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声的爱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480字
  • 2022-04-04 20:00:56

张宗择摸着下巴,看着玩闹的两个小家伙,总感觉差了些什么。

最近是不是安静了不少?两个人,小家伙,玩闹,嗯,没问题很正常。

天气大好,阳光很是充足,春天晒太阳是最舒服的了。

四月份的时候人们就早早摆脱了厚厚的装甲,穿上的单薄的轻甲。

虽说3月开始就是春天了,不过暖和的时候还得是四月。

说来奇怪,在真正回暖的时候总会有一段时间来个突袭,特别的冷。

提着一大菜回家的张宗择伸了伸懒腰。

路过一处空地,那里堆放着一堆建筑材料,撇了眼。

有个蘑菇?不对不对,是人的头只不过隔的比较远看起来小了点。

鬼鬼碎碎的在那地方走来走去,还不知道露了个头。

能看清楚半边脸,所以张宗择觉定感紧离开这个地方。

he……..tui晦气怎么在这里遇到了王思诚这个小子,加快了回家的速度。

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像是在躲着些什么,惹了人躲起来了?或者单纯在这偷吃东西?

不过看他那紧张的样子,怕不是真惹出什么麻烦不敢回去?

算了算了自己这个外人也没法帮到些什么,还是不管了。

咚,咚,咚,“思诚他妈在家吗”

屋内很快传出了声音,“哎!在的在的”

打开了门,笑着看向敲门的人。

“你是?柳壑的爸………家人啊,有什么事嘛”

看来是着急出来开门没来的急收拾自己,脸上没有妆容,身上有水看来是在家做家务啊。

脸上的黑眼圈很重,脸色有些苍黄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叫我张宗择就好了,对了说起来还没问道您叫什么呢?”

“啊好,我叫刘嫣,叫我嫣姐就好了”

别看两个人家中都有一个娃,两人岁数可是差了不少,叫声姐没问题。

“好的嫣姐,就是我在楼下不远的地方,就那一直没建成的公园那,遇到了王思诚,看他有些慌张的样子”

“是出了什么事么,我想问问什么情况但一看到我就跑走了”

刘嫣明显有些心神不宁,啊了一声才回道:“那孩子可能是又去哪一不小心闯祸了吧,没事他就是皮。”这话的有种又褒又贬的感觉。

是说他总是闯祸不好呢,还是说他很有活力?

总觉的她说出来的时候多出来了一股,无奈。

“啊,是这样啊,我以为呢,我家柳壑还是挺喜欢跟张宗择呆在一起玩的,如果有些时候我可以把他接过来玩么”

“那看他自己了,这孩子从小姓格就别扭,你让他不要做什么他偏要做什么,不过好意他还是能心领的,即使你喊他他不过去,过一会儿忍不住无聊就屁颠屁颠儿的跟过去了”

………..两人又随意聊了些家长里短,张宗择就回去了。

等到他下午去公司上班的时候,还是看见了那颗鬼鬼祟祟的脑袋。

奇了怪了,他不回家吃饭的吗?他妈怎么不回来找他了呢?我不是告诉她在哪了嘛。

然后天黑下班,他路过那个地方,没有光看着下意识的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在一个被一堆东西围着的小角落,有一个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那些小朋友钻的进去,他是不可能的了。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拨开,有些东西是这里本来就堆放在这里的,还有些不知道王思诚从哪找来的纸箱泡沫。

这里面出乎意料的不是太小,可以塞下三四个成年人,地面上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一张破烂的摊子铺着,堆放着吃完吃剩的零食袋子。

有个小家伙缩在一旁,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给吓到了。

张宗择开口道:“我看你躲在这躲一天了,怎么还不回家”

借着月光王思诚看清楚了张宗择的脸,“是妈妈叫你来找我的?”

面露不善,恶狠狠的盯着他。

张宗择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不是,只是最近柳壑一个人有些无聊,你又像之前一样突然不找她玩了,今天又恰卡看你一直躲在这,就想着来问问你怎么了。”

王思诚似乎安心了下来,从这个地方钻了出来,掸了掸灰尘,活动了下筋骨。

神色有些尴尬的说道:“几天,就这几天一定会去找她玩,麻烦叔叔你跟她说一下。”

张宗择装作面露苦色的说道:“那可不行哦,就现在,她现在无聊的时候都有些不听我话了非要我去找你,没准要你去才肯懂事呢。”

王思诚满脸的自豪:“那好吧,那就跟你一起去吧,我这是担心她一个人无聊出事,还有啊别让我妈妈发现。”

不过当他跟着张宗择到家,隔着一道门就能听见里面的笑声。

你跟我说她无聊?你逗我呢这笑声我在外面就听到了,像是一个人在家烦闷的样子就?

难不成?里面有诈!

当即就准备撒腿溜走,张宗择一把抓住了衣领一边安抚道:“没事你妈不在这,我只是怕你饿着骗你过来吃顿饭而已,吃完你去哪里都随你”

王思诚不再挣扎,张宗择敲了敲门。

柳壑打开门惊讶道:“宗择你回来啦,哎?思诚好久不见啦!你怎么一直不找我玩啊是讨厌我了吗?”

王思诚涨红了脸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不……..不是的,是……是这几天有比较重要的事,所以才没法来。”

声音是越说到后面越小,没有一点说不服力。

柳壑倒是全然不在意,笑着说道:“那好吧,你不在总归是无聊的,快进来吧,我还要向你介绍新朋友。”

当她说到新朋友的时候有一种莫明的失落,不过看到是一个比他们还小的瓷娃娃又放下了心来。

张宗择做完了饭,几人就这么有说有笑的吃着。

就是王思诚总感觉有些不适应,总觉的自己不该待在这里,是柳壑旁边多了一个人的原因么?

不过他也没多想,吃的饱饱的一顿,看来白天是饿坏了。

张宗择也没有违返他的承偌,没拦着他走。

他编了个理由就说是妈妈让他这个点回去,没法陪着两个人玩了。

等到他走后,没过多久胡正东也从医院赶了过来。

不过却没急着让他带胡鸢走,而是先待一会儿,自己有点事出去一下。胡正东有些不明所以还是点着头答应下来。

张宗择来到楼上,敲开了王思诚家的门。

还是那张笑脸,不过就是有些更加的憔悴,眼睛发红,看来是刚哭过了。

“王思诚还在那,你还不去找他么?”

刚准备摇着头,却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两人并排而行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月光之下刘嫣时不时抹着眼睛。

两人在外面待了许久,张宗择没有急着带她去找王思诚。

她也没想多问,就跟着散散步。

走了许久许久,看不清手指后才说道:“你儿子大概今天在外面就这么待了那么久吧,或许更久”

刘嫣嗯了一声,不再做答。

张宗择领着她到了“公园”的小角落。

轻手轻脚的不发出声音的将堆在一起的东西给挪开。

露出里面宝物。

看着熟悉的脸庞,刘嫣不由得心里一酸,将熟睡的他给抱起。

还好他还小,再过几年他长大了自己更加的老了,可就没机会了。

张宗择跟在这对母子身后。

离别的时候两人无声的打了招呼。

回到了家,胡正东正趴在桌子上打盹,胡鸢早早被他送回了家。

将他叫醒,一起出去喝点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