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天冷了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022字
  • 2022-04-16 23:47:37

张宗择用手使劲的在脸上搓着,不只是天气冷的原因,他要想一个好点的理由,可这脑袋不争气一点都想不出来。

现在是12月了,冬天了,他准备着今年过年得回家一趟。

他总得把柳壑这边给准备好,不然不清不楚的就带个孩子回去,成何体统?

他能想出的唯一一个办法也就是拜托张晓芬了。

他与她一样都是过年不回老家的主,至于为什么她不回去,他也不知道。

现在是就得想个好理由将柳壑推给她,按她的性格是不会拒绝的,但自己的形像肯定会一跌再跌的。

在脑海中演算了一遍又一遍过后,毅然决然起身淡定的走了过去。

张晓芬是在公司里解决的午饭,拿出提前买好的三明治吃了起来。

看见一步步走过来莫名自信的张宗择有些疑惑他要做什么。

手拍在桌子上,打断了她的动作:“晓芬,介意你床上多个人么。”

“璞!”某个角落中一直偷听的男人将喝到嘴中的水给喷了出来。

张晓芬嘴角抽搐,这二货想干什么。

张宗择脸色微红,意识道自己说错了话后急忙纠正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介意有人跟你一起住么。”

张晓芬摸了摸他的额头,“哎?没发烧啊,怎么满嘴胡话呢?”

张宗择现在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就是今年有点事想回家一趟,就是柳壑能不能拜托你……..”

张晓芬噗哧笑了出来,她憋不住了,张宗择的样子真的很好玩哎。

“哈哈哈,你早说嘛,当然可以啦这样今年过年我就有人陪了呢。”

“不过就是柳壑不介意么。”

她肯定是没问题的,但她担心柳壑会不适应。

“嗯,我跟她说一说,让她先去你那住几天吧,毕竟万一我那天直接走了将她交给你会不会以为我不要她了呢。”

按照柳壑的方面来思考,完全很有可能会觉的他不要自己,然后不表现出来但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决定了,让柳壑在张晓芬的家里先住一段时间,先看看习不习惯,其它的稍后再说。

………………………

“柳壑啊,喜欢你晓芬姐姐么。”

柳壑用力的点头:“当然了,喜欢非常喜欢。”

张宗择做出非常为难的表情,痛心疾首的说道:“就是你晓芬姐姐呢现在不再乱跑了,但是她一个人在家很寂寞啊,想要你去陪着她住几天你看可以么。”

柳壑小脸皱了起来,很用心的想着:“那我走了的话,你会不会很孤单呀。”

张宗择十分大度的说道:“你晓芬姐姐是女孩子,叔叔是男孩子,男孩子让着女孩子才可以是男子汉,没事的。”

柳壑有气无力的说道:“那好吧,那我什么时候去找她呢?”

张宗择回道:“就这个周日吧。”

。。。。。。。。。。。。。。。。。。。。。。。。。。。。。。。。。。。。。。。。。。

张晓芬住的也是套间,不过她住的地方靠近市中心,张宗择跟她根本没的比。

今天的柳壑被他打扮的十分可爱,还扎了两根马尾辫(不要问为什么他会扎,那一天张宗择想起了被妹妹支配的恐惧)

厚厚的羽绒服让她多了一份憨憨的感觉。

斜跨着一个小兔子包包里面装着一部手机和创可贴酒精棉啥的。

张宗择提着个大包,里面是柳壑的衣服和书。

等了好长时间的张晓芬急匆匆地打开了门,笑着抱住柳壑。

还是女人会享受生活啊,她的家里也蛮大的,没有多少的奢侈品。

但是这房子里的每一件物品都很好看实用,摆放在一起就是赏心悦目。

张晓芬昨天晚上就将柳壑的房间给收拾好了,果然还是女人懂得女人心。

看着布置近乎完美的房间,都有自己为什么不是个女生的想法。

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差点都给她说的不好意思了。

张宗择还是不放心,于是今天是三个人的生活。

张宗择他们是吃过午饭过来的,时间的话还是在上午。

张晓芬没有留菜的习惯,买一顿吃一顿那种。

所以几人现在该去买菜了。

看她买菜,张宗择都怀意面前这个人是不是结婚多年的女人。

章宗择买菜会还价,但还得也不多,其次如果老板坚持自己的价格他也只得乖乖就范。

她讲价一点也不大吵大闹,给出心里的价格,都快与进价差不多了,实在不行就拿出杀手锏,撒娇。

撒娇的女人最好命,这话可不是白说的。

好看的样子,娇滴滴的声音,好汉也驾不住三哼哼啊。

柳壑在一旁惊讶的看着,眼睛发光似乎有所领悟。

张宗择蹭了顿午饭,张晓芬的手艺可不是盖的。

好吃哎,比外面的,厨子做的还要好吃多了。

柳壑也吃的很开心。

……………………………….

时间到了夜晚。

柳壑晚饭学习完后睡着了,张宗择和张晓芬在客厅聊着。

张宗择笑着说道:“谢谢了,欠你个人情。”

张晓芬给他倒了杯热水,毫不在意他说的,“没什么,小事,反正多一个人陪我挺好的。”

时间过的出奇快,张宗择拍了拍脑壳,“那就麻烦你一段时间了。”

说不担心是假的,这一大一小两个年龄差很大的人,他不是担心两个人会出多大岔子。

一个深藏不露,让人看不到底,一个是懂事的让人心疼,这两人组合在一块,万一哪一个出了变化都是血亏。

他还是得离开了,就算张晓芬挽留,说有房间和被子可以凑合一晚。

他还是没有留下,没办法从一开始就是他做的决定。

先让柳壑习惯了她,这样后面才不会让她觉的突兀。

如果自己留下来那才叫不像样,如果连自己都管不住,那还谈什么。

回到家的张宗择倒头就睡,现在他又回归了独自一人的生活,没有想像的那么不适应,除了偶尔将饭菜给做过量,莫明买了些小布偶,莫明的…

没有多少不适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