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失忆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022字
  • 2022-05-05 21:32:23

“张萍,今天一起回家么?”

放学的铃声响起,同桌的少女已然起身,对着旁边的张萍说道。

“不用了,我还有事。”

少女没有强求,做为为数不多知道她家里情况的几人,心里带着些同情,不过她本人都没说什么,那自己也掺和不上。

外面急急忙忙走进来一个身影,是班主人啊,年轻但又很干练的样子。

拍了拍讲台,让准备离开的学生都回到坐位上去。

旁边已经准备好走的女孩又坐了下来,不满的对她悄悄说道:“你看老班这着急的样子,真是过分我都准备走了。”

张萍一笑置之,没有回复她牢骚。

班主任又接连几下,气的骂出了口,等到彻底安静,才咳嗽几声说道。

“咳咳,同学们抱谦耽误了,你们放学时间,给我五分钟的时间。”

“你们也知道,咱们现在是高三了,是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一段时间,是决定你未来成就高低的决胜时期,是………..”

“我知道在坐的各位可能没什么概念,但很多人都听过,当初要是多读点书就好了,这个不甘于现状的话。”

“说的就是这个时期,所以我希望你们回去的时候也能多花点时间去多学习学习。”

说的话很在理,也是事实,可是,这是中午放学啊!哪有什么时间啊,好好的吃顿饭都不行么?

张萍心里有些着急,今天早上的她一不小心睡过了头,没来的急带饭给张宗择,自己没的吃就罢了她可不想他饿着。

等到长篇阔论结束她想着急赶过有去,班主任却将她给单独叫了出来。

她很赶时间,询问道:“老师,我很赶时间你有什么时可以下午再跟我说么。”

“我知道你情况,也知道你很赶时间、我就问一个问题,你大学准备上哪所。”

他现在很好奇这个不知道辛苦为何的小姑娘到底怎么做。

整个学校唯一一个本可以去更好的地方上更好的学校最低都是个凤尾,却来这里的做个鸡头。

点起一根烟,等着她的回答。

“没有这个考虑。”

“行了,那你先走吧。”

再多说也没什么意思,就放她走了。

自己坐在办公室翻看着她这些年来的所有成绩,有些是自己找到的,有些是去往之前教她的老师那要的。

看着这些成绩不由得感叹一声:“可惜了,这么好的成绩不应该呆在我们这小地方。”

………….

张萍小跑着赶路,买完饭就跑向医院。

其实她完全可以打个电话让钱豪或者许瑞来接自己的。

两个人在这座城市还有一些日子,都不知道在忙着些什么。

让张萍有事就跟他们联系保证第一个到。

张萍好意心领了,但也不可能麻烦他们,自己都多少年都撑过去了,没问题的。

张萍提着两盒盒饭,打开病房门。

病床上那个身影还是半坐着,头转了过去,不过却开口说话了。

“咦?张萍,你咋长那么大了?”

啪哒,东西落在了地上,不过她却无心去管,此刻她的全身心都在他的身上。

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生怕这是一场梦。

张宗择看她的样子有些好笑,说道:“怎么了?跟做贼一样?”

用手捏了捏他的脸,没错,是真的。

又用了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了这不是梦。

张宗择摸了摸她的头,这丫头是受了刺激嘛,突然打自己做什么。

不过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呢?突然就长这么高了呢?自己这又是咋了为什么在医院?

对着她问道:“对了我有些事想问你。”

张萍强行镇定好自己的情绪,将眼泪憋了回去,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嗯,你问吧。”

“我这是在医院?我出什么事情了。”

“你出了车祸,很严重的车祸,昏迷了三年了。”

张宗择愣住了,三……三年。

三年啊,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他错过了多少事啊。

“那……这其间都是你在照顾我么。”

张萍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道:“嗯,不过妈也会过来的,一周总会过来呆几天代替我照顾你。”

张宗择心里一阵酸楚,妈妈都已经那么大年纪了。

张宗择想了想,“三年啊,那你现在应该已初三了吧,要考高中了?”

张萍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初三?我都高三了啊。

看到她懵了的表情,意思到自己说错了话,“我这是说错了什么吗?”

“我现在是高三。”

张宗择意识到了不对劲,“高三,那我这是……..失忆了?”

也就是说,自己失去了不只是三年的经历,还有三年的记忆,不……不止三年。

他努力的想要回忆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可是不管怎么想出现的都只是头疼。

他抱住脑袋,低沉的嘶吼着。

她赶忙拉住他的手,安慰道:“没事没事,哥!哥!想不起来就不想了!没事的,只是.只是无趣的回忆罢了。”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

那个那个血泊之中的孩子又是谁!

还有,还有那个,朝我微笑的女人是谁!

啊!!!!”

他想不起来,无论如何他都想不起来了,他只看到了两个不同的女人,还有一个孩子,她们,她们都是谁!

疼痛带来的感觉并没有阻止他想要看到更多的记忆,他想要看到更多更多…..更多直到全部的记忆。

张萍见他已经失控,只得跑去找医生。

……..

等她带着人过来,他已经昏过去了。

旁边的医生对她说道:“你是说,他醒来了之后就连昏迷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

“嗯是的,好像是失去了四五年的记忆。”

医生在一旁想着,她只能坐在他旁边等着他醒来。

“他之前也有过这种症状吗?”

“应该是有的,记不得某个人和有关她的事。”

医生拿着纸笔边听她说别写些什么,“那么能否透露一下失去的这些记忆中特点。”

“特点么?对他的影响都很深,然后,都死了。”

医生停下了笔,眉头深皱,好一会儿写下一些东西,叹了口气。

一边将写了东西的纸递给他,一边解释道。

“你哥的这种症状,叫心因性失忆症,也叫情节性失忆症。”

“患者所丧失的记忆,有的是因遭受痛苦打击之后,突然发生,过一段时间之后,也可能又恢复记忆。”

“不过也有可能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不过如果有相应的刺激他,想起来的概率是非常大的,因为这是他大脑忘却的而不是受了伤的,至于怎么选还是得交给你家属。”

“当然了,说个我自己的建议,不要让他想起来,这些事情是他的大脑自主排除,说明他本人是不愿也不能接受,如果让他想起来很有可能会做一些过激的行为,所以我建议不要让他想起来,最好连你们家属都不要提起与这些记忆有关的事情,将它们给烂在肚子里。”

“他现在只是受到了刺激,过一会儿就会醒来,该怎么做就交给你了。”

………

医生走后她还在想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不过她很快就适应了下来,但暗暗握紧了拳头。

在他还在昏迷的时候她来到了门口给人打去一个个电话。

“嗯,是的我哥他醒了,如果有空的话你们可以过来看看。”

“不过他失忆了,忘掉了很久之前那一段还有离家时候的记忆。”

“医生建议不要让他想起来,嗯这些建议我也赞同,嗯是的,我想请你们也不要再提起任何的有关的事。”

。。。。。。。。。。。

张宗择第二天才醒来,而醒来的时候周围坐满了人。

有他的父母,有远道而来的亲戚,有亲如血的三个兄弟,还有在忙前忙后的张萍。

这些人很眼熟但陌生感居多。

他们都在讨论着他。

这群人在昨晚接到了张萍的电话,第二天早早就赶了过来。

父母早上就过来了,徐瑞三人稍晚一些才到主要是冯正他清晨过来还迷了路。

其他的就是些亲戚带着东西来探望他。

在他醒来后,就有人问他身体怎么样。

是他妈妈问的,紧紧握住他的手,“怎么样宗择,身体没什么问题吧,有没有哪不舒服。”

“没事妈,我很好。”

钱豪凑了过去,拍着他的肩膀:“你小子命挺大啊出了车祸都没事。”

张宗择拍了拍他的肚子,“那不挺好的,又能拍你这一堆肥肉了。”

钱豪对着沈照霞笑道:“伯母,看来这小子没事。”

有个不知辈份的亲戚说道:“小宗择啊,总算是醒了啊,有什么不舒服或者需要跟我们说啊。”

不管是远还是亲的关系都在关心自己,他虽然不太喜欢这种被围住的感觉,但还是能感受到了暖意。

医生突然过来将他给带走,去检查身体。

等再回来的时候人也走的差不多了,除了熟络的人。

张萍开口问道:“怎么样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不用担心接下来就只要是花些时间做康复训练就好了。”

他脑袋一直懵懵的,与其他人聊天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

如果不是关系很好,早就形同陌路了吧。

晚上父母也得赶时间回老家,钱豪他们也离开了,就留下张宗择和张萍两人。

他问道:“能给我讲讲我出车祸后发生的事情么。”

张萍将椅子朝他那挪了挪,“嗯,可以啊,就从我们知道你出事后来说吧。”

“我们知道你出事后的第一反应,先是震惊,然后是难以置信,接着是害怕担心。”

“等到我们过来的时候你还在急救室抢救没有醒来,一连几天才转到了普通病房。”

“虽然你一直处于半植物人的状态,但是基本的本能还是在的,一开始是母亲照顾你的,后来她身体渐渐的跟不上了,不是丢三落四,就是忘记要做些什么,后来我就高中考在了这里大部份的时间就由我来照顾的你。”

“后来有了好心人的捐款还有几个哥哥的帮助家里过的并不是太难,然后呢我又住在了你买的房子里这样就方便了照顾你。”

张宗择疑惑道:“我又买过房子么?”

按照他的记忆自己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哪来的钱买房,难不成?自己中彩票了?

反正他失忆了她怎么忽悠都可以。

张萍解释道:“怎么说呢,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你跟着老板做事,然后表现好,这是他名下的房产,你工资又高,就便宜卖你了。”

张宗择半信半疑,这话怎么听都是漏洞百出,但自己是失忆了,啥都不知道,不由得他不信,毕竟现实往往更加的离谱。

张萍接着道:“这三年过来我们受到了不少帮助呢,特别是三个哥哥,他们每个月都会寄钱过来,他们总会以各种理由叫我们收下。”

“不过呢,我知道他们其实自己过的不好,虽然没说但与现在相比绝对很苦的,我不清楚冯正哥,但是另外两位哥哥每天都很忙的每次跟他们打电话都能看到他们脸色变差了。”

“不过那都是以前了现在两个人可有名了,一个是富甲一方的有钱人一个是威名赫赫的高官都天天出现在电视上呢。”

……..

“然后呢我就遇到了李雨,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姑娘鬼点子超级多!她总是……”

………

“那家店长真的人很好,每次买饭的时候都会送些小菜给我………..”

……………………….

他耐心的听着她说的每一件事,有伤心处也有开心处,有激动时也有暗淡刻,随她哭笑。

他努力的在脑海中模仿她所说的画面,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今天的她,没有回房子那里睡觉,而是就这么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他轻轻摸着她的头,看着她那稚嫩的脸庞。

即使她经历了许多,有了超过同龄的成熟,但对他而言,还只是个妹妹。

一个顽强好胜又嘴硬的丫头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