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831字
  • 2022-03-30 21:01:53

所有人都在看热闹,只有戽石和商人下注,戽石的下注额是商人的三倍。

结果出来,四五六大,戽石又输了。商人收下筹码,向戽石说道:“谢谢。”

戽石脸色一沉,说道:“有种就继续。”

“钱没有人嫌多。不过,你已经输光了,拿什么来赌?”商人笑道。

戽石向话事人招手,向他借了好几万铂金币,又把钱全压在小上。

商人摇了摇头,笑着把钱压在大上,下注额又是戽石的三分之一。

结果出来,戽石还是输光所有筹码,让周围观看的人捧腹大笑。

“小朋友,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商人笑道。

“你想说什么?”戽石问道。

“多亏你,我赚了一大笔钱。”商人拿出一个铂金币,扔到戽石面前,说道:“赏你吃饭。”

看着商人离开赌档,戽石狠狠把铂金币扔到地上,周围的人疯狂去捡。

戽石觉得今天运气太差,决定回去学院,还没走出大门,被两个壮汉拦下。

话事人从后面走过来,说道:“戽少,走之前你得签一下文件。”

戽石接过好几张纸,快速浏览一遍,那是某间银行的贷款单。

戽石对此并不陌生,那里的利息极高,跟高利贷没什么两样。

“我会找别的方法还钱给你。”戽石冷冷道。

“你要是不签下它,我怎么放心你离开。”话事人一变脸色,说道。

“凭你们几个就想拦住我?”戽石不屑道。

话事人一拍双手,侧面走出好几个人来,他们全都是经验十足的信众。

一瞬间,戽石被他们制伏在地上,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怎么样?你现在还签不签?”话事人笑道。

半个小时后,戽石早就签下贷款单离开,话事人正高兴地数钱。

之前跟戽石一起赌钱的商人掉头回来,只用短短三十秒时间,就将所有人全部击倒,并把整间赌档拆了,说道:“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话事人带着手下落荒而逃,连地上的钱都不捡。商人缓缓地将脸上的人皮面具脱下,露出真正的面容,正是地下道排名第二的李严谨。

回去的路上,戽石显得没精打采,他欠了银行不少钱,又没有收入来源,根本不可能还清债务。

戽石想过找轨生帮忙,可之前欠下的一分没还,怎么好意思向他再借。

刚回到学院,戽石发现公布栏附近站满了人,挤进去一看,原来近期学院会组织一支学生队伍前去捣毁刑的窝点,给出的学点和奖金都非常丰厚。

公告下面已经有不少名字。戽石也想报名,可任务不简单,没有把握安全无事回来,脑海马上浮现轨生的样子。

十五分钟后,戽石找到轨生,拿起地上一张画满圆圈的纸,问道:“你在干什么?”

轨生抬起头,放下手中的笔,笑了笑,回答道:“无事闹着玩。”

“学院刚出了一个任务,你能陪我去一趟吗?”戽石直接问道。

那任务轨生也知道,非常危险,只有不怕死的新生接下任务。

“你缺钱的话,我还可以借你一点。”轨生一眼看穿戽石,说道。

戽石感觉不好意思,犹豫一会,还是坚持去做任务。

戽石对轨生有恩,他一个人去,轨生始终放心不下,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轨生有隐界在身,也不怕遇到危险。

半个小时后,朱彤彤上完课,从教学楼走出来,吸引不少学生注意。

朱彤彤和几个聊得来的女同学一起到公共区的蜂蜜奶酪吃饭,之后经过练习场,发现张燕正在练习信源技术。

张燕是权盾的曹元泰派来的,平常很乖巧,很少跟影琉和朱彤彤交流,显得有点拘束。

她做事认真努力,每天花大量时间锻炼,影琉和朱彤彤都很喜欢她。

张燕停下来,问道:“找我有事吗?社团的事应该都处理完啊。”

“没事,我只是来看看你。”朱彤彤笑道。

张燕有点紧张,看着朱彤彤不知所措。

“你在练习权盾所教的权印吗?”朱彤彤问道。

“你也知道权印?”张燕不可置信地盯着朱彤彤。

“基本每一个权盾成员都会施展权印,那是封印敌人的最佳手段。我还不怎么熟练,影琉可以一瞬间施展出来,至今,权盾还没有人打破她的记录。”朱彤彤介绍道。

“为什么我练了好几个月都没练成?”张燕问道。

“你才刚成为信众没多久,基础还不扎实,这很正常。权印是封的二级信源技术,你先练好封,应该会好一点。”朱彤彤回答道。

朱彤彤陪张燕一起练习,花了足足一个小时,张燕终于成功施展出权印。

权印是一种很华丽的招数,会在受术者头上生出一个巨大光环。光环缓缓降在身上逐渐收拢,限制敌人的行动,最终完全封印信源。

朱彤彤感觉有点累,叫张燕一起到旁边的户外椅休息。两人坐在一起,朱彤彤开口说道:“权印能够叠加使用,几个人一起施展的话,威力巨大,这就是权盾如此看重此术的原因。”

“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跟你们一样强?”张燕抬起头问道。

“你为什么要变强?”朱彤彤问道。

“只有这样,别人才不能欺负我。”张燕坦白道。

朱彤彤透过权盾的关系,知道张燕父母早已双亡,于是说道:“我跟你一样,从小就没有母亲。”

“她是怎么死的?”张燕好奇地问道,没有一点顾忌。

“生下我没多久就死了。我完全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朱彤彤黯然道。

“那你的父亲呢?”张燕又问道。

“他……很忙,我很少见到他。”朱彤彤犹豫道。

两人朝社团回去,路上,朱彤彤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以后可以把我跟影琉当成家人。”

张燕心里一暖,说道:“谢谢。”

经过公布栏的时候,张燕看到轨生杵在那里,伸出食指,说道:“之前在社团住了几天的男人。”

朱彤彤嘴角扬起,走过去看了一眼任务,问道:“你有兴趣吗?”

“毫无兴趣,只是帮朋友。”轨生回答的时候朝四周看了一下。

“找影琉么?她不在这里。”朱彤彤捂着嘴笑道。

这时,戽石从公布栏过来,说道:“我已经将我们的名字写上去。”

轨生向朱彤彤施了一礼,道:“我有事,先走了。”

“慢着。”朱彤彤说道:“有空过来社团坐坐呗。影琉会很高兴的。”

“我可没有到那里的理由。”轨生愣了一会,说道。

“我想见见你,这理由够充分了吧。”朱彤彤向轨生抛了一个媚眼说道。

轨生笑了笑,跟着戽石离开,一点也没有把朱彤彤的话当真。

“那人也太不识好歹了吧。”张燕见轨生走后说道。

“他一直都是这样,不过人还不错。”说罢,朱彤彤带着张燕离开。

回到社团的时候,晚饭已经送来。张燕进厨房准备餐具,朱彤彤沿楼梯来到三楼的练舞室。

影琉正在跳舞,看到朱彤彤进来,停下手脚,问道:“下课了么?”

“现在都什么时候,你快跳一整天了。”朱彤彤点头道。

影琉拿起毛巾擦了擦汗,说道:“跳舞能让我的心静下来。”

朱彤彤看向墙上的大窟窿,说道:“我过几天找人修好它吧。”

“不用。留着它不用管。”影琉透过窟窿,看着轨生住过的房间,有点失神地说道。

“他不会来了。”朱彤彤看出影琉的心思,说道。

“为什么?”影琉紧张地看向朱彤彤。

“他最近护城有功,当着校长和王子的面拒接任务,怎么可能还会来。”朱彤彤解释道:“我们发布的任务可是没有多少学点奖励,而且又费时间。”

“既然这样,你就找人把窟窿修好吧。”影琉失望道。

“要不,我们出去走走?”朱彤彤建议道。

“我不想出去。”影琉摇头道。

“轨生最近接了一个任务,要出城一趟,现在,任务的名额没剩多少个了。”朱彤彤故意说道。

影琉一听,马上瞪了她一眼,急着脚走出社团。

几天后,轨生被藏鳞摇醒,坐起来,揉了揉眼睛,问道:“现在几点了?”

“还有半个小时到九点。”藏鳞回答道。

“再让我睡十五分钟。”轨生说罢又躺在床上,一点也不想动。

“你再不起来,社团就剩你一个,没人会叫醒你。”藏鳞说道。

轨生又坐起来,问道:“她们去哪了?”

“送沈鲔歆出城。”藏鳞回答道。

“她也是今天走吗?”轨生问道。

“她跟你说过好几遍,还要你去送她,咋不长记性呢?”藏鳞无奈道。

“她又不是第一次回去,真是娇气。”轨生站起来喝了一口水,说道。

“你不会忘了今天的任务吧?”藏鳞问道。

“我当然记得,但为什么你这么上心?”轨生好奇道。

“因为我也报名了。”藏鳞解释道。

轨生一边走出房间,一边说道:“你可不缺学点和金币。”

“麻雀最近死的有点多,我想到外面捉几只野生的。”藏鳞说道。

轨生直接把沈鲔歆吃剩的土司塞进嘴里,跟着藏鳞走出社团,身上什么也不带。

“这次任务很危险,去的人只有一两个能打,你可要小心。”轨生走到马棚解开坐骑的缰绳,说道。

“放心吧,我最擅长逃命。”藏鳞翻身上马说道。

藏鳞的马是南方的野马,普通人根本无法骑它,而且卖得老贵。

两人在街道上并排骑马,轨生的坐骑依然那么不显眼,但它的双眼十分有神。

藏鳞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给轨生,说道:“这是沈鲔歆临走前托我交给你的。”

轨生接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记得回来带手信。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轨生将纸条揉成一团扔掉,心里暗道,我可不是去旅游。

“回来的时候,你在王都随便买一件礼物就好。”藏鳞看了轨生一眼说道。

“你看过纸条?”轨生讶异道。

“她可没禁止我看。”藏鳞耸了耸肩。

“她也没要你看吧。”轨生白了他一眼。

城门聚集了不少学生,他们准备充足,身上至少穿着一副轻甲。

轨生身上只有一套在王都买来的素衣,显得有点寒酸。

来参加任务的学生都在等轨生,眼神都不太友善。

轨生看了看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心里暗道,我没有迟到,你们可不能怪我。

戽石骑着马过来。他的马也是北方的混种马,速度不快,胜在耐操。

“这个任务由獠狐带队,这趟旅程估计不会愉快。”戽石担心道。

“尽量不要接近他就好。”轨生说道。

獠狐站在学生中央,穿着一副黑色盔甲,看起来威风凛凛。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去打仗。

站在獠狐后面的是他的社团成员,懔冬青、良垦……还有汤尚?!看到这里,轨生大吃一惊。

汤尚穿着一副名贵的皮甲,头上挂着太阳眼镜,看了轨生一眼,认不出他。

汤尚的嘴脸让轨生回想起多年前不愉快的夜晚,汤婉娴矛盾又无助的眼神至今历历在目。

“这不是轨生吗?”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轨生回头一看,原来是紫岚。轨生从紫沼城来到学院后,就跟他很少见面,毕竟他不是地下道的成员。

陈吟曾经交待轨生,要他帮忙照顾紫岚一二。可是紫岚实力不俗,根本轮不到轨生操心。而且紫岚在学院人缘不错,到处都是他的朋友。

“你为什么会参加这个任务?”轨生问道。

“我最近加入了杂记报社,总编叫我随队记录有用素材。而且,这个任务给的学点和奖金不错,很少人能抗拒吧。”紫岚回答道。

“你自己要注意安全,这个任务可不是闹着玩的。”轨生严肃道。

“我跟入学之前完全不同,学会了不少技术,保命绝对没有问题。”紫岚拍心口说道。

紫岚离开跟其他人聊天,咏祈向这边走来。她身上穿着埒垨防具,轨生之前在商店看到过,价钱并不便宜。

獠狐看过来。轨生实在不想招惹咏祈,以免又得罪那个瘟神。

“太好了,你也参加这个任务。”咏祈高兴道。

轨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不多准备?”咏祈见轨生啥也不带,问道。

“我们又不是旅游,带太多东西反而是个累赘。”轨生解释道:“实在不行,沿路买就是。”

“不用怕。獠狐是学生会会长,实力非常强,一定能保护我们。”咏祈天真道。

轨生心里不禁苦笑一番,实在说不出任何话来。

“表哥克雾原本也想跟来,可惜有任务在身,只好作罢。”咏祈说道。

轨生又看了獠狐一眼。

咏祈从身上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不少液体。轨生马上认出液衣,防具店的镇店之宝。

咏祈虽然家境还不错,但肯定吃不消两件埒垨防具的费用。液衣绝对是獠狐买给她的。

“要不你拿着这个防身吧。它能变成一件防身衣服,非常神奇。”咏祈将瓶子递给轨生说道。

轨生摇了摇头,他如果收下,反而更加危险,这段时间,獠狐可是一直在身边。

咏祈离开后,一只手搭在轨生肩膀上,回头一看,原来是女扮男装的影琉。

影琉跟轨生一样穿着普通,身上啥也不带,问道:“为什么不来找我?”

“你倒是给我一个找你的理由。”轨生说道。

“我的社团全是美女,这还不够吗?”影琉问道。

“抱歉,我的社团里美女也很多。”轨生回答道。

影琉走近一步,挑逗地小声问道:“有我漂亮吗?”

轨生看着影琉精致的五官,不禁出神,马上侧过脸,没有回答她。

影琉笑了笑,跟轨生站在一起,十分亲密。

“这位小哥是?”钟澄大咧咧地走过来问道。

“你咋又在这里?”轨生眉头一皱。

“当然是为了学点。你也知道我的社团排名垫底,我做的任务又赚不到学点,现在不拼一下,下学期就没法选课了。”钟澄解释道。

钟澄穿着一身盔甲,走起路来很笨重。盔甲是小城镇的便宜货,根本无法抵挡信源技术的攻击。

这时,獠狐将大家叫过来点名,众人一一报数,刚好三十人到齐。

“这个任务是校长陆座亲自下达,我们必须得在两个星期之内完成。任务内容是侦察刑的窝点。敌人不简单,你们要听从我的指挥。”獠狐大声说道。

“你有什么好的计策?”头发很卷的男学生问道。

“我们先日夜赶路,尽快到绵云山脉附近的小镇,在那里休息过后再徒步上山,前往森之谷。如果刑的数量不多,我们就杀光他们。”獠狐回答道。

没有人有意见,獠狐带着大家离开王都,朝绵云山脉出发。

轨生见影琉没有带马,问道:“你打算跑去吗?”

“我比那些畜牲快多了,明天就能到达绵云山脉。”影琉点头道。

“好吧,那你慢慢跑。”说罢,轨生翻身上马,拉起缰绳。

忽然,影琉跳上来坐在轨生后面,双手搂着他的腰,说道:“出发吧。”

“不跑了吗?”轨生回过头问道。

“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下来。”影琉嘟着嘴说道。

轨生笑了笑,夹紧马肚,迅速向前跟上大队。

中午,讨伐队来到沿路一个小村庄,离王都快有三十里路。

大家的马都累得要死,而轨生的坐骑依然生龙活虎,让坐在后面的影琉大感意外。

獠狐叫大家休息半个小时再继续上路。轨生赶紧在村庄买了一个背囊、一个水壶和一些干粮。村民的态度很不好,眼神也不对劲。

轨生来到解散前獠狐所说的餐馆。里面几乎坐满学生,村民在外面指指点点。

轨生和影琉找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叫了三个菜,味道还不错。

“这是什么东西啊,也太难吃了吧。”隔着两桌的懔冬青将口中的菜吐出来,埋怨道。

獠狐见此,只好说道:“将就吃点吧,接下来还要上路。”

“要不你吃我的?”咏祈说道。

“我还是喝水算了。”懔冬青摇头道。

这时,一个小孩跑进来,将一颗鸡蛋扔到懔冬青头上,骂道:“杀人犯,你快死吧!”

懔冬青生气地站起来,举起右手,想掌刮小孩。獠狐及时抓住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小孩跑到懔冬青跟前,用力踹了一脚,朝她吐口水骂道:“就是你,让我们家没了。”

轨生听到这里,已经猜出学生为什么在这里如此不受欢迎。原王都的居民没有家住,只好暂时来到这里定居。懔冬青是之前事件的导火线,他们生她气也很正常。

外面的村民蠢蠢欲动,轨生见状不对,赶紧放下几个金币,拿着菜带影琉走出饭馆。

“为什么急着离开?”影琉问道。

“你想被人砸鸡蛋的话可以留在那里。”轨生也不多作解释,一边吃一边走。

半个小时后,獠狐全身都是蛋清,头发湿湿的。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不是烂菜就是墨水,十分难堪。

村民一直跟在学生后面,边骂边扔,见他们离开村口,才逐渐回去。

有人建议找个地方清理身体,可被獠狐马上否决,行程不能耽误。

大家只好忍臭继续上路。轨生不禁笑了笑,翻身上马,和影琉跟在后面。

到了半夜,众人停下来在草地上弄出三个篝火,准备休息到天亮。

四周经常会传来野兽叫声,而且蚊子多得要命。所有学生都在闭目养神,没有一个人能睡得着。

轨生发现蚊子都不会叮影琉,于是好奇地问道:“你的皮太厚,蚊子的针都扎弯了么?”

“那是因为我的香囊。”影琉从怀里拿出一个淡绿色小袋。

轨生拿起闻了一下,那股奇怪的茉莉花香十分强烈。

“香料里混有特殊药材,具有驱蚊赶兽的功能。”影琉解释道。

轨生把香囊还给她,说道:“很不错。”

“你想要的话,我回去做一个给你。”影琉低下头小声说道。

天亮,所有学生都准备好启程,轨生还在呼呼大睡,一点危险意识也没有。影琉不好意思叫醒他,只好一直在旁边等着。

这时,藏鳞走过来,一脚踢在轨生的屁股,大声说道:“再不起来,大家就要走了。”

轨生在草地上连滚数圈,差点撞到还没熄灭的篝火,狼狈地站起来说道:“你也太狠了吧。”

众人上马继续赶路,就这样,终于在第三天傍晚来到獠狐之前所说的小镇。

小镇靠近绵云山脉,居民大多打猎为生,野味占收入七成。

居民见到陌生人非常热情,根本不知道啥是预备军官学院学生。

獠狐让大家自由行动,明天在小镇的聚香楼集中。

聚香楼是小镇有名的酒楼,二层以上有客房出租。不少学生直接在那里打盹。

轨生还没把坐骑拴好,就被影琉拉到大街上游逛。

在她的社团住过一段时间,轨生知道她喜欢收集各地的特色玩意。

两人来到一个画画的摊位,四周都是漫画肖像。画画的是一个双腿有残疾的中年人,前额全秃,下巴留着山羊胡子。

影琉叫他为二人画画像。轨生只好坐在她旁边,足足半个小时不动。

看着成品,轨生感觉有点怪,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画面极不协调,不过影琉十分喜欢。

轨生掏腰包放下几个金币准备离开,忽然发现角落处有一幅很怪的画。

“老板,这画的是谁?”轨生伸出右手食指,问道。

“昨天没有生意,我就随便画一画路人。”老板回答道。

画像中人穿着黑衣,戴着面具,手臂上有一个明显的刑字,他一定是邪恶系信众。

“这里离刑的窝点很近,出现刑的概率很高。”影琉说道。

“对方在暗,我们在明,我们接下来要加倍小心。”轨生说道。

可影琉一点也不担心,继续带着轨生逛街。

经过杂货铺,轨生停下脚步,买了一个不起眼的面具,直接戴在脸上。

影琉很喜欢街边的小吃,尤其是煎炸类食物。小贩烹调很不卫生,轨生看到后一点胃口也没有。

影琉买回来后只吃一口,其它全塞给轨生,轨生只好硬着头皮吃光。

小镇里有一条专门让旅客购物的小街。影琉从街头逛到街尾,将里面奇特的东西买一遍。

大多数是野兽形状的工艺品,只能当摆设,没有任何实际功能,但卖得老贵,影琉瞬间花光身上的钱。

入夜,轨生拎着两大袋特产进入聚香楼,影琉不好意思地跟在后面。

里面坐了不少学生,他们正在吃晚饭。老板一边高兴地招呼客人,一边算账。

轨生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叫小二冲一壶好茶来,向影琉问道:“你要吃点什么?”

影琉摸着肚子说道:“已经饱了。”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吃得比她还多,现在还感觉有点油腻。

轨生将面具挪开一点,喝下一口清茶,身体才舒服一些。

这时,獠狐从隔壁桌走过来,说道:“咏祈叫你一起过来吃饭。”

轨生抬头看了獠狐一眼,往隔壁桌瞧去,咏祈旁边还坐着懔冬青。懔冬青有点憔悴,身子瘦弱了不少。

“我在这里就行,谢谢。”轨生客气道。

“你咋戴面具呢?你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刑。”獠狐好奇道。

轨生摸了摸脑袋,尴尬道:“我们现在要攻打他们,戴个面具不容易被人认出。”

“你也太胆小了吧。”獠狐哈哈大笑起来。

你没资格说我吧,你啥时候露出过真面目,轨生心里暗道。

獠狐走后,影琉靠近轨生小声道:“这人真讨厌,我去教训他一下。”

轨生按住影琉,说道:“他可是很记仇的。”

“我不怕。”影琉说道。

“你这么能打,当然不怕。他报复的是我,我可折腾不起。”轨生解释道。

酒楼走进一个受了轻伤的猎人,他背后的竹筒已经没箭,上衣沾满干涸的血迹,右臂的伤口开始有溃烂的迹象。

猎人坐在轨生前面一桌,叫小二打十斤白酒,十分豪气。

旁边一桌的老头认出猎人,开口问道:“打猎队这么快回来,一定有很好的收获吧。”

“别提了。这次旅程危险万分,我差点就把小命丢在那里。”猎人打开酒盖喝了一大口,然后将酒洒在右臂的伤口上。

“其他人呢?怎么不见他们?”老头又问道。

“只有几个命大的回来,其他人全死光了。”猎人黯然道。

“什么野兽如此凶猛,居然能伤到你们。”老头不可置信道。

“小猴子。”猎人说道。

“小猴子?怎么可能。”老头大笑起来。

“它们不是普通的猴子,攻击我们完全不顾性命,双眼红的发黑,身上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气息。”獠狐解释道。

轨生猜那是受到邪恶气息影响的动物,于是说道:“除非一击毙命,不然那些畜牲会一直站起来战斗。”

猎人有点讶异地看向轨生,点了点头,说道:“这位小哥说得没错。我的几个朋友以为射中猴子就完事,最后被它们活活咬死。”

“你是如何逃出来的?”老头问道。

“猴子会根据生人的气息找到我们,躲起来根本没用。我心一横,直接跳到附近的水沟里,才避过一劫。”猎人心有余悸道:“等它们全部离开后,我才敢浮出水面。那时,整支打猎队几乎全灭,地上的尸体血肉模糊,发出阵阵恶臭。”

轨生叫小二过来,点了好几样好菜到猎人桌子上,说道:“他的账算到我这里。”

猎人抱拳说道:“小哥,谢谢了。”

轨生走到猎人旁边坐下,为他倒酒,说道:“你是小镇的打猎队,应该知道绵云山脉的野兽分布。”

“当然。”猎人拿出一张地图,说道:“我们就是靠这猎杀野兽。”

“能否卖给我。”轨生从身上拿出金币说道。

“这……如果地图泄露出去,我们很难再以打猎为生。”猎人看着满满的金币,犹豫道。

“反正你们这次死伤惨重,短时间不可能再到外面打猎,这钱应该够你们吃好一段日子。还有,我要地图并非为了打猎,更不会泄露出去。”轨生承诺道。

猎人把酒灌下,说道:“好,这图你就拿走吧。”

当天晚上,轨生在聚香楼要了一间靠大街的客房,能从窗口看到小镇的路口。

轨生点着灯笼,打开猎人的地图查看,上面的记录非常详细,野兽的种类和栖息地方一应俱全,角落处还记载着猎人打猎的时间。

轨生之所以高价买下它,完全是为了自身安全。他遇到过好几次类似情况,即使信众,也无法同一时间对付大量的发疯野兽。有了这张地图,轨生就能避开大部分野兽,降低遇袭的机率。

门外有人敲门,轨生把地图收好打开房门,影琉抱着枕头站在外面。

“怎么了?”轨生问道。

“我不喜欢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影琉直言道。

“你想跟我一起睡不成?”轨生讶异道。

“不行吗?”影琉红着脸问道。

“可你是女的啊。”轨生说道。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影琉吐着舌头,调皮道。

轨生才省起她在跃马城下药一事。当时,两人都喝了一日仙,一起睡在破房里,直到第二天才清醒。

客房里有两张床,轨生就让她进来。影琉也不客气,直接选了最好的床,把轨生的行李放到一边。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门合上。

快到十二点,轨生疲累地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睡觉。影琉将灯吹熄,房间变得幽暗。

听到换衣服的声音,轨生忍不住侧头看去,在微弱的月光下,只看到影子在动。

轨生心里怦怦跳,马上收回视线,盯着天花板。影琉已经换好衣服,躺在轨生对面的床上。

“你平常在社团不是一个人睡的吗?”轨生开口问道。

“熟悉的环境就没有问题。我刚搬进社团,还是要朱彤彤陪我睡几晚。”影琉回答道。

“野外露宿也有这样的问题?”轨生又问道。

“不是封闭的空间会好一点。”影琉说道。

聊了十几分钟,两人渐渐睡去,整个小镇变得异常宁静,山上时而会传来野狼的叫声。

夜深,有人踩中房间外面的简单陷阱,轨生马上惊醒过来喝道:“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