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张宸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021字
  • 2022-04-28 14:42:19

机场出口,站着一位长相帅气,衣品很好,气质极佳的年轻人。

摘下墨镜,周围的人特别是女生纷纷侧目,仔细看看面容与张晓芬有几分相似,叫张宸。

拦下一辆出租车,“师傅,去朝阳宾馆。”

将东西放在了后背箱,坐在了副驾驶上。

司机师傅开口闲聊道:“小伙子是来这边旅游的吧。”

张宸笑着说是。

司机笑着问道:“我知道一些个好去出,有空要不要去看看。”

张宸笑着回道:“可以啊,刚从国外回来旅游人识地不熟,啥也没带就带了钱。”

“您看着给我介绍介绍好完的地方,顺便介绍介绍哪些吃饭的地方,我也想尝尝当地的特色美食。”

那师傅一听,笑的更开心了,这不仅是只肥羊还是只笨肥羊。

手指趁他不注意按了一下某处,只见价格表上的价格飞速飙升。

张宸看见跳这么快,问道:“哎呦喂,师傅啊,你这计价表怎么跳那么快啊。”

不慌不忙的回道:“你很久没回过了,不懂现在国内出租车的行情,现在都是这个价格,很正常。”

10,20,40,50,60,80…………..

那“傻子”还真信了,笑着说道:“啊,原来是这样啊。”

司机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微笑,这单赚大了,又将计价表调了调价格跳的更快了。

像这种黑心司机,就喜欢宰一些外地人,人生地不熟又钱多的傻子。

更没良心一点的,还与凉心商家做生意,推荐他们专去一些宰客的店。

那些外地人大多不想惹事,所以都很乐于给将自己的小钱钱给出去,息事宁人。

等到了目的地,司机看着计价表说:“一共是1583算你1500好了,就当交个朋有了。”

总共就10几公里,贵了百倍。

笑眯眯的等着他付钱,张宸摸了摸身上,啥也没有说道:“抱谦啊师傅,我没带那么多现金,钱包好像都拉在家里了。”

瞬间脸色一变,恶狠狠的说道:“小伙子,话不能乱说,你去看看哪还有钱,不付钱可是要进局子的。”

张宸一听要进局子瞬间慌了神,“啊,那….那我看看箱子里看看有没有钱,你等等啊。”

司机又笑了起来,“对嘛,去找找总能找到的。”

张宸将箱子放在他面前打开,确保能让他看见。

“啊找到了。”

张宸在衣服里面翻找总算找到了一叠厚厚的钱,取出钱递给他。

司机没有接,颤抖着用手指着旁边被翻出来的东西。

一本证件,一把手枪,还有一袋不知明的粉末。

张宸笑着说道:“我是来自中国北方的朋友,来中国是和朋友做生意。”

“你看这是证件。”

说着将那警察证和手枪拿出来,不过没有将警察证打开。

司机指着手枪,语气有些发抖的说道:“你这玩意,是真的么。”

张宸说道:“当然了,不信你看。”

说着对天上开了一枪,砰!声音很响,响到司机觉的自己聋了。

你这玩意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啊!!

张宸将枪顶在他脑门上,笑着说道:“真的是假的,就算我对着你头开枪也没事的。”

司机咽了咽口水,假个屁!你是假的为什么枪管是特么热的。

他已经脑补出一场大型连续剧了。

张宸笑着说道:“我要开枪喽,3,2…..”

在他还没数完,司机赶忙开口道:“哎!哎!等下等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别杀我!别杀我!”

两腿一软,缓缓跪了下来。

张宸嘴里啧了一声,没意思。

随后等着人过来。

大概半个多小时警察才赶了过来,都有些惊讶一男子正拿手枪指着跪地男子。

虽然有人报案说明了情况有了心里准备,但看到这场景还是很紧张的。

跪地的人看见救援人员来了,哭天喊地道:“快来救救我啊!他这是真枪啊!真枪!”

“他……他还卖毒品!就在那箱子里,快!快毙了他!”

张宸看傻子一眼看着他,这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头一次见自己找死的。

有人看见他的箱子里的确装着一袋粉末,通知了上面支援,谈判人员对着他说道:“小兄弟,冷静冷静啊,这是犯法的,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们说说。”

张宸打了个哈欠,觉的这游戏无聊了,“警察叔叔,你们这是干啥呢,这位大哥想知道我这是不是真的,我说是假的试给他看看而已。”然后做出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举动。

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然后开了下去。

砰!一声枪响,然后他还站在那里,“看吧,我说是假的。”

说着还将枪扔了过去,有人接住,连着开了几枪,确实是塑料的,只不过枪管的前端是金属的。

先将两个人带走,而他的箱子也被人带走检查。

几个小时时他就出来了,箱子里面的是一袋面粉,刚下机场突然想买袋面粉尝尝,这个理由有些牵强。

至于那所谓的证件,其实就是个钱包里面啥都没有。

经过调查他确实是刚从国外回来,没犯事就放他走了。

至于那个出租车司机?拘留查证,涉嫌敲诈勒索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的。

来到宾馆房间,洗完了澡,坐在椅子上给自己泡茶。

宾馆自带的红茶绿茶,味道只能说一般。

他也尝不出好坏不知道这味道算什么品质,他又不是那个全能的姐姐。

看了看时间,一月二十几号啊,还有段时间。

有机会去好好的玩玩了,那些充满铜锈味的东西终于有用了。

。。。。。。。。。。。。。。。。。

春联代表着的是对来年的幸福祈愿是对春节气氛的活跃,是对……..

当然了,张宗择想的很简单,选择好看的就行了。

张晓芬听了他随意的话,就没再理他让他自己去随便去吧,自己和柳壑去挑选。

今年,将是三个人一起过个团圆年。

几人来到商场买些过年要用的东西欧,得提前备一些货。

张宗择一个人来到酒区,看着那些好酒过过眼瘾。

买不起,穷~

买了些性价比还算过的去的酒,买的不算多,对他这种酒蒙子来说买多一点只是为了不让周围人看不起自己的酒量。

张晓芬推着小车走了过来,柳壑抱着一副对联放在小车里害怕对折。

几个人回家开始贴着春联,张宗择看着锅在想些什么。

他担心贴福字和春联用的胶水不黏,有些没过多少天就会掉下去。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张晓芬和柳壑已经张贴完闭了呢。

哎呀!没想到已经贴好了呢,哎呀!不用干活了呢。

“张宗择!去把地给扫一下,我等会儿拖地。”

“好~”

等到任务完成张晓芬又喊道:“哎呀!你快将你房间整理好啊。”

张宗择不解,问道:“这不挺好的么。”

指了那被子枕头杂乱无章的床,衣服随衣叠放在衣柜,那堆着不知明杂物的床头。

张宗择一摆手,“没问题啊,很整齐啊。”

随之而来的耳朵一阵痛楚,“啊疼疼疼,轻点儿轻点。”

张晓芬拽着他的耳朵说道:“我跟你一起打扫!别偷懒。”

“好~”

张晓芬伏下身子,用扫把在床地下掏着什么。

一本长方形纸质物体被找了出来,张宗择眼疾手快抢了过来。

塞在了怀里。

张晓芬满脸疑惑,“你闹哪样?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

张宗择拼命的摇头,“不给,这个绝多不行!”

自从上次,剑已出却不得不归鞘,那之后的一天他就买来了这本18得书来度日,现在却忘了扔了。

张晓芬撸了撸袖子,“听话!让我看看!!”

张宗择紧紧抱着怀里的小黄书。

“不要啦!晓芬,不要啦!”

在两人的来回拉扯之下,怀里的书掉了下来。

这次张晓芬早有准备,捡了起来,翻了其来。

脸色的红,随着翻页的书目增加。

将书给扔掉,砸在了要溜的张宗择头上。

“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跟青春期的孩子一样!”

。。。。。。。。。。。。。。。。。。。。。。。

张宸来到昨天某个凉心出租车司机推荐的地方吃饭。

饭菜的价格咋一看是挺正常的,要不是后面一页,更多菜品请向主厨咨询。

一位身材火辣的妹子坐在了她的对面。

年龄相较与他要小一点,听“她”说是大学生出来勤工俭学的。

是个很热情的妹子呢,昨天晚上某信的摇一摇功能这个妹子摇到了他。

说什么咱两多有多有缘。

什么自己照顾病重老母亲赚钱养还在上学的三个兄弟姐妹,呀没想到与你聊了那么多,谢谢你愿意听我发牢骚。

明天一起见个面吧,出个饭。

非要强调来这个餐厅,自己是这里的员工还能便宜点。

这家就是那家凉心司机推荐的饭店了。

饭桌上大多是女人点的菜是菜单上没有的,还有两瓶“美酒”。

不过他一眼看出,这所谓的“美酒”,路边三块钱酱油加上些许葡萄汁就差不多了。

那狼吞虎咽的女子在吃饭的时候自始至终没有搭理他。

等到吃饱后打了个嗝,说道:“你怎么不吃啊。”

张宸吃饭从来就是不紧不慢的,当然自家人除外。

张宸笑着说道:“吃饱了么?”

女人点了点头,然后玩起了手机。

等到他吃饱饭后擦了擦嘴,女人还是没有多少动静。

有服务员来到旁边,直接对着他说道:“先生您好,您本次一共消费13万8,鉴于您是第一次来给您打个折扣,13万”

张宸取了根牙签剔剔牙,问道:“你们这些菜怎么那么贵。”

服务员笑着道:“您点的每一道菜都是我们精心挑选从国外空运过来的材料,加上每道复杂的工序才做出来的成品,可以说每一道菜都是一道艺术品,您点的酒也是3万多一瓶。”

张宗择指了指对面那个女孩:“可是菜都是她点的啊,我连这些菜是什么都不知道。”

对面那女生突然一改之前的“热情”,气愤的说道:“臭屌丝,买不起单就买不起单,浪费老娘时间!”

说着就跑走了,竟没一个人拦着。

那服务员还是带着笑容:“请问先生,您怎么买单呢。”

张宸笑了笑,说道:“如果我不买呢。”

服务员突然面露狰狞,喊道:“这么说你是想吃霸王餐了?我可告诉你!我这没监控,你要是出门缺胳膊少腿可别怪我们了。”

说着还喊来两个彪形大汉想要抓住他。

外面突然一阵的吵闹声,十几辆肌肉感十足的车子出现,从下面下来了一堆身高体壮的大汉手里个个持着武器。

有一人为首走了进来,像是在找些什么,看见张宸笑着说道:“宸哥!你回来啦。”

店里的员工都吓懵了看,“光正,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啊。”

来的人正是许光正。

张宸当然知道今天要发生的事,也知道那女的就是个饭托。

于是乎就让许光正带一堆人过来找自己,记得让他们打扮的社会一点。

店里的人是一动不敢动,生怕这些人暴起伤人,这一个个看着可不像是好人呐!

满身横肉,肥头大耳顶着个地中海出现,看见这阵仗擦了擦汗对着两人说道:“不知道两位小兄弟带着这么多人是吃饭还是?”

张宸指着旁边的服务员笑着说道:“店长,不是我们仗势欺人啊,是你这员工非要留下我,说还要将我拿走一些零件呢,我可是很害怕的,叫这么些人是为了有安全感。”

服务员颤颤巍巍的说道:“是…..是你没付钱啊,我才威胁你的。”

店长搓了搓手,对他说道:“要不这样,小兄弟这顿饭我请了以后你来我们这吃饭我给你打对折,怎样?”

张宸摇了摇头:“不怎么样。”

不过他也没闹下去,转身就走,他还要去别的地方逛逛不想来这糟心。

车上拿出录音笔给他说:“这里是刚才饭店里那服务员威胁我的记录,你看着办。”

许光正笑了笑,回道:“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