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句话的时间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006字
  • 2022-04-15 20:57:34

一大清早赵浩家的门就被敲响。

开完门后两人都有些惊讶。

开门的是赵浩妈妈,敲门的是陌生男子手里还提着一些东西。

陌生男子张宗择有些诧异这赵浩家哪来的老女人,他好这口?

秦琳有疑惑,面前这男人大早上提着袋鱼过来干嘛。

秦琳开口道:“我是赵浩母亲,你有事么?”

张宗择表情尴尬,知道是自己想岔了。

“你好,我叫张宗择,我是他的同事啊。”说着还将这袋鱼提给她。

这鱼嘛,今早去菜场搞活动,回馈老顾客抽奖。

难得幸运了一回,不过他却有些开心不起来,这几条鱼眼熟的很。

前几天就在卖鱼的那看到了,特价鱼,估计再不过几天就变成了仰泳鱼了。

顺路能经过赵浩家自己留几条尝尝,剩下的就准备送给赵浩。

秦琳将鱼给倒入水池,过会儿再处理给张宗择倒了杯水。

没给他询问的机会,说道:“赵浩出去了,麻烦你坐这等会儿。”

张宗择也没想在这多留,起身告辞道:“不劳您幸苦了,我这就是送几条鱼给他尝尝,不是来找他的,您在这替我向他问声好。”

秦琳也没多留,客气的让他有空过来坐坐。

转身收始起了鱼,虽然人家处理过了,但毕竟是要进肚的东西多洗洗准没错。

没过多久,赵浩回来了,手里空空如也。

看见她在处理着鱼,便问到哪来的。

将上午他同事来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赵浩只是哦了一声,说着将鱼做了中午多道菜。

这几日的饭菜都包给了她,所以他也尽可能的会从公司赶回来吃顿饭。

秦琳的手艺没退,赵浩也直呼好吃跟以前吃的一模一样。

听到夸赞当然是件开心的事情,不停的给他碗里夹菜。

吃完饭想帮着忙收拾一下碗筷,被她拒绝“我这还没老呢,这么点小事还要你这小毛孩帮忙?”他只好找了些话题让气氛不那么无趣。

临走之时又不忘告诉她无聊是可以去找妹妹散散心。

就这样又留下年过半百的老人在家。

。。。。。。。。。。。。。。。。。。。。。。。。。。。。。。。。。。。。。

某个女人又回来了,这次她不再时不时的消失,安心的在这里“工作”。

公司内流传的谣言也都暂时停了下来。

每多少人是傻子,她们很清楚这个女人与她们有多么的不同。

张晓芬走到某个悠哉悠哉喝咖啡的家伙身边。

那人见到她有些惊讶,笑着说道:“怎么了?”

张晓芬朝他转了一圈,“没发现我瘦了不少么?”

张宗择点头表示赞同,但语气有些不满:“还是原来的好看一点,人还是胖胖的好看。”

张晓芬突然满脸怒容,对他气道:“哼!这么说来,我之前很胖喽!哎!被嫌弃喽。”

张宗择赶忙摆着手,嘴上否定着:“不不没有的,我是觉的你现在太过于病态的瘦了,还是以前那种富……..不对是…….是……….”

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

张晓芬被他的慌张模样给逗笑,本身就没生气只是逗他玩的。

轻轻拧着他的耳朵,“哎呦呵,几天不见胆子不小么。”

张宗择连连求饶。

两个人的打闹没惹来其他人的不满,大多不在意习以为常。

顶多心里嘀咕,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以前也没见两人说过话啊!

这张宗择是突然开窍了还是坟头上冒青烟了,那个张晓芬也是。

明眼人都知道她对张宗择有意思,是脑子坏掉了么,会喜欢上他?

某个角落悄咪咪的看着的男人,面无表情,在想着些什么。

。。。。。。。。。。。。。。。。。。。。。。。。。。。。。。。。。。。

黑夜,天台之上。

张晓芬两手撑着拦杆望向远方,时不时吹来的微风带起她的秀发。

有人姗姗来迟,打开了铁门一步步向她走来。

张晓芬没有转过身去,直接说道:“找我是有什么事么?工作的话可以白天再商量。”

那人走在了她的右手边,离她不远、却没有更近一步。

他回答道:“只是私人的一些事罢了,才叫你过来,能给我一句话的时间么。”

张晓芬笑了笑,说道:“你这话说的有意思啊,你叫我来我还能不让你说话?”

没等他回话,抢先说道:“那么我说不呢?”

张了张嘴,刚才好不容意蕴酿好的气势瞬间泄了下来。

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晓芬就这么吹着凉风,没有着急走。

终于,那个男人下定了决心,准备将埋藏已久的话给说出来。

可是一根手指停在了他的嘴前,示意他别说话。

在他茫然的眼中充满了不解。

她依然还是那个笑脸,甚至都没将脸转过去看他。

说道:“我不想听,你也不必要说,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就算我答应了你假如你妈以死相逼不让我们在一起你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很耐人寻味,他在深思,可能很多的人会认为他是个妈宝男,这还用想?

这注定是一个没有回答的答案,两人沉默着。

黑夜之中只能借助月光来看清两人的脸。

而不巧的是男人那里,没有月光,他的右手边就是一道墙,他在墙的阴影之下。

“他凭什么?”

他的声音没有变化,似乎早有预料到结果。

张晓芬想了想,挠了挠头,装傻道:“不知道。”

处在暗中的男子握紧了拳头,但又放下了。

长叹一口气,嗓音带着些颤抖:“对不起,麻烦你了。”

张晓芬转过头朝他看去,拽着他的衣服将他拉了过来。

说出最后一句话:“小弟弟!想追姐姐的话晚喽,去找同样年纪的小姑娘吧,她们更好。”

说完潇洒离去,留下他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

两个人其实年纪相差不多,一岁都没有,最后的举动对她有什么意义,好玩?

……………………

回家的路上买了根冰棒,小心的舔着。

果然很甜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