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大梦一场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117字
  • 2022-05-02 23:26:19

“爸爸!妈妈!”

走在前面的小姑娘停下了奔跑的脚步,转过身挥着手,朝着落在身后的父母喊道。

“哎哎!壑壑慢点”女人甩开拉着自己男人的手,小跑过去将她牵住防止跑的太快摔倒了。

男人在后面微笑着看着娘俩,慢慢的跟着两人。

他觉得自己能取到这么好看的妻子,又生了个这么听话懂事又可爱的女儿给自己,自己的工作又稳定又好,这不妥妥人生赢家么。

他缓缓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对着小姑娘的额头亲了一下。

小姑娘用手背擦了擦,跑到妈妈身后,十分嫌齐的对她说道:“妈妈!妈妈!你看爸爸又亲我!咦,好脏呀,而且胡子扎的我怪疼的咧。”

女人无奈,笑着不说话。

男人备受打击,故作伤心状:”张壑呀,你这么就不对了,爸爸亲你你怎么能嫌脏呢,我是爸爸呀。”

小姑娘也觉得自己错了,哪有女儿会嫌弃自己爸爸脏得咧,那.......那这事就算自己错得喽,他也不该拿胡子扎自己呀。

没了刚才的理直气壮,但还是小声说道:“可是爸爸的胡子还是扎得我额头好疼的。”

男人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许久未刮的胡子。

女人在憋着笑,虽然这一大一小斗着嘴很好玩但她还得去大个圆场。

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说道:“好了别吵了,张壑啊这确实是你不对,爸爸亲你是因为我们的壑壑很可爱啊,爸爸养家不容易你不应该嫌弃爸爸的。”

男人在一旁点着头嘴里附合道:“对,对”

女人眼神一改温柔,走到他的旁边掐着他腰间的肉,嘴里凶道:“张宗择!你看看你又邋里邋遢的了,胡子都多久没挂了,都扎到咱闺女了,你今天要是还不收拾干净就别上老娘的床!”

张宗择吃痛,嘴里喊道:“晓芬!晓芬!我错了!我错了!你松手,疼!疼!疼!回家,等回家我就给它剃了。”

张晓芬松开了手,“这还差不多,你看看你现在出门在外一点都不注意形象。”

张宗择全然无所谓,自己长的一般再怎么打扮也变不成一朵花,还不如随心随意一点。

说道:“害,又不是多好看的人,怎么穿别人还用的着看别人眼光么。”

张晓芬没说话,只是趁张壑没看见两人的时候一个旋风踢,踢在了他的屁股上,老娘只是跟你扯衣服穿着你跟我扯鸡毛别人。

打打闹闹再远的路也就这么走完了。

三个人回到了家,张晓芬突然说道:“哦对了,你去将老王那一家子喊过来吃饭,前些日子他们不是给我们送了一袋子菜和肉么。”

张宗择刚想抱怨几句却听她又说道:“好了,快去吧,同一个小区呢,反正就几步路。”

张宗择无奈乖乖,屁股还没坐热,老老实实听她的话喊上张壑出了门。

的确就只有几步的路程,就在隔壁那栋楼里。

敲着某一家的门,喊道:“王崇明!王大哥,在家么。”

屋内有人急急忙忙的回应到:“在的!在的!”

一位穿着围裙的妇人,焦急的打开了门,手上还有没擦干的水,围裙上有着胡乱擦手的印子。

惊讶道:“这不是宗择么,怎么突然来找我们了。”

张宗择笑着说道:“菜做的多了,索性就多做点喊你们一起过来吃。”

刚想说些什么,某个穿着条小短裤,在家里乱窜的小家伙看见外面的人影,屁颠屁颠的走上前去,做出自认为帅的姿势对着门外的小姑娘说道。

“嗨!张壑,许久不见了,想我了没有。”

张宗择内心很想抽死这个神筋大条的臭小子。

你能穿好衣服再说话么。

张壑面带疑惑的问道:“你谁啊。”

那小子,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还不等他做出反应,一男人直接过来将他带最,冲他尴尬的笑了笑。

张宗择说道:“那我先走了,还得帮张晓芬做饭呢,一定要过来吃中饭哦,一定。”

说完就带着张壑走了。

路上张宗择问道:“你真不记得王思诚那小子了?”

张壑想了想,小脸通红惊讶道:“啊?刚刚那个穿花裤衩摆奇怪姿势的是王思诚?”

张宗择:……………..还真没认出来。

…………

中午的时候刘嫣和王崇明带着王思诚过来吃饭,张壑不知怎么不想见他,看见他就脸红,搞的他很郁闷。

女人之间总能找出各种各样的话题,而这两个大男人屁话憋不出一个,如果张宗择还抽烟的话说不定还能聊聊哪些烟好哪些烟坏。

张晓芬这饭吃的很开心,哦不对是聊的很开心。

张宗择也还好,直接是与他喝醉了的,倒也没觉的多无聊。

倒是王思诚抑郁了张壑处处躲着他摆明了不想看见他,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

等吃完饭张宗择和张晓芬两个人收拾东西的时她将他手里的碗筷拿了过来,说道:“你去将张壑之前从胡鸢那拿的东西还给人家,别惹的别人说闲话。”

张宗择想了想问张宗东西在哪,找到后带着她去还东西。

是一个小铁盒子,有点像是小时候用的文具盒,不过不同的是这玩意没法装笔,可以用来听音乐,录音啥的没多少人会想买这个,不过是它的样子做的很好看,按下按钮会有一个娃娃弹出来跳舞,小女生应该会喜欢。

张宗择敲了敲门,是一位大叔开的门,笑着打招乎:“正东哥下午好,我们来还个东西。”

“下午好啊。”

两个人走了进去,张壑跑其中一个房间去找胡鸢玩。

胡正东给他特调了一杯热茶,是他特调的功效起码能达到他喝的茶水的三分之一。

张宗择喝的身体燥热。

闲聊了一阵简单问了些状况。

“大嫂还好么,身体怎么样了。”

胡正东回道:“已经好多了,就是容易累嗜睡,你瞧现在还在睡着呢。”

指了指某一间房门。

他说的是实话她的身体的确是好转了很多,估摸着等到了来年夏天就能彻底的好了。

然后就是一直的干坐着,直到两位小朋友玩的尽兴了他才带着张壑回去。

回到了家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刚打开了门就听见张晓芬喊道:“快洗洗手!等会准备吃饭。”

老老实实的洗干净手。

张壑手还没洗干净就要跑过去,张宗择眼急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替她擦了干净。

来到厨房又得去端菜,张壑老老实实的做在饭桌之上等待开饭。

不让她来厨房帮忙是有原因的不谈帮忙洗菜时洗的全身都是水,切菜差的点切到了手,倒盐……..

就连端个菜都摔了好几次,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生气。

自此,再也没让其进过厨房。

标准的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张壑夹起一块排骨放进了张晓芬碗中,看着她吃了下去小姑娘笑的十分开心。

张晓芬将她旁边的空碗给拿了过来给她盛了一碗汤。

张壑小口小口的喝着,夸赞它的美味。

张晓芬听到了她满意的夸赞,顿时觉得子己的辛苦没有白费。

张宗择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没有打扰两人。

此画甚美,无心惊扰。

。。。。。。。。。。。。。。。。。。。。。。。。。。。。。。。。。。。。。。。。。。。。。。。。。。。。。。。。。。。。。。。。

“医生!医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救救他吧!”

已显老太的妇人死死抓住医生的白大褂,不断地恳求的他求救着自己的儿子。

旁边的女儿赶忙拉住了她,安慰着她。

一旁的父亲倒是很平静,问道:“医生、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扯了扯被拉开的衣服,这种事情他见怪不怪了,回道:“你儿子情况不容乐观,坏一点就是死了,好一点也得落下残疾。”

听到这话旁边的老母亲顿时两眼一黑,眼泪汪汪,想哭嗓子却跟哑了一样怎么都哭不出来。

旁边的父亲皱紧了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年轻的女儿只是在一旁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哥一定会没事的,哥运气那么好肯定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么好,可是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她们来到这里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了,到现在他还没从急救的状态下出来,当然很让人心急。

医生也无奈,叹了口起就走了。

“哥,你一定要没事啊。”

。。。。。。。。。。。。。。。。。。。。。。。。。。。。。。。。。。。。。。。。。。

此时面容平静的男人,看着新闻上的坠机事故,感到意外。

飞机直坠而下,那种情况下没有可能人类还能活着,渣都不剩。

能保存下多少东西都还不知道。

他没有多少悲伤,或者说悲伤已经过去了。

他强压这自己心中的悸动,那位相当于自己唯一亲人的姐姐死了。

自己现在真的只是一个人了。

眼神淡薄深隧,没人能知道他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身居高位,羡煞旁人,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

浑身是血的男人连眼睛都被血液糊的看不清,想要站起身,可这腿已经没了知觉怎么都用不上力。

左手的伤口深口见骨,只剩下肉还连在一起不至于断掉,,看着十分瘆人。

意识已经模糊,但还在坚持着。

右手的肌肉鼓起,每一下都在用尽全力,不停的颤抖着,早已力竭了,可他不知道他知清楚要一直向前爬。

不远处,有个躺在血泊中的小姑娘,一动不动,红色的衣服也不知道是自带的颜色,还是血液染红的。

附近的一辆货车,里面的司机已经晕到昏迷,旁边已经变形冒烟的汽车,说明了这次事故的原因。

无辜的男人此刻什么都顾不上,也做不到,只能无助的向前爬去。

想要爬到那小姑娘的身边。

没人愿意靠近他们,害怕,恶心,惊吓,充斥在人们心间,拨打了急救电话只能在不远处旁观。

我对世界以我所有的温柔,却对我无助之时冷眼旁观。

指纹,哦不连血肉都模糊不清,他终于爬到了她的身边。

可她却一点反应,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他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将她给抱在了怀中。

“对…….不……起…….”

他的话说完,身体已经透支过头。

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新闻。

“近日,我市发生一起严重的车祸事故。

司机应涉嫌醉酒驾驶,又开了四小时的车疲劳驾驶,致使一人死亡,一人急救……..”

。。。。。。。。。。。。。。。。。。。。。。。。。。。。。。。。。。。。。。。。。。。。。。。。。。。。。。。。。。。。。。。。

张宗择吃着饭,看着谈笑的两人没有说话,备感幸福。

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三个小时…….!

她们的话一直没有说完,他没有觉的有什么不正常。

这个世间的一切都在渐渐消散,

最后是这个房间,谈笑的两人声音戛然而止,最后身形如沙子一般,一吹就散。

最后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

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了。

张宗择眼含温柔,还是看着那个方向。

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他只要,只要那两个人就好了。

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舍弃,只要那两个人能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

可是,可是她们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都抛下了我呢?

为什么,又留下我一个人?

他的面前出现了另一幅画面。

一个小孩子,那是他小的时候。

他正在不停的用手挖着什么,那天的雨下的很大很大,他在乱坟地里挖的是什么就不用说了。

终于他挖到了,他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他死死的抱住了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张宗择上前,刚伸出手碰了一下他,画面就烟消云散。

想起了什么,此刻他无助,崩溃的大喊,没人听的见他的吼叫。

哭喊累了,蜷缩着身子不停的发颤。

这一切的美好,不过是大梦一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