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各奔其事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105字
  • 2022-04-12 18:28:35

刚刚又随着许光正奔波完一个地方,生意谈拢。

旅店之中,许光正仔细翻阅着合同是否有错误。

旁边是躺在床上累个半死的张晓芬。

她很好奇旁边这个男人是想钱想疯了吧!自己陪着他这些时间到处转去弄钱,不夸张的说就算自己每天睡三个多小时,也总是能看见他在桌子旁。

开口询问道:“你想钱想疯了吧?25个小时一直运作着?”

停下手里的工作,笑着说道:“有位名人说过每个小时说二十分钟就够了,况且谁会嫌钱多呢。”

等到检查完东西没有问题,起身离去准备回自己房间的忙活别的。

“那我走了,张小姐你也趁早休息吧,明天下午还要与xx总裁谈心意呢。”

张晓芬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

至于为什么天天累的跟狗一样却还要帮他。

算是一场交易吧,就凭现在的她可没那能力反抗家里长辈的命令,绑也要绑她回去。

于是她用自己帮家族状打企业为由,来换取时间,帮那个许光正一方面算是借他之手,用他的能量,她可不想用家里的力量。

离的越远越好,帮他的条件就是抽取帮他的一部份成果。

许光正也很乐意做这个买卖能与她家里结下交情还能获利,何乐而不为。

不过他压榨的有些过狠,似乎休息的每一分钟都是在浪费着钱。

要不是想提前达到数额她才不想要做这些不人道的事呢。

最近她都瘦了不少,脸上黑眼圈也很明显。

。。。。。。。。。。。。。。。。。

自从在医院照顾自己几天确保没问题后,她就走了。

他知道她一直是陪着老板忙里忙外的,有人经常看见她和老板下了同一辆车住了同一间宾馆。

他相信她不是那种女人,只是陪老板出差。

应该……….吧?

人分悲观和乐观主义者,而张宗择明显两个都不是。

他不再胡思乱想,也不听其他人自认为正确的八卦。

两个人总归还是有短信联系的,她曾提过一嘴两个人是去做生意的。

张宗择深信不疑。

(啧,有一说一这怎么让人感觉像自欺欺人的舔………….?)

今天张宗择回去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同样回去的赵浩。

张宗择见他提着东西跟自己走一条路便好奇的问道。

“你家不是在那条道么?从这走的话不是要更远么。”

提了提手中的袋子,“家里有个长辈搬到了这附近,我买些菜顺便帮帮忙。”

乐于助人的小伙子。

两个人拐进同一个路口,走进了同一条岔路,穿过同一座桥,然后……走入了同一小区。

赵浩:……………

张宗择:…………….

默不作声,两个人就当没见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难不成喊上张宗择去蹭顿饭?

。。。。。。。。。。。。。。。。。。。

星期天,提着个布袋子打算去买菜的张宗择遇到一位慌慌张张的妇人。

想着去问问要不要帮忙,人家直接走到这里着急的问道:“你…….你好我是最近不久才搬来这的,想问一下这附近哪有菜场,我去的那里没开没门。”

最近搬来的?这不由联想到是不是跟那赵浩有关。

想起之前赵浩每天晚上都会在某个地方买菜。

“你是不是去的荣光市场?”

妇人点了点头。

张宗择解释道:“那个地方其实就是夜市里面有买的各种东西,不过只在晚上开门。”

“如果你要去找菜场的话那刚好一起去吧”晃了晃手里的布袋让她相信自己的话。

秦凤本想着的是总麻烦自己外甥也不好,就想着自己白天去买些菜,晚上请他吃顿好的,而赵浩之前买菜的袋子上有印着荣光市场的标志。

就想着早上早点去买菜,以为是来早了还没开门等了一会儿,最后等不及想到闺女还要吃早饭。

然后又急冲冲的出门,发现还没开门,回家的路上心里是又急又烦。

这不,遇到了热心肠的小伙。

两个人闲聊着,想不到两个人相差十几岁啊。

众所周知啊,女人的年龄是不能问的。

所以就只有旁敲侧击了。

“哎呦您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了啊,几个月打了……….”

“哎呦喂,都成黄脸婆了,还几个月我家那小娃都上小学喽,她呀是真……….”

“对了您认识赵浩嘛,我是他同事,我听说他有个长辈搬到了这,就想到了你。”

“哎呦,你认识他呀,我是他小姨…………”

张宗择嘴不算笨就是觉的没必要,懒的说罢了,真要问出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他对赵浩这个人挺感兴趣的,没想到他这么不简单么,从小的时候开始便是天才一直以来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只能望其项背的对像。

不过张宗择查觉到她明显的回避了他的家人和某个时间段的事。

在其某段,大概就是大学之后她就不再了解了。

名叫秦凤的女子让张宗择多在公司照应一下赵浩。

张宗择只得尴尬的答应。(明明自己受人家照顾的最多)

在她的盛请邀请下(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张宗择在她家吃了顿午饭。

柳壑?她在王思诚家,主要是刘嫣特别喜欢他家里的两小只,所以就一直让王思诚喊她们来家里吃饭。

按柳壑的性子来说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愿去麻烦别人。

不过在刘嫣的“坑蒙拐骗”,其实主要是之前张宗择让她安心点将王思诚家当作第二个家。

可能也是感觉到刘嫣是个好人,熟悉了就没了开始的诡异气氛。

所以只要张宗择没在下班没多久回来就会在刘嫣家吃。

晚上张宗择特地算好了时间在回家路上蹲点,装作巧合。

。。。。。。。。。。。。。。。

“嘿!赵浩这么巧啊”

赵浩皱了皱眉头,还是回道:“你不是早就回去了么?怎么在这。”

张宗择将手里的冰棒,就是那种连在一块有两根棒棒可以分着吃的那种。

问他要不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下来。

张宗择要是打扮起来其实看起来会很年轻的,现在就显得是一个饱受摧残的哥哥带着还在上学的年轻弟弟一样。

张宗择蹲他也不是有什么事,好像就是为了请他吃根冰棒。

让赵浩回家都还在想着他莫明其妙的要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