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醒来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012字
  • 2022-05-04 20:10:40

“我…….是谁?”

。。。。。。。。。

早已长的亭亭玉立的姑娘,现在已经是高三了。

她没有与那些朋友相伴而行,也没与那些学霸留下学习。

她独自一人的走向某个方向,走条路她走了三年比谁都熟。

一辆豪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落下,看着里面坐着的人下意识的喊道:“钱哥,徐哥你怎么来了?”

钱豪大手一挥邀她上车,坐在了后座之上,钱豪转过头朝她笑着道:“萍萍啊,许久不见又变漂亮啦。”

拿出自己的钱包,十分阔绰的将里面的票子都拿出来,递给她:“来来来,都拿着去买点好吃的。”

张萍看都没看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不缺钱。”

钱豪没有收回的意思直接将钱塞在了她的口袋里,张萍当然不能收,所以两个人现在互相对峙着。

坐在副驾的徐瑞难得为他说句好话,“收下吧,这是你钱哥的一点心意,他这些年挣了不少钱,可以这么说他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钱豪轻轻捶了旁边的那个文质彬彬又带了些严肃的男人,“你小子是在为我说好话还是坏话呢。”

最后不得已,她还是收下了,小心翼翼的夹在书里面,又放在书包的夹间里害怕弄丢,她准备用这笔钱给自己买一身衣服,

买些文具用品,再给父母买身衣服,给哥哥…….买个符箓,希望他能快点醒来。

这笔钱还是蛮多的,小几万块呢。

钱豪有些心疼她,自己这半个妹妹小心翼翼对待钱的样子,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啊。

他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以前更有些出息就好了,这些年在学校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他们这几个兄弟在看望张宗择,确定他的生命体征平稳后就没再来看望这一家了,虽然或多或少都会接济一些,但其实他们自己都不好过。

钱豪早些年钱都砸在了投资上,多余的钱一点都没话给她们递过去。

徐瑞这些年跟本就抽不出多少时间分心他事,他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往上爬,工资一开始本就不高,大多入不敷出,直到现在身居高位有了稳定的工作才有了收入。

冯正,就别谈了,人都不知道在哪但也会寄点钱给她们。

自从张宗择倒下后,她们其实过的也不是多么的困难。

有个陌生人匿名给她们垫付了医药费,还每过一段时间都给她们一大笔钱。不过她们也不算辜负他的好心只要了一部份,其它的钱都捐赠了出去,不是自己的就不该乱用。

就连张宗择兄弟们给的钱,她们也没乱花,都存着呢,只在必要的时候会用。

张宗择离家的这些年多了很多不知道的秘密,比如说他多出的一个十岁的女儿,把她们都给吓一跳,不过很可惜,刚一见面就………

他的名下莫明多出了一套房子,还好这样的话就有人能住在这里照顾他,孩他爹留在老家,沈照霞只是两头跑照看照看。

其实真正照顾张宗择的就只有张萍而已。

抛弃了能上好的高中机会,不远万里来到这座小城市,她并没有觉的这有什么,你以前照顾我,那么现在我再来照顾你,哪怕你一直未醒,那么我大学也在这上就好了,她就不行再给你四年还不醒来!

…..

张萍忽然问道:“冯正哥呢,他没跟你们一起过来么。”

徐瑞带着些谦意道:“他呀,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忙呢,我跟你钱哥都还是恰巧碰到的呢。”

钱豪突然笑着搂住他的脖子,对着她说:“什么嘛,就是这小子一直放心不下你们,好不容易得空想来看看你们,跟我说,我也想你们就带着他过来了。”

张萍难得露出了笑容:“谢谢。”

其实两个心中都是有谦意的,他们很清楚这么些年她一个人可能会经历些什么,她不似他们那些年的朝气,像他哥一样的暮气。

钱豪载着两个人来到了医院,病床上一个木讷男子正在坐着。

眼中无神,瞳孔涣散。

看见有人过来,朝着她们看去,没有过多反应。

张萍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哥哥,看钱豪哥和徐瑞哥他们来看你了,他们是你很好的朋友哦。”张萍用手指着两人。

张宗择顺着手指的方向呆呆看着他们。

钱豪用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没有反应,犹不死心,猛的一拳朝他面门过去。

就差一点就打中了他,急急停住。

垂头丧气的坐在一旁,徐瑞站在了床边,直勾勾的看着他。

他站在他的脚边的位置,微屈双腿,刚好视线处在同一位置。

两个人面无表情的对峙着最后他败下阵来,坐在钱豪旁边揉着眼睛,两个人一语不发。

张萍将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两人,又拿起一个削干净的苹果用刀切成了片。

一小个一小个的放进了他的嘴里。

当苹果进入了嘴里,自主的嚼了起来,吞咽下去。

张萍放一块,他嚼一块。

能做出简单的动作,但也只能做出这些动作。

张萍对着两人说道:“我要去买些吃的,你们要去么?不远就在楼下。”

钱豪觉着饿就跟着去,徐瑞让他帮自己带一份他在这呆着。

………

医院楼下大多是些药房和小饭馆,每到吃饭时间张萍就会买些饭过来,然后喂给他吃。

两个人来到了小饭馆,她经常过来的地方,便宜味道又还行,钱豪皱起了眉头,不过没说什么。

都是大老板了,习惯了精致的生活一时之间又来到这有些脏乱差的地方,多多少少心里有些抵触。

不过都是泥地里滚出来的,也说不上嫌弃。

里面的人不算多,大多是些男子。

张萍与老板打了声招呼,老板笑着对她说道:“张萍来啦?今天吃点什么?大叔最近腌的咸菜不错等会儿送你点。”

这位饭馆老板,接待这位年轻的顾客已经有三年了,他一开始对这一日三餐都出来买吃的小姑娘很好奇。

这附近就是医院,来吃饭的大多是些家属,两个人时间一长就熟悉了,有时候会给她饭菜里多添一点,再多送些小菜,她也会在有空的时候来店里帮些小忙。

心善的大叔遇到了知恩报恩的姑娘。

她买了两盒盒饭,问钱豪要些什么。

“老板,这肉片盖饭里加十份肉,那份青椒肉丝给我用魔鬼辣椒炒,谢谢。”

“肉片加十份可以,不过这里没什么魔鬼辣椒。”老板道

“那就算了。”他还想着整一下徐瑞呢。

强着付完了钱,坐下来等着。

他有些担心瘦小的板凳撑不住他着壮硕的身体。

钱豪对着喝水的张萍道:“你照顾你哥这些年辛苦不。”

张萍点了点头,苦当然苦随着自己升入高三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只能不断缩减自己空余时学习的时间。

心仪的大学是没了可能,但考个本科还是没问题的,当然了这得看张宗择能不能醒过来,不然就只能在本地上大学了。

“那我多请几个护工,保证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他。”

张萍摇了摇头,“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就够了。”

钱豪也没继续下去,他了解她的固执,说不的事情就是不,也没劝下去。

等到买的东西做好,他让她先回去,自己看看还有没有想要吃的再买一些。

等她走后,他将老板拉到一边。

老板被他拽过去的时候有些懵,自己还得去做菜呢他这样自己还怎么做生意。

谁知他直接甩了一沓钱给他,对他说道:“这钱拿着,先陪我说几句话。”

没敢收钱,但也没离开想听听这位有钱的胖子想对自己说什么。

“我问你,刚才那小姑娘是不是经常来这里吃饭?”

老板有些警惕,“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人家是小姑娘就想对人家做些什么。”

钱豪一听知道他误会了,“我是他哥的兄弟不信你去问,你先回答我刚才的话。”

“经常来,正常来说一周有六天都在这里。”他还是不怎么相信,半信半疑,毕竟是小姑娘带着来的,但这肥头大耳的有钱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啊。

钱豪又拿出一张卡,对着他说:“你这里我买了。”

老板不理解他这么做的意义有什么,看上这么个小破地方。

卖是不可能卖的,自己靠这块地吃饭好多年了,怎么可能卖给这个胖子,哪怕他出的是天价。

他也没强求,不行就算了,我把你整条街都买下来留你一个人,我看你卖不卖!

…….

两个人去买饭的时候,徐瑞喊来了医生。

那医生见到他有些惊讶但没多说什么,徐瑞问道:“他这情况怎么样?”

医生回道:“不是很理想,他的大脑神经没有多少损伤,最多昏迷个十天半个月的。”

“他的身体组织有严重损伤,脑袋却并没有大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醒不过来,不对也不是醒不过来,意识不在了,身体只剩下了本能相当于半个植物人。”

“我们定期都会给他检查,不过都显示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么?那么就是他自己不想醒来么。

他看向了一直盯着墙壁看的张宗择,心里想着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让你这么不愿意来到这个现实?

…………..

张萍带着买的盒饭回来,开始吃了起来,张萍自己吃一口再给他喂一口。

钱豪回来后,对着他说:“好你个书呆子!竟然不等我。”

徐瑞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两个人吃完东西聊了一会儿就走了,各自带着心思离开了。

………

张萍将张宗择的尿不湿给换掉,又拿着盆等点温水用毛巾给他擦拭身子。

她没有着急回到房子那睡觉,等到他睡着了才安下心来歇一会儿。

忽然,整个地板抖动了起来,一个站不稳差点滑倒幸好旁边有椅子扶着。

地震!

一瞬间恐惧,惊吓,不知所措……….这些情绪交错在一起。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身影将她压在身下,死死的给护住。

大概过了几十秒震动停止,预料之中的塌陷没有出现,而那个紧紧抱住自己身体的人依然没有松开。

她狰扎了好一会儿,他开渐渐松开,整个人倒在地上。

她轻轻的将他扶回床上,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他还是一动不动,刚才的一幕就像是一场幻觉。

她很清楚,那不是幻觉,那就是他,他将自己护在身下。

这眼泪也是真的烦人呢,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将他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眼神温柔的看着他。

感受着他指间传来的温度,泪水滑过了他的指尖。

“哥哥。”

。。。。。。。。。。。。。。。。。。。。。。。。。。。。。。。。。。。。。。。。。。。。。。。。。。。。。。。。。。。。。。。。

后半夜的时候,没人知晓的瞬间,张宗择的指间动了动。

然后是手臂,脑袋,接着是上半身,然后是腿。

整个人忽然的坐了起来。

瞳孔渐渐有了彩,脸部肌肉许久未动,尝试着做了些表情。

能开口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哥哥?”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挣扎着起身,三年没有下床的他,已经连站着都做不到。

用手扶着墙壁一步步的走向窗子。

月光洒进屋内,整个病房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他就这么用手撑着自己看着窗外。

头时不时的一阵疼痛,每疼一次一段记忆就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最后,停留在了某一刻,再多的记忆他怎么也想不出来,哪怕他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脑袋。

这次他失忆失的很彻底,想要想起来很难。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左臂没有了感觉,抬了抬不起来,捏了捏,才发现是假肢。

腿的延迟反应也结束了,他差点跪了下去。

他才发现自己的左腿已经不足以支撑住他了,他已经……瘸了。

幸好他的手还撑着墙,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床上。

他睡不着了,就这么望着天花板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