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538字
  • 2022-04-01 15:59:52

一盘水泼到獠狐身上,缓缓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铁笼里,身上穿着破旧的麻布衣,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捆住。

獠狐想使用信源破开一切,可是身上半点劲也使不出,跟一个普通人没啥两样。

和獠狐相同处境的人不少。铁笼整齐地排成两列,整个房间很暗,獠狐只能看到附近的人。

向獠狐泼水的人把一碟混有沙子的白饭塞进铁笼里,瞧了獠狐两眼,继续走向下一个铁笼。

獠狐一脚将白饭踢开,对那人喝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快放我出来,不然你死定了!”

那人笑了笑,根本不理会獠狐。

獠狐生气地用力摇铁笼,不断对那人喊骂。

“别费力气了,乖乖等着被卖吧。”旁边铁笼里的青年说道。

青年跟獠狐穿着一样的破麻衣,脸和身体都非常脏,头发很长,遮住半边脸。

“这话什么意思?”獠狐问道。

“这里的人都是奴隶,过段时间就会卖去奴隶市场。我是因为欠人家钱才会成为奴隶,你是什么原因来的?”青年回答道。

“我可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才不是奴隶。”獠狐一征,说道。

“我不知道预备军官学院是什么东西,只知道人不吃饭就会死。我们在这里三天才能吃一顿,你还是乖乖把饭捡起来吃吧。”青年笑道。

獠狐继续摇铁笼,大声呼喊,可没人理会他。

两天后,獠狐体力不支,倒在铁笼里,再次醒来的时候,听到有人议论的声音。

用力挣开眼睛,獠狐己经不在铁笼里,房间不再黑暗,可手脚依然有铁链捆着。

他在舞台上,跟其他奴隶排成一列。面前坐着许多富豪,他们都带着面具,看不出容貌。富豪的座位上有一块特别的牌子,差不多两个手掌大小。

主持人站在獠狐附近,不断向观众介绍奴隶,随后,观众举牌子竞标。

之前跟獠狐说过话的青年十分不讨好,只有数个观众举牌子,最后只卖出数千个金币。

十几分钟过去,主持人走到獠狐跟前,还没介绍,台下发出一阵欢呼。

最后,獠狐被一个很胖的富豪买下,价格竟然高达十几万铂金币。

青年和獠狐跟着一个大汉回到后台,隔着房门,獠狐还是能够听到主持人的声音。

大汉在门旁守着,以防奴隶逃跑。青年趁他不注意,身子挪到獠狐旁边说道:“想离开这里吗?”

“这不是废话么?”獠狐看了他一眼说道。

“很好。我们一起逃出去吧。”说罢,青年拿出一根铁丝,为獠狐解开铁链上的锁。

半分钟后,青年向獠狐打了一个眼色,二人同时扑向大汉,击倒他。

獠狐对这里一切都不熟悉,只好跟着青年拼命跑。奴隶市场外面是一座陌生的城市,房屋的密度很高,空气弥漫着一层黄沙。

两人朝着东边跑去。獠狐很长时间没吃饭,开始乏力。青年见此便好心扶他,速度拖慢不少。

从奴隶市场追来的人都穿着黑西装,头上戴着白色头巾。他们离獠狐不到一百米。

獠狐害怕地边跑边往后看,把路边的摊子揭翻,好稍微阻挡一下追兵。

“我们现在去哪里?”獠狐向青年问道。

“不知道,我对这城市不熟。”青年看着前方回答道。

獠狐想分开跑,可是体力不支,只好一直跟着他。

两人来到城市的尽头,面前是无尽的悬崖。悬崖上有一条绳索,吊着一个三角形木框。

木框最多只够一个人使用。利用它,獠狐可以滑到悬崖的另一边。

青年把獠狐拉到一边的木箱后面藏着,说道:“不要出声!”

这里是尽头,追兵一定会找到他们,獠狐觉得藏起来根本没用。

追兵到了悬崖后开始四处寻找。獠狐见此,果断将青年推出去,看着他疑惑的表情,用尽全身所有力气,跑向木框跳上去,滑到对面的悬崖。

到地后,獠狐感觉双臂又麻又累,看向对面,青年被追兵暴打,头破血流。

青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趴在地上,双眼死死盯着獠狐。

獠狐不安地掉头离去,没走几步,面前的景色突然溶化褪去。

双脚一空,獠狐整个人掉落悬崖,惊慌中听到一道苍老声音,“如此学子,将来学成后必定危害社会。”

扑通一声,獠狐落入冰冷的水中。他水性不好,勉强浮出水面。

一股拉力将他扯下水面,獠狐猝不及防,连喝好几口水。

水下的世界十分宁静,獠狐却感到异常害怕。

獠狐低头看去,下面啥也没有。忽然,四面游来数十条鲨鱼,迅速接近他。

獠狐本能地使出信源技术,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疼痛感袭来,獠狐全身被鲨鱼咬住,血将水染成红色,心脏骤停。

仿佛过了很久,獠狐模糊地听到身边有人叫他。胸口不停被人用力按压。

獠狐缓缓睁开眼睛,终于回到之前的树林,身体一点伤也没有,定神看去,原来藏鳞救了他。

“你是咋出来的?”獠狐坐起来问道。

藏鳞将手中的麻雀摆在面前,说道:“它一直留在外面,我没多久就走出奇迹之地。”

“你在里面得到什么?”獠狐问道。

藏鳞摇了摇头,说道:“啥也没有。我根本不想逗留在里面。”

“我也是什么也得不到,还差点丢掉性命。”獠狐无奈道。

“什么也得不到?你手背上的东西是咋回事?”藏鳞好奇地问道。

獠狐听后一惊,马上低头看去。手背果然有一个奇怪纹身,好像一个死字。

“有办法去除它吗?”獠狐问道。

“那应该是信源技术造成的,神圣系信众应该有办法。”藏鳞想了想,说道。

奇迹之地的紫色沼泽地里,水坑不断冒着气泡,四处都是会动的植物。乌云遮挡太阳,光线照不进来。

紫岚坐在石头上使用天赋速记,脑海中全是阵法知识,半个小时过去,终于分析出幻阵的框架,但有一股外力阻止他继续深入。

沼泽的空气有毒,紫岚脸色并不好,额头冒出一个又一个疙瘩,皮肤开裂溃烂。

紫岚只好利用天赋速记,将阵法的所有变化全部记下,凭记忆硬解它。

紫岚足足花了半天时间才走出沼泽地,来到另一个险地。那里气温很低,周围都是冰山雪岭。

这次,他没有翻查脑中的资料,直接利用天赋破解。一个小时过去,进度只到三分之一。

忽然,一群奇怪的企鹅接近。肚脐有一个回形图案,头部长着尖角。

紫岚迅速站起来,拿出阵旗在周围设置防御阵法,连续打入数道信源,阵法闪着强烈蓝光。

企鹅利用尖角冲击防御阵法,可阵法还算坚固,一时三刻奈何不了它。

企鹅数量庞大,迟早会攻破阵法。紫岚慌忙坐下来,分析眼前幻阵。

这次不用半天时间,紫岚便走出冰雪之地。他已经对幻阵的架构十分熟悉,破解幻阵轻而易举。

经过九次幻阵,紫岚回到真实世界,周围除了有大量的树木外,还有一辆青铜做成的马车。车上坐着一个老人,正一边品茶,一边下棋。

身上忽然发光,紫岚赶紧低头看去,解开上衣的钮扣,看到心口有一个灰色鬼字纹身。

紫岚试着用力擦去心口的纹身。老人放下茶杯,笑道:“擦不掉的,别浪费力气了。”

紫岚整理好上衣,走到老人跟前,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这可是好东西,对你有益无害。”老人回答道。

“我不要,你赶快取回它。”紫岚充满戒心道。

这时,仆人回头说道:“他不是正常通关的。”

“怎么可能,阵法的变化千万,普通人根本记不住。”老人不信道。

“他说得没错。我的天赋能记住所有的阵法变化。”紫岚老实道。

老人一征,说道:“如你所愿,我收回你心口的纹身。”

一道灰光袭来,紫岚根本躲不开,心口上的纹身缓缓消失。

“你既然通过幻境,而且又老实,我得给你点什么才行。”老人想了想说道:“你想要什么啊?”

紫岚一听,高兴道:“我要组成幻阵的技术。”

“可以。不过,你没有我的天赋,幻阵的威力会大打折扣。”说罢,老人从背后拿出一本书扔给紫岚。

紫岚接过一看,果然是之前经历过的幻阵,来不及道谢,就被灰光驱除出去,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身在獠狐和藏鳞之中。

老人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其实,他勉强能做我的弟子。”

“凡是继承鬼姓的人都要灵活变通,这可是鬼家的家训。他一来就不要鬼行九变,肯定是一个顽固货。”仆人说道。

“的确是这样。”老人不禁叹了一口气。

“大部分学生困在幻阵无法出来,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仆人说道。

老人沉吟一会,说道:“给品行端正的学生一个信源技术,让他们出去吧。”

仆人走后,老人继续埋头棋局,其中一只棋子有点古怪,聚精一看,里面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他神情冷酷,双眼有神,正是来自刑的黯湮。

他为了捕捉学院的学生,不顾岔翼蝠的劝说,执意走进奇迹之地。

黯湮一直困在幻境里无法出来,任何攻击和骚扰,都能轻松应付。

幻境是卦符村村外的小树林,黯湮对此十分熟悉,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还是大有感触。

黯湮小的时候很喜欢跟轨生到小树林探险,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为数不多的宝贵记忆。

小树林不断冒出凶猛的野兽。起初只是一些小杂毛,后来变成数个人高的庞然大物。

黯湮周围覆盖着黑色能量。任何动物接近,都会化为虚无。

黯湮沿着小树林的泥路走回卦符村,想再次一睹村里的人和物,哪怕一切都是假的。

路上,黯湮发现一只小白兔被猎人的捕兽夹困住,过去蹲下,把它释放出来。

小白兔后脚受伤,根本动不了。黯湮将身上的衣服撕开一点,为其包扎伤口。

忽然,天空传来一道声音,“身为邪恶系信众,良心还没完全泯灭,实在难得。”

黯湮站起来,抬头冷冷道:“到底是谁?”

“放心,你就算是邪恶系信众,我也不会出手对付你。”说话的正是坐在青铜马车上的老人。

“放屁,邪恶系信众就像过街老鼠,没有人不讨厌。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么。”黯湮大声喊道。

老人笑了笑,说道:“刀用在杀人是凶器,拿来切菜就是厨具,看你怎么用罢了。王都的圣堂有一尊邪恶系神像,不是最好的说明吗?”

“快点放我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黯湮威胁道。

“千万不要忘了初心,不然万劫不复。”说罢,老人左手一挥,黯湮落在一棵大树上,回到真实世界,手上还捧着受伤的小白兔。

老人看着棋盘上最后一枚棋子,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小时过去,轨生出现在面前。“你终于来了。”

“奇迹之地就是你弄出来的?”轨生不敢靠他太近,问道。

“没错。你通过我的测试,已经有资格成为鬼家的门生。”说罢,老人右手一挥,一道灰光落入轨生身上根本躲不开。

轨生胸口出现亮光,迅速翻开衣服查看,一个硕大的鬼字烙在皮肤上。

轨生慌忙连退数步,手执锋刺,一边警惕地看着老人,一边尝试驱除胸口的鬼字。

鬼字如同纹身,轨生无论做什么,也无法将胸口恢复原状。

信源一接触鬼字,就有一道信息传入大脑,轨生马上了解鬼字的作用。

“这个没有副作用吧?”轨生收回锋刺,小心问道。

“当然没有。”老人满意道:“那是我们鬼家不传之秘,鬼行九变,专门用来破解阵法和自创信源技术。任何事物都离不开九数,你只要掌握它,就能应对各种状况。”

“我如果选择不要呢?”轨生试探道。

“那我就收回来,让你回去。”老人说道:“你可知道,鬼行九变比你身上的吕家技术更具价值。”

轨生脸色一变,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人哈哈一笑,说道:“你别装了,之前使用的破幻手段虽然是自创技术,但混入了吕家独有的阵法。别人可能看不出来,可是我拥有鬼行九变,任何技术的结构都逃不出我的法眼。不过,除了吕家的技术外,你还懂得王家的星耀澄空,这点我始终想不明白。”

“我没必要向你解释吧。”轨生说道。

“当然。吕家的灭界闻名天下,以前很多信众想要习得它,都被拒之门外。”老人说道:“所谓的界术,实质还是阵法的一种。吕家曾经到我家以灭界换取鬼行九变,但被我父亲拒绝了。”

轨生看过吕家的回忆,深知灭界的利害。连灭界都换不了鬼行九变,可见其价值之高。

“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啊?”老人问道。

“轨生。”

“轨生?居然不姓吕。”老人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轨生问道。

“你答应成为我的门生,改为鬼姓,便能带鬼行九变离开。”老人回答道。

“你收回鬼行九变吧。”轨生毫不犹豫地说道。

老人一征,问道:“为什么?”

“名字是母亲给的,就算死,我也不会改。”轨生坚决道。

老人沉思一会,说道:“罢了。你叫轨生,跟鬼姓同音,我就不勉强你了。”

“让我离开吧。”轨生说道。

“慢着。你现在是我的门生,如果能再次找到我,我就收你为亲传弟子。”老人说道。

“亲传弟子?没有兴趣。”轨生摇头道。

“我的天赋共享只会留给亲传弟子,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老人说道。

“之前幻阵中出现的技术就是你的天赋?”轨生问道。

“没错。现在有兴趣了吧。”老人笑道。

轨生对老人一无所知,离开幻境后根本没有线索再找到他,问道:“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我可不能告诉你,你得自己去思考,这属于考验的一环。还有,你实力不够强,无法保守秘密。”老人说道。

轨生现在急需学到副技,增强自身的信源强度,老人的天赋共享十分想要。

“你只要达到一定的实力,自然会知道我是谁。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开这里。”老人又说道。

轨生眼前一花,脱离出幻境,回到之前的树林。

所有学生都好奇轨生从里面得到什么,藏鳞最先跑去问他。

解释起来很麻烦,轨生索性向大家撒了一个谎,从身上拿出一条香蕉,说道:“我在里面得到这个。”

此时,众人哄堂大笑。藏鳞则看出轨生有所隐瞒,但没有追问下去。

香蕉的确是轨生从幻境拿出来,想证明幻境的真实性。

如果香蕉之后一直保持原样,那老人的天赋就是逆天的存在。

跟其他人交流,轨生得知大部分学生都获得一种信源技术,看了看手表,只过了大半天。

在獠狐的带领下,众人回过头来,朝森之谷进发。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来后发现那只香蕉变回石头,笑了笑,随手扔掉。

轨生拿出地图,在附近找了快一个小时,完全没找到动物的踪迹,这很不正常。

路边的植物有些小野果可以充饥,轨生只好摘下一袋带回去。

进入森之谷后,众人的士气十分低下,毕竟大家都饿了好几天。

轨生一边吃着野果,一边四处观看。森之谷四面环山,周围都是参天大树,视野很不好。

森之谷存在肉食性植物,不仅会动,而且攻击手段残忍。有些学生不注意,差点被一株食人花啃掉手臂。

轨生越过水坑时,突然地动。附近草坪张开一个大洞,露出锋利的牙齿和深不见底的黑暗。

众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时刻观察周边的变化。

大家走了整整一天,没有停下来休息,直到天色变暗。獠狐建议扎营生火,得到众人的同意。

森之谷太诡异,没有一个学生有胆出去找食物。他们憔悴地盯着营火,一声不吭。

獠狐又叫轨生通宵巡逻。夜色下,轨生发现他手背的死字发着荧光。

身怀鬼行九变,轨生马上知道死字的作用。那是一个能吸引灾难的阵法,虽然不明显,但胜在持续时间长。轨生没有解开它的方法,只能尽量不要与獠狐站得太近。

看着众人睡着,轨生在附近走了一圈,到没人的地方使用鬼行九变。

之前紫岚所给的阵法一目了然,轨生从其中挑两个出来,改变它们的同时,混一点吕家的技术进去,完成后,将新的结构镶入真视之镜内不断调整,最终得到真视之镜的完美版本。

轨生尝试使用真视之镜,结果非常满意。作用范围可以达到一百米,它已经具备相当不错的实战能力。

轨生还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扩大其范围,当然,会相对增加信源消耗。

轨生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捡起数根树枝扔进营火,在附近坐下,开始思考老人之前的话。

奇迹之地不能经常遇到,轨生要找到老人,必须先确认其身份。

老人给出的线索不多,但还是有迹可寻。首先,老人的家族一定十分有名。其次,幻术高手屈指可数,轨生只要花点功夫,定能找到蛛丝马迹。还有,老人姓鬼,这个姓在帝国可不多。

轨生虽然对老人的天赋共享很感兴趣,但他不会盲目去找,那样太费时间,只能平时多加留意。

天亮,众人把火熄灭,继续上路。大家精神不好,有好几个学生被路上的植物所伤,幸好没有大碍。

一行人经过菜地,有人认出野菜可以食用,所以大家留下来休息。

野菜有微毒,正常人大量服食会腹泻,烹饪后,毒素才会消去。

懔冬青这几天瘦了五六斤,不再拣择,接过野菜吃了起来。

附近时常传来野兽的低鸣声。轨生有不好的预感,随即跳到树上,再利用橡皮盾站在高空中,森之谷一览无遗。

轨生脸色突变,朝下面大喊道:“快跑!东面有大量发疯的野兽。”

轨生的话没有份量,不少学生装作没有听见。跟轨生熟的人不同,他们知道轨生不会拿生命开玩笑,纷纷朝西边逃去。

轨生回到地面,东面的兽潮已经来到,数量庞大,恐怕整个森之谷的野兽都在其内。

所有学生吓得张开大口,想都不想,跟着轨生他们跑向西边。

这里大部分都是新生,即便经验不足,跑的能力还是有的。野兽一时三刻无法追上来。

可学生的信源和体力有限,最近休息又不好,被追上是迟早之事。

轨生实在不想跟他们走在同一个方向,尤其獠狐手背上的死字发着强光,果断掉头往北边去。

速度较快的豹子已经追上来,他们的目标都是獠狐。獠狐马上确定手背的纹身作祟,慌忙叫停轨生他们:“大家停下来,一起对敌!”

轨生怎么可能听他的话,头也不转地继续逃跑。跟在轨生后面的人有影琉和戽石。

獠狐实力高强,这一点不用置疑。他赶紧利用天赋迷雾抗敌,附近瞬间死去一片豹子。

信源有限,獠狐知道迟早会被耗死,对还在逃跑的学生,大声喝道:“不听命令的,回到学院等着被开除学籍吧。”

轨生暗骂一句,灰溜溜地回去,离獠狐老远,不想被他连累到。

在场中,影琉的实力有目共睹,她的招数很快,眨眼间,死在她剑下的野兽至少有上百只。

轨生一直在树上乱发光束,效果并不好,打在动物身体上不痛不痒。

发疯的野兽不怕受伤,倒地了继续爬起来冲向学生。学生不可能同时对付它们,受伤无可避免。

钟澄的老毛病又发作,本能地来到轨生身边,希望他可以帮忙一二。

懔冬青被一只鸟划破右脸,生气地找野兽出气,手中的纸扇不停刮出强烈的罡风。

戽石手持发电的长剑,在动物之间游走。他的双腿跟轨生一样被李严谨改造过,速度肯定没有问题。有时候,他会不自觉地使用寸步,幸好没人注意到。

藏鳞站在树上向好几只野兽打入信源,控制它们抗敌。

三个小时过去,森之谷尸横遍野,散发又臭又腥的味道。

只有轨生、影琉和藏鳞没有受伤。獠狐因为信源用尽,最后被野兽咬到左腿。手背上的死字明显变淡。

咏祈一直为学生治疗,不顾身上的伤势。大家对她再次改观。

有一个学生受到重伤,头颈分离,不幸死于此次兽潮中。

藏鳞为大家找来吃的,可没有人有胃口。轨生倒是吃得不亦乐乎。

休息得差不多,轨生建议大家合力清理尸体,竟然得到獠狐的同意。

尸体堆成一座小山,专练化火的学生扔出火球,顿时,火光冲天,焦味浓郁。

“小镇的猎人恐怕要改行了。”轨生看着火光自语道。

咏祈走过来,问道:“为什么?”

“附近动物都绝种了,你说他们还能在山上找到什么?”轨生说道。

忽然,一个右手受伤的学生站起来,对大家说道:“我们还是启程回去吧,还没找到刑的窝点,大家就伤成这样。”

不少学生碍于獠狐,只能小声附和。

獠狐才不管行动成功还是失败,对学生的反应无动于衷。可良垦不同,他是行动的发起者,多多少少要负些责任。

“大家不要慌,我们主要是为了探清敌人的虚实,不会有危险。”良垦劝说道。

“可我们现在已经有好几个人失踪,今天又死了一个人,战力不到出发前的四成。”右手受伤的同学说道。

轨生也支持回去,但又不舍得任务的奖励,毕竟花了不少精力和时间在上面。

最后,有几个学生自行离队回去,大部分人继续任务。

獠狐想去除手背上的纹身,即便之前对咏祈无礼,还是厚着脸皮找她。

可咏祈水平有限,用了好种方法,都没有积极的疗效,纹身依然那么碍眼。

轨生算了算时间,再找不到窝点的话,事情恐怕会有变故。

第二天一早,众人启程上路。轨生左眼一直在跳,今天准没好事。

藏鳞也想尽快找到窝点的具体位置,陆续派出麻雀四处寻找。

终于,藏鳞在中午之前找到一个废弃工厂。工厂位于森之谷中央,被密密麻麻的树木遮住。

工厂很大,足有上千平方米。厂房又破又旧,宿舍已经全部崩塌。说实话,轨生一点也不想进去。

工厂外面有些古怪,轨生胸口的鬼行九变反应不断,花上半天时间,肯定能弄明白怎么回事。可情况不允许,獠狐让所有学生进去里面探查。

工厂里有一大块空地,放着许多铁笼。铁笼关着各种各样动物,全部活活饿死。尸臭味让女生十分反感。

良垦用长剑撬开厂房的锁,推门而入。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做鞋子的皮料还存有不少,大半已经发霉。

制鞋的机器挪到一边,正中央放着一个笼子,里面关着狰狞的兽形鬼降。此处不像刑的窝点,更像鬼降的地盘。

轨生感应到厂房深处有大量鬼降,脸色骤变。

几个不怕死的学生走近笼子。兽形鬼降忽然醒过来,扑向铁枝,吓得他们连退数步。

后面一个学生向它施展封定,鬼降安分不少。

鬼降在笼子里,你不是在做无用功吗?轨生心里暗道。

众人继续深入,走到另外一个大房间,终于知道刑到底要干什么。

一个笼子关着从京城逃出来的兽形鬼降,另外的大笼子里都是其繁衍的后代。刑在制作鬼降!

之前袭击妇联活动的兽形鬼降,应该就是出自这里。刑在森之谷设立窝点,很容易找到动物配种。

轨生走近兽形鬼降,用锋刺插入其心口。众人诧异地看着兽形鬼降的后代一一死去。

獠狐想再深入,轨生马上提出反对意见,因为接下来的房间有大量兽形鬼降,极可能是刑设下的陷阱。

来到这里,怎么可能空手而归,良垦第一个站出来反驳轨生。与其关系不错的学生纷纷出口附和。

轨生再能讲,也讲不过这么多张嘴,于是站到后面,小心提防。

良垦用长剑轻易破开铁链,还没打开大门,里面便冲出密密麻麻的兽形鬼降。

轨生不慌不忙,提着锋刺,掉头就跑。

好几个学生居然想跟它们拼命,可攻击再利害,只要杀不掉它们的父亲,一切都是徒劳的。

看到学生被鬼降活活咬死,大家迅速跟着轨生往回跑。

轨生来到之前的房间,等所有学生都进来后立刻关上房门,捡起铁棍堵住。

众人逃出厂房,发现方圆百米有一层薄薄的光幕。轨生胸口的鬼字有剧烈反应。他们被阵法困住了!

紫岚见此,马上静下心破解。轨生叫人一起将制鞋的破机器堵住大门。

獠狐看起来一点也不慌,跟之前兽潮时截然不同。

忽然,轨生胸口的鬼行九变传出一道信息到大脑,得知阵法的弱点在哪里,再看看獠狐手背上的死字,心里已有打算。

轨生叫来几个相熟学生,集中力量攻击阵法,强行破开一道缺口。

这时,大门再也挡不住,里面的鬼降纷纷逃出来,疯狂冲向獠狐。

獠狐此时才反应过来,当初真不应该进去那个奇迹之地。他一边叫人,一边跟在轨生他们后面逃出工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