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故事的结尾。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6676字
  • 2022-05-12 11:05:07

中午刚刚吃完饭的张宗择,正在收拾碗筷,门铃被敲响了。

他有些好奇是谁,张萍还在高考不可能回来的,难不成是自己之前的朋友知道自己出院了来找自己的,还是别的什么人?

打开门,一张年轻男子的脸庞出现在眼中。

这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好心小哥!他是找到自己家的?是找自己有什么事么?

那人没有犹豫将身后的手提箱直接扔给他,对他说道:“我可以进来坐会儿嘛?”

张宗择将箱子放到一边,想了一会儿让他进来,反正就是一个人也不至于打自己这个穷地方的主意。

张宗择给他倒了杯茶,他不慌不忙的观察着周围。

“那个,我叫张宸,你可能对我没印像了我们之前见过好多次。”

张宗择讶然,原来是自己的熟人么。

张宸好奇的问道:“你现在是几个人一起住了呢。”

“两个,我还有我妹妹。”

张宸看向两个被打开房门,指着那间紧闭的房间门说道:“那里呢,没人嘛。”

“啊,那里啊,没人住的一直锁着的。”

两间房间按照他以前的记忆一个是张宗择的另一个是张晓芬的。

那么剩下的那个房间。

张宸指着它:“你进去里面看过么。”

他很清楚张萍是不会把里面的东西乱动里面有什么他也知道,毕竟严格来说他能随意进出这里。

这房子还是经过他手转给两人,不过这两人完全不知道罢了。

“那间房间嘛?没有怎么了里面有些什么嘛?”

张宸笑着摆摆手:“哈哈,没有没有,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你以前就不让我进那间房间。”

那间房间里有些什么吗?为什么自己会不让他进来?

张宗择心里堆满了疑惑,面前这个年轻男子说话不知其所以然。

自称张宸的年轻男子没有多待,很快便离开了,不过在离开的时候让他有空打开那个黑色的箱子看看。

。。。。。。

张宗择还是觉的有些莫名其妙,暂且不论他是谁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个箱子,总觉的他说的话总是有意无意想让自己走进那个房间去,里面到底放了些什么东西。

他并没有因为多出一个人而打扰自己的生活方式,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就是心中存疑。

到了晚上收了摊,简单的给自己对付一口,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想着洗个澡应该会好一点吧。

双手撑在了洗手池边,身上还冒着热气,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充满了血丝,今天一直没注意到。

用毛巾狠狠的在脸上擦着,看不出来是用力过猛,还是热出来的红晕。

烦躁的心态让他坐立难安,将冰的手生疼的冰水一饮而尽,瞬间凉意充斥了整个身体。

趴在桌子上,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趴着。

晃荡的脚尖触碰倒了什么,张宗择将它拿了上来。

“白天那人给我的箱子么?”

他之前将这箱子放在地上就没动过了,现在也是才注意到。

那个人说可以有空的时候看看箱子,里面放了与自己有关的东西?

箱子不算重,但很结实,像是某种金属,但是出奇的轻。

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的东西映入眼帘。

是一个小小的八音盒,那还是某个呆如木头的男子某天突发奇想买给心上的女子。

不过当买了就后悔了,这东西这么小巧是买给小孩子的吧,自己是不是该买个大点的给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很开心,觉的很满意。

而此刻张宗择正在将它拿在手里把玩,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

“这东西,是个八音盒吧。”他东戳戳西摸摸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总算有了些反应。

放出的音乐是纯音乐,他欣赏不来这个东西,他只对这个东西本身感兴趣。

这东西的表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烧的模糊不清,玻璃的盖子,某种合金的底座。

这东西好像是可以打开的不过因为玻璃融化将缝隙给填满了。

好不容易,将玻璃给拆下看见了里面构造。

“这是,一张照片?”

里面有个圆圆的地方,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原本应该是像手表的圆盘可以用来看时间,被替换成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里的人,是我?!”

里面的确是他,有些惊羞的感觉,可能是头上戴了朵格格不入的花吧。

他忽然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这般的仇态还是怎样。

里面的侧边,有个小按钮没有犹豫的就按了下去。

“喂喂,张宗择,啊呀呀,我好烦的呀,我才刚回到这破地方,就被安排去做各种各样的麻烦事,你看看这群人实在……….”

清脆悦耳的女声代替了音乐,听着好像是在发牢骚。

张宗择细细听着没有将其关闭。

“吼吼吼!我都走了那么久了,你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是真的想你呢还想柳壑,你和她肯定馋我的手艺了吧,肯定是的那么就等我哦……..”

“哼,听你刚才说的那个新来女同事很好看?切,那又咋样能有我好看么,还跟我说很温柔?那又咋了,温柔谁不会!哥哥~妹妹给你按按摩可好?呸~恶心,我警告你………..”

“真的是,柳壑生病了你都不跟我说,等到好了才想起来给我发消息,不生气才怪呢,哼,恨不得用拳头捶你胸口……..”

“嘿嘿,你现在成柳壑爸爸?那我岂不是成妈妈了?好耶!”

“我就要回去喽,嘿嘿,到时候我回去的时候你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让我想想哈……….”

“哈哈哈哈哈,明天我就要出发了你………”

某个成熟稳重的女生也有这么调皮可爱的一面啊,在无人知道的时候无人看到的地方,悄咪咪的将这个八音盒当成某个人发着牢骚,估摸着录下音来准备回来的时候放给他听让他好好感受一下分开之后她的所有真实的心情。

张宗择听着奇怪的录音嘴角的笑容就没有停过,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桌子上的点点水渍,泪水早已不自觉的流下。

他将颤抖着将它给放在了手心,他记不得了,想不起来说话的到底是谁,明明很熟悉啊,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每段录音有的极长有的极短,最长的有两三个小时,最短的也就一句话,但他都认认真真的听着。

也许是什么原因,好多的录音都是电流声,听不出来。

等到声音说完最后一个字,已至深夜。

他还在喃喃自语,“回来了么?可是张萍为什么没跟我说过有关她来找我,是不想来见我吗?还是…….”

他不敢接着去想,忽的手一颤,东西从掌见滑落,他想要去接却是将它打的更远,摔在了墙角。

他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将它捡起,还好没有摔坏。

有什么东西从其中滑落,他才发现这个东西是可拆卸的,刚才那一撞将底座的机关撞开,一分为二里面有个小小的空间,东西就是从里面出来的。

他捡了起来,是一张写了字的信,或者说是遗书?

“对不起啊,我可能回不去了,与你的约定没法完成了,我无法亲自回应你的话了,“我爱你”,这是你对我说的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没想到啊,我们这一别就是永别,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虽然不知道这份心意还能不能传达给你。

你知道嘛,我其实在很久之前就想跟你在一起了,没想到你这个木头这么不顶用,我都暗示你好多次了,你不知道我的嘴很硬嘛,不对你好像真不知道。

当你在机场说出来的时候,我真的真的很高兴,那之后的好几天我都在想,我们以后的生活,那时候就是真正的一家三口了,我们又可以一起一直逛街,做饭,发发小脾气,小吵一架……..”

“………….”许是时间不多,中间好大一片空白都是用一小段省略号代替。

只留下末尾的一小段话。

“再见了,我的爱人。”

张宗择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泪流不止,捂住了胸口,咬紧了牙关。

倒在了地上,表情十分的痛苦。

心好痛啊,嗓子发不出声音感觉要窒息了,脑袋里不断的出现了各种片段在闪烁。

“差一点,还差一点。”

他能感觉到脑袋里的信息不断的出现,可是却又十分的模糊。

挣扎着来到张萍的房间,找到了锈迹斑斑的钥匙。

他是个聪明人,也意识到那个房间可能有进一步刺激自己回忆的东西。

他也明白这些回忆肯定都是很糟糕的不然自己也不可能会忘记,张萍也不会将门给锁住。

“这是……”他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房间很可爱,粉红的装饰可爱的图案,想来住在这里的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吧。

他伸出手,细细摸着房间里的每一处,嘴唇不停颤抖着。

没走几步腿就支撑不住倒在了床的边缘,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不见。

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床底下有一个箱子,被他的余光瞥见,

将箱子给拖了出来,坐在了地上开始犹豫要不要打开。

在这最后一步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是不是我这样什么都不知道普普通通的生活着会更好点?”

他有些害怕,害怕那些回忆,他已经能想到是什么回忆了,他看到了,看到自己浑身是血抱着满身伤痕的女孩。

他的精神一直在紧绷着,如果再受什么刺激的话绝对会崩溃的,那么自己又会怎么样?

他还是打开了箱子,他还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浑浑噩噩的生活,他宁可不要。

箱子里又一沓纸,上面五颜六色的,一个布偶,两本笔记本。

他将这些东西都给拿了出来,身体微微靠前,试图看的更清楚一点。

画技是真的粗糙啊,甚至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画,更像是小孩子乱涂鸦。

不过还是能辩别出画的是啥,不同的背景,小格子形成的高楼,简单几笔就能构出个人形,不过却画了三个“精心”描绘的小人。

不管背景是什么,不管周围有多少人这三个小人一直都在,牵着中间那个小小的人。

他将其中的一个笔记本打开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2016年12月3日(虽然已经18年了)我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叔叔,他叫张宗择,他帮我赶走了坏人,还带我回了家给我吃好吃的。

然后又遇到了个漂亮姐姐,做饭真的好好吃,人也很温柔,好可惜的是不是宗择叔叔的女朋友啊……………”

“2017年1月6号,我交到了一个朋友,他的名字叫作王思诚,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他好厉害啊,有那么多的朋友啊…….”

“2017年x月x日,我交到了第二个朋友,她叫胡鸢是宗择叔叔的同事家的孩子,是个怪怪的小孩,明明我都将最好的玩偶给她玩了,都不满足…..”

“…………….”

“2018年x月x日我们搬进了新的房子,是个大大的房子,然够三个人一起住!嘿嘿,每天都能够在一起生活,一起吃饭呢还能一起………..”

“……”

“2018年x月x日,宗择叔叔和晓芬姐姐吵架了呢,为了帮她们和好我将衣服给收拾好了,两个人果然和好了呢。”

“………”

“x年x月x日,明天就要去学校了,好紧张好害怕,哎呀呀要是明天紧张了表现不好老师同学会不会讨厌我啊………”

“x年x月x日,今天从学校回来了呢,感觉真的超棒!同学真的好热情哦,老师也是好好哦…..”

“x年x月x日,晓芬姐姐要走了,我好舍不得,不过没关系,我一定要好好长大,等她回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x年x月x日,今天爸爸在与晓芬姐姐聊天哎,嘿嘿,晓芬姐姐瘦了点但还是很好看哦……”

“x年x月x日,今天跟晓芬姐姐打视频,爸爸欺负我矮把我手机抢了,可恶啊!୧((#Φ益Φ#))୨”

“…………..”

这是一本日记,小姑娘写的日记从很久之前开始一直在写的日记。

上面写了好多好多的事,一直以来的一切都在上面。

他拿起另外一本笔记,有一张照片从中掉落。

他将照片里的人深深的记住,绝对绝对不会再忘了。

“2016年12月3日,我将一个落魄的女孩带回了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决定暂时收留她….”

“……..”

“胡正东今天是真的让人生气啊,害的我都控制不住情绪打了他,希望他不要记仇,不过这也怪他,自己闺女病成那样了都不接电话……….还好他有个正当理由,父子的关系也好了起来,总之皆大欢喜。”

“………..”

“今天真的好险,那个畜生真的可恶,骗钱坑钱就罢了,还要对一个小孩子动手,还好赶去的及时,不然后果不敢想了。”

“……..”

“张晓芬说要跟我一起住啊,到现在都有点难以置信啊…….”

“……..”

“真是的,不就是没把衣服给分类好么,至于吵架么……….”

“…….”

“柳壑今天要上学了,还是有点担心啊,不过我还是要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可是大人哎,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

“…….”

“好哦,以后我也是当爸爸的人了,柳壑以后就叫张柳壑了,不错不错真好听….”

“………”

浓郁的黑暗渐渐散去,只开了一盏小台灯的张宗择留意到桌子角落有些什么。

是一张照片,被木质相框给框住了,当天亮的时候它也从角落出现。

他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小女孩坐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牵着女人的手幸福的朝尽头笑着。

“哎!您好稍等,你们是一家子吧,可以让我们拍一张照片么,我们最近在搞,幸福一家人,的活动能让我们拍一张照片嘛。”

“嗯好的谢谢,没错就着个姿势,来,看镜头,笑一个,茄子!”

那是三人难得的旅行,三个人心有灵犀的没有拒绝,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仿佛就像是真的一家三口。

张宗择缓缓起身,将东西给放好,只是拿起了那张照片。

他想起了很多,他正在逐渐想起一切。

他将门又锁了起来,将钥匙放进张萍的房间,自己随之走出房门。

他在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天朦朦亮,有人已经开始了忙碌。

早餐店啥的也都开了门,有小贩也都开始了叫喊,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了。

他不知道走到了哪,走了多久,甚至撞到了人都没有反应麻木的一直走。

有人会骂一句他傻子然后离开,有人看他精神状态不对关切的问问他怎么了。

一瘸一拐的走着,他的腿无法长时间的正常走路,不然就会像这样又疼又瘸,空荡荡的左臂,今天没有将假肢给带出去。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在高桥之上,桥上的风刮的很凶,桥下的水流湍急,而他是坐在栏杆上,只要一个不稳掉下去,再无上来的可能。

他没有感觉到慌张害怕,就这么坐在这。

有人注意到了他,大喊道:“喂兄弟那里危险你快下来。”

“是啊,是啊,快下来!快下来!很危险,掉下去就上不来了。”

“大兄弟,有什么想不开的,想想你的老婆!还有孩子!”

周围渐渐聚集了不少人,都在远处劝他赶快下来,不敢靠近,怕他一过激就跳了下去。

“老婆?孩子?”

“老婆?孩子?”

“老婆?孩子?”

嘴里不断的重复着,用手不断的擦试着相片。

有人见他精神状态不对拨打了电话。

张宗择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大声:“哈哈哈哈哈!老婆?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在哪里呢,为什么不带着我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我孩活着为什么我还没死!!!为什么又是这样!”

“我怎么就这么没用,对不起,对不起,慕姐姐对不起,张晓芬对不起,柳壑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啊!!”

他无助的哭泣着,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有人快步的从远处走了过来,硬是将在栏杆的跟个疯子一样哭喊的张宗择给拽了回来,

“张宗择!你给我冷静。”说罢一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来的人是张宸,此刻正将他压在地上打,嘴里喊着:“你tm要死想死我这就打死你,让你跟她们下去团聚!”

“你给我冷静一点,你要是疯了或者死了,那个人在地下能气的爬出来打死我!”

“她们已经死了!所以你要活下去,替她们那一份一起活下去,好好的活着!你听懂了嘛!”

以掌握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脸上,张宗择没了动静。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有人想上前制止但是两个人好像认识就没敢动在一旁看着。

张宸气喘吁吁,站起了身,擦了擦眼角,“真的是麻烦,好久没有情绪这么激动了。”

对着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张宗择说道:“你现在冷静了么,冷静了就给我爬起来!”

还是没有动静。

“我说了,让你爬起来!”

仅剩的一只手动了动,用手撑着,脸上穿来巨烈的疼痛鼻青脸肿的。

最后也只能是半坐着,眼神空洞的望着周围的一切。

张宸蹲下身子,将他背起,喊着周围的人让开。

把他放在了车上,简单的处理一下就开车离开。

而张宗择一动不动,像是个死人。

。。。。。。。。。。。。。。。。

“喂,能走路么。”

张宸打开后坐的车门,对他说道。

张宗择点了点头,挣扎着起身。

“跟我来。”

张宸走的不快,但他也只是勉强能够跟的上去。

两个人来的是一处墓园,张宸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处角落,那里有两座邻近的墓碑,上面还放着些贡品,没烧干净的纸钱,看来之前是有人来过了。

“张晓芬之墓”

“张柳壑之墓”

张宸坐了下去,他也跟着坐了下去。

“有问题就快问,在这呆着让我不舒服。”

张宗择呆呆看着两座墓碑,没有说话。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张宸不耐烦的站了起来,想拉着他走。

张宗择忽然问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张宸无奈道:“你并没有人何的错,你只是运气不好,两个人都出现了意外,本该幸福的生活就剩你一个人。”

张宗择惨笑一声。

张宸又道:“我只是怕你疯了或者情绪上头跳河才打的你,不要觉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况且,你不是还有活下去的理由么,你的父母,还有那个念高中的妹妹,如果想寻死,你早就自杀了。”

。。。。。。。。。。。。。

高考终于结束了,张宗择笑着朝某个东张西望的女生招手。

张萍笑着挽住了他的胳膊,与他抱怨着烦心事。

张宗择时不时的回一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张萍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己,跑到前面说道:“真的是?哥,你怎么了,别一直盯着我看啊好恶心啊。”

说着还跑走了,“我想吃板栗好久了,我先走了。”

张宗择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苦笑一声:“呵呵,最后一点希望么。”

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你该死的时候还有一缕希望。

。。。。。。。。。。。。。。。

两个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仿佛什么都没有变化。

张萍依然整天嘻嘻哈哈的,他的兄弟们依然跟他没心没肺。

那些熟人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热情,哪怕他失忆了依然当成他以前一样对待。

他呢?他还是那个样子,哪怕记忆恢复也没与别人说,只是过着平常的生活。

他将这些痛苦的记忆封存在了心间,不再与人诉说,独自承受这份煎熬。

他很想大声喊叫,发泄心中的不满,可他不能,他害怕再做错事失去身边最后一点希望,他可悲,可惜,可怜,就这么活在这个世上。

他啊,是个挣扎着的人。

挣扎着活着,活下去的人。

…………..

本书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