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378字
  • 2022-03-31 15:31:50

学生在叫声中惊醒过来,纷纷亮出武器。野兽终于露头,它们是绵云山脉有名的梅花鹿,以草食为生,性格温和,不会主动攻击人。

轨生远远能感受到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犹豫一会,果断跳到一棵大树上静静观察。

从出来到现在,学生从没表现过他们的实力。轨生想借此机会了解他们的作战方法,这对将来的行动十分有利。

跟轨生有同一想法的还有影琉和獠狐,他们躲在不同的树上。

梅花鹿开始疯狂袭击营地,许多学生防备不及而受伤。梅花鹿的角是它们唯一的武器,有学生被角刺穿腹部,流血不止。

咏祈冷静地为大家套上增益效果,战况才略有改善。

紫岚把心武阵旗扔到地上,组成一个两平方米阵法。阵法发出耀眼蓝光,走进去的梅花鹿全部睡倒在地上。

懔冬青舞动纸扇,一道道罡风取下梅花鹿首级,残余身体依然向前冲,场面极其血腥。

最利害的还是戽石,他用化电围绕长剑,凭着肩上猫头鹰的锁定,将天赋瞬至发挥到极限,凡是身上有闪电标记的梅花鹿都被长剑一一刺穿倒地。

在不远处观看的獠狐终于见识到戽石的真正实力,开始有招揽他入社团的想法。

钟澄是所有学生中最差劲的,一直躲在后面,施展的招数时有失灵,被许多人看在眼里。

良垦的实力还不错,他经常使用学院所教的信源技术,没有露出真正的底牌。

刚入学的汤尚十分勇猛,使用的信源技术轨生从没见过。他破开一道血口,让血流出围绕右臂形成血手。

汤尚用血手攻击梅花鹿,就像拍苍蝇。一掌下去,梅花鹿顿时变成肉酱,鲜血四溅,一大股腥臭味扩散开来。

其他学生表现还可以,至少能保护自己免受伤害。半个小时后,营地全是梅花鹿尸体。轨生估算一下,差不多有五百头。

梅花鹿的尸体很有问题,双眼暗红,脸部充满黑气,血液又浓又黑,散发着非常难闻的腥味。

检查完尸体,轨生确定它们受到邪恶系信众影响无误。这里离刑的窝点应该不远了。

现场不可能收拾,所以獠狐决定让大家到另外一个地方休息。

众人走了半个小时,在一处空旷的草地上停下,再次生出篝火。

神圣系学生帮忙治疗伤者,部分学生在附近设置简易陷阱。一切弄好后,时间已经是凌晨二点。

在獠狐的安排下,轨生今天负责值夜班,在周边巡逻,提防之前的袭击又再发生。

轨生背靠树干,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抬头看向天空,发现影琉居然睡在两厘米宽不到的树枝上。

轨生小时候也试过,在上面很难睡得着,而且极容易掉下来。

轨生曾经跌断右腿,被母亲沈蓝骂足两个月,得像个老头拄着拐杖走路。

轨生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尝试将紫岚所教的阵法装入真视之镜,没有一次成功。

藏鳞朝轨生走来,手上拿着几条刚捉来的虫子,准备做陷阱捕麻雀。

“你在练什么?”藏鳞问道。

轨生犹豫一下,没有看他,说道:“之前汤尚所使的招数叫什么?”

“汤尚?那个插班进来的二世祖?”藏鳞有点讶异,问道。

“就是他。”轨生点头道。

“血手,属于血的二级信源技术,威力还不错。”藏鳞介绍道。

“可以将血变成甲吗?”轨生问道。

“可以。那叫血甲,非常实用,而且轻便,不影响自身的速度。”藏鳞回答道。

轨生很喜欢这种技术,学会血甲的话,就更能保护自身的安全,于是问道:“能教我吗?”

“可以是可以,但我也不太懂,只会一级的血。”藏鳞尴尬道。

藏鳞设好陷阱后便教轨生如何使用血。道理很简单,就是利用信源做成骨架装置在血液里。信源越稳定,骨架便越坚固,血的效果自然越好。

轨生割开手指头,让血流出来尝试,搞了半个小时都没弄出个大概,让藏鳞十分吃惊。

“坚守系信众使用血特别容易,其他系就算差一点,还是能很快在血里构造模型,你这也太慢了吧。”藏鳞说道。

轨生已经知道什么原因,他的信源极不稳定,根本形成不了坚固的骨架。

没有骨架支撑,血便无法成形。所以,轨生花再多的时间进去,也是白费心机。

藏鳞打着哈欠回去睡觉。轨生还不死心,继续练习血。

一晚过去,轨生睁着疲累的双眼,看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最终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他无法练成血。第二,山上的蚊子真多。整条手臂全是小包。

自从轨生成为信众,他发现能学会的信源技术,都能很快掌握。学不会的信源技术,无论他怎么努力还是学不会。

大家吃完早点后继续上路。山路不好走,步速越来越慢。一路上没有任何野兽打扰,旅程还算轻松。

轨生翻开地图,附近有好几个狩猎点,标记的动物都凶猛异常。

森林里传来一声惨叫,众人惊慌地停下来,纷纷拿出武器握在手中。

“要去看吗?”懔冬青向獠狐问道。

獠狐沉默一会,指着轨生说道:“你去探查一下什么情况。”

轨生心里暗骂一声,让戒指化成夜旅衣,握着心武锋刺,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倒在地上,他穿着小镇独有的衣服,两鬓发白,身上有多处伤口。

一群豺狼绕着老者伺机攻击。轨生马上对老者施展球形界,不让豺狼靠近。

轨生激活左手拳套的机关,数根埒垨武器绿芒瞬间射出,将好几只豺狼击毙。

剩下的豺狼只有五只,轨生利用寸步将它们一一刺死,时间不到三秒。

把球形界取消,收回绿芒,轨生走到老者跟前,问道:“老人家,没事吧。”

“小哥,谢谢你。”老者站起来,握住轨生的手感激道。

这时,獠狐带着其他人过来检查尸体。豺狼只是普通动物,没有受到邪恶气息影响。

“你一个人到深山野岭不太合适吧。”轨生说道。

“我是来找孙女的。她经常偷偷溜出来上山,说要找会飞的花朵。”老者松开手,解释道。

“会飞的花朵?”轨生不禁皱起眉头。

“现在绵云山脉不安全,老猎人都不敢在这段时间狩猎,你还是回去吧。”獠狐走近说道。

“你们是信众吧,能不能帮我找孙女。”老者请求道。

“我们还有任务在身,没有时间帮你找孙女。”獠狐当着众人,直言道。

这时,影琉上前问道:“会飞的花在哪里?”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你在山下等我,我帮你找回孙女。”影琉说道。

“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擅自行动。”獠狐说道。

“我管你是谁。”说罢,影琉迅速跑向树林深处。

轨生看了看地图,附近一带根本没有花园标记,在獠狐的呼喊下,头也不回地跟了过去。

轨生和影琉脱队后,其他学生继续上路。影琉看到轨生跟来,心里一暖,向他展开笑容。

轨生猜老者的孙女不会走得太远,应该还在附近几百米内。

一边走,轨生一边留意地上,没多久,找到小孩的脚印。

轨生和影琉跟着脚印走,很快来到一个山洞跟前。老者的孙女一定走了进去,两人没有多想直接踏入洞口。

顶部有许多透光的小洞,山洞不像自然形成,周边存在人工开发的痕迹。

尽头是一间简陋的石室,还算宽敞,正中央有一块石碑,碑上写着两行字,“伪谷入口,闲人免进。”

周围没有任何入口,轨生想进去也不行。

“小女孩究竟去哪了?”影琉疑惑道。

“没准已经离开这里。”轨生想了想,说道。

影琉靠近石碑,将手放在上面,忽然,整个人被吸进里面。

轨生叫了她几声,石碑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也把手按在上面。

眼前一花,轨生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遍地花朵,五彩缤纷,蜜蜂蝴蝶在空中飞来飞去。

影琉从花丛中捡到一双小鞋子,绣着可爱的小兔子图案。

“应该是老者孙女留下的。”轨生走近说道。

花丛中有条石径,两人沿路前进。没走多远,轨生看到前面有一口水井。

水井被一块木板盖住,上面还有大石头压着。井里传出小女孩的哭泣声。

影琉马上冲向水井,可是被附近的荆棘缠住身体,不能动弹。

轨生连点数下手指,五道光束沿弧形击破荆棘根部,瞬间化成灰烬。

周围不断传来恐怖的叫声,轨生左右顾盼,花朵树木化成各种各样的怪物朝二人走近。

影琉化作一道残影在怪物中不断穿梭。转眼间,地上全是折断的花和光秃秃的树桩。

轨生挪开大石,打开水井,里面果然有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头上戴着蘑菇形状的帽子,脸庞胖胖的,有点雀斑。身上穿着碎花连衣裙,身后有一个兔子背包。

水井是口死井,底下堆满石头,小女孩站在上面,影琉很轻易救她出来。

小女孩双眼泛红,害怕地颤抖。影琉安慰她几句,问道:“你是怎么掉进水井里的?”

“这里的主人说我不听话,把我关在里面,不让我出来。”小女孩哭着鼻子委屈道。

影琉拿出手帕,为小女孩擦掉眼泪。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的主人放我回去,叫我不要再来伪谷。可是我要证明给爷爷看,伪谷里真有会飞的花。”小女孩又说道。

轨生沉默良久,对影琉说道:“我们还是赶快走吧。这里的主人拥有大神通,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轨生还没说完,小女孩沿着石路跑去,叫也叫不停。两人只好跟在她后面。

轨生没走几步,附近的环境开始变化,面前出现一个花园。

花园里只有一种花,花有三块白色花瓣,黄色的花蕊呈针状。花茎不是直的,像一条弹簧。

影琉抓住小女孩,小女孩一脸兴奋道:“你们看,这就是会飞的花。”

一阵风吹来,弹簧上的白色花朵纷纷旋转,飞到空中。场景十分震撼,让人目不暇接。

风停的时候,花朵又回到弹簧上,好像之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小女孩指着花朵说道:“你们看,我没有说谎吧。”

轨生始终感觉这里危机四伏,还是想早点离开伪谷。可是影琉居然跟小女孩玩耍起来,她们在花丛中不停跑动,花朵随之扬起。

她们用花朵编织成花冠戴在头上,影琉朝轨生笑了一下。轨生不禁心里一顿,脑中的烦恼不翼而飞。

影琉带着小女孩走到轨生跟前,身子稍微前倾,问道:“好看吗?”

轨生腼腆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三人掉头沿路走去,找到之前那块石碑,回到石洞里。石碑忽然破裂,碎成一地。

“看来以后回不去伪谷了。”影琉可惜道。

伪谷一个小宅院里,有数间简陋的草屋。草屋附近有一口水井,水井旁边是一座凉亭。

凉亭下坐着一个老人,他有一头瀑布般的银发,穿着雪白长袍,胸口挂着形状怪异的项链。

一个老仆从草屋里出来,手上捧着一盘热腾腾的饺子,放到老人面前,说道:“主人,吃点东西吧。”

“现在几点了?”老人问道。

“快下午三点了。”老仆看了看手表。

老人捋了一下胡子,说道:“是时候放她出来了。”

“刚才我看过,她已经不在井里。”老仆说道。

老人神色略为一动,问道:“谁救她出去的?”

“应该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他们刚进入绵云山脉。”老仆回答道。

“他们来这荒无人烟的山脉做什么?”老人好奇道。

“听说来讨伐刑。”老仆说道。

老人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饺子,说道:“准备好五鬼彩车,我们明天去找有缘人。”

傍晚,轨生和影琉终于赶上大队。他们在数间空置的木屋附近扎营。

钟澄正和獠狐争吵,众人在旁边静静围观。轨生走到藏鳞身边,问道:“他们怎么了?”

“大家都不想睡在野外,可獠狐安排自己人在木屋里休息。其他人对此十分不满,钟澄便站出来跟他理论。”藏鳞解释道。

“獠狐是领队,我们跟他对抗没有任何好处。”轨生低下头说道。

钟澄和獠狐差点大打出手,轨生马上冲到钟澄旁边制止他。可他根本不听,右手已经亮出兵器。

獠狐又说出几句难听的话。钟澄随之火冒三丈,提起长剑迈出右腿。

轨生立刻使用天赋暗示,说道:“想被赶出学院的话,你就出手吧。”

钟澄停下脚步,双眼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灰光,右手的长剑凭空消失,呆滞地站在原地。

轨生之前已经在钟澄脑中埋下信任的种子,现在使用天赋暗示果然马到成功。

獠狐不屑地笑了笑,回到木屋休息。轨生带着钟澄到一边,给他喝口水冷静。

钟澄慢慢恢复过来,说道:“只要獠狐一日在学院,我就永远抬不起头。”

“放心,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轨生安慰道。

“除非我能正常使用天赋,不然永远改变不了现状。”钟澄失望道。

“个人的力量有限,你得先学会依靠别人。”轨生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社团里没有一个有用的,我能靠谁。”钟澄苦恼道。

“总之,你先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时机一到,一切都会改变。”轨生看向远方,充满信心道。

天色完全暗下来,学生生了三个篝火,照亮附近一带。轨生吃完干粮后走到木屋里瞧一眼。

木屋看起来很干净,不像空置很久。每间木屋大概一百平方米,都有一张双人床。

受伤的学生正躺在床上休息,其他与獠狐关系不错的学生靠在墙边坐着,见到轨生进来,马上喝道:“出去。”

轨生不想跟他争吵,直接走出门外,因为昨天整晚没睡,现在感觉非常疲累,眼皮快撑不上来。

昨晚没有收获,藏鳞还是在附近设下陷阱捕捉麻雀。汤尚一直找机会跟女学生聊天,可她们根本不搭理汤尚。

獠狐吩咐紫岚今晚通宵巡逻,紫岚便在附近设置大型阵法,足足花了两个小时。

咏祈利用大家带来的食材做菜,整个营地都飘着香味。戽石正在练习化,身上时常发出强烈的电流。

夜深,学生大部分都在睡觉。轨生见影琉还是在树上休息,便爬上去坐在她附近。

树枝的宽度不够,轨生总觉得自己会掉到地上。

“不习惯的话,你会很危险。”影琉睁开眼睛说道。

轨生想了想,在树枝上面施展一个橡皮盾。橡皮盾虽然防御力不强,胜在消耗小。轨生躺在上面好像睡床垫。

“你就不能找其它地方休息?”影琉问道。

“没办法。你能辟蚊,我想睡个好觉。”轨生老实道。

影琉坐起来,爬到轨生的橡皮盾上,说道:“真舒服。”

“你想跟我一起睡不成?”轨生讶异道。

“又不是第一次。”影琉笑道。

轨生不禁又想起影琉下药一事,当时还不知道她是女生。

两人躺在橡皮盾上,看着星空。轨生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喜欢睡在树上?”

“执行任务的时候,睡在树上比较安全。”影琉说道:“小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在房间,晚上怕床下有怪物,便爬到衣柜上面睡觉,久而久之就成为习惯。”

“以前我也怕床下有怪物。”轨生坦言道。

“你那时如何解决的?”影琉问道。

“我会跑到母亲那里,跟她一起睡。”轨生尴尬道。

影琉一听,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轨生见此,伸出右手指天,问道:“星星由我们的心愿形成,你听过吗?”

“我曾经向天空许愿,六岁的时候,想要一间树屋,这样就不怕床下的怪物了。”影琉点头兴奋道:“天空真的多了一颗星星,我每天晚上都会特别留意它。”

“愿望实现了吗?”轨生问道。

“实现了。父亲命人在院子做了一间很大的树屋,我之后一段时间都在树屋里过夜,可是那颗星星依然挂在天上。”影琉回答道。

“所以,星星许愿是无稽之谈?”轨生说道。

影琉摇了摇头,说道:“树屋做好后,我才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不是树屋。”

“你究竟想要什么?”轨生问道。

“一个能够陪伴自己的人。”影琉侧过脸,对轨生展开笑容。

轨生征征地看着影琉,久久不能言语。她的笑容如绽开的花朵,灵动的双眼好像能看穿人的内心深处。

“现在,那颗星星还在吗?”轨生问道。

影琉将身体挪近轨生,头靠过来,小声说道:“不见了。”

轨生心里怦怦跳,不禁向影琉问道:“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影琉噗嗤一笑,说道:“你以前都是这样对女生说话的吗?”

“这是第一次。”轨生说得的确没错,以前跟黄鸾风相处的时候,每次都是她主动亲上来,轨生只能被动接受。

影琉犹豫一会,右手按在轨生的胸口上,轻轻吻了他一下。

之后,两人默默不语,影琉靠在轨生的肩膀睡觉,看起来很安稳。

第二天早上,轨生醒来的时候,影琉还睡着,她像小猫一样蜷在身边。

轨生看得入神,下面有学生呼喊,影琉从睡梦中醒来,红着脸说道:“早晨。”

“应该出状况了。我们过去看看。”轨生说道。

木屋围着许多学生,獠狐带着良垦在屋内不断检查,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轨生走近藏鳞,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木屋内又有两名学生无故失踪。”藏鳞回答道。

一个小时过去,那两名学生依然没有回来,獠狐决定继续上路。

学生分成两个派别,一个派别同意獠狐,另一个派别想放弃任务回去,两者成五五之数。

轨生毫不犹豫地投放弃一票,不想在这深山野岭逗留。毕竟现在情况异常,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双方一直争执,讨论了一个早上都没有结果。大家显得很疲惫。

獠狐一个人坐在木屋内沉思,良垦从外面走进来,问道:“现在怎么处理,集体回去吗?”

“你觉得呢?”獠狐抬起头,问道。

“能无声无息地将学生掳走,敌人一定实力高强。我觉得……还是回去找增援好。”良垦眼睛一转,说道。

獠狐双眼闪过一丝精光,说道:“你是任务的发起人,如果此次任务失败,你难辞其咎,好好想清楚。”

“那该怎么办?”良垦急道。

“为今之计只能硬着头皮上。”獠狐说道:“你如果说服不了他们,回去后,学委一职恐怕我要另选他人。”

良垦心里一懔,马上冲到外面以学点威胁反对派。

半个小时后,大家终于统一意见,不少学生对良垦有怨言。

中午,众人一起上路,身上的干粮已经所剩无几,根本不够今天的晚餐。

轨生在路上留意能吃的食物,野生的土豆番薯,杂菜萝卜都会采一点带在身上。

草丛附近有野猪的粪便,轨生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脱离大队,沿着痕迹,追踪到一头五六十斤重的小野猪。

轨生掷出手中的锋刺,将其一招毙命,走到尸体跟前,熟练地取出一部分猪肉。

回到大队,轨生一身猪腥味让人不敢靠近。几个出身高贵的学生不时口吐脏话。轨生吹着口哨,假装没听见。

獠狐手上有一张地图,他们离森之谷已经不远,附近有一处空地适合扎营,命令所有人停下休息。

这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所有人都饿着肚子,可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干粮了。

轨生弄了一些木头生火,直接把土豆和番薯丢到火里,用树枝做成烤架烤猪肉。香味传遍整个营地。

食物好了之后,跟轨生熟的人都来讨一点吃。咏祈看起来有点害羞,轨生便主动给她一块土豆和烤猪肉。

“我的呢?”影琉走近轨生问道。

“你的要特别处理。”轨生卖着关子说道,将猪肉和杂菜串在树枝上,把肥肉上的油脂涂在上面慢烤。

食物差不多八成熟的时候,轨生从怀里拿出盐洒在上面,再用油脂涂一遍。

好了之后,轨生将肉串递给影琉,说道:“卦符村特产,盐油杂肉串。”

影琉接过尝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高兴地在轨生的脸庞上亲了一下。

不少学生看到这一幕,下巴快掉在地上。影琉现在穿着男装,他们想歪也很正常,轨生并没有主动解释,继续烤肉串。咏祈低着头,心里五味杂陈。

影琉见轨生不说话,开口问道:“不喜欢吗?”

“你提前告诉我,我会更加享受。”轨生展开笑容说道。

影琉吃饱后去散步,戽石走过来讨吃。

戽石拿着刚烤好的肉串,说道:“我们之前一起去泰勒城的时候也是这样。”

轨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面露回忆之色。

戽石盯着不远处的懔冬青,小声问道:“她常跟獠狐走在一起,他们是那种关系吗?”

轨生有点愕然,想了想,回答道:“应该不是。獠狐正疯狂追着咏祈呢,怎么会看上她。”

“我岂不是有机会。”戽石兴奋道。

轨生瞧了戽石一眼,笑了笑,又把一条烤好的肉串给他,说道:“这就是你的机会,拿给她吃吧。”

戽石马上明白轨生的意思,拿着肉串走到懔冬青跟前,和她攀谈起来。

夜深,轨生和藏鳞又被点去巡逻,轨生还好,藏鳞已经通宵了一晚,现在他累得像条狗。

藏鳞这几天都没抓到麻雀,心里十分郁闷,巡逻的时候,陷阱也没有触发的痕迹。

石径上,藏鳞一边走一边左右顾盼,确认周围没人,说道:“我们真不应该继续上山。”

“为什么?”轨生扭过头问道。

“山上的动物常常发出哀嚎,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还有,学生被人掳走,敌人的实力未知,绵云山脉真的是危险重重啊。”藏鳞解释道。

“大不了一走了之,对吧。”轨生虽然担心,但依然保持乐观。

两人经过树林深处的时候听到有水声,走近拔开前方的草丛,看到懔冬青穿着内衣在池中洗澡。

远处还藏着两个人,他们分别是戽石和钟澄。

戽石双眼睁得老大,一脸猥亵,心里激动万分。

钟澄藏在树干后面,偷偷地探头观看,口水快掉到地上。

附近有一只小动物经过,草丛发出沙沙的声音,懔冬青大声喊道:“是谁!”

同一时间,藏鳞、戽石和钟澄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轨生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懔冬青发怒。

“是你?不要命了吗!”懔冬青对轨生喝道。

“你敢在公共场合洗澡,我就敢当众观看。”轨生镇定道。

“当众?这里还有人?”这时,懔冬青不断朝四周察看,果然发现有人影在跑动。

轨生正想离开,可被懔冬青喝住:“你这无耻之徒,看了我就想走?”

“莫非你想我留在这里一直看?”轨生问道。

懔冬青顿时意识到什么,马上将身体埋入水中,骂道:“流氓!”

“再见!”说罢,轨生继续回去巡逻。

途中,轨生碰到钟澄。钟澄抓住轨生问道:“她看到我了吗?”

“看到了你的身影,但不知道你是谁。”轨生如实道。

“那就好,不然我肯定被她讨厌。”钟澄松了气说道。

“你也喜欢她?”轨生讶异地看向钟澄。

“是的。我当初想进浪漫迷狐,一半原因是她。”钟澄坦白道,忽然眼睛一转,“慢着,‘也’是什么意思?”

轨生淡然一笑,没有回答钟澄。懔冬青虽然长得不错,可小姐脾气大得很,轨生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受欢迎。

钟澄回去休息后,轨生继续巡逻。营地五十米外,藏鳞正小心翼翼地收集麻雀,多日来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

藏鳞对麻雀打入数道信源,收进衣袖里。轨生正想过去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跳到树上,看向远处的石壁。

獠狐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条古朴项链。

咏祈惊讶地合不拢嘴,说道:“这是几百年前,帝国王妃所佩戴的思甸之泪。”

“我帮你戴上吧。”獠狐拿起项链说道。

咏祈下意识地退后几步,赶紧摇摇头,说道:“这太贵重,我不能收下。”

“你不要的话,我就扔了它,反正它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獠狐作势扔掉项链。

咏祈马上出手阻止他,说道:“不要扔。”

獠狐笑了笑,走到咏祈背后帮她戴上。项链在咏祈身上显得更加不凡。

“谢谢你。”咏祈看着项链,高兴道。

獠狐走到咏祈面前,缓缓脱下面具,露出真容。飘逸的蓝发下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珠,双眉秀气,皮肤白皙,嘴唇单薄。

轨生微微一顿,觉得獠狐长得非常帅,为什么他总是戴着面具呢?

藏鳞一直盯着獠狐,神情十分激动,双手抓得紧紧的。

咏祈看了獠狐一眼,马上低下头。

獠狐抬起咏祈的下巴,迅速亲下去,让她反应不及。

几秒钟后,咏祈推开獠狐,迅速打了他一巴掌,微斥道:“你为什么亲我?”

“当然是喜欢你啊。你常跟我出去,又收我的礼物,不也是喜欢我吗?”獠狐一征,捂住右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只当你是朋友。”咏祈脸颊一红,有点结巴地说道。

獠狐听后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气,咏祈不是当他朋友,而是当他笨蛋!

獠狐用力将咏祈推倒按在地上。咏祈花容失色,用力挣扎的同时大声呼喊。可这里离营地有点远,那边的学生不可能听得见。

见此,轨生从树上跳下来,说道:“天气真好,正好适合散步。”

獠狐听到有人来,马上站起来,神色一紧,见轨生不断走近,用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这里不用巡逻,你赶紧滚一边去。”

咏祈捂住胸口跑到轨生身后,一边哭泣,一边指着獠狐说道:“他想……沾……污我。”

此事传出去,对獠狐影响很大。他果断亮出灰色长剑,指着轨生喝道:“你一定跟学生失踪有关,我要将你就地正法!”

轨生快速思考对策,让咏祈先行离开,从背后偷偷拿出埒垨武器绿芒暗藏掌心。

獠狐提着长剑瞬间而至,挑出数朵剑花。轨生躲开后,附近几棵大树断开倒下。

“迷雾!”獠狐口中念道,四周卷起一层层大雾,面前的可见度降到零。

轨生马上施展真视之镜,獠狐的一举一动尽在眼中。

雾气化成的攻击不断袭来,轨生从容躲过,让獠狐大为吃惊。

“你居然有破幻手段,我是真的小看你了。”獠狐脸色一沉,说道。

轨生每经过一个地方都偷偷放置一枚细针。獠狐只管追着轨生攻击,完全没有发现。

獠狐的基础比轨生好太多,使用的信源技术层出不同,轨生有点应接不暇。

獠狐刺出长剑后,左手化指为剑,使用二级信源技术指刃,划破轨生胸口的衣服。

轨生激活戒指,穿上夜旅衣防御,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你不必如此!”

“回到学院,我还会信你的鬼话吗,乖乖纳命来!”獠狐连点数下,空中飞来十多条折射的光束。

轨生避无可避,用心武锋刺成功挡下两道光束。其余都打在夜旅衣上,丝毫破不开防御,獠狐不禁大吃一惊。

轨生趁此空档,利用天赋暗示,让附近的绿芒飞起从后面刺入獠狐后颈。獠狐顿时倒在地上,苦苦支撑。

这时,咏祈带着众人过来。獠狐用尽所有力气戴上面具,双眼死死盯着轨生。

良垦走到两人之间,问道:“发生什么事?”

轨生收起锋刺,说道:“没什么。大家睡不着,切磋一下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