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生病

  • 从未遗忘的记忆
  • 孤星寒羽
  • 2115字
  • 2022-04-07 10:10:17

有时候,我们会把别人的关心误会,让你产生错觉,这种错觉很微妙,微妙到,你自己都不信。

去大姑家的路很不好走,虽然比以前来说,可以乘车了,但,下车之后,却还是要走很长一截的山路。

我去那天,刚下车,就看到表姐穿着棉袄在那等了。

见我下车,表姐直接迎了上来,道:“表弟,你来了?冷不冷?”

我摇了摇头,身体不舒服,坐车就晕车,我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吐出来了。

“怎么了?你脸色好差啊!”表姐很是焦急,直接扶住了我。

我站在那里,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那种恶心感觉消除一些,苦笑道:“我没事,咳咳,就是,咳咳咳,有点晕车。”

表姐脸色放缓,道:“晕车啊,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看了看天,道:“咱们走吧,看着天气,指不定一会儿就下雨了。”

“嗯!行!”表姐说着,直接往前走了。

我身子比较虚,咳着嗽,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表姐走出了老远,回头一看,我动作那么慢,又连忙跑了回来,道:“你身子怎么这样了?我记得以前你去我家,都是跑第一个的啊!”

我苦笑,道:“姐,表姐,我现在是病人诶!”

“哦!也对!”表姐点了点头,道:“唉,还是我抚着你吧,前面那好长一节的下山路,你这个样子,摇摇欲坠的,一个不稳,掉下去可就麻烦了。”

我只能点头,她说的没错。

到了下山路的时候,表姐没再扶着我了,因为山路很窄,她再扶着我,根本下不去,稍不注意,甚至两个人都得一块掉下去。

我强打着精神,道:“没事的,我自己可以。”

“得了吧!”表姐道:“你这样子,可以才怪,来,你走前面,我拉着你的手,你要是踩滑了,我还能拉住你。”

“好吧!”我无奈点头。

表姐的手很好看,五指细长,虽然在外面上班了那么久,却还是很光滑,很柔软。

我只记得我们小时候拉过手,长大了,呃,这也是我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

“呀!”表姐忽然惊呼起来,道:“表弟,你的手好冰啊,你没事吧?!”

“咳咳,我没事!”我说道。

表姐却不管我,两只手搓着我的手,一边哈着气,一边说道:“你的手太冰了,太不正常了。”

我看着表姐认真的样子,心里感动,却不由得苦笑,道:“表姐,当然不正常啊,我生着病呢。”

“也是!”表姐点了点头,道:“怎么样?现在暖和点没?”

“咳咳,可以了!”我说道:“咱们走吧,天越来越暗了,雨估计快下起来了。”

“啊?那赶紧走!”

那条下山路,我们走了很久,因为我走着走着,就得歇一下,要不然缓不过来。

表姐不厌其烦啊的,在休息的时候,就给我哈气搓手,一边做着,还一边唠叨:“真是的,你这儿体质太差了,学校饮食不好吗?”

我无奈苦笑,道:“挺好的,估计是那几天被子薄了点吧。”

“那等到了我家,我给你多拿几床被子。”表姐说道。

“可别,那么多被子,我得被压死!”我说道。

“呸!”表姐啐了一口,道:“快过年了,说什么胡话呢?”

我不说话了......

等到了大姑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幸运的事,那场雨,是在我们到的时候才下下来,很大。

大姑看了看我的病情,然后就带着斗笠出去采药了。

表姐还真是说到做到,直接把我拉到她的房间,指了指床,道:“表弟,你就睡这里了,这可是表姐我的床,可暖和了。”

我看着床上的几床被子,无奈道:“表姐,我睡了你的床,你睡哪?再说了,被子太多了,会喘不过气的。”

“你睡你的,管那么多做什么?”表姐道:“你现在干嘛,就得暖和一点,最好出一身汗,我妈说的,出一身汗就好了。”

“我知道要出汗,这太多了,我觉得,咳咳,我不仅会出汗,甚至会踢被子的,到时候,不就前功尽弃了?”我说道。

表姐又握了一下我的手,道:“还是这么冷,你快别说话了,去被窝里暖和暖和。”说着,她直接把我往床上推着。

我无奈,只好顺从的走过去,脱掉外面的外套和外裤,穿着秋衣秋裤钻进了被窝。

“这才对嘛!”表姐替我掖了掖被角,道:“你就在这里躺着,我去做饭了,一会儿叫你。”

“好!”我说着话,直接躺下去了,被窝里确实暖和,还带着一点幽香。

许是因为身子太虚,又走了很长的路太累了,在床上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表弟,表弟!”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叫我了,朦胧睁眼,就见表姐端着碗坐在床边。

“表姐?!”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感觉身上没什么力气。

“别起来了,来,喝药了!”表姐说着左手端着碗,右手用勺子在碗里搅了搅,然后舀了一勺递到了我的嘴边。

我张嘴喝了一口,直接皱起了眉头。

这药,太苦了。

“怎么了?”表姐见我皱眉,道:“太烫了没?”

“不是,太苦了!”我皱眉说道。

“良药苦口嘛!”表姐说着,居然自己舀了一点尝了尝,随后立刻吐了出来,道:“呸,还真是好苦,妈,你这个药怎么这么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大姑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道:“不苦就没什么效果了。”

“可这样太苦了,表弟怎么喝得下啊?”表姐嚷道。

“你备点糖嘛!”大姑建议道。

“也对!”表姐说着,把碗放下,直接跑了出去,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几颗冰糖,道:“表弟,现在有糖了,你先吃药,吃完表姐给你吃糖。”

我哭笑不得,道:“表姐,我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这么哄我。”

“那你还怕苦?”表姐道。

“呃......”我不说话了,怕苦跟小孩子不小孩子,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来,吃药,吃完了吃糖!”

那碗药,是在表姐的悉心呵护下吃完的,她很是认真,一点一点的喂我,然后给我擦着嘴巴。

那时候,我就想,要是表姐能永远对我这么好,就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