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答案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057字
  • 2022-04-07 21:33:06

金溪花苑。

一个有些年头的小区了,与张宗择住的那个地方一样大多住了一些老年人和没钱的成年人。

张宗择特地换上了一套年轻点的衣服,发型搞的乱一点,喷了点劣质香水。

还特地的跑了一小会儿让自己稍微有些气喘,来到一圈大妈的周围,用着蹩脚的当地语言询问道。

“朗狗,你…..累们好啊,我是………..”

大妈们看着这个奇怪的小伙子说着奇怪的口音,都感到奇怪但又忍不住发笑。

有一大妈笑着对他说道:“小伙子,说普通话就好了,我们听的懂的,我们大部份人都来自外地,你没必要说方言的。”

张宗择尴尬的笑着,挠着头,“好好,大娘我是来这边走个亲戚,你们知道张越坤家在哪么,我是张宇外公那里的人,想来看看张宇。”

这几人听到与张越坤有关都同时脸色不悦,有人还挥挥手想让他赶紧走。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改口道:“我只是来找张宇的,我是家里的小辈年纪比较小才让我来找小张宇,想问问他想不想跟我回去跟他外公外婆生活。”

神色总算是缓和了下来,还是刚才的大妈对他说:“啊找张宇啊,我还以为你要找那个混不吝的东西,刚好那个混蛋东西不在要我给你带路嘛!”

张宗择连连点头表示感谢,“谢谢大娘谢谢…….”

这位老妇人也是真能说啊,自来熟与他扯了一路。

“啊,原来你是李悦的娘家人来接张宇的啊。”

“可惜了,你要是找点来就好了,也不至于让小张宇吃那么多年的苦,多乖的一个孩子啊。”

“你与那孩子说话一定要注意点啊,那孩子特别敏感的,他不会说但他可比同龄人懂的多。”

……………….

这位大娘也是真能说,而且她的也是与张宇住在一栋楼离的还挺近知道不少事情,正和了他的意。

大娘是笑着说的,张宗择也是笑着听的。

不过就是心情沉入了谷底。

。。。。。。。。。。。。。。。。。。。

“好了我就是这栋楼,602,电梯用不了只能够爬上去,路已带到了我先走了,不然那些老家伙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说我呢。”

张宗择笑着挥手:“再见大娘。”

一层层爬着,没觉的累因为他习惯了自家小区也没有几栋的电梯有用,有也不敢用。

敲了敲有些破烂的门,打开了一条缝探出了个瘦小的脑袋,小声问道:“谁啊。”

张宗择回道:“我叫张宗择,是王思诚的朋友。”

里面的小孩用力就要关上,幸好张宗择早有预料,用手将门给拽住。

“你听我说,我只是好奇你们之间的事,没有别的事,只是个人好奇而已。”

显然里面的人不想如他的愿,可是本就瘦弱的身体又加上只有一只手能用,怎么可能拽的过身体健康的成年人呢。

张宗择直接推门而入,将门给关上。

也是能看的清楚说话之人的样子了,明明是十岁的孩子却快要用骨瘦如材来形容,身材矮小,面容更加的幼小,眼神暗淡无光。

左臂缠着厚厚的绷带,显得更加的可怜。

回暖的天气家里闷的慌还穿着两件长袖,为什么能看出来?因为外面的那件衣服上破了好几个大洞。

张宇怯生生的看着这个强闯进来的男人,没有吵闹着喊人也没有害怕的东躲XZ,只是有些怕生的看着他,呆滞的眼神看着他,似乎不解他进来的目的。

这个房子是比他家大一点的。

但是这个“家”里简陋的可以,就拿待客的客厅来说,电视沙发桌椅,这是最基础的标配。

而这个“家”呢,一张小木桌,有着三张红色凳子,就是农村吃席的时候会有的那种塑料凳子,方便叠放的,也没有多少人真放在家里用。

也不知道几几年的大头电视就随意的在地上摆放着,估摸着没法再用了,长条的木头凳子就是来坐的“沙发”了。

总共还有两个房间张宗择还没有进去。

就这么点,总共就三个地方两个房间一个客厅,厨房呢?卫生间呢?

卫生间他不清楚,但所谓厨房应该就是那个客厅角落的一个小灶台,里面还不知道放着多久的剩饭。

而且关键的是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还有什么是完好的么?

张宗择没有拿凳子坐,与他保持了点距离问道:“你住在这里还好么”

张宇摇了摇头,这就有些出乎张宗择的预料了,他没想到会回答的这么诚实。

追问道:“那么有多么不好呢?”

张宇没有回答这个,倒不是说他回答不出来而是他可能觉的没必要回答或者说这种事对他而言太过微不足道了。

以另一个问题来回答他:“你怎么就会认为这对我来说是有多痛苦的呢。”

张宗择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了。

刚才的话,他实在是不太相信是一个十岁孩子说的出来的,不会是按照那个人渣父亲说的吧。

不该说是早熟吧,他的认知出了很大问题。

张宗择很快的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打算换个地方生活。”

张宇还真认真思考了起来,回道:“我对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留恋,但是我也不认为有地方能够接纳我。”

张宗择没有再问多余的问题,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张宇被盯的有些发慌。

张宗择离开了,心思复杂。

他在张宇眼神躲闪的时候其实一直看着别的地方,不只是看着他。

张宇的身后又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之前有意无意问过他,说是都要扔的东西,还不让他靠近。

一个角落里的角落里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如果不是他眼力过人还真看不清什么东西。

碎裂不堪的相框,被随意丢弃在了那里,里面一张残缺的照片,看不清人脸,只能辨别出是女人的脸。

他不敢去多想,所以的线索联想起来的答案让他不想去接受,经历够多的他此刻又有一笔浓墨重彩添在了他的人生。

那张照片,是黑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