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918字
  • 2022-03-31 15:25:40

轨生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会布置简单的陷阱,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门外有人快速跑动的声音,轨生迅速冲出房门一看,外面再也没有任何身影。

用来布置陷阱的细线断开,轨生捡起一小块黑色布碎,一定是刚才经过之人留下的。

轨生重新布置陷阱,回到房间,直接靠在房门睡觉。

第二天早上,影琉起床穿好衣服,发现轨生躺在地上,顿时噗嗤一笑。

“你咋睡在这里?”影琉蹲下,用食指轻轻戳了一下轨生脸蛋,问道。

轨生疲累地站起来,开玩笑道:“我怕忍不住,半夜爬到你床上。”

二人走下一楼,老板在柜台打着算盘,眉开眼笑,生意应该不错。

轨生走到柜台结账,对影琉说道:“我忘了拿面具,你能帮我取下来吗?”

看着影琉走上二楼,轨生把钱放在柜台上问道:“昨天这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晚上,一楼都会有人值班,交班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老板数了一下钱说道。

“现在还有谁没结账?”轨生问道。

老板翻开账本一看,说道:“还有两个学生在三楼的房间。”

轨生一征,三楼根本没有人,他们到哪去了?

小镇靠东的一间民宅内,门窗紧闭。两个学生昏迷在草堆上。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青年,戴着黑色面具,头发梳到一边挡住右耳。他正是被刑抓走,后来加入他们的黯湮。

有人敲门,黯湮直接说道:“门没锁。”

一个瘦弱的男子走进来,说道:“你选的地方也太偏僻了吧,我快找了半个小时。”

“拜托,我们可不是在做善事,岔翼蝠。”黯湮说道。

岔翼蝠看向学生,问道:“用了一整晚,你只捉到两个学生?”

“行动的时候被人发现,为免打草惊蛇,我只好离开那里。”黯湮解释道。

“没关系,反正现在还有大把时间,我们慢慢来就行。不过,行动一定要成功,不然,我和你都会完蛋。”岔翼蝠说道。

“为什么上面会调我回来,还让我执行如此重要的任务?”黯湮不解道。

“当然是因为我。我可是利用了多层关系,才帮你争取到这次机会。你要加倍重视,不要再妇人之仁。”岔翼蝠说道。

“这任务很简单,你不用来也没关系。”黯湮说道。

“你虽然很利害,但不能同时对付他们所有人。”岔翼蝠说道:“我只能帮你最后一次,之后你出问题,我也无能为力。”

“我们做的多半是伤天害理之事,再出色也不能让人知道。”黯湮不齿道。

“那你为何要接受祭品?”岔翼蝠问道。

“不接受祭品就是死路一条,我能有啥选择。”黯湮生气道。

“当然有,那就是自豪地死去。”岔翼蝠说道。

黯湮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你现在既然成为我们一员,已经不能走回头路,何不坏得彻底,至少能活得潇洒自在。”岔翼蝠劝说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黯湮扭过头道。

“我想管也管不了,接下来,你只能靠自己。”岔翼蝠叹了口气说道。

“他们怎么办?”黯湮问道。

“他们的信源已封。组织会派人来接收,你不用担心。”岔翼蝠回答道。

小镇唯一一间青楼建在南面,本地人很少会光顾,顾客以旅客居多。

岔翼蝠在二楼包了一个房间,让老鸨送来十几碟好菜,开了一瓶好几万金币的烈酒。

“你很少来这种地方吧。”岔翼蝠为黯湮倒满一杯酒。

“没错。我第一次来。”黯湮说道。

在老鸨的带领下,好几个穿着火辣的姑娘走进来,向二人大抛媚眼。

“你喜欢哪一个?我让你先选。”岔翼蝠右手搭在黯湮肩膀上说道。

“我不用,你自便。”黯湮冷淡道。

“这小子还怕什么丑。我来帮你选吧。”说罢,岔翼蝠指了两个漂亮姑娘服侍黯湮。

姑娘坐到黯湮身边,在他身上到处乱摸。黯湮生气地拍打桌面,喝道:“滚开!”

姑娘害怕地离开黯湮,目光移向岔翼蝠。

“你们都出去吧。”岔翼蝠摆手道。

房间只剩他们二人,黯湮冷冷说道:“以后不要再这样。”

“莫非你喜欢男的?”岔翼蝠讶异地看向黯湮。

黯湮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岔翼蝠摇了摇头,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说道:“你以为我一直都这样吗?”

“你的事我没兴趣知。”黯湮说道。

岔翼蝠站起来,走到窗边,问道:“你听过愿卯吗?”

“那是什么东西?”黯湮抬头问道。

“愿卯是某一类人的共同愿望,它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事。愿卯虽然拥有个人意愿,但行为准则多多少少会受到许愿者的影响。这种影响会促使愿卯达成许愿者的愿望。”岔翼蝠回答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黯湮脸色一沉,问道。

“我就是一个愿卯。”岔翼蝠回过头说道。

黯湮一顿,马上大笑起来:“小时候的事情你咋能记住,别骗我了。”

岔翼蝠神情严肃,说道:“我是一个孤儿,在帝国某条偏远村庄长大。捡我回来的青楼老鸨亲眼见我在空中形成。刚开始,我跟你一样不信,以为自己是某个嫖客的野种。当我成为信众,翻查各类资料后,才确定自己是愿卯。”

“你是如何成为信众的?”黯湮好奇道。

“我从小在青楼长大,非常英俊可爱。”岔翼蝠回忆道。

黯湮咳了一声:“这不是重点吧。”

岔翼蝠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把老鸨认作母亲,她叫我做什么,都会尽力完成,早已把青楼当成自己的家。我每天打扫卫生,清洁床单,生活虽然辛苦,但感觉很幸福。直到有一天,青楼来了一个古怪老头,他把所有姑娘叫进房里,都不合心意。老头生气地乱砸东西,老鸨就叫我进去制止他。老头看到我后,竟然停下来,在老鸨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两人看我的表情变得很不一样。”

黯湮发现岔翼蝠眼含泪光,知道他所言非虚,问道:“后来怎么样?”

“之后老鸨对我特别好,不用我工作,每天给大鱼大肉我吃,有空还带我去看表演。一天晚上,我吃完饭后觉得混身无力,只能躺在床上休息。之前那个老头突然走进来。我的身体不能动弹,喊出声的力气也没有……一晚过后,我终于知道老头是个死变态。”岔翼蝠无力道:“我在二楼偷偷看老头塞给老鸨一整袋金币,拿起一把菜刀,冲到老鸨跟前,破开她的胸口,拿出还在跳动的心脏问她,这就是你的良心吗?老鸨没有回答我,她的心脏在我手中逐渐停止跳动。老头的双腿有问题,跑不远,被我连捅十七刀。我把老鸨和老头的所有钱带走,离开小村庄。后来,我被捉到刑里,与一件邪恶系祭品有反应,成为一个信众。”

“这就是你到处花天酒地的借口?”黯湮说道。

“每逢想起当晚的情形,我只能在女人身上找到活下来的意义。”岔翼蝠说道:“这是一种病,世界没有任何一位医生能治好它。”

黯湮从怀里拿出一袋金币扔到桌子上,说道:“你就在这里好好玩一晚吧。我会把事情办好,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大街上,黯湮发现不少受伤的猎人急着脚冲向街口的白色帐篷里。

黯湮捉住一个路人,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最近村民打猎老是受伤,家里入不敷出。幸好妇联的人今天来这里设置救助站,免费为伤者治病。”路人回答道。

黯湮朝白色帐篷走去,一条长长的队伍快排到街尾。

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正为大家看病,身上散发着神圣气息,让黯湮感到很不自在。

少女使用信源技术治疗,不用绷带和敷药就把伤者治好,围观者不禁拍手称奇。

帐篷内只有少女是信众,其他都是普通人。伤者实在太多,工作人员就用药和纱布替他们包扎。

绕到帐篷背后,黯湮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冷嫣吩咐过,我们不能收取群众一分一毫。”工作人员甲担心道。

“反正你已经收了钱,现在后悔太迟了。”工作人员乙说道。

“如果这里的人发现药品已经过期,他们肯定会向妇联举报,到时我们就死定了。”工作人员甲说道。

“过期一两个月而已,没事的。这里的伤者这么多,药很快就会用完。”工作人员乙拍心口说道。

“居民还是不怎么信任我们,好几个病人来这看一眼就走。”工作人员甲说道。

工作人员乙想了想,说道:“今天我碰到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他们其中一个是高官的儿子,好像叫獠狐。我们明天办一个活动,让獠狐来参加,到时,这里的居民一定会完全信任我们。”

“你叫得动他吗?”工作人员甲问道。

“妇联是慈善组织,官员都会积极参加我们的活动。他为了名声,不可能拒绝我们。”工作人员乙露出一副吃定獠狐的样子。

工作人员甲正想说些什么,感觉有人在偷听,马上冲到外面一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地上的盆栽枯萎了一半。

整个早上,轨生又陪影琉逛了一圈,街上有不少居民在办丧事,气氛有点悲伤。

镇长为了配合妇联的活动,空出广场一块,命人在那里建了一个小舞台。

活动还没开始,妇联的工作人员就把大箱子放在路旁,举着慈善的旗子,向路人募捐。

镇子里的有钱人还是有不少,短短几个小时,工作人员筹到十几万铂金币。每个捐款之人都会得到一面妇联的小旗子。

按照约定时间,轨生和影琉到达聚香楼集中,一楼已经坐满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

獠狐过了时间还没出现。缺席的一共有四人,良垦也在此列。懔冬青赶紧派人到处找他们。

中午,轨生向小二叫了几盘小菜,跟影琉吃完,獠狐依然没有回来。

擦了擦嘴,轨生悠闲地喝了一口清茶。

“吃饱了吗?”影琉温柔地问道。

“嗯,吃不下了。”轨生点头道。

门外进来三人,走在前面的猎人长得很粗狂,下巴全是胡渣。身后有两小喽啰,抬着一个大木箱。

猎人在轨生附近一桌坐下,让小二把最贵的酒和菜拿出来,给他一个铂金币小费,眼睛不眨一下。

小二开心地收起铂金币,变得十分殷勤,转身到厨房打点。

大木箱落地的时候发出很响的声音。里面的东西很重,喽啰的双手都有红印。

老板从柜子里拿出店里珍藏几十年的名酒,走到猎人跟前打开,亲自为他倒酒。

猎人闻到酒香,口水忍不住流出来,连续喝下好几杯,对在座的各位豪气道:“今天高兴,大家的账都算在我身上!”

学生大多是名门之后,根本不缺钱,一点也提不起兴趣。只有坐在角落的当地居民站起来拍手感谢。

轨生举起右手,对小二说道:“再来一盘牛肉。”

“你不是饱了吗?”影琉好奇地问道。

“没办法。小时候穷惯,一有小便宜就忍不住。”轨生尴尬道。

这时,有客人认出猎人的身份,说道:“小张,你发财了么,咋这么豪气。”

猎人朝他看了一眼,发现是住在对面的老谢,又喝了一口酒,说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发财了。”

“我们镇子大部分猎人都受伤,你却发大财,真是匪夷所思。”老谢不解道。

“前几天,我跟大伙一起上绵云山脉打猎,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一群发疯的野马。”猎人打了一个嗝说道。

“野马可不值钱。”老谢说道。

“那群野马完全不要命,见人就撞,好几个老猎人直接被它们撞死。见状不对,我们立即四散逃跑。其他人都受伤回到镇子,而我就困在一个世外桃源里。”猎人缓缓道来。

“世外桃源?你别骗我。绵云山脉虽然很大,但没人见过那里有世外桃源。”老谢不信道。

“我没有骗你。那里不仅有美食名酒,珍奇异宝,还有美女相伴。”猎人说道。

“在哪里,你带我去看看?”老谢请求道。

“办不到。”猎人马上拒绝道。

“小张,用不着这样吧。”老谢不满道。

“我不是不想带你去,而是带不了。我拿了一整箱铂金币出来后,世外桃源就消失不见。”猎人解释道。

“还有这等奇事?”老谢半信半疑道。

半个小时后,猎人吃饱喝足,准备带着箱子离开。

一个锦衣商人走进来,身后带着一群打手。他们手上拿着铁管子,凶神恶煞。

“就是他,把他捉住!”商人指着猎人喊道。身后的打手立刻冲前去,将猎人按在桌子上不能动弹。

“你们干什么?”猎人侧过头喝道。

“你还敢问我,你做过什么,心里没有数吗?”商人走近猎人说道。

老板害怕地走过来,说道:“客官,这里还要做生意……”

商人不理老板,拿出一个袋子放在桌子上,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猎人认出袋子,说道:“我之前买古玩付的钱。”

商人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里面全是大小不一的小石头,说道:“我不知道你耍的是什么把戏,里面的铂金币全部换成石头了。”

“不可能,我给你的明明是铂金币,你想敲诈我是吧。”猎人生气道。

“我打开门做生意这么久,从没骗人。来人,先把这个混蛋打一顿。”商人怒道。

几分钟不到,猎人全身是伤,头破血流,哀求道:“别打了,我再给你钱,总行了吧。”

“还不赶快拿出来!”商人又踢了他一脚。

猎人爬着来到木箱跟前打开,里面全是毫无价值的石头。

“这怎么可能?”猎人失神道。

商人见之,又揍了猎人一顿,最后将古玩要回来,才带人离开。

轨生来到猎人跟前,扶起他,说道:“看来,你也没法付饭钱了。”

这时,小二才醒悟过来,马上拿出之前猎人给的铂金币,可怀里只有一颗小石头。

老板要猎人马上结账,可猎人哪有金币给他。最后,轨生为其付钱,老板才不为难猎人。

猎人跟轨生坐在一起,感激道:“谢谢你帮我解围,不过,我可没有钱还你。”

“我不需要你还。你回答我几个回答即可。”轨生说道。

“世外桃源么?我发誓,那是真的。”猎人说道。

“刚才你给小二的铂金币我也看到,那不可能造假。”轨生点头道。

“你要问什么?”猎人搔着脑袋说道。

“你是如何进入世外桃源的?”轨生问道。

“我也不清楚,当时为了逃命,直接冲进前方的强光里,接着就迷迷糊糊地困在世外桃源里。不过,我之前在山脚捡到一个古怪木雕,好像民间盛传的厉鬼,曾经发出五彩霞光。”猎人缓缓道来:“我进入世外桃源后,木雕就离奇失踪,再也找不到了。”

“世外桃源究竟长什么样?”轨生又问道。

“那里云雾缭绕,仿如仙境。有装满财宝的金山,有无数美女的温柔乡,有山珍海味的酒楼……”猎人回忆道。

“那里危险吗?”轨生沉默一会,问道。

“危险?一点也没有。我恨不得一辈子留在那里。半个小时不到,我就被一股推力赶出来,回过头,后面全是无边的树木。幸好我用箱子装满铂金币,不然就错失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猎人说道。

“为什么铂金币会变成石头?”轨生问道。

“可能来这里的时候有神秘高手把我的箱子换了,我得回去好好调查一下。”猎人摆出一副侦探的样子。

之后,轨生向他要了一份绵云山脉的地图。地图上除了有地形概括和动物分布外,还有猎人的打猎心得。

猎人起初不太愿意,但轨生为他付了一大笔钱,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轨生要他在地图上标记世外桃源的大概位置,猎人想了想,还是很配合地动起笔来。

猎人走后,影琉靠近问道:“你对那个世外桃源有兴趣吗?”

“一点点。”轨生收起地图说道。

“这恐怕有危险哦。能把石头变成铂金币,做出迷惑幻境的人,肯定是实力高强的信众。”影琉提醒道。

轨生点头说道:“我要地图就是为了躲开他。”

临近傍晚,獠狐姗姗来迟。良垦跟在后面,一脸兴奋。

学生对獠狐多少有点意见,但都不吭声,生怕得罪眼前这个学生会会长。

獠狐拿出名册报数,只有二十八人。经调查,失踪的两个学生昨晚就睡在第三层的客房,与轨生的房间只隔着一道墙。

大家开始慌乱起来。能无声无息地抓走信众,那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有人建议不管他们继续上路,任务有时间限制,错过时机,一切将会徒劳。而且又没有失踪学生的线索,盲目去找只会白费力气。

一部分学生希望留在镇上,找人是假的,怕上山后遇到刑才是真的。

獠狐力排众议,学生无论生死,大家都必须完成任务,明天中午准时启程。

轨生心里也赞成上路,留在小镇反而更加危险,昨晚要不是警觉到异常,他和影琉也可能会被捉走。

晚上,轨生感觉学生越多的地方越不安全,索性花一点小钱跟影琉到民居借宿。王都的消息还没传到这里,居民的态度还是十分友好。

到了明天,聚香楼又有两名学生失踪,顿时人心惶惶。

獠狐将整支讨伐队分成两组搜索小镇,力求在中午之前找到失踪学生。

轨生逛到广场的时候发现獠狐和良垦在参加妇联的剪彩活动,他们穿得光鲜亮丽,一点也不像在执行任务。

围观的人很多,轨生好不容易挤进去。大家对妇联的印象都很好,认为它是一个为民服务的慈善组织。不少人穿着妇联标记的T恤。

獠狐站在最中央,良垦在他的旁边。剪彩后,两人捐了不少钱,拿到一个刻有他们名字的牌子。

人群中走出一个受伤的猎人,他昨天到妇联那里治疗右臂,伤口不仅没有好,反而有腐烂的迹象。他马上到小镇的正规医院检查,得知治疗用药已经过期。

“你们拿过期药骗人捐款,妇联就是个黑心组织!”猎人大喊道。

昨天那个工作人员乙一惊,命令道:“快把他捉走!”

猎人刚被控制住,人群中又走出数个相同情况的小镇居民。他们异口同声地喊道:“黑心组织,敛财害命!”

工作人员甲走到乙的旁边,害怕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你赶快把仓库里面的药全部销毁。”工作人员乙冷静道。

獠狐怕惹事上身,赶快带着良垦回去。人群疯狂冲击妇联的设施,将他们的广告牌全部砸烂。

没多久,大火从镇内的某处冒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传遍大街小巷。群众为了救火,纷纷掉头走去火灾地区。

轨生跟在獠狐后面回到聚香楼,大家已经准备就绪,只要獠狐开口,他们就可以立即启程。

獠狐一声令下,所有学生离开小镇前往绵云山脉。

半个小时后,大火终于被灭。一支白衣队伍来到小镇。马车上坐着一个女生,她有一头瀑布般的长发,柳眉大眼,细嘴红唇,神圣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她正在阅读妇联的收支报表,发现其中大有问题。

忽然一个老头跳上马车,坐在女生对面,说道:“大人,他们出事了,刚才被群众攻击,幸好没有伤亡。”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叫我冷嫣就好。”说话的正是轨生的同乡冷嫣,她为了找寻被刑捉走的黯湮,离开村子加入远近闻名的妇联。她在妇联的地位极高,认识不少高官权贵。

“冷嫣大人,要不我们先不过去?”老头建议道。

“群众对我们有意见,我们一定要查清楚。”冷嫣正色道:“如果我们真的有问题,我一定会秉公办理,绝不徇私,还群众一个公道。”

一行人来到妇联临时搭建的分部,看起来很简陋,但基本设施齐全。

冷嫣直接坐在主席,让负责活动的工作人员甲乙上来汇报情况。他们说得有条有理,让人觉得一切都是事故造成的。

冷嫣一点也不急,让人将被火烧过的药物拿来。药物几乎成灰碳,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冷嫣右手一挥,口中念道:“圣光复原。”

药物在乳白色的柔和光线下缓缓恢复原状,观围之人大叫神奇。

冷嫣拿起药物仔细检查,喃喃自语道:“果然是这样。”

这时,工作人员乙跪下来,哀求道:“小人财迷心窍,不应将药换走,请大人宽恕我们。”

“你们可真是聪明啊。”冷嫣讥讽道。

站在旁边的老头走近一步,说道:“按照妇联规定,任何损害妇联声誉,贪取组织财物的人,都要接受勾舌之刑。”

工作人员甲跪下哭着磕头道:“不要啊,请大人放我们一马。”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起来,对两个工作人员喊骂,用词十分不雅,希望冷嫣可以对他们重重处罚。

冷嫣思量过后,说道:“你们想要没事的话,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啥条件?”工作人员甲马上问道。

“你们以后就成为我的部下,我布置的工作,你们都要舍命完成。”冷嫣说道。

“这……”工作人员甲一听,犹豫起来。

“怎么,你们要勾舌根吗?”冷嫣威胁道。

“一切听从大人吩咐。”工作人员甲乙异口同声道。

随后,冷嫣一方面安稳民心,拿出大笔钱给事故人员,另一方面亲自为伤者治疗。一天过去,妇联的名声总算能保住。

回到住宅后,冷嫣感觉很疲倦,使用大量信源,一时半刻根本恢复不过来。

老头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捧着一碗补气血的汤水,放到冷嫣面前,说道:“喝了它吧,会舒服一点。”

冷嫣点了点头,拿起碗抿了一口。

“为什么放过他们?”老头问道。

“我想要他们找一个人。”冷嫣坦言道。

“就是那个跟你一起长大的黯湮吗?”老头猜测道。

“是的。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一个人的时间有限,所以我才会想找人帮忙。”冷嫣解释道。

“妇联在这里的工作开展不顺,你可能要留在小镇一段时间。”老头说道。

“我在哪里都一样。”冷嫣又抿了一口汤。

“最近小镇的猎人频频受伤,他们都是被发疯的野兽袭击,我猜绵云山脉有邪恶系信众出没。”老头担心道。

冷嫣一听,手中的碗掉到地上,汤水溅到一地。

“没事吧,冷嫣大人。”老头上前一步问道。

冷嫣摆了摆手,说道:“我要亲自上山一趟。”

“不行啊,大人您虽然是信众,可一点战斗能力也没有,遇到邪恶系信众只有死路一条。”老头劝说道。

“不行,我一定要上山,找到邪恶系信众问清楚。”冷嫣决意道。

“要不这样,你让那两个工作人员上山调查,找出邪恶系信众的具体位置。我们再派人上山捉他们,你看如何?”老头问道。

冷嫣看着窗外的月亮良久,说道:“好吧。”

过了一天,由獠狐带领的讨伐队已经走进绵云山脉。山路崎岖不平,学生只能徒步上山。

山上的树林没有开发过,一直保持着原始模样。住在里面的动物警觉性很高,感觉有人接近,纷纷躲在隐秘处,不再露头。

路上经常出现猎人的标记,除了轨生,没有人看得懂刻在石上和树干的符号。标记非常有用,轨生可以利用它避开危险动物。

没有马代步,许多学生开始乏力,走不到一公里就得停下来休息半个小时。

天黑之前,众人准备扎营过夜,轨生感觉要好几天才能到达目的地。

篝火是驱赶野兽的常用手段,学生扎营的附近都没有动物敢靠近。火光在树林间摇晃,让周围变得有点诡异。

轨生拿出干粮,分影琉一半吃起来。影琉经常在外露宿,对此习以为常。可是懔冬青不同,她出外都是住高级酒店,怎么受得了野外露宿,上山以来,就没停过埋怨。

吃过饭后,学生有的在休息,有的在练习信源技术,有的强化心武。

轨生对紫岚的心武很好奇,居然是整套阵旗。阵旗一共有十二支,每支只有手指大小,散发着淡淡蓝光。

紫岚从小就在紫沼城外打猎为生,对现在的环境感到很自在。

轨生走到他旁边坐下,说道:“一般人都喜欢用剑作为心武,你也太特别了吧,这种阵旗恐怕没有多大的威力。”

“你也知道我的天赋是速记,不能与普通攻击手段配合,所以我只能走不一样的路。速记能让我的大脑记下海量知识,在阵法一道很有优势。可布下阵法要花很多时间,因此我将心武做成阵旗,施展简易阵法只须短短几秒。”紫岚解释道。

“阵属于信源技术的一种,你就算可以记下许多阵法,可学院的智库不对外开放啊。”轨生说道。

“前阵子,我替学院完成任务,可以进入一次智库。”紫岚说道。

“能逗留多长时间?”轨生问道。

“只有半个小时,不过已经够了。我把全部二级阵法技术全部记在脑里,想用哪一个就拿出来练,十分方便。”紫岚笑道。

轨生从黄老爷那里偷学回来的真视之镜并不完善,作用范围是短板,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

轨生曾经利用吕家的资料加以完善,结果都是失败告终。

“智库里有没有增加作用范围的阵法?”轨生问道。

紫岚变得呆滞,几秒过后,缓缓说道:“有是有,不过都没有实际用途。”

“可以告诉我吗?”轨生请求道。

紫岚点了点头,把五个阵法逐一演示一遍。阵法很简单,轨生很快就记住了。

的确如紫岚所说,它们没有任何威力。第一个是用来驱赶气味的,第二个是遮挡太阳的,第三个是吸引野兽昆虫的,第四个是增强空气湿度的,最后一个则是保暖用的。

轨生用吕家代代相传的核心分析法找出有用的部分记下,可结构跟真视之镜不相容,无法生搬硬套。轨生不会改动结构,得以后再想办法。

夜深,部分学生已经休息。轨生闻到空气夹杂着血腥味,守着篝火保持警惕。

树林中不断冒出发红的双眼,骇然的低吼声不绝于耳。轨生马上大喊:“大家快起来,有野兽接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