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日常与“日常”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4000字
  • 2022-04-24 23:59:32

“张宗择!!!”

“啊!!对不起我错了!”

张宗择将脚抬起,用脚尖走路,他刚刚买菜回来,没注意到地被拖的干净。

当踩在上面走了几步路就被她吼了。

张宗择可怜巴巴的望向她。

张晓芬正拿着拖把,气冲冲的看着他。

看见他的表情,心一软:“算了算了赶紧换个拖鞋进来做饭了。”

张宗择笑着说是。

柳壑一个人在房间画着画,张宗择来到她的身边。

“今天画的是什么呀。”

柳壑拿走不同的水彩笔给辛苦画出来的画作上色。

待她画完之后拿出成品。

背景是花花草草,高高的太阳挂着笑脸,下面两个小人牵着更小的人。

她指着黑色的小人说:“这是宗择叔叔。”

指着黄颜色的小人:“这是晓芬姐姐。”

最后指着最小的,被两人牵着的小人:“这是我。”

画工肯定不是很精致,但有一种讨喜的感觉。

张宗择笑着夸了句画的真好。

然后从她的床底下抽出一个小箱子。

里面有一叠厚厚的纸,都是她一直以来所做的画。

还有一个布偶,一个笔记本,笔记本是她的日记,虽然她没说不许他看,但他一直都没去动它。

将画给放了进去,箱子推到里面。

对她说:“我和张晓芬去做饭了,你再玩一会就去吃饭哦。”

“嗯~好。”

…………

“张宗择将鸡肉切成丝给我。”

张宗择取出鸡胸肉,手起刀落将其切成了丝。

张晓芬将它给倒入锅中翻炒,没有在意一星半点溅出来的热油。

很快一盘香气浓郁的饭菜就出锅了,张宗择尝了一下,好吃的。

她的手艺很好这是两个人都知道的,虽然柳壑没说哪个做饭还吃,但那也只是为了不让他伤心。

每次张晓芬问她的时候都装傻充愣,低头扒饭。

三人做在饭桌上吃饭,张宗择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

张晓芬放下筷子,对着对面的张宗择问道:“今天天气不错,回春了吧。”

张宗择吐出嘴里的骨头,擦了擦嘴,“是的,回春了,太阳终于是暖和了。”

对着柳壑说:“那我们吃完饭去公园玩吧。”

难得的休息日,张晓芬就想着总得去哪转转。

张宗择也表示同意,柳壑开心的点着头。

张宗择对她说道:“那等会就得帮我们刷碗才能尽快去哦。”

柳壑当然没问题。

……………………

“哈哈!”

柳壑从滑梯上滑下,看着十分开心。

张宗择和张晓芬,在不远处坐在同一张椅子上,看着她和差不多年龄的孩子玩闹。

不得不承认自己比不过这些小孩子了,在梯子上爬来爬去竟感觉不到累。

柳壑带着一群小伙伴来到两人面前,对着两人说道。

“能不能陪我们玩老鹰抓小鸡啊。”

两人互相而视,然后点了点头。

两人猜拳,最后张宗择赢了当老鹰。

张晓芬带着一跳长长的“尾巴”,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自己才是护着崽崽的老母鸡,她才是老鹰。

“哈哈哈哈抓到你了。”

“叔叔你耍赖!看我腿短,不行不行再来。”

张宗择也只得由着面前这位小朋友。

虽然这种游戏对中学生来说很幼稚特别是还陪着一群小孩子,但对大人来说刚刚好。

…………………

回去做饭,柳壑嚷嚷着想要帮忙。

张宗择没同意,心里嘀咕着:你来帮忙,那我能做不就更少了?不行,绝对不行。

“柳壑啊,你先去帮忙将桌子收拾收拾,这里我来就行了。”

柳壑也没多说什么,乖乖听话。

张宗择莫明得意一笑,脑袋忽然被敲了一下。

“在想什么呢,赶快过来帮忙。”

张宗择将菜洗净,切剁就是个打杂的。

没事了之后就在一旁看着张晓芬做饭,时不时露出个的笑容。

。。。。。。。。。。。。。。。。。。。。。。。。。。。。。。。。。。。。。。。。。。

等到柳壑睡着,张晓芬忽然问到要不要出去转转?

张宗择愣了愣,说好。

柳壑睡着了,不过不代表已经很晚了,路上还是有来往的行人。

张宗择问道:“冷不冷,要衣服么?”说着就准备脱衣服。

毕竟不是夏天冬天过去没多久,太阳一落,就冷了起来。

拒绝了他的好意,张晓芬说道:“我不冷,就是喊你一起陪我下楼转转而已,用不了多久。”

张宗择也没强求将衣服给系好。

“从我们住在这个地方多久了你还记得么。”

张宗择想了想,给出个答案,“五十多天吧怎么了?”

张晓芬摇了摇头,“没事,就问问时间过的太快有些记不清了。”

“是啊,好快啊,还记得以前老想着时间快快走呢,现在就想慢一点再慢一点。”

仰着脖子,双手抱着头,望着遥不可及的月亮。

张晓芬转过头看着他,面带微笑。

。。。。。。。。。。。。。。。。。。。

张宗择早早的就起了床,没办法,穷啊。

得赚钱去生活啊,在他醒后不就张晓芬也醒来了,张宗择吃完了饭就走了,她却不着急,将柳壑给喊醒。

…….

张宗择来到公司,看见了胡正东,打了声招呼。

没有过多的闲聊各忙其事,打了哈欠有些困了。

买了杯咖啡提提神。

就坐在一旁的赵浩递给他一份资料。

“谢谢。”

张宗择揉着眼,道谢接了过来,嘴上哈欠连连。

中午回去,饭菜是热的,张晓芬已经将饭给做好,两个人正等着他回来吃饭。

张晓芬去公司,晚进早出的状态。

吃完饭她在收拾碗筷,他去上班。

一直到晚上,也还是如白日之景。

日子平淡而不乏味的过着。

…………….

简单做了两人份的早餐,和他吃完了过后他就上班去了,自己开始收拾碗筷。

又做了一份早餐,好吃好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将柳壑喊起来。

两个人吃完了饭,检查了一下她昨天的学习成果。

“这个是多音字,虽然读起来一样但所要表达的意思可是天差地别,不信你看……….”

“这道题的话你得设两个未知数,不然求出来的结果就成负的了,设a点………….”

“不不不,这个音节应该是念………”

花了半小时给她辅导结束,布置了新的任务。

不紧不慢的来到公司,也没人拦她说她什么的。

为什么?先不谈老总给所谓的领导说过了,听说人家之前跟老板成双成对的出入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假如她真是老板娘自己又上去招惹她,这不没事找事么。

张晓芬与张宗择打完招呼就没了下文。

突然觉的肚子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昨晚着凉了,去上卫生间。

“哎,你说那个张晓芬凭什么那么受老板关照?想做啥做啥,你看今天早上又那么晚过来。”

一胖一瘦,一矮一高,两个女人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粉,在洗手间的镜子还在补着妆,还议论着别人。

那瘦子回道:“还能为啥?就凭她长的好看呗,死狐狸精,浪婊子一个。”

胖子说道:“哼,平时牛气哄哄的不来上班,却跟个有钱人似的,这钱啊,还不知道是她枕边多少男人给的。”

瘦子回道:“呵呵,这小浪蹄子……………”

两个人话还未说完,张晓芬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两个人赶忙闭嘴。

张晓芬站在两人中间,洗着手,看都没看两人一眼。

等她走后,两个人又嘀嘀咕咕的补着妆。

…………………………..

她对这些“谣言”是无话可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好事之人传出去的。

不过她不急,要急的也是那个姓许的急,要事情发酵到严重的地步,他估计会气死。

装模作样了一阵子,早早的就回去做饭。

回到了家柳壑还在乖乖学习,挺好的。

做完了饭,还有一点时间那个男人就该回来了。

索性就检查一下她背古诗的情况。

看着她昂首挺胸,口齿清晰的一字一句背了出来。

她看着她的笑容,觉的时候也差不多了。

。。。。。。。。。。。。。。。。。。。。。。。。。。。。。。。。。。。。。。。。。。

晚上吃完了饭,柳壑去学习,她将张宗择垃到了一旁。

说道:“你觉的柳壑现在怎么样。”

张宗择一脸茫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很好啊怎么了。”

“不是,我是说,你觉的她能适应一个学生生活嘛。”

张宗择明白了她的话,“你想让她去上学?”

张晓芬点了点头。

张宗择想了想,遗憾说道:“你觉的可能么?她的户口身份这一点就搞不定了。”

张晓芬戳了戳额头,想让自己能想到一个办法。

不等她想出办法,张宗择说道:“算了吧,我跟你都不算笨,只要我们努力的教她,就算她不聪明也肯定会成人的。”

张晓芬有些不满的说道:“那你想咋办?一直稀里糊涂。这么装傻充愣?一直稀里糊涂的将日子给过下去?”

张宗择不说话,不敢看她。

张晓芬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躲避有关柳壑的问题。

不过也的确,这不好办,柳壑与他们其实并没有关系。

如果他收养了柳壑,不谈那些奇怪的谣言,找女朋友怎么办。

一人大男人,带着个不清不楚的孩子。

算他大度一辈子不娶,那么谁又敢保证他的家里人反不反对。

这是张晓芬自己估模着他的想法。

不过很快就被她给推翻了,他不是只想着自己的人,那么他在顾虑些什么?

…………………

其实张宗择的想法很简单,柳壑的经历与别人不同,学校是个小型社会。

两种格格不入的人在一块,弱小的一方是会受到欺负的。

她的经历注定遭人嫌弃。

他不想让她再体会到被抛弃的感觉。

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张晓芬将他和柳壑之间那层虚伪的面纱摘去,露出了残酷的真实。

实话,张宗择诚心诚的对待柳壑,将她当女儿来养。

他的确很喜欢她,也曾想过给柳壑弄个户口,可是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还不一定搞的定。

所以他将这个问题一直深埋心中,不去想就好了。

现在,张晓芬挑明了,这么一直下去也不是个事。

他坐了起来,打开了一旁桌子上的台灯,未来有数不清的变化,很有可能柳壑会离开,不在他身边。

如果是她的亲人来找她,带她走的话就,那自己该怎么办?

。。。。。。。。。。。。。。。。。。。。。。。。。。。。。。。。。。。。。。。。。。

张晓芬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这个“家”,由三个人暂时所组成的家庭。

每天都过的开心和谐,其实如果哪一边出了点问题就会支离破碎。

好一点的话也就是两个人一起生活。

她的思绪放远,如果两年之后,她离开了,就剩下这两个人。

他们会怎么样?

是继续像以前那样过着平淡的生活,又或者是他随便找个人结婚将柳壑拉扯大?

她脑海不断的想着以后的一切可能性。

她说不准以后的,她想要留下来,留在这,与他们两个留在这里。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个家,她就叹了口气。

他有些生气的自己那个弟弟怎么就不能再努努力将自己给挤下去。

她的成就过于耀眼,所以他之后来的光茫也只能暂时依存在他的阴影下。

她也想不出什么方法,索性头一撇,学着某个人不再去想。

。。。。。。。。。。。。。。。。。。。。。。。。。。。。。。。。。。。。。。。。。。

国外,某栋别墅之中。

长的十分英俊的男轻男子在处理着各种烦杂的事务。

他现在多么想学着姐姐一样,一气之下心一横跑到别的国家别的城市之中。

在这以利益为中心的“家”里,他感受不到冷暖,只有腐臭的金钱气息。

他在心中盘算着一件事,他姐走后就开始算计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