器的收藏点,然后把所有人杀死。”

“你是如何逃出来的?”沈鲔歆问道。

“他们……”小萍说到这里,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

轨生眼睛一眯,发现小萍肚子不对劲,惊道:“莫非你怀上他们的种?”

此时,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向小萍,从她口中等待答案。

小萍点了点头,一脸无助地说道:“我该怎么办,肚子半天不到就胀起来了。”

沈鲔歆安抚她的同时,叫金恋去找神圣系信众。十几分钟后,咏祈赶到社团为小萍治疗。

在柔和的白光下,大家屏息观看,小萍肚里的孽种缓缓被抽出,痛苦的叫声不绝于耳。

最后,咏祈用信源将一团人形灰气包住净化,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整个大厅。

小萍神情一松,肚子恢复原样,脱离生命危险。咏祈继续为她调理身体,又花了半个小时。

“你今后无法生育了……”咏祈严肃道。

小萍仿佛一早就知道,并没有意外,说道:“谢谢你。”

咏祈要了一张白纸,写下好几种药递给沈鲔歆,说道:“吃几天,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轨生送咏祈出去。路上,咏祈一直低着头,显得很不自然,时不时偷看轨生。

“怎么了?”轨生好奇地问道。

“你跟他还在一起吗?”咏祈抬起头问道。

“你说的是谁?”轨生露出疑惑的表情。

“就是那个男生影琉。”咏祈鼓起勇气说道。

“她是女生。”轨生大笑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咏祈红着脸,说道。

“是的,我们正在交往。”轨生坦诚道。

咏祈一脸黯然,过了好一会,才说道:“鬼降现在到处肆虐,我们出门得要小心才行。”

“放心,我们见过的鬼降还少吗。在京城的时候,我还不是信众呢。”轨生笑道。

咏祈不禁想起轨生救她的情形,正色道:“好几个大城市被鬼降袭击,这可不是开玩笑。我听说王城已经有所动作,只是还没公布而已。”

“他们拼命收集资源,攻打附属国巴赫察的传言应该是真的。”轨生点了点头。

“鬼降在帝国北方大量集结,王城不会袖手不管。”咏祈说道。

“帝国的确跟巴赫察签署过协议。现在兵力不足,战争打起来,王城可能会让学院派出学生增援。”轨生说道。

快到社团,咏祈停下脚步,问道:“新学期,选课就要开始,你想好了没?”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你呢?”

“神圣系信众选的课根本没人争。”咏祈说道:“我现在还是学委,如果你选课有困难,我还能帮助一二。”

轨生心里一暖,拿出选课表给她看,并再三道谢。

“你不要对我抱有太大希望,毕竟……”咏祈欲言又止。

轨生当然不会完全靠咏祈,学生会还有其他人帮他。

咏祈站在社团门口,转身又说道:“选完课后,我就申请退出学生会,这样,外边的流言蜚语或许会少一点。”

轨生想说点什么,不过还是没有开口,暗叹一声,掉头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