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自欺欺人已经无用了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013字
  • 2022-04-28 23:03:06

“喂!小哥!过来过来。”

张宗择伸手指了指自己,问道:“我么?”

那人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就是你,就你一个人肯定是你啊,快来快来。”

张宗择是准备出门买些零食给柳壑,刚出小区没多久,就撞见了一年轻人朝自己招手。

张宗择走了过去,问道:“有什么事么。”

喊张宗择过来的,当然就是张宸了,他特意来这里蹲点蹲他。

已经心满意足的他也该办正事儿了。

距离他来到内地已经是有了大半年了,大半年的时间他也是逛了大半个中国。

这可把许光正给累个半死,张宸这位万岁爷拉着自己逛来逛去,自己还要巴结人家,把人家放在一边也不好。

只能将自己这边的计划无限期推迟,不怕这位爷惹事就怕这位爷一直拖。

总觉的他是故意的,在每一座城市总得以各种理由在那逗留一阵子。

那么些日子以来,许光正算了一下,个人账户没赚的钱最少千万。

要不是张宸有任务在身还不得缠着他一年半载。

张宸笑着打量面前的男人,带着双死鱼眼,胡子拉碴,穿着便宜随宜,嘴角挂着礼貌的笑容。

因为没特意打扮的原因,把他放在人堆里就找不到了。

张宸想看看将他打扮打扮会是什么样,不过现在正事要紧。

“小哥你好啊,我是这边搬来的新住户,有些不熟悉不忙的话可以带我熟悉熟悉么。”

张宗择想都没想拍了拍胸脯,笑着说道:“没问题啊,刚好我要去附近商场买些东西,刚好一起去吧。”

张宸跟着他,时不时的搭个话。

“那个大兄弟怎么称呼,我叫张宸叫我小宸就好了。”

“我叫张宗择,直接喊我名字就好了,我两也差不了多少。”

“宗择大哥,你住在这里多久了啊,里面邻里和谐么。”

张宗择想了想实事求事道:“住了一两年,邻居还好啦,哪可能每一个人都是好了,总会有几个人让人不如意,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好的。”

张宸深感赞同,又问道:“大哥这么年轻帅气,有女朋友了么。”

这算私人问题了吧,他可以不用回答但他还是想了想,脸一红,说道:“没呢,我这人也没人看的上啊。”

张宸眉毛一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到商场,张宗择跟他说了这里卖些什么,生活用品,吃的用的这里都有。

买菜不想走远路的可以来这里。

张宸听的很“认真”,跟在他旁边听他说哪些菜别买不新鲜,哪些性价比高……….

又很贴心的带着他去了远一点的菜场,看起来一个在认真讲一个在认真听。

其实在问完想问的后,他开始计划着接下来该做的事了。

他这次来找张宗择的目的是为了看看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顺便看看他姐现在怎么样了。

等到两个人走完,张宗择要挥手作别,张宸拉住了他。

笑道:“宗择大哥,别急着走啊,我还没感谢你呢,就先别回去了我请你吃顿饭。”

张宗择肯定是拒绝的,“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家做饭就不麻烦你了。”

说着就想要拽开他的手。

他死死不放,“别嘛,宗择大哥,不麻烦不麻烦咱们出去吃。”

两个人拉扯了一阵,张宗择说不过他没办法同意了他的要求,拿着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是晓芬么,今天中午我就不回去了,嗯对,有些事得跟朋友在……………”

张宸一字不拉的都听在了耳朵里,包括电话里的声音。

他知道两个人是同居的状态,不过他相信这叫张宗择的也不敢对她怎么样,他姐如果真那么好搞定家里人就不会喊自过来找她了。

听两人打电话的语气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

张宗择打完电话,笑着对他说:“咱们走吧”

。。。。。。。。。。。。。。。。。

等到张宗择回来的时候已是满脸通红,醉醺醺的。

没办法张宸酒量太好,喝了他两倍的量都还未醉。

自己不喝又不像样,所以醉了。

一步停三步,好不容意才回到了家。

张晓芬看他醉如烂泥也没说什么,去厨房做醒酒汤。

张宗择躺在房间里睡着了。

门铃响起,柳壑小跑过去开门,是一位很好看的大哥哥。

张宸懵圈了,看到面前这个小不点脑子飞速运转。

怎么回事?这小姑娘哪来的?为什么会在这?那个许光正没跟我说过这有个小女孩啊?难不成………

自己猜错了?那个张宗择其实是个伪装起来的情圣?

张宸很快反应过来,颠了颠手里的东西笑着说:“我是你爸爸朋友,你爸爸东西拉我走了,我给他送过来。”

柳壑回道:“爸……….宗择叔叔睡着了,你放在桌子上就好了。”

叔叔么?看来是自己猜错了。

张晓芬在厨房听着门口的对话,擦了擦手走了出去,她也想见见将张宗择灌醉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嘿休”将东西放上去后没有走出去,找了张椅子坐了下去。

张晓芬看到来人愣住了,张宸转过头,笑着看向她。

说道:“好久不见啊,晓芬姐姐。”

柳壑开心的说道:“大哥哥,你也叫她姐姐啊。”

张宸捏了捏她的脸蛋,“对呀,哥哥也叫她姐姐呢,因为她就是哥哥的姐姐哦。”

张晓芬面色不善对他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喊我回去的?”

张宸摆了摆手笑着道:“害,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这次是以你亲弟弟的身份来这里玩的,我来内地可有一阵了,不信你去问那个许光正。”

张晓芬摸了摸柳壑的头,让她先去练会儿字自己要与哥哥说些话。

多年未见的姐弟一见面看起来不是多么的友好。

张晓芬继续去熬醒酒汤张宸就在这里坐坐那里看看。

等她忙完将醒酒汤送过去得了空,两个人相对而坐。

张宸啧啧称奇,“啧,老姐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会想当一个主妇呢?”

张晓芬白了他一眼,“你管的着么。”

张晓芬往嘴里递着薯片,他伸手想要从她那里拿点,她一躲,不给。

张宸悻悻然道:“嘿,老姐做人可不能这样的呦。”

张晓芬吃完最后一片才说道:“你来找我干嘛,时间没到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张宸故作可怜状,“你看看你,就不信我的话,你可是我姐啊,我肯定向着你啊,内地那么好玩我叫你回去干什么。”

张宸背靠椅子,头朝天,身体后仰,“哎呀呀,老姐,你几个月后就回去了,准备什么时候再回来呢。”

张晓芬又拆开了一袋巧克力,边吃边说:“怎么,你连这个都要想。”

张宸抬起腿想要翘在桌子上,又被她给拍了下去。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停顿了一下,惊讶的说道:“难不成你没想过怎么回来么。”

张晓芬:“我又不是你,没你那么大的格局和想法。”

张宸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我这不是帮你排忧解难来了么,放心好了等你回去后没多久那群人就懒得管你了。”

张晓芬半信半疑,“那群人眼瞎,但我很清楚你确实有这个能力,不过你为什么要帮我?”

面前这个年轻男子手里转着不知从哪找到的笔,笑嘻嘻的看着她。

别人不清楚她可清楚,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家伙就不是个省事的人,脑子转的比谁都快还敢去做。

“因为你是我的姐姐啊。”

张宸早年其实并不是多么的耀眼,比不上自己的姐姐。

要不是他的身份特殊根本没人去注意他。

不过他可不想多让人注意到他,他只想着慢慢积赞自己的底蕴,厚积薄发一飞冲天。

等到这次回去,所有人就会发现那个很久之前的小透明,原来是个沉睡的太阳。

让她回来的办法很简单只要他的成就完全掩盖了她,她在与不在就没人在意了。

张宸对不停吃着东西的她笑了笑。

也不知道是笑她现在吃东西的样子,还是笑她现在这个样子。

。。。。。。。。。。。。。。。。。。

张宗择现在有些手足无措,酒醒了后看见张宸在有些惊喜,想给她介绍介绍。

当知道两个人是亲姐弟后有些尴尬,早说嘛害的自己跟傻子一样介绍着。

张宗择和张晓芬两个人并排坐,张宸浑身不自在。

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瞧瞧两个人坐一起这不纯纯压自己呢么。

张宸对着张宗择半开玩笑的说道:“宗择大哥啊,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是哪家孩子啊,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不是的,她是我收养的孩子。”

收养啊,那就说的通了,张宸追问道:“那为什么没改口呢,喊你爸爸不更好么喊什么叔叔。”

这个问题答不上来,最后还是张宸自问自答:“没关系,我清楚了,是自己收留的吧。”

张宗择点了点头。

张宸细细想了想,只是收留么,那么这三个人的关系真是很危险啊。

张宸一点也没有外人的自觉,从冰箱拿出东西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说实话我很好奇你们三人的关系,不过我也猜的差不多了。”

“张晓芬,想不到你也会自欺欺人啊。”

啪!张晓芬上去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呵!我让你没大没小,怎么跟我说话呢。”

张宸乖乖认错:“对不起我错了。”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状态,“咳咳,姐你几个月后要走了,陪我一起去别的国家留下宗择大哥和柳壑不是很可怜嘛。”

然后疯狂朝她使眼色让她住嘴,别说自己会回来。

张宗择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声说了句:“还会回来么。”

张宸回道:“难啊,我这次来内地就是提醒她到时候回去继承家业,可能会回来但也要好多年。”

张晓芬此刻也了解的他的意思,跟着说道:“还记得我之前给你的那张卡么。”

张宗择僵硬的回道:“嗯,你说每个月回给里面打钱给我一起交房租。”

张晓芬接着道:“嗯,我不直接把钱给你,是因为我要去国外与家里共事,由不得我任性。”

怕他将卡给自己或者不用这笔钱交房租,接着道:“我走了以后我还是会往里面打钱,这是为了柳壑哦,我可不想让那么可爱的小姑娘再回到那小房子去。”

张宗择只是呆呆的回了句嗯。

最后张宸呆在这里蹭了一顿晚饭才回去。

全程张宗择一直是呆滞的状态心不在焉。

。。。。。。。。。。。。。。。。。。。。

回到家的张宸想着今天的三人。

自言自语:“有趣啊,嘴硬的女人,自欺的男人,还有个心善的孩子。”

“真的是,为什么这三个人会凑到一起呢。”

可能是数不清的意外将三个人凑在了一起。

腿高高的搭在桌子上,身体后仰,闭着眼睛,他喜欢以这种资势去想事情。

最后将一切细节想毕,给老姐发了条消息。

“一切事情我来解决,你且安心。”

。。。。。。。。。。。。。。。。。。。。

张宗择拿出一张卡左看右看。

这是张晓芬给他的那张银行卡。

大半夜的不睡觉,盯着张卡片看来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有病。

他只是心里十分的烦躁,听到张晓芬要走还不一定回来。

他就心里不自觉的难受。

拿出纸笔不停的乱花着来发泄情绪。

心里那份莫明的躁动一直压不下去。

心里不断的自问。

“她与自己何干,走就走了呗。”

“说白了,我跟她也没关系啊,她走了就走了呗。”

“严格来说我与她只是合租关系,于我没一丁点关系。”

“自己一定是生活上太过依赖她了,一时走了的话会不适应的,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等她走后自己和柳壑过一阵日子适应适应就好了。”

“………………”

又开始欺骗自己了,可是身体不断的颤抖掩盖不住啊。

他不舍。

他欺骗不了自己喜欢,哦不,是爱上张晓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