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逢场作戏?
  • 从未遗忘的记忆
  • 孤星寒羽
  • 2065字
  • 2022-03-30 10:36:45

我和颖分手了?!

就因为我受不了她和其他男生走那么近,而她也受不了我这么莫名其妙的吃醋。

这是我始料未及,却似乎又早有预料的。

虽然早有预料,但,我却还是很难受,极其难受。

是啊,之前我俩那么好,忽然就分手了,隔谁身上不难受呢?

“组长!”我拨通了组长的电话,道:“喝酒!”

“咦?”电话那头的组长很意外,道:“怎么又要喝酒?她能让你喝酒?”

“你别问了!”我心情不爽,不耐烦了,道:“你来不来?”

组长沉默了一下,道:“你俩闹矛盾了?”

“不来算了!”我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向着小卖部走去。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后来想起来,郁闷了就喝酒,实在是有点傻,但那时候不一样啊,就觉得只有喝酒,才能让自己不那么心酸,心疼。

买了几瓶酒,拿了凤爪和花生米,刚从超市出来,就看见组长跑了过来。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组长气喘吁吁,看了看我手中的酒,道:“你小子想死啊?买那么多酒?”

也不知怎的,一见到组长,我就感觉一股委屈劲儿上来了,站在那里,道:“组长……”

“得!得!”组长连忙道:“你这样子,好像要哭鼻子了!”

我不说话了,绕过组长,直接往前走。

组长跟了上来,道:“你们……怎么回事?”

……

没有多远,就在篮球场边上,坐了下来,我刚准备开酒,就被组长抢过去了。

“都说了,不让你喝酒!”组长说道。

我没有说话,拿过另外一瓶,又被她抢过去了。

“说了不让你喝!”组长怒道:“你不怕头疼了?不想要命了?”

“你别管!”我十分烦躁,直接拿过另外一瓶,打开,往嘴里灌了一口。

辛辣的感觉从嘴巴到喉咙,直达胃部。

“咳咳!”我呛的眼泪都出来了,剧烈的咳着。

组长给我拍了拍后背,道:“你们,到底怎么了?”

我低头,道:“分手了!”

“哦!”组长哦了一声,坐到了我旁边,却没再说话。

我转头看着她,道:“你不惊讶?”

“有什么惊讶的?”组长拧开瓶盖,道:“意料之中!”

我愣了,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组长笑了笑,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根本不在乎你啊!”

“不可能!”我说道:“这段时间,我和她……”

“你确定你看到的都是真的?”组长反问道。

“只跟你不能确定?”我说道:“她给我打电话,问我吃饭睡觉等等,这是我自己经历的,怎么不是真的?”

“呵呵!”组长继续笑,道:“那为什么现在分手了?我没猜错的话,是她提出来的吧?”

“我……”我沉默了,确实是颖提出来的。

“让我想想,”组长想了一下,道:“因为做实验的事情吧?!”

我愕然的看着组长,她怎么知道?

“是不是奇怪我怎么知道?”组长笑道:“这几天我都看见了,她跟那个男生走得那么近,以你的脾气,你不吃醋才怪!”

“……组长,”我问道:“我难道不该吃醋吗?”

“该也不该!”组长道:“该是因为,她是你女朋友,是你喜欢的人!”

“对啊,我看见她和那个男生在一块,我就难受!”我说道:“哪个男朋友看见自己女朋友和其他男生走的近不难受?”

“可是你又不该!”组长道。

“为什么?”我问道。

“她跟你说过的吧?”

组长道:“那是因为实验,对不对?”

“是为了实验没错!”我说道:“上课的时候,做实验的时候,我可以装作看不见,可是,下课他们为什么还要待在一起?甚至还一起吃饭?她把我当什么了?”

“所以呀!”组长道:“这就是你们矛盾的地方对不对?她认为没事,你却急得要死。”

“嗯……”我喝了一口酒,道:“我想装作不在乎,可是我做不到啊!”

“这很正常!”组长道:“我要是看到喜欢的人和其他女生走的近,心里也会难受。”

“是吧?所以我……”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过,我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这话,什么时候不该说!”组长也喝了一口酒,道:“虽然依然不舒服,可我可以视而不见,甚至不见!”

“视而不见?”我说道:“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所以,我不见啊!”组长道。

“不见?”我愣住了,然后想起来了,道:“所以,组长,你也有喜欢的人了?”

组长看了看我,道:“说你的事情,别扯我身上!所以,你们因为这事儿分手了对吧?”

“嗯!”我点头,撕开凤爪么包装袋,给组长递了一只,自己也拿了一只在手上,道:“我就奇怪了,我看见她和其他男生走一起,吃醋了,她说我无理取闹?说我小题大做?”

“确实小题大做了!”组长道。

“为什么?”我不理解了。

组长嚼着凤爪,喝了一口酒,道:“小子,首先,我想知道,你自己知不知道你在她心中的位置?”

组长把我问住了,我想了一下,道:“我是她的男朋友,她……这段时间……”

“呵呵!”组长笑了,道:“那你知道她之前对你那么冷漠,为什么忽然又对你那么好了?”

“嗯?”这其实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看着组长,莫非她知道?

“因为,我告诉她……”组长看着我,似笑非笑。

“告诉她什么?”我连忙问道。

“我告诉她啊,你为她做了那么多,作为同学,让她好歹给你一个机会啊!”组长笑道。

“……”我沉默,原来,是这样?

“她倒是真的给你机会了!”组长笑道:“可是,我看得出来,她只不过是碍于情面,嗯,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我一下子惊的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组长,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看得出来,她不是逢场作戏,她对我的关心是实打实的!”

“是吗?或许是吧?可是,那又怎样呢?你们不还是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