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故事的终章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122字
  • 2022-04-09 05:51:04

也许是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幸运之神看了他一眼。

他的身体并无大碍。

睁开眼,是陌生的天花板。

病床旁边,有张熟悉的面容,不过更加的消瘦了。

见张宗择醒来笑着说道:“你总算是醒了啊,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是医生检查出来没多大问题,养一养就好了,我们得担心死。”

张宗择显得有些尴尬,面前的正是许久不见的张晓芬。

“有些时候没见了,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了。”

两个人就算是工作的名义也见面的少了,张宗择没去问只是看见她肉眼可见的消瘦,头发都有些花白。

张晓芬捏了一下她的手,气笑道:“我还没问你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你反到问起我来了?”

张宗择问道:“你不知道嘛?送我来医院的那家人没跟你说吗?”

张晓芬想了想,摇头道:“没说,本来有个成年人送你过来的不过很快就被警察给带走了后来又来的女人来照顾你,不过她家里有小孩你又有柳壑总的回家带孩子”

“胡正东也来看过你了,不过他自己要照顾他们家那位,所以就只是来看看顺便告诉了我你在这,却没告诉我原因。”

张宗择只好给他简单说了一下原因,自己被打的那一段就自然一句话就没了。

看着她在想些什么,打断了她的思路,“你瘦了好多啊,发生了什么吗?”

平常的话他是不会问的,十之八九都不会说的,这次他估摸着自己受伤了她会愿意吐露点心声给自己。

张晓芬锤着额头,似乎是在想着怎么回他。

张宗择让他不必要一定回他自己只是好奇问一下。

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王崇明带着水果篮走了进来。

张宗择笑着打招呼:“王大哥,晚……..早上好。”

他下意识的以为是晚上,阳光刺过窗帘才清楚已是白日。

王崇明先是一愣,然后笑着道:“现在都是中午喽,怎么样身体还好么”

身体总的来说还好,就是有些沉重不好动。

王崇明看他醒来跟他讲了一下他昏过去后的事情。

那个时候在收到他的消息的第一刻就报了警,人还没到自己就快马加鞭的赶了过去,到的时候人都他放倒在了地上,将这些人都给抓了起来。

而张宗择重伤昏迷了起来被送到了医院,自己又得去局里说明原因待了大半天才弄清楚了原因。

在这其间他还得去局子里,只能叫刘嫣代为照顾,还好张宗择的朋友胡正东也会来这时不时的照看一下。

后来叫张晓芬的姑娘来了,大部份时间都是他在照看着的……………

说到张晓芬的时候,还朝着他挤眉弄眼的。

说起来一开始张晓芬和他在病房见面还闹了个笑话。

一个以为是他的父亲。

一个以为是他的女朋友。

两个人驴唇不对马嘴的聊着,还聊的挺开心,要不是蹦出个王思诚,估计误会得持续好长时间。

张宗择的身体没友伤到筋骨,所以以醒来后没过几天确认没有隐患后就回家休养了。

刚回来的张宗择,差点被柳壑的拥抱给推倒。

虽然说柳壑也不是没去病房见过,不过她不清楚严不严重,看到他能走路那就是好的迹像喽。

在张宗择不在的日子里都是刘嫣代为照顾她的,本来张宗择是想着买点东西去感谢人家。

刘嫣却来到了他的家,带着谢礼过来。

说是一直没有好好感谢他帮了思诚,如果不是他根本就不敢想像后果。

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刘嫣还让王思诚给他磕了几个头。

虽然是于情于理,不过张宗择总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

。。。。。。。。。。。。。。。。。。

等到伤好的差不多了,去打听到了现在张宇住在了哪家医院。

打算去看望看望他。

又一对年迈父母,几乎也在打听张宇住的病房。

三人相遇,张宗择了解到这是张宇的外公外婆。

这次来是代替那张越坤,来做他的监护人。

原来是上次,张越坤那伙人被立案调查,这不查不知道啊,都不是东西。

特别是张越坤,警察走访了街坊邻居,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他那天怨人怒的行径。

早些年还没有张宇的时候,父妇二人搬来了这里,那张越坤就天天家暴的行为。

天天游手好闲的,好赌,家里的钱全给败光了,向她要钱,要不到就打。

还做些小偷小摸的行当,没人愿意待见他,有人想帮他婆娘偷偷塞些钱给她,或者是劝她离婚。

结果就是钱没了,一提离婚后就又被打了。

有了孩子后不仅没改,反而变本加厉。

想要去买了他,要不是她这次拼了命的,不是你死我活的架势,张宇都不知道被买拿去了。

那次的事闹的很大,张越坤消停了一下日子,但只有一些。

终于,她撑不住了,跳河自杀死了,早年的事情了没多少人拿着事来说,但都心知肚明。

此后张越坤的畜生行为就转移到了张宇身上………

总而言之,许多罪行下张越坤没个几十年出不来。

那位老爷子咳嗽了几声,埋怨着不知给谁听的话:“我早就说过那丫头就不该嫁给那个孽障,你看不仅苦了自己,还让孩子遭了罪,当年要是张宇真被卖了说不定过的还好点。”

“行了,老头子,你少说两句,事情都过去了,那家伙也进去了,只要把那孩子好好的扶养长大,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

………………

两位老人家就这么聊着,完全没把跟在后面的他当外人。

是时间久了不在意了?还是说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

其实与张宗择想得差不多,两位老人在多年前就清楚这两人不可能幸福的。

但他们,阻止不了。

回归正题,几人来到病房,张宗择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全身缠满绷带的张宇。

两位医生和几位护士就坐在旁边聊着。

张宗择没有说话,他的外公外婆上前去询问医生情况。

张宗择只上放下了水果篮,没过去搭话,在看到张宇没大问题,保命没问题。

就离开了,这里不属于他。

。。。。。。。。。。。。。。

对一切都麻木了的少年,在某个来时不显,走时不清,就跟只是个来送水果的一样。

眼珠颤抖,嘴唇动了动。

“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