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叫春蓉

  • 从未遗忘的记忆
  • 孤星寒羽
  • 2296字
  • 2022-03-17 14:44:31

2006年,初中毕业,因为生病,中考不是很理想,好在也能上高中,被分在了普通班。

军训没有参加,开学那天才来报道。

我是一个孤僻的人,有点认生,刚到教室的时候,一个也不认识,就找了教室中间靠前的座位坐下,因为那里正好让我看到黑板。

此时教室里面已经有不少同学了,他们三三两两的聊着天,大都是“你也在十三班?”“”“是啊,你也在啊!”“对啊对啊,这样我们又可以同班了”之后的话。

原来很多人还是初中同学。

我也没羡慕,初中倒是有一些玩的好的同学,但因为初三生病没怎么上课,所以,我们中考分数不同,我自然也不可能跟他们同班。

没事做的我看了一下午的书,直到班主任的到来。

那时候已经是晚自习的时间。

和一般的班级没什么区别,班主任先是欢迎了一下我们,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然后便让我们挨个上去做了自我介绍。

那时候的我啊,很孤僻,却很骄傲,心说若不是生病,我又怎么可能在普通班呢?

所以,同学介绍的时候,我也没认真听,等到我自己的时候,便上去简单的说了句:“大家好,我叫二毛。”然后便回了座位。

等全部同学都自我介绍完之后,班主任便让我们在座位上自由活动,嗯,重点是认识一下座位周围的同学。

教室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也是,到了新环境,能认识新同学,说不定以后也是新朋友,对一群十五六岁年纪的人来说,确实是值得兴奋的。

我没那兴趣,便继续自顾自的看书,那时候我想的是,好好学习,争取在月考的时候考好一点,那样,我就可以调去实验班了。

嗯,那时候,高中分为实验班、重点班和普通班三种班级,实验班是中考成绩最好的同学,重点班次之,而普通班最差,我当时所在的十三班,则是普通班最差的一个班级。

用我当时自己心里想的来说,这个班里的人,就是整个高一班级吊车尾的。

所以,高傲的我,又怎么会纡尊降贵和他们做朋友?

也不知看了多久的书,我忽然感觉前面的人在撞我桌子,我不耐烦的抬头一看。

她很可爱,在我记忆中的她就是这个样子,可爱。

那时的她,有点腼腆,坐在前桌的她看着我,道:“你叫二毛?”

“嗯!”我不耐烦的点头,然后继续低头看书。

“你是家里排行老二吗?”她很是好奇的问道。

我抬头看着她,很是不耐烦,道:“对,但我没有弟弟,我哥哥也不叫大毛,同学,还有问题吗?有问题也别问了,打扰我看书了!”说完,我也不管其他,继续低头看书。

她不说话了,想来也是知道我的不耐烦了。

我也没想那么多,本就没打算在这里待很久,又何必在乎别人的感受?

就这么,我和她的第一次谈话便到此结束。

因为有目标,所以,我那段时间上课特别的认真,加上本来之前底子就还不错,所以,第一次月考的时候,成绩也还好,全班第一,全校十一。

一下子,我成了学校高一年级的风云人物了,入学成绩最差的普通班,有人居然考了全校十一?

也是,那时候,班里第二名总分与我有着百十来分的差距,怎能不让人感到惊讶?

包括我自己,也是骄傲的不行,顺带,也越来越有点看不起当时的班级,以及其他同学。

于是,我便更想离开这个班级。

知道成绩之后,我第一件事,便是去找了班主任,告诉他,我要转班。

班主任听了我的话,也没说其他,就告诉我说,一次考试不能代表什么,人家实验班和重点班的老师不可能因为这一次考试就会让你过去的,你得继续证明自己的实力。

我很无奈,又有点郁闷,继续证明?那不是还得多参加几次月考?不就意味着我还得在这全校最差的普通班待好几个月?

可是,不可以也没办法,班主任说的没错,实验班的老师不可能因为我一次考得好就收我的。

之后,我便更加用心的学习了,上课认真听课,下课做习题,即便教室里再吵再闹,都没能影响我一分一毫,现在想想,那应该就是我真正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算是彻底坐实了班上第一名的位置,不管是老师临时抽考,还是后面的月考,我都能考到每科第一,而后我在高一的知名度,甚至高中年级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了。

我哥当时在念高三。

我和我哥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用家里人的话说,我哥嘴甜,遇到亲戚朋友知道喊人,这在我们家可是能让我父母高兴的事,而我性格孤僻,又认生,所以便不怎么喜欢喊人,嗯,有的时候,也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喊。

我是我哥的跟屁虫,从小跟到大,直到那次,休假,他要出去玩,我也要去,他非不让,还说我烦不烦。

之后,我便一个人了。

我哥成绩很好,或者说,我们两兄弟从小成绩就很好,不管几年级,我俩的成绩都是在各自班级名列前茅的。

我哥告诉我,他在他同学面前说过我,说我肯定能考上高中实验班的。

可惜,我进了普通班。

这在我哥看来,让他丢脸了,我跟他吵过,可惜,没吵出什么结果。

念高三的哥听说我的事情之后,便拉着我还有一个表哥一起吃饭。

他让我转去实验班,我当时本来就想转的,他这一说,自然也没有拒绝,可是啊。

表哥没钱了,问我要钱,因为之前表哥的钱放我这的,但是,那次的时候,他的钱我早就全部给他了,他非问我要的话,那就是我的钱了,我本来也把我的钱多给了他一些,现在他还要,我自然就不乐意了。

表哥也不乐意了。

我哥更不乐意了,就问我为什么不给表哥钱,我解释来解释去,他就不相信,非说我把表哥的钱中饱私囊了!

还说了一句:“这就是你在普通班待的代价,你在普通班只有混的,你看看你混成什么样子了?连别人的钱都拿!”

这句话,直接破了当时的我的防!

我是哭着回的教室,在教室里越想越伤心,从小就在一起的哥哥居然不相信我,居然说我在混,他不知道我为了离开这里,都做了些什么?

他不知道!

那天中午,我在教室里哭了一中午!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张字条:“你怎么了?哭得那么伤心?”

我没有理。

隔了一会儿,字条又来了,是前桌传来的:“别伤心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我说说,对了,二毛你好,我叫春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