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从明末穿越来的少女

郝光明来到村西头的竹林,沿着石子小路走到竹林中的一座大院前。

这大院围墙圈地上千平,里面却只有一栋青砖黑瓦的老屋,是爷爷生前的住处。

郝光明是来给爷爷收拾遗物的。

打开院门,郝光明扫量一眼,便瞧见院中的菜园野草丛生,基本荒废。

他没多看,径直去打开了青砖房的门。

这青砖房是他小时候,爷爷用做篾匠活攒的钱盖的。

传统农村房屋的格局,分为三间,中间客厅,左右厢房。

左厢房是爷爷的卧室,有隔墙和门。

右厢房与客厅间只有半堵墙,等于是相通的。

他昨天已经忙活了大半天,屋里其实清理得差不多了,今天是来收尾的。

看到厅堂北墙上那副据说传自清朝的“祖宗昭穆神位”的中堂字画上覆盖了一层灰尘,郝光明便拿个干毛巾准备清理下。

他本人并不重视这个,却记得爷爷很敬祖宗。

谁知当他小心的将字画取下来时,一个东西却从卷轴里滚落出来。

啪!

这东西摔到青石地上,直接碎成几半。

‘别是什么古董吧?’

郝光明瞬间有了猜想。

但他并不认为爷爷真会藏着什么值钱的古董却不跟他说,因此倒也没心疼。

他放下中堂字画,捡起那碎片一看,却见似乎是黑色的玉石,之前大概是环状。

也即是黑玉环。

他反复看了看,就感觉手指一疼,居然一不小心被划破了。

然后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黑玉环碎片竟然吸干了他手指沾到上面的血,并散发出一层淡黑色,染着血晕的光芒来,迅速向周围扩散开···

大明。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七日午后。

朱媺娖(meichuo)带着妹妹朱媺姕在她的寝宫中看书。

她虽然盯着书,心思却不在书上,因为京城被闯贼的大军包围了。

才五六岁的朱媺姕(meizi)并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还在殿中四处玩耍。

“姐姐姐姐,你看我捡到个玉环!”

朱媺姕忽然叫着跑过来,伸出小手递给朱媺娖一枚黑色的玉环。

“哪里捡到的?”

朱媺娖问着就伸手去接,谁知朱媺姕竟然提前松了手,黑玉环一下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怎么毛毛躁躁的?”

朱媺娖说了妹妹一句,就弯腰去捡玉环碎片。

谁知才捡起一片,就感觉手指一疼,被划伤了。

她一看伤口不大,就没在意,准备继续捡,免得朱媺姕被这些碎玉伤到。

谁知才弯腰,就见那些碎片上散发出一层带着血晕的淡黑色光芒,并迅速扩大。

朱媺娖下意识地一把将朱媺姕拉到怀里,然后就被黑光给吞噬掉。

似乎只过了一个眨眼,她就发现眼前又明亮了。

抬头一看,惊讶地发现她竟然不在寝宫了,而是在一座看着普通而又古怪的青砖瓦房里。

接着她就注意到面前有个衣着古怪的短发男人。

见这个男人正瞪大眼睛,满脸震惊地看着她,她下意识地搂着妹妹后退一步。

随即想起自己的身份,她便大着胆子喝问:“你是什么人?这又是哪里?可是你将本宫和妹妹掳来此处的?”

听到面前少女清脆的喝问声,郝光明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少女说话腔调虽然略微古怪,但他完全能听懂。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那黑玉环摔碎后竟然突兀地出现一位少女和一个小女孩。

还都穿着古装!

揉了下眼睛,又掐了下大腿,疼痛感让郝光明确认他便是在做梦。

随即就不禁想:该不会这世界突然变玄幻了,我放出了什么妖女吧?

再看少女、小女孩都不像有威胁的样子,郝光明终究没选择直接逃跑。

想了下,他就道:“这里是我家,你们又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你家?”朱媺娖听了皱起柳眉,又问:“你也不知道我们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郝光明也想弄清楚缘由,便老实说道:“之前我不小心打碎一个黑玉环,手指被划开,一阵黑红的光芒散开后,你们就出现了。”

朱媺娖听了露出惊讶神色,忍不住道:“我也是打碎了黑玉环,手指被划开,看到黑红的光芒,然后就到了这里。”

听见这话,郝光明眼睛一亮,瞬间想到一个词——穿越!

这少女和小女孩极可能是穿越过来的!

又或者···是爷爷的屋子穿越了?

想到后一种可能,郝光明立即道:“你们稍等下,我出去看看。”

说完他就跑到了院中。

却见还是那片天,围墙外竹林郁郁葱葱。

再掏出手机一看,信号满格,还有推送的消息过来。

‘看来并不是我和爷爷的屋子穿越。’

这么想,回过头来,郝光明就见那少女牵着小女孩走出了屋子。

只是,她们才走出门八九步远,忽然就消失了!

郝光明眨了眨眼,又跑屋里看看,发现人确实没了,不禁喃喃道:“我不会见鬼了吧?又或者出现了幻觉?”

不过,当闻到屋中萦绕未散的少女幽香,他却又觉得刚才的事是真的。

只是这少女突然出现又消失,还和他对话过,究竟该怎么解释?

新的未解之谜?

就在郝光明满脑子问号时,少女居然又牵着小女孩突兀地出现在屋中。

“你刚才怎么消失了?”郝光明赶紧问。

朱媺娖同样满脸困惑,道:“我也不知道,我突然回到那边去,心里一想到这屋子,就又过来了。”

郝光明听得心中一动,就道:“那你再想一下,看能不能回去。”

“哦。”

大约是过来就见到郝光明,且郝光明面相比较和善的缘故,让朱媺娖下意识地相信起他来。

她闭上眼睛,就使劲儿想回去。

肯当她睁开眼,却发现仍站在原地。

妹妹朱媺姕正睁大着眼睛好奇地望着她。

“姐姐,这里不是皇宫吗?我们可以出去看看吗?”朱媺姕脆声问。

一旁郝光明听了这话,忽然就记起,之前这少女刚过来时,似乎是称本宫。

‘难道这两位还出身古代的皇家?’

朱媺娖听到妹妹的话也是眼眸一亮。

她忽然记起,之前似乎她就是牵着妹妹往外走,才忽然消失了。

于是她又牵着妹妹照直向门外走去。

郝光明并未阻止。

因为他也产生了类似的猜测。

果然,在他的注视下,少女和小女孩走出门九步就忽地消失了。

这时他又患得患失起来。

‘她该不会不来了吧?’

除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郝光明觉得原本平凡的人生能遇到这么一件神奇的事很难得。

如果那少女就此不来了。

那他这次奇遇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这中间他也在心里用力想过,可他却一直留在这里,并没有穿越到别的地方。

很快,郝光明就知道他严重低估了少女的好奇心。

因为一分钟不到,少女就又出现了。

并且这次只有她一个人。

“这究竟是哪里?你又是什么人?”朱媺娖定下神来,看着郝光明问。

郝光明也想从少女这里得知该更多信息,就道:“这里是大华国豫省义阳市弦城县西河镇卧龙岗,我叫郝光明。”

“大华国?”朱媺娖听了疑惑,“是离大明很远的国家吗?”

“哈?”这下轮到郝光明吃惊了,“你是从大明过来的?”

“嗯。”朱媺娖点头。

“朱元璋的那个大明?”郝光明又问。

“嗯。”朱媺娖再次点头。

她倒没计较郝光明直呼朱元璋名字的事,一是没那个心思,二是觉得郝光明若是方外之人,这么称呼也是正常的。

郝光明听了震惊依旧,然后继续问:“你们那边现在哪一年了?”

“崇祯十七年。”朱媺娖说着神色变得忧虑,“而今闯贼正在围城。”

“什么?!”郝光明听了不禁叫出声来,“你是从明末来的?!明末公主,你这个年龄,该不会是那个长平公主、独臂神尼吧?!”

见郝光明神色大变,还说什么明末、长平公主、独臂神尼,朱媺娖本能觉得寓意不太好。

于是紧皱着柳眉问:“你这话何意?什么长平公主、独臂神尼?我是爹爹正式赦封的坤兴公主!”

想到之前妹妹暴露了皇家身份,朱媺娖便不再隐瞒了。

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郝光明为什么那么说。

郝光明看着面前的少女,震惊之余,神情变得很复杂。

他业余的一大爱好就是看网络小说,尤其偏爱历史类的小说,对写明末的更是情有独钟。

因为他觉得明末让人可惜、惋惜之处太多了。

而坤兴公主朱媺娖,正是明末悲剧人物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想到这里,郝光明道:“我知道你是坤兴公主,但后来清朝皇帝将你改封为长平公主。

至于独臂神尼,则是因为你被你爹崇祯砍下了一条手臂。

后来有人以你为原型写了一位独臂、志在反清复明的尼姑小说人物。

因为这小说很火,还被拍成许多版电视剧,所以很多人都称呼你为独臂神尼。”

朱媺娖听呆了。

瞪着眼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却不禁摇着头,双目失神地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父皇那么宠爱我,如何会斩断我的手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