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你以为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028字
  • 2022-04-14 15:38:41

不能说是一尘不染吧,但也差不多了。

赵浩确保身上的衣服没有褶皱后才出门。

他的小姨给他发了个消息,他妈妈已经在他家了。

将提前买好的东西给拿上。

来到所在小区,还撇了眼某人的家。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陶明。

见到是经常过来的哥哥,笑着喊道:“妈妈!妈妈!哥哥来了!”

赵浩将东西递给秦凤。

秦凤将东西放在一旁嘴里还说着:“哎呦,人来了就行了呗,每次来都带东西。”

手指向方间,“你妈妈在那,我先给你切点水果去。”

赵浩来到房间,自己的母亲正端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赵浩的妈妈,秦凤的姐姐,虽然是亲姐妹但两个人所表现出来的感觉很不同。

秦琳,年长秦凤一岁,没有她那温柔体贴的主妇形象,反而多了一份犀利,肉眼可见的要强。

气质就跟刀一样,不想让人多与她待着。

看着赵浩,几年没见也没有表现的多么爱子心切。

淡淡说道:“嗯,过的好么?”

电话里与电话外完全是不同的样子。

赵浩回道:“还好,妈你身体怎么样。”

“谈不上差,毕竟人老了身体再怎么样都够本了。”

秦凤端着盘子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陶明。

看到两个人聊的还算可以,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她不确定两个人的矛盾有没有消失,现在看来倒是不用担心了。

这对姐妹开始聊起天来,赵浩就在逗着陶明玩。

赵浩时不时的插上一嘴,三个人聊一件事的时候都会发表自己的看法。

不知怎的,秦琳眼神有点落寞。

秦凤突然惊叫道:“哎呀!都这个点了,你们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们做。”

秦琳笑着道:“没事你看着做就好了,要不要帮忙?”

秦凤用着指责的语气道:“嘿!要你来干什么!我是东道主我来做饭,你跟你儿子难得聊聊天不好嘛!”

哟不过这个妹妹,只得无奈的对她笑了笑。

赵浩给陶明表演了个小魔术。

用纸折筷子的小魔术,用的是人的视觉差,筷子倒不是真筷子也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小木条。

见到筷子真被纸给弄断了,脸上写满了震惊和好奇。

赵浩将这个原理告诉她。

秦琳不知道怎么开口与自己的孩子聊天,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明明电话里聊的挺开心的。

转念一想,好像就只是自己在问着他什么什么,他就只是回答。

自己……….是被他讨厌了么。

也不知道是女生的通病还是自己这样,总会胡思乱想。

…………..

吃饭的时候,赵浩突然问道。

“妈,你先来我那住一段时间吧,难得来了,家那边的话打个电话给李叔麻烦照看一下。”

秦凤也劝道:“对呀对呀,先在这玩几天啊,再过两三天我家那口子拿到秋天工资了就过来,咱们一起出去搓一顿。”

秦琳还是有些为难的说道:“隔壁你李叔都死了好多年了,不过我看看能不能麻烦其他人。”

听到李叔死亡,赵浩眼神失色,那是自己邻居以前的时候经常来帮扶他家,给他带些吃的。

听到没了很久,还是很伤心的,

“怎么突然就走了啊,李叔身体很硬朗啊,我走的时候估摸着再活个十多年没问题的。”

秦琳说道:“是意外,就前些年,冬天路上下雨结冰,太滑跟人家撞上出了车祸不治身亡。”

气氛逐渐凝重起来。

秦凤赶忙说道:“陶明,去把你爸寄过来的酒拿来。”

又多着两人说:“来来来先吃饭吃饭,又什么话等饭后再说。”

。。。。。。。。。。。。。。。。。。。。。。。。。。。。。。

最终还是没有回去,决定在赵浩那住一阵。

家里不用担心,门本来就是锁住的她只是担心进贼,就给同住在一个地方的熟人打了个电话每天去看看。

来到赵浩的住处,没什么特别的除了干净整洁之外,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秦琳还是好奇的四处看看,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让她没有不适或者说他的感觉。

两个人开始收拾起了房间,秦凤睡的是他的房间。

而他们在收拾那个小房间里的东西,将它们给搬到隔壁最大的一间。

两个人之间没有彻夜的长谈,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又说不出来。

漆黑的房间内,赵浩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琳更是辗转反侧,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也没有预料中最差的结果,他没有对自己表现出任何的厌恶之情。

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情绪发作,她不是喜欢与他吵。

这么些年来,自从他离开后,自己一个人生活。

有些时候孤孤单单她也会想起他小的时候。

虽然会打电话,会去问管着他各种各样的事情,产生一种他还在自己身边的错觉。

但她又不是蠢妇,她苦了多少年了,见过多少人了。

她始终明白,自己放不下他。

她对他的情绪很复杂,她将自己所得的一切都给了他。

他很听话,也很努力,永远不会让自己的期待落空。

他不会像其他的孩子,他不哭闹,不要求什么,不会要求她的爱,不会…………

可是那次与他的“争吵”

那是她最狠自己的时候,她很希望如果他骂他打都可以,不过他没有。

她渐渐明白了一切,更明白了那个孩子的一切。

如果这次见面,他不会来顶多见一面就走,或者他能对自己吼,对自己哭………..

自己会不会好受一点?

他的嘴角挂着的笑,一次次的刺痛了她的心脏。

越往前想,她就越是后悔。

她以前总认为自己做的够多了,自己做的很好了。

现在看来,不过就是自作多情。

眼泪不停的流下,滑过了脸颊落在了枕上,想要说些什么让自己好受些。

“对对…….不……起,我的孩子。”

你以为是理所当然,你以为是一样的,你以为自己才是承受最多的。

你以为你以为……那是你以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