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时间过的真快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002字
  • 2022-04-26 10:17:33

时间往后推移,天气热了起来。

不只是环境,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位张的关系也热火朝天了起来。

两个人吵了起来。

就因为张宗择将干净和脏的衣服给搞混了,两个人因为这件小事吵了一架。

……….

此时张宗择房间内,整个人呈太字躺着。

心里面是即生气又伤心,不就是粗心大意了么一点点么。

抓住这么点小事不放,婆婆妈妈的老女人!

气死了!一个月!不还是一星期!算了一天,就一天不理她好了,给她一次道歉的机会,如果不道歉的话,他就……..他就自己道歉去。

哼…..男人让着女人也没什么问题。

……….

“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个丢三拉死的蠢蛋。”

就跟某些人看那些甜到齁人的番剧一样,在床上扭来扭去。

“啊!!还是好气啊。”

坐了起来,衣服从肩上滑落,头发凌乱,牙被咬的咯吱咯吱香。

气死了!我要一个月!算了还是一星期吧!呃….还是有点久,那就一天不理她好了。

如果一天后她还没道歉,那就……..那就,再等等好了,时间一长肯定会忘了的。

………………

柳壑的有点发酸,刚才她贴在两边的墙壁上偷听。

今天早上,宗择叔叔和晓芬姐姐吵了起来,自己被他两吵醒。

偷偷摸摸听着两人争吵。

小脸急的皱了起来,贴着墙壁想知道两个人在各自的房间做些什么。

宗择叔叔那没动静,晓芬姐姐那床咯吱咯吱响还在说着什么话。

这可怎么办啊,两个人吵架了。

急的在房间里一直原地转圈圈。

怎么办呢,该怎么做才让两个人和好呢。

她想到了一个不算点子的点子。

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来到洗衣机旁,里面还塞着干净和脏衣服的混合。

她将衣服都拿了出来,看着哪些衣服上有污渍。

可惜了一些干净的衣服沾上污渍又得重新洗了。

将还有几件干净的衣服给叠好放在一边。

她想的很简单,两个人是在衣服的问题上吵了起来,那自己将衣服给收拾好,是不是就不会吵了呢。

…………….

张宗择走出门,必竟要做饭,同时张晓芬也走出了房间。

两个人看了对方一眼,“哼~”各自哼了一声走向厨房。

谁也不让着谁,就一口炒菜的锅,两个人狠狠盯着对方。

最后张宗择说了句,好男不跟女斗去煮饭。

等到张晓芬做了几个人菜,张宗择也想去做,今天要自己做!

然后,没菜了。

饭桌之上,柳壑很好奇,为什么这两个人一个光吃饭不吃菜,一个光吃菜不吃饭呢。

柳壑不理解,挠了挠头。

等到张晓芬拿纸擦嘴的时候她将碗给拿了过来,替她盛饭。

又用筷子给张宗择碗里添了许多菜。

开口说道:“你们怎么能挑食啊,饭和菜都是农民伯伯幸苦种的呀,不能浪费不吃的。”

还赶紧催促两个人快吃。

两个人互相瞪了对方一眼,但总不能在小孩子面前吵起来吧,于是都将愤怒转化为食欲,比谁吃的多和快。

柳壑在一旁笑着拍手给两人加油,虽然气氛怪怪的但两个人这么拼命吃饭一定是和好了有心情吃饭了吧。

………….

吃完了饭张晓芬没去刷碗,赌气,回到了房间。

张宗择无奈,将碗筷给放进水池,带上围裙,亲自洗碗。

张晓芬听到外面水流冲刷碗筷的声音。

心想着自己是不是过份了,就留他一个人刷碗,他会不要会认为自己无理取闹啊。

他会不讨厌自己。

看一眼,就看一眼,她假装是去拿东西想看看他什么表情。

张宗择的表情很复杂,无奈,忧伤,凄惨,可怜………..

张晓芬心一揪,他不会对自己好感直线下降了吧?

其实张宗择只是在想自己会不会“也”惹她讨厌自己了,会不会对自己的好感直线下降呢,要不还是道个歉吧。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自己去道个歉啥的?

拉不下这个脸。

她突然想到了个法子,要不将今天的衣服都给洗了?然后装做什么都没发生?

嗯!是个好法子。

来到洗衣机那边,看到整理好的衣服有些惊讶。

这理好的干净衣服谁做的?难不成是他?

想到是他做的自己有些心塞,难不成他只是嘴硬不想道歉?

这算是变相的承认自己错了么?

哼!那……那就原谅他好了,即然他不想道歉那自己就“勉为其难”的道个歉好了。

她自然也不希望两人的关系就这么僵下去。

………..

张晓芬挤出个笑容,拍了拍还在洗碗的张宗择。

张宗择用围裙擦了擦都是水的手,疑惑的看向了她,随即想道到了什么。

张晓芬扭扭捏捏的低着头,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为了两人以后的关系她努力的,“对……..”

“对不起,我错了,这次事情确实是我的错请你原谅。”

嗯,嗯?嗯!嗯!!!

她好不容易鼓足劲说出口,他声音就传入耳中。

顺着他的话回道:“嗯好,原谅你了,不过我也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有些小题大做了。”

两个人相识一笑。

张宗择:(^^;)

张晓芬:(^◇^;)

柳壑学习学的累了,去冰箱拿点水果解解渴,刚好撞见了两个人傻笑的一幕。

笑着问他们想不想吃水果。

一个小小的误会,就能改变两人关系,所以说孩子就是父母的调和剂。

。。。。。。。。。。。。。。。。。。。。。。。。。。。。。。。。。。。。。。。。。。。。。。。。。。。。。。。。。。。。。。。。。。。。。。。。。。。。。。。。。。。。。。

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过去了,三个人一起度过了好久的时间依然还在一起,互相依靠。

秋临东的季节,张宗择看着走来的人微微一笑。

“怎么这么点喊我出来啊。”张晓芬不满道。

张宗择道:“不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吗,所以就喊你出来。”

柳壑今天一整天要待在胡鸢的家中,两个人约好的在她家住,所以家里就剩下了张晓芬,而她又是早早回家,所以在天还未黑之时想喊她出来吃饭。

张宗择将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是一朵木芙蓉,在路边偶然看见的给摘了下来。

这花一看就是精心呵护过的。

此时某位退休老大爷来给自己种的花浇水,数了一朵花,发现“jack”不见了,气的他直跺脚,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臭小子给摘走的。

张宗择将花戴在了她头上,她没拒绝但还是有些羞恼的说道:“别闹,街上还有好多人了,你把我当小孩子呢。”

见他贼笑,将花给拿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花给戴在了他头上,在他懵圈的时候拍了个照片,然后跑走了。

等他反应过来,追上去只得落在了身后。

……..

两个人手牵着手,十指相扣。

两个人打闹了一阵,在街上闲逛了一圈,靠的很近,你碰碰我,我碰碰你,莫明其妙的就牵上了。

张宗择抬着头,东张西望的一幅作贼心虚的样子。

张晓芬就显得自然多了,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故意将手甩的飞起。

两个人去吃饭,喝了一点小酒,反正不是开车来的,两人喝的都有些微醉。

互相挽着胳膊牵着手回去。

等到了家,张宗择躺在了沙发上,张晓芬走向厨房,问道:“你想不想喝醒酒汤?”

张宗择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想小睡一会儿。

不过一声尖叫将迷糊的意识给惊醒。

“啊!!”

张宗择赶忙起身,走向厨房,看见刀掉在了地上她正在捂着手。

“怎么了,是切到手了么。”

张晓芬嗯了一声,手上指上切了一道口子还在向外渗透出鲜血。

张宗择找来酒精棉将伤口擦干净,又用创口贴细细贴好。

张晓芬有些醉醺醺的没拿稳到才切到了手上,张宗择用酒精擦的时候还是有点疼的。

看着他细心的样子不自觉的想笑。

张宗择抬起头看见她的笑脸,有些疑惑。

然后一瞬间大脑震颤,嘴唇感受到了一阵柔软。

他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她,然后没挣脱开来,她抱住了他。

即然挣扎不了,那就享受喽。

渐渐被动变为了主动,他的酒劲也已上头。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生米煮成熟饭,什么的不是很正常么。

秋天已经是有些冷的了,两个人却觉的越来越热,地上渐渐多了些衣服。

两个人借着酒劲,都很勇吼。

在还剩一件底线的时候张晓芬红着脸说道:“我是第一次,你…..轻点。”

房间内暧昧的气氛达到鼎盛,两人喘着粗气但都挺了下来。

嗯……….两个人心里既期待但又有些害怕,就在两人都下定决心的时候,门铃响了。

张宗择:…………

张晓芬:…………

两个人反应过来,迅速将衣服给穿好,都红着脸。

张晓芬说道:“咳…..咳,就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先去开门。”

张宗择回道:“嗯。”

“来了来了!”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年轻人,穿着工服说道:“您好,是603的住户嘛,我是你们喊来修水管的管道工。”

张晓芬嘴角抽搐,指了指门上的门牌,“607”

那人不好意思的道歉,张晓芬说什么,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

不长眼的东西!

此时,屋子里的两个人都很尴尬,虽然都说要忘了,但那也只是场面话罢了。

张晓芬说道:“我有些困了,先去洗澡睡觉了。”

说着就拿起睡衣跑进浴室。

张宗择侧躺在沙发上,神态悠闲。

心里慌得一批,我刚刚做了什么?我刚刚做了什么?我刚刚做了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两个人在门铃响起的时候,瞬间恢复了理智醒了酒。

等到她洗完了澡回了房间,再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张宗择也没上去和她搭话。

。。。。。。。。。。。。。。。。。。。。。。。。。。。。。。。。。。。。。。。。。。

啊,心里咋莫名的空虚呢?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刚才在客厅的一幕。

啊!!!好羞耻啊!!

双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

毕竟是个老处男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投怀送抱的美人。

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没人敲门的场景。

想着想着脸越发的滚烫,将房间的门给反了锁,将桌上的纸放到枕头边上。

………………..

啊,我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借着酒劲都做了些什么啊!!!

她将脸埋在了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

啊!!!好羞耻啊!!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啊。

在俩人各自上下其手要突破界限的时候来了个不长眼的。

如果是二次元的话她脑袋现在都是蒸气了吧。

在床上不挺的扭动,想让自己安心一些。

脑海中不挺重覆刚才的场景,如果不是那不长眼的碍事,那现在是不是………..

啊!好羞耻啊!!!

不行不行,不能想啊,脸好烫啊。

去卫生间洗把脸吧。

打开卫生间,就看见正在洗自己手的张宗择。

“啊哈哈,你还用嘛。”

此刻,张宗择颇有圣人之资,神色自若,“嗯不用了,你请便。”

现在张晓芬看见他就莫明的脸红,张宗择处之泰然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张宗择回道了房间,打开手机,不紧不慢的又拿起旁边的纸巾。

第二天早上。

面色腊黄的张宗择吓了她一跳,他有气无力的说:“家里没纸了,有空记得买点回来。”

她有些疑惑那么多纸都去哪儿了,不过看他那样子就没问。

。。。。。。。。。。。。。。。。。。。。。。。。。。。。。。。。。。。。。。。。。。。。。。。。。。。。。。。。。。。。。。。。

(这种让人羡慕的事我都没经历过,他怎么能!(`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