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老好人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075字
  • 2022-04-06 12:34:51

今天倒是没在外面看见王思诚了,看来母子两的关系是好点了啊。

张宗择虽然是很好奇到底是出什么事了能让王思诚离家出走到晚上都不会去,她妈妈一整天也不去找他。

不过人家不说自己也不好意思去问,无权去干涉这事。

他住的小区里大多是些老年人,像他这种住在这的年轻人也多数是些没钱的。

这里有着一些就跟他老家农村里独有的一样东西。

常常围坐在一起闲聊家长,独属于老年人之间的情报站。

张宗择打多数的时候宁可绕远路也不愿意去走那里,狗过去都要被唠两句。

这堆老太太表面上聊着别人的家长里短,可是如果其中一个走了,又开始聊起那人咋样咋样。

“哎呦,你看看赵老太,那年轻的时候可风光的很咧!那可是阔气人家的太太……….”

“徐大哥家的儿子可出息了,苦了一辈子,这儿子也是挣气啊考上了名牌大学……..这以后啊可就是躺着享福的命喽”

“哎,你听说了嘛,刘嫣,就是那个住在你家上面几层的婆姨,他那个跟猴子一样的儿子将人家的胳膊给弄断了,现在人家还在闹的,听说还会上法庭了,这小子未来可就废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可惜了刘嫣了,明明就是个很讨喜的女人,很好处的女人,可惜了先是摊上个没用的丈夫又有了个爱捣蛋闯祸的孩子。”

………………大概说的就是这些。

按照平常张宗择是不屑听这些的,刚想走远听到了个熟悉的名字就停步了,装做打电话的样子在不远处偷听着。

等到她们这个话题结束了才离开。

等他走了之后他竟也成了话题。

“刚刚那个是那个张………什么来着,张总责对张总责,你注意到没有这年纪纪轻轻小伙子这些个日子家里多出了个孩子。”

“啊对对,之前我还看见有个一看就很有钱有气质的女人来他家呢。”

“你们说那家小孩是不是这两个人的,那女的有钱被这小子整怀孕了,不想让人知道,偷偷……….”

“不然看那女人那么有钱开那么好的车,怎么可能会看的上那个小子。”

啧啧,真可怕啊,有些时候谣言就是这么多误会才产生的。

不过这种话大多是为笑谈,没人是傻子活了那么多年了个个都是精的很。

而且她们对张宗择这个毫不起眼的年轻人根本提不起一点兴趣。

。。。。。。。。。。。。。。。。

刚来到家门口,还没来的及敲门,就听见楼上的一顿的吵闹,听声音是王思诚他们家的声音。

本想着上楼去看看,一声巨响就瞅见了一个火急火燎的身影朝楼下跑去。

三个身影也同时的朝楼下跑去想要抓住他。

不过张宗择喊住了他们,“嫣姐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张宗择将旁边的两个男人拉住。

有个跟胡正东很像的男人,当然只是气质和一些特征(胡子拉碴)像,外貌是完全不同的。

撇了张宗择一眼,吐了口烟圈没有再追上去。

倒是旁边的这个男人不依不挠,冲着他吼道:“你他妈谁啊,给老子将手松开”

张宗择还真松开了,他对面前这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人没有一点好感,脸色奇差的回道:“啊抱谦抱谦,就是刚才看王思诚急急忙忙跑下去,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就着急找人问问看,没注意拉住了你”

那人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一把拽住张宗择的衣领:“你妈的,你找死不成,我们找那个跑了的小东西有事,你管的着么,再敢防碍老子信不信老子让你下半辈子都躺在床上。”

张宗择将他拽着衣服的手给拽住,按住某个地方然后一拧,吃痛龇牙咧嘴的喊叫道。

好像动物啊。

那人想挥拳打向他,不过被旁边的胡正东(假)给拦住了。

劝说道:“好了好了,别打架今天就这么算了吧,王思诚都跑了,等我们找到他你再来对峙行不行?”

那人有哼了一声,撇下一句狠话就走了,“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不放过你们”

刘嫣在一旁松了口气,她旁边的男人还在吞云吐雾。

踢了旁边男人一脚,笑谦道:“对不起啊宗择,让你看笑话了,自家小事而已。”

“你真是个没用的东西,之前半天憋不出个屁,要不是张宗择帮忙解围咱们今天真要按他说的做”

他转过身去,不看她继续他的伟大行业。

她无奈的冲张宗择笑笑,“对不起啊,让你看笑话了,这是我男人王崇明”

这时候王崇明将烟头给踩灭,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对张宗择说道:“谢谢”

张宗择摆了摆手,没有在意反而向她们问道:“这是怎么了?我来家时就听见了你们在上面吵闹,到底是什么事啊。”

刘嫣回道:“就是之前,王思诚与刚才那个男人的小孩子玩,不小心弄断人家胳膊,向我们来要索赔,可是他狮子大开口上来就是十三万不给还闹呢。”

“我们也不清楚状况,王思诚坚持说不是自己做的,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情况那里没有监控,所以只能一直拖着。”

“这么多天下来,那人等不了了,这次直接在我们家里闹了起来,王思诚坚持自己无错,一起之下跑出去了。”

张宗择瞬间想清楚了事情的本质,所以说昨天的王思诚离家出走也是这个?

张宗择又问道:“你们见过那个受伤的孩子吗?他怎么说。”

刘嫣想了一会儿,“那个小孩当时一直躲在身后不说话,怯生生的,不过手臂上的确绑了成厚厚的绷带,而且看着的确是断了的,还有诊断书。”

张宗择又询问了一些细节,确定了一些关键,与两人告别,他们现在要去找王思诚了,现在他可不一定躲在哪呢。

张宗择刚敲了敲门,下一刻门就被打了开来。

柳壑明显有些神色不对,张宗择只是笑着摸着她的头说。

“没事的,王思诚是好孩子,你也不相信他会做坏事的吧,叔叔会帮他解决这件事的,能够让他以后也能像以前一样陪着你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